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军事历史小說 > 刺殺之歸途最新章節列表 > 第414章 虞晚晴(1)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414章 虞晚晴(1)

小說:刺殺之歸途 作者:老三的煙頭

  喜歡本書的朋友請幫忙宣傳一下,點個收藏,老三拜謝了。

  第四百一十四章虞晚晴(一)

  “什么!上海站被一鍋燴了!”

  意外的消息,讓陳伯康驚慌失措,為什么過了一個多月,自己才得到消息,這里面還埋藏著什么自己不知道的隱秘事情,還有,蔣安華蔣大哥的第三大隊情況怎么樣,蔣大哥是不是也被抓了,自己是不是暴露了。

  惶惶不安,驚弓之鳥,一日三驚,聽到電話就心驚肉跳,用這些來形容現在的他,一點也不過分。讓他能自我安慰的是,到現在還沒有出現任何針對自己的事情,自己所有的表現都很自然,正常,沒有任何的反常行為。

  12月中旬,陳伯康得到消息的這幾天,每天照常上班,準點或提前下班,極力的表現的與平常沒有任何的差異。可一回到家,整個人就變得心神慌亂,手腳無措,就連抽煙點火的時候,手抖個不停,完全忘記了家里還有一個人存在。

  “喂,你這兩天不對勁啊!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煩事?”

  “誰!”陳伯康猛地跳了起來,迅速的拔出手槍對著身后。

  “你在想什么!拿槍出來干什么!”

  陳伯康定睛一看,才想起家里還有一個人,松了一口氣,慢慢的把槍插回槍套,頹廢的說:“是你啊。我還以為是誰呢?你怎么還在家里,不是走了嗎?”

  “誰說我要走了?我還沒住夠,怎么能慌著走呢?”

  “你——,嗨,我懶得跟你廢話了,你還是趕快走吧,晚了可能會被我連累了,到時候你是有口難辯啊。”

  “出了什么事,讓你這么緊張,神情慌亂只會壞事。”

  陳伯康一愣,看著她發呆,才發現她在自己家里穿的不是很多,一幅居家主婦的樣子,“你怎么這樣裝扮?真把這當成自己家了?”

  “你是要準備趕我走?”

  “趕你走?我什么時候說過允許讓你常住的?”

  “沒說過,可也沒說不準我住啊?”

  “你!我跟你說不清,也不想說廢話了,還是趕快走人吧!”

  “如果我不走呢?”

  “你這是什么話!還賴著我不成!”

  “你還是坐下來定定神吧,有什么事情靜下心來好好的想想,別自己嚇自己,驚慌失措不會有好辦法的,也不會把事情弄清楚的。”

  陳伯康很無奈的看了她一眼,還是聽從了她的話,深呼吸了一口氣,坐到沙發上,閉目沉思起來。

  按理說上海站跟自己沒有關系,即便被破獲,認識和知道自己的人也不會超過三個人,除了蔣安華認識自己,知道自己代號的只有陳恭澍和書記,其他人根本就沒權利知道自己。

  可是為什么沒有得到重慶戴老板的指令呢?還有,這段時間李士群到哪兒去了,難怪這幾天看到76好的幾個人,一個個的趾高氣揚,如果不是陳為申告訴自己,自己還一直被蒙在鼓里。

  “如果不是南造云子一直盯著自己,自己的反應怎么會這么遲鈍!”轉念之間,對南造云子心生殺念,這條毒蛇不除,真是壞了大事!

  “還有,自己設的一個套,吳四寶怎么還沒動手,看來過些天還的加把火才行,否則,怎能斬斷李士群一條手臂!”

  “想明白了?”

  陳伯康冷眼看去,見她若無其事的坐在一旁修剪指甲,心想自己能不能狠下心把她給殺了,免得給自己搗亂。

  “看我不順眼,

想要殺了我?”

  “你是誰?”

  “我是虞晚晴啊,不是跟你說過嗎?”

  “你不想回答我?能跟我解釋一下,你到南京去干什么,什么時候回的上海?在上海又在做什么?”

  “你在調查我?”她的表情依舊是滿不在乎。

  “調查你?用得著嗎?我們之間見過幾次面,你不會不記得了吧?”

  “是,我知道,你會想起來的,我也會記起來的。”

  陳伯康覺得自己碰在棉花上,有力使不出來,而且這個女人似乎很了解自己,對自己的事情知道很清楚,這就讓人頭痛了,敵暗我明可不是什么好兆頭,搞不好會被利用,到時死了都還在給別人數鈔票,這才悲哀啊!

  “你就沒想過跟我說得清楚一點嗎?”

  “說什么?”

  “你的腿已經好了,為什么還賴在這里?”

  “你這里很安全,很舒適,為什么要走?除非你討厭我,你會討厭我嗎?”

  “.........”陳伯康不知道該怎么說話了,往常面對女人可是甜言蜜語的,讓人開懷大笑,親近感大幅增加,可這女人讓自己有力使不出來。

  “你想從我這里得到什么?錢,還是其他的東西?”

  “我沒想過,不過你要是能給我,我也不會介意的。”

  “那你想在我這住多久?一個月?兩個月,半年?甚至一年?”

  “我不知道,也許住到不得不離開為止吧。”

  “你多大了?”

  “你不知道問女人的年紀是不禮貌的嗎?”虞晚晴皺了皺眉,臉上露出不悅的神色。

  “我是主人,你是客人,咱們之間又不了解,這讓人知道會惹出事來的。這點你不會不明白吧?”

  “知道又能怎樣,反正我比你大,隨便你怎么稱呼都行。”

  陳伯康氣鼓氣漲的走了,不想再跟這個女人坐在一起,再這樣呆一分鐘,他很難保證自己不會對這個女人動手。

  又過了五六天,快到了下旬,這天的報紙突然報道了一則特大新聞,黃金大劫案。

  原來,在這月中旬,日本人從中國江海關掠奪了一批金磚,準備運到日本正金銀行上海分行。計劃金磚從江海關運往正金銀行,兩個地方都在外灘,相隔很近。

  但日本人為了掩人耳目,將黃金裝入鐵甲車,準備由江海關的后門,經四川路向北,再折入漢口路向東轉入外灘。

  昨天,有人在四川路、漢口路轉角處設下埋伏,等鐵甲車駛來的時候,攔車搶劫。鐵甲車被迫停住,車上的司機一看勢頭不對,趕忙拔出車鑰匙,跳出車外逃得無影無蹤。劫匪們跳進車子,不見了車鑰匙,車子既不能開,又響起了警笛。眼看到手的黃金,卻落了空,只得棄車而逃。

  “哈哈哈”,陳伯康回到家里,放聲大笑。笑聲引來虞晚晴的矚目,不知道他因何而大笑。

  “走!到外面吃飯去!”拉著她的手,大踏步的往外走。虞晚晴皺了皺眉,沒有拒絕,也沒有表示不悅。

  吃飯的時候,陳伯康專門點了一瓶酒,老白酒,本地酒太酸太甜,不夠勁。現在,如果有一瓶四川的白酒,才正合心意。

  “能告訴我,為什么高興嗎?”

  “你知道這些沒好處的,還是不知道的好。”

  “你就這么不相信我?”

  “我連你是誰都不知道,還供你吃喝,你說我好不好?”

  “嗯,很好,人不錯。”

  “是嗎?你真這么認為?”

  “是啊,有問題嗎?”

  “那你干脆嫁給我得了,免得整天疑神疑鬼的。”

  “嫁給你?你沒搞錯吧?我比你大誒。”

  “比我大有什么關系,只要兩個人高興,開心就好,其他的都不是問題。”

  虞晚晴像看怪物一樣看著他,不知所謂的搖搖頭,“你這人有毛病,什么都不清楚,就敢這樣向人求婚,那天被人賣了,也不知道怎么死的、”

  “你會出賣我嗎?”

  “我不知道,也許會,也許不會。”

  “哦,那就是不會了。反正我覺得吧,雖然不了解你,但你給我的感覺,直覺告訴我很安全。當然,如果你也這么認為,那就說明我們兩人是有心靈感應的。”

  “你在胡說什么呢,跟你的感覺一樣,說話像小孩子一樣,還是等你長大了再說吧。UU看書 www.uukanshu.com ”

  “這么看不起我?好,到時候,你會知道我的厲害。”說到最后一句話的時候,他的頭一下就沖到她的面前,嚇得她慌亂之中,把湯碗打倒,氣的在他的肩膀上狠狠地打了幾下。

  回到家,他忍不住刺探的問:“哎,你是在為北邊工作的吧?”

  “你說的什么,我不明白。”

  “真要把話說透了就沒意思了。”

  “那你要我說什么才有意思?”

  “你這樣就沒意思。”

  “你要怎樣才有意思!”

  “你要這樣就沒意思!”

  “我要那樣才有意思!”

  兩人針尖對麥芒的,像兩個斗雞眼似得,上下四只眼對視,互不示弱。撐到最后,眼眶都要掙開裂了,最后,虞晚晴才不情不愿的扭頭離去,不在理他了。

  陳伯康下意識的想到,這個虞晚晴是個共產黨,從自己看到她的那一刻起,加上她出現的地點,還有她的種種行為,是共產黨的可能很大。

  想到共產黨,他就想起了老潘,這下半年,一點他的消息都沒有。現在日本人要進攻香港了,他在香港的辦公地點應該是藏不住了,按說也該回上海了。自己沒跟他們聯絡,會不會就此斷了聯系呢,這對自己是不是好事一件呢?

  如果,虞晚晴是共產黨,自己跟她在一起太被動了,還一點都不對付。讓她養個傷,反而住下不走了。這算哪門子事!還有她萬一亂打自己的招牌去做事,那不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嗎!

  “無論如何都要想辦法解決這個難題!”




如果喜歡《刺殺之歸途》,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老三的煙頭所寫的《刺殺之歸途》為轉載作品,刺殺之歸途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刺殺之歸途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刺殺之歸途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刺殺之歸途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刺殺之歸途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