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军事历史小說 > 刺殺之歸途最新章節列表 > 第151章 聯絡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151章 聯絡

小說:刺殺之歸途 作者:老三的煙頭

  喜歡本書的朋友請幫忙宣傳一下,點個收藏,老三謝謝了!!!

  第一百五十一章聯絡

  “哈哈哈,守業,你不會是拿這個來逗我開心的吧。你不是奔喪嘛嗎?”

  “總督察長,我怎么會用這個來當笑料,更不會拿這個來逗你開心。這個事確實是真的,但我舅舅又用這個辦法把給我騙回去了,不信聽我給你說說!”

  薛井辛見他說得認真,便收住了笑聲,抽起雪茄靜靜的聽他講述。陳伯康也知道自己說的這個是謊話,可唯有這個謊話最簡單,也最容易,更不需要什么人來證明。

  “先生,您聽我算。從上海到香港,中間的廈門去年五月被占了,經過那邊還要繞著走;到了香港,原本準備坐飛機的,那知道日本人發出通知減少飛機起飛,航班就給取消了,就只好改坐輪船到廣西,實在不行到河內,結果有人告訴我消息說,日本人準備打廣西,空軍對經過那一帶的輪船不論大小一律炸沉。”

  沒有停頓一口氣說完,陳伯康也有些氣急,深呼吸兩口氣又接著說:“只好趁著黑夜,偷偷摸摸的往廣州趕。到了廣州就看見大批的人往城外走,只好稀里糊涂的跟著走,即沒交通工具,又沒熟人,還不時地有檢查站。向北想往江西走,還沒到南昌就聽人說,日本人占著不準過。往湖南走,聽說檢查的很嚴格,老百姓一般不準進去,是要準備打仗了,又只好往廣西走了。”

  見薛井辛聽得很入迷,陳伯康趁機坐下來,拿了他的一根雪茄點燃,抽了一口后滿足的表情充滿臉上。

  “你又抽我的雪茄,不知道這種雪茄很貴嗎!快點繼續說!”薛井辛發現他抽自己的雪茄后,瞪了他一眼,并沒有大聲的斥著他。

  “嘿嘿,半路上幸運的搭上一輛客車,沒行駛多久遇到日本人的飛機轟炸桂林,誰知道他們居然扔了一顆炸彈,把汽車給炸翻在地成了一堆廢鐵,只好繼續步行。到了桂林,才知道沒有班車了,恰巧有隊馬幫到貴陽,沒有辦法只能跟著他們走了。你不知道,步行還算了,還讓我遇到山賊,然后在苗寨因為不懂他們的習慣,害的我丟了一只槍。最后到了重慶,馬不停蹄的見到人,才發現原來他們是騙我回去結婚的,就這樣呆了三天就偷偷跑回來了。”

  “其實,結婚不是挺好的嗎,干嘛不愿意,還偷偷的跑了。”

  “你不知道,那女的我一沒見過,不知道長相和性格,長相倒還算了,萬一這性格不合,一天到晚的跟我打鬧斗氣,傳出去我還怎么做人噢。”

  “就你這心思,我還不知道,這事你以后自己看著辦吧,我是幫不上什么忙的。好了,不說這個了,我本來還想跟你坐下來吃頓飯,看你今天的狀況還是算了,明天吧。明天到我家里來吃飯,我那位說了好久要見見你,而你,不是事多就是受槍傷,一直都沒得空。最近也算事情少,過來好好陪我喝兩杯。”

  “噯!好啊,我明天一定來陪您老好好喝幾杯。”

  看著陳伯康歡天喜地的出去后,薛井辛搖搖頭說:“這臭小子就知道哄我開心,也不怕崩了。”

  陳伯康剛坐下來,想美美的品嘗著這只名貴的雪茄,還沒等他抽兩口,美好的愿望就被無情的打破了。

  “王探長,崗亭口有個小孩要找你,說是有人給你東西。崗位的人不敢確定只好打電話來問問,您看要不要去?”

  “其他的有沒有沒說什么?還有其他人知道嗎?”

  “其他的沒有說,

也沒人注意。”

  “那好,我馬上下去。”

  自從政治部的副主任被刺殺后,陳伯康就感覺到在警務處有人被日本人收買了,也清楚也有軍統的人。這些人對自己來說是在暗處,一個個的像瘋狗一樣盯著自己,有嫉妒的,也有想利用自己的,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盡量低調,不張揚。

  下了樓,來到門口,一個小孩跑過來一只手背在身后,同時伸出另一只小手在他跟前。陳伯康一愣,立刻明白了,這小孩是讓他拿錢,于是從兜里掏出一塊錢放在小手上。

  “大叔說,至少十塊錢。”

  陳伯康一聽警覺地抬頭四處張望,沒看到什么人在周邊,皺著眉頭問:“那你告訴我,那個大叔對你是怎么說的,你不說的話,就不給你。”

  “那個大叔說了,你肯定會給的,不給的話就不給你信。沒看到信,你就會后悔的。”

  “咦,你這小屁孩,怎么就不學好。”話沒說完,就見這小孩做出要撕信的架勢,趕緊收口掏錢遞給他。

  小孩一把抓過錢,把信往他手里一放,轉身就跑了。陳伯康一愣,抬手想叫他別跑,卻沒說出來,把信往懷里一放轉身走了。

  回到辦公室,關好門,打開信一看,陳伯康又是驚喜又是感嘆。驚喜的是這封信是讓自己今晚去接頭,感嘆的是軍統的人,應該是自己的同志,隨時隨地都能輕易的找到自己。要知道自己是今天才來辦公的,他們這么快就能找到自己,想想就知道他們的消息是多么的靈通。

  下班之后,陳伯康就在附近簡單的吃了點東西,湊合一下。他這樣心急就是想看看跟自己見面的人到底是誰,居然對自己如此明了,而自己卻沒半點察覺。

  小吱古力咖啡館,這是陳伯康第三次到這個咖啡館,可說是非常熟悉了。咖啡館禮什么地方位置最好,什么地方的視野最佳,那個地方最易逃脫陷阱,可說是了如指掌。

  咖啡館依舊是原來的樣子,沒有變化,想來老板沒有變更,門口處依舊是露出長長的大白腿的白俄女人在招攬生意,只不過不是以前的女人。

  咖啡館內的留聲機仍然在播放著俄羅斯的樂曲,清靜的環境讓這里的生意保持著興隆。上了二樓雅座,環顧四周,在以前坐過的位置上,一個頭戴禮帽的男子正埋著頭看報紙。禮帽壓得很低,看不清楚他的長相。

  “先生,請問這份報紙是今天的嗎?”

  “是的,有什么問題嗎?”男子頭也沒抬的問道。

  “我想問問,上面有長沙那邊的戰報消息沒有。”

  “有啊,當然有!上面說國軍打了個勝仗,消滅小鬼子三萬多,大漲我國威!那真是挽雕弓如滿月,....”這人邊說邊抬起頭看向他。

  “西北望,射天狼!”陳伯康立刻接口道,只是看到此人,立刻驚喜得想叫出來。

  男子擺擺手讓他坐下來,順便給他倒了杯茶,然后把報紙收了起來,看著他直搖頭。

  “蔣先生,不知道我身上有何不妥嗎,還是對我有什么不滿,盡可說出來,只要是我錯了,我一定會改正的!”他口中的蔣先生正是他來上海第一次見到的同志,也是狀告他濫殺無辜的蔣先華。

  “我向上面告了你,你不恨我嗎?”

  “這有什么可恨的,我本來就做錯了,就該受處罰。再說了,為這么點小事就記恨自己的同志,未免太小心眼了,這不是我陳伯康的為人。”

  “嗯,看來還不錯,想必戴老板對你是有過訓示的,那我也就放心了。今天通知你來見面,是有些是想跟你談談。第一,是你的工作安排;第二,是關于你的任務。這兩件可說是一件事,也可以說是兩件事。”

  這通話讓他確實有些糊涂,明明是一件事,怎么就成了兩件事。見蔣安華一臉嚴肅的再說,讓他打消了詢問的意思。

  “說是一件事,是因為戴老板有過交代,你的身份只有幾個人知道,就是現任區長陳恭澍也不清楚,也許知道又你這個人,但絕不知道你現在的詳細情況,我知道這是因為有人專門交代過,除了必要絕不和你見面。至于我說是兩件事,是因為某個人曾經對我說過想要參加什么,什么,咦,我好像忘記了,算了,就這樣吧。”

  陳伯康聽得正起勁,見他起身要走,趕忙一把抓住他,UU看書 www.uukanshu.com將他按坐在座位上,焦急地說:“哎呀,我的蔣大哥,你這是逗我呢,還是玩我啊。小弟我也不是那種睚眥必報,斤斤計較的人。這樣吧,小子一切以蔣大哥的話是從,如何,絕不會有所違背!”

  “哎,這可是你自己的說的啊!別到時說是我逼你的啊,那要是傳出去,說我裝腔作勢,以大欺小,那我可丟不起這人。”

  “我的蔣大哥,你這是說的什么話啊,我可做不來這種小人,所有的事都是我自己選擇的,跟你沒關系,這總可以了吧?”

  “那好,既然你都說到這份上,我也就不扭扭捏捏的,跟你直說了。因為怕你耐不住寂寞,擅自進行個人行動,影響上海站的行動,所以,想讓你跟著我這個組。現在,我感到很為難,不知道該把你怎么安置,我想聽聽你的看法。”

  “只要能參加行動,蔣大哥你怎么安排我都沒問題!”

  蔣安華見他的表情充滿了激動,欣喜,熱切,蓬勃的戰斗欲望,心中很是高興。對這小子他還是知道一些,有能力,有激情,既聰明,又敏捷,用起來是把好手,難辦的是這小子已經是少校,還受到上面的特別關照,安置有些困難。

  在行動隊,少校至少是要帶領行動隊下面一個行動小組的,自己這個中校領導下的小組編制早已安排妥當,冒然插進去一個人對小組很不好,更何況還有人專門為他打了招呼。

  “這樣,我現在手里有個行動,需要一個人去完成,你愿不愿意去,如果你愿意,對你今后在行動隊有幫助,怎么樣?”

  “我去!”




如果喜歡《刺殺之歸途》,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老三的煙頭所寫的《刺殺之歸途》為轉載作品,刺殺之歸途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刺殺之歸途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刺殺之歸途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刺殺之歸途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刺殺之歸途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