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军事历史小說 > 秦婿最新章節列表 > 第9章:深藏不露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9章:深藏不露

小說:秦婿 作者:吾乃神雕俠

  “心肺復蘇?”

  東廂房的花園之內,春桃一臉懷疑的看著李羽。

  “嗯……沒錯,你看,這里是人的肺,溺水的人被水堵住了呼吸,氧氣供應不上,只能對她做胸外按壓,將肺里的水給排出來,我是在給她做人工呼吸,我是為了救人。”

  最終,李羽還是嘗試著給桃兒,簡單的解釋了一遍,什么叫心肺復蘇。

  “唔……氧氣?胸外按壓?人工呼吸?姑爺又在說奇怪的話了。”小姑娘撇了撇嘴,臉上的懷疑一點兒都沒減少。

  “我說的都是真的,你要是不信,可以找一個郎中問下,我雖然不敢保證每個郎中都知道心肺復蘇,但是溺水急救的方法,應該有人知道的。”李羽急切的說道。

  “唔……那好吧,桃兒就相信姑爺一次。”小姑娘放下手里的水果,乖巧的點了點頭。

  李羽這才松了一口氣,有些擔心的說道:“對了……小姐她……”

  “嘻嘻,放心吧,姑爺,這件事桃兒回去給小姐解釋清楚的,只要姑爺你不是真的耍流氓,小姐為人通情達理,自然不會怪你的。”小姑娘把玩兒著手里的桃子,笑嘻嘻的說道。

  “那就好……那就好……”李羽懸著的心,這才放了下來。看來這古代女子還真比幾千年后的女人們通情達理啊。

  “其實姑爺,你也別怪小姐生氣,今天早晨,小姐特意給姑爺你做了早飯,結果去到河邊,就看到姑爺你正在耍流氓,所以小姐才會生氣。”桃兒解釋道。

  “是嗎?”李羽略微詫異的說道。

  小姑娘點點頭,繼續說道:“哎,其實不瞞姑爺,最近幾家玉石行的生意越來越差,有幾家店鋪已經很多天沒開張了,小姐為了這事,已經是焦頭爛額了。”

  李羽想了想,說道:“現在行情不好,玉石的生意只怕不好做了。”

  “可是沒辦法啊,玉石是鄭家的老本行,除了這個,又能做什么嘛。”小姑娘也無奈的嘆了口氣。

  李羽摸了摸下巴,雖然這幾天他對玉石行的生意心中已經有了一個底,可是他沒想到居然差成了這個樣子。事到如今,恐怕自己也不能坐視不管了。

  “桃兒,如果我有一個方法,可是讓生意變好起來,你可不可以幫幫我?”李羽這才問道。

  “哦?姑爺你有什么法子?”小姑娘立馬來了興趣。

  李羽這才站起來,神秘的笑了笑,說道:“跟我來吧。”

  “嗯?”桃兒疑惑一聲,也不知他搞的什么鬼?

  當下,李羽便帶著桃兒,走進了自己的廂房之內。

  鄭家的下人不多,鄭老爺子在的時候,還好一些,上上下下也有十來口人,只是等老爺子去世之后,鄭婷兒便將府里的下人基本遣送走了。

  除了三家店鋪的幾個掌柜和伙計之外,主家之內,就只有鄭婷兒、春桃和李羽三人。

  春桃雖說名義上是奴婢,可是她自小和鄭婷兒一起長大,在外人看來,也算是鄭家的半個小姐。

  古代禮教嚴防,除了李羽生病的時候,桃兒進他房間里照顧過他,其他時間,姑爺的房間,她倒很少踏足。

  尤其是李羽吩咐過,自己的房間自己打掃,所以,這半年來,她也不曾進來過。

  “吱呀!”一聲,李羽緩緩的推開大門。

  緊接著,一副神奇的景象就出現在兩人眼前。

  諾大的房間之內,古色古香,除了床榻和茶桌的地方,全都密密麻麻,

整整齊齊的堆放著一摞一摞的宣紙?

  “這……這是什么?”春桃雖然以前見過李羽做的衛生紙,但是卻還沒見過真正的宣紙,不由的小嘴微張,有些驚訝。

  李羽微微一笑,說道:“這叫宣紙,唔……有點類似于我做的那個衛生紙,不過質量要好很多,這東西用來記錄文字、繪畫、包裝,制作書本,都極為方便。”

  “宣紙……”小姑娘拾起桌子上的一塌宣紙,在手中摸了摸。

  “姑爺,你這個怎么賣?”小姑娘立馬反應過來,雙眼放光的說道。

  李羽微微一笑,說道:“小一點兒的,一秦幣一張,大一點兒的,三秦幣一張。”

  “這么便宜?”桃兒詫異的說道。

  “這東西生產起來不難,我們可以拿一些到店鋪里試一下。看看效果。”李羽建議道。

  桃兒點點頭,說道:“沒錯,這東西也不占位置,擺到柜臺賣就可以了,確實是個好主意。”

  “可是,我們玉石行本雖然有些老顧客,但是人流不多,恐怕短時間之內,沒辦法把名氣打出去啊。”春桃有些猶豫的說道。

  這時,才見李羽若有所思的說道:“這個你放心,你盡管派人把這東西拿去店里賣,至于這打廣告的事兒,我自有辦法!”

  “嘿嘿~”

  李羽奸詐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

  當天下午,桃兒便從每家鋪子里調了一名伙計,風風火火的將李羽房間的宣紙搬去了店鋪。

  不過,正如桃兒所料,玉石行的人流不多,一下午的時間,看熱鬧的人雖然多,但買的人少,僅僅只賣了幾張紙而已。

  不過對于這一點兒,李羽倒是有所預料,古人有云,酒香不怕巷子深,在好的酒,也要有香味才能把人引進來不是?

  第二天清晨,李羽早早的起床,簡單的洗漱了一翻,將所有的東西全都準備齊全,這才帶著象棋,哼著小曲兒,不慌不忙的朝著金陵河邊走去。

  金陵河邊,旭日初升,秦明早早的就到了和李羽下棋的地方,還真別說,這象棋的魅力還真是大,這老頭子每天幾乎都是定點定時,絕不遲到。

  “哈哈哈,你小子,總算來了,今天老夫時間多的很,要跟你好好的下幾盤。”

  見到李羽走過來,秦老捋了捋胡須,笑盈盈的說道。

  “那就好,你個老家伙今天可別贏了棋就跑啊,今天讓我好好教訓一下你。”李羽卷起袖子,從懷里掏出象棋,順手將一塌宣紙放在棋桌之上。

  “嗯?你這個是什么東西?”秦老疑惑一聲,從桌子上抽出一張宣紙,摸了摸。

  李羽一邊擺棋,一邊故作漫不經心的說道:“這個叫宣紙,昨日從雅軒齋里買來的,根據那掌柜的說,是用來畫畫和寫詩的。”

  “唔……這東西確實有些新鮮,只不過價格應該有不菲吧?”秦老皺了皺眉,有些嘆息的說道。

  古時候沒有造紙技術,除了竹簡之外,大部分的畫像,或者書籍,都是用絲帛或者白布來代替,這些東西造價昂貴,一般的人家,都用不起這東西。

  竹簡雖然便宜,但是重量不輕,而且不易攜帶,搬運和傳閱起來,非常麻煩,一些書生或者夫子搬家,常常都是用馬車來拉。

  李羽摸了摸鼻子,說道:“嗯……還行吧,是挺貴的,小的一文錢,大的三文。”

  “什么?”秦老虎軀一震。

  “一文錢一張?”

  李羽故作遺憾的說道:“對啊,你也知道,我就個窮贅婿,哪有什么錢,這錢可花的我心疼死了。”

  秦老撇了撇嘴,翻了個白眼,說道:“你小子混的也太差勁了,連一文錢都心疼。”

  “哎,沒辦法,贅婿嘛,沒地位,老婆管的緊,不給錢。”李羽攤了攤手。

  “好了好了,下棋吧,下棋吧。”秦老揮了揮手。

  “咦?這棋盤……”李羽指了指石桌上刻下的棋盤,上面早就被刮花了。

  秦老皺了皺眉,感嘆道:“嘖,也不知哪家的小孩干的,竟然把棋盤刮花了,哎,沒事,將就這下吧。”

  “唔,不行,不行,這棋盤亂七八糟的,下著多沒勁,萬一你個老小子耍賴,那我不就虧大了。”李羽說道。

  這幾日他與秦老一起下棋,兩人雖然差了幾十歲,哦……不,應該是幾千萬歲,秦老為人和善,雖然貴為帝婿,不過也沒什么架子,兩人說起話來,也不分長輩和晚輩。

  不過,也幸好秦老不講究這些,要是真講起來,李羽還有些猶豫,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要不要告訴他自己的真實年紀。

  “你個小子,老夫堂堂帝……唔七尺男兒,還能賴你不成?”秦老本來想說自己堂堂帝婿,可是覺得不妥,就改口了。

  李羽看他的樣子覺得好笑,這才問道:“有毛筆么?”

  “唔,拿筆給他。”秦老對著身后的小廝揮了揮手。

  “公子請用!”

  說著,就看一個假小廝,真太監,走了過來,從包里掏出筆墨,放在桌子上。

  李羽點點頭,說道:“多謝。”

  接著,便從旁邊取了一張宣紙,大筆一揮,立刻在上面畫了一副棋盤。

  畢竟在華夏歷史轉生了一千次,這毛筆的功底,李羽倒是真的不錯。棋盤畫的是方方正正,楚河漢界四個字,也寫的方方正正。

  “唔……這東西還真是不錯,對了,你剛才說,這是在哪買的?”秦老捋了捋胡須,好奇的問道。

  “嘖,不是說了嗎,城南鄭家的雅軒齋。”李羽不耐煩的皺了皺眉。

  “哦~”秦老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對著身后的一名小廝使了個眼色。

  接著,就看這小廝行了個禮,轉身朝著城南快步走去。

  李羽笑了笑,裝作什么也沒看見,一子落下,說道:“當頭炮!”

  “馬來跳!嘿嘿!”秦老繼續把注意力放回棋局之上。

  半個時辰之后。

  “霸王車!!將軍!!”

  隨著秦老的一棋落下,李羽只覺得胸口一痛,仿佛被人狠狠的射了一箭。

  “哈哈哈,第十局,小子,你又輸了!!”




如果喜歡《秦婿》,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吾乃神雕俠所寫的《秦婿》為轉載作品,秦婿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秦婿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秦婿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秦婿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秦婿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