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军事历史小說 > 夏書最新章節列表 > 第17章 閉關挑釁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17章 閉關挑釁

小說:夏書 作者:川南煙雨

  “砰——”

  “砰砰——”

  伴隨著涼慶命令的下達,身處大軍后側的墨軍砲陣開始對準關墻拋射石彈,呼嘯而至的百斤石彈出現在此刻人頭攢動的關墻之上,對于交戰雙方而言都是一場噩夢。

  所有人除了要提防正面敵人,還得要躲避側射的轟擊,但即使如此,雙方頂著巨大傷亡的情形之下也無一方言退。雙方指揮和領隊軍頭皆明白退縮即是落敗,因而,伴隨著砲陣開始逞威,兩軍正式陷入極其慘重的人命收割戰局。

  身中一箭的夏坤一路強撐著站在隊伍中央,已尋了時機撤出戰場的楊桓此時亦是護在了其左右。

  “我不能倒,得讓大軍見著我。”

  說這話時,楊桓能明顯感覺到夏坤話音中帶著的顫抖和無力,隨即側跨了一步,也顧不得周身鮮血,抬手緊緊攬住其后背。

  “傳...傳我軍令,不計代價,務必...快速擊潰敵軍。”

  話音落下,楊桓正要作答,忽得便覺左臂猛然一緊,被自己攬住的夏坤突兀的往地下坐去。

  “快,圍起來!叫人去傷兵營喚老烏。”

  出于夏坤的交代,楊桓第一時間招呼周遭親衛擋住當前的情況,自己則蹲下身去查看夏坤情況。

  這一看,楊桓不由心中大駭,只見夏坤面唇皆白,滿面虛汗,氣息亦是忽急呼緩。

  “來人,護送將軍回府!”

  和老烏學過三兩下傷情辨別的楊桓,當即明白了什么,不由對著周遭親衛低聲喝道。

  顧不得左右情況,招呼眾人掩護,自己背起夏坤便往關內跑去。

  而在此時,正喘著粗氣前來匯報戰況的張璋見著這幅場景,不解的正欲發問,卻被楊桓迎面喝令:“張璋將軍,將軍有令,不計代價,擊潰敵軍,現在由你全權指揮。”

  站在原地的張璋聽罷不由一愣,欲再發問,卻見楊桓已在一眾親衛護送下快步奔向將府,當即也不再猶豫,果斷折返接過指揮。

  “小子,你好大的...膽子。”

  尚有一絲意識的夏坤軟綿綿的趴在楊桓背上,先前楊桓假傳的軍令也使其心中一顫,卻也明白當前處境的無奈,只是多少忍不住想敲打這小子一下。

  聽著夏坤有氣無力的質詢,楊桓沒有理會,反倒是跑得更快。

  時間匆匆,眾人同匆忙自傷兵營趕來的老烏在將府門前匯合,沒有過多話語,楊桓快步進院將夏坤放在了議事大廳的長長桌案之上。

  顧不得環境簡陋,當即起身拽過來老烏,焦急的問道:“老烏,快看看是不是中毒?”

  本就累得夠嗆的老人被楊桓這么一拽,險些摔倒磕到桌角,但念其出發點是著急夏坤傷情,也便沒和他計較,只伸手撥開了夏坤雙眼,見著并無過多變化,這才松了口氣。

  楊桓見老烏長松了口氣,原本焦急的心也隨之放緩了一些。

  “失血過多而已,速去準備清水和干凈細布,再尋一壇烈酒來。”

  老烏取出一干行醫物什,又開口對著眾人吩咐道。

  楊桓聽罷,馬上轉身示意門口的夏坤親兵去辦理,不過小會兒幾人便分頭尋來了老烏所需的一切。

  見老烏動手給夏坤清理傷口,楊桓也便不再逗留,隨即在屋外尋了個石頭隨意坐下歇息。

  此時的關墻之上,夏軍在付出幾乎對等傷亡的情況之下將墨軍攆下關墻,恰巧此刻關外砲陣也停止了拋射,張璋見著快速后撤的墨軍,

不由惱怒的下令對外射擊。

  “但凡能拿弓的,給我射死這群狗東西。”

  箭矢如蝗而出,敗退的墨軍亦是慌不擇路的四下躲避,但大多皆因背對著關墻方向而被當成活靶子射死,一時之間,關墻上弦顫之音絡繹不絕。

  張璋舉起一張硬弓,快速搭箭,瞄準城外打馬斬殺潰兵的墨騎,輕松拇指,隨后便聽一道嗡聲傳出。

  過了幾息,那道雄壯的身形頓時自馬上墜下,撲棱著想從地上翻起來身來,但卻是徒勞無功,隨即便被一路潰退的墨兵前后踩踏,硬生生死在了自己人腳下。

  收了硬弓,張璋臉色凝重的看向遠處一直游蕩者的一隊騎兵,又瞧了眼已然跑出射程外的墨軍隊伍,不由大聲喝道。

  “停止放箭,各陣清理戰場,小心戒備。”

  話音落下,張璋只覺耳畔陷入短暫的寧靜,隨即便聽關墻之上傳出的密麻哀嚎和凌亂腳步聲交錯傳來.

  倚靠在關墻上短暫歇息了片刻,張璋正欲起身前去將府查看夏坤情況,卻忽得發現關外剛剛靜下來的大營又有了動靜。

  只見墨軍約有一陣士卒快速前出,前隊行至夏軍射界停下,快速且有序的架起重盾,立起一面黑墻。

  張璋瞇眼看著,心中警惕無比,卻一點也看不明白對面是想干些什么。

  正在疑惑間,只見墨陣左右分開,空出一丈寬度的通道,一人一馬自當中躍然而出。

  待到其近了些,可看得來人虎背熊腰,身著墨軍制式將甲,手握一桿玄色長槍,殺意凌然的坐于高馬之上,頗具膽識的一人近了關前百丈距離,似是有話要講。

  張璋示意弓手準備,同時也想看看來人意欲何為。

  “關上夏人聽著,吾乃墨國振軍校尉高安,可有勇將出關一戰!”

  高安嗓音極具穿透力,但在諾大的關墻之外,卻也無法讓人聽清,反倒使得關上夏軍更加茫然不知所以。

  “呵!還想單挑?”

  張璋耳力極佳,聽罷來將之意,頓時氣極反笑,隨即招呼關上弓手隨意射之,毫不理會其在關下叫囂吵罵。

  “小國匹夫,焉敢箭射本將!”

  揮槍掃掉幾根飛來的箭矢,高安破口大罵,勒馬轉身,迅速打馬退回自家陣中。

  “就這,還振軍校尉,哈哈。”

  張璋笑聲未落,卻見高安再度前來,而與此同時,在其身后還有近千精壯的墨卒隨行。

  張璋挑眉,饒有興趣的看向高安一行人,只見人群脫離自家大陣,往前走了數十丈至夏軍箭矢落下的邊緣位置停下,隨即解開衣甲,袒胸露腹的隨意站著。

  正在張璋不解之時,卻聽關外突然喝聲炸響。

  “夏人夏人真如犬,龜縮城中不敢戰。”

  “夏人夏人真如犬,龜縮城中不敢戰。”

  高安平聲高喝,身后跟隨的墨卒亦是隨之重復,百人隊伍整齊的吼喝聲如同悶雷般響徹城池,這一下,直把身處將府的楊桓都給驚醒過來。

  “狗東西,跟老子玩損招。”

  聽著對方的叫罵,張璋心中極為不快,隨即對著周遭喊道:“來幾百個嗓門大的,給我罵回去!”

  一時之間,關上聚集了千于夏卒,眾人皆是自發而至,張璋只瞟了一眼,也沒多說什么,隨即繼續盯著關外。

  “將軍,怎么罵?”

  負責調配士卒的千將見準備妥當,隨即開口問道。

  “城下墨犬莫要歡,關下尸骨尚未寒!”

  張璋冷哼一聲,隨即對外喝道。千于夏卒聞言,皆是眉頭輕挑,隨即默契的齊聲重復張璋的喝罵。

  “王八蛋!”

  高安聽罷,頓感心中吃癟,隨即頗為惱怒的再度喝道。

  “夏坤吾兒莫學狗,下關與吾磕個頭!”

  此言一出,關城之上頓時炸鍋,眾人無不義憤填膺,皆恨不得親自下去生吞活剝了這廝。

  “高將軍除了一身武藝,這口才也是極好!哈哈。”

  見著高安出言越發犀利,涼慶躺在鋪著厚厚皮毛的軟椅之上,不由出言贊到。

  “床弩呢,給我射死這狗東西!”

  見對方直接出言辱罵主將,張璋先前略帶玩笑的心情頓時消去,隨即面色陰冷的出聲喝令道。

  “回將軍,關上床弩已于先前戰斗悉數損毀,其余的還需一個時辰左右才能就位。”

  聽著手下的匯報,張璋當即奪過身旁士卒的長弓,搭上羽箭便對著城外高安位置射去。

  “咻!”

  羽箭射出,高安聽著破風聲,當即輕夾馬腹,準備驅馬遁走,剛一動作,就見得遠處羽箭逼近,當下抬槍揮掃,直將其擊飛數丈。

  一擊得手,高安心中快活無比,隨即再度出言譏道:“關上吾兒不敢戰,不孝冷弓對父挽!”

  張璋此時已然面色漲紅,但一想到自家此時身處的位置,又硬生生將腦子里那股沖下關區砍了這廝的念頭壓了下去。

  念頭可以抑制,卻無法將其磨滅,略微思考之后,張璋沉聲對身側的親衛喝道:“娘的,告訴那群匠人,一個時辰之內時間修不好床弩,老子要他們腦袋!”

  “喏!”

  親兵見將軍異樣,又想著關外墨人的囂張神情,當即不敢過多耽擱,快步領命直奔關內的工坊催促匠人而去。

  “誰可一箭射死那孫,老子賞他兩壇好酒。”

  “不,再賞十斤肉!”

  張璋話音剛落,似是覺得不夠,隨即再度補充了一句。

  周遭挨得近些的士卒中頓時有近百弓手抬起了長弓,瞄向了關外叫囂的墨將。

  “咻!”

  近百道箭矢破空聲響起,高安雙眼微瞇,手中長槍如戲館花槍一樣被舞得虎虎生風,近前箭矢皆被紛紛打落,如此戰績,高聲心中不屑更盛,當下又對著城上吼道。

  “吃奶小兒,如此軟箭,不如回家種些桑田,省的丟人現眼,哈哈哈哈!”

  見自家將軍先前的威風模樣,伴在高安身側的一眾兵丁也莫名的士氣高漲,復述的聲音也變得更為嘹亮。

  張璋見狀,心中火氣更盛,眼神亦是凌厲的掃過先前一眾射手,當即出口罵道:“一群廢物!”

  眾人羞憤,卻不敢多言,只得悄悄退回陣中,刻意回避張璋的斥責。

  早已聽著關上動靜而來的楊桓此時已然趕到主樓附近,恰好見著先前那幕,眉頭也不由皺起。

  見著處在暴走邊緣的張璋,楊桓心念微動,對著身旁一個依靠在地的受傷的老兵問道:“老哥,手中硬弓可借我一用?”

  老兵面帶鄙夷的隨意打量了下眼前問話的楊桓一眼,隨即挑眉反問道:“怎的,你能射那賊狗?”

  楊桓先是一愣,隨即有些尷尬的點了點頭,又頗為認真的對其解釋了一句。

  “若弓夠硬,箭矢夠重,可以一試。”

  老兵聽罷更加不屑,當即又出口嘲諷道:“呵!小兒,老子我眼睛雖看不太清,但聽你這聲音,定是個乳臭未干的生菜瓜子,想爭軍功趕緊去別處,別來煩老子。”

  聽對方話語,楊桓略微皺眉,卻沒過多理會,正欲轉向一旁的探頭望來的老兵詢問,卻聽其主動開口說道:“將軍,某家長弓力足一石五,不知能不能用上?”

  “可知何處有更硬的?”

  話音落下,聽見動靜的張璋隨即轉頭看向這邊,見是楊桓在張羅,隨即開口問道:“小子,你能射那狗賊?”

  聽見張璋問詢,楊桓轉身接話道:“若有硬弓重箭,可著手一試。”

  見楊桓底氣十足的模樣,張璋略一遲疑隨即轉身對著身側親衛喊道:“去取三石硬弓和四兩重箭來。”

  親兵領命而去,張璋這才頗為玩味的向楊桓問道:“要是射不掉,又當如何?”

  簡單問題,卻讓楊桓心中不由一緊,隨即眼神古怪的看向張璋。

  “難不成你能?”

  “你!”

  聽著楊桓出言反懟自己,張璋想起了自己先前的戰果,隨即吃癟的冷哼了一聲,便不再搭理楊桓。

  楊桓見著也不理會,只靜靜的看向關下依舊罵罵咧咧挑釁的高安。

  時間就這樣緩緩過去,約莫小半柱香時間,關外高安罵得口干舌燥,隨即便招呼身后士卒取來水囊準備喝上幾口。

  與此同時,取弓親兵已經返回,張璋拿起硬弓重箭交予楊桓之手,隨即帶著些玩味的的說道:“小子,可別丟人現眼?”

  楊桓瞟了一眼張璋,接過長弓,也不接話,只嘴角掛笑,又隨意輕瞟了眼城外光景。

  見高安正高舉水囊鯨吞虎飲,當即動作迅捷的自身側箭囊拉出三支羽箭,略一掂量,心中已有定數。

  張璋凝眉,只見楊桓雙腳同時錯開略比肩寬,左身對外,右身微仰成一弧狀,形若待張勁弓。

  不待自己詫異,又見楊桓兩箭搭弦,右手壓箭,急促氣息驟停,而后右臂一鼓,只見弓弦驟張,弓身猛得一卷。

  “嗡!”

  不待周遭將士反應,滿弓雙箭同時射出,正在眾人詫異之際,又聽一聲弦顫音響。

  眾人皆驚,怎會有如此快射箭術。

  面對人群的疑惑,唯有身在楊桓附近的幾人最為清楚。

  見楊桓兩度開弓,三箭射去,張璋已不再關注高安死活,原本不屑的神情逐漸散去,改換成了心底無比的贊賞。

  數百丈的距離,箭矢飛躍也需時間,UU看書 www.uukanshu.com而于此時,墨軍大營之中,涼慶正談笑著和一干苦著臉的將領說話。

  “待高將軍罵陣歸來,諸位可得好生向其請教。”

  眾人聞言皆是面上無光,卻只是將頭埋得更深,無人敢接話茬。

  “哼!一群廢物。”

  涼慶話音未落,卻見前線一陣騷亂。

  “咻!”

  剛欲放下水囊,高安心頭莫名一緊,隨即棄囊揮槍,只聽一聲脆響,持槍雙手卻是忽得一顫。

  左臂卻是猛然一滯,血霧炸起,正驚疑間,高安面色再度大變,直欲打馬快撤,卻終是晚了一步。

  四兩重箭迅疾如風,直插高安面門,定睛看去,三尺箭桿已然沒入數寸有余。

  “將軍!”

  剎那間,原本還在歡呼的墨卒齊齊驚呼,卻只能見著自家將軍轟然墜地,場上只剩戰馬尚在打著響鼻。

  局勢突變,使得夏墨雙方皆有些傻眼,處在高安近處的一眾袒胸士卒此時迅速上前,也顧不得舉盾穿衣,一個勁拼命拖拽高安便往回趕。

  見著關外情形,張璋心中贊賞,隨即一掌拍在了楊桓肩頭。

  “好!好!好!”

  好字連出,足見張璋心中暢快,一旁將士見著,也不由自發吶喊。

  “大夏威武!”

  更遠一些的士卒聽著,當即隨之重復,一句喊罷,眾人似才察覺楊桓身上將甲,不由自行又加了一句。

  “將軍威武!”

  遠聽關上夏卒高昂吶喊,涼慶臉色頓時冰冷,一腳踢飛身側擺放瓜果的碟架,冷哼一聲悻悻歸了帥營。




如果喜歡《夏書》,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川南煙雨所寫的《夏書》為轉載作品,夏書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夏書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夏書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夏書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夏書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