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玄幻奇幻小說 > 生活因你火熱最新章節列表 > 第40章 邵卿的0層套路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40章 邵卿的0層套路

小說:生活因你火熱 作者:小拉法

  周四帝都舞蹈學院芭蕾舞系的課程表赫然調整成了三堂《古典芭蕾舞獨舞》專業大課、三堂《芭蕾戲劇表演》,直到下午四點翁懷憬才完成了授課任務。

  周佩佩替她捧著一部分教研資料陪著翁懷憬從文化教學樓出來,她一邊看著手中自己今天見縫插針地利用休息時間做了不少批注的劇本,一邊往學院外的萬壽寺路“一號院”自己家中走著,劇本正是昨晚剛成型,初版名定的《今日暫停》,后期可能還會改。

  回家這一路上周佩佩都小心護著口中默默念白著臺詞的翁懷憬,周佩佩心里還在默默想著:

  「從教室到憬兒姐的家不過十來分鐘的步程,憬兒姐都如此用功,果然藝術家的成功并非源自偶然和天賦——“天才是1%的靈感加99%的汗水”愛迪生所言非虛,古人誠不欺我也。」

  兩人就這樣走著回一號院,搭乘著電梯到了30樓。

  出了電梯門,周佩佩看見電梯的逃生通道門口邊背立著的邵卿,她照舊盤著一頭烏黑的長發,還是穿著一襲合身的高級套裙,黑色紅底的細高跟鞋。

  右手纖長的手指夾著一根剛點燃的細長過濾嘴香煙,眼尖的周佩佩還留意到逃生通道門口的垃圾桶蓋上散落著三四個煙頭。

  “卿姐,你怎么過來了,也不打個電話?”周佩佩開口跟邵卿打招呼。

  聽到周佩佩的聲音翁懷憬才從念白臺詞的狀態里退出來,發現這會已經到自己家門口了,也注意到了一旁正在抽煙的邵卿。

  “嗯,反正我算著也快到懷憬下課的點了,就沒打電話直接上來等著了。”

  邵卿轉過身來,夾著香煙的那支手稍微向上揚了揚,當是打招呼了,她對著翁懷憬繼續開口說道:“在公司辦公室坐著悶得慌,一陣莫名的心煩意躁,想著你快下課了,就過來看看你。”

  周佩佩掏出了鑰匙快步打開了門,翁懷憬一邊往里走著,一邊清清冷冷地回了聲:“進來說吧,卿姐。”

  邵卿笑了笑,抬手在垃圾桶蓋板上按滅了沒抽上兩口的煙,跟著她進了門。

  周佩佩這會從冰箱里給翁懷憬端了杯出門前早早準備好的檸檬蜂蜜水,然后有些不太確定地望著邵卿,猶猶豫豫地問了句:“卿姐,還是咖啡嗎?”

  看著一旁解開帆布鞋鞋帶換上棉拖鞋的翁懷憬,不緊不慢地起身接過這杯冰鎮蜂蜜水,一邊小口小口的喝著,一邊施施然地往客廳沙發走,邵卿踢掉自己的高跟鞋,赤足快步跟上,有些不顧形象的癱坐到翁懷憬旁給周佩佩回了聲:“別,你給我也來杯這種冰的吧。”

  翁懷憬瞄了眼擠到自己旁邊的邵卿,也不說話,伸手把喝了有小一半的水杯擱到茶幾上,把劇本擱到自己大腿上繼續低聲念白起自己的臺詞。

  邵卿微微起身,一邊接過周佩佩遞來的水杯,一邊打量著即使在自家沙發上也保持著端莊的“公爵夫人傾斜坐”的翁懷憬。

  邵卿雙手捧著水杯,沒著急喝,反而笑望著翁懷憬的側臉,沒忍住般開口說了聲:

  “昨天比上周錄首期節目狀態強多了,你主動開口說了不少話,說得都挺言之有物的,特別是替換上的那段孟子語錄。”

  翁懷憬注意力繼續放在腿上的劇本上,用很平緩的語調回復著:“雖然我大學是在米國念的,但是該看的書也都有看。”

  “反倒是晏清那小狐貍,不是一直有人吹他是華國戲劇學院的杰出畢業生代表么,

沒想到啊…沒想到…”

  邵卿將水杯舉到嘴邊,搖頭晃腦地繼續說道:“居然用了段那么生僻的詠嘆調臺詞,要我說…他是不是去年演音樂劇演太多幕了……”

  邵卿閉著眼睛,用了稍微有那么一點輕蔑的語氣評價著晏清。

  周佩佩看邵卿那表情似乎是在回味著昨天翁懷憬給晏清來那一段臺詞表演時的場景。

  她都有些不忍,周佩佩對晏清的印象一直都挺好的。

  「不知道為什么邵卿姐會對晏清老師懷抱敵意。」

  她有心想為晏清辯解上幾句,卻又不知怎么開口,怯怯地望著邵卿。

  似乎注意到了周佩佩矛盾的神情,側身背過翁懷憬,邵卿喝了一口水后對她流露出了一抹神秘的笑容。

  倒是注意力一直在劇本人物臺詞上的翁懷憬,瞥了一眼邵卿,悠悠地開口:

  “那段臺詞不是詠嘆調,不過是翻譯成華文帶了些詠嘆腔調而已,那是出自19世紀初蘇格蘭詩人沃爾特?斯科特爵士的《Lay of the Last Minstrel》,又譯作《最后一位吟游詩人》里的一首敘事詩。”

  邵卿對著翁懷憬撇了撇嘴,嗤笑道:“那又怎樣,還不是用錯了地方,被你當場給懟得…嘖嘖嘖。”

  翁懷憬翻了一頁手中的劇本,目光繼續投在女主臺詞上,語氣有些隨意地閑聊般:“我說的不合適,指的厲娜這個女主角,她的學歷背景人設不適合用這段詩而已。”

  即使翁懷憬沒有看向她,邵卿起身放下手上的水杯,重新倚在沙發上,她精致的臉凝出一副不敢茍同的神色:“哦,這話怎么說?”

  翁懷憬淺淺一笑,又瞥了邵卿一眼,繼續看回自己的劇本,過了小一會才輕聲說了句:“厲娜本科學的漢語言文學,研究生方向是先秦時期文學藝術…她如果需要引經據典的話,首選肯定是《四書五經》里邊的名言吧。”

  “說得也是,那你看,你這意思也是他用錯了詞唄。”很自然,邵卿低頭看似無意接了一句。

  翁懷憬繼續看著劇本心不在焉地辯解道:

  “不,他念書時選修過《英國文學》,比起同時期聲名顯著的英格蘭詩人喬治·拜倫,他一直更欣賞沃爾特·斯科特爵士以及19世紀末期的D·H·勞倫斯這兩位詩人。所以他把這段詩寫進劇本并不為奇……”

  翁懷憬好像意識到自己失言了,收聲后她冷眼望向邵卿。

  “哈哈哈哈哈哈~”

  原本貌似漫不經心倚在沙發靠背上的邵卿,突然癱倒在沙發上笑出了聲。

  “嘁!好你個邵卿!居然趁我注意力都在劇本上,套我話…”

  翁懷憬啐了一口,罕見的語調高了小半度,聽上去薄嗔含怒里又帶著些脆生生。

  “我不詐你一次,你這個閉口葫蘆得自己悶到什么時候,再說了,我要對得起晏清背著我叫了那么多聲〈老狐貍〉。”

  癱著的邵卿毫不示弱地仰頭跟翁懷憬對視,嘴里依舊是振振有詞。

  “你開心就好,我得認真看劇本了,明天就要開拍了。”

  翁懷憬稍稍轉回身,將背影對著仍然一臉戲謔的邵卿。

  “是啊,明天就正式拍那三場戲了。這段時間見了有五六次了吧,唉,加起來兩個人也沒對上過超過五句話。”

  邵卿繼續陰陽怪氣著,甚至將戰火撩到了旁邊一臉懵蔽的周佩佩身上:

  “佩佩你來說說看,到時候你憬兒姐這幾場戲,它能拍好嗎?”

  周佩佩望了望翁懷憬的背影,又看了看一臉壞笑的邵卿,最后她搖了搖頭,示意自己正在隱身,不敢也無意介入大佬們的戰斗。

  “我學的可是斯坦尼體系的表演方法,進入角色我就是厲娜本人了,他在我眼里就是那個同事,主持人索雷行。”

  翁懷憬大大方方地回轉過身來,表情淡定地直面邵卿的質疑,她說的這兩個名字便是《今日暫停》里男女主角的暫定名。

  看到翁懷憬轉過身來正視著自己,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邵卿從沙發上坐起身來,恢復了一個談正事的坐姿:

  “行吧,懷憬~其實我沒告訴你,這周一我一個人殺到晏清工作室那邊,直接跟他把話給挑明了…”

  翁懷憬揚了揚眉,示意邵卿繼續接著往下說。

  “因為錄第一期節目的時候,駱冰就察覺到你們兩個之間有些不對的苗頭,跟我閑聊的時候說什么兩個主創之間互動好少,是不是晏清心里還有些憤懣未平之類的。”

  翁懷憬眉鋒一點:“他敢!”

  邵卿笑了笑端起自己的杯子,繼續說下去:

  “我當時就只是覺得,這樣下去不行,這要是后面再錄上幾期,節目組可能就得想盡辦法,通過剪輯來掩飾你倆中間明顯的那種異常疏離感了。”

  翁懷憬冷冷回道:“沒覺得有什么異常。”

  紅唇抿著吸啜了一小口水后,邵卿眼波流轉著嗔道:“嘖嘖,你倆這嘴硬的樣子倒是像極了。”

  翁懷憬蹙眉不豫道:“你開心就好。”

  邵卿不以為意,放下杯沿沾上淺淺唇印的水杯。

  “我之前試探你很多次,你總選擇轉身背對著我,所以我也沒轍了,剛好有《追光者》版權和錄制的事,我便乘機殺到晏清面前直接甩了一句…”

  春風滿面的邵卿突然斷句,她望著翁懷憬的雙眸,等到翁懷憬對視上才緩緩說道:

  “你倆分手多久了?”

  …

  “啊!”

  這一驚聲打斷她倆藏在目光里的針鋒相對,兩人都循聲望去…

  




如果喜歡《生活因你火熱》,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小拉法所寫的《生活因你火熱》為轉載作品,生活因你火熱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生活因你火熱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生活因你火熱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生活因你火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生活因你火熱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