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玄幻奇幻小說 > 咒體最新章節列表 > 第7話 老爹!這貨要跟你單挑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7話 老爹!這貨要跟你單挑

小說:咒體 作者:東光夏
  這一章還真長啊,對于我這種磨洋工式作者而言簡直是一個奇跡

  ----------------------------------------------------------------

  “可算是走出來了,這銀霜森林的晶霧,嘖嘖,還真是有意思。”

  血紅色開襟風衣,裸露在外的結實胸腹,黑色緊身皮褲,抗在肩頭足有兩米長的大劍,以及一頭隨風顫動的銀色中等長度碎發。這些完全不符合羅迪尼亞泛大陸審美觀念的事物匯聚在一起,卻反而勾繪出了男子放蕩又肆意不羈的形象。

  在羅迪尼亞泛大陸,若說痕級實力是武力的中堅,那么紋級實力就是武力的精銳。而印級實力,則代表著武力的巔峰,雖然印級中也有高低之分,但無論何等層次的印級,幾乎都可以稱得上神明在世了,他們是羅迪尼亞泛大陸所有術士的目標,也是羅迪尼亞泛大陸真真正正的極端力量。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處于頂端層次的人,卻在銀霜森林中很是吃了幾次虧,雖然沒有受到什么嚴重傷害,但小傷依舊不可避免。

  想到這里,男子不禁回想起自己已經有多久沒有這樣灰頭土臉了,十年?五十年?還是一百年?

  在男子看來,受傷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兒,他害怕的是無傷可受,害怕的是就此停步,可這次在晶霧中的經歷,讓他心中不禁再次燃起了對實力的渴求,中位星印做不到毫發無傷,上位星印呢?

  “也許太久的平靜與站在高處的感覺的的確確讓自己倦怠了,幸虧有這片銀霜森林,幸虧有這些晶霧。”說到這里,男子臉上掛著的笑容勾勒的愈發燦爛起來。

  站在銀霜森林外,紅衣男子沒有急于前往目的地,而是將大劍插在地上,渾身一抖,將之前被晶霧侵襲弄出的一身血污震離身軀,四散的血珠像是氤氳的云霧般在紅衣男子身周漂浮成環,然后一道隱隱泛黑的火光閃過,大團血氣頓時被那足以熔金冶鐵燒炙一空。

  完成這些動作后,紅衣男子方才再次將大劍扛在了肩上,就在他剛要向前行去的時候,一陣風忽然輕輕吹拂過了他的面龐。

  紅衣男子的腳步不停,卻完全不復之前在銀霜森林中那慢慢悠悠的模樣,相反,似是施加了奧術增益一般,每當他跨出一步,雙腳就被風承載著再次向前滑翔一大段。

  不同的是,紅衣男子前行的方向并不是朝著他的既定目標---那壯美瑰麗的獨孤城。而是朝著北方一路行去,看他的神情,似是發現了什么有趣的東西。

  “咦?這種地方怎么會出現一個擁有這么濃郁的不死者氣息的人類兒童,而且還被施加了潛能封印。莫非是哪個勢力的下一代種子人選?”

  紅衣男子看著眼前光著身子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小小身體,被長長睫毛遮蓋的雙眼中閃過了一絲詫異。當他的視線轉到周圍的地面時,紅衣男子頓時愣住了。

  “嗯?這是...這是晶霧的殘留物?!莫非這小家伙被晶霧侵襲過?!”

  一想到銀霜森林中那些紫色的晶霧,即使紅衣男子依仗自身卓越的實力并不怎么懼怕,
也不由得為這個可憐的小家伙默哀了幾秒鐘。他可是親身體會過晶霧無孔不入的侵蝕能力,那種眼睜睜看著自己血液被榨出體外卻無從阻止的感覺,無論怎樣都稱不上美妙。

  “真是可憐的孩子,能被施加潛能封印,想必這小家伙的天賦應該非常不錯,如果不是因為晶霧侵襲,以他的年齡,幾年后也許巴別爾又要出一個獨領風騷的新生代強者了。真是可惜了,可惜了。”

  輕嘆了一口氣,似是不忍目睹如此年齡就與世長辭的孩子曝尸荒野。紅衣男子右手握起大劍,隨手一揮,幾聲輕響過后,一個長長方方的小型墓穴就這樣出現在了一旁的空地上。

  將大劍插在一旁,紅衣男子向前幾步將孩子尸體抱起,接著輕輕放入了墓穴之中。然而,就在他雙手即將離開孩子身體的那一瞬間,一個緩慢而又有力的波動突然從孩子的身體上傳遞了過來。

  感受到這股緩慢而有力的波動,紅衣男子先是一愣,接著摒住呼吸將他那修長的手掌緩緩放在了孩子的心口處。

  “怦!怦!”

  “沒死?!這小家伙命可真夠硬的。”紅衣男子的聲音中多了一些莫名的喜悅。

  生命的氣息總能讓人不由自主的愉悅起來,即使是紅衣男子這等強者也依舊不會例外,更何況對象只是一個孩子。

  然而,當五分鐘過后,紅衣男子的面色卻不由自主的陰沉起來,在剛才那一聲強而有力的心跳之后,整整五分鐘里,眼前這個孩子的心臟竟然再沒有一絲一毫的動靜。

  五分鐘心臟不跳動意味著什么?人類一分鐘心跳平均七十五次,巨魔一分鐘心跳平均八十五次,獸人一分鐘心跳平均一百次,霍比特人一分鐘心跳平均五十次,即使是平均壽命達到五百年的月精靈,一分鐘心跳平均也有二十次。

  五分鐘不心跳,基本可以斷定一個人的身體內部已經全面枯竭死亡了。可此時此刻,紅衣男子面色雖然陰沉,但他的手掌卻依舊穩穩的放在孩子的心口上。

  紅衣男子當然對這些生命的基本常識爛熟于心,他也同樣知道這個孩子活下來的幾率幾近于零。可是,不知道是因為之前那聲緩慢而有力的心跳,還是因為其它什么原因。他的心始終在對他自己說,再等一等,再等一等,也許下一秒就會有奇跡的發生。

  五分鐘過去了。

  又一個五分鐘過去了。

  十分鐘過去了。

  再一個十分鐘過去了。

  “呵,奇跡這種東西...”

  紅衣男子終于還是放棄了,淡漠的音調從他口中緩緩吐出,似是在嘲諷自己,又似是在嘲諷那遙遠星空上飄搖籠罩著整個羅迪尼亞泛大陸的命運。

  “怦!怦!”

  嗯?!紅衣男子修長的手掌在半空中劃出一道殘影,精準卻又不外溢分毫力道得落在了孩子心口上。當紅衣男子手掌再度放在孩子心口上時,剛才那一下突如其來的心跳已然平息,但心跳帶動的全身血液的震動卻仍然在孩子身體內游蕩著。

  不消片刻,紅衣男子便察覺到了這細微的波動,之前臉龐上陰沉的神色也與此同時消退殆盡,一抹標志性的“放蕩”笑容,重新爬上了他的嘴角。

  縱觀整個羅迪尼亞泛大陸,能察覺到這種細微波動的人絕對稱得上鳳毛麟角,而紅衣男子顯然是其中之一。

  奇跡的發生就如生命的氣息一般,總能讓人感到無比愉悅,更何況兩者相加在一起。

  在這種神奇的時刻,紅衣男子的心情沒理由不飛揚歡暢。

  當然,凡事皆有例外。不同的是,紅衣男子已經有足夠的理由去相信這個孩子一定能存活下來。

  十分鐘過去了。

  二十分鐘過去了。

  三十分鐘過去了。

  四十分鐘過去了。

  四十九分鐘...

  “怦!怦!”

  早已經歷過無數廝殺無數奇遇的紅衣男子本該在任何事情上都能保持一顆淡定的心態,可當這個心跳聲響起時,紅衣男子的那只手終究還是不自覺的微微顫動了一下。

  接著,一陣狂放的笑聲頓時從他口中爆發了出來。

  “哈哈哈哈,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竟然還真的有人能做到幾十分鐘心跳一下,這么多年來我也稱得上見過無數奇聞軼事的人了,但像這種神奇到堪稱奇葩的還真是從來沒見過,不,應該說聽都沒聽過。一分鐘心跳二十次的月精靈平均能活五百年,你準備活多久?幾十萬年?還是世界毀滅的那天?”

  活的久有什么用,多吃點飯多睡點覺?如果有人敢在紅衣男子面前這樣說,他一定會狠狠吐那人一臉的濃痰。看看當今羅迪尼亞泛大陸的頂級強者,除了少數幾個外哪一個不是活了上千年的老妖怪,活的久才是成為巔峰存在的最有力保障,至于什么資源、天賦,只能說是能有最好,沒有也不會影響太多。

  更何況,身為頂層人物的紅衣男子會缺少資源嗎?身具潛能封印的孩子會沒有天賦嗎?

  越想,紅衣男子就越是興奮,雖然貴為印級強者,但至今為止他還沒有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學生,而眼前這個小家伙顯然就是命運送給他的一份最好的禮物。

  念及于此,紅衣男子本就狂放的笑聲越發放蕩了起來。

  “大叔,從來沒有人說過你笑的很惡心么?像發情的鐵羽雞似的。”

  紅衣男子的笑聲頓時戛然而止,一鬧一靜之間突兀的像是被突然掐住喉嚨的野雞。

  惡狠狠的低頭看去,只見墓穴里的孩子已經從死尸般的躺姿改為了宴客般的坐姿,并且兩腿中間的要害地帶上也覆蓋了一片不知從哪里弄來的巨大葉子。

  “大叔,既然你有暴露癖,那為什么還要穿衣服呢?”

  紅衣男子下意識的瞅了瞅自己的外套,緊接著一股莫名邪火霎時間便沖進了他的腦子里。自己堂堂一個中位星印術士,走到哪不都是被當作祖宗伺候著,結果在這里竟然被一個小屁孩給嘲諷了?!而且這個小屁孩還特么光著屁股?!

  “小鬼!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隨著紅衣男子的怒吼聲,一陣奧術因子流頓時如旋風般掃蕩了方圓幾百米的地方,這還是紅衣男子刻意收斂的結果。

  三秒鐘后,紅衣男子收斂起自身的奧能,只見周圍已經徹底成為了一片寸草不生的焦土。顯然,紅衣男子自身的奧術因子帶有極強的灼熱屬性。

  低頭看著眼前小家伙一副驚呆了的樣子,紅衣男子頓時心下暗爽不已,這下看你怎么囂張。

  誰料眼前小家伙壓根沒有搭理他的意思,只是呆呆的伸出手在自己大腿上捏了一把。

  “啊!”

  在一聲慘叫過后,紅衣男子眼中的小家伙忽然一蹦而起,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服邊搖邊對他大聲叫喊道:“原來這不是做夢?!我竟然沒有變成雕像?!我竟然從那些討厭的晶霧中出來了?!提米不會被蠢死了?!小小不會忘了我了?!老爹不用找我的雕像了?!大姐姐可以唱歌給我了?!女王可以有她的女王守衛了?!”

  “什么提米小小老爹大姐姐女王的,你現在給我把衣服穿上,然后站好了,我要問你話。”紅衣男子一邊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套小號的衣服扔給眼前小家伙,一邊頷首思考起剛才這個小家伙口中的那些到底是什么,怎么有種熟悉的感覺?這種熟悉,讓他不知為何心中隱隱泛起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我穿好了,你問吧。”

  聞言,紅衣男子抬眼大致掃了一下后,發現眼前這個小家伙長得還真是夠漂亮的,不單單是五官的恰到好處,最主要的是這小家伙竟然能給人一種濃郁的靈性氣質。

  紅衣男子心下閃過一絲贊美,臉上卻依舊是那副放蕩的神色。

  “你一個人跑到這里干嘛?”

  “和小伙伴打怪獸。”

  “那你的小伙伴呢?”

  “回去搬救兵了。”

  “那你...”

  紅衣男子話還沒說完,就被一只忽然伸出的手打斷了,“大叔,你廢話真多,能撿重點問嗎?”

  眼前小家伙的一句話,讓紅衣男子身體中一股沸血差點就沖到了腦子里去。用力呼出一口氣,壓下體內躁動的奧術因子,紅衣男子盡全力擺出了一個自認為“和藹”的表情,“那你能告訴我你是哪里人嗎?”

  “獨孤城人。”

  獨孤城?紅衣男子愣了愣,掃到眼前小鬼不耐煩的神情后決定先不管這個,問完再說。

  “你有老師嗎?”

  “沒有。”

  沒有老師?紅衣男子眼中的喜色立刻濃了不少,不管這是哪個勢力培養出來的種子人選,他都只想對這個勢力的首領說一句,干的真他奶奶的漂亮!

  “那我做你老師怎么樣?”

  “不怎么樣。”

  “看來你并不知道我是誰,我是...”

  “我不需要知道。”

  紅衣男子又一次被噎的差點一口氣沒上來,“我覺得你有必要知道,我叫貝多芬。”

  “貝多芬是誰?”

  看著眼前小鬼的神色不似作假,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紅衣男子心中頓時舒服了一些,剛想開口解釋,可話到嘴邊他又犯難了,難道對一個不到十歲的小孩吹噓自己曾經的牛逼?這也太掉價了。再度仔細想了想后,紅衣男子方才開口說道:“我有個稱號叫做赤影,很多人叫我貝多芬·赤影。”

  “赤影?!貝多芬·赤影?!”

  眼前小鬼激動的反應讓貝多芬心中霎時間像喝了三杯血腥瑪麗一樣過癮,這才是一個后輩聽到被稱為傳奇的前輩時應有的反應嘛。

  “原來你就是那個徹頭徹尾只靠漂亮臉蛋的娘炮!”

  轟,一個肉眼難見卻聲音暴響的爆炸聲于貝多芬體內轟然炸響,狠狠呼吸幾口后,臉色慘白的貝多芬一低頭將一個赤紅到近乎發黑的圓球吐到了地上,在圓球接觸到土壤的一剎那間,土壤如同被熱刀切割的乳酪一般徹徹底底熔化了開來。

  “天吶!好深的洞,原來你這么厲害,我錯怪你了。”

  “現在討好我不覺得晚了嗎?”

  “沒有啊,你是挺厲害的,不過比起我老爹你差遠了,干嘛要討好你?”

  貝多芬瞅著眼前小鬼那一本正經鄙視人的模樣,差點再次忍不住爆了體內的奧術因子,“說!你老爹是誰?!我要跟他單挑!”

  “我老爹是...誒?!老爹?!這個叫貝多芬的要跟你單挑!”



如果喜歡《咒體》,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東光夏所寫的《咒體》為轉載作品,咒體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咒體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咒體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咒體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咒體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