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武侠仙侠小說 >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最新章節列表 > 第472章 講道理的事,怎能算是冒犯圣人【超大章】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472章 講道理的事,怎能算是冒犯圣人【超大章】

小說: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作者:言歸正傳

空白?

血海底部,陷入了糟亂的大城廢墟中,那群修羅族高手莫名其妙就心態崩了,又怒又悲、殺意難定,行為越發瘋狂……

李長壽趁亂摸魚,用太極圖融過此地重重陣法,悄悄闖入了大城之下。

但當他小心探查下方情形時,也不由微微皺眉。

下方只有靈氣化作的云霧,除此空無一物。

就如同九天之上的虛空,血海底部再向下探尋,同樣也會是天外虛空。

判斷錯了?

李長壽身形迅速下沉,快速遠離頭頂的大城。

那些修羅族高手,大城廢墟中復雜的陣法布置,大城下方的這般情形……

仿佛都在努力證明,此地不過是一處陷阱,被李長壽借后土娘娘七情化身之力,輕松破掉的陷阱。

琉璃寶塔內,眾道門高手此時都在沉思。

金靈圣母道:“很明顯了,此地要么是針對長庚師弟的一處陷阱,要么是吸引咱們前來的箭靶,聲東擊西。”

“嗯……”

趙公明撫須輕吟,斟酌了一下字句,用低沉醇厚的男低音道:

“咱們接下來,該去哪方找尋?”

突出一個沉穩有力,上流優雅。

金靈圣母答曰:“此時大劫將臨、天機混淆,這血海又非四海,有異常之處數不勝數,也藏了不少實力強橫的兇獸。

想搜尋出西方教立第二輪回之地,絕非易事。”

太乙真人雙手揣在袖中,笑道:“有長庚在,咱們與其擔心這個,倒不如擔心稍后七情化身再失控該如何應對。”

玉鼎真人聞言眉頭輕皺,低聲道:

“師兄,怒之化身已回了草環,可否先在貧道身上下來?”

“嗯?”

太乙真人低頭看了眼,尷尬一笑,自玉鼎真人左肩跳了下來,抬手掃了掃玉鼎真人的肩頭。

“一時情急、一時情急。”

多寶道人提議:“要不,咱們分開搜尋?”

“大師兄,咱們定不可分開。”

云霄道:“方才大德后土已說過,此前是圣人出手撥動了輪回大道,那圣人說不得,此時就守在要害之地。

長……他請了咱們前來,便是為了應對這般情形;咱們若是分開,豈非會被西方教各個擊破?”

趙公明正色道:“大師兄,我二妹說的對啊。”

“那還能錯了?肯定是說的對!”

多寶道人忙道:“剛才是為兄失言,出了昏招,師妹勿怪。”

一旁太乙真人禁不住樂了,笑道:

“咱們兩教,各有教情在此嘛。”

截教四位高手皺眉看去,太乙真人雙腿微微一軟;還好側旁黃龍真人及時開口,笑著岔開話題,聊起了后續該如何應對……

眾仙討論了一陣,都沒有其他有效的辦法。

黃龍真人又問:“長庚師弟為何還在下沉?”

“先別打擾他,長庚應該是在全心盤算后續之事,”趙公明道,“咱們總不能將這般重擔盡數都放在長庚肩上,誰對血海了解多一些?”

玉鼎真人突然開口:“出來了。”

卻是李長壽已沖出了那片純凈的靈氣層,前方是一片漆黑的虛空;

仙識無所阻擋、自行延展,李長壽只能感受到殘缺不全的大道印記,以及虛空深處,那薄薄的、由天道之力凝成的天地之膜。

按慣例,李長壽心底泛起層層感悟,被他暫時收起,回頭再細細咀嚼。

曾上九天,探手就可摘得日月星辰;

曾下九幽,血海窮盡不過同歸虛無。

但隨之,李長壽沒有直接轉身回返,反而是在空無一物的黑暗中盤坐了下來,靜靜思索,

整理此時已掌握的訊息。

對方當真是故布疑陣?

【當無法確定自己在第幾層時,要么站在每一層,要么就跳出來。】

此時西方教估計已在建造輪回場所,定不會給自己太多時間,去站在每一層、探尋每個可能之處,分析每一種可能出現的概率。

只能試著‘跳出來’。

虛虛實實、實實虛虛,虛實不定,方成遮掩。

拋開自己主觀推測、推斷、構想出的那些訊息,自己現如今真正掌握的‘實’,都有什么?

【西方迫切需要通過香火神國、再開輪回,挽回在這次大劫中的頹勢。

輪回大道有所震動;

血海修羅一族明顯知道西方教要在血海再開輪回之事;

自己一路探尋而來,找到了‘震源’,感受到了圣人道韻;

七情化身之力對群戰十分好用……咳,這條不重要。】

如果只根據這些訊息得出結論,這‘震源’之地必是最關鍵之地!

將這幾條訊息稍加推導,李長壽立刻捕捉到了此間關鍵。

如果這處大城只是陷阱,為何明面上只有修羅族高手?

又為何,這些修羅族明顯出現異狀時,沒有西方高手接應?

解釋不通。

修羅一族自身并無太多業障,他們也在六道輪回中的三善道,或者說是上三道,是天道認可的大族!

若非情形特殊,西方教眾高手,又為何會放任這些修羅高手沖破廢墟大城各處的陣法?

這,就是破綻!

李長壽緩緩站起身來,抬頭看去,又將自身調轉,頭上腳下,‘俯瞰’血海。

由近及遠越發濃郁的靈氣,漫天‘云霧’輕輕散散,‘云霧’之下的血海就仿佛暗紅的土地。

李長壽胸口緩緩浮現出陰陽太極圖,心底低聲叮囑:

“找尋此地乾坤是否有異樣,有可能是圣人出手布置的乾坤禁制。

盡量不要暴露咱們自身。”

“嗯,”圖老大淡定地應著,李長壽胸前的太極圖虛影悄然消散,化作兩縷陰陽氣息消失不見。

很快,李長壽心底浮現出了一幅畫面。

就在那廢墟大城‘背部’,李長壽此前路過的某處,幾座大陣互相遮掩之處……乾坤出現了微弱的褶皺,仿佛有一道虛掩的門戶。

李長壽的輕嘆聲,在琉璃寶塔內流轉:

“各位還請做好準備,應當有圣人在此地鎮守。”

寶塔中,除卻云霄仙子面色如平時那般清冷,沒有任何變化,其他大手子或是面露恍然,或是輕笑幾聲。

又或是如黃龍真人,負手皺眉,努力觀察著外面的情形……

這是,又怎么了?

……

保險起見,李長壽又多加了兩層偽裝。

他不敢施展遁法、不敢擾動乾坤,憑借著太極圖的遮掩,緩緩靠近乾坤異常之處。

因七情之力之前就已收斂,‘正面’的大城廢墟已再次安靜了下來。

一群修羅族高手,看著自己親手弄亂的大陣布局,看著分布在各處的同伴尸身……

他們疑惑、震驚、不安,緊繃起心神,守在那座廢棄的大殿周遭。

自始至終,修羅們連李長壽的影子都沒見到,完全不知剛才為何會集體失控;甚至不少修羅高手還以為,自己是被大劫影響到了……

修羅的劫難,就是要學會自盡?

這些修羅眾已是自顧不暇,此時自然不能指望他們,發現某‘去而復返’的天庭普通權神。

太極圖是先天至寶,且是先天至寶中最強的幾樣寶物之一。

作為開天三件套,太極圖本身已有莫大威能,自身又在不斷‘變化’,盡演太極真意,單單是將它擺在面前,就能讓煉氣士產生源源不斷的感悟。

太極圖主防御,其威能超過玄黃塔不少。

與太極圖齊名的攻伐寶物,便是元始天尊手中的盤古幡。

——盤古幡能射出混沌劍氣,有盤古神斧之利,被圣人執掌,便有斬圣的威力。

當然,如果讓盤古幡去攻太極圖……

那就真成寓言小故事了。

李長壽有個小優點,就是充分尊重自家至寶。

此時,他根本不用自己微薄的仙力沾染圖老大,一路全憑太極圖自行把控。

并努力不給圖老大拖后腿!

也因此,李長壽化作一只蚊蟲,悄悄摸到乾坤存有異常處,靠著太極圖溶開此地乾坤,從正常乾坤進入此地芥子乾坤小世界時……

自身沒暴露半分,乾坤也沒有出現任何擾動!

這道理其實很簡單。

洪荒推算之力排行中,太清圣人排首位,太極圖排第二,各位圣人不知具體暫且并列第三,持有太極圖的玄都大法師卻只能排第四!

且說這處芥子乾坤,確實稱得上別有壺天。

李長壽變化的蚊蟲進入此地時,就仿佛闖入了一片狹長的峽谷,遠遠望去,隱隱看到了一座高聳的灰色寶塔。

此塔高約千丈,有三百六十層,周遭盤旋日月星辰、周天星斗,塔身上刻畫著萬靈之影。

此時,這座寶塔已點亮了底部的百多層,輪回大道貫穿上下。

李長壽立刻有所明悟,這寶塔若是完全點亮,便會成為天道寶器!

圣人手段,果真不凡。

此處的芥子乾坤委實不小,寶塔離著自己最少還有千里遠,左右兩側仿佛有兩堵無形的墻壁,面前又有重重的陣法守護……

憑圣人的手段,自是能將這處‘小世界’完全封起來。

但這時,他們要讓寶塔化作天道寶器,就必須與外界保持關聯,與天道充分接觸。

“當心些,小徒弟。”

太極圖的靈念在李長壽心底響起:“前方有眾多高手,躲藏在一層層的陣法中。”

李長壽在心底答應一聲,沒有著急立刻向前,而是在琢磨一些……

小思路。

見到眼前這般陣仗,正常生靈的第一反應,自然就是要一步步闖過去。

——這幾乎是絕大部分生靈的思維定勢。

李長壽卻穩了一手,心底與太極圖不斷商議,推演是否存在其他破局之法……

此時此地,其實已算是在跟圣人正面博弈,李長壽容不得自己有半分毛躁、急躁,也并不想真的去面對圣人。

小命只有一次,前方幸福美滿,他可不愿在此地折戟。

而且……

“咱們為什么非要闖進去?”

李長壽在心底問著:“圖老大能否破掉這里的芥子乾坤?

只需擾亂此地乾坤,將那高塔暴露出來,此行足矣。”

圖老大立刻給了回應:

“莫急,容我先細細查看一番……若要在圣人出手前破開此地,需找到一處陰陽均衡之所在。”

靠譜。

李長壽繼續躲藏在芥子乾坤的門戶附近,隨時準備用自己的最強遁法組合溜人,風語咒這種‘被動接收’類神通都不敢施展。

而此時的琉璃寶塔中……

“哎?對方這般精妙的布置,長庚師弟是怎么發現的?”

黃龍真人一臉費解。

金靈圣母笑道:“此前不是說了?耗費心神之事,交給他就是了。

你我此時當準備斗法,怕是要一路血戰。”

太乙真人贊道:“長庚不愧是三教公認法……術特別強的優秀弟子!”

“師兄,”玉鼎真人衷心建議,“少開口吧。”

太乙一陣訕笑。

正站在塔窗旁的多寶道人奇道:“長庚動了……莫非是要一路潛藏到那高塔前?”

金靈圣母道:“若如此,一旦咱們暴露行蹤,豈不是腹背受敵?

當一路殺進去才對。”

“且看吧,”云霄仙子緩聲道,“他定有周全的安排。”

眾仙各自頷首。

不提與李長壽的交情如何,只是這一路看下來,他們就對李長壽多了幾分謎之信任……

就見,李長壽化作的蚊蟲飛到第一層陣壁前,太極圖在蚊蟲之前現身,輕輕旋轉。

趁著大陣一不留神,李長壽順利鉆入其中。

陣內存在幻境,李長壽闖入了一片雅致的林園,周遭是迷蒙霧氣。

一名青年道者坐在樓臺邊緣的蒲團上,身旁伴著一只青毛大狗,面前擺著矮桌與熱茶。

地藏?

李長壽不動聲色,按太極圖的指點,朝下一重大陣的陣壁趕去。

突然間!

毫無征兆,地藏開口道:

“水神既然來了,何不來與我談一談?

我教并不愿與道門開戰,三千世界也可與天庭畫地而治,這些都可談。”

李長壽變作的蚊蟲,瞬間僵在原地!

寶塔中,八位李長壽請來的高手齊齊抄起法寶,站在寶塔的出口前,隨時準備沖出去殺人滅口!

但李長壽此刻無比冷靜,心神高速運轉,分析著種種可能性。

他怎么暴露了?

莫非是西方教圣人發現了自己的行蹤,通知了地藏?

不對,自己當真暴露了?

穩一手,多等一陣,以不變應萬變。

首層大陣徹底安靜了下來,直到片刻后,地藏再次開口,說的竟還是:

“水神既然來了,何不與我談一談?

我教并不愿與道門開戰,三千世界也可與天庭畫地而治,這些都可談。”

實錘了,有靈智的生靈,本質都是復讀機!

這個地藏……

李長壽嘴角輕輕抽搐,心底并未完全放松,繼續在原地呆著。

這微小的、被太極圖包裹的蚊蟲,完美融于乾坤之中,隨時可去乾坤之外。

寶塔內眾高手:……

太乙真人搖搖頭:“唉,又是一個心眼比頭發還多的。”

終于,李長壽又聽地藏重復了三遍同樣的話,才確定自身并未暴露,悄悄趕去了下一重大陣。

琉璃塔內,多寶道人拿出兩只海螺,故技重施,眾人再次聽到了地藏與他坐騎的傳聲……

“主人別喊了,此地是二教主老爺布置的,水神再能也找不到這。”

“外面已生了亂,卻無敵蹤顯露,定是水神無疑了。”

“主人你不能小覷道門高手啊,此前不是說,有幾位道門高手已被水神請到了酆都城。”

“我自不會小覷道門各位高手斗法的實力,只不過……”

地藏話語一頓,左掌涌出少許火焰,將面前的茶水溫熱,繼續傳聲:

“能在此時就尋到此地的圣人弟子,唯有水神罷了。”

隨之,地藏再次開口,朗聲道:

“水神既然來了,何不與我談一談……”

在地藏和諦聽背后,一只蚊蟲悄然鉆入了大陣陣壁中。

諦聽耳朵輕輕一動,卻搖了搖長尾,假裝什么都沒發現。

少頃……

“主人,你覺得,你們西方教弄的這事,能成嗎?

第二輪回可不是那么好立的,關鍵時刻必然會有道門的圣人老爺現身阻攔。”

地藏輕笑了聲,緩緩嘆了口氣,傳聲回道:

“圣人不滅,博弈罷了。”

……

與此同時,地藏守護的第一重大陣之后……

李長壽輕松繞過了六名老道,在此地大陣的角落溜入了第三重陣法,不斷前行。

據太極圖探查,這里總共十二重大陣,穿過十二重大陣就能抵達那座高塔之下。

一直沒怎么發言的塔爺,此時也禁不住嘀咕:

“小徒弟,咱們一路打過去多氣派,最后只要逼出七寶妙樹,這一場就算咱們贏了。

怕個啥?”

李長壽在心底沉聲回答:

“為何都覺得,每一重大陣內放幾個高手,這幾個高手就是這一重大陣的守關者?

若讓我來設計此處,且不說將真正的通路隱藏在其他地方,這重重大陣只是虛晃一槍。

便是各處安放的高手,也只有一個作用……

戒備。

若他們發現有敵侵入,就一聲招呼,群起而攻之、力求速速滅殺,何必這般將力量分散開?

由己及人,我當真不信,西方會讓咱們一重重大陣闖過去。”

塔爺:“有道理。”

乾坤尺:“伐錯。”

太極圖:“莫分心,西方小圣人就在前方的高塔中。”

小……

這稱呼倒也挺別致。

一路無聲無息抵達第七重大陣,李長壽停下前飛,落向下方,尋找著太極圖所說、此處芥子乾坤的陰陽平衡之處。

只要打破這個平衡,這芥子乾坤頃刻便會崩潰!

第七重大陣中,一座幻陣凝出的金光大殿懸浮在半空,其內有十二名西方教高手,更有幾頭鴻蒙兇獸躲藏在暗處。

李長壽絲毫沒有搭理他們的意思,悄悄飛到了大殿外的一角,放出太極圖……

只需李長壽一聲‘開始’,陰陽勾連,乾坤逆轉,失衡難負,自可崩解!

寶塔中,李長壽的嗓音帶著不可避免的緊張,落入八位高手耳中:

“諸位做好準備,太極圖即將破壞這處芥子乾坤,圣人很有可能會直接出手阻攔,成敗就在此關鍵一步。”

言罷,李長壽看了眼自己元神處的玄黃塔、乾坤尺,以及暫時無法凝成功德金身的功德寶池。

空明道心全力催發,再三確定自己不是被劫運影響。

——其實是他如今所處的位置,背后的圣人老爺,讓他不得不去做成這件大事。

太極圖催促道:“小徒弟可好了?我已可隨時壞掉此地。”

“稍等,”李長壽在心底回了句,這只蚊蟲仗著有太極圖道韻包裹,悄悄飛到了一名西方圣人弟子的蒲團之下。

底牌齊備,玄黃塔、太極圖伴身;

琉璃塔中的高手飛出,只需一瞬!

稍后圣人的反應以及出手要做之事,大概率是穩固這芥子乾坤……

這就妥了?

不,還不夠……

畢竟是面對圣人,心底實在是沒自信,自己可沒大法師的道境,均衡大道還沒成長到能夠影響圣人……

老師連太極圖都派過來了,在危急時刻沒理由不救自己。

他這次也不必貪什么功勞,把西方教暗戳戳搞第二輪回的這事,直接爆出來就能穩贏……

大不了,自己當著云霄的面也不要臉一次,稍后立刻高呼老師救命!

圣人之間的交戰,哪能是他干預的。

太極圖又催促道:“可準備好了?”

“好……我再想想。”

“嗯,小徒弟說晚了。”

太極圖的靈覺無波無瀾,若是有人形,此時怕是一臉淡定、雙目無神,“已搞定。”

搞!

李長壽元神一顫,尚未來得及做出任何應對,這處西方教苦心布置的芥子乾坤,突然開始劇烈震顫!

乾坤出現層層波痕,那兩面無形的巨大墻壁瞬息之間分崩離析!

一股股斐然的大道波動,如漫天洪水,朝著這片‘小世界’洶涌而來!

高塔之中,一名正靜靜盤坐的老道豁然睜開雙眼,身周涌出道道金光,左手抬起,旋即下壓。

整個崩潰邊緣的芥子乾坤,瞬間停下震顫!

這老道一眼看向太極圖本圖所在之地!

那里的大陣已崩碎,幻境凝成的大殿消散,十多道身影或站或坐,滿是錯愕,瞪著那張三尺直徑的太極圖。

太極圖此刻像是被人強行摁住,無法繼續轉動……

說到底,現在只是至寶自身發揮威能,少了高手催發。

太極圖輕輕一顫,其上陰陽雙魚宛若活了過來,逆向轉過些許角度,此地芥子乾坤又是劇烈震顫!

四面八方的邊角處,已開始大片大片的崩碎!

高塔之中,那老道右手抬起、下壓,此地芥子乾坤再次恢復穩定!

太極圖單憑本身威能,已被圣人所壓制,這還是太極圖暗中發難,圣人臨時應對!

李長壽心下感慨……

便是退群邊緣的圣人,依然是這般恐怖如斯!

高塔中的老道冷哼一聲,一抹淺灰色的道韻如水波一般蕩開,朝太極圖席卷而來。

這一瞬,李長壽已知,自己今日不可避免的要出手,也必須出手!

不然,自己辛苦創造的局面,好不容易得來的處境,八成就會毀在此地……

太極圖附近,一抹青光突然綻放,一只蒲團被掀飛!

蒲團上端坐的中年道者雙目瞪圓,還未來得及做任何應對,已朝著前方栽倒。

青銅長尺飛出,徑直斬向太極圖之前,那只握著青銅尺的大手,似是自虛無中凝出,而后便是手腕、手臂、肩頭……

乾坤尺自上而下滑落,前方出現一道乾坤裂縫,堪堪干擾了一下準提圣人散出的道韻。

李長壽身形完全現出,自然是偽裝后的青年面容,他一步沖到太極圖之后,右掌拍在太極圖正中!

在心底,用自己最大的勇氣、最強的意志、憤聲呼喊!

‘老師!

救命!’

乾坤均衡,破!

李長壽的均衡道韻匯入太極圖,太極圖驟然綻出黑白亮光;高塔中的老道雙手宛若摁空,掌心再無著力之感,身體微微一顫。

芥子乾坤各處,全面崩碎!

上方修羅族的廢墟大城劇烈震顫,數萬里內的血海掀起滔天波浪,一張巨大的太極圖虛影籠罩了數千里,又立刻消散!

那座千丈高的輪回寶塔劇烈震顫,其上亮光凝固,萬靈之像幾乎崩潰。

凌霄寶殿中,正批改奏表的白衣玉帝豁然起身,雙目金光流轉,低頭看向九幽深處,看到了一座寶塔倒懸于天地邊緣!

靈山深處,金蓮池旁,一位穿著寬松道袍的清瘦老者緩緩嘆了口氣,并未多說。

九天深處,那清凈簡單的太清觀中,老道嘴角扯出了少許微笑……

昆侖山玉虛宮附近的那座小院內,躺在搖椅上的中年道者露出安然的笑意。

混沌海,兩道互相追逐的流光突然停下了一道,化作了一名青年道者。

這青年道者皺眉看向洪荒的方向,又看向了前方已消失無蹤的流光,嘴角微微抽搐……

“天道沒事震什么震!這次說不定真的能追上!

若讓貧道知道誰在搞事,一劍平了他!”

伴著幾聲罵罵咧咧,這青年道者甩起飄逸的發帶,身形直接消失不見……

再看那震動之源,洪荒五部洲天地最底部。

血海之外,廢城之下!

高塔之中的老道面容冷峻,自身已被重重灰霧包裹,一雙仿佛看盡了世間滄桑的雙眸,盯著太極圖后的那名青年道者。

隨著芥子乾坤的破碎,此地陣法自行消散,前后總共一百六十余位來自西方教的高手,正齊齊盯著居于中央位置的李長壽。

李長壽面前,太極圖緩緩旋轉,現出一正一反轉動的兩道虛影,護在李長壽胸前背后。

玄黃塔的印記出現在李長壽眉心,一層層玄黃氣息垂落。

“嘶——”

李長壽突然吸了口涼氣,抬手摸了摸下巴,嘀咕道:“老師讓我學一學用太極圖在天地間挪移,怎么一眨眼,就到這?

這里莫非是……靈山?

各位繼續、繼續,你們忙你們的,我就單純路過,這就離了。”

李長壽動作很自然地,用乾坤尺在面前劃開一道乾坤裂縫,口中說著:

“打擾之處,還望海涵。

真是奇怪,這怎么就來靈山了?”

言罷,李長壽就要一步邁入乾坤縫隙中,但他剛抬腳,那乾坤裂縫瞬間閉合!

“水神!”

高塔附近,一名滿頭銀白長發、身著破爛長袍的老道,指著李長壽咬牙怒罵:

“你還想走?”

周遭大群高手立刻就要前沖,李長壽身周至寶威壓爆發,卻讓這群高手齊齊打了個激靈。

先天至寶太極圖!

“各位道友!

神通無眼靈有眼,法寶無情我有情!”

李長壽朗聲道:“貧道只不過是路過此地,若是撞壞了你們的大陣,貧道愿意賠一部分靈石!

何必非要動手?”

這群西方教高手頓時大怒!

躲在暗處的文凈道人,此刻嘴角一陣輕顫,目中滿是笑意,又不敢笑出聲。

李長壽扭頭環顧四周,眼前一亮,看到了人群最后的地藏與諦聽。

“地藏道兄,好久不見,甚是想念啊。”

地藏額頭掛滿黑線,冷然道:“道友當真好本領,竟神不知鬼不覺摸到了此處。”

李長壽笑道:“還是多虧了道兄提醒。”

“水神莫要搞這般齷齪手段,”地藏哼了聲,“貧道未能發現你,讓你混入此地,與其他各位師兄師弟都有一份責任。

各位同門,咱們何不一同聯手布陣,將他困在此地,交由兩位老師發落?”

李長壽笑意收斂,表情變得滿是肅穆,道:“道兄反應當真迅速,不愧是我最欣賞的西方教弟子。”

“你!”

地藏皺眉低喝,但話語未說完,就直接被李長壽打斷。

“今日我確實是誤打誤撞到了此地,似乎冥冥中有所感應。”

李長壽扭頭看向了那座高塔,嘆道:“不曾想,你們西方教竟做此等惡事!

輪回大道,天道之力,香火神國……

你們莫非是要將那無數被你們控制了心神的生靈,用輪回之法永世禁錮,做你們提取功德的法器?

諸位當真,不覺虧心嗎?”

一老道淡然道:“凡我西方部眾,盡慈悲仁愛,立此輪回塔,不過是為行善積德、心善仁義之生靈,能安穩輪回,得其福報。”

李長壽面露不解,一字一句朗聲道:

“慈悲仁愛由誰來定?心善仁義由誰來評?

天地已有六道輪回,天道至公無私,功德業障分明。

按道友你話中語意,分明就是藐視天道,無視天道秩序,意圖以輪回之事謀天地大運!

怎么?

各位都是西方教名宿,莫非覺得天道偏袒天庭,想借此動搖天道根基?”

“夠了。”

滿是威嚴卻又古井無波的話語聲,自高塔處緩緩飄來,高塔周遭出現了一團團云霧!

此地出現道道金光,圣人威嚴震天懾地,血海之中眾生靈齊齊噤聲,幽冥界內無數魂魄莫名戰栗。

圣人現出法相;

李長壽心底松了口氣,自己今日已算是功成。

“人教弟子李長庚,”那云霧凝成的圣人法相開口道,“你蓄意壞我西方機緣,巧舌如簧妄圖逃脫罪責。

往次念你為天庭效力,貧道已命眾弟子對你百般忍讓,而今親眼見你,你卻不知天高地厚,根本沒把貧道放在眼中,當治你不尊圣人之罪。

既如此,貧道代太清師兄對你施些教訓,壓你入靈山之下千年。”

言罷,那法相緩緩舉起左手,就要對李長壽當面砸來。

李長壽頭頂凝出太極圖的虛影,這虛影還未轉實,李長壽已是一聲大喊:

“且慢!”

他話音未落,身旁突然多了一團云霧。

一只金斗自李長壽身前懸浮,云霧凝成身著白衣的仙子,俏臉微寒,注視著圣人法相。

截教,云霄。

李長壽心底無奈一笑,剛要說的話語被她的登場打斷,卻只能抬手拉一下云霄的長裙袖口,讓她莫要沖動。

“誒?”

李長壽袖中又傳出一聲輕咦,就見其內流光閃爍,鉆出一名身著戰甲、蓄著美髯、手提金木鞭的英武大爺。

二十四顆寶珠出現在幾人身周,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散發出湛藍光亮;周遭半數西方教弟子,竟下意識齊齊退了半步!

截教,趙公明!

趙大爺悠然道:

“長庚啊,你不是說帶為兄去個好地方喝酒?怎么到這了?

誒?這不是圣人老爺,西方教的二師叔嗎?”

言說中,趙公明拱拱手,喊道:“師叔有禮,師叔有禮!

大師兄,快出來拜見圣人師叔了!”

“啊哈哈哈!”

李長壽袖中傳出幾聲大笑,又見流光閃耀,多寶道人、黃龍真人齊齊飛出,對著圣人法相做道揖行禮。

不同的是,多寶道人直接站在李長壽身前,黃龍真人站在李長壽身后;

而多寶道人手中,還拿著一枚蘊著圣人道韻的玉符。

又見李長壽袖口金光閃耀,金靈圣母左手端一只玉如意,右手握著一把細長寶劍,此刻卻僅是冷哼一聲,行禮都懶得行禮。

五色神光輕輕閃耀,孔宣站在多寶道人身側,對著準提做了個淺淺的道揖,目中躍躍欲試,口中淡然道:

“鳳族,孔宣。”

傲意頓顯。

此刻,圣人法相抬起的左手,緩緩收了下去,讓此地氛圍頓時更顯尷尬。

而這一幕,剛好被最后飛出李長壽袖中的兩道身影捕捉。

玉鼎真人站在李長壽身側,剛要對著準提圣人做個道揖,那立足未穩的太乙真人,抬手做道揖的過程中,嘴巴已是不受控地溜出一句:

“就這?”

瞬間,方圓萬里一片沉寂,那圣人法相都有膨脹的趨勢……




如果喜歡《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言歸正傳所寫的《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為轉載作品,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