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玄幻奇幻小說 > 斗羅大陸的湮滅最新章節列表 > 第98章:禁忌的初體驗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98章:禁忌的初體驗

小說:斗羅大陸的湮滅 作者:苦鏡

  千尋淚本不想這么做,可是放著古月正淵的遺體不管是絕對不行的,他的軀體已經異化了,沒有治愈的可能性,換個詞來說就是變成了帶毒的植物人,這樣活著還不如死去。

  千尋淚內心不愿意相信古月正淵是那種輕言放棄的人,為了給他女兒一個美好的未來,他用盡全力,可能是失去所有的兄弟朋友,女兒也長大成人有了獲得幸福的能力,他心滿意足了吧,不然他怎么會這么輕易的死去呢?

  “他在美好的夢中逝去,他也終究會逝去,他不是為你而活,如其活在悔恨之中,這樣不也挺好的嗎?”他的話是對的,古月輕語已經不是纏著父親的小女孩了,她懂得,但是她舍不得。

  金色的火焰燃燒著,沒有生成嗆人的煙,他湮滅了一切,讓那些早就死去的靈魂安穩離去。

  古月輕語為什么相信千尋淚說所的話,難道她就真的愿意就這樣看著自己的父親被燒死嗎?她只是一個普通人,普通人是沒有資格質疑魂師的,更何況人家背后還有大勢力,就算千尋淚要殺她都不過是隨隨便便的事情,這種明顯的階層分割,是個人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對于生命的尊重,千尋淚還保留著幾分,沒有什么人是該死的,但是該死的理由會被其他人賦予,千尋淚不會無緣由的殺人,但是一旦有了理由,他會毫無顧忌。

  這個世界還需要更多的規則限制,武魂殿就是規則的制定者,同樣也是規則的執行者。

  離開了被千尋淚燒成白地的古月家,這個地方的價值還比不上千尋淚身上的衣服,讓武魂殿分殿的人補償一些金魂幣就行了,千尋淚以個人名義再次來到那家售賣煙草的典雅小店。

  店里的那位中年男人正在一絲不茍的擦拭著每一個柜櫥上并不多的灰塵,嘴角洋溢著笑容,這份收入不菲的工作對于他而言是來之不易的,這讓他能供得起兒子正在讀的高級魂師學院,能夠成為魂師,未來必然會出人頭地的。

  注意到千尋淚進店,他不禁有些厭煩,但還是擺上了一個職業性的假笑,當作一位新顧客就好了。“請問你有什么需要?”

  “你是老板?”千尋淚問道。

  “是的,店面不大,所以不需要雇人,不過這只是小城的一個分店而已。”

  “你能做主的話,就把你店里所有的煙草全部拿出來吧,我全要了。”千尋淚語出驚人,店老板很明顯還沒有緩過來。

  “什么?這可是數萬金魂幣的交易,我得請示一下上層。請……”老板還沒有說完,一柄巨大的赤色鋒刃就抵住了他的咽喉。

  “不要廢話!讓你拿出來就拿出來!”釋放了武魂和魂環的千尋淚面目冷冽,兩個環繞的魂環閃耀著黑芒,店老板也算有些見識,知道兩個萬年魂環代表著什么,這至少是一位魂帝。

  “魂師大人,小的有眼不識泰山,我立即給你拿。”老板驚駭惶恐,一個小城市遇見一位魂帝,這就和中彩票的概率差不多。

  “不要給我耍花招,有多少拿多少,要是敢欺瞞,我不介意讓你感受一下魂師的力量。”

  千尋淚說話的語氣有些漫不經心,可是話語中的意思卻讓對方感受到了巨大的惡意,中年男人在千尋淚的催促下唯唯諾諾的打開所有的櫥柜,將里面精致的煙草拿了出來,同時還有隔間倉庫里存儲著煙草的木盒。

  數量上雖然和他說的有些出入,但是也十分驚人了,這種可以被稱為毒品的煙草大概有幾百支。

按金魂幣算也有十萬左右吧,全部賣出去不過是時間問題,這種東西根本不用在乎貨物囤積的事情。

  千尋淚將所有的煙草全部裝入永恒之心中,這點東西還占不了多大面積可是帶來的影響卻大的可怕。

  “這里面還有一部分是科伯恩子爵的……”還沒說完的話被千尋淚那恐怖的眼神給嚇了回去。再檢查一番,沒有發現更多的毒品,千尋淚轉身離去。

  “您不能走,還沒有付錢!”中年男人喊住了千尋淚,這可是他的心血錢,為了這批貨他可是把自己的全部家當都給搭上去了,現在可還沒有回本啊。現在千尋淚的行為就相當于斷了他整個家庭的生路。

  “付錢?魂師還需要付錢嗎?”閃耀的光環從千尋淚腳下升起,無形的威勢再一次將店老板壓的喘不過氣來。

  “我的貨可是受武魂殿保護的,你不能這樣,武魂殿不是你能惹的!”他只好搬出最后的靠山。

  “武魂殿有這么多人管這種閑事嗎?哪個什么科伯恩子爵會怕,可是魂師可不怕,就算我現在殺了你然后出城離開,你能拿我怎么樣?賣這么貴的東西,難道你就沒有想過會有這么一天?哼,無知者無畏。我留你一條命,是你運氣好。”

  看著將自己生活的希望毀滅掉的男人就這么離開,他恨的咬牙切齒,可是他什么也做不了,即便去武魂殿報案,也拿不回那些珍貴的煙草了,這小城里的武魂殿魂師最高也只有魂宗而已,怎么可能攔得住一位魂帝強者。

  除了自怨自艾他什么也做不了,沒有魂力,沒有實力只能被剝削就連反抗的力量都沒有。

  那個老板愚不可及,沒有實力,做那種生意等于不要命,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千尋淚救了他的命。一個普通人掌握著數十萬的財富,不被窺覷是不可能的,那個什么子爵表面上是害怕武魂殿,但是暗地里把煙草毒品全部搶走,然后把那位老板殺掉,武魂殿分殿的人會發現嗎?即便發現了又能怎么樣呢?武魂殿不能干預貴族,到頭來,煙草老板只會更慘。

  把毒品搶過來銷毀掉,這是千尋淚現在能做的事情,至于后續的問題,牽扯到的東西,他現在沒有時間精力去解決,只能讓武魂殿的人去管,販賣毒品,那個老板就已經有了取死之道,千尋淚殺他不過是一個念頭的事情。但是那些可憐人不想死就算了吧,沒必要的,也沒多大意義。

  千尋淚沒想到自己只是在這里停留一天就能遇到這種麻煩事,現在他是一刻鐘都不想待了,等著鬼斗羅把事情的末尾處理完就可以立即離開了。

  拿出一支白色的精美卷煙,它的名字叫做故鄉是吧,為什么會起這種名字呢?真的能讓人回憶起故鄉嗎?如果真的可以,那無數人對煙草上癮也不是什么怪事情吧。千尋淚不禁苦笑,他知道這有毒玩意兒對自己是沒用的。

  就算不點著,也可以問道輕微的香味,至于是什么香,那也描述不了吧。煙草這東西,有許多商人賣,因為它需求量大而且成本低,雖說不是生活必需品,但是對很大一部分人而已經是生活的一部分了,和柴米油鹽沒什么區別。

  “阿托,你確定這玩意對我沒傷害?”

  “你想試試就試試,哪來這么多問題。”

  “嘶,我的意圖就這么明顯嗎?”

  “一個小屁孩而已,就算長了張二十多歲的臉,還是小屁孩。”

  “…………”

  千尋淚試探性的抬起手,學著大人們的樣子把和大人們不一樣的上百金魂幣的卷煙夾在手指里。

  “快點火啊,你在猶豫什么?”亞托克斯這個時候像極了誘人墮落的惡魔,其實他只是很單純的感到有趣而已。

  “我有點怕……”

  “怕什么,怕你媽?不在別人面前不就行了,你這副身軀已經是半神之體了,無論是什么東西進入體內都能凈化掉。”

  千尋淚似乎聽到了亞托克斯說了臟話,不過也懶得在意了,指尖燃起火焰,將香煙點著,白色的煙氣開始縈繞,火焰將千尋淚整個人包裹住,還沒確對這白煙的危害之前還是不讓它散發出去吧。要不是千尋淚身體特殊他早就直接把這些東西給燒的連粉末也不剩。

  “咳咳咳!!!什么玩意兒,怎么這么嗆啊!”

  千尋淚只感覺到自己的喉鼻里像是進了花粉似的,難受的直咳嗽,眼睛都被熏紅了,一時間他不理解這玩意兒有啥好的,還賣這么貴,真是離譜。

  魂力化火,烈焰輕松燒掉了那些進入他體內的異物。

  “哼哼,很多事情的第一次都是不美好的,但是習慣之后就是是另一種感覺了。”

  “阿托,你是在指什么嗎?”

  “沒什么,只是在陳述真理而已。”

  “……說實話這東西還真的挺香的,留著吧,可以用來除異味。事后來一支,血腥味都沒了。”

  亞托克斯默默地給千尋淚點了個贊,你可真是個小天才。

  再次深深地吸了口手里被燒的只剩一小節的香煙,那味道的確是沁人心脾的香,令人迷魂顛倒,不過對于千尋淚而言也就這樣吧,他的各種欲望都被他狠狠的壓制著,能有些感覺就已經很不錯了。

  “少主!!!”處理完事情的鬼魅一找到千尋淚,就發現他在干壞事,立馬不能平靜了。

  “這是毒品啊!!”本就嘶啞的聲線喊起來就更炸耳朵了,鬼魅現在的心情就像自己養了許久的母貓跟別別的貓跑了一樣。

  “大驚小怪的干嘛,我自己當然有自信不會中毒啊。”千尋淚雖然這么說著,手里的動作毫不含糊直接把手里的卷煙給燒成了灰。

  “少主,您要是想要抽煙的話,屬下這就給您找最好的來,這東西是碰不得的啊!”要不是鬼魅帶著面具看不到表情,千尋淚都要懷疑他是不是哭了。

  “額,我聽你的就是了,不碰不碰,你別告訴我媽就行……”千尋淚還是妥協了,說什么也不能讓身邊的人擔心才是。

  “少主,您已經長大了啊。”鬼魅突然有些感慨,而千尋淚則是滿臉疑問,怎么就長大了呢,我還是小,十四歲啊,就算是結婚也還差一年到才到年紀吧。

  鬼魅搖搖頭,沒有再說些什么奇怪的話,只是催促著千尋淚快些趕路回武魂殿,教皇殿下已經等的有些心急了,再不回去,估計她就要從武魂城趕出來接人了。

  千尋淚完成武魂附體,金色的鎧甲附著全身,血色的巨劍掛在背后,銀白的光翼綻放出淡淡的銀光,身體周圍澎湃著強大的魂力。身高兩米的典雅戰士,和每一處武魂殿里天使雕像都十分相似,高貴威嚴,但卻更有侵略性和力量感。

  五枚魂環盤繞在千尋淚背后的大劍上,表明了他真實的武魂是劍,而不是別的什么。其中的一枚黑色魂環閃亮,第五魂技,真實之翼。

  為了不妨礙到戰斗而收縮在身后如同披風的光翼伸展開來,翼寬接近四米,光翼在釋放魂技的瞬間變得更加凝實了,翼尾有著淡藍色的焰火,如同天空白云一般,魂力在涌動,千尋淚瞬間騰空,不需要任何前置動作,不需要進行鳥類飛行那般扇動翅膀的動作,以后也不會被一些怪人給說成鳥人了,渡笙歌那種才是鳥人。

  鬼斗羅立即跟上,自從千尋淚獲得第五魂環,他就無法通過精神力去感知圣子殿下的位置了,脫離了肉眼視野就容易跟丟,要不是鬼斗羅在千尋淚身上留下了自己的魂力,他早就把人弄沒了。圣子殿下什么人,跟了十年的鬼魅還不清楚嘛,妥妥的路癡,等他找到去武魂城的方向,估計魂師精英大賽都結束了。

  各大學院的人還在趕路呢,超神學院眾人哪知道千尋淚這邊已經完成了搶劫和抽煙的初體驗,他們那路程還夠沒有的,人太多了乘馬車都要二十多天,千尋淚都快到家了,學院還只是剛剛開頭。‘

  要在馬車上坐二十多天,暈車的千尋淚光是聽聽就頭皮發麻,還是自己飛回去舒服的多,路上還能隨便一些,跟團是不可能跟團的。

  “老二,不能慫啊,我告訴你,喜歡是單純的,不喜歡才會衡量利弊。”渡笙歌摟著素云清的肩膀,語氣像一個活脫脫的情場高手兼戀愛大師。

  “呸,你哪只狗眼看到我衡量利弊了,朱竹清她一天到晚都在修煉我沒有機會啊。再說你一個八字還沒一撇的鳥人怎么能把話講出這么有道理的話?”素云清抓住他無處安放到處亂摸的小手沒好氣地說道。

  “老三,你就這么饑渴?沒事摸老二干什么?”一旁修行的玉天心邪笑道。

  “滾你媽的,你就不怕走火入魔,修煉還不能讓你閉嘴嗎?”素云清嘴角一抽,同時把渡笙歌推開,這么熱還靠那么近真是腦子被門夾了,要不是水冰兒自帶冷氣,素云清就直接打人了。

  “我警告你啊老三,再摸我可別怪我不顧冰兒的面子給你來一套金剛按摩。”

  “哎呀,云清以前可不是這樣的,病情已經這么嚴重了嗎,需要我給你精神治療一下嗎?”

  挨著葉泠泠端坐著的水冰兒哭笑不得,“你們幾個人平常都是這樣嗎?”

  挽著水冰兒的手臂,葉泠泠把她當作了人性冰袋,“如果你不在的話,他們可能已經在地上爬了,如果不是因為馬車足夠大,我估計我們就只能步行了。”

  葉泠泠的語氣清冷,但是卻有股溫馨的感覺,在超神學院的這段時間,她感受到了家都沒有的溫暖。葉泠泠和水冰月年紀一樣,水冰兒的先天魂力極為接近先天滿魂力,大概是九點五級吧。

  “冷冷姐,你喜歡阿水對吧。”

  葉泠泠點了點頭但是沒有說話,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但是眼神中有些驚訝,難道這件事情已經人眾皆知了嗎?

  “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嗎?”水冰兒語氣狡黠,原來這丫頭也有古靈精怪的時候,倒是有些像水月兒了。

  “喜歡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哪怕只是擦身而過,都能察覺到。”

  葉泠泠更加疑惑了,“你經常觀察我和他嗎?”

  水冰兒連忙擺手,“雖然阿水他不是很耀眼的人,但是他是最強的啊,強者難免要受人關注嘛,還有姐姐你這么漂亮,女孩子不都會對漂亮的女孩子多看幾眼嘛。”

  葉泠泠感覺水冰兒說的蠻對的,完全找不到反駁的地方。

  “那姐姐你要更主動啊,阿水那種人一看就是木頭人,你不主動些怎么打動他的心啊。”

  葉泠泠微微一笑,“你還不了解他啊,就是因為他是沒有心的木頭人,主動只會讓他感到厭煩,我只需要在他需要我的時候在他身邊就行了,他比人間更美好,我能和他走到一起就已經很幸福了。”

  兩個人默契的對視一眼,相似但卻不同的藍色眸子里都裝著璀璨,一個是星河,一個是冰川。

  這個時候渡笙歌湊了過來,手里還拿著空杯子和裝滿剛剛榨的梨子汁。水冰兒白了他一眼,心想著,“感情這是把我當冰箱人是吧,給老娘等著,以后不把你凍成冰棍我就不姓水。”

  “祝我們的未來美好圓滿,干一杯!”

  “干杯!”

  世界上沒有相同的兩個人,但是對于未來的美好期望可以是相同的。

  




如果喜歡《斗羅大陸的湮滅》,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苦鏡所寫的《斗羅大陸的湮滅》為轉載作品,斗羅大陸的湮滅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斗羅大陸的湮滅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斗羅大陸的湮滅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斗羅大陸的湮滅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斗羅大陸的湮滅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