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军事历史小說 > 崇禎十五年最新章節列表 > 第五百八十七章 斷臂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五百八十七章 斷臂

小說:崇禎十五年 作者:韭菜東南生
    最重要的是,在此時此刻,周延儒依然是滿朝文武中,最得崇禎帝信任和器重的那個人,他本人又有相當的手腕和權術,朝中沒有任何人能挑戰他的地位,連朱慈烺也不能。

    因此,只要周延儒能繼續像昨天那樣聰明和配合,朱慈烺就沒有換掉他的必要,或者說,在這個風雨飄揚的時候,朱慈烺沒必要增加一個像周延儒這樣的敵人,不論對周延儒多么不滿,朱慈烺都暫時壓下了。

    而對周延儒來說,眼前年輕的太子令他又懼又怕,有一種戒慎恐懼的感覺。

    最初,但太子上朝時,周延儒對太子并沒有太重視,即便太子提出了治國四策,他也只把太子當成了一個不知實務,只有一點小聰明的少年人,在他看來,所謂治國四策,是病急亂醫,真正要徹底放開執行,大明朝非亂了不可。但太子是儲君,御座上的崇禎帝又對太子的政策非常支持,沒辦法,周延儒只能勉為其難的推行。不過從一開始,他就抱持著能推就推,不能推就暫且不動的想法,避免惹來各地的反彈和大風波,總之一句話,一切都要以維穩為主,誰也不能起幺蛾子,以免動搖到他首輔的位置。

    但到今日,當太子開封大勝,又擊退建虜的入塞之后,他對太子的看法,漸漸從驚異變成了恐懼。周延儒少時聰明,有文名,20歲時連中會元、狀元,授修撰,是大明朝有史以來的屈指可數的幾個年輕狀元之一,也因此,他是相當自傲的,自認有才能,也有識人之明,但太子之能,卻遠遠超過他的想象。

    尤其是隱隱察覺,太子在調查京城糧商之后,他心中的恐懼更多,他不擔心糧商,卻擔心他的幾個心腹和商人們來往過密、收受他人賄賂的事情會被太子知道,雖然不是他本人,交往商人也不是罪過,可一旦被太子知道了,報到陛下那里,對他的信任和聲名,都會有一些影響。一旦圣心有變,最后都有可能變成他的罪責。

    就算圣心沒有變,一旦太子登基,對他的清算怕也是少不了。

    因此,從昨日到今日,他心中是惶恐的,見到太子,表面不動聲色,端著首輔的架子,但心中的驚慌卻總也抹不去。

    不過就在這一瞬,當皇太子委婉的提出“通州厘金局的主事”人選時,他心情一下就輕松了不少。因為他已經知道,太子對他并沒有敵意,那些和商人交往的事情,太子也許知,也許不知,但看起來太子并不打算追究,某種意義上講,太子向他推薦人選,既是用他,也是在安他。

    周延儒心情登時大好,雖然一時想不起長沙知府是何許人也?不過卻并不妨礙他的決定。既然是太子推薦,哪怕就是一頭豬,
周延儒也要將他推到通州厘金局主事的位置上。

    乾清宮。

    東廠提督太監王德化正在奏事。

    就像眾人預料的那樣,雖然那一日崇禎帝在一怒之下,奪了王德化的職位,不過怒氣之后,很快就又令王德化重新署理東廠。

    此時,王德化正詳細稟報京惠糧行平價放糧之事。

    但他的重點并不在放糧,而在眾多糧商為什么忽然向京惠糧行低頭,愿意借出大筆的糧食。

    一切當然都是因為眾糧商被抓住了把柄,為了避免罰金,更為了避免被逐回原籍,他們不得不忍痛借出糧食。

    聽完王德化的匯報,崇禎帝沉默了很久---就一個儒門圣徒來說,太子所使用的手段是不光彩的和不能被圣人所接受的,但就實務來說,也唯有如此才能令奸商們乖乖地拿出糧食,共體時艱。

    崇禎帝并非迂腐不化之人,對太子這一點的“權變”,他是能接受的,真正令他陷入沉默的,乃是王德化的一句話:“京營軍情司不止是探測軍情,對京師的民情和官情,怕也是有相當的收集……”

    錦衣衛是大明皇帝的利器,收集情報是皇帝賦予錦衣衛的特殊職能,也只有皇帝才有權力掌握朝臣和時局的一舉一動,但現在,太子軍情司卻好像是僭越了這一個權力,也因此,太子才能掌握大小糧商的財富和存糧情況。

    太子,又犯規了。

    不過崇禎帝還是忍住了怒氣,陰沉著臉揮手:“知道了,下去吧。”

    王德化退下。

    崇禎帝踱了幾步,轉對王承恩:“太子和他們都到了嗎?”

    “都到了,在外面候著呢。”王承恩回。

    “宣吧。”

    崇禎帝在案后坐定。

    其實比起昨日,崇禎帝今日的心情輕松了很多,案上剛剛送來的塘報令他龍顏大悅,蒙古草原上的建虜大軍向遼東折返,已經行到喀喇刺一代,距離長城已經很遠了,而沒有了建虜大軍的壓陣,少量的蒙古游騎再不敢在長城沿線尋釁挑戰,長城開始安寧,沿線二百里之內,不見敵情,兵部侍郎,總覽前線軍務的吳牲已經奏請,準備分批撤離駐守在長城沿線的大軍。

    群臣魚貫而入,繼續昨日的議事。

    朱慈烺始終沉默,一句話也不說,這些具體的細節,不是他的強項,也不是他這個儲君應該干涉和置喙的,周延儒等人自可以處置。從厘金局的獎懲,賑災物資的調派,一直議到有功將士的封賞,臨近中午時,議事才算是基本結束。

    見大事以了,于是朱慈烺站出來,拱手行禮:“父皇,兒臣有本。”

    “講。”崇禎帝看兒子一眼。

    “春節將近,正是闔家團圓,普天同慶之際,但兒臣卻發現,有百姓在亂丟垃圾,京師的排水暗渠多有堵塞,更有人隨地大小便,以至于污臭不可行,亂了喜慶的氣氛,更重要的是,今冬無雪,來年或有大疫,城中的不潔極有可能會助長瘟疫的橫行,因此兒臣請命,想向父皇討一個整飭京師衛生的差事,請父皇恩準~~”朱慈烺躬身。

    群臣都驚異的看著朱慈烺。

    雖然比不上后世對瘟疫的認識,但臟亂差是造成瘟疫橫行的可能原因,在場的群臣都是知道的,所以他們驚訝的并非是太子提出的論點,而是太子直言不諱的指出,今冬無雪,來年或有大疫---這是不吉之言,一般來說,臣子可以悄悄做準備,但卻不宜在天子面前直接說出,不然來年真有大疫,那你豈不是烏鴉嘴?如果沒有,你豈不是在妖言惑眾,動搖人心?不管哪一個,都是給人攻訐的口實,陛下一旦震怒,你必沒有好果子吃。

    當然了,朱慈烺是儲君,沒有人敢輕易攻訐他,但并不表示他就可以毫無顧忌的亂說。

    第二,太子居然要親自承擔這個差事,要知道這些事情都是順天府的職責,太子身為儲君,去承擔這樣的事情,是不是有點小題大做了?

    再者,京師臟亂不是一日造成,也不是一日就能改善的,太子將這樣的俗務擔在身上,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崇禎帝皺起眉頭,微微不快的看了兒子一眼,淡淡道:“這些事情是順天府的職責,不是你該管的,”轉對周延儒:“照太子所說,知會一下順天府,令他們照著做。”

    “是。”周延儒躬身。

    對于崇禎帝的拒絕,朱慈烺一點都不意外,他只所以要在御前提出,一來是提醒內閣和朝臣注意,二來,如果接下來他插手順天府整飭衛生的工作,內閣和朝臣都不會意外,父皇也不會對他有“先斬后奏”的責怪。

    總之,他已經打定了主意,整飭京師衛生之事,他是一定要插手的,趁著內庫還有銀子,趁著年后的這一段太平空閑,他必須想盡一切辦法的改善京師的衛生條件,以迎接可能會到來的崇禎十六年的大疫。

    議事結束,群臣散去,朱慈烺正要離開。

    “太子,”

    崇禎帝卻忽然喊住了他。朱慈烺回身行禮。

    “皇明祖訓抄的怎么樣了?”崇禎帝面無表情的問。

    朱慈烺趕緊回:“已經抄寫了一半了,明日就可以送到父皇面前。”

    崇禎帝面無表情:“慎國政篇……你要多抄一遍。”

    “是。”朱慈烺驚疑,《皇明祖訓》慎國政篇,主要講帝王須廣有耳目,同時規定官員、士、庶人等不得枉議大臣,父皇忽然提“慎國政”到底是何意?

    “下去吧。”崇禎帝低頭看奏疏。

    朱慈烺躬身退出,等退出乾清宮,干冷的北風一吹,他隱隱明白了崇禎帝的暗示,然后他脊背微微發涼,難道父皇已經知道了軍情司,并且對軍情司有所不滿?

    ……

    坤寧宮。

    太子歸來,周后甚是歡喜,令尚膳監做了幾個小菜,又把定王和坤興找來,一起陪太子用午膳。

    坤興一如既往的開心,定王一如既往的沉默,而一向微笑從容的太子,今日卻是微微皺眉,好像是有什么心事。周后是一個直女子,心思并不細膩,所以并沒有察覺到太子的不同,只是一勁為太子夾菜,溫言細語的勸太子多吃一點。

    坤興卻感覺到了太子哥哥的不同,午膳結束,送太子哥哥離開坤寧宮時,她小聲問:“太子哥哥,你今天怎么了,是遇上什么煩心事了嗎?”

    朱慈烺嘴角露出苦笑,站住腳步,望一眼妹妹,又看站在旁邊的弟弟定王朱慈炯,沉默了一下,輕聲道:“有件事,我必須告訴你們……”

    “什么?”

    聽太子哥哥說完,坤興驚得瞪大了美目,而她身后的定王朱慈炯卻已經是臉色大變,猛地上前一步,沖到朱慈烺面前,盯著朱慈烺的臉---自穿越以來,朱慈烺第一次見到弟弟這么的失態,這么的不顧禮儀。

    “對不起。”面對弟弟逼視的目光,朱慈烺慚愧地低下頭:“是我的疏忽……”

    “……原來,昨晚的夢是真的……”定王卻仿佛沒有聽見他的道歉,目光如刀鋒般的直直地盯著朱慈烺,嘴里喃喃自語,眼神毫無畏懼,只有痛恨。這一刻,他面前的不再是太子,而是一個辜負了他的期望,害死了他愛人的罪犯。

    坤興和定王一起長大,每天都在一起,對定王的心性最了解了,心知定王哥哥心中十分難受,于是抓住定王的袖子,仰著頭:“定王哥哥,如果難受,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你就哭出來吧……”

    定王咬著唇,竭力忍耐著,但終究是沒有忍住,淚水順著臉頰滾滾而下。

    這中間,朱慈烺只能黯然,歉意。

    軍事政事,長城的戰事,災區的賑濟,官員的貪墨到厘金稅的征收,他要關心的事情太多太多了,以至于疏忽了“綠蘿”的事情,現在看到定王如此傷心,他就更加懊悔自己之前的疏忽。

    定王低頭垂淚,哽咽的問:“她現在在哪?”

    “在城北的一個庭院里。”朱慈烺回。

    “我想見見她。”定王哭。

    “好。”朱慈烺點頭:“我會想辦法。”

    定王用袖子試淚,然后硬開坤興的手,失魂落魄的走了。

    
高速文字手打 崇禎十五年章節列表



如果喜歡《崇禎十五年》,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韭菜東南生所寫的《崇禎十五年》為轉載作品,崇禎十五年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崇禎十五年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崇禎十五年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崇禎十五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崇禎十五年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