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玄幻奇幻小說 > 武破真靈最新章節列表 > 第2章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2章

小說:武破真靈 作者:辰昊翊

  墨塵原本打算跟贏玉耗上幾天的,沒想到事情這么順利。

  在回青山的路上,卉瑤問墨塵:“你說贏玉所說可信嗎?”

  “差不多吧,不過我總感覺她在隱瞞著什么。”

  “我感覺,贏玉好像對紫依的事情格外在意,可她的回憶中卻沒有關于自己的。昆侖出事的時候她在哪?贏玉明明是赤依的隨從又怎么會對紫依感情深厚。”

  墨塵看著卉瑤分析的頭頭是道,突然發覺眼前的這個人。平時可可愛愛的,到了關鍵時刻還是很有想法的,就是有時候喜歡做力不勝任的事情。往好了講是道義心腸,往壞了講便是不自量力了。幸好,她一化形便遇見了自己,想到這墨塵不由自主的抿起嘴角。

  卉瑤見墨塵不說話,好像在想些別的事情:“你在聽我說話嗎?”

  “嗯。你說的有些道理,贏玉提供的信息是繆皇功力不濟元氣耗盡而亡,他的紫依還在又怎么會舍得,搶不到昆侖鏡打不過赤依跑不就好了。赤依是不是真的見死不救暫且保留意見,最后贏玉還特意提到了師尊,師尊與這件事又有什么關系呢?”

  “說到越來越亂了,看來現在只能問師尊了。”

  墨塵表示贊同,可怎么問才好呢?上一次在北海自己曾向師尊提過繆皇,當時師尊表現的很不高興,或許師尊當真知道此事。

  回到青山,澤言在屋內酣睡,這才不到辰時。

  “嘿,醒醒!”墨塵看著不爭氣的師弟,讓他假扮自己真是一個非常不正確的決定。

  澤言迷糊的睜開眼睛:“唔~師兄你們回來了?”然后翻過身繼續睡。

  墨塵看著熟睡的澤言搖了搖頭,看著外面天色尚早,不知是不是最近煩心事太多,此時此刻真想溫一壺烈酒,酣暢淋漓的醉一回,于是拉起卉瑤往后院走。

  庭院小池內蓮葉接天格外碧綠,山間夕陽灑落,照映著荷花別樣櫻紅,兩個人坐在庭院內喝到天黑。

  “唔~呃~”幾杯下肚的卉瑤有些微醺的打著酒隔,表示喝的很盡興。雙手交叉撐在石桌上,身子前傾,慢慢靠近坐在對面的墨塵。可能是桌子太大,沒有達到目的的卉瑤起身繞到墨塵身邊,雙手捧起墨塵的臉,吻了下去。

  被卉瑤大膽的舉動刺激到的墨塵,緊捏著手中的酒杯,沒有多余動作。

  酒勁上來的卉瑤,感覺在身體在晃動,緊緊的抱著墨塵是腦袋,此刻只想找到平衡的卉瑤,順勢坐上了墨塵的腿上。

  卉瑤整個身體緊緊的貼在墨塵身上,兩條修長白皙的手臂搭在墨塵肩膀上。卉瑤那一身輕紗質地的長裙,此刻對于墨塵來說相當于沒穿。卉瑤一頭如絲緞般的黑發隨風飄拂,細長的鳳眉,一雙眼睛如星辰如明月,面若桃色,身上的每一處都在不動聲色的吸引著墨塵。

  墨塵咽了咽口水:“卉瑤,你醉了,別這樣。”

  “我不,這里暖和。”卉瑤邊說邊晃動自己的身體,表示拒絕。

  “你在不下去,后果自負了。”墨塵保持著最后一絲理智說。

  聽見墨塵的話,卉瑤反而越抱越緊,將整個腦袋搭在墨塵肩上。終是沒有克制住的墨塵抱起懷中的卉瑤,往卉瑤住處走去。

  翌日,睡了一個好覺的卉瑤伸展著四肢,左手好似碰觸到了什么,轉頭,睜眼,墨塵,一起呵成。

  此刻墨塵側著身子,一只手托起頭部,眼色溫柔的看著卉瑤:“早啊!”

  卉瑤瘋狂的回憶作業自己都干了些什么,

皓月星空下,對酒當空,把酒言歡,接著自己垂憐他人美色,上下其手,再接著......他與我在一起了。想到此處,卉瑤呈現嬌羞模式,身旁的墨塵很是滿意。

  澤言閑著無聊,自己又不能出去,正焦慮的在房間內踱步,這個六耳讓他一大早出去給自己拿些吃食,這么久還不回來。站定在窗前,等等,卉瑤和墨塵怎么從一處出來。推開房門,跑到兩個跟前質問:“你兩什么時候回來的,也不同我講一聲,這一整天快把我憋悶壞了。”

  “你還好意思說憋悶,讓你扮作我在屋內,你昨天一整天都躺在屋內酣睡吧!”墨塵沒好氣的反駁,不過,幸虧他昨天一直睡著,自己與卉瑤才有機會喝酒獨處,想到喝酒,卉瑤喝醉的狀態實在是太差了。轉頭冷不丁的對卉瑤說:“以后,不準與他人喝酒。”

  “等等!你們一大早的就開始喝上了?有酒喝怎么不叫我!”澤言此刻正餓著難受,聽到喝酒二字,整個人來了精神。

  這時,拎著吃食的六耳姍姍來遲的推開院門......墨塵原本打算跟贏玉耗上幾天的,沒想到事情這么順利。

  在回青山的路上,卉瑤問墨塵:“你說贏玉所說可信嗎?”

  “差不多吧,不過我總感覺她在隱瞞著什么。”

  “我感覺,贏玉好像對紫依的事情格外在意,可她的回憶中卻沒有關于自己的。昆侖出事的時候她在哪?贏玉明明是赤依的隨從又怎么會對紫依感情深厚。”

  墨塵看著卉瑤分析的頭頭是道,突然發覺眼前的這個人。平時可可愛愛的,到了關鍵時刻還是很有想法的,就是有時候喜歡做力不勝任的事情。往好了講是道義心腸,往壞了講便是不自量力了。幸好,她一化形便遇見了自己,想到這墨塵不由自主的抿起嘴角。

  卉瑤見墨塵不說話,好像在想些別的事情:“你在聽我說話嗎?”

  “嗯。你說的有些道理,贏玉提供的信息是繆皇功力不濟元氣耗盡而亡,他的紫依還在又怎么會舍得,搶不到昆侖鏡打不過赤依跑不就好了。赤依是不是真的見死不救暫且保留意見,最后贏玉還特意提到了師尊,師尊與這件事又有什么關系呢?”

  “說到越來越亂了,看來現在只能問師尊了。”

  墨塵表示贊同,可怎么問才好呢?上一次在北海自己曾向師尊提過繆皇,當時師尊表現的很不高興,或許師尊當真知道此事。

  回到青山,澤言在屋內酣睡,這才不到辰時。

  “嘿,醒醒!”墨塵看著不爭氣的師弟,讓他假扮自己真是一個非常不正確的決定。

  澤言迷糊的睜開眼睛:“唔~師兄你們回來了?”然后翻過身繼續睡。

  墨塵看著熟睡的澤言搖了搖頭,看著外面天色尚早,不知是不是最近煩心事太多,此時此刻真想溫一壺烈酒,酣暢淋漓的醉一回,于是拉起卉瑤往后院走。

  庭院小池內蓮葉接天格外碧綠,山間夕陽灑落,照映著荷花別樣櫻紅,兩個人坐在庭院內喝到天黑。

  “唔~呃~”幾杯下肚的卉瑤有些微醺的打著酒隔,表示喝的很盡興。雙手交叉撐在石桌上,身子前傾,慢慢靠近坐在對面的墨塵。可能是桌子太大,沒有達到目的的卉瑤起身繞到墨塵身邊,雙手捧起墨塵的臉,吻了下去。

  被卉瑤大膽的舉動刺激到的墨塵,緊捏著手中的酒杯,沒有多余動作。

  酒勁上來的卉瑤,感覺在身體在晃動,緊緊的抱著墨塵是腦袋,此刻只想找到平衡的卉瑤,順勢坐上了墨塵的腿上。

  卉瑤整個身體緊緊的貼在墨塵身上,兩條修長白皙的手臂搭在墨塵肩膀上。卉瑤那一身輕紗質地的長裙,此刻對于墨塵來說相當于沒穿。卉瑤一頭如絲緞般的黑發隨風飄拂,細長的鳳眉,一雙眼睛如星辰如明月,面若桃色,身上的每一處都在不動聲色的吸引著墨塵。

  墨塵咽了咽口水:“卉瑤,你醉了,別這樣。”

  “我不,這里暖和。”卉瑤邊說邊晃動自己的身體,表示拒絕。

  “你在不下去,后果自負了。”墨塵保持著最后一絲理智說。

  聽見墨塵的話,卉瑤反而越抱越緊,將整個腦袋搭在墨塵肩上。終是沒有克制住的墨塵抱起懷中的卉瑤,往卉瑤住處走去。

  翌日,睡了一個好覺的卉瑤伸展著四肢,左手好似碰觸到了什么,轉頭,睜眼,墨塵,一起呵成。

  此刻墨塵側著身子,一只手托起頭部,眼色溫柔的看著卉瑤:“早啊!”

  卉瑤瘋狂的回憶作業自己都干了些什么,皓月星空下,對酒當空,把酒言歡,接著自己垂憐他人美色,上下其手,再接著......他與我在一起了。想到此處,卉瑤呈現嬌羞模式,身旁的墨塵很是滿意。

  澤言閑著無聊,自己又不能出去,正焦慮的在房間內踱步,這個六耳讓他一大早出去給自己拿些吃食,這么久還不回來。站定在窗前,等等,卉瑤和墨塵怎么從一處出來。推開房門,跑到兩個跟前質問:“你兩什么時候回來的,也不同我講一聲,這一整天快把我憋悶壞了。”

  “你還好意思說憋悶,讓你扮作我在屋內,你昨天一整天都躺在屋內酣睡吧!”墨塵沒好氣的反駁,不過,幸虧他昨天一直睡著,自己與卉瑤才有機會喝酒獨處,想到喝酒,卉瑤喝醉的狀態實在是太差了。轉頭冷不丁的對卉瑤說:“以后,不準與他人喝酒。”

  “等等!你們一大早的就開始喝上了?有酒喝怎么不叫我!”澤言此刻正餓著難受,聽到喝酒二字,整個人來了精神。

  這時,拎著吃食的六耳姍姍來遲的推開院門......墨塵原本打算跟贏玉耗上幾天的,沒想到事情這么順利。

  在回青山的路上,卉瑤問墨塵:“你說贏玉所說可信嗎?”

  “差不多吧,不過我總感覺她在隱瞞著什么。”

  “我感覺,贏玉好像對紫依的事情格外在意,可她的回憶中卻沒有關于自己的。昆侖出事的時候她在哪?贏玉明明是赤依的隨從又怎么會對紫依感情深厚。”

  墨塵看著卉瑤分析的頭頭是道,突然發覺眼前的這個人。平時可可愛愛的,到了關鍵時刻還是很有想法的,就是有時候喜歡做力不勝任的事情。往好了講是道義心腸,往壞了講便是不自量力了。幸好,她一化形便遇見了自己,想到這墨塵不由自主的抿起嘴角。

  卉瑤見墨塵不說話,好像在想些別的事情:“你在聽我說話嗎?”

  “嗯。你說的有些道理,贏玉提供的信息是繆皇功力不濟元氣耗盡而亡,他的紫依還在又怎么會舍得,搶不到昆侖鏡打不過赤依跑不就好了。赤依是不是真的見死不救暫且保留意見,最后贏玉還特意提到了師尊,師尊與這件事又有什么關系呢?”

  “說到越來越亂了,看來現在只能問師尊了。”

  墨塵表示贊同,可怎么問才好呢?上一次在北海自己曾向師尊提過繆皇,當時師尊表現的很不高興,或許師尊當真知道此事。

  回到青山,澤言在屋內酣睡,這才不到辰時。

  “嘿,醒醒!”墨塵看著不爭氣的師弟,讓他假扮自己真是一個非常不正確的決定。

  澤言迷糊的睜開眼睛:“唔~師兄你們回來了?”然后翻過身繼續睡。

  墨塵看著熟睡的澤言搖了搖頭,看著外面天色尚早,不知是不是最近煩心事太多,此時此刻真想溫一壺烈酒,酣暢淋漓的醉一回,于是拉起卉瑤往后院走。

  庭院小池內蓮葉接天格外碧綠,山間夕陽灑落,照映著荷花別樣櫻紅,兩個人坐在庭院內喝到天黑。

  “唔~呃~”幾杯下肚的卉瑤有些微醺的打著酒隔,表示喝的很盡興。雙手交叉撐在石桌上,身子前傾,慢慢靠近坐在對面的墨塵。可能是桌子太大,沒有達到目的的卉瑤起身繞到墨塵身邊,雙手捧起墨塵的臉,吻了下去。

  被卉瑤大膽的舉動刺激到的墨塵,緊捏著手中的酒杯,沒有多余動作。

  酒勁上來的卉瑤,感覺在身體在晃動,緊緊的抱著墨塵是腦袋,此刻只想找到平衡的卉瑤,順勢坐上了墨塵的腿上。

  卉瑤整個身體緊緊的貼在墨塵身上,兩條修長白皙的手臂搭在墨塵肩膀上。卉瑤那一身輕紗質地的長裙,此刻對于墨塵來說相當于沒穿。卉瑤一頭如絲緞般的黑發隨風飄拂,細長的鳳眉,一雙眼睛如星辰如明月,面若桃色,身上的每一處都在不動聲色的吸引著墨塵。

  墨塵咽了咽口水:“卉瑤,你醉了,別這樣。”

  “我不,這里暖和。”卉瑤邊說邊晃動自己的身體,表示拒絕。

  “你在不下去,后果自負了。”墨塵保持著最后一絲理智說。

  聽見墨塵的話,卉瑤反而越抱越緊,將整個腦袋搭在墨塵肩上。終是沒有克制住的墨塵抱起懷中的卉瑤,往卉瑤住處走去。

  翌日,睡了一個好覺的卉瑤伸展著四肢,左手好似碰觸到了什么,轉頭,睜眼,墨塵,一起呵成。

  此刻墨塵側著身子,一只手托起頭部,眼色溫柔的看著卉瑤:“早啊!”

  卉瑤瘋狂的回憶作業自己都干了些什么,皓月星空下,對酒當空,把酒言歡,接著自己垂憐他人美色,上下其手,再接著......他與我在一起了。想到此處,卉瑤呈現嬌羞模式,身旁的墨塵很是滿意。

  澤言閑著無聊,自己又不能出去,正焦慮的在房間內踱步,這個六耳讓他一大早出去給自己拿些吃食,這么久還不回來。站定在窗前,等等,卉瑤和墨塵怎么從一處出來。推開房門,跑到兩個跟前質問:“你兩什么時候回來的,也不同我講一聲,這一整天快把我憋悶壞了。”

  “你還好意思說憋悶,讓你扮作我在屋內,你昨天一整天都躺在屋內酣睡吧!”墨塵沒好氣的反駁,不過,幸虧他昨天一直睡著,自己與卉瑤才有機會喝酒獨處,想到喝酒,卉瑤喝醉的狀態實在是太差了。轉頭冷不丁的對卉瑤說:“以后,不準與他人喝酒。”

  “等等!你們一大早的就開始喝上了?有酒喝怎么不叫我!”澤言此刻正餓著難受,聽到喝酒二字,整個人來了精神。

  這時,拎著吃食的六耳姍姍來遲的推開院門......墨塵原本打算跟贏玉耗上幾天的,沒想到事情這么順利。

  在回青山的路上,卉瑤問墨塵:“你說贏玉所說可信嗎?”

  “差不多吧,不過我總感覺她在隱瞞著什么。”

  “我感覺,贏玉好像對紫依的事情格外在意,可她的回憶中卻沒有關于自己的。昆侖出事的時候她在哪?贏玉明明是赤依的隨從又怎么會對紫依感情深厚。”

  墨塵看著卉瑤分析的頭頭是道,突然發覺眼前的這個人。平時可可愛愛的,到了關鍵時刻還是很有想法的,就是有時候喜歡做力不勝任的事情。往好了講是道義心腸,往壞了講便是不自量力了。幸好,她一化形便遇見了自己,想到這墨塵不由自主的抿起嘴角。

  卉瑤見墨塵不說話,好像在想些別的事情:“你在聽我說話嗎?”

  “嗯。你說的有些道理,贏玉提供的信息是繆皇功力不濟元氣耗盡而亡,他的紫依還在又怎么會舍得,搶不到昆侖鏡打不過赤依跑不就好了。赤依是不是真的見死不救暫且保留意見,最后贏玉還特意提到了師尊,師尊與這件事又有什么關系呢?”

  “說到越來越亂了,看來現在只能問師尊了。”

  墨塵表示贊同,可怎么問才好呢?上一次在北海自己曾向師尊提過繆皇,當時師尊表現的很不高興,或許師尊當真知道此事。

  回到青山,澤言在屋內酣睡,這才不到辰時。

  “嘿,醒醒!”墨塵看著不爭氣的師弟,讓他假扮自己真是一個非常不正確的決定。

  澤言迷糊的睜開眼睛:“唔~師兄你們回來了?”然后翻過身繼續睡。

  墨塵看著熟睡的澤言搖了搖頭,看著外面天色尚早,不知是不是最近煩心事太多,此時此刻真想溫一壺烈酒,酣暢淋漓的醉一回,于是拉起卉瑤往后院走。

  庭院小池內蓮葉接天格外碧綠,山間夕陽灑落,照映著荷花別樣櫻紅,兩個人坐在庭院內喝到天黑。

  “唔~呃~”幾杯下肚的卉瑤有些微醺的打著酒隔,表示喝的很盡興。雙手交叉撐在石桌上,身子前傾,慢慢靠近坐在對面的墨塵。可能是桌子太大,沒有達到目的的卉瑤起身繞到墨塵身邊,雙手捧起墨塵的臉,吻了下去。

  被卉瑤大膽的舉動刺激到的墨塵,緊捏著手中的酒杯,沒有多余動作。

  酒勁上來的卉瑤,感覺在身體在晃動,緊緊的抱著墨塵是腦袋,此刻只想找到平衡的卉瑤,順勢坐上了墨塵的腿上。

  卉瑤整個身體緊緊的貼在墨塵身上,兩條修長白皙的手臂搭在墨塵肩膀上。卉瑤那一身輕紗質地的長裙,此刻對于墨塵來說相當于沒穿。卉瑤一頭如絲緞般的黑發隨風飄拂,細長的鳳眉,一雙眼睛如星辰如明月,面若桃色,身上的每一處都在不動聲色的吸引著墨塵。

  墨塵咽了咽口水:“卉瑤,你醉了,別這樣。”

  “我不,這里暖和。”卉瑤邊說邊晃動自己的身體,表示拒絕。

  “你在不下去,后果自負了。”墨塵保持著最后一絲理智說。

  聽見墨塵的話,卉瑤反而越抱越緊,將整個腦袋搭在墨塵肩上。終是沒有克制住的墨塵抱起懷中的卉瑤,往卉瑤住處走去。

  翌日,睡了一個好覺的卉瑤伸展著四肢,左手好似碰觸到了什么,轉頭,睜眼,墨塵,一起呵成。

  此刻墨塵側著身子,一只手托起頭部,眼色溫柔的看著卉瑤:“早啊!”

  卉瑤瘋狂的回憶作業自己都干了些什么,皓月星空下,對酒當空,把酒言歡,接著自己垂憐他人美色,上下其手,再接著......他與我在一起了。想到此處,卉瑤呈現嬌羞模式,身旁的墨塵很是滿意。

  澤言閑著無聊,自己又不能出去,正焦慮的在房間內踱步,這個六耳讓他一大早出去給自己拿些吃食,這么久還不回來。站定在窗前,等等,卉瑤和墨塵怎么從一處出來。推開房門,跑到兩個跟前質問:“你兩什么時候回來的,也不同我講一聲,這一整天快把我憋悶壞了。”

  “你還好意思說憋悶,讓你扮作我在屋內,你昨天一整天都躺在屋內酣睡吧!”墨塵沒好氣的反駁,不過,幸虧他昨天一直睡著,自己與卉瑤才有機會喝酒獨處,想到喝酒,卉瑤喝醉的狀態實在是太差了。轉頭冷不丁的對卉瑤說:“以后,不準與他人喝酒。”

  “等等!你們一大早的就開始喝上了?有酒喝怎么不叫我!”澤言此刻正餓著難受,聽到喝酒二字,整個人來了精神。

  這時,拎著吃食的六耳姍姍來遲的推開院門......墨塵原本打算跟贏玉耗上幾天的,沒想到事情這么順利。

  在回青山的路上,卉瑤問墨塵:“你說贏玉所說可信嗎?”

  “差不多吧,不過我總感覺她在隱瞞著什么。”

  “我感覺,贏玉好像對紫依的事情格外在意,可她的回憶中卻沒有關于自己的。昆侖出事的時候她在哪?贏玉明明是赤依的隨從又怎么會對紫依感情深厚。”

  墨塵看著卉瑤分析的頭頭是道,突然發覺眼前的這個人。平時可可愛愛的,到了關鍵時刻還是很有想法的,就是有時候喜歡做力不勝任的事情。往好了講是道義心腸,往壞了講便是不自量力了。幸好,她一化形便遇見了自己,想到這墨塵不由自主的抿起嘴角。

  卉瑤見墨塵不說話,好像在想些別的事情:“你在聽我說話嗎?”

  “嗯。你說的有些道理,贏玉提供的信息是繆皇功力不濟元氣耗盡而亡,他的紫依還在又怎么會舍得,搶不到昆侖鏡打不過赤依跑不就好了。赤依是不是真的見死不救暫且保留意見,最后贏玉還特意提到了師尊,師尊與這件事又有什么關系呢?”

  “說到越來越亂了,看來現在只能問師尊了。”

  墨塵表示贊同,可怎么問才好呢?上一次在北海自己曾向師尊提過繆皇,當時師尊表現的很不高興,或許師尊當真知道此事。

  回到青山,澤言在屋內酣睡,這才不到辰時。

  “嘿,醒醒!”墨塵看著不爭氣的師弟,讓他假扮自己真是一個非常不正確的決定。

  澤言迷糊的睜開眼睛:“唔~師兄你們回來了?”然后翻過身繼續睡。

  墨塵看著熟睡的澤言搖了搖頭,看著外面天色尚早,不知是不是最近煩心事太多,此時此刻真想溫一壺烈酒,酣暢淋漓的醉一回,于是拉起卉瑤往后院走。

  庭院小池內蓮葉接天格外碧綠,山間夕陽灑落,照映著荷花別樣櫻紅,兩個人坐在庭院內喝到天黑。

  “唔~呃~”幾杯下肚的卉瑤有些微醺的打著酒隔,表示喝的很盡興。雙手交叉撐在石桌上,身子前傾,慢慢靠近坐在對面的墨塵。可能是桌子太大,沒有達到目的的卉瑤起身繞到墨塵身邊,雙手捧起墨塵的臉,吻了下去。

  被卉瑤大膽的舉動刺激到的墨塵,緊捏著手中的酒杯,沒有多余動作。

  酒勁上來的卉瑤,感覺在身體在晃動,緊緊的抱著墨塵是腦袋,此刻只想找到平衡的卉瑤,順勢坐上了墨塵的腿上。

  卉瑤整個身體緊緊的貼在墨塵身上,兩條修長白皙的手臂搭在墨塵肩膀上。卉瑤那一身輕紗質地的長裙,此刻對于墨塵來說相當于沒穿。卉瑤一頭如絲緞般的黑發隨風飄拂,細長的鳳眉,一雙眼睛如星辰如明月,面若桃色,身上的每一處都在不動聲色的吸引著墨塵。

  墨塵咽了咽口水:“卉瑤,你醉了,別這樣。”

  “我不,這里暖和。”卉瑤邊說邊晃動自己的身體,表示拒絕。

  “你在不下去,后果自負了。”墨塵保持著最后一絲理智說。

  聽見墨塵的話,卉瑤反而越抱越緊,將整個腦袋搭在墨塵肩上。終是沒有克制住的墨塵抱起懷中的卉瑤,往卉瑤住處走去。

  翌日,睡了一個好覺的卉瑤伸展著四肢,左手好似碰觸到了什么,轉頭,睜眼,墨塵,一起呵成。

  此刻墨塵側著身子,一只手托起頭部,眼色溫柔的看著卉瑤:“早啊!”

  卉瑤瘋狂的回憶作業自己都干了些什么,皓月星空下,對酒當空,把酒言歡,接著自己垂憐他人美色,上下其手,再接著......他與我在一起了。想到此處,卉瑤呈現嬌羞模式,身旁的墨塵很是滿意。

  澤言閑著無聊,自己又不能出去,正焦慮的在房間內踱步,這個六耳讓他一大早出去給自己拿些吃食,這么久還不回來。站定在窗前,等等,卉瑤和墨塵怎么從一處出來。推開房門,跑到兩個跟前質問:“你兩什么時候回來的,也不同我講一聲,這一整天快把我憋悶壞了。”

  “你還好意思說憋悶,讓你扮作我在屋內,你昨天一整天都躺在屋內酣睡吧!”墨塵沒好氣的反駁,不過,幸虧他昨天一直睡著,自己與卉瑤才有機會喝酒獨處,想到喝酒,卉瑤喝醉的狀態實在是太差了。轉頭冷不丁的對卉瑤說:“以后,不準與他人喝酒。”

  “等等!你們一大早的就開始喝上了?有酒喝怎么不叫我!”澤言此刻正餓著難受,聽到喝酒二字,整個人來了精神。

  這時,拎著吃食的六耳姍姍來遲的推開院門......墨塵原本打算跟贏玉耗上幾天的,沒想到事情這么順利。

  在回青山的路上,卉瑤問墨塵:“你說贏玉所說可信嗎?”

  “差不多吧,不過我總感覺她在隱瞞著什么。”

  “我感覺,贏玉好像對紫依的事情格外在意,可她的回憶中卻沒有關于自己的。昆侖出事的時候她在哪?贏玉明明是赤依的隨從又怎么會對紫依感情深厚。”

  墨塵看著卉瑤分析的頭頭是道,突然發覺眼前的這個人。平時可可愛愛的,到了關鍵時刻還是很有想法的,就是有時候喜歡做力不勝任的事情。往好了講是道義心腸,往壞了講便是不自量力了。幸好,她一化形便遇見了自己,想到這墨塵不由自主的抿起嘴角。

  卉瑤見墨塵不說話,好像在想些別的事情:“你在聽我說話嗎?”

  “嗯。你說的有些道理,贏玉提供的信息是繆皇功力不濟元氣耗盡而亡,他的紫依還在又怎么會舍得,搶不到昆侖鏡打不過赤依跑不就好了。赤依是不是真的見死不救暫且保留意見,最后贏玉還特意提到了師尊,師尊與這件事又有什么關系呢?”

  “說到越來越亂了,看來現在只能問師尊了。”

  墨塵表示贊同,可怎么問才好呢?上一次在北海自己曾向師尊提過繆皇,當時師尊表現的很不高興,或許師尊當真知道此事。

  回到青山,澤言在屋內酣睡,這才不到辰時。

  “嘿,醒醒!”墨塵看著不爭氣的師弟,讓他假扮自己真是一個非常不正確的決定。

  澤言迷糊的睜開眼睛:“唔~師兄你們回來了?”然后翻過身繼續睡。

  墨塵看著熟睡的澤言搖了搖頭,看著外面天色尚早,不知是不是最近煩心事太多,此時此刻真想溫一壺烈酒,酣暢淋漓的醉一回,于是拉起卉瑤往后院走。

  庭院小池內蓮葉接天格外碧綠,山間夕陽灑落,照映著荷花別樣櫻紅,兩個人坐在庭院內喝到天黑。

  “唔~呃~”幾杯下肚的卉瑤有些微醺的打著酒隔,表示喝的很盡興。雙手交叉撐在石桌上,身子前傾,慢慢靠近坐在對面的墨塵。可能是桌子太大,沒有達到目的的卉瑤起身繞到墨塵身邊,雙手捧起墨塵的臉,吻了下去。

  被卉瑤大膽的舉動刺激到的墨塵,緊捏著手中的酒杯,沒有多余動作。

  酒勁上來的卉瑤,感覺在身體在晃動,緊緊的抱著墨塵是腦袋,此刻只想找到平衡的卉瑤,順勢坐上了墨塵的腿上。

  卉瑤整個身體緊緊的貼在墨塵身上,兩條修長白皙的手臂搭在墨塵肩膀上。卉瑤那一身輕紗質地的長裙,此刻對于墨塵來說相當于沒穿。卉瑤一頭如絲緞般的黑發隨風飄拂,細長的鳳眉,一雙眼睛如星辰如明月,面若桃色,身上的每一處都在不動聲色的吸引著墨塵。

  墨塵咽了咽口水:“卉瑤,你醉了,別這樣。”

  “我不,這里暖和。”卉瑤邊說邊晃動自己的身體,表示拒絕。

  “你在不下去,后果自負了。”墨塵保持著最后一絲理智說。

  聽見墨塵的話,卉瑤反而越抱越緊,將整個腦袋搭在墨塵肩上。終是沒有克制住的墨塵抱起懷中的卉瑤,往卉瑤住處走去。

  翌日,睡了一個好覺的卉瑤伸展著四肢,左手好似碰觸到了什么,轉頭,睜眼,墨塵,一起呵成。

  此刻墨塵側著身子,一只手托起頭部,眼色溫柔的看著卉瑤:“早啊!”

  卉瑤瘋狂的回憶作業自己都干了些什么,皓月星空下,對酒當空,把酒言歡,接著自己垂憐他人美色,上下其手,再接著......他與我在一起了。想到此處,卉瑤呈現嬌羞模式,身旁的墨塵很是滿意。

  澤言閑著無聊,自己又不能出去,正焦慮的在房間內踱步,這個六耳讓他一大早出去給自己拿些吃食,這么久還不回來。站定在窗前,等等,卉瑤和墨塵怎么從一處出來。推開房門,跑到兩個跟前質問:“你兩什么時候回來的,也不同我講一聲,這一整天快把我憋悶壞了。”

  “你還好意思說憋悶,讓你扮作我在屋內,你昨天一整天都躺在屋內酣睡吧!”墨塵沒好氣的反駁,不過,幸虧他昨天一直睡著,自己與卉瑤才有機會喝酒獨處,想到喝酒,卉瑤喝醉的狀態實在是太差了。轉頭冷不丁的對卉瑤說:“以后,不準與他人喝酒。”

  “等等!你們一大早的就開始喝上了?有酒喝怎么不叫我!”澤言此刻正餓著難受,聽到喝酒二字,整個人來了精神。

  這時,拎著吃食的六耳姍姍來遲的推開院門......墨塵原本打算跟贏玉耗上幾天的,沒想到事情這么順利。

  在回青山的路上,卉瑤問墨塵:“你說贏玉所說可信嗎?”

  “差不多吧,不過我總感覺她在隱瞞著什么。”

  “我感覺,贏玉好像對紫依的事情格外在意,可她的回憶中卻沒有關于自己的。昆侖出事的時候她在哪?贏玉明明是赤依的隨從又怎么會對紫依感情深厚。”

  墨塵看著卉瑤分析的頭頭是道,突然發覺眼前的這個人。平時可可愛愛的,到了關鍵時刻還是很有想法的,就是有時候喜歡做力不勝任的事情。往好了講是道義心腸,往壞了講便是不自量力了。幸好,她一化形便遇見了自己,想到這墨塵不由自主的抿起嘴角。

  卉瑤見墨塵不說話,好像在想些別的事情:“你在聽我說話嗎?”

  “嗯。你說的有些道理,贏玉提供的信息是繆皇功力不濟元氣耗盡而亡,他的紫依還在又怎么會舍得,搶不到昆侖鏡打不過赤依跑不就好了。赤依是不是真的見死不救暫且保留意見,最后贏玉還特意提到了師尊,師尊與這件事又有什么關系呢?”

  “說到越來越亂了,看來現在只能問師尊了。”

  墨塵表示贊同,可怎么問才好呢?上一次在北海自己曾向師尊提過繆皇,當時師尊表現的很不高興,或許師尊當真知道此事。

  回到青山,澤言在屋內酣睡,這才不到辰時。

  “嘿,醒醒!”墨塵看著不爭氣的師弟,讓他假扮自己真是一個非常不正確的決定。

  澤言迷糊的睜開眼睛:“唔~師兄你們回來了?”然后翻過身繼續睡。

  墨塵看著熟睡的澤言搖了搖頭,看著外面天色尚早,不知是不是最近煩心事太多,此時此刻真想溫一壺烈酒,酣暢淋漓的醉一回,于是拉起卉瑤往后院走。

  庭院小池內蓮葉接天格外碧綠,山間夕陽灑落,照映著荷花別樣櫻紅,兩個人坐在庭院內喝到天黑。

  “唔~呃~”幾杯下肚的卉瑤有些微醺的打著酒隔,表示喝的很盡興。雙手交叉撐在石桌上,身子前傾,慢慢靠近坐在對面的墨塵。可能是桌子太大,沒有達到目的的卉瑤起身繞到墨塵身邊,雙手捧起墨塵的臉,吻了下去。

  被卉瑤大膽的舉動刺激到的墨塵,緊捏著手中的酒杯,沒有多余動作。

  酒勁上來的卉瑤,感覺在身體在晃動,緊緊的抱著墨塵是腦袋,此刻只想找到平衡的卉瑤,順勢坐上了墨塵的腿上。

  卉瑤整個身體緊緊的貼在墨塵身上,兩條修長白皙的手臂搭在墨塵肩膀上。卉瑤那一身輕紗質地的長裙,此刻對于墨塵來說相當于沒穿。卉瑤一頭如絲緞般的黑發隨風飄拂,細長的鳳眉,一雙眼睛如星辰如明月,面若桃色,身上的每一處都在不動聲色的吸引著墨塵。

  墨塵咽了咽口水:“卉瑤,你醉了,別這樣。”

  “我不,這里暖和。”卉瑤邊說邊晃動自己的身體,表示拒絕。

  “你在不下去,后果自負了。”墨塵保持著最后一絲理智說。

  聽見墨塵的話,卉瑤反而越抱越緊,將整個腦袋搭在墨塵肩上。終是沒有克制住的墨塵抱起懷中的卉瑤,往卉瑤住處走去。

  翌日,睡了一個好覺的卉瑤伸展著四肢,左手好似碰觸到了什么,轉頭,睜眼,墨塵,一起呵成。

  此刻墨塵側著身子,一只手托起頭部,眼色溫柔的看著卉瑤:“早啊!”

  卉瑤瘋狂的回憶作業自己都干了些什么,皓月星空下,對酒當空,把酒言歡,接著自己垂憐他人美色,上下其手,再接著......他與我在一起了。想到此處,卉瑤呈現嬌羞模式,身旁的墨塵很是滿意。

  澤言閑著無聊,自己又不能出去,正焦慮的在房間內踱步,這個六耳讓他一大早出去給自己拿些吃食,這么久還不回來。站定在窗前,等等,卉瑤和墨塵怎么從一處出來。推開房門,跑到兩個跟前質問:“你兩什么時候回來的,也不同我講一聲,這一整天快把我憋悶壞了。”

  “你還好意思說憋悶,讓你扮作我在屋內,你昨天一整天都躺在屋內酣睡吧!”墨塵沒好氣的反駁,不過,幸虧他昨天一直睡著,自己與卉瑤才有機會喝酒獨處,想到喝酒,卉瑤喝醉的狀態實在是太差了。轉頭冷不丁的對卉瑤說:“以后,不準與他人喝酒。”

  “等等!你們一大早的就開始喝上了?有酒喝怎么不叫我!”澤言此刻正餓著難受,聽到喝酒二字,整個人來了精神。

  這時,拎著吃食的六耳姍姍來遲的推開院門......墨塵原本打算跟贏玉耗上幾天的,沒想到事情這么順利。

  在回青山的路上,卉瑤問墨塵:“你說贏玉所說可信嗎?”

  “差不多吧,不過我總感覺她在隱瞞著什么。”

  “我感覺,贏玉好像對紫依的事情格外在意,可她的回憶中卻沒有關于自己的。昆侖出事的時候她在哪?贏玉明明是赤依的隨從又怎么會對紫依感情深厚。”

  墨塵看著卉瑤分析的頭頭是道,突然發覺眼前的這個人。平時可可愛愛的,到了關鍵時刻還是很有想法的,就是有時候喜歡做力不勝任的事情。往好了講是道義心腸,往壞了講便是不自量力了。幸好,她一化形便遇見了自己,想到這墨塵不由自主的抿起嘴角。

  卉瑤見墨塵不說話,好像在想些別的事情:“你在聽我說話嗎?”

  “嗯。你說的有些道理,贏玉提供的信息是繆皇功力不濟元氣耗盡而亡,他的紫依還在又怎么會舍得,搶不到昆侖鏡打不過赤依跑不就好了。赤依是不是真的見死不救暫且保留意見,最后贏玉還特意提到了師尊,師尊與這件事又有什么關系呢?”

  “說到越來越亂了,看來現在只能問師尊了。”

  墨塵表示贊同,可怎么問才好呢?上一次在北海自己曾向師尊提過繆皇,當時師尊表現的很不高興,或許師尊當真知道此事。

  回到青山,澤言在屋內酣睡,這才不到辰時。

  “嘿,醒醒!”墨塵看著不爭氣的師弟,讓他假扮自己真是一個非常不正確的決定。

  澤言迷糊的睜開眼睛:“唔~師兄你們回來了?”然后翻過身繼續睡。

  墨塵看著熟睡的澤言搖了搖頭,看著外面天色尚早,不知是不是最近煩心事太多,此時此刻真想溫一壺烈酒,酣暢淋漓的醉一回,于是拉起卉瑤往后院走。

  庭院小池內蓮葉接天格外碧綠,山間夕陽灑落,照映著荷花別樣櫻紅,兩個人坐在庭院內喝到天黑。

  “唔~呃~”幾杯下肚的卉瑤有些微醺的打著酒隔,表示喝的很盡興。雙手交叉撐在石桌上,身子前傾,慢慢靠近坐在對面的墨塵。可能是桌子太大,沒有達到目的的卉瑤起身繞到墨塵身邊,雙手捧起墨塵的臉,吻了下去。

  被卉瑤大膽的舉動刺激到的墨塵,緊捏著手中的酒杯,沒有多余動作。

  酒勁上來的卉瑤,感覺在身體在晃動,緊緊的抱著墨塵是腦袋,此刻只想找到平衡的卉瑤,順勢坐上了墨塵的腿上。

  卉瑤整個身體緊緊的貼在墨塵身上,兩條修長白皙的手臂搭在墨塵肩膀上。卉瑤那一身輕紗質地的長裙,此刻對于墨塵來說相當于沒穿。卉瑤一頭如絲緞般的黑發隨風飄拂,細長的鳳眉,一雙眼睛如星辰如明月,面若桃色,身上的每一處都在不動聲色的吸引著墨塵。

  墨塵咽了咽口水:“卉瑤,你醉了,別這樣。”

  “我不,這里暖和。”卉瑤邊說邊晃動自己的身體,表示拒絕。

  “你在不下去,后果自負了。”墨塵保持著最后一絲理智說。

  聽見墨塵的話,卉瑤反而越抱越緊,將整個腦袋搭在墨塵肩上。終是沒有克制住的墨塵抱起懷中的卉瑤,往卉瑤住處走去。

  翌日,睡了一個好覺的卉瑤伸展著四肢,左手好似碰觸到了什么,轉頭,睜眼,墨塵,一起呵成。

  此刻墨塵側著身子,一只手托起頭部,眼色溫柔的看著卉瑤:“早啊!”

  卉瑤瘋狂的回憶作業自己都干了些什么,皓月星空下,對酒當空,把酒言歡,接著自己垂憐他人美色,上下其手,再接著......他與我在一起了。想到此處,卉瑤呈現嬌羞模式,身旁的墨塵很是滿意。

  澤言閑著無聊,自己又不能出去,正焦慮的在房間內踱步,這個六耳讓他一大早出去給自己拿些吃食,這么久還不回來。站定在窗前,等等,卉瑤和墨塵怎么從一處出來。推開房門,跑到兩個跟前質問:“你兩什么時候回來的,也不同我講一聲,這一整天快把我憋悶壞了。”

  “你還好意思說憋悶,讓你扮作我在屋內,你昨天一整天都躺在屋內酣睡吧!”墨塵沒好氣的反駁,不過,幸虧他昨天一直睡著,自己與卉瑤才有機會喝酒獨處,想到喝酒,卉瑤喝醉的狀態實在是太差了。轉頭冷不丁的對卉瑤說:“以后,不準與他人喝酒。”

  “等等!你們一大早的就開始喝上了?有酒喝怎么不叫我!”澤言此刻正餓著難受,聽到喝酒二字,整個人來了精神。

  這時,拎著吃食的六耳姍姍來遲的推開院門......墨塵原本打算跟贏玉耗上幾天的,沒想到事情這么順利。

  在回青山的路上,卉瑤問墨塵:“你說贏玉所說可信嗎?”

  “差不多吧,不過我總感覺她在隱瞞著什么。”

  “我感覺,贏玉好像對紫依的事情格外在意,可她的回憶中卻沒有關于自己的。昆侖出事的時候她在哪?贏玉明明是赤依的隨從又怎么會對紫依感情深厚。”

  墨塵看著卉瑤分析的頭頭是道,突然發覺眼前的這個人。平時可可愛愛的,到了關鍵時刻還是很有想法的,就是有時候喜歡做力不勝任的事情。往好了講是道義心腸,往壞了講便是不自量力了。幸好,她一化形便遇見了自己,想到這墨塵不由自主的抿起嘴角。

  卉瑤見墨塵不說話,好像在想些別的事情:“你在聽我說話嗎?”

  “嗯。你說的有些道理,贏玉提供的信息是繆皇功力不濟元氣耗盡而亡,他的紫依還在又怎么會舍得,搶不到昆侖鏡打不過赤依跑不就好了。赤依是不是真的見死不救暫且保留意見,最后贏玉還特意提到了師尊,師尊與這件事又有什么關系呢?”

  “說到越來越亂了,看來現在只能問師尊了。”

  墨塵表示贊同,可怎么問才好呢?上一次在北海自己曾向師尊提過繆皇,當時師尊表現的很不高興,或許師尊當真知道此事。

  回到青山,澤言在屋內酣睡,這才不到辰時。

  “嘿,醒醒!”墨塵看著不爭氣的師弟,讓他假扮自己真是一個非常不正確的決定。

  澤言迷糊的睜開眼睛:“唔~師兄你們回來了?”然后翻過身繼續睡。

  墨塵看著熟睡的澤言搖了搖頭,看著外面天色尚早,不知是不是最近煩心事太多,此時此刻真想溫一壺烈酒,酣暢淋漓的醉一回,于是拉起卉瑤往后院走。

  庭院小池內蓮葉接天格外碧綠,山間夕陽灑落,照映著荷花別樣櫻紅,兩個人坐在庭院內喝到天黑。

  “唔~呃~”幾杯下肚的卉瑤有些微醺的打著酒隔,表示喝的很盡興。雙手交叉撐在石桌上,身子前傾,慢慢靠近坐在對面的墨塵。可能是桌子太大,沒有達到目的的卉瑤起身繞到墨塵身邊,雙手捧起墨塵的臉,吻了下去。

  被卉瑤大膽的舉動刺激到的墨塵,緊捏著手中的酒杯,沒有多余動作。

  酒勁上來的卉瑤,感覺在身體在晃動,緊緊的抱著墨塵是腦袋,此刻只想找到平衡的卉瑤,順勢坐上了墨塵的腿上。

  卉瑤整個身體緊緊的貼在墨塵身上,兩條修長白皙的手臂搭在墨塵肩膀上。卉瑤那一身輕紗質地的長裙,此刻對于墨塵來說相當于沒穿。卉瑤一頭如絲緞般的黑發隨風飄拂,細長的鳳眉,一雙眼睛如星辰如明月,面若桃色,身上的每一處都在不動聲色的吸引著墨塵。

  墨塵咽了咽口水:“卉瑤,你醉了,別這樣。”

  “我不,這里暖和。”卉瑤邊說邊晃動自己的身體,表示拒絕。

  “你在不下去,后果自負了。”墨塵保持著最后一絲理智說。

  聽見墨塵的話,卉瑤反而越抱越緊,將整個腦袋搭在墨塵肩上。終是沒有克制住的墨塵抱起懷中的卉瑤,往卉瑤住處走去。

  翌日,睡了一個好覺的卉瑤伸展著四肢,左手好似碰觸到了什么,轉頭,睜眼,墨塵,一起呵成。

  此刻墨塵側著身子,一只手托起頭部,眼色溫柔的看著卉瑤:“早啊!”

  卉瑤瘋狂的回憶作業自己都干了些什么,皓月星空下,對酒當空,把酒言歡,接著自己垂憐他人美色,上下其手,再接著......他與我在一起了。想到此處,卉瑤呈現嬌羞模式,身旁的墨塵很是滿意。

  澤言閑著無聊,自己又不能出去,正焦慮的在房間內踱步,這個六耳讓他一大早出去給自己拿些吃食,這么久還不回來。站定在窗前,等等,卉瑤和墨塵怎么從一處出來。推開房門,跑到兩個跟前質問:“你兩什么時候回來的,也不同我講一聲,這一整天快把我憋悶壞了。”

  “你還好意思說憋悶,讓你扮作我在屋內,你昨天一整天都躺在屋內酣睡吧!”墨塵沒好氣的反駁,不過,幸虧他昨天一直睡著,自己與卉瑤才有機會喝酒獨處,想到喝酒,卉瑤喝醉的狀態實在是太差了。轉頭冷不丁的對卉瑤說:“以后,不準與他人喝酒。”

  “等等!你們一大早的就開始喝上了?有酒喝怎么不叫我!”澤言此刻正餓著難受,聽到喝酒二字,整個人來了精神。

  這時,拎著吃食的六耳姍姍來遲的推開院門......墨塵原本打算跟贏玉耗上幾天的,沒想到事情這么順利。

  在回青山的路上,卉瑤問墨塵:“你說贏玉所說可信嗎?”

  “差不多吧,不過我總感覺她在隱瞞著什么。”

  “我感覺,贏玉好像對紫依的事情格外在意,可她的回憶中卻沒有關于自己的。昆侖出事的時候她在哪?贏玉明明是赤依的隨從又怎么會對紫依感情深厚。”

  墨塵看著卉瑤分析的頭頭是道,突然發覺眼前的這個人。平時可可愛愛的,到了關鍵時刻還是很有想法的,就是有時候喜歡做力不勝任的事情。往好了講是道義心腸,往壞了講便是不自量力了。幸好,她一化形便遇見了自己,想到這墨塵不由自主的抿起嘴角。

  卉瑤見墨塵不說話,好像在想些別的事情:“你在聽我說話嗎?”

  “嗯。你說的有些道理,贏玉提供的信息是繆皇功力不濟元氣耗盡而亡,他的紫依還在又怎么會舍得,搶不到昆侖鏡打不過赤依跑不就好了。赤依是不是真的見死不救暫且保留意見,最后贏玉還特意提到了師尊,師尊與這件事又有什么關系呢?”

  “說到越來越亂了,看來現在只能問師尊了。”

  墨塵表示贊同,可怎么問才好呢?上一次在北海自己曾向師尊提過繆皇,當時師尊表現的很不高興,或許師尊當真知道此事。

  回到青山,澤言在屋內酣睡,這才不到辰時。

  “嘿,醒醒!”墨塵看著不爭氣的師弟,讓他假扮自己真是一個非常不正確的決定。

  澤言迷糊的睜開眼睛:“唔~師兄你們回來了?”然后翻過身繼續睡。

  墨塵看著熟睡的澤言搖了搖頭,看著外面天色尚早,不知是不是最近煩心事太多,此時此刻真想溫一壺烈酒,酣暢淋漓的醉一回,于是拉起卉瑤往后院走。

  庭院小池內蓮葉接天格外碧綠,山間夕陽灑落,照映著荷花別樣櫻紅,兩個人坐在庭院內喝到天黑。

  “唔~呃~”幾杯下肚的卉瑤有些微醺的打著酒隔,表示喝的很盡興。雙手交叉撐在石桌上,身子前傾,慢慢靠近坐在對面的墨塵。可能是桌子太大,沒有達到目的的卉瑤起身繞到墨塵身邊,雙手捧起墨塵的臉,吻了下去。

  被卉瑤大膽的舉動刺激到的墨塵,緊捏著手中的酒杯,沒有多余動作。

  酒勁上來的卉瑤,感覺在身體在晃動,緊緊的抱著墨塵是腦袋,此刻只想找到平衡的卉瑤,順勢坐上了墨塵的腿上。

  卉瑤整個身體緊緊的貼在墨塵身上,兩條修長白皙的手臂搭在墨塵肩膀上。卉瑤那一身輕紗質地的長裙,此刻對于墨塵來說相當于沒穿。卉瑤一頭如絲緞般的黑發隨風飄拂,細長的鳳眉,一雙眼睛如星辰如明月,面若桃色,身上的每一處都在不動聲色的吸引著墨塵。

  墨塵咽了咽口水:“卉瑤,你醉了,別這樣。”

  “我不,這里暖和。”卉瑤邊說邊晃動自己的身體,表示拒絕。

  “你在不下去,后果自負了。”墨塵保持著最后一絲理智說。

  聽見墨塵的話,卉瑤反而越抱越緊,將整個腦袋搭在墨塵肩上。終是沒有克制住的墨塵抱起懷中的卉瑤,往卉瑤住處走去。

  翌日,睡了一個好覺的卉瑤伸展著四肢,左手好似碰觸到了什么,轉頭,睜眼,墨塵,一起呵成。

  此刻墨塵側著身子,一只手托起頭部,眼色溫柔的看著卉瑤:“早啊!”

  卉瑤瘋狂的回憶作業自己都干了些什么,皓月星空下,對酒當空,把酒言歡,接著自己垂憐他人美色,上下其手,再接著......他與我在一起了。想到此處,卉瑤呈現嬌羞模式,身旁的墨塵很是滿意。

  澤言閑著無聊,自己又不能出去,正焦慮的在房間內踱步,這個六耳讓他一大早出去給自己拿些吃食,這么久還不回來。站定在窗前,等等,卉瑤和墨塵怎么從一處出來。推開房門,跑到兩個跟前質問:“你兩什么時候回來的,也不同我講一聲,這一整天快把我憋悶壞了。”

  “你還好意思說憋悶,讓你扮作我在屋內,你昨天一整天都躺在屋內酣睡吧!”墨塵沒好氣的反駁,不過,幸虧他昨天一直睡著,自己與卉瑤才有機會喝酒獨處,想到喝酒,卉瑤喝醉的狀態實在是太差了。轉頭冷不丁的對卉瑤說:“以后,不準與他人喝酒。”

  “等等!你們一大早的就開始喝上了?有酒喝怎么不叫我!”澤言此刻正餓著難受,聽到喝酒二字,整個人來了精神。

  這時,拎著吃食的六耳姍姍來遲的推開院門......墨塵原本打算跟贏玉耗上幾天的,沒想到事情這么順利。

  在回青山的路上,卉瑤問墨塵:“你說贏玉所說可信嗎?”

  “差不多吧,不過我總感覺她在隱瞞著什么。”

  “我感覺,贏玉好像對紫依的事情格外在意,可她的回憶中卻沒有關于自己的。昆侖出事的時候她在哪?贏玉明明是赤依的隨從又怎么會對紫依感情深厚。”

  墨塵看著卉瑤分析的頭頭是道,突然發覺眼前的這個人。平時可可愛愛的,到了關鍵時刻還是很有想法的,就是有時候喜歡做力不勝任的事情。往好了講是道義心腸,往壞了講便是不自量力了。幸好,她一化形便遇見了自己,想到這墨塵不由自主的抿起嘴角。

  卉瑤見墨塵不說話,好像在想些別的事情:“你在聽我說話嗎?”

  “嗯。你說的有些道理,贏玉提供的信息是繆皇功力不濟元氣耗盡而亡,他的紫依還在又怎么會舍得,搶不到昆侖鏡打不過赤依跑不就好了。赤依是不是真的見死不救暫且保留意見,最后贏玉還特意提到了師尊,師尊與這件事又有什么關系呢?”

  “說到越來越亂了,看來現在只能問師尊了。”

  墨塵表示贊同,可怎么問才好呢?上一次在北海自己曾向師尊提過繆皇,當時師尊表現的很不高興,或許師尊當真知道此事。

  回到青山,澤言在屋內酣睡,這才不到辰時。

  “嘿,醒醒!”墨塵看著不爭氣的師弟,讓他假扮自己真是一個非常不正確的決定。

  澤言迷糊的睜開眼睛:“唔~師兄你們回來了?”然后翻過身繼續睡。

  墨塵看著熟睡的澤言搖了搖頭,看著外面天色尚早,不知是不是最近煩心事太多,此時此刻真想溫一壺烈酒,酣暢淋漓的醉一回,于是拉起卉瑤往后院走。

  庭院小池內蓮葉接天格外碧綠,山間夕陽灑落,照映著荷花別樣櫻紅,兩個人坐在庭院內喝到天黑。

  “唔~呃~”幾杯下肚的卉瑤有些微醺的打著酒隔,表示喝的很盡興。雙手交叉撐在石桌上,身子前傾,慢慢靠近坐在對面的墨塵。可能是桌子太大,沒有達到目的的卉瑤起身繞到墨塵身邊,雙手捧起墨塵的臉,吻了下去。

  被卉瑤大膽的舉動刺激到的墨塵,緊捏著手中的酒杯,沒有多余動作。

  酒勁上來的卉瑤,感覺在身體在晃動,緊緊的抱著墨塵是腦袋,此刻只想找到平衡的卉瑤,順勢坐上了墨塵的腿上。

  卉瑤整個身體緊緊的貼在墨塵身上,兩條修長白皙的手臂搭在墨塵肩膀上。卉瑤那一身輕紗質地的長裙,此刻對于墨塵來說相當于沒穿。卉瑤一頭如絲緞般的黑發隨風飄拂,細長的鳳眉,一雙眼睛如星辰如明月,面若桃色,身上的每一處都在不動聲色的吸引著墨塵。

  墨塵咽了咽口水:“卉瑤,你醉了,別這樣。”

  “我不,這里暖和。”卉瑤邊說邊晃動自己的身體,表示拒絕。

  “你在不下去,后果自負了。”墨塵保持著最后一絲理智說。

  聽見墨塵的話,卉瑤反而越抱越緊,將整個腦袋搭在墨塵肩上。終是沒有克制住的墨塵抱起懷中的卉瑤,往卉瑤住處走去。

  翌日,睡了一個好覺的卉瑤伸展著四肢,左手好似碰觸到了什么,轉頭,睜眼,墨塵,一起呵成。

  此刻墨塵側著身子,一只手托起頭部,眼色溫柔的看著卉瑤:“早啊!”

  卉瑤瘋狂的回憶作業自己都干了些什么,皓月星空下,對酒當空,把酒言歡,接著自己垂憐他人美色,上下其手,再接著......他與我在一起了。想到此處,卉瑤呈現嬌羞模式,身旁的墨塵很是滿意。

  澤言閑著無聊,自己又不能出去,正焦慮的在房間內踱步,這個六耳讓他一大早出去給自己拿些吃食,這么久還不回來。站定在窗前,等等,卉瑤和墨塵怎么從一處出來。推開房門,跑到兩個跟前質問:“你兩什么時候回來的,也不同我講一聲,這一整天快把我憋悶壞了。”

  “你還好意思說憋悶,讓你扮作我在屋內,你昨天一整天都躺在屋內酣睡吧!”墨塵沒好氣的反駁,不過,幸虧他昨天一直睡著,自己與卉瑤才有機會喝酒獨處,想到喝酒,卉瑤喝醉的狀態實在是太差了。轉頭冷不丁的對卉瑤說:“以后,不準與他人喝酒。”

  “等等!你們一大早的就開始喝上了?有酒喝怎么不叫我!”澤言此刻正餓著難受,聽到喝酒二字,整個人來了精神。

  這時,拎著吃食的六耳姍姍來遲的推開院門......墨塵原本打算跟贏玉耗上幾天的,沒想到事情這么順利。

  在回青山的路上,卉瑤問墨塵:“你說贏玉所說可信嗎?”

  “差不多吧,不過我總感覺她在隱瞞著什么。”

  “我感覺,贏玉好像對紫依的事情格外在意,可她的回憶中卻沒有關于自己的。昆侖出事的時候她在哪?贏玉明明是赤依的隨從又怎么會對紫依感情深厚。”

  墨塵看著卉瑤分析的頭頭是道,突然發覺眼前的這個人。平時可可愛愛的,到了關鍵時刻還是很有想法的,就是有時候喜歡做力不勝任的事情。往好了講是道義心腸,往壞了講便是不自量力了。幸好,她一化形便遇見了自己,想到這墨塵不由自主的抿起嘴角。

  卉瑤見墨塵不說話,好像在想些別的事情:“你在聽我說話嗎?”

  “嗯。你說的有些道理,贏玉提供的信息是繆皇功力不濟元氣耗盡而亡,他的紫依還在又怎么會舍得,搶不到昆侖鏡打不過赤依跑不就好了。赤依是不是真的見死不救暫且保留意見,最后贏玉還特意提到了師尊,師尊與這件事又有什么關系呢?”

  “說到越來越亂了,看來現在只能問師尊了。”

  墨塵表示贊同,可怎么問才好呢?上一次在北海自己曾向師尊提過繆皇,當時師尊表現的很不高興,或許師尊當真知道此事。

  回到青山,澤言在屋內酣睡,這才不到辰時。

  “嘿,醒醒!”墨塵看著不爭氣的師弟,讓他假扮自己真是一個非常不正確的決定。

  澤言迷糊的睜開眼睛:“唔~師兄你們回來了?”然后翻過身繼續睡。

  墨塵看著熟睡的澤言搖了搖頭,看著外面天色尚早,不知是不是最近煩心事太多,此時此刻真想溫一壺烈酒,酣暢淋漓的醉一回,于是拉起卉瑤往后院走。

  庭院小池內蓮葉接天格外碧綠,山間夕陽灑落,照映著荷花別樣櫻紅,兩個人坐在庭院內喝到天黑。

  “唔~呃~”幾杯下肚的卉瑤有些微醺的打著酒隔,表示喝的很盡興。雙手交叉撐在石桌上,身子前傾,慢慢靠近坐在對面的墨塵。可能是桌子太大,沒有達到目的的卉瑤起身繞到墨塵身邊,雙手捧起墨塵的臉,吻了下去。

  被卉瑤大膽的舉動刺激到的墨塵,緊捏著手中的酒杯,沒有多余動作。

  酒勁上來的卉瑤,感覺在身體在晃動,緊緊的抱著墨塵是腦袋,此刻只想找到平衡的卉瑤,順勢坐上了墨塵的腿上。

  卉瑤整個身體緊緊的貼在墨塵身上,兩條修長白皙的手臂搭在墨塵肩膀上。卉瑤那一身輕紗質地的長裙,此刻對于墨塵來說相當于沒穿。卉瑤一頭如絲緞般的黑發隨風飄拂,細長的鳳眉,一雙眼睛如星辰如明月,面若桃色,身上的每一處都在不動聲色的吸引著墨塵。

  墨塵咽了咽口水:“卉瑤,你醉了,別這樣。”

  “我不,這里暖和。”卉瑤邊說邊晃動自己的身體,表示拒絕。

  “你在不下去,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后果自負了。”墨塵保持著最后一絲理智說。

  聽見墨塵的話,卉瑤反而越抱越緊,將整個腦袋搭在墨塵肩上。終是沒有克制住的墨塵抱起懷中的卉瑤,往卉瑤住處走去。

  翌日,睡了一個好覺的卉瑤伸展著四肢,左手好似碰觸到了什么,轉頭,睜眼,墨塵,一起呵成。

  此刻墨塵側著身子,一只手托起頭部,眼色溫柔的看著卉瑤:“早啊!”

  卉瑤瘋狂的回憶作業自己都干了些什么,皓月星空下,對酒當空,把酒言歡,接著自己垂憐他人美色,上下其手,再接著......他與我在一起了。想到此處,卉瑤呈現嬌羞模式,身旁的墨塵很是滿意。

  澤言閑著無聊,自己又不能出去,正焦慮的在房間內踱步,這個六耳讓他一大早出去給自己拿些吃食,這么久還不回來。站定在窗前,等等,卉瑤和墨塵怎么從一處出來。推開房門,跑到兩個跟前質問:“你兩什么時候回來的,也不同我講一聲,這一整天快把我憋悶壞了。”

  “你還好意思說憋悶,讓你扮作我在屋內,你昨天一整天都躺在屋內酣睡吧!”墨塵沒好氣的反駁,不過,幸虧他昨天一直睡著,自己與卉瑤才有機會喝酒獨處,想到喝酒,卉瑤喝醉的狀態實在是太差了。轉頭冷不丁的對卉瑤說:“以后,不準與他人喝酒。”

  “等等!你們一大早的就開始喝上了?有酒喝怎么不叫我!”澤言此刻正餓著難受,聽到喝酒二字,整個人來了精神。

  這時,拎著吃食的六耳姍姍來遲的推開院門......




如果喜歡《武破真靈》,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辰昊翊所寫的《武破真靈》為轉載作品,武破真靈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武破真靈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武破真靈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武破真靈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武破真靈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