當前位置: UU看書 > 军事历史小說 > 崇禎十五年最新章節列表 > 第36章 鹽茶弊端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36章 鹽茶弊端

小說:崇禎十五年 作者:韭菜東南生

  “也就是說,各地并不缺鹽,以一人一年需要五斤鹽,我大明一共七千萬人口計算,我大明去年一年消耗了多少食鹽呢?這個算數很簡單,一共是三億五千萬斤,以一引鹽430斤,納銀三、四錢,十引鹽為三到四兩銀子計算,加上人口鹽稅,哪位先生幫我算算,我大明朝去年一年的總鹽稅,應該有多少呢?”朱慈烺看向眾臣。

  反推法!

  首輔周延儒眉毛一跳,看向朱慈烺的目光里,忍不住有驚異。

  雖然已經知道太子不是一般人,但太子的聰慧,還是超過他的想象。

  一片沉默。

  半晌之后,一大臣回答:“大約……780萬兩!”

  朱慈烺看了一眼,是刑部右侍郎孟兆祥,看來,他對心算還挺精通。

  轟!

  朝堂上徹底騷動了。

  其實鹽政弊端并不是秘密,從朱元璋到萬歷皇帝,都曾經大力整理鹽政,鹽稅也經過好幾次的改革,不過其間的弊端卻始終無法杜絕。萬歷皇帝后,不論光宗、天啟帝,一直到現在的崇禎皇帝,都已經沒有氣力再整頓鹽政了,鹽政唯一發光,每年為朝廷收取250萬白銀的時間段,竟然是天啟年,臭名昭著的五虎之一的崔呈秀出任淮揚巡撫,大力支持兩淮鹽道使袁世振改革鹽法,執行綱鹽法的時期。

  后來閹黨垮臺,崔呈秀在薊州被梟示,淮揚巡撫不再由崔呈秀的閹黨親信出任,改由東林黨人李三才接管。李三才廢除了閹黨的綱鹽法,結果明朝鹽稅從200萬兩急跌至每年100萬兩。

  戶部尚書陳演的額頭已經滲出細汗了。

  首輔周沿途也是臉色鐵青。

  照朱慈烺所說,200萬兩都是少收了,何況100萬兩?

  鹽稅的弊端陳演不是不知道,鹽商和各地官員相互勾結,加上富商巨賈還有各地的文武勛貴,組成了一個巨大的利益群體,將每年的鹽稅悄無聲息的分掉了大半,因為這個團體太龐大了,真要清查下來,非動搖國本不可,因此,歷任的首輔都是睜只眼閉只眼,只要每年的鹽稅不是少的太離譜,都不會過于追究,或者也追究不起。

  這一屆的內閣當然也是如此。

  而陳演也的確沒有細想過,每年的鹽稅竟然應該有780萬兩之巨!

  這是一個何等恐怖的數字。

  如果有780萬兩,不要說遼餉,就是厘金稅也不必征了,只靠鹽稅加上田畝賦,大明朝就能運轉起來。

  朱慈烺說,鹽稅一度曾經占到朝廷收入的六成,一點都不夸張,宋朝時,鹽稅收入最高曾經占到朝廷收入的八成。

  《兩淮鹽法志》記載,清代乾隆時期,兩淮鹽商每年上繳鹽稅達600萬兩,占全國鹽稅的一半以上,也就是說,乾隆時期,每年鹽稅有1200萬兩,相比大明的100萬兩,這是多么恐怖的差距。

  龍座上的崇禎已經滿臉怒氣。

  他從來都不知道,每年的鹽稅竟然差了這么多。

  “但朝廷卻沒有收到這么多的鹽稅,那么,消失的鹽稅哪里去了呢?”

  朱慈烺問。

  答案很明顯,被偷稅漏稅了,有些商人沒有納銀就拿到了鹽,然后在市場上大肆販賣。

  這也就是所謂的私鹽。

  當然了,780萬是一個理想數字,永遠都不可能收到,但一年兩三百萬的鹽稅,總該是有的。

  “臣彈劾兩淮鹽道使!”

  “臣附議!”

  “兩淮鹽道使貪污舞弊,

應交由刑部徹查!”

  那一群的言官又激動的跳了出來,或許是780萬兩的數字給他們刺激太大,他們一個個咬牙切齒,面紅耳赤,如果兩淮鹽道使就在面前,他們估計能生吞了他。

  “傳旨,楊顯名還有兩淮鹽道使馮導延即刻進京!”

  崇禎早已經是怒不可遏。

  楊顯名是崇禎派往兩淮的總理太監,鹽稅出了問題,楊顯名當然要負責。

  歷史上,這個叫楊顯名的太監,最有名的事情就是彈劾袁繼咸,使袁繼咸官降兩級,原因只是因為袁繼咸在淮陽任上時,沒有像過去的官員一樣,對楊顯明表示順從,并奉送見面禮。

  袁繼咸是明末名臣,在明末亂局中,其英勇不屈,慷慨赴死的氣節,與史可法、左懋第齊名。

  朱慈烺今天也算是為袁繼咸出了一口氣。

  “臣等有罪!”

  內閣四臣跪了下去。

  他們是內閣,兩淮鹽道使出了問題,不管有沒有他們的責任,他們都得自請有罪。

  內閣一跪,其他的文官還有勛貴也跟著跪了下去。

  朝堂上黑壓壓跪了一片。

  朱慈烺依然站立,繼續說:“鹽稅如此,茶稅也是如此,神宗皇帝時,每年茶稅尚有10余萬兩,但去年茶稅卻連兩萬兩都不到,各地的茶稅已經是名存實亡!然我大明一年輸往海外的茶葉,何止千萬?就算是一百取一,也不應該只這一點。”

  “兒臣聽說,南方茶省的官員以治下州府納稅少為榮,在他們看來,少納稅就等于他們為地方爭到了權益,百姓們愛戴他們,他們就是好官。然在兒臣看來,這種官員最是惡劣,猶勝貪污腐敗!如果天下官員都像他們一樣抵制朝廷的賦稅,那朝廷豈不是一兩銀子都收不上來了嗎?沒有了銀子,我大明還能繼續擁有天下嗎?”

  “該死!”

  崇禎臉色通紅,已經氣的快要摔東西了。

  “臣等有罪。”底下官員一片請罪之聲。

  “鹽政茶政已經到了非整頓不可的時候,因此兒臣懇請父皇派一直臣代天巡狩,徹查南方鹽政茶政之弊端!”朱慈烺大聲道。

  朱慈烺對現在的南方官員,從巡撫到縣令,都不敢太信任,原因很簡單,南方是東林黨的大本營,很多官員都是東林出身,而東林跟商人們往來密切,鹽政潰爛如此,號稱“清流”東林人卻從沒有提出過異議,反倒是“閹黨”經常在南方搞一些動作,能從商人手里榨出一點錢來。

  現在閹黨不在了,江南東林一手遮天,要想改革鹽政和茶政,唯有派欽差大臣這一條路了。

  派誰呢?

  朱慈烺心里有一個人選。

  那就是左懋第。

  左懋第出身于復社,嚴格算起來,其實也是東林黨一脈,但左懋第是山東人,一直在北方為官,跟南方東林人交集不多,加上他正氣凜然,性格耿直,曾主持韓城保衛戰,UU看書 www.uukanshu.com在任上頗有政績,從而被拔擢為戶部都給事中,因此,朱慈烺認為,給左懋第一個代天巡視的身份,左懋第應該能鎮住南方的那群東林黨。

  崇禎怒氣沖沖的踱了幾步,目光看向兒子:“派一直臣?你說的是誰?”

  “戶部都給事中左懋第!”朱慈烺朗聲說:“同時再派一內監以為協助,兒臣以為,司禮太監方正化最為合適。”

  崇禎思索了一下,像是在回憶左懋第是誰?然后他看向戶部尚書陳演。

  陳演趕緊回稟:“回皇上,左懋第巡視漕運,算日子,這幾日就可以回京了。”

  “讓他不必回京了,直接傳旨,令他代朕巡狩,方正化為副使,賜尚方寶劍,徹查江南鹽稅和茶稅,有不法者,可先斬后奏!”

  崇禎也是怒了,自己每日在宮里省吃儉用,為了幾萬兩的軍餉,都會愁的徹夜難眠,但想不到在自己治下,每年鹽茶稅就流失幾百萬,如此,自己再省吃儉用又有什么意義呢?

  “遵旨!”

  崇禎沒有讓群臣起身,他心里有一股火:每年鹽稅少這么多,居然沒有一人向他提過,滿朝文武,全是庸人,說不定還有奸人!如果不是春哥兒今天點出鹽稅的弊端,自己還不知道要被他們蒙騙多久呢,所以就讓他們跪著吧!

  ====

  第一次試水推,誠惶誠恐,如不能殺出重圍,恐有夭折的危險,韭菜在此懇求大家,請多多宣傳,多多收藏。尤其收藏是衡量本書能否繼續前進的重要指標,如有只看未收藏的同好,請記得一定收藏----拜托大家了。




如果喜歡《崇禎十五年》,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韭菜東南生所寫的《崇禎十五年》為轉載作品,崇禎十五年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崇禎十五年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崇禎十五年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崇禎十五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崇禎十五年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