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军事历史小說 > 刺殺之歸途最新章節列表 > 第188章 低調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188章 低調

小說:刺殺之歸途 作者:老三的煙頭

  給各位朋友拜年了,祝各位闔家歡樂,身體健康,雞年行大運。龍馬精神,大吉大利!

  另外,春節這幾天,老三可能不能正常發文,希望各位理解。

  第一百八十八章低調

  “你想要怎么辦?”

  看著手中的案卷報告,薛井辛臉帶微笑的揚了揚手中的報告,往桌上一放,身體向后靠在大班椅上問道。

  “這要看總督察長您想要怎樣的結果。”陳伯康恭維的說道。

  薛井辛看著他臉帶倦容疲憊的身軀,心中又是滿意,又是愛惜,自己選擇他看來是非常正確的選擇,既有超出一般人的能力,又對自己非常的忠誠,這樣的人才不用,那要用什么樣的人;而且這小子現在表現得越來越穩重,越來越成熟了,考慮事情不再是不計后果,只知道往前沖的愣小子,也懂得怎么辦事,怎么為人處世,今后對自己絕對是一大力柱,得力的臂膀。

  “先說說你是怎樣考慮的。”

  “既然總督察長這樣說,那我就獻丑了。我是這樣考慮的,首先以闞福林及劉茵茵作為殺人案犯主謀進行控訴,目的是圖謀張家財產;其次張琦齡作為在精神失常之下,受到他人誘使無意識的情況下,導致其誤殺生父,鑒于家中孤母難于生養,可判其監外執行;最后這件案件應盡快提交法院,判決生效后,可避免牽連其他人介入,也避免我警務處涉入過深。”

  “嗯,不錯!每個細節問題都想到了,考慮周全。不過有個問題,如果在審判過程中,日本人或者南京方面的人介入進來,你想過沒有?”

  “總督察長見笑了,其實這個問題很簡單,快速審理判決,快速執行判決,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想再介入進來,也是妄談了。”

  “好,我知道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是!”陳伯康站立起來,并沒有馬上離開。

  “你還有事?”

  “總督察長,我想提個請求。”

  “哦,說說看。”

  “我想請求對這個案件不要向外過多宣傳,更不要專門宣傳我,如果實在不行,就在內部發個通告即可,您看行嗎?”

  薛井辛用探究的眼神望著他,一直看了幾分鐘,臉上逐漸露出笑容,用手指了指他,說:“你呀,想的真是太多了,不過這樣也好,有干將之器,不露鋒芒。你現在還年輕,能想到這一點很不錯。好了,我知道該怎么辦了。”

  “謝謝總督察長!”

  深夜回到家里,陳伯康躺在床上就不想再動纏了,渾身疲憊之極,傷口雖已合攏,但并不牢靠,而且炎癥還沒消失,一旦創口破裂引發感染就有的罪受了。

  在面見薛井辛之前,他早已對楊吉生安排過了,不得有任何人接觸闞福林,一旦事情有變立刻通知他,如果事急,可立即殺掉闞福林,造成其畏罪自殺的假象。他不愿留下一個隱患,不管是誰,也不能危及到自己的安危。

  也許陳為申還算是一個隱患,從目前來看,僅僅是算是,還談不上危及自身,而且還在可控的范圍內。同樣,一旦需要他絕不會手下留情,讓他消失的無影無蹤。這不是他絕情,也不是說他毫無人性,而是為了自身的使命,絕不會輕易的讓他人掌控自己的性命,即使是劉春茹,甚至潘漢園威脅到他的生命安全,他一樣會做出這樣的決心。

  這次行動帶給他的遠不止是破獲成功的榮譽,已經即將上任的功績,他覺得最大的收獲是由此帶來的一些人,

是跟著他破獲案件的人。他認為這將是他在上海今后立足的本錢,以及今后發展的根本,假以時日發展壯大之后,也許能跟丁默邨斗一斗,甚至跟日本人對著干也是有可能的。

  帶著遐想,在女人的照看之下,陳伯康慢慢的陷入了沉睡之中,一切都沉浸在安詳寧靜中。女人有些發呆的看著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臉有些微微發紅,暗暗碎了自己一口,隨即又恢復了正常。

  按理說,等待是難捱的,但陳伯康沒有,即便他知道終將得到自己該得職位,也沒有半點的焦急和激動。對他來說,這個時間正好用來養傷再好不過,焦急是對于那些沒有信心的人,激動是對于天上掉餡餅的人,而自己恰恰是哪兩種人之外的,平常心就好了,是自己的終歸是自己的。

  兩天過去了,楊吉生來家里找他,告訴他明天開庭,問他還有什么需要交待的沒有。陳伯康告訴他,一旦宣判闞福林死刑,就立刻執行,不管任何人打招呼,也不要有半點拖延。然后告訴張琦齡讓他好自為之,不要做對不起良心的事,否就算他逃到天邊,也逃不掉良心的譴責。

  等楊吉生走后,陳伯康不知道自己該怎么看這個張琦齡,有時候真想一槍打死他算了,可一想到他死之后,很可能會被日本人把工廠給搶去,與其這樣還不如留他一命,讓他繼續掌控和維持工廠生產,至于產品賣給誰,眼下就不是自己能關心的事了。

  等,繼續等待下去。無聊,真的無聊,冬日的太陽照射在人身上軟綿綿的,提不起半點勁。衣來伸手,飯來張口,這日子過得也太讓人愜意和難受了,完全跟自己一直以來早出晚歸緊張秘密的生活相悖。

  看到楊吉生走進了大門的一刻,陳伯康的心猛然的跳了一下,今天他終于要等到了期待已久的消息了。

  “王探長,有兩個好消息。一個是闞福林和劉茵茵被宣判死刑,今天下午已經執行了;另一個是我聽到消息,說是你即將就任霞飛路巡捕房的副巡官,看來不喝您一杯酒也不行了。”楊吉生邊說著話,就將一個檔案袋放在他的旁邊。

  “喝酒當然是必須的啦,你和那一幫兄弟,這幾天跟著我也吃了點苦,也該放松放松了,這頓酒是必須得請的!不過下午的執行,你是親自在場的嗎?”

  “這您請放心,從頭到尾,我是一直跟著的,那兩尸體我都看了一遍,絕不會有錯!”

  “那就好,你辦事,我放心。外面對這個案子有什么說法沒有?”

  “外面的那些報紙記者都是一窩蜂,湊熱鬧的,那兒有什么新聞,小道消息的就往那兒鉆。不過,這幾天他們可是一個勁地打聽到底是誰破獲這個案子,守在警務處的大門外等消息,就連法庭宣判的時候,也還在追問到底是誰破獲的,簡直是不問清楚不罷休的架勢。哎,想想也是,您怎么就怕對外說這是您破獲的?”

  “這你就不懂了。我這么年輕,讓他們這么一宣傳,今后我還怎么在警務處呆下去啊,還怎么到巡捕房上任啊,要知道出頭的椽子最先爛,懂嗎?”

  “啊,呵呵呵,我懂,我懂。”看著陳伯康得意地對自己說教,楊吉生陪笑著點頭哈腰的回應著,心里卻忍不住對這個年輕人佩服的五體投地。

  就說這次破獲的案子,原就知道很簡單就是抓個殺人兇犯,沒想到他心思縝密,抽絲剝繭般的查到了真兇,單憑這一點,他楊吉生就比不上,有些事不是說資歷老,干的時間長就能耀武揚威的。還有剛才的一番言論,如果是他本人早就尾巴都敲到天上去了,哪還會想那么多的名堂。

  再說了,這人還是總督察長面前的紅人,自己也是他提拔的,沒有他就沒有自己的今天,如果自己不把他的大腿抱緊,誰還會要自己啊,不把自己干出去就算不錯了,所以歸根結底,還是要緊緊跟著他,他的事就是自己的事,沒有什么是小事的。

  陳伯康當然不知道就在這一片刻的時間,這個楊吉生的腦袋瓜子就轉了這么多的念頭,如果知道他的小心思說不定會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只是他的心還想得更遠。

  “對了,老楊,警務處里和巡捕房有什么反應嗎?”

  “哦,當然有了,你別說,我正想要跟您說呢。這幾天我聽說警務處里可是傳遍了您的事呢。”一看陳伯康聽得專注,接著說:“那些家伙一個個都傳神了,說您是神探,就憑這么點蛛絲馬跡都能查出背后的人,真是個天才!”

  他又看了眼陳伯康,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發現他并不以為意,連忙說:“當然,也有人說你是靠著總督察長才破的案,并不是您自己破的,如果不是您事先警告過我,我他媽的當眾就要打那些人一頓。”看到陳伯康呵呵呵的笑了起來,他的心也活翻了起來

  “對了,王長官,聽說您這次上任之后,總督察長并沒有取消您的助理一職,好像還有讓您繼續留任的意思。”

  “哦,有這回事?”這個消息有點出乎陳伯康的意外,這是什么意思,難道是擔心自己不能勝任,給自己留條后路;又或者是給自己打氣站班,搖旗吶喊,給下面的人看,警告他們小心點,這是他的人。這倒有點意思,沒明說讓自己去猜。

  “巡捕房那邊是什么反應?”陳伯康不動聲色的問道。

  “巡捕房啊,前些天倒還沒什么,皮埃爾巡官的反應也很正常,其他人也沒有什么說的。但這兩天,政治處的靳思寇有些反常,上躥下跳的。在您接手破案之前,他是最有希望接任副巡官的職務;您接手之后,他經常陰陽怪氣的在巡長以及下面的人面前說三道四的,破案之后,他一下就偃旗息鼓了,整個人都焉了,就像霜打了的茄子似的,看著他那樣我就特開心。”

  陳伯康從他的話里聽出來一些,其他人倒還沒什么,皮埃爾也好處理,不看僧面看拂面,自己上面有個薛井辛,再怎么也要給面子的,難辦的就是這個靳思寇了,看來到時候不好好地收拾他一下,他是不會老實的。

  “你最好不要跟我搗亂,否則我叫你后悔爹媽生錯了!”




如果喜歡《刺殺之歸途》,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老三的煙頭所寫的《刺殺之歸途》為轉載作品,刺殺之歸途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刺殺之歸途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刺殺之歸途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刺殺之歸途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刺殺之歸途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