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军事历史小說 > 崇禎十五年最新章節列表 > 第六百九十五章 崇禎怒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六百九十五章 崇禎怒

小說:崇禎十五年 作者:韭菜東南生
  “嗯?”

第一時間,崇禎帝以為自己聽錯了,隨即明白,三千營一定是去運河了,也就是說,太子并沒有放棄用騎兵穩固運河防線的計劃,但因為唐通已經有了圣旨,不好再派,于是就將三千營派了出去。

一時,崇禎帝心中涌起怒氣,三千營是京營,職責就是保衛京師,眼下這種情況下,怎么可以派到運河?原本,唐通的騎兵加上三千營的騎兵,一共有四千人,或可有一戰的能力,但沒有了三千營,只靠唐通的兩千兵,就只能龜縮在城中了,萬一建虜兵臨城下,京師豈不是毫無還手的能力?

更氣的是,太子事先不向他請示,就令三千營離開,

太子眼里,還有我這個父皇嗎?

一時,崇禎帝似乎忘記了,他傳旨令太子統御天下兵馬,調派人馬,總攬軍務,本就是太子的權責。

“傳太子來見朕!”

崇禎帝怒氣沖沖。

“是。”王德化正要起身,外面一個小太監卻慌張的來報:“陛下,太子殿下跪在殿外,說是請罪……”

崇禎帝楞了一下,隨即推開正為他梳頭的王承恩:“讓他進來!”

太子進入閣中,在崇禎帝面前跪下:“兒臣叩見父皇。”

“早朝在即,你不在皇極殿,跑到乾清宮干什么?”崇禎帝壓著火氣,冷冷問。

“昨夜,兒臣接到楊文岳的緊急軍報,說香河已經被建虜多鐸兵馬所圍,通州附近有大股建虜游騎出現,而武清運河一帶,有建虜兵馬試探水位深淺,兒臣擔心武清不穩,山東總兵尤世威的兵馬又需要一定時間才能趕到運河,因此兒臣不得不急派賀珍出京,馳援武清運河。”朱慈烺道。

“狡辯!”崇禎怒:“楊文岳的軍報在哪?”

朱慈烺從袖中拿出,雙手捧過頭頂。

王承恩接住了,教給崇禎帝。

崇禎帝快速看完,眼睛里的怒氣,稍微平息了一點,楊文岳是忠厚老實之臣,應該不會和太子串通,崇禎帝放下軍報,陰沉著臉:“三千營是京營,主守京師,武清防衛應是客軍之職,你為什么不派唐通?是因為朕的圣旨嗎?”

朱慈烺低頭不說話。

崇禎帝盯著太子:“朕令唐通留在京師,你是不是有不滿?”

朱慈烺急忙道:“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兒臣焉能有不滿?只是武清段運河一百四十里長,雖然有閻應元駐守河西務,楊文岳也布置了重兵,但缺乏騎兵,難以機動支援,一旦建虜猛攻一點,河防有可能不穩,兒臣不得不有所提防。”

“你擔心武清,就不擔心京師?”崇禎帝追問。

“兒臣擔心,但兒臣以為,如果能攻破運河防線,順利南下,建虜絕不會攻擊京師,因此,建虜首要攻擊目標,一定是運河,只有在苦無計策的情況下,建虜才有可能狗急跳墻,向京師發動攻擊,運河無警的情況下,建虜是不可能先攻擊京師的。”朱慈烺回。

其實在朱慈烺的內心里,倒希望建虜能攻擊京師,那對大明而言,非但不是壞事,
反而是好事一件,一來京師吸引了建虜的兵馬和火力,其他地方就安穩了,二來,京師城高池深,堅固無比,絕不是建虜可以攻下的,建虜人口不過百萬,士兵十萬,只要在京師吃一個打敗仗,三年之內建虜就休想緩過勁來。

不過這樣的心思不能和崇禎帝明說,說了就等于是要把“君父”和京師當成是誘餌,就這個時代來說,是屬于大逆不道的。

“不可能?你究竟把京師的安危置于何處?”崇禎帝胸中的怒氣又忍不住了:“前番你說,孫傳庭和左良玉路途遙遠,不宜勤王,宣大兵和山西兵要謹守宣大,視機而動,朕都聽你的了,何以一個唐通,你卻非要將他派到運河去?朕留住唐通,你卻把三千營派了出去,這不明顯和朕作對嗎?”

“兒臣不敢,兒臣有罪……”朱慈烺急忙拜伏在地。

崇禎帝狠狠瞪著太子,咬牙,一會,長長地嘆了一聲,聲音冷冷的道:“但愿你的分析是對的,不然京師出了意外,朕饒你,天下百姓也不會饒你。”

“是……”

朱慈烺跪在地上,額頭冒出細密的汗珠,雖然他就摸透了崇禎帝的脾氣,知道崇禎帝是一個吃軟不吃硬的脾氣,做了什么大事,只要主動請罪,就能減去他心中的三分怒火,再有幾個合適恰當的理由,崇禎帝九成都不會責罰,但今日崇禎帝的怒氣還是讓他有點心驚---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崇禎帝的頭發還披散著,沒有束起來的原因,凌厲的口氣中,令朱慈烺有一種看到了甲申之變時,崇禎帝披散著頭發,揮劍亂砍的恐怖場景……

“還有,朕雖然令你總攬天下兵馬,保衛京師,但并不表示你可以胡作非為,京師兵馬,若是再有任何調動,必須和朝臣們商議!”崇禎帝冷冷。

“是。”朱慈烺答應。

崇禎帝擺手:“下去吧。”

朱慈烺起身退出。

王承恩繼續為崇禎帝梳理頭發。

剛才的一幕,讓他這個貼身太監也是冒出了一身的冷汗,擔心陛下一怒之下,對太子有所責罰,還好,陛下雖然怒,但卻始終清明,并沒有降罪太子的意思。

……

早朝之上,三千營忽然出京之事,壓過了義兵募集,錢糧調配,運河防守,建虜兵馬圍困三河和香河,成了討論的第一重點。有支持的,也又不支持的,雙方爭論激烈。

身處唾沫之中,朱慈烺忽然明白,父皇對自己的怒氣,并不完全是因為君父的尊嚴,怕也是為了安撫朝中這些膽小的文臣,繼而穩定朝政啊。

眾臣所問,朱慈烺不得不起身解釋。

理由還是那些理由。同時的,朱慈烺也不得不做出保證,再從京師調兵,一定會和兵部商議,讓朝臣們事先知曉,如此,才算是把這件事情糊弄了過去。

一場早朝下來,朱慈烺感覺比奔馳回京師還要累。

“報~~”

早朝快要結束時,最新的軍報送到,建虜主力大軍已經到運河邊,黃太吉的大纛出現,并兵分三路,一路往京師通州,一路圍攻香河,另一路往武清河西務而去。

這個消息一傳來,朝堂上的紛亂立刻終止,所有人都知道,真正的考驗來了。

早朝匆匆結束,朱慈烺離開皇宮,急急往京師城頭,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黃太吉的大纛出現,說明他沒有死,他還活著呢!

……

三河。

中軍大纛之下,望著近在咫尺的三河城頭。豪格咬牙切齒,臉色鐵青。

已經猛攻了兩個時辰了,但三河城防卻依然沒有動搖的跡象。城下漢軍鑲紅旗的尸體層層疊疊,負責指揮攻城的漢軍鑲紅旗固山額真石廷柱一籌莫展,“不奇怪,因為明太子就在城中,所以他們的抵抗才會這么激烈!”豪格在心里再一次的告訴自己。

雖然多鐸帶軍離開,原本游離在三河附近的明軍白廣恩部倉皇逃竄,再沒有救援三河的意思,而其他明軍更是不見影蹤,明顯的就是放棄了三河,種種跡象都表明,明太子不在三河,日前看到的一切,怕都是明太子的詭計,但豪格卻像是入了魔,說什么也不相信,他發誓一樣的一定要攻下三河城,以證實自己心中的想法。

何洛會等人勸不住,只能督戰猛攻。

兩個時辰的攻城,傷亡千余人,但三河城卻巍然不動,城頭的火器,出奇的猛烈,鳥銃聲像是爆竹一般,將攻城的漢軍旗士兵打的血肉橫飛,矢石齊下,更有一顆顆從天而降的鐵疙瘩,爆裂火光之中,蒙著牛皮的盾車,都能被炸成兩截,士兵就更是不用說了,即便是披著雙重鐵甲,在鐵疙瘩爆起的火光中,也是只有倒下的份……

“主子,漢軍旗累了,還是緩一下再攻吧。”何洛會撥馬到豪格面前,再一次的勸。

豪格咬牙切齒的望著三河城,正要搖頭,忽然聽見后方傳來一陣喧嘩之聲,轉頭怒目而視,卻見官道上煙塵大起,一隊黃衣黃甲的大清精銳騎兵正疾馳而來。

豪格心中頓時一凜,他立刻意識到,這隊鑲黃旗騎兵,一定是來傳達皇阿瑪最新旨意來的。

“肅親王。皇上有令,暫且收兵,不宜再強攻三河。”

那隊鑲黃旗騎兵很快就來到了豪格面前,為首將領翻鞍下馬,在豪格面前單膝而跪。

乃是鑲黃旗佐領伊成格。

伊成格是黃太吉的心腹,同時和豪格交好,黃太吉派伊成格來傳令,自有心意。

皇阿瑪有令,豪格不敢不從,只能下令停止攻城,再問伊成格:“我皇阿瑪走到哪里了?”

“據此不過三十里,黃昏可到。”伊成格回答。隨即又壓低聲音,小聲道:“皇上讓奴才轉告肅親王,明太子狡詐,不可輕易被表面現象所欺騙……”

聽到此,豪格臉色登時發白,他忽然明白,皇阿瑪和多鐸的看法一樣,都認為明太子不在三河,估計皇阿瑪在內心里也罵他蠢貨了吧?面對多鐸,他能強力反駁,發誓要證明,但對皇阿瑪,他卻沒有這樣的膽氣和底蘊,一時,豪格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再也說不出話了……

黃昏時,建虜入塞的主力大軍,陸續出現在了三河城下,先是多爾袞率領的中軍,繼而是黃太吉親領的后軍,旌旗蔽日,長槍如林,人馬望不到邊,踏起的煙塵滾滾,將落日夕陽都快要淹沒了。

不過卻不見兩紅旗和阿濟格,原來入關之后,黃太吉將大軍分成了三路,主力大軍兩黃旗和正白旗在他和多爾袞的統領下,經三河直撲通州,給明國制造壓力;英武郡王阿濟格率領一部分的蒙古八旗和漢軍旗為左翼,先攻取平谷縣,再從順義繞過京師,取懷柔和密云,截斷宣大兵可能的勤王道路,其后再繞回明國京師,和主力匯合

老代善統領兩紅旗為右翼,在三河不停留,直撲武清河西務,奪取渡口。

加上多鐸的兩萬,豪格的前鋒正藍旗,整個建虜大軍其實是被分成了五路,五路大軍齊頭并進,處處點火,令明軍防不勝防,這本是建虜入塞的固有伎倆,建虜各級將領也都用的爐火純青,將所過之處,擄掠一空,不過去年碰了一個鼻青臉腫,今年到現在為止,還算是順利,雖然沒有攻下薊州,但阿濟格攻克了平谷縣,老代善統領兩紅旗也在薊州城下,擊潰了馬蘭峪等地試圖救援薊州的明軍。

雖然心情沮喪,但豪格還是強打精神,先迎接多爾袞,再去覲見黃太吉。

多爾袞滿臉是笑,對豪格很是客氣和親熱,但在豪格看來,他表面上所有的親熱和客氣,都掩藏不住其內心的幸災樂禍。

當黃太吉的大纛出現,那連綿不斷的兩黃旗精銳白甲兵,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宛如天邊晚霞,泛著一片黃光、氣勢極盛之時,豪格急忙上前,在黃太吉馬前噗通跪下,脫帽請罪,他是大軍的前鋒,擔負為大軍開路的重任,但卻停在了三河城下,遲遲不進,又沒有能攻下三河,實乃是大罪。

兩黃旗精銳白甲兵、滿清親貴和滿漢群臣的簇擁之中,白白胖胖的黃太吉望著跪在馬前的兒子,面無表情,老實說,從心底里他對豪格是失望的,明太子的詭計雖然有一定的迷惑性,但并非不可堪破,豪格在三河城下停留一天是正常,兩天三天是愚笨,四天就是愚蠢了,很簡單的道理,明太子是明國的國本,如果明太子陷在三河,明國京師的兵馬必然瘋狂來救,三天不見援兵,城里的兵馬也沒有試圖突圍,其間必定有詐,身為大軍的統帥,這個時候必須當機立斷,履行前鋒的職責,而不是繼續困在泥淖之中,去追尋那已經微乎其微的希望。

從這一點上說,多鐸就聰明的多,只停留了一天,就迅速帶兵離開,不管是功是過,都留給了豪格;而豪格這個癡兒,卻陷在活捉明太子的春秋大夢里,不可自拔。若非自己派人命令他,估計他此時此刻,還在猛攻三河呢。

再者,身為大軍的前鋒,不思為大軍開路,反倒是為了自己的功績,想要拿下明太子,沒有一點大格局,細想之下,實在是小肚雞腸!

__感謝“cylove521、汪喬年、20190427125203740”的打賞,謝謝~~~



如果喜歡《崇禎十五年》,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韭菜東南生所寫的《崇禎十五年》為轉載作品,崇禎十五年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崇禎十五年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崇禎十五年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崇禎十五年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崇禎十五年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