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武侠仙侠小說 > 獒賊最新章節列表 > 第80回 月黑,風高,殺人夜【4】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80回 月黑,風高,殺人夜【4】

小說:獒賊 作者:瘸腿策士

  “天老幫不是一個普通的幫會那么簡單。”

  戌亥八街的主街很長,比起與其齊名的東大街西大街要長上一倍不止,畢竟這里生活著一群與京城格格不入的江湖人,雖然這里只不過是一片監獄,但至少也是個格外廣闊的監獄。

  佛爺的醫館,就坐落在主街后半段里一條小巷的巷尾。

  此時此刻,一行四人便站在主街之上,卓越一手握著劍,望著地面上的一片狼藉,望著四周那一具具令人不忍直視的凄慘尸體,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刺鼻的血腥味令得他腦海之中傳來一陣陣的頭暈目眩,他忽然有些想逃離這片人間煉獄,因為他總覺得那些支離破碎死不瞑目的尸體正紛紛用不甘的目光注視著自己。

  蹲在一具尸體旁的包廚子并沒有發現卓越的異樣,他只是嘆息著合上了那具尸體的雙眼,繼續低聲道:“尋常的幫會,諸如我們走卒,諸如裴氏商行,諸如老生的四行當,諸如京城里最大的白虎十四堂,之所以能夠聚集如此之多的人在幫會之中,多少都有一個共同的目的——也正是因為這個目的,我們這些幫會的結構都很簡單,簡單到幾乎一眼便能瞧破。”

  站在他身邊的齊不周微微皺眉,低聲道:“為何說起這個?”

  “先聽我說完。”

  包廚子搖了搖頭,壓低聲音道:“走卒之所以會出現,只不過是為了讓下九流的小人物們不會因為身份低微而在八街之中朝不保夕,因此眾人便匯聚到了灑家麾下,為的便是有朝一日被江湖上的亡命徒纏上之時,能夠借著我包廚子的名頭免去諸多麻煩。”

  他微微頓了頓,抬頭看著齊不周低聲道:“然而這等小事,天老幫自然也能做到。”

  齊不周耐著心,緩緩道:“裴氏商行,為財。”

  “不錯,裴克乃是裴氏難得的奇才,所謂富貴險中求,八街雖然危險,但也充斥著無數機遇,因此以裴克的手段,能夠在這里日進斗金絕不是什么稀罕事。”包廚子站起了身,繼續道,“但天老幫把持著車馬行、邸報、鐵匠鋪、雜貨鋪等種種這街上不可或缺的門面,要說天老幫的身家比裴氏商行少,灑家是決計不信的。”

  齊不周揚了揚眉,隱約明白了包廚子的意思。他難得地嘆了口氣,輕聲道:“四行當和白虎十四堂為名。”

  包廚子負手而立,望著夜空道:“但現在天老幫的名頭,連師爺與佛爺都要略遜一籌。”

  齊不周挑起了一根眉毛:“所以?”

  “......方才見到文四,我才想起那一年的天老幫。”

  包廚子有些不安地撫了撫自己手中菜刀的刀脊,嘆息道:“那一年,一群半大孩子聚集在剛剛能夠下地的鐵大人身旁,莫名其妙地便將紅妝兒那人數五倍于他們的幫會打得潰不成軍,紅妝兒到現在都還記恨著此事;八年前,十三歲的藺天王當街格殺了成名已久的悍匪劉大嘴,人們這才發現這個小小少年居然功夫已經到了如此不俗的地步;三四年前,一直被認為不過是一群孩子組成的天老幫驟然對街上的霸主四行當露出了獠牙,不到一年的功夫,四行當便被逼到了黑暗里茍延殘喘,而天老幫,這個被一群未及弱冠之年的孩子率領著的幫會卻一舉成為了八街之王,直到現在都還有人不敢相信四行當敗在了他們的手下。”

  齊不周沒有說話,他知道包廚子的話還未說完。

  包廚子微微沉默了一會兒:“我以前見過文四。

  齊不周平靜道:“那時的他顯然與現在不同。”

  “十余年前的文四,不過是個沉默寡言的孩子。”

  包廚子深吸了一口氣,這才繼續道:“在鐵大人尚在病榻之上時,他是鮮有的幾個不愿摻和到孩童們的戰爭之中的人。那時候他似乎連話也不愿與人多談,縱使是被同齡的孩子欺負到了頭上,他也懶得還手還嘴,只是任由對方毆打辱罵。那孩子自幼父母雙亡,被一間小店的掌柜撫養長大,或許那便是他當時沉默寡言逆來順受的緣故。”

  齊不周揚了揚眉:“出乎意料。”

  “灑家也沒有想到。”

  包廚子臉上的笑容有些勉強:“三四年前,灑家再見到他的時候,他就這么孤身一人站在長街之上,閑庭信步地用雙手一個個地掐斷了足足近百個被俘虜的四行當的喉嚨——誰能想到,當年那個生性懦弱的孩子,居然會變成那幅模樣呢?”

  齊不周微微皺了皺眉,臉上難得地露出了一絲厭惡。

  只是他沒有開口多言,他出身于九軍十三營之首的虎豹騎,在對待敵人的問題之上,虎豹騎對待遼人的態度比起文四有過之而無不及。

  包廚子長嘆一聲,他的目光之中滿是擔憂和顧慮,看著地上那一具具慘烈的尸體搖頭道:“天老幫,天老幫——他們到底想干什么?我到現在都不明白,鐵大人和藺天王建立起天老幫,到底是為了什么?他們又到底是靠著什么,令得諸如陳三文四等人對他們如此死心塌地?或者說,對于鐵悵那孩子如此死心塌地?”

  齊不周依然沒有說話,他的臉上閃過了一絲思索的神色,低著頭靜靜地思考著包廚子的話語。

  “爹!你來看看這個!”

  倏忽間,柳紅妝帶著幾分驚駭的聲音從不遠處響了起來,包廚子立刻抬起了頭,他甩了甩頭,臉上自嘲的笑容一閃而逝,似乎是在嘲弄自己的杞人憂天,旋即抬腳便走向了柳紅妝與卓越的身邊。

  齊不周嘆息一聲,抄起身旁的紅纓大槍,跟著包廚子一同來到了卓越與柳紅妝的身旁。

  “包先生,這尸體有古怪。”

  見得包廚子來到了自己身側,蹲在那具尸體旁的卓越回過了頭,看著包廚子沉聲道:“這尸體是完整的!”

  包廚子微微一愣,面色頓時便沉了下去。他蹲下身子,仔細打量了一番眼前的那具尸體,甚至還抬手撕開了那尸體胸前的衣襟,伸手輕輕按了按那具尸體,這才面色陰沉地站起了身。他看著面色凝重的卓越,咬了咬牙點頭道:“卓公子好眼力,這人的確死得和其他人有些不同,并且殺他的那人灑家也知道是誰。”

  這具尸體很完整,與街上其余的尸體不同,這具尸體之上毫無半點刀傷劍痕,更無任何中毒的跡象,但他的眼耳口鼻之中卻滲出了鮮血,顯然是被人以極深的內力震斷了心脈而死。放眼這整條長街之上的所有尸體,只有這人死得頗為不同,自然令得卓越立刻便發現了他身上的蹊蹺之處。

  這街上的尸體幾乎具具帶傷,好幾具甚至連腦袋都被人斬掉了一半,這些尸體里有的身著黑色勁裝,有的身上則穿著一件青衣馬褂,每一個人手上都握著五花八門的兵刃,這些兵刃之上盡皆染血,顯然地上的其余尸體身上的傷勢大都來自于他們彼此——這一幕就連初涉江湖的卓越都能猜出個大概來,這必然是天老幫與四行當的手下們在長街上狹路相逢惡斗了一場,雙方彼此都死傷慘重,這才留下了這一地的尸體。

  但四人眼前的這具尸體,顯然并非死于混戰。

  “......這人是天老幫的。”

  包廚子臉色勉強地笑了笑:“陳三手下的杜吉利,綽號毒蒺藜,一手八方來風的暗器功夫勉強能躋身普通江湖好手之列。不遠處那具被射成了篩子的四行當尸體顯然便被他所殺,那人想來應當是四行當一方的好手,與杜吉利斗了一場后戰敗身死,他手下的四行當八成也盡數死在了這里。”

  卓越皺眉道:“既然這杜吉利與天老幫已經獲勝,為何他卻又死在了這里?”

  包廚子面色霍然一變,站起身看著三人壓著嗓子喝道:“你們可曾見到過同樣的尸體?同樣并非死于刀傷劍痕、而是死于內傷的尸體?”

  卓越正欲起身前去尋找,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一旁抱著大槍的齊不周卻已經率先搖了搖頭,漠然道:“這是唯一一具。”

  包廚子握著菜刀的手驟然一緊,只是與剛才神色間的凝重不同,此時此刻,他那張清癯的面孔之上滿是嚴肅之色,轉頭看著齊不周認真地道:“看來今夜,終究還是免不了有一戰。”

  齊不周輕輕撇了撇嘴角,那或許代表著他笑了笑:“求之不得。”

  卓越聞言不由自主地站起了身,按著劍柄低聲道:“包先生,此言何意?”

  “這句話的意思便是。”

  包廚子身上的青衫驟然無風自動,手中那柄不倫不類的菜刀也被他緩緩舉了起來:“有人在等我們,他知道我們此行的目標是佛爺的醫館,因此特意在我等的必經之路上等候。”

  卓越瞳孔微微一縮,一字一頓地道:“大鼓?”

  嘭!

  萬籟俱寂之中,一聲嘹亮的京韻大鼓,驟然傳遍了長街!

  “能夠一掌劈得杜吉利五臟六腑移位,這份內力在八街之中已然是屈指可數。”

  包廚子聽得鼓聲,面上漸漸浮現出了一絲冷笑,他的腰背隨著那道鼓聲緩緩打直,神色之中也驟然露出了幾分狠厲之色——直到這一刻,他才總算是流露出了幾分那傳聞中賣人肉包子的包廚子的戾氣!

  “佛爺,藺天王,龍擒虎,僧一。”

  包廚子冷笑一聲,瞇著眼睛望向長街的盡頭,咧了咧嘴道:“還有大鼓。”

  




如果喜歡《獒賊》,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瘸腿策士所寫的《獒賊》為轉載作品,獒賊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獒賊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獒賊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獒賊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獒賊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