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武侠仙侠小說 > 開掛者的江湖最新章節列表 > 第3章 大家不如聯手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3章 大家不如聯手

小說:開掛者的江湖 作者:曹峯

  狄蒙笑道:“我老了,你也老了,我們還是見面了。”

  兩撥人分賓主坐定,韓庸這邊,除了韓聲,趙積外,只有四五個從小跟著韓庸練劍,吃住都在韓家的兒徒弟子。韓庸的弟子自然遠遠不止這些,實際上就連韓聲的弟子也不止這些,趙積這才確信,韓庸根本就不想張揚此事,否則以他在雍城的地位,不說黑白兩道的面子,就把他教過的徒弟都叫來,也能把整條街都填滿。

  只是看狄蒙一行人有恃無恐的樣子,恐怕他們來歷不凡。

  狄蒙淡淡說道:“我們是先敘舊,還是先談公事?”

  韓庸道:“若說敘舊,我怕我忍不住一劍刺死你。若說公事,哼,我已經離宗多年,哪里還有什么公事?”

  狄蒙哈哈大笑,一招手,旁邊一名弟子將一封信函交到他的手上。

  “韓庸,你還認得這個標志么?”

  趙積定睛一看,只見信封封口的地方,貼了一朵小紅花,花兒倒是挺鮮艷,只不知是什么品種。再看韓庸,臉色竟然一白。

  韓庸緩緩說道:“想不到時隔多年,還能看到我宗的劍令。”

  狄蒙冷冷道:“紅色劍令出,執法者便宜行事,凡不尊令而行者,皆可殺之。”

  韓庸不動聲色:“你未必殺的了我。”

  狄蒙道:“師兄還是那么自信。”他左手拿著信封,右手在紅花上輕輕一拂。小花竟然一瓣一瓣張開,繼而葉片飛舞,一室花香。

  一名韓庸的徒弟見花葉亂飛,已經到了他的臉上,忍不住揮手撥開,只聽韓庸說道:“不要碰。”還未及反應,已經碰到了花瓣,只聽嗤嗤聲響起,這名弟子忍不住驚叫后退,手上臉上像刀割一樣疼,舉起手一看,上面血痕交錯,已經被割的不成樣子。

  狄蒙帶來的人頓時一陣嗤笑,一人說道:“名字叫劍令,自然是劍氣成令,這也敢接。”

  另一人哼哼的笑,說道:“叛宗之人,能有什么見識可言,自己既然不行,教的徒弟如何,也就可想而知。”

  趙積聽了他們的話,不免有些惱怒,不過他也有些嘀咕。他練了十年劍,可從來沒見過韓庸玩類似的手段,看狄蒙的鄭重態度,韓庸不太可能是因為不會——那就是刻意保密了。

  那些花瓣竟然還在空中飛舞,完全無視了物理學常識。趙積心中有些惴惴,他來的時候可是信心滿滿,那20的“反應”給他的自信不是一般的大,可是現在看到這種疑似真氣(不然怎么花瓣不掉落)的東西,心里不免有些懷疑:難道我還是個弟弟?

  趙積有些不開心了,他存了十多年的壓歲錢,一股腦地大半都給充了值,如果他還是個弟弟,這讓他如何咽的下這口氣。

  韓庸沉聲道:“這是柔水劍氣,大家不要亂動,只要不破壞它的自然軌跡,劍氣便不會激發。”

  趙積心想:“練了十年都不知道有劍氣這玩意兒,我真是虧大了。不知道我的外掛上,哪個屬性可以對應劍氣,又或者如果練成劍氣,他會出現到外掛里?”

  想到韓庸教劍,遮遮掩掩,不說沒教過劍氣,連說都沒說過這回事,趙積心里就有氣。這個時候他倒忘了自己“隨便學學”的學劍態度,以及練劍靠掛的上進作風。

  他心中不平,聽到韓庸說不要碰花瓣,他就偏偏要碰一下。一則故意作對,顯示自己不是下屬。二則看花瓣顯然殺傷力并不十分強。三來他要試試自己的“反應”到底有沒有用。

  當下故意伸手,捉住了一片花瓣,碰到花瓣的一剎那,趙積“咦”了一下,感到一股劍氣打到手上,也并沒有多大感覺。伸手一看,果然沒什么問題。

  狄蒙,韓庸都是神色一動。

  狄蒙想的是:“這小子真氣修為算不錯了。”

  韓庸則是納悶:“奇了怪了,他雖然日日勤練不綴,但遠遠沒到‘精元飽滿’的程度,更別提是練氣了。”轉念想到:“興許是他家傳的功法,可是他瞞著我做什么?”韓庸教人劍術,向來一人一方,到什么階段才教什么內容。趙積以為韓庸不教人練氣,那是純屬誤會。

  劍氣傷不了他,趙積心中大定。這下他確定那個“精”加的很有必要,有機會可以多升幾級。又想“氣”和“神”還是灰色,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夠點亮。現在他沒有練氣卻已經有了抵御劍氣的能力,如果練了氣,那還不飛龍上天?

  狄蒙道:“柔水劍氣以柔弱勝剛強,師侄你能強行抵御劍氣,看來你真氣不少。”

  言下之意,就是沒有技術含量。

  趙積點了點頭,說道:“我倒是挺喜歡花,不知道這是一朵什么花?”

  狄蒙笑道:“你可以自己看。”

  趙積微微一笑,伸手又去捉花瓣。狄蒙暗暗哂笑,心道:“看你能有多少真氣。”只見趙積捉住一片花瓣,剎那間仿佛停滯了一下,隨即將花瓣捻出。

  在場眾人,只有狄蒙和韓庸看清了他的手法,兩人都是一驚。原來趙積在碰到花瓣,劍氣發出的一剎那,瞬間松開手指,待劍氣消耗以后,再重新捉住花瓣。這種臨機應變的能力,是教也教不會的。

  狄蒙心道:“韓庸有個好弟子。”韓庸卻想:“以他這等靈性,過去練劍怎么那樣呆板尋常。”

  趙積卻是心中高興,“反應”加的一點不虧,心情振奮之下,連連伸手,竟然將空中的花瓣一片一片全捉了下來。

  狄蒙拍手贊嘆道:“好天分,好手段。”隨即長嘆一聲,對韓庸說道,“師兄,希望你不要行差踏錯,害了這位世家公子。”

  韓庸微微一笑,說道:“趙公子在這里,本來就是意外。狄師弟,我看到這劍令,已經有心向你討饒了。若是你肯放過趙公子和我的幾個徒弟,韓某任憑處置。”他離開座位,竟然向狄蒙跪下,行了一個大禮。

  韓聲驚道:“父親……”他有生以來,還是第一次看韓庸如此卑微的樣子。

  韓庸五體伏地,說道:“請狄蒙師弟傳法旨吧。”

  狄蒙心道:韓庸畢竟還是怕師門的手段。

  當下取出書信,大聲讀道:“韓庸背逆師門,作亂犯上,其罪當誅。念起過往功勞亦大,經長老決議,特發此令:一令韓庸即刻交出從宗門盜走的《天齊淵水劍》一部,二令韓庸即刻交代隱太子行蹤。二者俱能如實辦到,可免其罪。如若執迷不悟,即令狄蒙,吳豐,姜義繁三人清理門戶。”

  狄蒙收起書信,緩緩說道:“此刻吳,姜二位師弟帶了二十名弟子守在院外,韓師兄要見見嗎?”

  韓庸道:“隱太子藏匿于何處,我怎會知道?更何況隱太子逃亡時已經四十多歲,如今四十年過去,就算他還活著,難道還能威脅陛下嗎?”

  狄蒙冷冷說道:“難道你真要執迷不悟?”

  韓庸恍若未聞,反而自顧自的說道:“再說《天齊淵水劍》,這門神劍,要說學我是學過的,可是那本秘籍,卻不在我這里。”

  狄蒙道:“看來師門交代的兩件大事,你是一件也不準備幫忙辦了。”

  韓庸淡淡說道:“劍譜我是沒有,師門想要劍法,我可以演練給你們看。”

  狄蒙道:“我只要劍譜。”

  韓庸道:“你是只要劍譜,還是不敢相信我的劍法。”

  狄蒙大怒:“你什么意思?”

  趙積噗嗤一笑,說道:“狄師叔,你們不會是把宗門傳承給丟了,所以來找我師父要回傳承吧?”

  狄蒙竟然有些支吾起來,趙積其實是隨便一說,但一看狄蒙這反應,竟然是被說中了。這什么《天齊淵水劍》,聽起來有點逼格,似乎是鎮派劍法一類的東西,這也能丟?那這個咄咄逼人的宗門,似乎有點名不副實啊,最少也是門中有內亂。

  趙積心頭一動,說道:“那個兩個什么吳師叔,姜師叔,其實根本就沒有來對不對,你就是來詐我師父的。”

  狄蒙氣的胡須立了起來,說道:“你胡說八道,吳姜二位師弟,的的確確就在外面,我一發信號他們就要進來。”

  “真的嗎?我不信。”

  狄蒙大怒,讓門下弟子立刻發信號。趙積見狀,連忙說道:“好,好,我信了。唉,師叔你和我師父談判,干什么要在意我這個小孩子亂講話呢。”

  狄蒙瞪了他一眼,對韓庸說道:“當年你們一伙,跟著隱太子作亂,連累本門被先帝所恨,處處限制,好不容易等到現在恒帝繼位,我們過了幾年好日子,現在恒帝非常重視隱太子的后人,我們要是辦不好這件事,劍宮傳承,恐怕要整個兒的從齊國搬家了。”原來宗門的名字叫劍宮,不知道是不是簡稱,至于過去傳言韓庸是陰陽宗傳人的消息,肯定是假的。

  韓庸嘿嘿一笑,說道:“雖然他趕走了太子,自己登上了帝位。但犯上作亂的,怎么能安到太子頭上,國家本來就是太子的。”

  狄蒙冷冷道:“不管是誰的,我只想知道他和他的后代在哪兒。”

  韓庸嘆了口氣,說道:“我實在不知道。”

  狄蒙說道:“我知道你練了《天齊淵水劍》,你也知道我練了《無聲無色劍》,我不知你的天齊淵水劍練到了第幾層,但我可以告訴你,我的無聲無色劍,已經練成了無形無相劍氣。韓師兄,你的弟子一共七人在這里,我出一道劍氣,從左至右,你猜他們有誰能躲得開這道劍氣。”

  趙積心道:“這怕不是要修仙,什么無形無色劍氣,聽著不對頭啊。”又聽到狄蒙威脅韓庸,卻把自己也給算上了。心里有點怕,還很氣。當下趙積說道:“慢來,慢來。狄師叔,我又有點不明白了。”

  狄蒙道:“有什么不明白?”

  趙積說道:“我現在就知道一點,恒帝讓你來問隱太子的事情,是不是?而恒帝已經是篡位成功的帝二代了,是不是?”

  “沒有篡位這回事。”

  趙積又道:“不知道你們找了我師父多久,是今天才找到的嗎?”

  狄蒙笑了一聲,說道:“我們早就知道他在這里,一直懶得管他罷了。”

  “這就對了。”趙積一拍手,說道,“其實大家還是很有香火情的嘛,何必喊打喊殺呢?”關鍵你們鬧翻了還要殃及無辜,這就有點受不了了。

  狄蒙不屑說道:“你個小毛孩子,懂什么?劍宮原先的產業,被先帝給擠兌的七七八八,現在幾乎全靠恒帝支持,我們不給他辦好事,哪還有明天?”

  趙積說道:“恐怕恒帝未必有明天。”

  狄蒙一怔:“你什么意思?”

  趙積說道:“恒帝如果能坐穩位置,為什么要去尋找隱太子呢,先帝就從來不去尋隱太子,UU看書www.uukanshu.com反而處處打壓你們這些江湖勢力。恒帝和你們這些江湖勢力又勾搭起來,還想尋找隱太子的后人,只有一個原因。”

  趙積不慌不忙的喝了口茶,狄蒙若有所思,沉聲說道:“什么原因?”

  趙積道:“他的位子坐不穩,或許他得罪了某個大夫,或者是他想從某個大夫手里收回權力。反正一定是有貴族反對,現在肯定有人準備動手,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干掉他,然后扶立其他帝子。”

  趙積目光一閃,問道:“國內有幾個帝子。”

  狄蒙目瞪口呆,結結巴巴說道:“恒帝無……無子,先帝的兒子都,都被他殺死了。”

  趙積一拍手,說道:“讓我猜中了。狄師叔,你還要逼我師父說出隱太子的下落嗎?我怕你殺了隱太子回國,結果恒帝卻被人解決了,到時候誰來繼承帝位呢?劍宮又怎么跟國內的貴族交代呢,最后一個繼承人可是被你們給殺了。”

  “這,這……”他這一番話,說的狄蒙固然是腦子一團漿糊,連韓庸也是目瞪口呆,心中大是佩服,他已經準備好魚死網破,萬萬沒想到趙積一番話,就說的狄蒙左右為難。

  “不愧是豪門公子,不可小覷。”

  哪知趙積下一句話,才是石破天驚,只聽趙積說道:“依我之見,與其吊死在恒帝這顆該死的歪脖子樹上,不如我們聯手,師父說出隱太子下落,然后我們一起保護隱太子回恒國,到時候劍宮聯系國內的貴族,直接撇開恒帝這個孤家寡人,豈不美哉。劍宮如果立下擁立大功,還怕不能飛黃騰達?”

  




如果喜歡《開掛者的江湖》,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曹峯所寫的《開掛者的江湖》為轉載作品,開掛者的江湖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開掛者的江湖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開掛者的江湖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開掛者的江湖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開掛者的江湖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