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都市言情小說 > 紈绔最新章節列表 > 第19節 溫柔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19節 溫柔

小說:紈绔 作者:撒冷
為了掩飾自己打顫的雙腿,趙天佑飛快地轉身,走到旁邊,靠在斷橋上,略微平靜了片刻之后,才緩緩將蒙在臉上的黑布扯了下來,面無表情地對周建兵問道:“你可以走了嗎?”

  雖然裝逼程度還有更好的發揮空間,但是在腿還是有點打抖的情況下,能夠這種程度已經很可以了。

  周建兵先是愣了一會,然后臉上露出一個飽含深意的笑容。

  “趙天佑,我記住這個名字了。”

  沈俊身子站得筆直,在心里默念道。

  “我們還會再見的。”

  周建兵沖著趙天佑點點頭,調轉摩托車的龍頭方向,跟錢三明等人招呼也不打,就疾馳而去了。

  周建兵一走,錢三明等人便像泄了氣的皮球一般,全都癱軟在摩托車上。

  直到看到趙天佑朝著他們走來,他們才慌忙發動摩托車,一起落荒而逃了。

  正所謂此消彼長,看到敵人落荒而逃,趙天佑頓時心中怯意全消,豪氣狂升,差點就忍不住仰天大笑幾聲了。

  只是轉過臉,看到還有劉馨雨MM站在那里,一臉仰慕的看向這邊,便覺得還是裝深刻低調的好。

  他繼續邁著不緊不慢的步子,走到劉馨雨身邊,然后不緊不慢地從懷里掏出十塊錢,地給她,“對不起,耽誤了還錢的時間。”

  劉馨雨將十塊錢接在手里,看著趙天佑,抿著嘴巴笑了笑,“不好意思,我沒零錢哦。”

  “沒事,算了。”

  趙天佑略微猶豫了一下,搖了搖手,很大方地說道。

  七塊錢就算了吧,要是十七塊的話,絕不可能就這么算數的。

  “我感冒了,不知道你是不是介意?”

  劉馨雨突然笑著問道。

  “什么?”

  趙天佑還沒反應過來,劉馨雨就已經湊了上來,蜻蜓點水一般,在他嘴唇上吻了一下。

  親完,劉馨雨便大笑著撒開步子跑了,氣得臉色發紫的沈俊緊隨其后。

  只留下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趙天佑,呆若木雞地站在原地。

  “為什么?為什么不提前給點暗示?哥完全沒有配合空間啊。”

  趙天佑痛苦悔恨地拍了拍自己的腦袋。

  說到底還是業務不精啊,從她春情勃發的表情,還有她踮起的腳尖,應該早就可以猜測到她接下來的行為啊。

  最少也有十種方式,能夠將這一吻變得更長,更纏綿,更刺激啊。

  居然……就這樣錯過了,真真是不可原諒!不可原諒!

  就在趙天佑在斷橋會很交叉的時候,在某個街角的轉彎處,錢三明的摩托車終于趕上了周建兵的摩托車,他讓小弟把摩托車加快速度,攔在了周建兵面前,迫使他停了下來。

  “周……老板,難道這事就這么算了嗎?”

  按照錢三明的本意,是想直接喊周建兵的名字的,但是他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沒敢直接直呼其名。

  周建兵將摩托車的后托架架起,掏出一根煙,緩緩點上,然后斜坐在摩托車上,冷然看著錢三明,“小朋友,你這個動作很不禮貌哦。”

  “周老板,怎么說你都是錦江的風云人物,這么容易就被一個‘小朋友’給嚇走了,你難道不覺得有點掉價嗎?”

  錢三明冷笑著,故意將“小朋友”三個字咬得很重。

  “我一點也不覺得不。”周建兵搖了搖頭,“對于我來說,答應了別人,但是卻不愿賭服輸才是真的丟人。”

  “操,

我還以為錦江老大有多了不起呢,搞了半天,是個空架子,一個小屁孩都……”

  錢三明手下一個惡少這惡毒的發泄剛到一半,就突然停止了,發出“啊”的慘叫。

  原來,就在他話說到一半的時候,周建兵屈指一彈,剛剛抽了一點的香煙就精確地飛進了他的口中,直接插進他的食道。

  “小朋友,我跟你說實話吧,我今晚之所以出面,完全是因為給你長輩的面子。但是今天我見了趙天佑這個小朋友之后,你爸爸那點面子在我這根本就不算是事,你那個什么堂叔就更不在話下了。”

  周建兵說著,笑著朝著錢三明伸出手。周建兵的動作看上去并不快,而錢三明幾乎是本能地彈開,但是最終,周建兵的手搭在了錢三明的后脖子。

  錢三明非常清晰地感覺到了周建兵的手,這種感覺讓他驚駭莫名,因為羅建兵的手很冷,簡直比死人的手還要冷,冷得像清晨剛化的冰水。

  當他后脖子上的皮膚剛跟周建兵的手接觸的時候,這冰冷的感覺甚至讓他都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我喜歡這個小朋友,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去惹他……我這么說,不是說我要替他出頭,只是想給你一個善意的忠告,這個小朋友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周建兵笑著說完,走到那個食管口塞著他的香煙的惡少身邊,輕輕一拍他的背,讓他把香煙吐了出來,然后,他就發動摩托車,絕塵而去了。

  “明哥……”一個惡少似乎好像終于下定了決心,走到錢三明身邊,“我決定明天去趙天佑家,跟他說這事跟我沒關系。”

  錢三明憤怒地轉過身,狠狠一掌打在他的臉上,“媽的,你敢!”

  惡少委屈地捂著臉,雙眼眼淚汪汪,“我們現在還有得選嗎?連周建兵都搞不定,難道我們還能請蘭博來?”

  “有辦法的,一定有辦法的。”錢三明神經質般地來回踱著步子。

  錢三明是神經質地繞著圈走,而趙天佑則是筆直地往學校走去。

  這次他沒有什么特別著急的事,而且剛才那么刺激,也確實需要放松,所以也就走得慢了一點,等到他走到學校的時候,已經是接近晚上十點了,晚自習已經結束了。

  他剛到校門口,就看到張揚已經校門口等著他。

  “你今晚又要到我家睡嗎?”趙天佑看著張揚,問道。

  張揚撇撇嘴,“我才不去呢,你那破床,翻個身就吱吱呀呀的亂叫,嚴重影響我的睡眠。”

  “你這家伙,我沒嫌你一身臭氣,你倒嫌起我的床來了,什么人啊。”趙天佑沒好氣地搖了搖頭,“你既然不去我家睡,那你在這等我干嘛?”

  “我來看看你是多得意的表情啊。”張揚淫笑著看著趙天佑。

  “你吃錯藥了?干嘛笑得這么淫賤?”趙天佑不解地問道。

  “得了吧,別裝了。”張揚笑著推了趙天佑,“晚自習都下了一個小時了,你要沒事你會回來?不會直接回家去?”

  趙天佑眨了眨眼睛,“我沒想那么多,只是自然而然地散步散到學校里來而已,而且我的書包什么的還在教室里呢,我不得回去收一下嗎?這怎么了?”

  張揚笑著指著趙天佑,“裝,繼續裝。”

  “裝你個頭啊。”趙天佑在陳天佑腦袋上敲了個板栗,“我真沒什么事,你到底怎么了這是?”

  “你是真不知道啊?”張揚睜大眼睛,有些不相信地看著趙天佑。

  “你別賣關子了,快說吧,到底怎么了?”

  看到趙天佑都有些急了,張揚終于相信他是真不知情了,他轉過身指了指高三二班的教室,“看到沒?咱們班的燈還沒滅。”

  趙天佑抬頭看去,還真是沒滅,“誰啊?這么勤奮?”

  “陳夢琪……”張揚說著,將趙天佑拽到身邊,用一種八卦到極致的聲調小聲道,“剛下晚自習的時候,她就問我,你去哪了。然后就一直沒走。”

  “你的意思是說……她在等我?”趙天佑又一次驚了,今晚這到底是怎么回事,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怎么接連各種美女親睞,“不會吧?”

  “誰知道呢?”張揚笑了笑,“你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趙天佑點點頭,裝模作樣地說道:“一塊去?”

  “得了吧,我得二逼到什么級別,才湊上去給你們當這個特大號電燈泡啊?”張揚不屑地搖搖頭,“不管你了,我走了。”

  說著,張揚就走了。

  兩分鐘后,趙天佑來到了高三二班的教室門口。

  此時此刻,不只是高三二班的教室,整個錦江二中都空落落的,靜得嚇人。

  在這樣詭異的寂靜中,不要說一個女孩,即使是連趙天佑這樣的男人都會覺得有些毛骨悚然。

  而陳夢琪,這樣一個柔弱的女孩子,卻偏偏就這樣一個人靜靜地坐在椅子上。

  她整個人微微后仰,那發育良好,卻又不失少女纖細柔弱感的身軀,全都押在了她臀下的椅子上。

  她的雙眼是閉著的,耳朵里塞著耳機,耳機的先連接著她的手機,看起來好像是在聽什么歌曲的樣子。

  她這樣恬靜的模樣,讓趙天佑浮躁了整整一個晚上的心情,突然覺得沉靜了許多。

  很奇怪,同樣是美女,面對陳夢琪,趙天佑卻偏偏也生不出一絲邪念,只有一種淡淡的敬而遠之的欣賞。

  不知道為什么,趙天佑突然五月天唱過的一首叫做《溫柔》的歌曲中的一段歌詞——……天邊風光身邊的我,都不在你眼中,你的眼中藏著什么,我從來都不懂,沒有關系你的世界,就讓你擁有,不打擾是我的溫柔……

  




如果喜歡《紈绔》,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撒冷所寫的《紈绔》為轉載作品,紈绔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紈绔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紈绔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紈绔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紈绔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