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玄幻奇幻小說 > 這個門派要逆天啊最新章節列表 > 第45章 我們中出了個叛徒!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45章 我們中出了個叛徒!

小說:這個門派要逆天啊 作者:挺槍躍馬

 “成功完成主線任務,破壞邪僧慧果布置的法壇,獎勵一千五百界符。成功完成支線任務,找到法壇設立的地點,獎勵三百界符。檢測到輪回者10086受到致命重傷,請問是否申請回天仙光?”

  輪回大殿之上,早已聽習慣了的宏大聲音轟然響起,不參雜任何情緒,語氣井然有序,沒有絲毫動搖。

  而與之相比,安月瑤就要凄慘得多了。

  意識模糊。

  嘴唇蒼白。

  該怎么說呢,這還是安月瑤的第一次瀕死體驗,痛楚到了一定程度后反而消失了,甚至還有點爽快。

  當然,如果就這樣死了,那可就不爽快了。

  念及此處,安月瑤登時輕啟朱唇,鼓起全身最后幾分力量,硬是從牙關里擠出了兩個字:“....申請!”

  “準。”

  話音剛落,一道恢弘光束便從天而降,緊接著安月瑤就感覺原本隨著血液不斷流失的體力開始回歸,如風中殘燭般的氣血更是迅速壯大,傷口隨之消失,筋骨重新接續,眨眼便重新回歸巔峰。

  “....不管幾次都覺得不可思議。”

  “哈啊!”

  吐氣開聲,安月瑤一個鯉魚打挺就從地上站了起來,等凝神感應了一番自身狀態后,便露出了笑容。

  這才是她不顧生死的理由。

  誠如安月瑤先前所說,

  她并不是瘋子。不如說正好相反,她很理智,只是這種近乎極致的理智,在外人看來就變成了瘋狂。

  自從和慧心親自交手過一招后,安月瑤對她的實力已經有了把握,她之所以不管不顧,無視慧心的攻擊去破壞法壇,就是篤定了慧心的攻擊殺不了自己,同時她也需要慧心那一擊來幫助自己。

  這就不得不提起安月瑤的神通了。

  雖然并非人仙神通,而是武圣大成后凝練出的神通,但依舊具備了幾分奧妙,就如同裴尋真的神通“歸真止戈劍”,可以平靜靈氣,消弭異象一般,安月瑤的神通同樣也具備某種特殊的功用。

  其名為“玉石俱焚法”。

  顧名思義,這門神通乃是安月瑤刻意捏造而成的,一門能間接燃燒氣血的神通,每次受傷之后流血,都能將血液燃燒,而后提升自己的實力,換而言之,受的傷越重,安月瑤的實力就會越強。

  且神通維持期間,安月瑤會始終保持巔峰的身體狀態。

  當然,神通一過,此前壓制的傷勢就會一口氣爆發,輕則傷勢加倍,重則就像剛剛那樣直接垂死。事實上,若非是輪回殿的回天仙光,剛剛那種傷勢,放在人仙界基本上已經算是無可救藥了。



  如此極端的神通,也只有安月瑤才會凝練出來。

  稍有不慎,就有可能當場身亡,但安月瑤還是那么做了,七成的勝率,已經足以讓她選擇拼命一搏了。

  更何況-----

  安月瑤閉目稍作調息后,只覺得原本阻攔自己前往巔峰武圣的銅墻鐵壁,不知何時竟是變成了一張薄紙。

  生死間人的潛力才會得到最大的發揮。

  活到最后的,

  都是強者。

  和裴尋真不同,安月瑤的心性本就通透澄澈,阻擋她的唯一障礙,就是平庸的資質天賦,但現在,恰如當初晉升巔峰宗師一樣,她又一次從死神的手中搶下了名額,找到了通往更高境界的道路。

  不過這還不夠。

  她還要更強!

  安月瑤深吸一口氣,氣機昂揚,卻是沒有著急離開輪回殿,而是直接向輪回殿申請了一座修煉用的輪回密室,這也算是輪回者的特權之一,通過消耗界符,換取到最適合自身道路的修煉空間。

  “輪回空間已開啟,時間比例1:30,一百界符一天,請酌情使用。”

  輪回殿的宏大聲音隨之響起,而根據安月瑤的經驗,計時從現在也就開始了,她沒有半秒鐘可以浪費。

  “希望師祖那邊也能一切順利.....”

  嘆了口氣,安月瑤便不再猶豫,直接消失在了輪回殿中,這次若是不突破巔峰武圣,她絕不出關!

  而與此同時-------

  “轟隆隆!”

  陰云迸散,惡鬼消弭,卻見藥王寺中,慧果手里的三首幡轟然炸開,竟是直接變成了一根光桿子。而原本縈繞在法壇四周的破界氣機,更是如遭重擊一般,從原本的極盡巔峰直接跌落了下去。

  “混賬!”

  見到這一幕,慧果只覺得一股惡氣涌上心頭,出現這等異狀,只有可能是神都城的真法壇被攻破了!

  “慧心!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師兄....”

  透過符咒與慧心聯系后,慧果很快就得知了安月瑤所做的一切,然而不知道還好,知道了反而讓他有些迷茫。

  那么大一個活人,

  憑空消失了?

  你蒙我呢吧!

  “我真的沒騙你!我愿意立下法契!不過那女子也被我打成了重傷,除非是陰神真人,否則沒人能救她!”

  “你確定?”

  “確定!”

  得到慧心的答復后,慧果心中稍感安慰,但隨之而來的卻是更強烈的疑惑:為何那神秘女子要不顧生死地破壞法壇?

  而且還手持一件輪形的法寶....

  .....嗯?輪形法寶?

  慧果也不是兩耳不聞窗外事,雖然沒有太裕王那般如數家珍,但如今天下的人仙特點他還是知道的。

  印象中,使用輪形法寶的似乎只有-----

  “陸行舟?”

  慧果目光一轉,登時看向了空中的陸行舟,說起來,此前他和天圣帝交手的時候,余波好像還破壞了藥王寺的不少廟宇,雖然可以解釋為無心之失,但如果硬要說的話,也有可能是故意為之.....

  但是陸行舟應該找不到法壇的位置啊。

  .....等等!

  霎時間,慧果只覺得腦海中靈光一閃!原本籠罩在眼前的重重迷霧,在這一刻陡然開放,顯露出了真相!

  沒錯!

  “這一切都是金蟬的陰謀!”

  “從我讓他去拉攏陸行舟的時候,他恐怕就已經想好這個計劃了,拉攏陸行舟,就是想把鍋扣在他頭上!輪形法寶恐怕也只是障眼法,目的就是為了間接制造出證據,從而讓我去懷疑陸行舟!”

  “只有可能是這樣!”

  金蟬這移花接木,驅虎吞狼之計未免也太粗糙了。

  也不想想,

  自己甚至今天才剛剛和陸行舟見面,又怎么可能會隨隨便便去懷疑他?證據做得那么完美反而惹人懷疑!

  以為這樣就能瞞過機智的貧僧么?

  天真!



  而就在慧果恍然大悟的同時,絕天陷地陣的變動自然也落入了太裕王等人的眼中,尤其是太裕王,更是大喜過望,好家伙!雖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對方的破界法壇好像是失敗了!天助我也!

  而自己布置在南蠻的破界法壇還在順利進行中。

  大局已定!

  絕天陷地陣崩潰后,在場眾人對外的神意聯系立刻恢復,太裕王自然也不例外,神意直接投影到了南蠻。

  而在那里,

  “看來慧果那邊是失敗了啊。”

  “太好了!”

  第二尊太裕王,正雙手背負,傲立在一座祭壇之上,氣機晦暗不定,一眼望去,竟然又是一尊鬼仙分身!

  這才是太裕王的底牌!

  身為圣皇天的皇室貴胄,慧果對太裕王的形容可謂生動形象,對絕大多數人而言,他就是一個狗大戶。

  哪怕是價值極高,需要殺死一位人仙才能凝聚出的人仙級別的鬼仙分身,太裕王都能直接掏出足足兩個,其中一個用來主持自家的破界法壇,另一個用來阻止慧果的,可謂是分工明確兩不誤。

  而現在可謂是進展順利。

  “再有一炷香,破界法壇就會徹底成立。”

  “法壇一開,本體下界之后,就能親自阻斷心魔寺通往此方世界的通道,如此算是將其徹底挫敗了。”

  “善!”

  然而就在太裕王志得意滿的同時,

  陡然間----!!!

  就在南蠻那處破界法壇的旁邊,一道全身籠罩在迷霧中的虛影陡然浮現,伸手一拍,竟是趁著太裕王那第二尊鬼仙分身和藥王寺的分身神意相連,心神放松的剎那,直接拍擊在了破界法壇上!

  咔擦!

  原本氣機已然醞釀到了極致,正處于“不鳴則已”階段,就差“一鳴驚人”的破界法壇突然一下子.....

  .....萎了。

  法壇當場四分五裂,其上的陣法更是被一抹神意洗滌而過,瞬間就被破壞得七七八八,失去了所有功用,出手者還非常謹慎,揮灑出的神意也做了多重掩飾,讓人根本無法從中看出其底細來。

  “........”

  做完這一切后,

  出手者甚至都沒有去看太裕王,一眨眼就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只剩下太裕王一人孤零零地站在法壇上。

  雪花飄飄~~北風瀟瀟~~

  天地~~一片~~

  蒼茫~~!

  “不------!!!”

  下一秒,太裕王那夾雜著無法相信,無法接受,無能狂怒的神意就瞬間掃蕩了法壇四周的南蠻森林。

  如此劇烈的情緒波動,自然也影響到了藥王寺那邊的太裕王,不過在其他人看來,就顯得有些難以理解了。

  搞啥玩意兒啊?

  我們這不成功阻止了慧果么?

  咋還生氣了呢?

  唯有金蟬,雖然依舊在和蕭禹余對峙,甚至連看都沒有看太裕王一眼,但他心中卻是不禁笑出了聲。

  “成了!”

  出手者自然是憑借搜天索地羅盤找到了南蠻的“禪”。

  事實上他早就找到了法壇的位置,也看到了太裕王的第二具鬼仙分身,只是金蟬并不像暴露“禪”的秘密,所以并沒有第一時間出手,為的就是抓住一個能在不暴露身份的情況下動手的機會。

  而就在剛才,他終于等到了。

  結果也不言自明。

  念及此處,金蟬頓時生出了一種巨大的成就感:“這下太裕王和慧果是真的不死不休了。打起來!打起來!”

  破界法壇被破,太裕王定然想找出那神秘人。

  但怎么找呢?

  誰最可疑?

  很顯然,沒有和太裕王簽訂過法契的人最可疑,四舍五入一下,自然只有慧果代表的欲界天符合條件。到時候自己只要在作為雙面間諜,證實一下太裕王的猜測,就能穩穩將鍋扣在慧果頭上。

  而另一邊呢?

  自己大可將這件事告訴慧果,以此博取他的好感,畢竟太裕王的破界計劃沒有得逞,全都是多虧了我啊!

  從今以后慧果還不對我大大的信任?

  一箭雙雕!

  金蟬是越想越美,隱隱仿佛能看到自己左右逢源,兩頭通吃,最后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美好場景了。

  同時太裕王也果然如金蟬所想那般,開始思索起了破壞自己破界法壇的真兇。

  “能破壞法壇的,只有可能是沒有和我簽訂法契的人!畢竟我簽訂過的法契內容都有明確寫上這一點。既然如此,有誰和我簽過法契?天圣帝,陸行舟,金蟬.....他們應該都不可能襲擊法壇。”

  -----到目前為止都和金蟬預料的一樣。

  但或許是因為怒火攻心,

  也有可能是靈光一閃,

  總而言之,太裕王的思考在這個地方突然轉了一個彎,而后便朝著金蟬完全沒料到的方向一騎絕塵了。

  “我在南蠻的布置非常隱秘。”

  “且這段時間,我一直都盯著藥王寺,可以確定慧果那家伙壓根就沒離開過,而不離開,他應該就發現不了南蠻的破界法壇才對,在我的隱藏下,只有真正到了南蠻,才有可能感應到破界氣機。”

  “既然如此,那只有可能是自己人了!我們中出了個叛徒!”

  “畢竟我疏于防范的,只有簽訂了法契的自己人,天圣帝,陸行舟,金蟬.....”

  “是了!只有一個人沒和我簽過法契!逆天觀那個能夠化身法寶劍器的無名人仙!一定是他沒跑了!”

  “......不對,他明明在和金蟬戰斗。”

  念及此處,太裕王立刻將神意投向了金蟬的方向:“金蟬,和你交手的那個人仙有沒有什么奇怪之處?”

  “嗯.....”

  金蟬沒有慌亂,他當然考慮到了蕭禹余作為同盟,卻和他交手,這一個落在慧果眼里沒什么,但落在太裕王眼里卻疑點重重的問題,所以很平靜地說道:“我和他互有默契,因此都沒出全力。”

  怎么樣!

  這種“看上去好像事前就和對方說好一起劃水,但實際上壓根沒承認這件事”的話術!這樣一來,就可以完美掩飾自己和蕭禹余交手的問題,就算太裕王去向陸行舟求證,自己也能搪塞過去。

  比如用“為了不讓慧果懷疑我,所以才特地給自己找了個對手”這樣的理由。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反正自己和太裕王簽訂了法契,關鍵時刻把這個大殺器拿出去,不愁太裕王不相信自己,可謂毫無破綻。

  然而-----

  “沒出全力!?”

  得到金蟬回復的太裕王心神大震!

  實錘了!

  沒出全力?說不定不是沒出全力,而是出不了全力!比如說....那其實只是一個分身!而那無名人仙的本體,

  實際上襲擊了自己在南蠻的法壇!

  但是.....

  “沒道理啊,我和他無冤無仇,他為什么這么做?”

  “難道他暗中投靠了慧果?不可能,若真是如此的話,金蟬早就應該暴露了,既然如此,那只有可能是.....”

  “....陸行舟!”

  沒錯!

  此前陸行舟和我說什么對方不是逆天觀的人,實際上八成是在胡扯!為的就是將他自己和這件事剝離關系!而且陸行舟也有動機阻止自己破開天地界障!可謂是動機能力俱全!就是他沒跑了!



如果喜歡《這個門派要逆天啊》,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挺槍躍馬所寫的《這個門派要逆天啊》為轉載作品,這個門派要逆天啊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這個門派要逆天啊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這個門派要逆天啊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這個門派要逆天啊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這個門派要逆天啊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