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武侠仙侠小說 > 獒賊最新章節列表 > 第44回 規矩成方圓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44回 規矩成方圓

小說:獒賊 作者:瘸腿策士

  人間變幻,滄海桑田,這世間從來沒有永恒,不論是人還是王朝。

  江湖之中的門派,更是逃不過這個循環。

  江湖之中有著六山四門兩宗一寺,這共計十三個宗門是江湖上最為聲名遐邇的門派,不論這聲名是好是壞,只要是個江湖人就絕對聽說過它們的名號——但放在五十年前,兩宗之一的魔宗還只是個小宗派而已;一百年前,大魏的千騎門在當時也還叫千騎營,他們的鐵蹄踏遍了大江南北;三百年前,千尺高的凌云山僅僅只是一座高山、百畝廣的唐門村也只是一個小村;一千年前,就連最為古老的無門寺與玄宗,在那時也不過是一座小寺廟與小道觀罷了。

  無數宗門崛起,也有無數宗門衰落。

  江湖之中從來沒有永遠的領袖,也正是因為如此,江湖才是江湖。

  宗門衰落的原因不勝枚舉,有的是因為天災,有的是因為人禍,有的是因為后繼無人,有的則是因為弟子稀少無以為繼——成名已久的門派在這些打擊之下或許并不會一蹶不振,雖然大傷元氣始終難以避免;但對于那些小門派而言,一旦遭遇了這樣的挫折,那么想要再東山再起只怕便是難如登天了。

  只是縱使是神機門這樣的、曾經的江湖四門之一,在百年之內接連遭受了各種各樣的災難之后,同樣也只能落得如同現在的局面一般,只存在于江湖人們的口中,再也無法再江湖上找到他們所留下的半分蹤跡——人們只隱約記得,約莫二十來年前,江湖之中出現了一個自號“天工”的年輕人,一手機簧之術令得摧毀了神機門的魔宗吃了無數的苦頭。只是后來,這年輕人被求索林的刺客們發現了行蹤,然后便再也沒有了后續。

  再后來,無名宗被于無聲所摧毀,于是戌亥八街里便多了一個和尚,多了一個青衫人。

  那時剛剛來到戌亥八街的青衫人的背后,跟著一個坐在輪椅上的年輕男子。

  ......

  ......

  “咳咳咳......”

  公輸忽然咳嗽了起來,將大正凈飛得稍微有些遙遠的思緒拉了回來。他面朝著咳嗽聲傳來的方向,輕聲道:“原來你真的沒死。”

  “鄙人雖然沒死,但也和死了沒有太多的區別。”

  公輸虛弱的聲音又一次響了起來,他的聲音之中帶著幾分笑意:“求索林的毒著實可怕,二十多年過去了,這毒卻半點消散之意也無,就連同屬魔宗大自在寺的佛爺也無能為力,只能為鄙人勉強吊著一口氣——二十年前,鄙人還能靠著輪椅在天下間行動自如;但現在,鄙人連動一動身體都要耗費上大半的體力。”

  他微微頓了頓,喘息了一會兒才繼續笑道:“但鄙人還活著,那就行了。”

  “如果你不摻和這件事的話,你還能繼續活著。”

  大正凈手中的樸刀刀尖不斷在鐵悵與公輸之間晃動著,嘆息道:“老夫不想與師爺交惡,但若是必須要先殺死你才能殺死鐵悵的話,那老夫似乎也沒有別的選擇。”

  公輸沉默了一會兒:“可以。”

  ——這個回答有些古怪,古怪到大正凈的刀都微微頓了頓。

  “他的意思是,你可以殺了他,也可以殺了他以后再殺了我。”

  站在一旁的鐵悵連忙開口,替說話有些困難的公輸補全了后文:“且不論你殺不殺得了他,但你殺了他以后,他一定會帶著你一起同歸于盡——若是你能抵擋住他最后的臨死反撲,

那么想再殺了我也沒有問題。”

  大正凈聞言,臉色不由得微微蒼白了幾分。他深吸了一口氣,朝著公輸咬牙道:“你與這姓鐵的非親非故,為何不惜性命也要保住他?甚至不惜與老夫同歸于盡?”

  “——因為規矩。”

  公輸輕輕地笑了笑:“這里是方圓賭坊。”

  大正凈皺了皺眉,沒有說話。

  “沒有規矩——”

  公輸的手指輕輕在自己的輪椅之上點了點,輕聲道:“——那就不成方圓。”

  就在公輸的手指點在自己輪椅上的一剎那,無數的機簧之聲,驟然傳入了大正凈的耳中!

  雖然大正凈看不見,但鐵悵卻看得清清楚楚——那個一直坐在墻邊、面孔籠罩在黑暗之中的男人忽然動了起來,只是這種“動”顯得多少有些詭異,因為動的不是他,而是他身下的輪椅,以及他背后與輪椅連在一起的墻壁!

  咔嚓、咔嚓、咔嚓......

  無數聲仿佛木頭斷裂的聲音響起,在鐵悵有些驚駭的目光之中,公輸身下的輪椅忽然探出了一根又一根的烏木立足,他的身側也驟然彈出了八柄正對著前方的強弩。伴隨著無數的機簧聲與齒輪扭動聲,坐在輪椅之上的公輸居然就這么“站”了起來,他靠著自己輪椅之下的八根宛如蜘蛛一般的木質立足,用身側的八柄強弩,死死地對準了正前方的大正凈!

  “這里,是鄙人的獵場。”

  公輸平靜地看著大正凈,那張蒼白且瘦削的面孔終于出現在了燭火之下:“是我編織的蜘蛛網。”

  他現在的模樣,實在是像極了盤踞在蛛網之中的蜘蛛!

  大正凈看不見眼前正在發生的這一幕,但是他感覺到了此刻自己正處于巨大的危機之中。他立刻舉起了刀,腳步一扭便準備接近公輸所在的位置——只是他剛剛抬腳,一根弩箭便如閃電一般篤地一聲插在了他腳尖前不到兩寸的地方,而那弩箭射來的方向,卻正是他的頭頂!

  鐵悵咽了口唾沫,緩緩抬起了頭。

  這間屋子的天花板上,密密麻麻排列著上百的小洞。

  那洞口之內,隱約有著寒光閃動。

  鐵悵緩緩地退了幾步,靠在這間屋子的墻壁上,勉強笑道:“病癆鬼,你射箭的時候可得看清楚了,別把我一塊兒給射成篩子了。”

  “鄙人盡量。”

  公輸輕輕地笑了笑,看著舉著刀一動不動的大正凈,嘆息道:“你現在應該也意識到了,只要鄙人還在這賭坊之內,那么鄙人便是這里最強的那個人。”

  大正凈沉默了一會兒,終于緩緩地舉起了刀,低聲道:“看來,老夫還是中了鐵家子的圈套。”

  “鄙人一開始就說過了。”

  公輸深吸了一口氣,聲音微弱地道:“他從一開始打的算盤就是把你帶到這里來,若是你能在屋外殺了他,你我都能少些麻煩;但閣下卻最終功敗垂成,并且被他引到了這間屋子里來,這才導致了這一切的發生......”

  他再一次停住了話語,喘息了一會兒才繼續道:“事到如今,鄙人只能說,遺憾至極。”

  大正凈小心謹慎地向前走了一步,面朝著公輸的方向冷笑道:“既然老夫眼下已是退無可退,那就戰吧。老夫混跡江湖數十載,還從未有過貪生怕死的時候,想殺老夫的人不勝枚舉,也不差你這樣一個!”

  房間之內,劍拔弩張,靠在墻壁之上的鐵悵都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只是在這樣緊繃的氣氛之下,公輸卻又一次開口了。

  “鄙人,好像沒有說過要殺閣下。”

  出乎大正凈與鐵悵的預料,公輸的語氣之中滿是訝異,似乎對于大正凈的想法感到有些奇怪:“閣下似乎把規矩想得太嚴厲了些,又把鄙人想得太狠辣了些——鄙人從未說過,閣下要死在鄙人的手里吧?”

  大正凈微微一愣,只是他手中的刀卻并未放下:“此言何意?”

  “......這是規矩。”公輸身側的八柄重弩也并未垂下,他只是盯著大正凈,繼續輕聲道,“在方圓賭坊之內,尋釁滋事者逐,殺人者死。閣下眼下只是在尋釁滋事而已,雖然閣下打算殺死小犬兒,但既然小犬兒還活著,那么閣下就還未曾殺人。”

  他慢慢地回過了頭,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看著臉上的神色忽然僵住了的鐵悵,緩緩道:“規矩如此,那么鄙人自當照做——更何況,鄙人一向不太喜歡被人當刀使。”

  鐵悵咂了咂嘴,苦笑道:“這話說來就有些不在理了。”

  “在不在理,你心里恐怕比鄙人更加有數。”

  他笑了笑,又一次回過了頭,看著大正凈輕聲道:“若是閣下不打算與鄙人拼個你死我活,那么還請收刀離開這里,這方圓賭坊只歡迎賭徒,不歡迎別有所圖的殺手;當然,若是閣下打定了主意要在這里殺死小犬兒,那么作為賭坊的管事,很遺憾,或許鄙人只能與閣下戰上一場了。”

  大正凈微微皺眉,忽然輕輕地向后退了一步:“老夫都已經殺到了這里來,你一句話就想把老夫說退?”

  “鄙人可從未如此打算過。”

  公輸嘆了口氣:“想來閣下適才也聽到了才是,鄙人只是在告訴閣下眼前閣下能夠選擇的選項罷了,至于到底選擇哪一個,那選擇權自然是在閣下的手里——不論閣下選擇哪一個,都與鄙人毫無關系。是戰是走,鄙人對此也毫不關心。”

  大正凈猶豫了一會兒,手中的刀緩緩地垂了下來,只是口中卻依然冷笑道:“嘿,公輸,老夫大搖大擺地殺了進來,又大搖大擺地離開了這里,你方圓賭坊的面子可是被老夫徹底地踩在了腳下,這也無所謂?”

  “無所謂。”

  公輸溫和地笑了笑:“成方圓的是規矩,不是面子——更何況,就以鄙人這副模樣,要臉面又有什么用呢?”

  




如果喜歡《獒賊》,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瘸腿策士所寫的《獒賊》為轉載作品,獒賊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獒賊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獒賊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獒賊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獒賊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