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军事历史小說 > 刺殺之歸途最新章節列表 > 第121章 牌局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121章 牌局

小說:刺殺之歸途 作者:老三的煙頭

  喜歡本書的朋友請幫忙宣傳一下,點個收藏,老三謝謝了!!!

  第一百二十一章牌局

  和斯密斯分開后,陳伯康的腦海里就反復循環著兩個聲音,一個是殺了他,給你的同志們報仇,只要是敵人和敵人的幫兇走狗都得死;一個聲音是不能殺,他是英國人,是租界當局的,他只是個執行任務的人,不能怪他一個人,一旦出現意外或者失敗,就會給國家政府帶來不利的影響,甚至是更大的損失。

  在船上的時間過得很慢,也很無聊,就那么一點巴掌大的地方,十幾分鐘就能走個來回,剛上船的新鮮感很快就消失了,又沒熟人可以談話聊天。

  陳伯康在上船的時候,曾想過到輪船的各個地方走一走看一看,可是侍應生告訴他除了輪船的操作艙和到下面的地方以外,其他的地方都可以去。他問侍應生為什么不能到下面去,得到的回答是,住頭等艙的人是不會到那種地方去的,那是有失身份的。

  這話讓陳伯康為之氣惱,他很清楚如果自己執意要到下面去看看,也不會有什么問題,只是結果會讓自己難堪罷了,一個人特立獨群,標新立異總是會讓周圍的人不滿,這是他在警務處領會到的。如果自己這樣做了,恐怕連接近斯密斯的機會都沒有了,更別說殺他報仇了。

  陳伯康在甲板上轉完了圈,回到船艙里,只能躺在床上只能看書。誰知他看書看了一會就走神了,不是說看不進去,也不是他不想看,而是他心里一直裝著這個難以下定決心的事。

  對于殺不殺死斯密斯沒下定決心,如果要殺一個從事多年的警察不是件容易的事,只能是在放松警惕的情況下才有可能,可是在船上這種環境下,這個機會太難獲得了。

  想法歸想法,機會也只能等待。陳伯康就這樣每天吃了飯就在甲板上溜達,抽煙喝咖啡,晚上坐在餐廳里喝點酒,以此來打發時間。實際上這只是他表面上給其他人的印象,暗地里一直在觀察這個斯密斯,留意看他的言行和習慣,包括他和那些人接觸,說什么話。

  采取這樣的行為是因為他還下不了決心,最大的困難就是在船上能夠騰挪的空間很小,同時成功與否也是關鍵,任何一個遺漏或差錯都會造成致命的失敗。

  “王先生,咱們來玩牌怎么樣?”斯密斯端著酒杯來到他身邊問道。

  “不好意思,斯密斯先生,我從來沒玩過牌,你還是找其他人吧。”

  雖然這是斯密斯第一次邀請他,但陳伯康通過觀察發現他的喜好一是賭錢,二是喝酒。他注意到他的酒杯中放著冰塊,這已是他連續三天晚上看他這樣喝酒了。這是威士忌加冰,而且冰加的很多。

  斯密斯打牌賭錢通常會打到凌晨一兩點鐘,他的牌友有兩對是夫妻,另外一個是個紳士模樣打扮的老者。他們玩的牌就是普通的紙牌撲克,玩的牌聽斯密斯說叫橋牌,短時間內,也不可能學會,只能在旁邊觀看。

  他們玩牌的時候,周圍大約有十幾個白種人在觀看,有男有女。觀看時,這些人都安安靜靜的,要說話都是竊竊私語的,害怕影響到打牌的人。當牌局結束的時候,這些人才會發驚訝聲,鼓掌聲。

  陳伯康站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觀看,心里盤算著各種各樣的方案。想過在回船艙的路上趁其不備,將他打暈扔進海里;也想過將他灌醉后,讓其窒息而死;還想過藏在他的房間里,趁其睡熟后將他勒死。

  這些方法都不完美,

也都不安全,無法讓其他人不會產生懷疑。這些過程中都會有其他人在場,剩下的時間他都在房間里,如果要躲藏在他的房間,就必須要躲其他房間的旅客和侍應生,這個隱蔽性沒法確定。

  “哎喲”

  陳伯康聞聲看去,一看是個老者摔倒在門口的地上,圍觀的人中也有人回頭看,卻都又臉色如常的轉回頭繼續圍觀牌局,就跟沒有看到任何事一樣。

  心生憐憫的陳伯康在那些白人漠視的眼光中走到門口,伸手扶起老者,幫助他站起來,看到他的膝蓋處有血跡滲出。老者滿口的“thanks,thsnks”的感謝,聽到陳伯康用英文回答他不用謝后,驚訝的看著他說,真沒想到會遇到個懂英文的好心人。

  出于本能,陳伯康扶著老者來到船上的醫務室。一進去,就聽見里面有人在說:“哦,怎么又是你這個老家伙,還想繼續騙我的藥嗎?”

  “詹姆斯,你是個醫生,我受傷了,你要幫我包扎一下。”

  “真該死,把他扶過來躺下吧!”

  陳伯康把老者扶到座位上站到一旁,看到詹姆斯醫生嘴里嘟嘟嚷嚷的抱怨著,心下好笑,真是在哪都有這樣的人,也不管是什么人種。

  忽然,他看到藥品陳列柜的最里面的角落里,有一個小小的藥瓶的標簽上畫著一個骷髏頭,回頭看了看正在包扎的醫生,沒有注意到自己。

  他側著身輕輕拉開抽屜,瞥眼看去,悄悄地從里面抽出一個紙藥袋,在關上抽屜,回手把紙袋放入兜內,又若無其事的來到陳列柜前觀看。

  “哎,小家伙,離我的藥遠一點!”

  “對不起,醫生,我只是看看。對了,醫生,最近我的咽喉很疼,能不能給我開點藥啊?”

  “你會說英語,這穿上會說英文的中國人可是很少的啊。咽喉疼?我來看看。老約翰,你的膝蓋這次有點嚴重,血已經止住了,你先閉上眼休息一下,待會我在幫你看看。來吧小子,張開你的嘴,讓我看看你的喉嚨!”陳伯康張開嘴,讓詹姆斯檢查。

  “大聲的發出啊來!”

  “啊——”

  “嗯,有點發炎,問題不大,我給你開點藥先吃”說完拿起藥單便簽,伏在桌上寫了起來。

  一看到有機會,陳伯康趁機快速的把那個有骷髏頭標簽的藥瓶給拿出來,迅速放進兜里,又輕輕的把自己的房間鑰匙放在來約翰的旁邊。

  詹姆斯很快就把藥單和藥都給他弄好了,交給他的時候,囑咐他要按時吃藥。陳伯康接過藥袋,順手放進兜里,動作有些大。醫生雖然注意到,也沒覺得奇怪,便讓他先離開這里。

  陳伯康一出門就左右觀看,發現周邊沒有人,立刻掏出藥瓶和藥袋,看到藥瓶的標簽除了一個骷髏頭,還有三個字母——“”,顧不著多想,打開藥蓋往藥袋里倒了少許進去,把藥瓶給蓋好,又把藥袋小心地給包好,然后放在貼身的衣兜里,這才大出一口氣,回身向醫務室跑去。

  “醫生!醫生!”

  “你怎么回來了,有什么事嗎?”詹姆斯很奇怪的問道,自己才把桌上的藥單便簽和取藥的藥瓶收好,這人就又過來了。

  “哦,對不起,是這樣,我的房間鑰匙剛才不見了,我想是掉在這里了。”

  “是嗎,那就找找吧。”說完醫生就低頭尋找起來。

  陳伯康也趁機走到藥品柜前,利用自己的動作魯莽碰到詹姆斯,借此靠著柜子,同時把手中的藥瓶快速放回它原來的位置,又回身扶住被碰到的醫生,連聲說對不起。

  在醫生嘟嚷著說年輕人就是太慌張了的時候,詹姆斯發現了放在老約翰身邊的鑰匙,想到剛才這個年輕人揣搖的動作,搖搖頭還給他,然后讓他快點離開這里,不要再給他添亂了。

  陳伯康馬不停蹄的回到了房間,掏出藥袋看著它,回想著藥瓶標簽上的那三個字母。

  “,”喃喃自語中,他始終覺得很熟悉,就是想不起來,在上毒藥課的時候,自己操作過的毒藥里沒有這個,憑記憶應該是聽說過。

  “啊——我記起來了!!”陳伯康興奮地站了起來,又害怕的把藥袋放在桌上。

  他揉揉臉,揣好藥袋,把衣服整理了一下向餐廳走去。就在剛才他下意識地感到現在有機會出現了,不能輕易放棄,斯密斯是個人渣,殺了他不會給自己帶來心理負擔。

  餐廳里的牌局還在繼續,圍觀的人沒有變化。陳伯康趕一進去,就看見斯密斯滿頭大汗,臉紅脖子粗,很可能他輸了。

  “維特爾!”陳伯康招呼侍應生過來。“給我來杯威士忌酒,要加冰!”。他的聲音很大,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有幾個人回頭看了看他,顯然對他的不文明行為表示不滿。陳伯康則對他們輕微的鞠了鞠躬,表示歉意。

  “哦,密斯特王,這么快就回來了,你是把那個老頭給丟在半路上了嗎?維特爾,給我再來一杯酒,也要加冰!”

  此時,侍應生剛給陳伯康和他旁邊的人倒酒、加冰完,聽到斯密斯的招呼,答應了一聲,回身去拿杯子拿酒。陳伯康迅速的把準備好的藥袋往冰桶里倒去,順勢把藥袋握在手里端起酒杯喝了起來。

  另外幾個喝酒的人注意力都在牌局上,都端著各自的酒杯,邊喝起酒邊觀看,沒人注意到他的這個動作。

  陳伯康注意到侍應生在酒杯里添加冰塊后,有些緊張起來,鎮靜的盯著牌局桌子,眼角的余光則在觀察侍應生的動作。他看到侍應生把酒放在斯密斯的手邊,拿走早已喝光的酒杯,準備離開牌桌,心里砰砰直跳。

  忽然,斯密斯對侍應生又說還要加冰塊。等侍應生拿著冰桶再次給他加完冰后,陳伯康靈機一動,在侍應生彎腰想退出人群的時候,伸手在身邊左邊的人的右肩輕輕的拍了一下。

  那人立刻扭轉身體,想看是誰在同他打招呼,他的右臂隨著他身體的扭動而擺動。

  “呯”侍應生的冰桶被打翻在地。人們的注意力一下被吸引了,看到只是冰桶被打翻在地,又重新把注意力轉移到牌局上了。陳伯康看到這一刻時,才把懸吊在嗓子眼上的心放了下來。

  此時,大家的神情都很緊張,看著牌桌上掏出的錢堆得很厚,很明顯牌局已經進入到關鍵時刻。




如果喜歡《刺殺之歸途》,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老三的煙頭所寫的《刺殺之歸途》為轉載作品,刺殺之歸途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刺殺之歸途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刺殺之歸途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刺殺之歸途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刺殺之歸途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