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玄幻奇幻小說 > 斗羅大陸的湮滅最新章節列表 > 第62章:他的目的是什么?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62章:他的目的是什么?

小說:斗羅大陸的湮滅 作者:苦鏡

  原本眾人以為百無淚給他們的震撼已經到此為至了,她擁有的四個輔助能力,其中三個都是沒有機動性的,雖然都是有著很強的效果,只要對手脫離了鬼神所覆蓋的范圍,或者隊友離開了范圍都會讓這些能力變得有些雞肋。

  他們心中的平衡在百無淚釋放了第五魂技之后徹底崩塌了。

  第五魂技,鬼神擁附。將一位已經存在的鬼神完全附身于一個人。血紅的卡贊虛影化作一道流光飛向千尋淚,卡贊和凱賈同時出現在千尋淚的身后,環繞在身旁,瞬間千尋淚感受到了力量的涌入,整體提升了五成。這讓他失去的右臂增幅后略有下降的實力得到了彌補甚至還更強一些。

  “是陣法增幅效果的兩倍,同時也不再受場地限制。”千尋淚開啟武魂,揮劍,感受著得到增幅的程度。

  “這就太強了吧,感覺和七寶琉璃塔有的一拼了。”

  “對了,阿水,你不是不能接受除了自身以外一切的加成嗎?”葉泠泠發現了盲點。

  千尋淚這個時候才察覺到這一點,他很早就清楚,自己除了魂環以外,是無法得到其他輔助系武魂的輔助的,除了治療,但是百無淚的能力居然對他產生了作用,這難道是因為,鬼神的力量不屬于這個世界,還是因為亞托克斯的原因?

  “那條左臂本就是我的一部分,鬼神們窺視暗裔的力量,結果只能是被暗裔腐化,真是愚蠢且貪婪。”亞托克斯的聲音里滿是嘲諷和不屑,似乎他就一直這個聲音。

  “因為百無淚的封印是來源于我的力量,所以她也算作我的一部分吧。”

  “哇,水子你這話說的有點違規啊,難不成你已經?”

  “我來幫你閉嘴。”千尋淚沖向渡笙歌,要讓他體會一下什么叫物理閉嘴的方法。

  “哥,只不過我的第五魂技對魂力消耗很大,用一次就少了兩成的魂力。”

  “足夠了。”千尋淚收回武魂,有些欣慰地看著自家妹子,“去休息吧,大家該修煉的修煉,明天還要趕路,最后一點路程,馬上就到目的地了。”

  …………

  第三次戰爭夢境結束后,千尋淚的精神力達到了可以內視精神世界的程度,他終于在自己的內心中找到了那個存在,暗裔劍魔,亞托克斯,雖然只是一道意識碎片,但是千尋淚卻能感受到這意識中蘊含了人類無法抵抗的滔天殺意,在這殺意面前,就算是神,也要顫抖幾分。而千尋淚同樣具備著殺意,但只是剛剛有了亞托克斯的雛形而已。

  千尋淚走在自己的意識海洋上,逐漸靠向那股巨大殺意的源頭。

  那一把巨大的暗紅色大劍,豎直地插在精神之海的海面上。大劍和千尋淚的武魂長相一般無二,只不過千尋淚的劍上涌動的是金色的心臟,赤金色的流光。

  而這柄劍,血紅的心,猩紅的血,他需要做的只是殺戮而已。

  千尋淚只見到這把暗裔魔劍,而沒有發現亞托克斯的身影。

  “你好,我是亞托克斯,我們已經互相熟悉了,千尋淚。”聲音呈環繞式回蕩在千尋淚的精神世界里。

  “阿托,你在哪里?”千尋淚四處尋找,但是什么也沒有發現。

  “看下面。”

  千尋淚立即看向自己腳下的海洋,他看到什么但是并不清晰,在千尋淚的精神世界里,他能掌握一切。千尋淚身體上升,飛向沒有太陽和云朵的天空。

  上升了數百米,千尋淚總算完整地看到了那個他。

  廣袤的精神海洋之下,沉沒著一具巨大的身體,那是一個巨人。如果按照比例,那么這個巨人的身高就是三百米,他躺在精神之海的海底,他有著一對翼展近千米的巨大紅色膜翼。他額頭上長著一對鬼角,血色的眼睛之下有著明顯的淚痕,表情狠毒但卻悲傷。他的四肢被暗紅色鎧甲覆蓋住,強壯的胸膛上沒有任何的起伏,他的身軀已經死去了,唯有暗裔魔劍上的心臟還在跳動。

  “這副軀殼像個惡魔,不過比較尖酸,是嗎?你也知道,畢竟,我是一把劍嘛,啊哈?”亞托克斯自嘲著。

  “這就是你本來的樣子嗎?”

  “不,這是我失敗時的樣子,不要在意這具腐敗的軀殼,我的本體在劍里面。”

  千尋淚閃爍回到海面上,在那柄劍的面前。

  “阿托,這次你是因為吸收了大量的生命力才醒過來的嗎?”

  “因為鮮血魔井的填充,還有你已經五十級魂力,這就代表著我的徹底蘇醒,作為你的伴生意識存在。”

  “伴生意識?”千尋淚不解。

  “我不會再陷入沉睡了,但是我也無法為你做太多,只能給你一些建議。戰爭夢境結束后我將徹底消失,或者說被你吞噬掉。”

  “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為什么我要吞噬你?還有接下來的戰爭夢境里有什么?”千尋淚越來越不明白亞托克斯的意思了。

  “你遲早有一天會明白的,現在知道了也沒有意義,戰爭夢境本是你的記憶碎片,我又不知道里面有些什么,我是沒有記憶的,我也只是一道意識碎片而已,真正要成為亞托克斯的人是你不是我,我這道意識將成為你的一部分。”

  “你還不明白嗎?就如同你忘記了那個叫琳的女孩一樣,你的記憶被封印了,你必須要找回來!”亞托克斯的聲音里帶著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感覺,他似乎有些不相信千尋淚居然是他的本體。

  千尋淚沉默不語,他回憶起自己的軟弱,逃避痛苦的那段經歷,他知道是什么感覺,明明知道自己少了什么,卻怎么也找不回來了。

  “我必須接受過去,無論過去是什么。我明白了,阿托,接下來我需要做什么,還有我怎么樣才能將琳復活?”

  “只有神才能使生命復活,除此之外暗裔也能做到,想復活她,首先你需要一具完整的,并且沒有靈魂的身軀,其次需要鮮血魔井填充滿,最后,獲得第七魂環。”

  千尋淚激動要跳起來了,這三個條件沒有一個是困難的,只是需要時間而已,而千尋淚可是有的是時間。

  “至于你接下來要做什么和我無關,畢竟你才是真正的亞托克斯,數年前我就告訴過你。”

  “第四次戰爭夢境的時間是?”

  “獲取第五魂環后,到時我自然會告訴你,不要一直煩我,有些聒噪。最厭惡一直嗶嗶賴賴的東西,走吧,需要的時候喊我就是。”

  “好,那我就按自己的想法來了。”

  …………

  眾人終于到了破之一族的族地所在的城市,位置在天斗與星羅的交界,并且有些偏遠,距離武魂城的距離也比較遠,但是這里也有著大城市,商業比較發達。足夠讓有著制藥能力的破之一族生活了,不過要想再生活的好一些,怕還是遠遠不夠。

  破之一族在個城市還是很出名的,無論是強大的實力還是在制藥上的造詣,當地也有著武魂殿分殿,通過當地武魂殿的幫助,千尋淚很快就找到了破之一族族地所在。同時也搞清楚了各種手續以及補給問題,武魂殿給他們的幫助實在太大了,而百無淚小姑娘是真的相信了千尋淚不是一般人。

  城里想找一個宗族還是很容易的,只不過當千尋淚等人到了破之一族的門口,才知道了原來一個宗族也可應這么寒酸。

  大門還沒有史萊克學院的大門豪華,甚至還要小許多,更別說裝飾了,就連門上的那個寫著一個破字的門匾也是普普通通的木塊。

  原本的破之一族為了避開武魂殿可是費盡心思,選的族地也十分偏遠,但是他們發現了,不是在大城市,真個宗族吃飯都成問題,最后還是沒有辦法住到了有著武魂分殿的城市,不過武魂殿其實對四大單屬性宗族的任何一家都不感興趣。

  “請你去通報一下,武魂殿圣子來訪,希望和破之一族族長一見。”

  “武魂殿圣子?”門口的宗族子弟很明顯的有些驚疑了,但是也沒有害怕的情緒,畢竟武魂殿不是恐怖勢力,不會完全沒有緣由和征兆就對一個宗族下手,這個子弟是對千尋淚的身份有所懷疑。

  “是的,快去吧,別愣著了。”千尋淚瞇著眼睛,他感受到了這個宗族有些不友好的氛圍態度。不只是針對武魂殿,而是對大多數勢力。

  不過一會兒,那位破之一族子弟就回來了,將千尋淚眾人帶入宗族內部,來到一間不大的會客室里。也看到了坐在最上位的一位老者。

  那老人身材瘦長,但是卻肌肉感十足,他的頭發像千尋淚和渡笙歌一樣是一頭烏發。面色紅潤,但神色卻有些陰沉,陰鷲的雙目給人一種森然的感覺。目光死死地盯著千尋淚眾人的方位。顯然,他就是破之一族的族長楊無敵了。

  “武魂殿圣子?呵呵,大概是十年前左右出的消息吧,你們哪一個都不像是只有十三四歲的樣子,估計就那一邊的小女孩是吧。”

  楊無敵的臉上就差寫上嘲諷兩個字了,實在是太不將武魂殿放在眼里了。

  “請問您老就是楊無敵前輩嗎?”千尋淚沒有生氣,因為他不是來找茬的。

  “就是老夫,怎么,難不成你要來幾句久仰久仰?”

  “楊無敵,就算你不把我放在眼里,在圣子面前起碼也要給我們武魂殿一個面子吧,你說呢?”鬼斗羅從千尋淚身后顯現,嘶啞的聲音從面具之下傳來。

  “鬼斗羅,你怎么不繼續藏著?是要動手嗎?”老人站起身子,挺起胸膛,一支長槍不知道什么時候被他拿在了手里,槍尖上寒光逼人。

  “楊老前輩,我們今天來不是為了結新仇的,是為了解開以前的仇怨。”

  “解開仇怨?你是在放屁!我們破之一族死了這么多人,你武魂殿拿什么來解?”楊無敵橫眉怒目,手里的槍直指千尋淚就是大罵。

  “今日我千尋淚,武魂殿圣子,在這里問前輩,你要什么才肯不再怨恨武魂殿,要知道,如果不是昊天斗羅唐昊,那些事情根本不可能發生,難不成您要為唐昊包庇魂獸這件事做辯解嗎?”

  “唐昊,昊天宗都是魂蛋,但你們武魂殿也絕不是什么好東西,這仇不可能解開,除非我死。你們直說吧,來我破之一族到底是為什么?”

  “只為請你們破之一族出世,派上一個年輕子弟幫助我取得魂師精英大賽的冠軍。”

  “哈哈哈,你們武魂殿不是一直都是人才濟濟會拉下臉來問我破之一族要人?”楊無敵仿佛聽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話,嗤笑不止。

  “我是并非以武魂殿的身份參加這一屆魂師精英大賽,而是作為圣子單獨參加,而我也是以圣子的名義向您借人,當然,如果能讓我們兩方的仇恨消除掉,那就更好不過了。”

  “借人?也不是不可以,只要圣子殿下能接我一招不死,那我就可以勉強答應你。”

  “楊無敵,你不要太過分,你這和要我們圣子的命有什么區別?”鬼斗羅怒斥,直接升起了魂環,頓時,氣氛劍弩拔張。

  “楊老,你要是這么說的話,豈不是完全不顧你們破之一族的生死存亡?我不認為你殺了我,破之一族還會有存在的機會。不過,如果你把條件改一改,我接你一招不死,你們破之一族加入武魂殿,那我也可以接你這一招。”千尋淚感覺這個楊無敵居然還是挺個有意思的人。

  楊無敵猶豫了,他真的想殺千尋淚嗎?答案是絕對的否定,他不敢殺,他想要做的只是為了試探千尋淚的態度,破之一族已經艱難了太長時間,如果不是他這個族長支撐著,早就有大量的族里青壯離開宗族為別的勢力服務。如果能解開和武魂殿的恩怨,那么就能夠打開破之一族現在的局面。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絕對的朋友。

  “哼,看來當今武魂殿圣子也不是貪生怕死之輩。既然圣子親自來就為了這種小事,我自然可以給你一個面子,不是給武魂殿的,而是給你一個人的,算是有血性,借人可以,不過得有兩個條件。”

  楊無敵和鬼斗羅都將武魂魂環收了起來,既然可以談,那么就沒有必要擺什么威懾力了。

  “楊老前輩,哪兩個條件,請講。”

  “第一,你只能帶一個我破之一族的子弟走,而且你必須保證他的安全,其次你得打贏他才能帶走他。”

  “這個沒問題,打一場而已,而且有我武魂殿的封號斗羅保護,前輩您大可不必擔心。”

  “第二,我需要一個十分稀有的草藥,名叫幽香綺羅仙品,如果你能找到,那么我們破之一族就再也不與武魂殿而敵。”

  “君子一言!”千尋淚走上前去,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他沒管什么幽香綺羅仙品,獨孤博的藥園里各種草藥多的是,找不到幽香綺羅仙品也可以用別的什么代替。

  “駟馬難追!”楊無敵也用自己滿是老繭的手握住了千尋淚的手。

  …………

  “不知少主殿下是看中了我們族內的那位年輕子弟嗎?居然要親自來一趟,要知道你可是武魂殿的圣子,武魂殿的圣子,居然會屈身來這里?”

  “楊老還是別叫我圣子殿下了,我的名字,千尋淚,叫我尋淚就行了。一句話里三個武魂殿圣子,這我還怎么和您說話啊,就算是武魂殿圣子,不也是人嗎,依舊有想做的事,想保護的人,大家都一樣。天才不過都是流星劃過云煙而已,真正的星辰又有幾人呢?”

  “也是啊,曾經的天才們,哪一個不是都消逝了,不知道現在還有人記得已經飛升的天使斗羅的名字嗎?”楊無敵無奈地搖了搖頭,他的強者夢可就是因為不是天才而就這樣破碎了。

  “的確沒人記得,太久遠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楊老,你有聽說過這樣一句話嗎?”

  “尋淚,說來聽聽。”

  “沒有廢物的武魂,只有廢物的魂師。”

  楊無敵愣了一下,突然揚起了腦袋。

  “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話,這是什么廢物講出來的話?”他笑得眼淚都要掉下來了,最后都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

  “我先天魂力九級,在七十級就能擊殺魂斗羅,可是因為破魂槍的限制,我們一族終身無法突破九十級,永遠都無法成為封號斗羅,這個世界就是如此,有些規則不是凡人能打破的。”

  “就像沒有魂力的普通人,永遠只能被魂師踩在腳底。”千尋淚沉聲說著,他沒有笑。

  楊無敵聽見千尋淚說出這樣一番話,也不再大笑了。

  “尋淚,你這話的意思有些不對勁啊,是什么意思?”

  “是因為邪魂師,楊老你應該知道邪魂師吧。”

  “不過是一些骯臟的殺人怪物,對付他們不一直是武魂殿的責任嗎?”

  “但是普通人呢?他們在邪魂師手里沒有任何還手之力,而魂師又并不多,我們武魂殿可沒有辦法解決掉所有的邪魂師,再者,您沒覺得人和魂師完全就像不在一個世界嗎?”千尋淚的話讓楊無敵臉色大變,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

  “老夫我明白了,不用再講了,未來無論如何,我們破之一族都不會阻擋武魂殿的路的,只希望圣子殿下不要做太過分的事。”

  “自然不會。”

  “那圣子殿下要從哪里下手呢?”

  “魂導器!”




如果喜歡《斗羅大陸的湮滅》,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苦鏡所寫的《斗羅大陸的湮滅》為轉載作品,斗羅大陸的湮滅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斗羅大陸的湮滅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斗羅大陸的湮滅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斗羅大陸的湮滅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斗羅大陸的湮滅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