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武侠仙侠小說 > 重生之大蜀山最新章節列表 > 一章 荒村隱霧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一章 荒村隱霧

小說:重生之大蜀山 作者:白衣劍神
峨嵋山雄踞西蜀,氣勢雄偉,唐詩人李白曾有“峨眉高出西極天”之慨,坐定峨嵋西川第一名山的稱號。實為海內洞天福地之首。山中景色尤勝,常年云霧繚繞,雨絲霏霏。彌漫山間的云霧,變化萬千,前人頗嘆此地常有——“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之妙。其中后山多為深山大澤,多為那虎豹豺狼棲身之所,溝壑縱橫,云霧疊嶂,常有人見其中有劍光出沒,口口相傳,都說那里是妖魔縱橫之地,常人聽了傳言,漸漸的裹足不前,倒讓那些后山養靜的高人異士,憑空落得一個清靜。

  且說在峨嵋山腳下,有個小小村落,村中不過百十戶人家。皆是附近的山民,在一起雜居。相延百余年,竟也漸漸的成了氣象。為首的以羅、陸、展氏為最多,其中又以羅氏族人最盛,是故這數十年來,村中皆尊羅氏為長,數代村長皆都姓羅。這一任村長名叫羅經,年方四十,正是盛年,膝下只有一子,名叫羅權,小羅權年只十三,但生得身材高大,相貌堂堂,便像十五六歲的少年。

  他亦繼承了父親的性格,為人豪爽俠義,便成了村里的孩子王,由于家中也不需要他做甚么活計,便整日里帶著一群孩子們四處玩耍,便成了村里的孩子王。

  這一日正是暮春三月,艷日當頭。一群孩子,正在山壁下的一個平臺處玩耍。玩的卻是小孩子們過家家的游戲。羅權年紀最大,便被推出來做了爹爹,然后又選了女孩子中,長的最好看的那個,名叫小袖的,當了母親。然后做了一堆小碟小碗之類,又堆了個土堆,算是喜臺,插了兩根樹枝當做蠟燭,眾人擁著他們,嘻嘻哈哈的去拜天地。

  羅權年方十三,還是懵懵懂懂的,小袖比他小上一歲,但女孩子家心智早熟,已經隱隱有了些淑女之思,頭上被蒙著塊布,聽著眾孩童嘻嘻哈哈的說是要拜天地,臉上燒的通紅,心中卻隱隱起了絲期盼之念。不知是羞是喜。

  眾孩童按著他們在臺前拜了三拜,然后啪啪的拍起手來,算是禮成。然后嘻嘻哈哈的簇擁上去,將小盤小碗都擺開來。小袖揭下臉上蒙著的布片,看到羅權臉上也罩著一張帕子,那卻是她母親縫制給她的貼身之物,這次將它貢獻出來,所存的,不過是她小女孩兒家的一點小小心思,殊不足與外人道也。這時看羅權仍然將它罩在臉上,并未取下,心中不禁大羞,伸手便要去抓。

  這時一陣山風吹來,恰巧將那帕子吹去,那帕子是絲綢所制,輕飄飄的渾不著力,被一陣山風吹過,飄飄搖搖的向遠處去了。

  小袖連忙搶上前去,快步去追,可是那帕子被風吹著,飄上天空,居然落在一棵大樹的枝丫之上,掛在上面,怎么也下不來了。

  小袖站在大樹前面,望著這有兩人環抱不過來的樹干,以及高高懸在上空的,足有數丈高的樹枝,眼淚不停的在眼圈里轉著,強忍著不掉落下來。

  羅權大步流星的上前,拍著胸脯說道:“這算什么,看我上去把它給你摘下來!”

  小袖驚道:“這樹有這許高,權哥哥,還是算了吧!”

  羅權抬頭看看,枝丫高高的懸在半空,看上去確有幾分怕人。但聽到小袖阻止他,卻激起了他一絲好勝之心,在手心啐了口吐沫,說道:“這算什么?年前和父親下山,連山巖我都曾爬過!”說罷從腰間掏出鹿皮套索,向上一拋,正套在一根最粗的樹枝上,用手一試,觸手處極為著力,便把那套索系在腰間,然后抓著樹干,攀緣而上。

  眾孩童都瞪大了眼睛看著羅權一步步攀上去,終于摸到了那根樹枝。均張大了嘴合不攏來,小袖更是覺得羅權乃是天下最有本事之人,一雙大眼睛眨也不眨的望著他,至于自家那塊帕子這時卻已被她拋諸腦后了。

  羅權騎在樹枝上,伸手夠著了那塊帕子,得意洋洋的向著下面一揮,頓時傳來一片驚嘆之聲,羅權十分得意,伸手抓緊了繩索,雙足向樹上一蹬,身子半空躍起,直向下面落去。想來一個凌空飛墜,讓大家看看他的本事。

  就在他剛躍到半空之際,忽然空中飛來一物,脅生雙翅,長得鷹鼻鶴嘴,樣貌十分古怪,張開那長長的嘴巴向著羅權只一啄,羅權只覺得全身如墜冰窖一般,頓時失去知覺,那怪鳥伸翅一劃,繩索從中斷裂,羅權便從半空中直跌了下來!

  眾孩童張大嘴巴,驚駭的說不出話來。小袖緊緊抓著衣襟,滿臉全是緊張之色。這時在山澗之下,突然躍出個白衣人來。身形矯健,如大鵬展翅一般。左手一揚,袖出揮出兩道銀芒,金鐵交鳴之聲頓起,鏗然有聲。那怪物吃他這一擊,身勢頓挫,口中低低的吼了一聲,轉身飛了開去,銅鈴大的眸子向著白衣人轉了一轉,雙翅一展,飛向天空去了。

  那白衣人身形在半空中一個轉折,右臂輕輕攬住羅權小小身軀,如一片落葉般,渾不著力的落下地來。

  那些孩童都嚇的張大著口,說不出話來。只有膽大的孩子這時才驚叫出聲:“原來是周老師!”

  原來那白衣人姓周名淳,卻是去年剛從外地遷到本村的一名塾師,村人看他身材瘦削,不像能干重活模樣,也不分田地與他,只是讓他在村中教幾個蒙童,由那些童兒親長,每年分些柴米與他,讓他聊以度日罷了。他平日里只帶著一個女兒過活,深居簡出,卻從沒人知道他還有如此功夫。

  周淳看到一眾孩童臉上的驚駭之色,心知這次出手,已露了自己形跡,說不得還要離開此地,再度浪跡天涯。轉頭看向懷中的羅權,心道:“此子頗有俠義之心,倒也是我輩中人。”目光掠到他的臉上,忽然暗叫一聲“不好!”

  原來羅權的臉上,這時已露出一片紫黑之色,尤其雙目之處腫的極大,一雙眼睛,竟似要從兩個眼眶之中突將出來。周淳心中一驚,這是什么毒物,居然如此厲害!

  眾孩童這時才紛紛涌將上來,看到羅權臉上的駭人之狀,都嚇的不敢作聲。還是周淳一一分派他們,回家去將大人喊來。又將羅權送回到家中。羅經與羅權之母見到兒子居然成了如此慘狀,驚得說不出話來,羅母眼中珠淚,已經淆然而下。羅經皺著眉頭,望向周淳,“相處經年,不知先生竟有如此本事!”

  周淳一拱手,“我本是飄零之人,帶孤女來此地落腳,原不想驚動了尊駕!”

  羅母這時早已哭得泣不成聲,見二人還在說話,泣道:“你先看看權兒,好端端的出去,怎么就成了這副模樣!”

  羅經還沒說話,村中已有人請來了大夫,周淳也是粗通醫術之人,但見到羅權臉上高高腫起,面上呈現一片紫黑之色,均是束手無策。若說是外傷,可沒見過有如此嚴重的。若是中毒,卻也沒人知道這是什么毒性。

  他們卻不知,空中飛來那怪物,本是峨嵋后山終年積累的死尸煞氣,吸取日精月華,孕育出的一個毒物,其巢穴,就在后山他們玩耍之處不遠,那日是它修煉初成,第一次出土作怪。偏巧遇到羅權,那一口氣是其數百年于泥沼瘴氣中所積,其毒性非同小可。周淳早年雖也是江湖上有名的俠客,終非劍仙一流,如何能知?

  這時羅權忽的大吼一聲,震得房頂瓦片簌簌作響,灰塵嘩嘩的落將下來。只聽他大叫一聲:“痛死我也!”身軀挺直,從床上彈起,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一股鮮血如箭一般直噴將出來,將前面一片白地染得鮮紅,再探鼻息,竟是只有出氣,全無進氣,眼見得是不活了。

  羅母大聲痛哭,暈倒在地。周淳忙伸手搭上羅權脈膊,只覺他體內生機正飛快消逝,眉頭頓時一皺。他雖然來此地時日未久,卻也喜歡羅權這孩子膽大心細,為人豪爽義氣。甚至曾有傳他衣缽之心。這時見他已然無救,心中也是難過。UU看書 www.uukanshu.com三指搭在他脈門處,久久不愿松開。

  “咦?”周淳眉頭忽然輕蹙起來,只覺得羅權的經絡中有一道極細小的氣息,雖然細微至不可覺察,但卻綿延悠長,極頑強的從丹田處,向著四肢百骸散發出去。這絲氣息,卻似與羅權的身軀格格不入,在羅權的經絡里上竄下跳,把那周身的奇經八脈,當做了一個戰場一般!

  羅經看著羅權的臉色時青時白,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流淌下來,心中亦是痛如刀絞。請來的大夫只是嘆著氣,讓羅家速速準備后事。周淳卻是搭著羅權的腕脈,沉吟不語。

  羅經的心中生出一絲希望,望向周淳,“周先生,小兒可還有救么?”

  看著周淳緩緩搖頭,羅經心中便似墜入了冰底,這時周淳卻道:“令郎所中之毒,其性之猛之烈,實為我平生僅見,換得常人,一時三刻之間,早已斃命。令郎卻能撐過此時,可見冥冥之中,未必沒有定數。”說罷從袖中摸出一粒丸藥,“這時我昔日登少室山,由一位僧人贈我的小還丹。功能易筋洗髓,且吊得數日性命,便有轉機也說不定。”說完取來清水化了,撬開羅權牙頭,將丹藥灌了下去。

  說來也怪,這丹藥灌了下去,羅權不斷抽搐的身體便慢慢平復了下去,氣息也變得悠長起來。羅經與清醒過來的羅母大喜,忙不迭的向周淳道謝。周淳卻并不受禮,只是說:“這丹藥雖然靈效,卻無怯毒之功,只是吊住令郎數日性命而已,待得藥效盡了,仍是無用。尊夫婦還需速速尋訪名醫,為其診治才是。”說罷掉頭還家去了。

  




如果喜歡《重生之大蜀山》,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白衣劍神所寫的《重生之大蜀山》為轉載作品,重生之大蜀山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重生之大蜀山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重生之大蜀山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重生之大蜀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重生之大蜀山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