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玄幻奇幻小說 > 斗羅大陸的湮滅最新章節列表 > 第100章:你就是大師?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100章:你就是大師?

小說:斗羅大陸的湮滅 作者:苦鏡

  “你來找我有什么事?我們已經有二十年不見了吧。”教皇冕下的聲音是淡漠且平靜的。

  “教皇冕下,我此來是有事相求。”

  “哦?”教皇有些驚訝的看著大師,“你會來求我?這似乎不是你的性格。看來,時間確實會令一個人發生改變。你說吧。”

  玉小剛會是什么性格,一個二十九級的廢物有什么資格站在這里,站在教皇的面前?千尋淚疑惑,他決定一定要弄清楚這件事。

  “教皇冕下,我想知道,你當初是如何度過雙生武魂那個難關的。”

  比比東瞳孔收縮了一下,淡然道:“你沒必要知道這些。這對你有什么意義么?”

  玉小剛直言道:“我收了一名弟子,他跟隨我修煉也有七、八年的時間了。很幸運,他擁有著和你一樣的雙生武魂。這孩子天賦異稟,我希望能夠將他培養成一代強者。”

  他說的那個弟子就是唐三,這在武魂殿已經不是什么秘密了。

  “我為什么要幫你?讓你培養出一個強者以后和我作對么?”比比東的聲音突然變得冷冽起來。

  大師沉聲道:“當然不。如果你肯告訴我當初你是怎么做到的。我可以向你保證,我這弟子一生都不會和武魂殿作對。”

  “保證?你拿什么保證,就憑你這二十九級魂力能為我解決掉唐昊和武魂殿的血海深仇嗎?”比比東嗤笑道。

  “白金主教薩拉斯傳來信息,昊天宗子弟出現,天賦異稟。小小年紀就已經突破了四十級,雙生武魂,擁有第四魂環萬年級別。甚至還有可能擁有魂骨。親近于七寶琉璃宗和天斗帝國。這樣的人,不能為我武魂殿所用,就只有抹殺。”

  “但是他似乎和你那弟子立下什么五年條約,我武魂殿也不是不講道理,五年之后,就是他的死期。”

  “你……”大師猛的上前進步,他的雙眼瞬間被血色覆蓋。全身都在劇烈的顫抖著,但是望著比比東血色的眼眸,他卻不敢放肆。他知道五年就是她最后的仁慈了,不然很有可能唐三已經死在前來武魂城的路上了。

  大師的呼吸變得很粗重,一字一頓的道:“比比東,你給我聽清楚了。如果唐三有什么不測,那我將不惜一切代價摧毀武魂殿。我一生無子,他就像我的兒子。”

  “呵呵,自己無子難道和我武魂殿有關系嗎?唐三是小輩,我像要他死,讓小輩出手便是了,還有你拿什么摧毀武魂殿,不屬于你的藍電霸王龍宗?還是你的一身強大魂力?”

  “玉小剛,我恨你,你是我這一生中,最恨的人。我就是要讓你痛苦,我的兒子會替我殺了你那徒弟,而我要親手殺了柳二龍。不,我不殺她,我要折磨她,讓你痛苦。”

  比比東的目光就是毒蛇一樣,千尋淚第一次見到母親如此激動的樣子,然而他知道憎惡是從苦痛中生出的,就像黑暗產生了光。任何憎恨都是有理由的,修羅不是天生的。

  “你走吧,我不想再見到你,五年之內唐三還不會死,不過這里不允許再踏入一步。”

  大師默默的點了點頭,向大門走去,當他走到大門前一手握住拉手的時候,突然停下動作,淡淡的說道:“二十年了,比比東。你還是那么美,但我卻已經老了。我終究還是放不下你,畢竟,你是我第一個愛過的人。”

  “你放屁。”比比東的身體劇烈的顫抖了一下,“你也會愛么?你不配說這個字。愛我你還會離開我?寧可和自己的妹妹在一起?你這個混蛋,

你給我滾。”

  “當初我為什么離開你,你不應該問我,應該去問死去的教皇。薄情寡義,你始終在心中用這個詞匯形容我吧。隨你怎么想,我還是那句話,如果唐三死在武魂殿的人手中。那么,我將不惜一切代價報復。比比東,這是我最后一次這樣叫你。我們之間已經什么都沒有了。”

  說到這里,千尋淚已經握緊了手里的劍刃,這種人間渣滓說的話遠比他的劍刃更加傷人。

  玉小剛猛的拉開門,大步而去。千尋淚沒有動手,教皇殿不準許沾染人渣的血。

  比比東的身體劇烈的晃動了一下,似乎不依靠著權杖的支撐,她就要摔倒了似的。千尋淚緊緊抱住她,他知道自己是母親唯一的依靠了。

  “阿水,真不應該讓你來的,這樣的媽媽很奇怪吧。”比比東的聲音柔弱的像是十五六歲的少女。

  “沒有的事,這種事情交給我來解決吧,媽你好好休息。”

  “你要干什么去?”比比東從千尋淚的眼神中看到了殺意。

  “我去殺了他,這種廢物就不配和你生活在同一個世界。”

  千尋淚從來都不是一個善良的人,他的溫柔早已化為極冰葬在那血色之刃中了。

  “不行,你不能殺玉小剛,至少現在不行,我還沒有傷害他的理由。”她的眼神中有著不忍,這讓千尋淚也有些不該如何是好了,可是心底的憤怒卻又一定是要發泄的。

  “那就讓我給他一些懲罰吧,這是他必須付出的代價。”

  比比東松開攥著千尋淚衣角的手,這是徹底放手了,是啊,如果不是因為玉小剛的武魂是廢武魂,事情怎么會到這種地步呢,然而一個廢物的死活又有什么好顧忌的呢,既然他說一切都結束了,那也沒什么請面好講。

  千尋淚拿起了用來招待的香茗,快步走出議事大廳,追了出去。

  玉小剛離開教皇殿后自然無處可去,千尋淚想找到他易如反掌。此時的他正在一家小餐館用餐了,風餐露宿了這么多天,想必他也累了吧。

  武魂城經過多次擴建之后無論是面積還是繁華程度都不必天斗城差,作為商業之城,魂師之城,完全算的上大陸中心。正因為如此,武魂城的物價都是非常高的,身上沒什么錢的玉小剛只能找一家上不了檔次的民家餐館,也不知道這么多年他到底是怎么過來的,一直靠朋友接濟?還是恬不知恥的繼續領取補貼?

  “你就是大師?”千尋淚戴著面具,聲音也刻意的嘶啞了幾分,這樣的他不會被玉小剛認出來,就這么直接的坐到了他的面前。

  “你是武魂殿的人?”大師臉色一變有些驚訝,但是沒有慌亂。

  千尋淚點了點頭,沒有否認。

  “來殺我的?”一襲黑色衣袍的千尋淚怎么看都像是個殺手。

  “要是我是來殺你的,你覺得會看的到我嗎?大師,你的武魂理論可是被寫到武魂殿的教材里的,你知道你在教皇陛下的心中的地位嗎?”

  “說這些有什么意義,我的理論本來就是正確的,能得到你們的教皇陛下的認可我很榮幸,然而這又能代表什么?”

  “可事實就是你辜負了教皇,不是嗎,玉小剛?”

  “辜負?我什么都沒做錯,從她嫁給前任教皇的那一刻起,我就死心了,你怎么好意思用辜負這個詞?”玉小剛說的似乎很有道理,可是這一刻的千尋淚并不想和他講道理。

  他拿出了那裝著香茗的茶壺,用著玉小剛反應不及的速度砸到了他的臉上。頓時,小餐館里尖叫聲四起,普通人們紛紛離去,除了一些膽子大的留下來看熱鬧,但是被突然出現的黑衣人給趕走了。

  嘩啦嘩啦,碎瓷片掉落到地上的聲音如同鋼琴曲。玉小剛抱著血流不止的腦袋,大笑道,“武魂殿的人果真還是那般強硬無禮,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就是當今的圣子殿下吧,十四年前她領養的野狗?”

  “哼,我承認你很聰明,不過在聰明也是個廢物。”千尋淚抓住玉小剛的衣領,將他提了起來,鮮血從他的臉上不斷的溢出留下,鬢邊的白發也被染紅了,他的確老了,是個老頑固,而且嘴巴就像茅廁里的石頭。

  “領養?誰知道……”千尋淚沒讓他說完,魂力涌動,直接將玉小剛的一條手臂給撕了下來。

  肉體分離的痛苦讓他忍不住大喊出聲,這種疼痛是他完全不能忍受的,因為他沒有經歷過被人活生生扯下身體一部分的感覺。

  “你說你死心了?就因為一場莫名其妙的婚姻,難道你就不想去問問到底是為什么嗎?”千尋淚大吼著,同時手心里生出火焰,在玉小剛的斷臂出灼燒著,為了防止他失血過多而死,他只會這么一招止血。

  “難道不是因為怕死?因為知道自己是個廢物所以才不敢?你早知道自己是廢物了,為什么還要和先天滿魂力,雙生武魂的她走到一起,你就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嗎?”

  千尋淚將他重重地摔在地上,碎瓷片刺入皮肉的聲音被男人痛苦的嚎叫聲給掩蓋了。

  “哼,這點疼都承受不住,不過也在我意料之中,讓我幫你一把吧。”

  千尋淚說著從右手無名指上的永恒之心中取出一個精致的木盒,打開盒子,拿出里面的卷煙,正是千尋淚在路上繳獲的百年白草煙葉,這種毒品已經全面嚴令禁止了,販賣制做這種煙草都是死罪,但是暗地中的流傳又能如何呢?

  指尖跳動的火焰點燃了煙草,醉人的方向彌漫開來,一會兒就將空氣中的血腥味給覆蓋了,作為除味劑,它是滿分。

  “吸吧,它能讓你好受一些,至少不那么疼。”

  “不……”玉小剛倔強的搖搖頭,但是下一刻又開始齜牙咧嘴,疼的已經喊不出聲了,千尋淚再次用腳輕輕地踩向他,讓碎瓷片刺的更加深入,但又不會傷他性命。

  這是虐待,是非人的行徑,但千尋淚并未覺得有什么不妥,因為在他眼里,玉小剛已經不是個人了,是連待宰的牲畜都算不上的殘渣。

  “還是聽我的比較好,不然會疼死的。”千尋淚把煙卷湊到大師的嘴邊,這個時候他也只能妥協了,他可沒有勇氣在這個時候去死。

  一時間煙霧繚繞,普通人都被驅散了,而千尋淚也不受白草的迷煙影響,身體抽搐的玉小剛也感受不到痛苦了,本就虛弱的他完全抵抗不了迷煙帶來的神經毒素,意識和身體似乎分離了,一種飄忽的感覺讓他無法控制思緒,暫時性的忘記了巨大的傷痛。

  可是這個效果持續的時間并不長,疼痛感再次襲來,玉小剛連忙又吸了口白草煙卷,這一次他十分主動,逃避一次的人,往往會一直逃避,曾經他逃避感情,現在他逃避痛苦。趨利避害,人之常情。只是是非對錯,哪是那么容易分清楚的。

  千尋淚貼心的點了支蠟燭,十只一盒的卷煙全部留了下來,玉小剛能支持到救援到的,武魂城的治安要比天斗城好得多,這種斗毆傷人時間處理的很快,氣也出了,千尋淚不多停留,帶著從教皇殿跟出來的人離開。

  大師一定會認為武魂殿圣子是一個殘暴狠毒的人吧,但是他又能做什么呢,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弱者就是如此,就像小孩手里的橡皮泥,想要捏變成什么樣就是什么樣。

  “你把他怎么樣了?”比比東沒有回頭去看千尋淚,害怕看到他渾身是血的樣子,然而千尋淚在和玉小剛不平等對峙的時候沒有沾上一滴血,他并不喜歡血液的咸腥味。

  “一條手臂。”

  比比東深深地呼了口氣,好像放下了什么,“以你的性格不會那么簡單的吧。”

  “哎呀,媽,反正他沒死就是,你就別想這鬧心事了。”千尋淚那會讓比比東知道自己給玉小剛下了那種毒手,估計他后半生都不好過了。十只百年白草香煙足以讓他陷入瘋狂。

  禁毒令已經頒布了下去,武魂殿也派遣了審判十字軍前往星羅的南田,目的是銷毀一切培養白草魂獸的人和勢力,還有罪魁禍首的百年白草。

  “媽,所謂雙生武魂的難關是什么?”見母上大人已經平復了心情,千尋淚好奇的問道。

  “其實并算不上什么難關,只是因為迄今為止只有兩位雙生武魂的魂師,再加上這個唐三就是三個了。”

  “我的兩個武魂,死亡蛛皇,噬魂蛛皇,都是蛛類的頂級武魂,兩個武魂相性很高,屬于相生雙生。而歷史記載中的第一位雙生武魂魂師的兩種武魂毫無關聯,是異生雙生。”

  “唐三的武魂分別是藍銀草和昊天錘,這也是異生相生咯。”

  “是的,異生相生的原因是父母遺傳的兩種武魂中一種是強大且難以傳承的,另一種是極弱卻容易傳承的。唐三的兩種武魂剛好就是這樣。而他作為昊天錘的擁有者,完全不用在乎這雙生武魂修煉的難題。”比比東眼里閃過一絲羨慕。

  “為什么啊?”

  “第一位雙生武魂的魂師,因為為第二武魂附加魂環的時候,身體無法承受太多魂環帶來的力量,被撐爆了,我推測就是因為魂師的身體素質不夠強大造成的,所以我在給第二武魂附加魂環之前花了很久的時間提升身體素質,而且我現在的第二武魂只附加過兩個萬年魂環,就算這樣,我也感受到了很難再附加更多的魂環了,我的身體已經無法再承受更多的力量。”

  “昊天錘魂師的修煉是最艱難的,哪怕不附加任何魂環,昊天錘都有五百斤重,對魂師的身體力量要求極大,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昊天宗的子弟除了修煉魂力,在身體的修煉上花費的時間更多,所以他們也更強。”

  “每附加一個魂環,昊天錘的重量都會成倍的提升,魂師的實力越是強大,昊天錘的力量就越可怕,這也是昊天宗能成為上三宗之首的原因了。他們宗門有著特殊的煉體之法,超過魂圣之后,他們的身體本身的能力也不比獸武魂完成武魂附體后的魂圣差多少。”

  “所以唐三根本就不用擔心未來,雙生武魂修煉上產生的阻礙。我明白了,我會殺了他,不會給他成長的機會的。”千尋淚知道武魂殿和唐三之間的仇怨是根本調節不了的,唐三日后必定是他的敵人。

  “阿水,我不建議你在總決賽上下殺手,如果你要執行你那個計劃的話。還有,昊天斗羅這次應該也會在場,他會時刻保護唐三的。”

  “嗯,我有分寸的。”

  千尋淚內心盤算著,怎么對待史萊克學院,目前的形勢怎么說都是不能動手的,一旦用汩水的身份讓史萊克學院產生人員傷亡,那么就會對超神學院背后的千仞雪極為不利。

  為了顧全大局,這件事只能暫時擱置,現在的唐三還構不成什么威脅,威脅更大的是他背后的那個人,昊天斗羅。

  千道流再一次閉關,現在的武魂殿根本沒有強者能攔得住昊天斗羅,如果千尋淚真的把唐三殺了,那么武魂殿可能會產生極大的損失,他自己的性命都沒有保證。

  “唐昊身上有著暗傷,他的魂力不會再有提升了,盡量不要逼迫他出手。你還是好好地遵守你的五年之約吧。”




如果喜歡《斗羅大陸的湮滅》,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苦鏡所寫的《斗羅大陸的湮滅》為轉載作品,斗羅大陸的湮滅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斗羅大陸的湮滅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斗羅大陸的湮滅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斗羅大陸的湮滅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斗羅大陸的湮滅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