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玄幻奇幻小說 > 咒體最新章節列表 > 第4話 普通又不普通的男人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4話 普通又不普通的男人

小說:咒體 作者:東光夏
  在此對支持我的朋友們說聲對不起,前天昨天一直在忙離職手續的事情導致了沒法按時更新。(要全職寫作啦~~~)萬分抱歉,拖欠的章節在這月內會補上。愿各位海涵。

  Ps.求點擊求推薦求收藏,你的一點行為,就可能鑄就未來出現一個鮮肉寫手(嚴肅臉)。

  寫作是我的夢想。愿我用我的文字,徜徉你閑蛋的心。

  ------------------------------------------------------------------------------------

  獨孤城位于斯諾瑞拉中部,向東緊靠銀霜森林,向西接壤落日平原,向北臨近嘆息峽谷,向南遠眺嘲歌海岸。

  作為不死者勢力蒼白帝國的首都,獨孤城代表著整片斯諾瑞拉大陸政治、經濟的頂峰,與此同時,獨孤城也揉合了包括不死者在內的所有斯諾瑞拉智慧種族的文化。行走在獨孤城的大街小巷,可以看見拿著鐵錘玩兒命敲打鐵砧的矮人,可以看見卡住獸人脖子灌酒的牛頭人,可以看見蹲在地上跟霍比特人比拼羅迪尼亞棋的巨魔,可以看見雙手閃爍自然奧術因子培植曼珠沙華的樹妖,可以看見正跟商鋪主人討價還價的人類,可以看見抱著尤克里里在街邊彈唱的月精靈,甚至還可以看見渾身珠光寶氣悠然擺動著下半身‘游’走在一個個奢侈品店鋪的娜迦,以及在她身后寸步不離的護花使者高等精靈。當然,無論他們還是她們,都早已經死去,早在死而復生的那一刻就已經注定了這輩子再也無法跳動心跳的結局。這些人中,大部分是死亡后自愿被轉生,小部分則是從千年前的《熄聲戰役》生存至今。現在,他們都已不自覺遺忘了曾經的種族,默認了一個新的身份---不死者。

  因為死亡,獸人和人類之間不再劍拔弩張。因為死亡,高等精靈和月精靈不再血海深仇。因為死亡,霍比特人與樹妖不再因為森林開戰。因為死亡,巨魔與娜迦不再爭奪海岸。

  這就是獨孤城,一座從死亡的冰寒中誕生,又從死亡的火焰中新生的不死都城。

  如果站在天空向下方看去,建立在山丘上的獨孤城就像是一圈蕩漾開的環形水紋,越向中心處靠攏,地勢就越高。雖然獨孤城整體坡度并不大,但到了最高處的伊緹洛空中花園時,只要視力能夠達到,其高度依然可以俯瞰整個斯諾瑞拉,甚至于遠眺列娜海峽對岸的恩尼亞。

  此時此刻,伊緹洛空中花園邊緣塔樓上,一個樣貌普通,氣勢普通,身穿甲胄也同樣普通的不普通男人正手扶著塔樓的墻垛,定定望向東方,那里是銀霜森林的方向。

  男人的四周空無一人,似是喜歡安靜,又似是不想被任何人所打擾。但如果有人仔細思考,便會發現作為蒼白帝國女王的宮殿,伊緹洛空中花園又怎么可能會缺少精銳衛戍部隊站崗,再深入想下去,能讓伊緹洛空中花園的精銳衛戍部隊離開所守崗位,男人的身份必然不同凡響,結合蒼白帝國頂層的權勢人物,男人的身份也就自然而然呼之欲出了。

  塔樓上墻垛的陰影忽然微微泛起一抹漣漪,緊接著一個身著黑色輕鎧的月精靈不死者單膝跪著緩緩浮現在那片陰影當中,
從他那仿佛可以扭曲并吸收光線的氣息上判斷,月精靈不死者的職階最少也達到了星紋的程度,只不過因為無法得知他的咒紋位置而難以判斷其具體等級罷了。紋級術士,哪怕是最低級的下位星紋術士都可以稱得上戰爭中的戰略級武器。在整個羅迪尼亞泛大陸,一個紋級術士所代表的是一個新興家族勢力的核心人物,或者是一個老牌家族勢力的中堅。

  可即使如此,看著眼前那看似普通又不普通的男人的那雙紅色眼眸,月精靈不死者的神經還是止不住的緊繃了起來,因為他深知眼前男人的一切事跡,更深知當眼前男人的瞳孔變成血紅色時將有多么令人驚悚。

  “王下,已經找到了提米少爺。”月精靈不死者畢恭畢敬的對男人說道。

  聽到月精靈不死者的匯報,男人平靜卻隱隱蘊育著暴躁的聲音緩緩響起,“提米在哪?狀況如何?”

  “提米少爺被烏列隊長安置在南城門內塔樓上休憩,除了奧能透支外沒有受到任何傷害。提米少爺身邊還跟著一個冰霜巨人兒童,就是這個叫做墨齊爾·菲斯魯法拉·特的冰霜巨人兒童將提米少爺一路護送回來的。”

  聽到提米只是奧能透支而沒有受到傷害,男人鮮紅欲滴的瞳孔稍稍散去了些許紅色,“伊梵呢?”

  “伊梵少爺尚未找到。”

  男人剛才散去稍許的瞳孔再次涌起陣陣血紅,“沒找到?!”

  感受著身周驟然暴動的奧術因子流,月精靈不死者強忍著身體不適與精神上的戰栗低頭飛快答道:“據提米少爺所說,他是和伊梵少爺以及冰霜巨人兒童一起逃出銀霜森林的,只是不知為何,當銀霜森林的晶霧出現時,伊梵少爺似是失去神志般,再一次轉頭沖向了晶霧之中。”

  聞言,男人頓時愣了愣,如岳的氣息也隨之收斂起來,感受著男人氣息的平復,月精靈不死者終于還是如渾身過水般癱軟了下去。

  ‘失去神志回頭沖進晶霧?難道是...’一邊沉思,男人一邊對依然單膝跪在那里的月精靈不死者擺了擺手,“繼續找。”

  月精靈不死者收到男人示意后頓時如蒙大赦,絲毫沒有在意自己離開時于陰影中蕩起的巨大動靜。因為他清楚的知道,也許男人在平時,尤其是面對自己兒子的時候始終保持著一副威嚴霸道的模樣,但實際上,這種威嚴霸道反而代表著男人心情正處于相當濃厚的愉悅之中。而當男人平靜甚至淡漠的時候,才是真正令人驚懼的時刻,嗯,這種驚懼還只是對自己人所產生的影響,如果是敵人的話...

  月精靈不死者在陰影中用力的甩了甩頭,似是想把某些曾經的記憶碎片從腦海中甩出。

  而男人依舊站在那里,似乎依舊在定定望向東方銀霜森林的方向。半晌過后,一陣夜風自東方吹來,掠過獨孤城南城門塔樓上的一大一小一巨三道身影,筆直順城而上,當夜風吹到伊緹洛空中花園的邊緣塔樓時,一個男人的身影依舊佇立在那里,直到風徹底掠過那道男人身影的瞬間,身影忽然像是突的被風吹起的灰燼一般飄散成煙,再漸漸消失不見。

  男人在哪?

  墨菲特低頭看著眼前比他矮了好多好多的男人,不知為何,他卻始終覺得自己像是在仰望著眼前男人一樣,即使這個男人一點都不高,即使這個男人一點也不強壯,即使這個男人看起來并不像一個強者,但他就是覺得眼前這個男人讓他無比的為之心慌。

  他從這個男人身上聞到了人類、不死者以及某些不在他記憶中的氣味,也從這個男人身上聞到了極其危險的味道。

  我打不過他,這是墨菲特最本能的心底反應。

  于是,墨菲特上前一步,用自己大大的身體橫檔在了低首垂眉安靜立著的提米身前。

  嗯?!提米頓時被墨菲特的行為驚呆了,他知道墨菲特不認識眼前這個男人,可是問題是他認識啊,甚至可以說已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啊!除了伊梵那個小笨蛋外,上一個在這個男人面前肆意妄為的人是什么下場來著?那個嚇得差點脫水的嘲歌海岸雪嶺巨魔酋長?不對,這是上上一個,對了!上一個是來自遙遠恩尼亞西方埃拉西亞的人類使者,聽說都達到月紋了呢,結果最后哭喪著臉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他上有老下有小。

  想到這里,提米下意識的縮了縮脖子,可當他眼角的余光撇到墨菲特那雙大大的銀灰色腳丫時,提米忽然覺得心臟猛地被捏了一下,‘沒有一點點防備,也沒有一絲顧慮,他就這樣站出來了。也許這家伙是個可怕的冰霜巨人,也許他還罵過我最崇拜的貝多芬,可是他也保護過我和伊梵,而且他還很守承諾。老爹不是說,一個守承諾的人是最弱的,也是最強的,更是最值得信賴的嗎?’

  而在提米腦海中轉了一大堆念頭的同時,男人也在細細打量著墨菲特。

  在墨菲特忽然站出來擋在提米面前時,男人的確是愣住了。

  敢在他面前放肆的人不是沒有,嘲歌海岸的雪嶺巨魔酋長是靠著那百多萬身強力壯的雪嶺巨魔以及自身上位月紋實力,方才敢在他開設的宴席上說一句烤的兔子真不好吃。至于埃拉西亞的人類使節,仗著背后有一個人類公國撐腰說出一句低價收購瑟銀礦也是可以理解的,雖然結果并不怎么美妙。

  可這個按人類年齡換算下來估計才跟提米差不多大的小冰霜巨人又依靠著什么?勢力?哪個蠢貨首領會把勢力交給這么小的孩子?實力?剛剛達到下位星痕的實力?別開玩笑了。潛力?以這個年齡的冰霜巨人來說達到這種地步確實不錯,比起現任的冰霜巨人首領奧菲特來說是強了不少,可這又有什么用呢?在潛力沒有轉化為實力的時候,一切潛力都是放屁。

  那,這個小冰霜巨人到底依靠著什么呢?男人很清楚凡是巨人種族都有一項稱得上神奇的能力,通過氣味辨識生物的來源及其實力,以達到趨吉避兇的效果,這個獨屬于巨人種族的能力效果甚至超過四環預言系奧術‘深化探知’,并且能夠隨著巨人的成長逐步強化,如果有達到印級實力的巨人出現,那么他只需要近距離站在一個人面前,就會清楚知道這個人從現在開始往上再算五十代人的一切血統以及實力等級,當然,例外永遠存在,比如某些基本無法探知的秘血脈,雖然身具秘血脈的人數對比起羅迪尼亞泛大陸總人口顯得極其稀少,但總歸是個例外。

  男人清楚自己并沒有具備任何秘血脈,因而也就無從屏蔽巨人種族對自身的探知。所以,眼前這個冰霜巨人孩子即使無法感應到男人的準確實力,也一定能感受到發自心底的危險。

  男人更好奇了,于是他收回了審視的目光,轉而平靜的抬起頭盯在墨菲特眼眸上。

  在與男人平靜目光對接的一剎那,墨菲特忽地渾身一陣極其劇烈的顫抖,緊接著失去平衡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老爹!墨菲特是我的小伙伴!你怎么可以這樣對待他!”

  看著墨菲特仿佛受重傷般的樣子,剛剛停下腦海中雜亂念頭的提米只覺得一股莫名勇氣涌上心頭,毫不猶豫的用音量向男人發泄起他的不滿,甚至因為緊張墨菲特的安全,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提米急促的聲音顯得無比尖細刺耳。

  聞聲,男人先是揉了揉耳朵,接著當他轉過頭看向提米時,平靜的表情忽然一變。

  只見男人眉頭緊皺,平靜的雙眼微微瞇起,從他那淡薄的眸子中隱隱投射著一股宛若實質的憤怒,“你給老子閉嘴!我他媽是不是告訴過你們不到七歲不許去銀霜森林?!你兩把老子的話當放屁呢?!現在你個小混球回來了,你弟弟伊梵呢?!你給老子說說!你準備讓你弟弟那小混蛋蠢死在銀霜森林嗎?!老子在你兩小的時候沒他媽像個保姆一樣在你兩床頭念歌謠嗎?!現在!給老子把那個歌謠完完整整背一遍!立刻!馬上!錯一個字老子把你當球踢!”

  隨著男人的突然爆發,獨孤城南城門塔樓上除了提米和墨菲特身周似有防護盾出現而毫發無損,其它地方皆是如被暴風吹過肆虐而過一般。

  獨孤城內,一大票不死者居民在同一時間集體抬頭,然后又不約而同的集體低頭各忙各的,模糊中隱隱能聽見有人在說,“亞罕王下又被少王下惹火了...”“聽說這次是在南城門?”“南城門?不知道南城門頂不頂得住亞罕王下的怒火...”“塌了再修就是,反正閑著也是閑著...”“下次直接用黑曜礦得了...”“哎?老瞎子你這想法不錯,贊一個。”

  與此同時,獨孤城南城門塔樓上,一個稚嫩又戰戰兢兢的聲音緩緩背誦起一篇多年來流傳于斯諾瑞拉的兒童歌謠。



如果喜歡《咒體》,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東光夏所寫的《咒體》為轉載作品,咒體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咒體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咒體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咒體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咒體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