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军事历史小說 > 刺殺之歸途最新章節列表 > 第411章 陰謀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411章 陰謀

小說:刺殺之歸途 作者:老三的煙頭

  喜歡本書的朋友請幫忙宣傳一下,點個收藏,老三拜謝了。

  第四百一十一章陰謀

  陰謀!這里面一定有陰謀!!

  面對著三個人,陳伯康還不想跟他們翻臉,一來時間不對,二來對自己不利,必須要有一個借口,才能暫時擺脫不利的局面。

  “好你個王老弟!請客吃飯,居然不請我,是不是看不起我啊?”

  一個粗大嗓門的聲音突然響起,一下就把沉悶的氣氛給沖破掉。陳伯康是面無異色,心中暗自竊喜;另外三人則是各自心思不同,南造云子氣惱來人壞了好事,武田花子感到失望,沒能聽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赤木剛健微微松了口氣,慶幸自己擺脫的麻煩。

  “喲,這不是吳大隊長嗎?什么風把您給吹過來了?你的消息可真夠靈的,連這你都知道,小弟可是真心的佩服!”

  “你少給我灌迷魂湯,請客吃飯,都不請我,是不是看不起我啊!你......”話未說完,就看到桌上還坐著三個人,認識其中一男一女,而且這女的正是讓李主任也退讓三分的南造云子。

  “啊呀,這不是云子課長嗎?沒想到您也在這吃飯啊。好啊,我說你小子怎么沒請我,原來是私底下請云子課長吃飯。守業兄弟,過分了啊,這種事都不告知一聲,太不夠意思了吧,再怎么說,咱兩之間的交情還不錯,對不對?”

  說話之間,一個身材高大,肥頭大耳,滿臉橫肉,渾身肥肉的人,已經大刺刺的坐在桌前,正是臭名遠播的吳四寶,吳云甫。他自顧自的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端起來,舉到南造云子的面前,“云子課長,請恕我剛才無理了,這杯酒算是我跟您賠罪了。”說著就一飲而盡。

  “云子課長,您不知道,這小子經常跟我玩花樣,讓我是吃不香,睡不著,您說是不是該收拾一下他,不然,搞不定哪一天人就不見了。”

  “你敢!你動他一下試試,我倒想看看那個不見的人是誰?”花子忽的一下站了起來,橫眉冷眼的看著吳四寶,扭頭對南造云子說,“我先走了,你們慢慢吃吧。”說完又看了一眼陳伯康,見他沒有挽留之意,氣鼓鼓的走了。

  南造云子皺著眉頭叫了一聲,等等我,就從后面追趕過去。赤木剛健見事已至此,抱歉的對他說了句對不起,也跟著出去了。

  吳四寶見她們已經走了,嘿嘿的干笑兩聲,給陳伯康和自己斟滿酒,端起酒杯說:“老弟,你不會是攀了高枝,看不起我了吧?”

  “吳大哥,你這話可不能亂說,小弟什么時候說過你的壞話,什么時候做過對不起你的事。要論起來,吳大哥你可不夠意思,自從做了那票之后,得罪人的是我,撈著錢的人是你,小弟我可是連你的一杯酒都沒喝過。”

  “啊——哦——”,吳四寶一愣,回想了一下,整整一年的時間,自己確實沒有為此事向他表示過感謝,干笑了一下說,“老弟,你不會這么小氣吧,咱兩之間的交情,用不著這些虛禮了吧。”

  “好,咱們不說那些虛的。那你說說今天來找我有什么事吧。”

  “老弟,難道真的要有事才能來找你?就不能喝兩杯酒,說些開心的事?”

  “那感情好啊!什么話也別說了,一切都在酒中!干杯!”

  兩人就這樣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的是一塌糊涂。最后,吳四寶被他的手下給摻扶走了,陳伯康也由楊吉生送回了家。

  一回到家,

陳伯康就跑進了盥洗間,用冷水對著自己就沖洗起來。冷水刺激之下,整個人就清醒了許多。

  躺在沙發上,滿臉的疲憊,連抽煙也不想了,頭痛欲裂,不知道這樣下去,自己還能撐多久,到最后會不會精神崩潰。

  氣息平穩之后,回想起南造云子和武田花子,她們今天的到來絕不是為了什么慶賀開戰勝利,而是沖著自己來的。沖自己來的目的是什么?就為了撮合自己跟武田花子的事?

  突然,陳伯康覺得自己好無助。答應是絕不可能的,不答應又面臨著南造云子的威脅,更何況她對自己的懷疑始終沒有消退。

  這不是陰謀,是陽謀!赤果果的向自己宣示,面前只有兩條路,一條是生路,一條是死路,何去何從,由自己選擇。

  第二天,日軍接管了上海租界的海關、財政、商業船運的重要部門,宣告租界的一切活動都要經過日方的許可才行。

  陳伯康聽到這個消息之后,突然覺得自己很聰明,安洪霞提前走了,讓日本人和李士群少了一個可以拿捏自己的手段。張琦齡帶著他的母親史大妹到美國去了,也讓他們少了對付自己的把柄。

  說起張琦齡,就在前幾天還收到了他的一封信。在信中,他告訴自己,他把這些錢分成了兩部分,一部分投入股市,一部分投入到商業工業,以此來規避風險。

  陳伯康不是很懂他信中說的這些事和內容,但能從信中看出來,他確實有著經商的天賦。短短兩個多月,就能在人地生疏的米國想到怎么做,這就很了不起了。如今,這兩個國家宣戰,等于是在宣告,在美國發展是對的,今后在米國一定會發達的。

  武田花子給他打電話了,希望能接送她一下。他同意了,有些事情如果做得太絕,反而不利于自己。

  當他送花子到了正金銀行,花子下了車,站在街沿上沒有走,也沒有動,就是看著他。他以為她還有話要跟自己說,于是下了車,走到她跟前。

  “花子,你還有什么事嗎?”

  “守業君,您能請我看電影嗎?”

  “當然可以,不過,要等到我有空的時間。”

  “是嗎,那太好了!”

  兩人在路邊正說說笑笑,忽然從南京路口走過來兩個人。其中一人看到了陳伯康,眼睛一亮,跟他的同伴交談了幾句。另一人聽了喜上眉梢,頻頻點頭。然后,兩人快步走了過去。

  “王署長,沒想到會在這碰見你,真是好運氣啊!”

  “你們二位是——?”陳伯康覺得這兩人很面熟,可記不起叫什么名字。

  “鄙人叫張國震,他叫顧寶林,是我兄弟。我們在極司非爾路見過面的。”自稱張國震的笑著介紹自己跟同伴,發現介紹完了,對方還是沒想起來,趕忙又補充說:“吳隊長是我們的師傅。”

  “啊!哦——,我記起來了,那天是不是你把我送回家的,結果把我的車給擦花了,還有你把我的衣服給弄破了。”陳伯康聽他這么一說,一下就記起來了,不過記起來的都是嗅事。

  兩個人很尷尬,只能在一旁賠笑。陳伯康不是專門想捉弄他們,也不想讓他們難堪,跟他們斗氣只會降低自己的身份,于是拍拍這個的肩頭,握握另一個人手,給每人發了一支煙,氣氛也隨之變得親和起來。

  “王署長,聽說你路子廣,能不能給兄弟們介紹一下,讓我們也發點小財吧。”

  陳伯康一愣,沒想這兩位還真敢說,雖然跟自己說話很客氣,可也不稱稱自己的分量,連他們師傅吳四寶對自己也不敢這樣要求,求財是和氣求財,也是要看身份的。

  “呵呵呵,想發財?”

  這兩人見他反問自己,連忙點頭,專注而虔誠地看著他。陳伯康見他們這幅表情,心中一動,回頭對花子說:“他們想發財,你介紹個路子唄?”

  “王君說笑了,他們可是求您的,怎么扯到我身上來了。”

  陳伯康哈哈一笑,也不介意,對張國震兩人說:“看到沒有,這是正金銀行的武田花子小姐。知道正金銀行吧?”那兩人一臉的茫然,還是機械的點頭應是。

  花子在旁邊也不明白他說這些干什么,難不成想讓自己給他們介紹銀行的生意,就算自己答應了也做不到啊。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銀行里有什么?有錢啊!黃金、銀元、珠寶、鈔票,哪一個不是錢!”他故作神秘的,用只有三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說。那三人全都是莫名其妙,銀行里的東西管自己什么事!

  “算了,不說了,跟你們說了也是白說,浪費我唾沫。好了,花子,再見!”

  陳伯康上了車,花子向他招手再見。張震國兩人還在云里霧里,沒明白他說的究竟是何意,見他上車要走了,連忙一起堵住他的去路,求爹告奶的央求他。假意推脫不掉,裝作勉為其難的說了句:“要發財,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啊,搞不好是要掉腦袋的!”

  “王署長說笑了,您的本事,我們是知道的,您幫我們師傅賺的那筆錢,到現在也是行業里神話一般的傳說,如果不是我師傅自己說出來,我們也不會相信啊!”

  陳伯康裝作被他們纏得不耐煩了,板著臉說:“你們這么想要發財,那也要看看你們的膽量夠不夠大!既然你們如此迫急,那我就告訴你們一個消息,至于你們敢不敢做,能不能做,就不關我的事了。”

  兩人聽了大喜,連連點頭,專心的等他下面的話。

  “聽說就在今天,日軍從中國的江海關的地下金庫里,繳獲了一批金磚,大概有幾百公斤吧,準備最近運到正金銀行上海分行,也就是剛才的那間銀行。消息我告訴你們了,至于剩下的事我就不知道了。你們也好之為之吧,再見!”

  張國震兩人望著絕塵而去的汽車,面面相覷的看著對方,不知道這個事到底是做還是不做。




如果喜歡《刺殺之歸途》,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老三的煙頭所寫的《刺殺之歸途》為轉載作品,刺殺之歸途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刺殺之歸途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刺殺之歸途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刺殺之歸途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刺殺之歸途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