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玄幻奇幻小說 > 衰神正傳最新章節列表 > 第14章 丫頭 咱們回家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14章 丫頭 咱們回家

小說:衰神正傳 作者:戰斗金絲熊

  從昂西府偷偷跑出來的城主黃鸚鵡,帶著錢糧主管徐千富、步兵統領茍長勝、侍衛長憲霜,趁著夜色,急匆匆地趕路。這次出來的太匆忙,只帶了最值錢的金銀財寶,那么多糧食就白白丟給昂西府的百姓,每當想到這里,黃鸚鵡就感到一陣肉痛。為了避免人多口雜,走漏了風聲,除搬運財寶的士兵之外,并沒有帶多余的護衛。一行十二人,分乘三輛馬車,由錢糧主管徐千富親自駕車,在前方引路,黃鸚鵡和家眷坐在第一輛,茍長勝和憲霜分別押運著金銀珠寶,在后面兩輛。

  此時月黑風高,黃鸚鵡在馬車中坐著,隨著馬車的顛簸,他的心也跟著一陣狂跳。車外響起的任何風吹草動,都會嚇得他一驚一乍,頗有些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意味。眾人走了一個多時辰,昂西府的城樓已經逐漸淡出了視線,馬車行進的速度越來越快,車外的風聲也越來越強烈,黃鸚鵡心里的不安越來越嚴重,隱隱感到要出什么事。

  于是,他掀開簾幕,問正在駕車的錢糧主管徐千富:“你選的這條路不會有問題吧?我怎么總覺著不穩妥,要出事呢?”

  月色中,徐千富臉色微微一變,趕忙賠笑著:“放心,我還能害你不成?其他方向都已經被蠻族包圍了,只有這條隱秘的小道能通向咱們要去的地方,你且放寬心,進去休息一會吧。”

  黃鸚鵡半信半疑的回到車里,但心中的疑惑卻絲毫未減,好歹他也在昂西府當了多年的城主,怎么剛剛的地方看起來那么陌生呢?就在他的疑慮中,一行人馬繼續往前走,走不多遠,剛過一個山丘,就聽見一聲炮響,從四面八方沖出來成千上萬的蠻族士兵,將他們團團圍住。無數只火把,將夜晚照的亮如白晝,火光映照下,無數旌旗招展,在眾多旗幟之中,一面金底黑字的戰旗高高飄揚,和蠻族打了這么久交道的眾人明白,那一定就是草原之主烏拉金汗的帥旗!

  三輛車都停了下來,八名士兵刀還沒來得及出鞘,就被射死兩個,嚇得剩下六人趕忙將刀丟在地上,匍匐在地,磕頭求饒。

  這是怎么回事?

  就算蠻族的騎兵動作再快,也不該這么快就深入到昂西府的腹地啊?而且,哪里有這么巧的事情,他們幾人才從昂西府逃出來,大半夜的,竟然在這荒郊野外直接與烏拉金汗本人撞了個正著!要說這里面沒鬼,狗都不信!

  黃鸚鵡已經從車里鉆了出來,此時的他,看到周圍無邊無際的蠻族,以及那傲然挺立的帥旗,嚇得臉都白了,剛想問徐千富這是怎么回事,就見徐千富滿臉諂媚的,從懷里掏出一面小旗,口中不斷的重復著一句蠻族語言:哦兜兜、烏拉拉唄,蠻木茲拉牙諾唄!哦兜兜、烏拉拉唄,蠻木茲拉牙諾唄!(偉大的烏拉金汗,我按照您的命令將人帶來了!)

  看到他這副上躥下跳的模樣,所有人都明白怎么回事了。黃鸚鵡驚呼一聲,一臉的難以置信,指著徐千富,顫顫巍巍的說:“你,你竟然敢背叛我?”

  徐千富瞥了他一眼,輕蔑的一笑,罵到:“我跟著你這么多年,鞍前馬后、任勞任怨,所有人都以為那些錢糧是我跟你一起私吞的,可事實上,我只不過是替你撈錢的手,那些錢財,你有給我哪怕一份嗎?”

  “你,我那是替你攢著,你的那份,早晚會給你的,這次出來,難道沒帶著你嗎?”

  “你還有臉說,按照你本來的打算,我們所有人都只是幫你搬運財產的替死鬼吧!”

  “你,

你胡說些什么?”

  “都這個時候了,你還瞞著大家?好,憲霜,我問你,你接到的命令是不是過了第一道山口就干掉茍長勝?”

  憲霜一驚,連忙擺手說不是,可臉上的表情卻騙不了人。茍長勝氣的臉都綠了,看著黃鸚鵡,質問到,“為什么?”

  黃鸚鵡還想掩飾,徐千富卻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再次說道:“在憲霜除掉老狗之后,我的任務就是,在他的飯里下毒。現在我到要問問了,除掉憲霜之后,你又打算派誰來殺我?”

  徐千富此言一出,憲霜立刻也不干了,看他那震驚的樣子,顯然內心是受到了極大的打擊。就在幾人狗咬狗一嘴毛,互相爭執之際。一聲炮響,烏拉金汗在幾十名高大騎士的簇擁下,出現在眾人面前。只見這位兇名在外蠻族首領,皮膚蠟黃,兩只眼睛透著貪婪兇狠的光,鷹鉤鼻梁高高挺立著,薄薄的嘴唇,尖尖的牙,三分像人,倒有七分像一頭惡狼。

  眼看烏拉金汗出現,徐千富趕忙跑過去躬身一禮,同時用蠻族語高聲喊道:“哦兜兜,烏拉拉貝,此刊拉諾買一木茲,步履烏爾看迪諾烏爾烏爾迪諾!”(偉大的烏拉金汗,您的榮耀與山川同在,比日月更加輝煌、更加耀眼!)一邊說,一邊又是一個標準的蠻族禮節。

  烏拉金汗老鷹般的目光掃了徐千富一眼,嘴角一彎,似乎笑了一下,他在高頭大馬上微微招手,徐千富雙目放光的跑上前去,以為對方要履行說好的獎賞,結果烏拉金汗一拽韁繩,那匹汗血寶馬猛地一抬前掌,將徐千富踢飛出去三米多遠,骨頭碎裂的聲音清晰可聞。

  徐千富到死都沒想明白,自己是哪句話說錯了,還是哪個音沒說標準?

  一位面色蒼白,雙目陰鷙的老者從烏拉金汗身后走出,用一口標準的中原話說道:“偉大的烏拉金汗不需要背叛主人的奴隸,背叛,是可恥的罪過,這個人,死有余辜!”

  眼看著徐千富身死命消,橫尸當場,黃鸚鵡只覺得褲襠一熱,竟然嚇尿了褲子。他在原地站著發愣的功夫,憲霜和茍長勝卻爭先恐后的趴在地上,祈求蠻族的饒命。

  陰鷙老者看了眼烏拉金汗,得到烏拉金汗的點頭示意以后,老者拔出身上的馬刀,用力一擲,刀身挺直的插在地上。“偉大的烏拉金汗不需要廢物的效忠,你們兩個只能有一個活命!”

  茍長勝到底歲數大了,還在琢磨這句話含義的時候,憲霜早已搶先一步,從地上拔出馬刀,一刀砍下了茍長勝的頭顱。

  斬殺掉同僚的憲霜,并沒有丟掉馬刀,而是將兇狠的目光轉向了還在發抖的黃鸚鵡。

  就在黃鸚鵡驚恐的看著憲霜不斷逼近的時候,烏拉金汗卻說了一句什么,陰鷙老者趕忙翻譯道:“那個人先不要殺,大汗還有事吩咐他做!”

  這句話黃鸚鵡聽明白了,得知自己還有利用價值,他不由得心頭一松,趕忙爬過去,對著烏拉金汗倒頭就拜。

  烏拉金汗鄙視的看著磕頭如搗蒜的昂西府城主,語氣冷漠而高傲的說著什么,陰鷙老者同步進行了翻譯。

  “你卑賤的性命在偉大的烏拉金汗面前,渺小的就像螻蟻,只要大汗愿意,他可以用一萬種方式讓你和整座昂西府的百姓生不如死,但是大汗仁義寬厚,相比于武力征伐,更愿意以德服人。只要你能殺了那個陰謀害死博爾金吉思的小子,用他的命,就可以換你的命。不僅如此,只要你宣誓對大汗臣服,將每年稅收的三分之二貢獻給大汗,并每年進貢青年男女奴隸各一百名,大汗就準許你,繼續做昂西府城主。”

  黃鸚鵡愣了,還有這好事?周圍村子里有的是人,這些人的想法很怪異,越是活不起,越要生孩子,孩子越多,越活不下去,有他們在,就絕不會為奴隸發愁。上繳稅收的三分之二,這倒真是在他心頭上割肉,可是再怎么樣,不還是給他留了三分之一?關鍵是,烏拉金汗要的那個小子太厲害了,連戰爭屠夫博爾金吉思都被他滅了,自己這兩下子,對付他實在是有心無力啊!

  或許是看出了黃鸚鵡的為難,陰鷙老者低聲說道:“我們草原上有一句諺語:再勇猛的野獸也有自己的軟肋!那個人無論多厲害,都必然有自己的弱點,那個弱點就是你唯一活下去的機會,喝了這碗毒藥,然后你有三天時間去準備,三天之后,拿他的腦袋換解藥,或者跟著昂西府一同陪葬吧!”

  黃鸚鵡顫顫巍巍的接過毒藥干了下去,當時就感到自己的胸腔和腹部都在燃燒,他根本不敢想象,三天之后毒藥發作自己的樣子,他也知道,祈求蠻族放過自己是不可能的,唯一的機會,恐怕真的就只有,找出那個小子的軟肋!

  偌大的昂西府,一夜之間城主失蹤、城守陣亡,其他大小官職不是被殺就是跟著城主一齊逃走,以至于現在大小事務,全都壓在了多寶和少數幾個將官身上。典獄長閆老黑,是個徹頭徹尾的粗人,張嘴閉嘴的臟話,但就是這么個三句話離不開罵娘的主兒,在生死存亡的大是大非面前,卻表現出了令人肅然起敬的英雄氣魄。

  他把監獄里的囚犯全都放了出來,對他們說:“蠻族入侵,昂西府危在旦夕,愿意逃命的,他不攔著,想一起舍生取義,捍衛家園和百姓的,他雙手歡迎!”

  有的人走了,更多的人選擇留下。事實證明,英雄和懦夫都是會傳染的,隨著硝煙戰火的臨近,在烏拉金汗的大部隊到來之前,所有還能動的老少爺們,都來到了昂西府的城頭,今天這一戰,無論結局如何,他們都做好了拼死一戰的準備,人,固有一死,要死得其所,絕不當逃兵,絕不當懦夫!

  終于,清晨第一縷陽光照在大地,滾滾煙塵從遠處升騰而起,那雷鳴般的馬蹄聲由遠及近,就像一面巨大的銅鑼,狠狠的敲擊在每個人的心頭。

  來了,蠻族之主烏拉金汗親自率領的二十萬草原騎兵,自西向東,浩浩蕩蕩的朝昂西府殺了過來。每一匹馬,每一個兵,每一把刀,都對即將展開的殺戮躍躍欲試。小小一座昂西府城,即便在無數人的努力下、沒日沒夜、緊鑼密鼓的加緊著戰備防御,但相比于二十萬蠻族大軍,就像螢火比之皓月,完全不在一個級別。多寶甚至懷疑,對方只需要一個沖鋒,就將攻破昂西府的防御。己方唯一獲勝的機會,就是自己,趁著對方立足未穩之際,對烏拉金汗實施斬首突襲,只要能將烏拉金汗成功斬殺,那對方縱有千軍萬馬,也會亂成一團。畢竟,馬平國告訴過他,烏拉金汗足足有五十個王子,每個人都驍勇善戰。如果自己能將烏拉金汗斬殺,那這些王子是先攻破昂西府,還是先聚攏人馬呢?

  時間,時間就是生命。多寶知道,自己必須行動了。即便烏拉金汗在千百名最最精銳的重裝騎兵的嚴密保護下,即便自己就這么沖過去,無異于飛蛾撲火,但是為了昂西府的十幾萬平民百姓,為了遠在山中的布衣村村民,為了無數個像竹子阿婆和青竹小丫頭一樣,善良而美好的生命,多寶知道,自己必須站出來。

  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多寶沖身后眾人粲然一笑,然后縱身一躍跳下城樓,雖千萬人吾往矣,毅然決然的朝烏拉金汗的帥帳沖了過去。

  無數只利箭仿佛雨點一般朝多寶攢射而至,與此同時,兩口大鍋嚴絲合縫的擋在多寶身前。一千米,八百米,六百米,離得近了,由大力士投擲而出的長矛又接踵而至,除了兩口大鍋,菜鏟和飯勺也不得不加入到防御的陣營。四百米,三百米,離得近了,多寶甚至能看清烏拉金汗臉上的胡子和獰笑!

  就在這時,野狼的嚎叫響徹在戰場,幾十只戰馬那么大的巨狼,從烏拉金汗身前的鐵籠中放出,張著猙獰的血盆大口,朝著多寶猛撲過來。

  多寶眼神中寒光一閃,一把比菜刀更厚的長刀無聲的出現在手中。

  剔骨刃!分筋錯骨,割肉斷腸!

  面對腥風撲面的惡狼,多寶竟然閉上了雙眼,然后仿佛舞蹈一般,飛快的斬出了四刀。

  一刀,狼魂隕,

  二刀,狼命消,

  三刀,狼頭落,

  四刀,狼奔逃!

  四刀,多寶僅僅使出了四刀,那些前一秒中還張牙舞爪的巨狼,下一秒,還活著的幾條,紛紛哀鳴一聲,顧不得同伴支離破碎的身體,就夾著尾巴逃向了遠方!

  烏拉金汗大驚失色,從寶座上站起身,大吼一聲抽出了寶刀,兩旁護駕的武士紛紛戰刀出鞘,一股澎湃的戰意,從他們體內爆發而出,為了大汗的安危、為了勇士的榮耀,他們怒吼著,向強敵發起了反沖鋒!

  此時的多寶,臉上沾滿了惡狼的血液,殺紅了眼的他,看起來和蠻族沒什么分別,兩口大鍋、菜鏟飯勺護體,手握雙刀,對著沖到面前的蠻族勇士就開始了對砍。

  戰場上喊聲如雷、殺聲震天,刀光翻卷、血肉橫飛!幾乎只是幾個眨眼的功夫,沖上來的十幾名武士就化作尸體躺在了地上。還沒等他們的熱血冷卻,更多的武士,就狂吼著再次沖了上來!

  多寶就像一個人形的絞肉機,在不大的空間里閃轉騰挪,手中雙刀上下翻飛,刺出危險的軌跡、劃過致命的弧線!

  烏拉金汗的手腳冰涼,心都在滴血!這些草原上最勇猛的兒郎,此時在這個仿佛妖怪一般的中原人面前,猶如手無寸鐵的羔羊一般任其宰殺。烏拉金汗的確帶著很多部隊,像這樣的勇士,更是多到殺不完。可勇士再多,在無所畏懼,也不該就這樣毫無反抗的被屠戮,這不是勇士的死法,這不是英雄的歸宿!

  “夠了,夠了,都停下!”

  烏拉金汗的命令,止住了還想再繼續沖上去的勇士,每個人的呼吸都變的遲緩而沉重,草原上的勇士從來不怕死,但是誰都不想這樣白白送死!

  多寶的氣息也有些凌亂,但滴血的雙刀還用力攥在手中。他的頭上、臉上、身上全都是血,有敵人的,也有自己的。從砍出的第一刀到現在,體力在不斷下降,但戰意,卻在持續升騰!

  烏拉金汗身邊,一位眼神陰鷙的老者,用中原話對多寶喊道:“你回頭看一看城墻,看看那是誰?”

  多寶順著他手指的方向回頭一看,瞬間,一股比之前強烈百倍的憤怒在心中爆發!

  青竹,不知為何出現在昂西府的城頭,黃鸚鵡手中提著一把長刀,正橫在青竹細嫩的脖頸上,隨時都可能動手!

  “混蛋!”多寶幾乎要把鋼牙咬碎,這個時候,已經逃走的昂西府城主再次出現在城頭,本不應該出現在這里的青竹,還有包括竹子阿婆在內的眾多布衣村民,都被五花大綁的,押到了城頭之上。目的,已經不言而喻了。

  “你個卑鄙的雜種,你還是個人嗎?”

  多寶暴怒的聲音響徹云霄,那擇人而噬的樣子猶如兇獸般恐怖異常。吳蒙嘆了口氣,慚愧的低下了頭,是他,沒有抵住黃金的誘惑,偷偷放黃鸚鵡等人進了城。閆老黑在發現的時候,就立刻與對方起了沖突,但奈何技不如人,被憲霜一刀砍傷。此刻,他捂著鮮血淋漓的手臂,雙目中幾乎都要噴出火來。

  “廢話少說,你一個人再厲害,能打得過人家二十萬士兵嗎?我這也是為了昂西府上上下下十幾萬百姓考慮,不信,你問問他們,是想陪著你一起戰死,還是跟著我,投靠了大汗,好死不如賴活著?”

  黃鸚鵡此言一出,周圍三三兩兩的人群開始,逐漸擴大到了城下所有的百姓,大家起初都覺得慚愧,覺得對不起為大家浴血奮戰的多寶,但是求生的欲望最終還是壓倒了廉恥,低下頭,用沉默默許了黃鸚鵡的話。

  多寶感到心在顫抖,血在冷卻。這就是自己為之付出土地?這就是自己為之奉獻的人民?

  黃鸚鵡得意的一笑,朝多寶喊道:“看到了嗎?看到了吧!你打不贏的,你輸定了!馬上自裁,不然我殺了她!”

  多寶的心在滴血,咬著牙不讓眼淚流出來。自我了斷很容易,但誰能保證自己死后,青竹和大家可以平安無事的活下來?

  就在多寶的內心劇烈掙扎、痛苦抉擇之時,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青竹用她柔弱但堅定的聲音朝他喊道:“師兄,我好喜歡你,我愿意嫁給你!青竹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師兄,咱們來生再見!”

  “不要!”多寶高喊一聲,他忽然意識到到青竹要干什么了,但他離得太遠,盡管拼命的跑,卻還是晚了一步。

  鮮血灑在土地上,像極了一朵盛開的花。

  多寶感到一個聲音在心里破碎了,一種最寶貴的東西,他才剛剛擁有,就永遠的失去了。

  城樓之上,來自布衣村的幾個年輕人,阿牛、阿虎、阿成發了瘋一樣朝黃鸚鵡撲了上去,手無寸鐵的他們,眨眼就被一旁的守衛用長矛捅穿,失去了生命。閆老黑發出一聲非人般的怒吼,根本不理會憲霜當胸一劍刺進自己的身體,大刀用力一揮,砍斷了憲霜的頭顱。黃鸚鵡還想壓制憤怒的百姓,卻發現身邊早已沒有了執行命令的爪牙。

  城樓之上,無數激憤難平的布衣村民掀竿而起,同時更多良心發現的百姓加入了其中,黃鸚鵡的慘叫還來不及發出就被更大的聲音所淹沒。。。

  眼看著局勢朝失控的方向發展,烏拉金汗把心一橫,戰刀前指,大喊一聲:“沖鋒,屠城!殺了他,賞金千萬,封萬戶侯!”

  城樓之上,是愈演愈烈的暴亂;

  千米之外,是殺紅了眼的騎兵;

  在一切嘈雜混亂之中,多寶終于來到了青竹身邊,他用顫抖的雙手抱住了青竹柔弱的身軀,眼淚止不住的落下。

  “丫頭,咱們回家!”

  




如果喜歡《衰神正傳》,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戰斗金絲熊所寫的《衰神正傳》為轉載作品,衰神正傳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衰神正傳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衰神正傳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衰神正傳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衰神正傳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