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玄幻奇幻小說 > 忘憂旅店最新章節列表 > 破劫,自有天數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破劫,自有天數

小說:忘憂旅店 作者:美人可胖

  魔晶酒店,眾人還沉浸在剛剛令人膽戰心驚的場面中無法自拔。孟依然更是哭的梨花帶雨,只是這個時候她已經不再是眾星捧月,即使哭的死去活來,也沒有一個人上去安慰。

  “你們……你們都是死人嗎?難道剛才就沒有人出來幫我一下嗎?”孟依然抬起哭的紅腫的雙眼,沖著眾人吼道。

  即使是現在,孟依然的脾氣一點不該,她似乎忘記了,自己已經不是那個高高在上,被人稱為齊太太的孟依然了。

  “哼!這種時候還在裝逼,太狂了吧!”

  人群中,剛剛還滿是害怕的氛圍被打破。之前一直捧著孟依然的人此時更像是找到了一個發泄口。就和他們平時喜歡諷刺那些普通人一樣,只不過這次諷刺的對象是這個曾經高高在上的孟家大小姐,那個傳說中與齊國朋友婚妁之約的孟依然。

  “你們這群混蛋!剛剛是誰說我的,站出來,看我不弄死你!”

  一聲不屑的嗤笑從人群中傳出來,平時這些不起眼,永遠跟在。他們這些大小姐后面甚至都不能露出臉眼中眼不見經傳的小卒,此時就更像一匹兇惡的狼。在長時間的壓迫中露出了本性,意圖狠狠的報復這個曾經不可一世的傲慢狂。

  “看他那樣蠢樣兒,孟家今晚上就不存在,她還在那兒自以為是以為自己尾巴能高到天上呢。”

  “就是!還當自己是大小姐呢!我還真的以為他和齊少認識。沒想到,就是一個喜歡自娛自樂的瘋女人”

  “你知道嗎?剛剛來那個可漂亮的女生叫鄭明,這個姓孟的居然還說自己是她的閨蜜。那種級別的女生怎么會有如此低俗的閨蜜。”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剛剛我看見孟依然在那個叫鄭明的女生喝酒的杯子里下藥了。這種女人能叫做閨蜜嗎?”

  “就是,就是。我也看到了。他之前還跟我說那叫鄭明的女生今晚上就便宜我們了。像我們這種……正人君子,又怎么會和他這種心思毒辣的潑婦為伍呢。”

  議論聲越來越大,如潮水般淹沒了正想厲聲喝停眾人的孟依然。

  “你們……你們這群勢利小人,落井下石!”

  這群人里面,劉杰,劉三還有話不多的謝老大與孟依然還算有些關系,但此時都不敢露面兒甚至不敢出聲。

  他們之前也的確以為這孟依然與那齊國鵬有關系,全城消息傳得沸沸揚揚,但結果卻只不過是孟依然或者說孟家想攀附虛假而想出的借口。此時他們害怕極了,如果剛剛齊國鵬還記得此事回頭再報復他們的家族,又該怎么辦呢!大難臨頭各自飛,誰還去管孟依然的死活。

  “他剛剛下的藥我這里還剩了點兒。給她嘗嘗,像這種害人害己的賤貨,沒必要對他心慈手軟了。”

  人群中,不知道誰喊了這么一句。孟依然卻突然害怕的渾身一抖。

  “你們,你們不能這樣對我,我可是……”

  人心中的黑暗遠比來自修羅門的惡鬼猛獸更加可怕。在極度的危險之中,沒有良知的人群更像是一群兇狠值得餓狼,只要有一個人發出一條對餓狼胃口的信息,那么這塊兒這群狼群就會群撲而上。

  他們撕扯著迷人的頭發掰它的嘴像白色的粉末倒入他的嘴中。強行喂下酒。

  孟依然掙扎著,但是混亂之中她不知道被誰打了兩個耳光。頓時眼前一片一片暈眩,她只感覺到火辣辣的疼以及鼻子和口中流出了溫熱的液體。

  她覺得自己被喂下的東西,

然后在彩色的霓虹下,面前的人影仿佛個個是長著獠牙的怪物。他們在發出陰寒刺骨的陰笑聲。看在獵物被戲弄至死的眼神生硬的穿透了孟依然的身體。

  “你可是什么?你還以為你是孟家大小姐,齊國鵬的未婚妻?我告訴你,你現在什么都不是!連這家酒店干那職業服務的女人都比不過。”

  天旋地轉,孟依然只覺得全身燥熱。她最后的意識好像是她自己在拼命的撕扯自己身上的衣物。然后,無數的男人一臉淫笑的向自己走了過來。

  許久之后,酒店內一片狼藉,孟依然雙目失神的躺在地上。衣衫破爛,脖子和手臂上,凡是裸露在外的地方到處都是咬痕和吻痕。

  一群男人坐在旁邊抽著煙,心滿意足地聊著什么,絲毫不理會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孟依然。

  “哎,你們知道嗎,齊少那個朋友叫林飛的,剛剛在和孟依然打電話的時候我聽到了。好像是說什么血光之災,什么不能避免之類的東西。”

  “嗨,那都是哄小孩的玩意兒,你還真相信這個世界上有神啊鬼啊什么的!”

  “兄弟這話可不能亂說呀,我還真的見過懂得法術的人。并且在咱們學院櫻蘭里面就有。你知道嗎?學生會主席柳若馨。還有話劇社的社長葉雙雙,他們兩個。據說就會一些。”

  也就在這個時候,他們包房的大門突然被打開了。一個樣貌極其美麗,一舉一動都充滿著媚氣的女子探頭進來。

  她穿著一身黑色的衣服,手中拿這一個封面灰暗的本子,微笑著對眾人說道。

  “大家好,我叫李娜。有些事情想讓大家幫忙一下,不知眾位可否有空?”

  整座酒店安靜異常。

  平時還會聽到各個包間喝酒吵鬧的聲音此時一絲也沒有,就像是被抽盡了空氣的真空。就連服務生嘰嘰喳喳的吵鬧聲,也消失的一干二凈。

  李娜面帶微笑,在一群男人狼一樣饑渴兇惡眼光之中,走進了還彌漫著雄性男人荷爾蒙氣味的包房,輕輕的關上了門。

  許久之后,就連這個包房的聲音消失了。

  ……

  齊家,齊衛國的床邊。

  “飛,我爺爺怎么樣了。”

  齊國鵬詢問著站在自己身邊,正給他爺爺看望身體狀況的林飛,語氣雖然平穩,但聲音卻有些焦急。

  林飛臉色有些不太好,他有些為難的說道:“不容樂觀!老爺子之前練過法術,他的身體確實比普通人要強硬很多。但是他身體的破損程度太嚴重了。如果換了旁人,恐怕早就死了。老爺子現在雖然還能吊著一口氣,但是如此長久下去,恐怕是不行的。”

  齊國鵬眉頭一皺,臉色并未什么大的變化,右手卻緊緊的握了起來。

  “飛,如果你有什么良策就請告訴我,不管要付出多大的代價,我都愿意。”

  林飛握住齊老太爺的手,發現他手上也同樣綁著一條紅色的絲帶。只是他的這條絲帶比葉雙雙的更加亮麗,更加神采奕奕。

  “看來這東西已經把齊老太爺的氣血吸收差不多了,這古城已經生根和齊老太爺的命連在一起,如果強行剝離,恐怕會傷到齊老太爺的本源。以他現在這種身體,極有可能會撐不住的。這可難辦了!”

  林飛心中這樣想,他閉上眼睛思考片刻。但最終還是拍了拍齊國鵬的肩膀。

  “國鵬,真的是什么代價都可以嗎?”

  齊國鵬的眼神中全是堅毅,不得不說,他認真起來的樣子配得上他齊家公子的身份。

  “爺爺從小待我最親,他是這個世界上最疼愛我的親人。只要能治好他,讓他不再痛苦。需要我做什么你盡管說。哪怕上刀山下火海,就算要我這條命我也不會眨眼睛。”

  “你既不用上刀山,也不用下火海,更不會有生命危險。這點我可以保證。但是,我要借你五年的壽命。”

  沒有絲毫猶豫,其實我不能直接同意。別說五年,就是50年的壽命,你也隨便拿。

  齊老太爺身體幾乎被掏空,五臟六腑虛弱之極。口中只能發出一些簡單的詞匯。此時的他正喃喃自語,不停地重復著國鵬的名字。

  “事不宜遲,現在就干。”

  話說金琳菲從胸中又摸出一張紙人。上面寫著齊國鵬的生辰八字。

  林飛左手捻訣,右手扶著齊老太爺的額頭。口中低吟淺唱的咒語,就像是來自太古時代的梵文,又酷似孩童睡夢中的夢囈。

  老太爺驚呼一聲,一雙渾濁的眼睛無力的睜開,瞳孔放大又縮小。

  “那蠱蟲已經察覺到了,她在反抗!”

  林飛不敢有絲毫的猶豫懈怠,只聽得他從嗓子中發出一聲酷似野獸般的低吼。

  喝!!

  那紙人突然像活了一般,四肢展開,浮在空中。隨著林非發出的聲音,竟然猛地燃燒起來,轉眼間化成一刀火流星,猛的鉆入齊老太爺的體內。

  老太爺命懸一線,生命垂危。他的身體幾乎糟糕到了極致。而林飛如果想要驅逐蠱蟲,就必須施法在老太爺體內將其一絲一毫在不傷及老太爺經脈的情況下慢慢剝離。

  這個過程無疑是十分痛苦的,對于身體虛弱的老太爺來說,根本就是一場浩劫,他極有可能會因為承受不了痛苦而死亡。所以,這時最好的辦法,就是暫時用齊國鵬那強壯的純陽之軀來代替老太爺。

  這個過程中,齊國鵬是感受不到任何痛苦的,他就相當于一個龐大的能量源,林飛只需要從他身上抽取足夠的氣血之力,便可以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了。林飛施法的過程已經達到了三分鐘。黃豆一般大的汗滴順著林飛的雙頰滴落落到地面上。他面無血色,雙唇慘白,但手指卻一直不停地翻飛,口中的咒語從來沒有間斷過。

  那蠱蟲比他想象的更加厲害,而且吞掉了齊老太爺的法力之后又好像是得到了某種進化。林飛本想用咒語將它從齊老太爺體內逼出,然后再設法將其殺死。但現在,它死死地咬住其齊老太爺的身體不松口。即使林飛的道力在其身上不停的沖擊,也是無動于衷。

  又過去了一分鐘,齊國鵬雖然沒有感覺到任何身體的不適。但卻覺得有些雙腿發軟,他的氣血之力正在被林飛一層一層的抽離。此時的他雖然沒有劇烈運動,卻依然有些覺得身體脫力。

  “只不過是一條沒有手機的臭蟲子,居然還這么堅持。我本想將你逼出來以后,凈化掉你身上的污穢,留你一條性命。但你去貪婪之極,寧死不肯放棄這個已經快被你吃的枯竭的身體。既然如此,那我就沒有必要留你了。”

  林飛雙手化為三清指,同時離開了齊國鵬和老太爺的身體。他口中咒語突然一變風格,并且迅速從懷中又摸出一張黃色的紙人。只不過這次他咬破了自己的中指,將自己的血涂在了紙人上,將它抹成紅色。

  第二張紙也同樣動起了四肢,只不過相比第一次的溫和,此時的它更像是一個暴戾的猛虎。

  這次,紅色的紙人并沒有鉆入老太爺的身體,而是一頭扎進了紅繩之中。

  霎時間,紅繩活了一般,開始劇烈的抖動。而老太爺的身體,也開始上下跳動的抽搐起來。

  齊國鵬面色焦急,但卻沒有發出一絲聲音打擾到林飛。

  在林飛的手離開的一瞬間。他全身一點力氣都沒有,徑直的跪了下來。此時他扶著旁邊的黃花梨椅子,強行站直了身體,但雙腿還是不聽使喚的打著顫。

  林飛這招名為血手印,是十足十的九品道術。

  他現在做的根本不是將老太爺體內的蠱蟲清除。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而是直接的去摧毀掉蠱蟲的本源,只要根斷了,老太爺體內的蠱蟲也定然活的不長久。

  只不過林飛的臉色,此事難看的嚇人。

  煞白的皮膚,沒有一絲的血色。干的起皮的嘴唇,隱隱淌出血絲。

  林飛的呼吸極其紊亂,身體表面也滲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他全身發抖,衣服早已被汗珠打濕,就像剛從水中撈出來一樣。

  但是,他卻依然沒有停下血手印。

  老太爺抽搐的幅度開始急速地減小,而那紅色的光也慢慢暗淡下去。相反的一股瑩白色的氣流,從紅繩中飄出,又緩緩的落入老太爺的鼻息當中,被再一次吸入體內。

  那便是老太爺被吸走的氣血之力。林飛正在嘗試幫老太爺恢復身體。

  隨著,林飛念完最后一句口訣,那詭異的紅繩應聲而斷。瑩白色的氣息聚集在老太爺的面前,就像是一條一條白色的死魂蟲一樣。老太爺每吸一口氣,就會有一條。白色的死魂蟲被吸進去。而老太爺的面色從枯黃虛弱慢慢變得紅潤,有血色。

  齊國鵬驚訝之中滿是興奮,他爺爺的身體正在極速恢復。

  做完這一切,林飛猛地吐出一口鮮血,全身再無一絲力氣。眼前一黑,直接陷入了昏迷。

  血手印威力巨大,雖是九品道術,卻足以和地品的道術媲美。只不過它的作用雖強,但副作用卻更大。林飛剛剛在施術過程中,將老太爺身上的痛苦全部被他轉移到了自己身上。

  而那條煩人的蠱蟲。此刻,卻在林飛的胸膛之中,瘋狂的啃食。

  




如果喜歡《忘憂旅店》,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美人可胖所寫的《忘憂旅店》為轉載作品,忘憂旅店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忘憂旅店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忘憂旅店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忘憂旅店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忘憂旅店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