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武侠仙侠小說 > 獒賊最新章節列表 > 第21回 月下有刀,刀馬有旦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21回 月下有刀,刀馬有旦

小說:獒賊 作者:瘸腿策士

  夜色已深。

  鐵悵牽著鐵大,獨自走在一輪明月下的戌亥八街之上。

  夜深與否對于戌亥八街的影響并不太大,但街上的店鋪卻已經七七八八地開著,只有那些夜里一定不會有客上門的店鋪此刻關上了大門,靜靜地等待著晨曦的來臨。幾個喝得醉醺醺的江湖人跌跌撞撞地路過鐵悵的身邊,他們顯然是從八街之外來到這里的,因為他們經過鐵悵時沒有向他投去任何的目光,顯然他們并不知道身邊這個身材清瘦的書生便是戌亥八街的街吏。

  鐵悵在道口停下了腳步,默默地從懷里摸出了一桿煙斗。

  黛青色的煙霧裊裊地升上了天空,將月色浸染得有些朦朧。鐵悵出神地望著頭頂那輪一如既往的明月,目光有些迷茫,又有些空洞。

  ——小師姐死了。

  鐵悵嘆了口氣,抬手便將自己頭上束發的方巾扯了下來。

  他本就不喜歡束發,自己的故鄉也很少會有束發的人,將頭發束成馬尾已經是他能夠接受的極限了,如果條件允許的話,他甚至想把自己的頭發推成短發,因為長發實在是太難打理了一些。只可惜大魏雖然與自己所知的過去不同,但身體發膚受之父母這種祖訓依然存在,任何體面些的人物,都會留著一頭飄逸的長發。

  以前自然是有人幫他打理的,只是那個人嫁出了戌亥八街,并且現在已經變成了一縷芳魂——至于現在,指望戌亥八街的這一幫大老爺們兒為自己梳頭顯然是不切實際的,他又沒有在家里安置幾位侍女的習慣,他的住所里除了自己與鐵大以外,眼下就只剩下了臥病在床多年的梅老頭。

  以前還有那個每天都蹲在自己房間里劈柴的家伙,現在那個家伙也不在了。去年他便背著自己的柴刀離開了戌亥八街,鐵悵沒有問那個人怎么從這里出去,也沒有問他還回不回戌亥八街,甚至他現在是死是活鐵悵都不知道。

  ——但他應該還活著,雖然他的身體不太好,但總不至于出去一年就把命丟在了外面才是。

  鐵大用自己碩大的腦袋蹭了蹭鐵悵的褲腿,輕輕地嗚咽了兩聲。

  “人死了,就真的死了。”

  鐵悵蹲下了身子,安慰性的摟了摟鐵大那毛絨絨的脖子:“到現在我都沒有問小師姐到底叫什么,我們只知道她姓夏,是師爺的半個女兒,比我們大幾歲——然后她死了,我們倆以后都吃不到酸菜魚了。”

  鐵大歪著頭看著自己的主人,顯然它不太明白自己的主人在說些什么。但它知道自己的主人現在似乎心情不太好,所以它抬起了一只爪子,學著主人與朋友之間的動作輕輕地搭在了鐵悵的肩膀上。

  “......算了,反正你也聽不懂。”

  鐵悵站起了身,揉著鐵大的大腦袋苦笑道:“我只是很擔心我們的未來,因為小師姐這一走,許多原本只有她能做到的事情都沒有人能做到了——走吧,今晚咱倆還有的忙活,四行當的家伙不知道躲到了哪里,只能靠你的鼻子把他們找出來了。”

  鐵大卻沒有回應鐵悵,它忽然側過了頭,盯著不遠處的街角一動不動,漆黑的眼睛之中也漸漸泛起了兇光——少頃,這頭半人高的猛犬驟然微微弓起了身子,沉悶的低吼聲也從它的喉嚨里響了起來。

  那代表著威脅,代表著恐嚇。

  代表著它的眼前出現了敵人。

  “我收回我剛才的話,看來我們沒有什么忙活的必要了。”

  鐵悵輕輕地皺了皺眉,

顯然鐵大的反應并不在他的意料之中。他輕輕地嘆了口氣,瞇著眼看向了鐵大盯住的方向:“出乎意料,你們的膽子比我想象中的還大——我原本以為你們只是想從黑熊的口中搶點肉來吃,但現在看來,你們是準備直接把黑熊干掉啊。”

  街角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身影,一個穿著極其怪異的身影。

  這人影穿著一件淡粉繡緋紅色大靠,頭上一頂雉尾翎七星額子,其上鑲金戴玉,看上去倒是華麗至極;他身上的服飾說是大靠,但這人的背后卻又無四面招風靠旗,卻又和軟靠有幾分相似,只是他那件大靠實在是太過招搖華麗了些,甚至看上去已然到了令人行動不便的地步;雖然他背后沒有四面靠旗,但他的背后卻背著著四柄古怪的刀,這四柄刀一者柄長刃短、一者柄短刃長、一者柄短刃短、一者柄長刃長,看上去更是怪異至極;而他的面容也幾乎是理所當然地抹上了厚厚的一層脂粉,在那脂粉的遮掩之下,甚至連這人的性別都難以分辨出來,堪稱是最為完美的面具。

  這人乍一看上去,倒像是個戲臺子上的刀馬旦。

  他確實是刀馬旦,四行當里的二當家,刀馬旦。

  “鐵大人,別來無恙。”

  刀馬旦雖然叫刀馬旦,但顯然還不至于捏著嗓子用戲腔與鐵悵交談,只是不論鐵悵聽了多少次,也實在是無法聽出這人到底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他只知道刀馬旦的年紀絕對不小,至少他在戌亥八街呆了多久,刀馬旦就已經在戌亥八街呆了多久。

  因為過去幾十年間,把持著八街主街的幫會一直是四行當。

  尚是孩童的鐵悵,那時見到的刀馬旦就已經是眼前這幅模樣了。

  他們認識了很久,只是彼此之間的關系只是“認識”而已。

  鐵悵按著鐵大的腦袋,瞇著眼看著微光之下的刀馬旦,嘆息道:“我的確是別來無恙,但是如若我沒猜錯的話,我今天恐怕是要有恙了。”

  刀馬旦抬起了一只手,指尖緩緩拂過了背后的四柄刀柄:“何出此言?”

  “大家說話都直接一點,彎來繞去的沒有意思。”

  鐵悵搖了搖頭,抬頭望著天空中的明月悠然道:“藺二正派人到處追查你們,而你依然大搖大擺地出現在了我的眼前,顯然是不打算讓我活著回去走漏你們的行蹤——我剛剛也說了,我沒想到你們的膽子居然大到了這個地步,我堂堂朝廷命官,你們也敢拔刀相向。”

  刀馬旦輕輕地笑了笑,那雌雄莫辨的聲音里滿是惋惜:“恕罪,我本來不打算和你們撕破臉,只是老生一意孤行,我做不得主。”

  “謝謝,我聽出了你的不情不愿,只是顯然這種不情不愿無法成為你放過我的理由。”

  鐵悵真心實意地拱了拱手,肅然道:“不過我還是有一事不解,我和老生也沒什么恩怨,甚至我小時候老生還抱過我,為什么卻如此著急地要置我于死地?你們要對付藺二我可以理解,你們想干掉他都不會讓我覺得意外,但為何要找上我?”

  刀馬旦又一次笑了起來:“有機會的話,你可以當面向他發問。”

  鐵悵咂了咂嘴,嘆息道:“明白了,總之就是不告訴我。”

  “老生說,要除掉藺黑熊,首先就得除掉你。”

  刀馬旦緩緩地握住了背后那柄柄長刃長的長刀,森然的寒光自他的背后從月色之中浮現了出來:“大正凈也是這么想的,他的理由很充分——他認為你在藺黑熊的身邊是一個莫大的威脅,藺黑熊不過一介武夫而已,但你卻是他的智囊。呂奉先若是沒有陳公臺,只怕早就被人梟首示眾了,而你,就是藺黑熊的陳公臺。”

  鐵悵拍了拍手,笑道:“謬贊了,老生未免太看得起鐵某人了些,而且比起三國的臥龍鳳雛等人,我其實更喜歡大明的劉伯溫。”

  刀馬旦側了側頭:“那是何人?”

  “那是另一個故事,不知道也無妨。”鐵悵死死地按著想要撲向刀馬旦的鐵大,微笑道,“動手之前,我還有最后一個問題想問。”

  刀馬旦的刀尖落在了地上,幽幽的寒光映著月光:“但說無妨。”

  鐵悵深吸了一口氣,目光漸漸變得陰森了起來:“那個叫大壯的家伙呢?他收了多少銀子?現在又是死是活?”

  刀馬旦的動作微微一頓:“......老生果然沒看走眼,是應該先解決掉你。”

  “知道我和藺二分頭行動了的就只有藺二和那家伙,眼下你又這么恰到好處地出現在鐵某人眼前,就算是藺二也能反應過來吧?”

  鐵悵嘆了口氣,搖著頭道:“更何況,若是把我換做那家伙的話,我是決計不敢再孤身一人回到那小院里的,那無關會不會再遭襲擊,只是單純的心虛而已——若是那家伙有這份膽識,想來也不應該只是一個小嘍啰。”

  刀馬旦點了點頭,承認道:“一百兩銀子而已,只是用來買了你的行蹤,不是很值。”

  “在理,你應該直接將這一百兩銀子給我。”

  鐵悵也點了點頭,他一手按著鐵大,一手卻伸進了袖中,悄悄按住了自己廣袖之中的瓷瓶:“這樣等我解決掉你以后,我還能把這一百兩銀子花在你身上為你置辦一口上好的棺材,讓你走得足夠體面。”

  刀馬旦輕輕笑了笑,這一次顯然是嘲笑:“鐵大人,UU看書 www.uukanshu.com我也算是看著你長大的。”

  鐵悵側了側頭:“這話倒也沒錯,雖然我們不算很熟。”

  “梅爺、師爺、佛爺,他們三人都嘗試過傳授你武學,但三個人卻都沒能成功。”刀馬旦向著鐵悵的方向走了一步,淡淡道,“師十四倒也罷了,他雖然武功深不可測,但內功終究不是他最擅長的;但就連佛爺都認為你終生修不了內功,那位佛爺的內功造詣比藺二更深,只怕較之佛心十八禪也不遑多讓。既然連他也這么說,那就意味著,你縱使能把劍法使到于無聲那個地步,也不過是個三流功夫的好手而已。”

  他又一次向前走了一步,微笑道:“我也很清楚,你的輕功造詣確實不低,小巧騰挪的功夫更是堪稱一絕。但這也正是為什么今天出現在這里的人是我、而不是大正凈的緣故,若是論及小巧功夫,鐵大人,在下倒也同樣有些心得。”

  他抬起了手中的刀,嘆息道:“畢竟我有四把刀,而您只有一個人。”

  鐵悵退了一步,面色微微有些發白:“明白了,難怪你會親自動身,原來是動了必殺的念頭。不過我——”

  ——他的話沒能說完,便被一道森寒的月光打斷了。

  那不是月光,是刀光。

  但刀光比月光更凌厲,也更寒冷。

  “沒有不過了,鐵大人。”

  刀馬旦濃妝艷抹的面孔近在咫尺,他的瞳孔之中倒映著鐵悵蒼白的面容,臉上的微笑卻比刀光更加凌厲。

  那刀映著月光,月光被刀鋒斬碎。

  他一出手,便是殺招。




如果喜歡《獒賊》,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瘸腿策士所寫的《獒賊》為轉載作品,獒賊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獒賊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獒賊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獒賊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獒賊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