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都市言情小說 > 紈绔最新章節列表 > 第5節 柳暗花明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5節 柳暗花明

小說:紈绔 作者:撒冷
“怎么可能?你不是奸商嗎?奸商哪有沒錢的?”趙天佑問道。

  “不瞞你說,受我父親的熏陶,我對于文物,藝術品這些收藏類的東西多少都懂一點。這么些年在市場上摸爬滾打,我也確實是賺了一些錢,大概也有幾百萬吧。可惜,我的開銷太大了,幾年折騰下來,手里就只剩下這十萬了。”

  “那馮老師你的錢……都哪去了?”趙天佑覺得有些不禮貌,但是他到底還是把這問題問了出來。

  馮逸的身子靠向沙發,看了看窗外,“跟我父親一樣,全買文物了。”

  趙天佑笑了笑說道:“那你不是跟伯父一樣嗎?那你還說他?”

  馮逸的腦子里正在想一件事情,所以說話也沒有太用心,隨口就答道:“我跟我父親不一樣,他買古董是為了玩,我買古董是為了用。”

  “用?古董還能用的嗎?”趙天佑奇怪地問道。

  這時候,馮逸才發現自己失言了,他拍了拍趙天佑的肩膀,正色道:“不說這些沒用的,我跟你說正經的,你剛才不是說要看到原著才能畫嗎?”

  馮逸越是這樣閃爍其詞,趙天佑的心里越是起疑。

  古董又不能吃,不能穿,怎么能用呢?難道這個馮逸他跟自己一樣,也有守護靈嗎?

  雖然心里有著這樣的疑問,但是趙天佑臉上卻不動聲色,他點點頭,“沒錯。”

  “我告訴你,其實這幅畫的原著不在別處,就在洪都市。擁有這幅畫的人叫做劉世豪。劉世豪是洪都最大的企業之一華業集團的老板,在整個贛南省都是數得上號的大富商。如果你有辦法接近他的話,應該有機會看到這幅原著。”

  趙天佑笑著搖頭道:“我怎么可能接近她?”

  “如果是從前,當然不可能,但是現在卻未必了。我前天聽我一個朋友說,劉世豪的女兒劉馨雨好像在找繪畫老師……”

  馮逸正說到這里的時候,趙天佑眉頭微微抬了下,“不會這么巧吧?她女兒也叫劉馨雨?”

  “怎么?你認識他女兒?”馮逸歪著腦袋,看著趙天佑,臉上露出些許興奮之色。

  “我昨晚在錦江無意中偶遇過一個女孩,她的名字也叫做劉馨雨,不過我不確定是不是就是你所說的劉世雄的女兒。”

  馮逸緊跟著問道:“是在錦江遇到的?她身邊是不是跟著個男孩,看上去還挺順眼的?”

  “確實是身邊有個男的,不過看得順眼嘛……”趙天佑想到那個男人高傲到飛起來的嘴臉,就忍不住撇了撇嘴,“也許在某些人看來是吧,反正我覺得不怎么樣。”

  看到趙天佑這表情,馮逸笑著一拍大腿,“那就沒錯了,那個男的叫做沈俊,是沈氏集團的二少爺,一直追劉馨雨追得很急的。”

  “哦,這么說我認識的那個劉馨雨,真的就是你所說的那個劉世雄的女兒?”

  “應該是十有八九了。”

  “這也未免太巧了吧?”

  “要不怎么說無巧不成書呢。”

  “但是……我所學的繪畫完全是毫無章法可言,自己胡畫一些還可以,但是要說到教授別人的話,那就實在是……”

  趙天佑臉上露出愁容。

  “這完全沒關系,劉世雄找過我的繪畫老師,想要他幫忙做家庭教師,不過我的繪畫老師不屑于做這種事,婉拒了。到時候我就跟我老師說有個朋友很適合,讓他出面推薦下,應該很容易就任的。至于你不懂得教授,這個完全不問題,

以后你每周給劉馨雨上課一天,時間就定在星期天。你星期六來我這里,我給你上課,星期天你把我教給你的東西再轉教給劉馨雨就可以了。”

  聽起來好像真是個辦法,應該行得通,不過……

  看到趙天佑依然愁容滿面,馮逸本來還有點奇怪,但是當他看到趙天佑右手的三根指頭在猛搓的時候,頓時就明白趙天佑的意思了。

  他當即啞然失笑道:“呵呵,差點忘了,酬勞方面,你不必擔心,劉家是不會待薄你的。”

  “話是這么說沒錯,但是我真正的老板,好像不是劉家啊。”趙天佑轉過頭,看著窗外,用一種“今天天氣真好”的語氣說道。

  馮逸無奈地笑著搖了搖頭,走回書房,拿出一張支票來,遞給趙天佑,“諾,這是五萬的支票,算是預支,怎么樣?”

  “這么怎么好意思,還什么事都沒辦呢。”趙天佑一臉慚愧的把支票搶在手里,飛快地揣進懷里,然后表情平淡的補了一句,“江湖規矩,事情沒辦好,后續尾款可以不給,不過定金可就不退了哦。”

  “你小小年紀,怎么比我還奸商?”

  “哪里,哪里,客氣,客氣,那我們下周見了。”

  趙天佑說著,就站了起來,懷里揣著五萬大元,他整個人連尾椎骨都是發抖的。平生以來,還從沒有得到如此之大一筆巨款,可不得好好出去花差花差。

  這時候,馮逸伸出一只手,示意趙天佑停下,然后搖頭道:“等不了下周了,明天我就帶你去劉世雄家。”

  “這么快?會不會有點趕啊?”趙天佑詫異地問道。

  五萬塊到手,都還沒出去瀟灑瀟灑,就逼人干活,是不是有點太不人道?

  “正所謂擇日不如撞日,既然你都到洪都了,就不必再拖了。”

  “好吧,那我今晚先出去見見朋友,明天到你家來找你。”

  “那可不行,明天見面就相當于是應聘了,你今天可得好好準備一下,搞不好要通宵哦。”

  “哈?”

  趙天佑嘴巴張得老大,要不是懷里那五萬塊的支票著實壓身,他都差點跳了起來。

  資本家果然是萬惡的,給得你錢,就要得你命。

  好吧,看在五萬塊的份上,哥認了。

  趙天佑略想了一會,耷拉著腦袋,點點頭,“好吧,那我們要怎么做?”

  這時候是下午三點,從這時候開始,一直到晚上七點,馮逸都在跟趙天佑傳授一些繪畫的基本常識以及術語。

  趙天佑聽得頭昏腦脹,到后面整個人簡直就跟夢游一樣。

  然而到七點,因為顧妙玲和馮嫣的回來,而暫時打斷學習的時候,馮逸卻對趙天佑的學習成果極為滿意。

  “嗯,不錯,這筆記做得還真是詳細,看來你還真是塊料子啊。”馮逸看著趙天佑記錄的筆記,欣慰地點頭道。

  這時候,趙天佑忍不住又“哈”了一聲,低頭一看,馮逸手里拿著的筆記本上密密麻麻寫著的,確實是自己的字。

  上面的筆記清晰明了,井然有序。

  如果是平時,不是費十二分的力氣和專注,是無論如何也做不到如此程度的。

  而這樣的筆記,竟然是在自己昏頭漲腦的時候,近乎無意識地順手就寫下來的。

  趙天佑再稍微回想了一下,馮逸所教授的東西,居然還真的有六七成都記在腦袋里了。

  毫無疑問,這只能是五覺圣王功的功勞了。

  “想不到五覺圣王功不只是讓我的身體器官變得更好,也加強了我的記憶力,還能一心二用。這五覺圣王功果然是好東西啊,以后一定要加緊練習,說不定還會有其他的神奇功能。”趙天佑欣喜地在心里自言自語道。

  顧妙玲兩人回來之后,便拖著兩個人出去吃飯。

  只吃了半個小時不到,趙天佑就被馮逸拖回來繼續上課,接下來馮逸又讓趙天佑學習了幾幅類型不同的比較經典的繪畫,以便劉世雄考較的時候用到。

  而最重要的,就是馮逸教了趙天佑幾種基本的繪畫技法,免得到時候趙天佑又用那種很難看的繪畫手法畫畫。

  用原來的畫畫手法,雖說最終出來的成品很讓人震驚,但是其過程實在是太沒有賣相了,這點是必須糾正的。

  除此之外,馮逸還教授了趙天佑最起碼的拿筆方式,繪畫時候的站姿,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坐姿等也屬于賣相之類的東西。

  一直到凌晨一點,馮逸才終于放過趙天佑,把他安排在客房休息。

  饒是趙天佑的身體經過五覺圣王功的改造,已經比從前好了許多,還是被弄得疲憊不堪,往床上一躺,就呼呼大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不到七點鐘,馮逸又把趙天佑喊起來,對他昨天的學習進行考較。

  在確認趙天佑已經領悟了六七成之后,才大松了一口氣,放趙天佑吃了早餐。

  在上午十點鐘的時候,馮逸就帶著趙天佑出門,直奔劉世雄在洪都郊外的別墅了。

  馮逸的車開到劉世雄門口的時候,帶著趙天佑走出來的時候,在二樓窗戶上往下望的劉馨雨以及她身邊站著的那位少女,不約而同地驚道:“怎么是他?”

  劉馨雨轉頭看向身邊的少女,笑著問道:“好啊,夢琪,你們班上有一個這么神奇的同學,你居然那么藏私,一點風聲都不露給我,是不是怕我搶走啊?”

  “哪有?”陳夢琪將有些發紅的臉別過去,“我們只是同學而已,有什么怕你搶的。再說了,我覺得他只是很善良,也沒什么特別的地方啊。”

  “不但能夠在膽識上,壓住周建兵,而且在繪畫上還能夠得到我們贛南大家洪老先生的贊許。年紀這么輕,就這樣文武雙全,這還叫不特別?那怎么樣的男人才算得上特別?”

  “他真的有這么好嗎?”

  陳夢琪說著,臉上竟然露出幾分失落的神情,然后在心里自言自語道,“我倒寧愿他沒這么好。”

  




如果喜歡《紈绔》,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撒冷所寫的《紈绔》為轉載作品,紈绔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紈绔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紈绔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紈绔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紈绔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