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玄幻奇幻小說 > 斗羅大陸的湮滅最新章節列表 > 第33章:神圣洗禮,相思斷腸,9幽地獄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33章:神圣洗禮,相思斷腸,9幽地獄

小說:斗羅大陸的湮滅 作者:苦鏡

  “你們快走!秦明帶他們離開!”雪清河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但是他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可是殿下,您怎么辦?”秦明有些猶豫的問到,但是他已經將所有的學生們聚攏到自己身邊。

  “我身為太子難道身邊不應該有護衛嗎?執行我的命令!”雪清河也不在用他那具有親和力的聲線講話,而是用到了強硬的命令語氣。

  黑暗降臨,接近三米高的黑色惡魔,一劍砸來,瞬間劍刃已經到了雪清河臉上,但是他沒有絲毫的慌亂,只見黑色利刃砸到了一個無形的金色護盾上,金色能量爆發開來,將這個惡魔震開,但卻沒有給他造成傷害。

  “我留下來!”葉泠泠甩開了準備拉自己離開會客室的獨孤雁,“我是他的人,讓我呆在這里。”雪清河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點頭答應了,“九心海棠,那你就站到我身后,準備救人。”

  秦明眾人都逃了出去,只剩下葉泠泠和雪清河,但是偌大的會客廳里突然多了三個身影,是整整三位封號斗羅,分別是鬼斗羅,刺豚斗羅,蛇矛斗羅。

  “殿下,這是什么東西?”蛇矛斗羅沒有釋放武魂,因為他看得出來,這個怪物的實力實在是很弱,弱到他不需要用武魂就能輕易打敗。

  “呵呵,鬼長老,這就是你們的圣子大人?居然是個如此丑陋的怪物。”雪清河口吐蓮花,完全不顧及鬼斗羅的感受。

  “殿下,我們還是盡快制服他吧,要是那些教委老頭來了,我們就不好解釋圣子殿下的事了。”刺豚斗羅更擔心的是大局。

  “你們不用出手,我一個人就能解決,我能感受到這個惡魔體內有著大量來自于我天使武魂的太陽原力,這股力量甚至能為我所用,真是奇了怪了。”

  “殿下,我求您一定要保住少主的性命。”鬼斗羅用著自己嘶啞的聲音懇求著,這是他一生中為數不多的請求。

  “哼,不知道這個圣子有什么好的,不僅是你們還有比比東,都這么在乎他。”雪清河冷哼一聲,釋放了自己的魂環,黃黃紫紫黑黑,整整六個魂環,而且是完美配比。

  天使附體!男性的面容突然變化了,俊美的臉變成了一張有著絕世容顏的美麗女子的面容,棕色的瞳孔變為綠寶石般的碧綠,然后爆發出耀眼的金色光芒。她的全身被金色能量鎧甲覆蓋,背后生出三隊潔白的羽翼,手中握著一把武魂具象化的金色長劍,她化身神圣天使,與對面的丑陋黑色惡魔形成鮮明的對比。

  惡魔再一次攻了過來,是黑色的隕星,是致死的劍氣。湮滅的氣息似乎要吞噬一起。

  六翼天使,第一魂技天使突擊,第二魂技虛無之翼。

  天使的身形變得虛化,全身散發著淡淡的金色光芒,金色的光暈在她手中長劍上凝聚,讓她的攻擊附帶神圣氣息,有著極強的魂力壓制與消融效果。

  光暗相交,惡魔巨劍上的黑色死光直接淹沒了絕大部分的光明,居然是一面倒的局面。有著巨量魂力的惡魔用著他那碩大的劍刃從上方死死地將她壓制著,但是就這樣僵持住了,劍氣和黑暗在不斷消融,而天使的光芒在增長。但是惡魔的大劍中再度涌出了大量的血色魂力,轉化為黑暗,逼向最后的光。

  第五魂技,神圣之劍!烈火在金色長劍上升騰著,將那污濁的黑色能量灼燒,不知為何,神圣之火對付這黑暗極為容易,似乎就像火燒在了油脂上一樣。

  “雖然不知道為何你的力量里有著如此多的太陽原力,

居然還能被我吸收,那么這股力量就當給你的見面禮吧,我的弟弟!”

  第六魂技,天使咆哮。魂力轉化為精神沖擊,無形的大錘砸向了惡魔的靈魂,重劍上的魂力輸出戛然而止,神圣烈焰沒有了阻力,黑色的能量如同紙一般燃燒起來,瞬間蔓延到惡魔整個身軀。

  惡魔根本無法遏制來自太陽的神圣火焰的灼燒,這不是克制,這是惡魔的魂力的本質是來源于天使魂力,他幾乎無盡的魂力完全被她利用了,表面是黑暗的魂力瞬間被轉化然后開始凈化惡魔的身軀。

  黑色的血肉在燃燒,那把巨劍上的黑色殼狀物也被燒化了,露出原本血紅色的劍刃,也露出了那金色的劍格和劍柄。劇烈燃燒的金色火焰很快將那骯臟的黑色血肉凈化干凈,惡魔之軀在融化,最終露出了一具赤果的軀體,那是千尋淚的身體,雖然沒有受到任何傷害,但他的魂力卻枯竭了。

  千尋淚的劍并沒有消失,只是靜靜地躺在他的身邊,劍身上的鮮紅心臟仍在跳動著,仍然將殘存的魂力和生命力傳遞到千尋淚的身體里。

  “結束了,經過神圣洗禮之后,他的魂力就徹底褪去了黑暗,變為了真正的天使魂力也就是太陽的能量,但是卻不具備神圣屬性。”千仞雪收起了武魂,絕美的女性面容徹底的顯現出來。

  天斗帝國皇帝雪夜的長子雪清河現在就是武魂殿圣女的偽裝身份。只要雪夜身死,作為第一順位繼承人的雪清河就會直接得到整個天斗帝國,換言之,只要雪夜身死,整個天斗帝國都將成為武魂殿的一部分。

  “阿水他沒事吧?”葉泠泠擔心地問道。

  “沒事,一點事沒有,甚至實力還有所增加,也算得上因禍得福吧,他的魂力雜質非常多,而我用神圣烈焰將他洗禮一次之后,他的魂力質量變高了,而且穩定性也更好了。還有,你干嘛要對他死心塌地的?”千仞雪對著葉泠泠冷目而視,常年呆在皇宮的她養成了一種不怒而威的氣質。

  “因為在我需要一個人保護的時候,他正好在我身邊,僅此而已。”葉泠泠沒有害怕具備著帝王威儀的千仞雪,只是平靜地將自己的校服外套披在千尋淚的身上。

  “等等,他怎么沒有呼吸了?”千仞雪突然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此時的千尋淚是睜著眼睛的,眼角一直到臉頰,有著兩道血淚干涸的痕跡。他沒有心跳,但是在呼氣卻沒有進氣。

  “快!刺激他的肺,不然這樣會窒息的。”千仞雪連忙將千尋淚的身體放平,按壓著他的胸腔,“你還愣著干啥?給他做人工呼吸啊!”葉泠泠臉色一紅,輕聲低語道:“要嘴對嘴嗎?”

  千仞雪的表情凝固了,然后微微一笑,“你要是不好意思就算了,讓他死這兒吧,”葉泠泠沒等千仞雪把話講完立即開始了對千尋淚的救助。

  “等你醒了,我一定不讓你好過,狗東西。”千仞雪恨恨地按著千尋淚的隔膜,幫助他恢復正常呼吸。

  “殿下,夢神機來了,既然少主已經沒事了,那么我們先行退避了。”三位封號斗羅身影一閃消失在這會客廳中。

  千尋淚不知道經歷了什么,自己突然被黑暗淹沒了,然后又感覺到自己被包裹在溫暖的金色海洋里,他什么都記起來了,但是他寧愿自己沒有記起來,因為他知道了自己變得一無所有的,沒有守護好她,這樣的千尋淚,還配活下去嗎?

  隨著一陣劇烈的急喘,千尋淚的意識又重新歸于身體。身邊的血色劍刃也化作一道紅芒融入他的軀體。但是他卻不想起身,盡管還有力量,他就這么躺著,和尸體無二。

  夢神機過來看了一眼,然后被雪清河支走了,說是修煉出了點小問題,讓他不用擔心。房間里還是只有三個人。

  “既然沒事了那就起來說話,不要在地上裝死。”千仞雪的聲音帶著不容置疑的態度。

  而千尋淚像是陷入了死寂中,只是一直喊著“琳”這個名字,除此之外和死人沒有任何區別。

  “千尋淚!難道你的叫做琳的女孩希望看見你這個樣子嗎?就你這樣也配得上她嗎?配得上你武魂殿圣子的身份嗎?”千仞雪收實在看不下去了,她不相信一個女人能讓一個男人變成這個樣子。

  千尋淚什么都沒有聽到。他陷入了無限輪回的記憶漩渦,關于琳的回憶將他的大腦塞滿了,讓他感覺不到周圍的一切發生的一切,他陷入了無盡的對自己的責備與憎恨中,無法自拔,逃不出去了。

  …………

  “姐姐,現在我們該怎么辦?”葉泠泠靜靜地望著如同已經死去的千尋淚,不禁內心也有些驚慌了,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了。

  “鬼長老!”千仞雪也沒有任何辦法,她也從未遇到這種情況。

  “屬下在。”鬼影升騰,鬼斗羅的身軀顯現。

  “鬼長老,這種情況要怎么辦?”

  “我也不知道,但是月關可能會知道怎么辦,她已經在趕來的路上了。”

  “那就等吧,泠泠你在這里守著,我不能一直呆在這里,先離開了。”千仞雪最后看了眼自己千尋淚,一抹無奈的笑容浮現,面目變化,再次成為了雪清河,“癡情的男人不是一碰就碎就是強大無比,我愚蠢的弟弟啊,你會是那種呢?”

  ………………

  “月關,少主?”鬼斗羅不想說話,因為他聲音太難聽了,不想讓月關聽自己說太多的話,畢竟每一個人都有在乎的東西。

  “這是一種精神上的受創,在此之前,你說少主忘記了少夫人的名字,以及她的事情,這估計是少夫人死后,少主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意識中將關于少夫人的記憶封印了,而素云清的出現,讓少主的封印被打開了,再次受到精神創傷的少主,因為魂力失控導致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而被自身魂力的雜質污染陷入瘋狂。經歷圣女的神圣洗禮后,重新完整的少主陷入了深深的自責中,并且在這種自責中循環,將自己的意識徹底封閉起來。無法通過人力打開這個封閉的環。”

  “怎么辦?”

  “現在只有兩種方法,一是最穩妥的辦法,等少主自行恢復,但是時間上不能確定,我們并沒有這么多時間;第二種就是通過精神類的藥物刺激少主的精神世界讓他強行醒過來,不過有一定的風險,可能會徹底瘋掉。”

  “……”鬼斗羅和菊斗羅對視一眼,都明白了各自的想法是相同的。

  “想比與在痛苦中循環,不如拼一把,我相信少主能夠走出來。既然決定了,那么我們就在這精神方面的藥物身上出力了。”月關突然眼中冒出一陣寒光,“剛剛好,我知道有一個地方可能有這種東西。”

  “去吧,我守在這兒。”

  …………

  “菊花關,沒事來找我,你是菊花癢了嗎?”一頭墨綠色長發,一雙眼睛更像是綠寶石一般爍爍放光的老人嘲笑著菊斗羅,但是暗中卻做好了一戰的準備,也做好了逃跑的準備。

  “老毒物,你有個孫女在天斗皇家學院念書吧,是不是叫獨孤雁?”月關什么也不說,先直接威脅起手。

  “如果你敢動我孫女一根毫毛,我就可以讓武魂城浮尸百萬,你可要好好想清楚了。”獨孤博目光冷冽,魂力開始調動。

  “算了,我也不和你玩什么一比一百萬的游戲,老毒物我知道你有一個藥園,里面有著許多的奇珍異草,我的一個朋友受了傷需要一些藥物,所以讓我和老鬼進你的藥園里呆上一段時間。作為回報,我們武魂殿保你的孫女不死,如何?”

  獨孤博一聽有些意動,武魂殿是什么勢力,除了拿著昊天錘的瘋子誰都敢殺,如果他們真的愿意保自己的孫女的性命,那么讓他一些小草小花也無妨。

  “我可以答應你,不過鬼斗羅可以進去,你不行,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心里的那點小算盤。”

  “好,我答應你,今天晚上,落日森林見。”菊斗羅說完扔出一塊令牌,瞬身離去。獨孤博接住那塊令牌定眼一看,“這個菊花關,居然把這么重要的東西給我。”獨孤博手上赫然是天下唯六的教皇令。

  ………………

  “老鬼,記住,你要找的是看上去普通的白色花朵,花朵有巴掌大小,形似牡丹,沒有草葉,根莖下連接著一塊大石,那塊石頭通體烏黑,使用方法是將少主的心血涂在花瓣上,然后如果花朵從石頭掉下來就可以將花給少主吞服就行了,如果沒有掉,就放棄它,去找和我武魂一樣的植物,找到后,喂給少主,先吃那通天花蕊,然后一個個花瓣吃下,根莖不要吃。不過無論第一株植物找到與否,奇茸通天菊都是要給少主吃的。如果最后還是沒用的話,去找一株通體漆黑的海棠花,找到后直接喂給少主,我要囑咐的就這么多了,快去吧,不然那老毒物就要炸毛了。”

  月關這囑咐的話,在來到落日森林之前就說過一遍了,但是她還是忍不住再說了一遍,鬼斗羅也沒有任何不耐煩。

  鬼斗羅在獨孤博和月關的注視下抱著罩著白布的千尋淚沖入了落日森林,在落日森林的深處,有著一片致命的毒瘴,在那毒瘴中就是毒斗羅的藥園。

  抱著千尋淚的鬼斗羅輕易地突破了毒瘴,進入了一片山谷中。山谷內的有一處面積不大的溫泉,它分成兩塊,橢圓形的水潭中,溫泉水的顏色竟然分別是乳白和朱紅。更為奇異的是,它們雖然在這同一水潭之內,但卻涇渭分明,彼此之間互不侵犯,始終保持在自己一側。

  鬼斗羅感到十分新奇,不過他也沒忘記自己的任務,聽著千尋淚不停地呢喃那個名字,鬼斗羅不禁加快了速度,很快,他就發現了第一株目標植物,奇茸通天菊。

  那是一朵碩大的菊花,菊花呈現為瑰麗的紫色,奇異的是,菊花的每一絲花瓣看上去都毛茸茸的份外可愛,整朵菊花渾然一體,卻沒有任何香味溢出,中央的花蕊高出花瓣足有半尺余,花蕊的頂端閃耀著淡淡的金色光彩。

  老鬼將千尋淚輕輕放在草地上,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按照月關說的方法將這朵奇茸通天菊喂給了千尋淚。然后也不多等,繼續尋找。

  奇多的藥草讓他目不暇接,還好那朵長在石頭上的話比較好認,這朵花月關不知道名字。但是名字無所謂,對少主有用就行。

  那朵白花之上,有著幾片驚人的紅色,鮮紅如血看上去給人幾分驚心動魄的感覺。鬼斗羅輕拍千尋淚的后背,讓他不自覺的吐了口鮮血,將血液灑在白色的花瓣上。被染成紅色的花朵瞬間就脫離了那黑色的石頭,老鬼知道是成功了,直接將那朵花塞進了千尋淚的口中,然后運用魂力讓花朵流入他的身體里。

  這時候看上去像是癡呆了一般的千尋淚,本來一直念著琳的名字的他,因為時間太長了,嘴邊的肌肉全部都痙攣了,發出“阿巴阿巴”的聲音,要是讓常人看上去的確和傻子沒什么兩樣。吞食了白色小花的千尋淚停住了不斷發去奇怪聲音的嘴,被葉泠泠擦拭干凈的眼角再一次留下了血淚。

  最后一朵是黑色的海棠花,和葉泠泠的九心海棠相反,它的名字叫做九幽海棠,作用很簡單,食用過后可以讓人保持絕對的冷靜,但是會中毒,這種毒能瞬間將人的臟器溶解,但是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毒發。

  老鬼找了整整兩天才找到它,立即將它喂給千尋淚。吃下九幽海棠的千尋淚,他的眼睛瞬間恢復了清明,血色的瞳孔中一道黑色巴紋在流轉。千尋淚在鬼斗羅的幫助下站起身來,然后深吸了口氣。

  “琳,我好想你啊。”血淚流淌,千尋淚低聲輕語。




如果喜歡《斗羅大陸的湮滅》,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苦鏡所寫的《斗羅大陸的湮滅》為轉載作品,斗羅大陸的湮滅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斗羅大陸的湮滅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斗羅大陸的湮滅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斗羅大陸的湮滅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斗羅大陸的湮滅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