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军事历史小說 > 崇禎十五年最新章節列表 > 第六百二十三章 左懋第的困境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六百二十三章 左懋第的困境

小說:崇禎十五年 作者:韭菜東南生

就天津水師的建設,三桅戰船的使用和操練,朱慈烺向陳兆蘭請教,面對太子所問,陳兆蘭不敢怠慢,小心翼翼的回答,朱慈烺聽后微微點頭--就像吳甡說的那樣,陳兆蘭確實是老成持重,經驗豐富,雖然年紀有點大了,但雄心仍在,就現階段來說,這樣的人做天津水師的副將,正是合適。

其間,施瑯站在旁邊,但太子始終不給他說話的機會,一直到結束,他也沒有能說一個字--施瑯性子沖,急于立功,太子故意磨他。

最后,朱慈烺對陳兆蘭道:“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我大明水師切不可有蠻夷小國、難有大器,我大明才是天下第一的傲氣,這一點,你一定要牢記。朝廷租借三桅戰船不易,能招來紅毛教官就更是不易,你們要虛心的向紅毛人學習,善待、尊重紅毛教官,船上事務,都要聽從紅毛教官,士兵對他們要遵從師禮,任何人無理挑釁紅毛教官,都要用軍法嚴厲處置!”

“臣謹記。”陳兆蘭躬身。

“除了施瑯帶來的三百兵,我還調了幾個讀書人,充當你的幕僚,十日之內,他們就會到天津,其中一人你可能知道他的名字,現湖廣總督侯恂之子侯方域。”朱慈烺道。

陳兆蘭吃了一驚,急忙道:“臣何德何能,敢用侯公子?”

雖然是一介武人,但陳兆蘭對侯方域之名,卻也是知道的,堂堂四大公子之一,名滿天下,他一個三品的水師副將,怎敢用來做幕僚?

朱慈烺卻笑:“不必擔心,侯公子到你軍中,不是享福,是來受罪的,你把他當一般幕僚使用就可以。”

去年秋試,侯方域名落孫山,沒有能考中舉人,對他這種名滿天下的名公子來說,連舉人都考不中,實在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情,如果沒有去年遵從皇太子的命令,在歸德和小袁營的那一番歷險和大開大合,侯方域一定會垂頭喪氣,郁郁寡歡,但因為有了那一番的歷練,開闊他的眼界,令他知道,除了“中舉”之外,這世間還有其他他可以一展身手的地方,于是他便給朱慈烺寫信,請求到軍中效力。

看完侯方域的來信,朱慈烺對侯方域又高看了一眼,原本侯方域不必給他寫信的,因為其父侯恂現在是湖廣總督,侯方域完全可以去投奔父親,在父親帳下做一個輕松幕僚,但侯方域卻舍近求遠,要到太子軍中效力,這說明,侯方域還是有相當上進心的,到父親帳下做幕僚,雖然輕松,但沒什么前途,縱使有什么功績,人們也只會歸到他父親,而非他的頭上,到太子帳下就不同了,成績皆是自己,更不同的是們,太子是國本,是未來的皇帝,一旦他在太子帳下作出成績,那遠大的前途,豈是在父親帳下可比的。

就這一點來說,侯方域還是有一點野心的。

而天津水師正建,急需要像侯方域這樣的讀書人,于是朱慈烺欣然同意,就派他為陳兆蘭的幕僚,協助陳兆蘭打理水師事務,同時了解三桅戰船的構造,為大明仿制打下一定的基礎--這是侯方域的機會,也是太子對他的磨練,如果侯方域經不起,太子以后想要重用他也難,如果他能做出一些成績,以后自然有他施展才華的地方。

“一支隊伍,最重要的是紀律,因此我令施瑯從京營帶了三百兵,日后天津水兵的操練,都要依照京營的手冊。體力,刀槍一類的標準,水師可以自己制定,但紀律卻必須依照京營,絲毫都不可以打折。”朱慈烺道。

陳兆蘭抱拳稱是,

“至于水師的餉銀,你盡可以放心,

朝廷一定會保證。”

最后,朱慈烺勉勵道:“努力,希望你們早日學到紅毛人的本事,做到沒有他們,我們也能獨自操作三桅戰船的程度。”

“臣謹記。”

……

談話結束,從太子的大帳離開時,陳兆蘭老臉嚴肅,太子殿下對天津水師的重視,再清楚不過了,若出了叉子,沒有成績,太子絕不會饒他,因此他必須加倍努力。遠望停在碼頭的戰船,聽著濤聲,感受著海風的巨大吹拂,陳兆蘭清楚感覺到了“天津水師副將”這個職位的沉甸甸……

第二日清早,朱慈烺登上了三桅戰船,近距離的感受這個時代最強軍艦的強大氣場。而為了太子“歡心”,三根主桅上的巨大白帆全部揚起,載著太子在大沽口附近的海面上轉了一圈,從紅毛教官到普通水手,鉚足了勁,在大明太子面前表現。

其間,在朱慈烺的要求下,艦首的紅夷大炮進行了一發試射。

“砰~~”

紅夷大炮的巨大聲響,直傳十里之外……

朱慈烺手扶船舷,遠望大海,思想已經飄的很遠……大明水師曾經是世界上最強大的水師,超越唐宋,獨領風騷,鄭和下西洋時的龐大艦隊,直到今日,也是西洋各國都無法比擬的,可惜后來禁海,實行“片板不得下海”的閉關政策,硬生生自廢海軍,錯過了海洋時代的發展機遇。

現在,大明重新重視海軍,所為的,絕不只是騷擾建虜后方,緩解遼東危局,在朱慈烺的計劃里,大明海軍有更長遠的利益和所圖……

不止海軍,還有港口。

照朝廷的規劃,東印度公司的三桅戰艦和新型戰船,最后都會放置在秦皇島---天津渤海是內陸海,冬季冰封,戰船無法出海,但相隔不遠的秦皇島卻是一個天然不凍港,戰船一年十二個月,隨時都可出擊。

對一支水師來說,秦皇島簡直就是一個天賜之地。

因此,雖然是叫天津水師,未來也會歸天津巡撫節制,但天津水師主力戰艦的泊船處,卻不會是大沽口,而是正在興建的秦皇島港,

經過去年的準備,今年開春之后,朝廷在永平山海關等地,一共征發了八千民夫,在工部官員和監理太監高起潛的督促下,已經開工修建碼頭---和后世不同,此時的秦皇島并沒有和大陸相連,四面環水,還是真真正正的一個島,就像此時的覺華島一樣。

就大明現在的建造水平,修建秦皇島碼頭并不難,難的是錢糧和民力,到現在為止,雖然已經開工了,但進展并不快,所以朱慈烺有點憂,擔心秦皇島碼頭不能按照原計劃,在今年年底之前建成。

……

京師。

乾清宮。

崇禎帝正在批閱奏折,天津的事,他已經知道了,對天津巡撫原毓宗、副將婁光先、指揮使楊維翰等人的貪墨和舞弊,他十分憤怒,更憤怒的是,天津近在咫尺,朝廷卻沒有察覺,若非太子經過天津,原毓宗等人不知道還要逍遙到什么時候呢。

“無能!”

崇禎帝心頭涌上兩個字。

當然不是自己無能,而是朝臣無能,從內閣六部到都察院,這么多人,事先竟然沒有一個人察覺,沒有一個人上疏揭弊,朝廷每年那么多的俸祿,簡直是白花,崇禎帝如何能不憤怒?

對太子在天津的處置,崇禎帝是贊同的,但贊同之外,也有一絲絲的不快---不經過朕和朝廷,就徑自處置,春哥兒這毛病怎么也改不掉!

內監秦方輕步而進,將剛剛收到的一封奏疏呈到案前,見太子發來的,崇禎帝立刻打開了看,看完后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微怒道:“怎么又去滄州了……到處亂跑,真是胡鬧!”將手中的奏疏重重地拍到了案上。

站在崇禎帝身后的王承恩急忙下跪。

崇禎帝煩躁的擺手,示意他起身,然后說道:“叫首輔來,朕要知道,關于滄州之事,他們到底有沒有議出一個處置方法來?”

很快,周延儒來到。

天津巡撫原毓宗,副將婁光先被太子拿下的消息傳到京師后,周延儒表面上不動聲色,心中卻是有點擔心,因為原毓宗能成為巡撫,乃是他舉薦默許的結果--他當然不是白舉薦,原毓宗送來的一副宋代米芾的字畫,才是他愿意拔擢原毓宗的真正原因。

現在原毓宗出事了,周延儒很擔心原毓宗會將字畫的事情捅出來,尤其是當著太子殿下的面,一旦事情敗露,他這個首輔肯定就坐不下去了,因此他立刻派了自己的一個心腹,刑部郎中到天津,一來遵照崇禎帝的命令,將原毓宗三人押回京師審問,二來也是警告原毓宗,令他不要胡說,不胡說最多不過罷官流放,若是胡說,牢底坐穿,必死無疑。

聽到皇帝陛下召見,他急急來見,心里只擔心皇帝是為了天津之事。

如果是,他就需要小心回答了。

不過令他安心的是,皇帝并沒有提天津,而是問起滄州鹽務。

周延儒天生就善于察言觀色,對崇禎帝的心思最是了解,他立刻意識到,崇禎帝忽然問起滄州,一定是滄州有變,而有變的原因,只能是因為太子--朝堂上下都是他的控制下呢,不經過他,不可能有關于滄州的奏疏送到御前。

不知道太子說了什么,周延儒只能小心回答。

左懋第到任長蘆鹽場滄州分司的主事之后,改舊制,頒新政,雷厲風行,但鹽商和鹽戶并不買賬,相反,眾人對新政非常抵制,商人和鹽戶連日到鹽運使衙門前請愿,鹽務癱瘓,新政難以推行,滄州官員也對左懋第非常不滿,到現在,對左懋第的彈劾,已經有十幾封了。

周延儒小心翼翼地道,對左懋第在滄州推行的政策,內閣是支持的,但左懋第過于急躁,惹的滄州不安,內閣認為,也有失當之處,因此,內閣決定派戶部侍郎到滄州,協調幫助左懋第……

“這么說,內閣還要再等了?”崇禎帝冷冷道:“但朕的兒子等不及,你們不當惡人,朕的兒子要替你們當了!”說著,將太子的奏疏從御案上甩了下來……

……

滄州。

正常情況,太子離開大沽口,就要返回京師。不想在臨近天津之時,太子忽然下令,全隊往滄州而去。同時派人將一封緊急奏疏送往京師。

年初朝議,為了籌集京營的糧餉,太子將原本屬于戶部的兩處鹽場,一個河東,一個長蘆,都要到了手中,并且成功的左右了兩處鹽場幾個新官員的任命,其中最被太子寄予厚望的,就是長蘆鹽場,滄州分司的主事左懋第。

而左懋第在滄州分司的工作,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并不是太順利,參謀司的幾個幕僚立刻意識到,太子此番轉向,怕是為左懋第而去。

滄州。

長蘆鹽運司滄州分司衙門前。

持著棍棒的衙役站在臺階上,維持秩序,臺階下,一大群的百姓亂哄哄,有人振臂高喊:“冤枉的,放人!”“左懋第,狗官!”每喊一聲,就有人跟著應和,并掀起一陣的叫好之聲。

臺階上的衙役們滿頭大汗,挎著腰刀的班頭大聲喊:“這里是鹽務衙門,不理民事,你們有什么冤枉,到滄州衙門說去!”

但卻沒有人聽他的。

反倒是在他的刺激之下,要求放人、罵左懋第是狗官的聲音,更加響亮了。

聲音飄過圍墻,送到了衙門里。

衙門正堂。

新任長蘆鹽場滄州分司主事左懋第頭戴烏紗,一身藍色官服,正坐在案后,冷冷地望著跪在下面的五個人。

其中三個人有官身,分別是長蘆鹽場下轄的海興鹽城的鹽課大使(正八品),鹽引批驗所大使(正八品,管查驗鹽引),巡檢(正九品,管巡視)。

除了三個官,還有兩個鹽商,都是滄州本地有名有號的有錢人。

現在五個人跪在堂中,表情卻各不相同,三個官員都比較惶恐。大明賤籍,本應該害怕的兩個鹽商卻是非常淡定,尤其是聽到外面的呼喊聲之后,他們就更是有恃無恐了,嘴里喊冤枉,但眼神里卻并沒有多少害怕恐慌之色。

“本官最后再問你們一次,為什么同樣一張鹽引,別人兌換不了,陳王二商拿了到鹽場,就可以直接提鹽?你們三人收了多少好處,如實招來!”




如果喜歡《崇禎十五年》,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韭菜東南生所寫的《崇禎十五年》為轉載作品,崇禎十五年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崇禎十五年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崇禎十五年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崇禎十五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崇禎十五年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