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军事历史小說 > 刺殺之歸途最新章節列表 > 第320章 風云起之清盤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320章 風云起之清盤

小說:刺殺之歸途 作者:老三的煙頭

 第三百二十章風云起之清盤

  “哇,胡玉山的倉庫起火了,里面的棉布全都被燒沒了,還有好多的棉紗也沒了,這下子會不會破產了啊!”

  “這可說不定,那胡玉山不可能會把所有的家當都放在倉庫里,肯定會有其他的,不過這次他損失摻重倒是肯定的,就是不知道會不會傷筋動骨,一蹶不振。”

  “老兄,聽說他的貨被劫了好多次,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這回事嗎?”

  “我也聽說了這個事,可沒看到他慌張的樣子,讓人實在猜不透啊。不過他那個兒子不是在霞飛路當官嗎,也沒見他怎么樣啊。”

  “你說的倒也是,如果他家的貨被劫了,他這個做兒子的不可能不急,看來這事倒還挺耐人尋味啊。”

  “賣報!賣報!胡玉山倉庫毀于火災,棉布價格大漲!”

  “賣報!賣報!胡玉山倉庫毀于火災,面臨破產!”

  “嘩”的一下,那些正在談論昨晚火災的人全都圍了上來,把賣報的報童圍了個水泄不通,報童笑的臉都開了花,嘴里叫著,“別搶,別搶,人人都有!人人都有!”

  “天啊,胡玉山這下完蛋了!”

  .......................

  在胡玉山家,胡玉山正大發雷霆,沖著下面的仆人大聲苛斥,從上到下沒有一個漏掉,一個個的戰戰兢兢不敢有半句言語。

  “老爺,您消消氣,氣大傷身啦,氣大傷身啦。”

  “是啊,爺,你就別慪氣了,咱家有不是虧不起,今后再賺回來好了。”

  “你們懂個屁!全都是婦人之見!”胡玉山沒好氣得沖著女人爆喝。

  “老爺,少爺回來了。”

  “快!快讓少爺到書房見我!”

  書房中,胡玉山鐵青著臉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的抽著煙。在旁邊胡雙成也同樣悶著頭抽著煙,焦急的看著他父親。

  “爹,您倒是說句話啊!咱們現在該怎么辦啊。剛才我已經跟你講了,現在那些法國人根本就沒把心思放在破案上,要想靠他們,那就是白花錢,扔進水里連個泡都不會冒。”

  “雙城啊,這次我們家可遭了大難了。”

  “爹,不會吧!您可別嚇我。雖然咱們的倉庫連同里面的貨全都被燒了,可還沒不到那一步啊。咱家在外面不是還有股票,期貨嗎?咱們還能東山再起的啊!”

  “雙城,爹跟你說實話吧,這次咱們栽了個大跟頭,再也爬不起來了。”

  “這怎么可能,爹,您告訴我這不是真的,我知道您一定是在跟兒子開玩笑的。您放心,兒子一定會在巡捕房好好做的,一定會做出個樣子的,絕不會再讓您操心了。”

  “雙城,

這次爹在黑市上棉布交易,后天就要交貨了。如今,倉庫連同貨一起被燒了,這筆生意全砸在手里了,還要賠償損失,不但要拿出所有的錢,弄不好連住的地方都沒了。”

  “啊,怎么會這樣!”

  “兒啊,是真的,爹沒騙你。”

  “爹,您再想想!再想想!一定會有辦法的,您一定會有辦法的!”

  “沒辦法了,我已經讓人去變賣所有的金銀珠寶了,連同工廠也賣了,現在就剩下這房子還沒有賣,也許等不到最后了。要是有辦法,就看老天爺給我一條活命的路了。”

  “爹,您去找法波爾總監幫忙,或者去找您的哪些朋友去試試啊!”

  胡玉山搖了搖頭,沒有說話,眼含熱淚的又擺了擺手。他心里清楚自己當初是怎么做的事,把人都得罪完了,有誰會愿意傾家蕩產幫自己度過這難關,即便是有幾個真心的朋友,也沒這個能力來幫自己。

  幾家憂愁,就有幾家歡樂,從古到今概莫能外。

  這時的陳伯康正和吳四寶坐在一起喝酒,無他就為了最后的收賬。席間,吳四寶端著酒杯頻頻向他敬酒,一來向他表示祝賀,二來借著酒勁說出了他憋在心里的話,想要多占一份利。

  陳伯康心里暗罵,投入不到八十萬,得到的回報超過三倍還不知足,真是欲壑難填,可又不能翻臉,不能弄得大家難堪,給自己找麻煩。

  “吳先生,這次您可是得了大頭,按說再分一份,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不好解釋啊。您也知道,姓胡的可是報了案的,如果不是方方面面都打點了,這件事怎么可能這么順利,更不要說其他方面的人了。您不會真以為我賺了大頭了吧?”

  “哎,老弟,你說的我相信,只是這心里癢癢啊。你想這錢來得多痛快啊,而且還是堂堂正正的打敗了胡玉山,說出去那可是風光的很啊。如果李主任知道了這個事,說不定眼珠都要掉下來了。哈哈哈哈.......”

  “噓,小聲點!不到最后見分曉的一步,這事現在還不能說,如果被人知道了,就怕功虧一簣啊。要知道胡玉山可是個老狐貍,臨死反撲是會有麻煩的。”

  “嗯,老弟說得對!是該如此!說實話,我現在可真想看看那老頭是個什么樣,老弟,你說他會不會上吊自殺呢?”

  “自殺?不會的,他可惜命的很!這人到處得罪人,就連身邊的朋友都得罪完了。他這樣的人對我來說死不足惜,沒什么好可伶的,唯獨怕他還有后招。小心無大錯,只有到了無路可走的時候,才會彎下他尊貴的雙腿。”

  “好了,好了,不說他了。”吳四寶見他越說越遠,連忙打斷了她的話,“我說老弟,你到我這來怎么樣?相信我!跟著我絕不會讓你吃虧。”

  “呵呵呵,多謝吳先生看重,只是兄弟不能來啊。”

  “哦,為何啊?”

  “其中個原因李主任很清楚的,如果有機會,您可以問問李主任就知道了。”

  “是這樣啊。”吳四寶有些失望,但聽到說李主任清楚原因,心里暗叫幸運,如果自己把他搶過來,被李士群知道一定會懷疑他暗中集結勢力,說不定還會懷疑他腦生反骨,這個后果可不是他愿意接受的。

  “既然如此,那就可惜了,我可是誠心誠意的啊。”吳四寶假仁假義地說著,希望他能打消對剛才自己說的話懷疑。吳四寶不得不這樣做,以前就對他有所了解,再加上這次的行動,更加的對這人有了一些警惕,害怕他在李士群的面前說漏了嘴。

  “吳先生過濾了,晚輩從沒有不切實際的想法,更沒有自討苦吃的意愿,所以敬請放心,只是希望如果有事的話,今后還請手下留情,別讓我難做啊。”

  “哦,哈哈哈哈,好好好!來,咱們干了這杯酒,今后大家一起發財!”吳四寶見他這么快就領會了自己話中的意思,開心的大笑起來。

  觥籌交錯,酒酣耳熱過后,陳伯康向吳四寶告辭。坐上吳四寶送他回家的車走了。

  一路上,陳伯康裝作喝多了酒,一句話也沒說,悶頭閉目假寐。他心里計算著,這次胡玉山會賠多少錢。自己跟上海站,龍叔的人劫了他的貨,總數大概有七八萬匹左右,加上被火焚毀的貨足有十幾二十萬匹,應該占他的資產一半以上,這個損失它應該還能撐得住。

  可是,他在黑市上的現貨交易,金額巨大,非常可觀,一旦交不出貨來,賠償的損失大概在四五百萬左右,足以讓他傾家蕩產,一舉將他打入地獄。

  “回來了,怎么又喝的一身的酒味,就算不愛惜自己,也要為我考慮考慮啊,你如果出了意外,讓我到時候可怎么辦啊!”安洪霞一見他進屋,就走上前一邊幫他寬衣,一邊埋怨他。

  陳伯康心里樂了,這老女人是越來越會說話了,再不像以前那樣冷冰冰的,讓人感到不舒服。

  “太太說的是,先生,你可是千萬要注意身體,現在你們還沒有孩子,等今后有了孩子,可得更加小心了。”張姐也是一路小跑過來幫忙。

  “好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我知道了,今后會注意的。這么晚了,你們還在等我啊!我說今后就別這樣了,還是早點歇息,早點起來,不然大家都休息不好。”

  “那你以后就更該早些回來才是!”安洪霞埋怨的頂了他一句。

  “對了,張英什么時候回來啊?”陳伯康不想在這問題上糾纏,就轉移話題問道。

  “我怎么知道,她又不是小孩子,做什么事都有自己的想法,我能管得了嗎?怎么,嫌我老了,起了花花心思了吧?”

  “你...你...你說什么你!她不是你的表妹嗎?我關心關心她又怎么了,難道不應該嗎?”

  “是!應該!就不知道你這關心有幾個意思!”安洪霞臉色一暗,轉身就往樓上走去,把陳伯康給丟在后面。

  “你這是什么意思,你的這個態度太不像話了!我還是不是一家之主了,你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先生,你就少說兩句吧,太太也是為你好,這些天都是她一個人在等你回家。我勸了她好幾次也不行,說非要等你回來才肯休息。”

  陳伯康心中一動,某個神經被刺了一下,讓他有些失神起來。

  兩天后,上海灘的各大報紙傳出了一個轟動的消息,每家報紙都是頭版頭條報道,法租界公董局董事胡玉山破產了!




如果喜歡《刺殺之歸途》,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老三的煙頭所寫的《刺殺之歸途》為轉載作品,刺殺之歸途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刺殺之歸途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刺殺之歸途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刺殺之歸途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刺殺之歸途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