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武侠仙侠小說 > 獒賊最新章節列表 > 第34回 人肉包子的包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34回 人肉包子的包

小說:獒賊 作者:瘸腿策士

  街吏是否是真的無人敢惹,卓越也不太清楚——但至少他還記得,自己與鐵悵昨夜才遭到了四行當的襲擊,并且在他看來,若非昨夜藺一笑來得及時,只怕自己兩人都只能當場殞命。

  不過柳紅妝顯然不知道昨夜發生的故事,她看著卓越又一次空掉了的杯子,笑嘻嘻地再一次舉起了手中的瓷瓶:“卓兄果然海量,聽聞當初卓兄與同屬四秀之一的郭無鋒與許茫然斗了一場酒,那兩人在卓兄的海量之下丟盔棄甲潰不成軍,看來卓兄果然酒量不凡。”

  卓越苦笑了一聲,搖了搖頭任由柳紅妝再一次為自己倒滿了酒。

  他現在只覺得自己的腦海之中一片混沌,那刀山火海實在是烈得有些可怕,卓越到現在只喝了五杯,而這僅僅五杯卻讓他連說話的節奏都變慢了不少,思考也變得遲鈍了起來。

  “紅妝姑娘。”

  卓越看著柳紅妝推過來的酒杯,又看了看柳紅妝杯子里那薄薄的一層酒,苦笑道:“卓某就不喝了吧,這刀山火海的確烈得駭人,卓某實在是有些——”

  “卓兄莫要說笑,這小小的幾杯酒難道還能讓卓兄不勝酒力?”

  柳紅妝頓時臉色有些不悅,剛剛舉起的酒杯也放了下來:“原來如此,紅妝兒也明白了。只怕卓兄是覺得紅妝兒一介江湖兒女,不配與卓兄同坐一席舉杯共飲?”

  她說著說著,竟是有些憤憤不平地站起了身,竟是打算就此離席:“也罷,倒是紅妝兒沒了眼力見兒——卓公子何等人物,身份何其尊崇,紅妝不過一介草民,如何有資格與卓公子共飲呢?”

  于是卓越只能苦笑,昏沉的大腦并沒有留給他太多的思考時間,有些遲鈍的舌頭也讓他此刻實在是說不出什么話語。不過顯然他還知道自己此時應該怎么做,所以他毫不猶豫地舉起了杯子,愁眉苦臉地慢慢地將那猶如烈火一般的刀山火海飲下了肚。

  烈酒入喉,像是吞了一團火,又像是一柄大錘敲在自己的頭上。

  “如何,紅妝姑娘?”

  卓越喝酒的速度已然下降了很多,說話也變得有些遲鈍了起來,他甚至覺得眼前的柳紅妝都變得有些模糊,只能看見一團嬌艷的赤紅站在自己的眼前。不知是不是因為實在是有些醉了的緣故,卓越的臉上甚至露出了些許紅暈,目光也變得有些散亂:“卓某從不會因為他人身份如何便改變自己的態度,‘位卑則足羞,官盛則近諛’之徒本就是卓某最為厭惡之人,卓某又如何會做出那等不齒之事?”

  柳紅妝瞪著卓越看了半晌,忽然噗嗤一笑,笑嘻嘻地又坐了下來:“卓兄可真是有趣,紅妝兒不過是與卓兄開個玩笑而已,何必如此正色?雖然紅妝兒與卓兄認識時間不長,但卓兄之為人紅妝兒卻是佩服得緊,若非如此,又豈會.......”

  她輕咬著嘴唇抬起了頭,似笑非笑地看了卓越一眼:“又豈會請卓兄來到小店里,就你我二人在此飲酒作樂?”

  卓越明智地閉上了嘴,選擇了沉默。

  腦海之中的昏沉感不斷地干擾著他的判斷與思維,視覺聽覺嗅覺幾乎都受到了或多或少的干擾。卓越此刻心里暗暗叫苦,但眼前的柳紅妝卻又半點沒有放過他的意思,甚至她已經再一次舉起了手中的瓷瓶,又一次為卓越倒上了一杯淡黃色的瓊漿玉露......

  “......嘶,那家伙下手真狠......”

  “......大姐頭果然厲害,

她怎么就知道那位卓公子一定會放過我們呢?......”

  “......你們說,如果那位卓公子沒有阻止大姐頭下手,大姐頭會不會真在我們身上留幾個血窟窿?......”

  “......哈,哈哈,哈哈哈哈,莫要說笑莫要說笑......”

  驀地,卓越隱約聽到了幾個有些耳熟的聲音,那聲音似乎離得很遠很遠,遠到就算是以卓越的耳力,都聽得有些模糊不清。昏昏沉沉之中,卓越猛然一拍桌子站起了身,歪歪扭扭地走出了幾步,大喝道:“何人在說話?出來!”

  只是他大喝出聲的一剎那,那幾個聲音便驟然消失得無影無蹤,仿佛根本就沒有存在過一般。卓越駐足聽了半晌也沒有再聽到那幾個聲音的響起,不由得按住了額頭呻吟了一聲,喃喃道:“奇了,難道卓某人實在是喝多了些,居然已經產生了幻覺?”

  一雙纖纖玉手輕輕地出現在了他的身側,輕輕地扶住了他。

  卓越愣愣地回過了頭,卻見得柳紅妝一張如花面容之上滿是關切,一雙杏目之中滿是擔憂,似乎也是發現了卓越已然有些不勝酒力——只是卓越只是愣住了一瞬,便立刻跌跌撞撞地向后退開了來,因為柳紅妝與他的距離實在是太近太近,近到卓越甚至已然能夠看清少女臉上那層細細的茸毛.......

  “——喝酒,喝酒!”

  卓越努力地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幾乎是逃避一般地再一次舉起了酒杯,大笑道:“看來是卓某聽錯了,讓紅妝姑娘看了個笑話,還望紅妝姑娘莫要見怪。”

  柳紅妝看了他一會兒,臉上也露出了微笑。她也坐回了卓越的對面,端起酒杯關切道:“卓兄若是實在不勝酒力,不喝便是,紅妝兒也不是那等不識趣之人,若是卓兄醉倒在了這里,豈非不美?”

  她若是不說這話或許還好,這話一說出來,卓越自然是更不會放下酒杯了。他搖了搖頭,握著酒杯搖搖晃晃地苦笑道:“空腹飲酒本就易醉,卓某這一日粒米未進,酒量竟是大不如前,實在是有些汗顏——不過這酒的確是難得一見的瓊漿玉露,若是放在平時,只怕紅妝姑娘想讓卓某放下杯子,卓某也是一百個不情愿。”

  他微微頓了頓,臉上忽然露出了幾分落寞,嘆息道:“若是大兄在此就好了,我大兄平日最喜好酒,與夏侯家的兩位家主、郭家的大長老以及他們的一位神秘酒友共稱‘飲中五君’,若是大兄知道此間有這等好酒,必然會放下手中一切的事情拍馬趕來。”

  他忽然提起了卓王孫,令得柳紅妝也不由得有些好奇。她看著卓越有些散亂的眼神,好奇道:“說起來,卓兄乃是那兩位公子的胞弟,想來是對于卓大公子與卓二公子再了解不過了吧?”

  “了解?”

  卓越抬起了頭,苦笑道:“這世間到底有誰能了解他們?又有誰配說自己了解他們?”

  柳紅妝的目光之中閃過了一絲精光,她不動聲色地為卓越斟滿了酒,漫不經心地道:“看來卓兄對自己的兩位兄長,頗有幾分不為人知的怨言啊。”

  借酒澆愁愁更愁,柳紅妝的這句話顯然把卓越的愁給勾了起來。卓越也不管自己眼下早已是醉態可掬,猛然端起了酒杯將酒一飲而盡,嘆息道:“怨言到稱不上,只是心中的苦悶卻是不足為外人道也。大兄二兄皆是人中龍鳳,乃是天下間首屈一指的人物;而卓某雖然也有些名聲,但這名聲比起大兄二兄,卻是實在難以入眼。”

  他看著自己空空如也的杯子,臉上的表情無比復雜,自嘲道:“人們提起卓某之時,第一句話永遠不會是卓某做過什么,而是‘卓王孫與卓非凡的幼弟’——哈,卓某這輩子活了二十載,就一直在他們倆的陰影之下茍活著,不論卓某做了多大的事,人們都絕不會投來半分贊許的目光,因為卓王孫和卓非凡的幼弟,本就應該做到這樣的事!”

  柳紅妝低著頭不讓卓越看見自己的表情,同時又一次舉起了瓷瓶:“卓兄若是心有不滿,大可對紅妝兒傾訴一二。此間之談出得你口入得我耳,再無第三人能夠聽見,正是借酒澆愁的好地方——”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卓越卻猛然一腦袋撞在了桌上,發出的聲響倒是驚得柳紅妝的話語微微一頓。柳紅妝抬眼望去,卻見得卓越早已是目光呆滯眼神散亂,儼然一副醉酒的模樣。他手中依然握著酒杯,只是不知道是因為心情苦悶還是飲酒過度,他似是連自己的內力都有些控制不住了,那瓷杯此刻正咔咔作響,一道道裂痕也緩緩地爬滿了整個瓷杯。

  “紅妝。”

  卓越沉默了一會兒,忽然輕輕地喚了一聲,這喚法反倒是令得柳紅妝的臉上閃過了一絲慌亂。她微微地向后退了退,迫使著自己不去看卓越的面龐,鎮定地道:“卓兄請說,紅妝兒在聽。”

  卓越用力地甩了甩頭,臉上卻露出了一個有些天真的笑容:“我是不是真的不如我大哥二哥?”

  柳紅妝嘆了口氣:“卓兄,您醉了。”

  “我醉了嗎?”

  卓越重復了一遍,然后又一次笑了起來:“醉了好啊,醉了至少就不用去思考那么多了,若是卓某能夠一直醉下去,倒也不失為一件壞事......”

  他緩緩地伏在了桌上,聲音也越來越小。而柳紅妝卻忽然輕輕地站起了身,目光之中的慌亂也早已消失得一干二凈。她面帶冷笑地看著卓越,語氣卻依然溫柔:“卓兄?卓兄?卓兄若是真的不勝酒力,紅妝兒就先帶卓兄去后面歇息歇息,如何?”

  卓越昏昏沉沉地抬起了手擺了擺,斷斷續續地道:“不......不用勞煩柳姑娘,卓某還......”

  柳紅妝瞇起了眼睛,微笑著輕聲道:“這種小事又如何稱得上是勞煩呢?卓兄莫要見外,紅妝兒這就——”

  “卓兄說得沒錯,真不用勞煩柳姑娘了。”

  忽然間,一個聲音冷笑著從店外響了起來,打斷了柳紅妝的話。

  這個聲音實在是來得太過突兀,就連柳紅妝都忍不住微微一愣,只是下一刻,她的臉色便驟然變得一片煞白——說時遲那時快,一聲巨響驟然自門前響起,那破舊的木門也頓時發出了一聲慘叫,旋即連同著門框一道倒在了地面之上!

  門外,滿臉狠戾之色的左幺先一步踏入了店里,在他的身后,一個身穿月白色書生袍的年輕男子,像是在逛自己的家一般咬著一根糖葫蘆串兒慢悠悠地走了進來。他的神態實在是太過自然了些,仿佛他才是這里的主人,而不是站在那里面色慘白的柳紅妝。

  “早啊,柳小猴子。”

  書生呸地一聲,將糖葫蘆里的核吐在了地上,看著面色扭曲全然不復之前的柳紅妝咧了咧嘴:“怎么,有好酒都不叫鐵某人來?難道你已經不把鐵某人當成朋友了?”

  “鐵小狗!”

  柳紅妝顯然的確沒有把眼前的書生當成朋友,因為她猛然拔出了腰間的短刀,咬牙看著對方尖聲道:“你是怎么找來的?為何這么快便能找到這里來?”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幫了我好大一個忙,大到我恨不得給你磕個頭感謝你。畢竟若不是你,我還真不知道該怎么和你爹交涉,畢竟我和他也不太熟。”

  鐵悵說著,忽然慢條斯理地將糖葫蘆串扔到了地上,皺著眉頭對左幺道:“兩文錢的糖葫蘆味道確實差了些,下次重新買。”

  左幺撓了撓頭:“大哥,這糖葫蘆不是您自己買的嗎?”

  鐵悵翻了個白眼:“我總不能怪我自己貪了小便宜吧?你這個當小弟的怎么一點兒眼力勁兒都沒有?做小弟的得機靈,否則被人跟蹤了都不知道,只會白白把自己的死對頭引到自己的老巢里來。”

  左幺嘿嘿笑著點頭道:“大哥說的是,左幺記下了。”

  柳紅妝銀牙緊咬,總算是明白了鐵悵是如何追來的。她看了看鐵悵,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又看了看不省人事的卓越,忽然將刀對準了卓越的后背,嘶聲道:“滾出去,不然本姑娘現在就殺了他,看你如何向卓家交代!”

  鐵悵也冷冷一笑:“你可以試試看,你若是殺了他,你們一家再加上你那幾個跟班兒,沒有一個能活著離開這里。”

  他微微頓了頓,忽然抬起了手,對著后廚的方向拱手高聲笑道:“包廚子,鐵某可以不計較你這位乖女兒做出的好事,但若是閣下還打算隔岸觀火,那可莫要怪鐵某不留情面了。”

  “......紅妝兒,莫要再胡鬧了。”

  藍色布簾之后,那中年人終于嘆息一聲,從布簾之后走了出來。

  這男人竟然就是包廚子。

  許多人見到他的時候都會覺得驚訝,因為誰也沒有想到,戌亥八街最老的幾個勢力之一的大當家、當年在長街上提著兩把菜刀殺人無數的包廚子,竟是生得如此秀氣——秀氣到更像是個懷才不遇的中年秀才,而不是那個令人談之色變的包廚子。

  但他確實是包廚子,雖然他的女兒姓柳,但他的確姓包。

  人肉包子的包。

  包廚子看著鐵悵,苦笑著搖頭道:“原來你早就算計好了,你一開始就打算讓這位卓公子當誘餌,誘得我這個一直和你不太對付的女兒上鉤——好算計,虧得紅妝兒還以為自己可以給你添好大一個麻煩,原來這本就是你故意留給她的機會。”

  鐵悵咧了咧嘴,臉上的笑容愉快至極:“我知道她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她從來不會放過任何給我添堵的機會。”

  




如果喜歡《獒賊》,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瘸腿策士所寫的《獒賊》為轉載作品,獒賊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獒賊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獒賊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獒賊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獒賊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