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玄幻奇幻小說 > 斗羅大陸的湮滅最新章節列表 > 第80章:燃燒的導火索(下)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80章:燃燒的導火索(下)

小說:斗羅大陸的湮滅 作者:苦鏡

  在武魂殿之中。除了教職人員以外,還專門有護殿騎士這個編制。除了教皇專屬的圣皇武士和斗羅殿專屬的斗羅武士以外,就屬兩大武魂圣殿的圣殿武士地位最高。

  這些圣殿武士都是由武魂殿中出色的魂師組成的。實力極為驚人。圣殿武士的準入門檻是五十一級魂力。當然,圣皇武士和斗羅武士的準入門檻更高一些,達到六十一級。

  也就是說,任何一名圣殿武士都擁有魂王以上的實力。而圣皇武士和斗羅武士更達到了魂帝以上級別。

  這還只是三大武士團最基礎的級別要求。像圣皇武士團和斗羅武士團的團長,都擁有著封號斗羅的實力。圣皇武士團由比比東親自掌握,團長是二供奉九十八級的金鱷斗羅。斗羅殿原本是由三供奉打理,但是由于死在昊天斗羅手里,整個斗羅殿現在只為千尋淚個人服務,團長的責任交給了菊斗羅。

  整個斗羅殿的斗羅武士團在三供奉死后被比比東直接打散重新組建兩個建制。一是審判十字軍,負責駐扎在大陸各個武魂主殿和兩大圣殿,執行剿滅邪魂師和極端犯罪團伙的任務,同時收集當地情報。他們的名字也叫做武魂殿執法者,也就是千尋淚一直借用的身份。因為十字軍組建的時間不長,兩大帝國的人們只知道有著正義的隊伍,但是還不清楚進入這個審判十字軍需要什么條件。

  因為審判十字軍到現在都沒有擴招過,身在天斗帝國的千尋淚哪有時間管這些東西。武魂殿早些時候就已經發布了公文,審判十字軍只為懲奸除惡,并且有著很大的權力同時保證不干擾兩大帝國的行政。沒有帝國允許的逮捕令十字軍不能對貴族動手,這樣一來,十字軍在平民中就有著絕對的執行力。不過因為每一位執法者的實力都很高,也沒有濫用職權的行為,如果真的有這種情況,那么就有第二個新勢力出手的機會了。

  斗羅武士團被打散后被分為兩部分,另一部分叫做,暗影衛隊。是一個只武魂殿圣子服務且隱藏在暗處的組織,每一位暗影侍衛的實力都在七十級以上。同時一個暗影侍衛要暗中管理一個主殿的數位執法者,而兩大圣殿的執法者交給圣殿的主教暫時管理。在天斗帝國的暗影侍衛全部只聽令于千尋淚,一共是十二個魂圣和三位魂斗羅。

  暗影衛隊除了保護千尋淚,還有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為他收集情報了。這天斗城里遍布了暗影,只要千尋淚愿意,他就能輕易的將史萊克學院全滅。當然有個前提,得黃金鐵三角不在一起的時候。不過千尋淚可不會做這種事,千尋淚的目的只有一個,只為了復活心中的她而已。

  了解武魂殿戰力的人并不多,但凡是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武魂殿的實力有多么的強大。

  …………

  “弗蘭德院長,冒昧打擾了。”寧風致微笑著向弗蘭德點了點頭。

  兩人的魂力等級雖然相差不多,可在魂師界的地位卻是天差地遠,弗蘭德趕忙還禮,“寧宗主客氣了,您能大駕光臨本院,令史萊克蓬蓽生輝啊!”

  寧風致微微一笑,讓出半個身位,替弗蘭德介紹道:“這位是天斗城武魂圣殿殿主,薩拉斯白金主教閣下。”

  弗蘭德趕忙再次施禮,“原來是薩拉斯主教大人。在下弗蘭德有禮了。兩位快里面請。”

  薩拉斯淡淡的向弗蘭德點了下頭。一行十余人在弗蘭德三人的帶領下走進了史萊克學院。

  寧風致只是帶著骨斗羅古榕一個人,

至于為什么劍斗羅一直沒有出現,那是因為他的劍心丟了,威勢已經不復從前。

  白金主教薩拉斯卻足足呆了十二個人。其中兩名身穿紅色長袍的紅衣主教。還有十名身穿銀色勁裝的圣殿武士。

  走進史萊克學院,薩拉斯的目光略微閃爍,周圍的景物已經全部印入他腦海之中。

  以往,他自然不會注意到這么一所普通的高級魂師學院。但現在卻不一樣,史萊克學院戰隊在這一屆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的表現實在驚人了些。雖然他還沒太看在眼里。

  但至少可以證明這所學院足以培養出一些精英人才。

  弗蘭德一直帶著眾人來到了位于教學樓的第一會議室中。雙方分賓主落座。弗蘭德將上首位讓給了薩拉斯和寧風致。自己和柳二龍、大師敬陪末座。

  “弗蘭德院長,你應該知道我們此行的目的吧。”薩拉斯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水。他的臉色頓時變的難看起來。這茶水雖然是剛端上來的,可茶葉之劣質卻是他怎么也想象不到,同時他也想不到居然有弗蘭德這種如此摳門的人。

  “你先別說什么客套話,我不管你們史萊克的學生傷的多重,但是蒼暉學院的那七個學生全部變成了白癡廢物,這一點是不爭的事實!”薩拉斯怒斥道,但他的心里和明鏡似的。薩拉斯早就得知,史萊克學院的大師身上有一枚長老令,只要這枚長老令拿出來,今天無論如何也無法在這里討好。

  “我完全有理由,以你們史萊克惡意傷人,大賽組委會將因此而有權決定將史萊克學院從本屆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中除名。”

  “等一下。”寧風致之前一直都沒有開口,此時才悠然道:“薩拉斯閣下。正所謂法理不外人情。史萊克學院的參賽隊員們受了重傷。在未經調查的情況下就貿然決斷,這似乎不妥吧。”

  “寧宗主,你的意思是要保下史萊克?難不成史萊克學院里有你們七寶琉璃宗的子弟?”今天的薩拉斯說的話格外刺耳,且沒有任何顧忌。他的目的根本就不是為了將史萊克學院在大賽中除名。

  “的確,小女就在史萊克學院就讀。”寧風致難道能不回答嗎?

  “寧宗主你可是代表天斗皇室而來的啊,那寧宗主你的言下之意,豈不是你家小女和你的徒弟太子殿下有聯姻的意思?”

  寧風致愣住了,聯姻,他不是沒有想過,但是他的女兒寧榮榮年紀還小,并且他寵著唯一的女兒,想讓她在感情方面能夠自己決定。如果寧風致有幾個女兒,那么和天斗皇室聯姻是必然的事情。

  “主教大人,你說笑了,我女兒還小,聯姻這種事也和我們今天來的目的沒有任何關系吧!”寧風致不知該如何反駁,只好強行轉移話題。

  薩拉斯冷哼一聲,“史萊克學院現在是要拒絕讓參賽學員接受調查嗎?”

  下了臺階的寧風致轉向弗蘭德,道:“弗蘭德院長,貴院參賽的學員傷勢都很重么?我記得,當時有一名學員的情況還好。能否讓他來接受我們的調查?這次的事關系到大賽的公正性。還請你配合。”

  弗蘭德激動的雙眼通紅,看上去就像是要落淚一般,“憑什么我們要接受調查?大賽既然公平公正,評委們就應該看清了當時的情況。蒼暉學院的參賽隊員施展七位一體武魂融合技,難道會手下留情么?要是我們的學員沒有擋住他們的攻擊,恐怕現在沒有一個能活著回來的。所有人都看到了,我們的學員只是被動抵抗,我們從沒有做錯什么。如果大賽組委會真的要決定將我們除名,我們也沒什么好說的。”

  薩拉斯眼中精光一閃道:“這個是你自己說的。”

  弗蘭德怒視薩拉斯,“白金主教閣下,您如此針對我們史萊克學院是什么意思?好啊,我到要看看,你們如何將我們史萊克學院從本次大賽中除名。小剛,明天我們就前往圣地拜見教皇大人,請教皇大人給我們主持公道。”

  弗蘭德十分激動一邊向薩拉斯怒吼著,一邊不斷的拍擊著桌子。

  “大膽。”一名圣殿騎士驟然踏前一步,全部十名圣殿騎士身上魂力光芒同時燃燒起來。兩名紅衣主教也站起了身。只要薩拉斯一聲令下,他們立刻就要出手拿人。

  薩拉斯理也不理弗蘭德,扭頭看向身邊的寧風致,道:“寧宗主,您也看到了。史萊克學院囂張至此,拒不接受組委會調查。如果不對他們進行處理,讓我們如何對其他參賽學院交代?”

  “這……”寧風致雖然有心相幫,可現在卻無力可使。

  薩拉斯這才轉向弗蘭德,冷笑一聲,“你們要去找教皇大人申訴是么?那你們立刻就可以啟程了。我宣布,史萊克學院由于觸犯大賽規則,……”

  他剛說到這里,突然,一個聲音打斷了他的話,“等一下。”

  這一次開口的是大師,他雖然沒有像弗蘭德那樣激動,但也是一臉的鐵青之色,“薩拉斯,你在做出決定前要想清楚了。”

  “白金主教大人的名諱是你可以直呼的么?”一名紅衣主教立刻斥責道。

  正在薩拉斯準備繼續說下去,做出將史萊克學院踢出本次大賽的時候,突然,大師手腕一抖,一物從他掌中飛出,直奔薩拉斯而去。

  不用薩拉斯出手,一名圣殿騎士飛快的擋在薩拉斯面前,抬手一掌就向那塊東西劈去,魂力驟然爆發。同時,其他的圣殿騎士飛速反應過來,第一時間將弗蘭德、大師和柳二龍三人圍在中央。

  “住手。”一只手橫插而入,擋在那名圣殿騎士手前,化為一層無形屏障將其劈出那一掌的全部魂力包裹在內。奇異的是,并沒有任何能量碰撞出現,那名圣殿騎士輸出的魂力竟然如同冰雪消融一般靜悄悄的消失了。

  出手的既不是寧風致,也不是史萊克學院的任何一人,而是白金主教薩拉斯自己。

  看到薩拉斯出手,黃金鐵三角不禁同時一凜。圣殿騎士的實力和弗蘭德、柳二龍相比雖然不是很強,但那圣殿騎士在出手的時候,身上五個魂環同時亮起,分明是一位五十級以上的魂王。而薩拉斯比他后出手,卻是后發先至,甚至沒有用出武魂,就輕描淡寫的化解了他劈出的一掌。

  想要化解魂王的攻擊,黃金鐵三角自然也做得到,但要像薩拉斯那樣不著痕跡,卻根本不可能。弗蘭德心中暗道,這廝就算沒有封號斗羅的實力,應該也已經十分接近了。武魂殿果然是深不可測啊!

  薩拉斯一只手擋住那名圣殿騎士的攻擊,另一只手已經將大師扔向他的東西接了下來。面陳似水的看著周圍的圣殿騎士,“你們干什么,都給我滾出去。我讓你們動手了么?”

  圣殿騎士們顯然不明白為什么這位白金主教突然發怒,誰也不敢反駁,全部十名圣殿騎士立刻灰溜溜的走出了房間。

  薩拉斯臉上的神色明顯收斂了幾分,躬身向大師行禮,“見過長老。”

  大師淡淡的掃了他一眼,“都坐下說話吧。”

  教皇令。任何持有此牌的人,都擁有著武魂殿長老的尊威,更如同教皇親臨。這個牌子大師絕對不可能有,要知道,武魂殿一共才有四塊教皇令在外,分別贈予七大宗門中上三門所有,還有一枚令牌在獨孤博手里。

  大師手里的這塊令牌也不難猜是哪里來的,無非就是昊天斗羅給予。

  對于這塊教皇令,薩拉斯還是得保持尊重的。此時身邊還有一個寧風致,要是自己稍有不敬,傳了出去,那自己這白金主教也不用做了。

  看上去,白金主教在武魂殿的地位似乎是僅次于教皇。

  可實際上,他們掌握的權利雖大,卻并沒有真正的決定權。

  除了教皇以外,在武魂殿還有一個隱藏的長老殿,那才是武魂殿真正的權力核心。一些重大事項,都需要由長老殿來決定。在投票的時候,哪怕是教皇,也只不過擁有三票的資格而已。而長老殿的長老卻多達七人。在必要的時候,只要七人全部通過決議,甚至能夠廢除教皇。

  可惜,菊斗羅和鬼斗羅兩位長老是無條件支持教皇的,而長老的數量不超過十個,所以現在的武魂殿就是教皇比比東的一言堂。

  雙手捧起教皇令,恭敬的遞到大師身邊,“還請長老收回。”當然薩拉斯只是做做樣子,有圣子殿下保他,怕個屁的名譽長老。一個廢物武魂的外人,拿著教皇令真以為自己是個人物了,真是自不量力。

  大師接過教皇令,也不收回,只是放在自己面前,淡淡的掃視了薩拉斯一眼,“我請出教皇令,并沒有干涉薩拉斯主教閣下的意思。只是希望我們史萊克學院能夠得到公正二字。史萊克學院戰隊的每一個成員,都是我們費盡心機培養出來的天才魂師,我不希望他們因為這詢問而導致傷勢加重,甚至影響終生。如果主教大人非要調查的話,也要等他們的傷勢恢復了再說吧。”

  “是我莽撞了。既然如此,這調查就免了吧。我們告辭了。”薩拉斯本也是借題發揮,蒼暉學院的死活本來也只是千尋淚試探寧風致的契機而已,接下來的行動才是重頭戲。

  弗蘭德臉上已經堆滿了笑容,“主教大人,您別著急走啊!剛才也是我們不好,太沖動了一些。您看這樣如何?我們的學員里,唐三沒什么事。傷勢不重。不如,您詢問詢問他?他畢竟是整個戰隊的靈魂,我想,他應該也知道的比較清楚。”

  “不用了,那蒼暉學院的參賽學員應該只是被魂技反噬所致。那種情況下,貴院的學員又怎么可能做出什么呢?還有,既然你們那唐三如此人才,能夠得到寧宗主如此看重可否讓我也見上一見?”

  “薩拉斯主教你又說笑了,唐三本是我家女兒的同學,關照一下晚輩是應該,再者,你們武魂殿難道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嗎?”寧風致面色一寒,當初唐三身份被揭露的時候,UU看書www.uukanshu.com鬼斗羅可是就在現場的,要說武魂殿對昊天斗羅的兒子沒有任何企圖,他打破腦袋也不相信。

  “呵呵,時代變了,我們武魂殿的老人可不會對小輩出手,就像大供奉不會欺負你們劍斗羅一樣。”薩拉斯一陣冷笑,要是大供奉不愿意出手,還會讓這上三宗的人放肆?

  “那可說不準,不是同輩,以多欺少的事情,武魂殿干的還少嗎?”寧風致指的自然是十五年前唐昊的那件事。

  “寧宗主,你現在翻這些舊賬還有什么意思呢?要說欺負人,你們七寶琉璃宗難道沒有打壓九心海棠宗?別自詡清高了,誰黑誰白,你想的明白嗎?”說完,薩拉斯不顧眾人不善的眼神,帶著兩名紅衣主教快步走了出去。

  看著薩拉斯走遠,大師的眉頭不禁擰成了個川字。

  “寧宗主,武魂殿真的會對小三下手嗎?”大師十分擔憂,在天斗城,武魂殿不會肆意妄為,但是總決賽的場地可是武魂殿的地盤,到時候誰又能保證武魂殿不對唐三動手。

  “有這個可能性,為了保證小三的安全,我還是不建議你們史萊克學院參加這一屆的魂師精英大賽。”

  “就沒有一點辦法了嗎?”大師明顯心有不甘,史萊克七怪正是應該大放異彩的時候,唐三也不愿意就這樣離開。

  “辦法倒是有一個,可是是個麻煩事啊,不過也不一定很難。”

  大師眼睛一亮,連忙問道,“是什么辦法?”

  “聯姻!”

  “什么!?”寧風致的回答讓史萊克眾人全部震驚到了。

  




如果喜歡《斗羅大陸的湮滅》,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苦鏡所寫的《斗羅大陸的湮滅》為轉載作品,斗羅大陸的湮滅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斗羅大陸的湮滅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斗羅大陸的湮滅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斗羅大陸的湮滅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斗羅大陸的湮滅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