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军事历史小說 > 北宋大丈夫最新章節列表 > 第五百九十六章 天之子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五百九十六章 天之子

小說:北宋大丈夫 作者:迪巴拉爵士
    趙禎的面色微變,有些茫然。

    沈安低聲道:“那就是飲鴆止渴。當您覺著精神不好時,當您覺著身體倦怠時,您就會想著服丹,于是漸漸舍不掉……但,官家,臣萬死。臣本少年,被您簡拔為官。幾次惹禍,都是您在包容,旁人臣不管,只希望您……”

    沈安在這一刻動了感情,他想起了自己幾次闖禍試探時,趙禎那無奈的模樣。

    他的眼睛微紅,說道:“希望您能長壽,臣所言俱是邙山一脈的秘傳……丹藥不可憑,仙道不可憑,服丹后的興奮和飄飄欲仙只是丹藥的刺激,這是在抽骨髓,不可了呀!”

    此刻的丹藥和興奮劑差不離,服用了之后精神煥發,身輕如燕,感覺人生巔峰觸手可及……

    這種爽感讓人迷戀,趙禎自然不例外。

    可沈安卻深知丹藥的危害,并托言邙山醫術來勸誡。

    他起身拱手:“臣此乃肺腑之言,官家珍重。”

    作為皇帝,趙禎見多了各種恭謹和吹捧,什么萬歲,什么千歲,什么至尊無上,這些吹捧他聽多了,早已麻木。

    可今日他卻感受到了沈安的真誠。

    所以他的眸色溫和,說道:“我知道了。”

    這幾天他一直自稱朕,此刻換了個自稱,曹皇后敏銳的發現了,就對沈安點點頭。

    沈安躬身,然后倒退出去。

    他在出門前看了趙禎一眼。

    這一眼很復雜。

    我希望你能長壽,但我卻無法干涉,你也不會聽我的。

    若你還要服丹,還要親近女人,那便是……天命!

    從王翔質疑開始,沈安只是怒了一下,隨后就全程不搭理此人,走時更是連眼皮子都不朝這邊抬一下。

    先前沈安和趙禎說話的聲音很小,王翔沒怎么聽清,此刻就說道:“官家,
您的病情還得要調養。至于沈安,他或許為官出色,但在醫術上,恕臣直言,他只能給臣當個藥童。”

    沈安的所謂藝術在他看來就是把戲。

    作為一個‘專家’,他不能看著一個騙子在宮中橫行。

    趙禎歪過頭來看著他。

    王翔繼續說道:“他的話聽不得,臣這里有了新的方子,回頭就讓人煎藥……”

    “他說的沒錯。”

    王翔愕然,以為自己聽錯了。

    “官家……臣回頭就讓人煎藥送來……”

    趙禎嘆道:“可是他說的沒錯啊!包括丹藥,他說的都對。”

    王翔皺眉道:“官家,病情不可耽誤,您不該聽他的。”

    趙禎的眼中多了些笑意,在這個孤獨的皇城中,難得有人流露了真感情,讓他覺得有些新奇,也有些感動。

    所以他很認真的說道:“他把朕的病情說的一點都不差,并給出了辦法……”

    王翔的表情瞬間就僵住了。

    我才說他的話不能聽啊!

    趙禎微笑道:“朕的命……這便是天命,你且去。”

    王翔低頭,惱火的道:“官家,此事……難道臣說的癥狀不對嗎?”

    趙禎淡淡的道:“錯了大半。”

    帝王的身體和精神反應怎會全數告訴旁人?

    朕是天之子。天之子的身體和精神能軟弱嗎?劉邦病重時不肯就醫,就是不肯把自己的身體和精神狀況讓別人知道。

    朕是天之子,死便死了,但尊嚴永存!

    趙禎擺擺手,“全數出去。”

    王翔心中不甘,卻沒法。

    曹皇后帶頭出去,陳忠珩目視趙禎,想留下,可卻沒得到回應,只得懨懨的在最后出了寢宮,并親手關上門。

    房門被關上,頓時就多了昏暗。

    趙禎緩緩撐著坐起來,喘息了幾下,看著空中的光柱,喃喃的道:“服丹……不服丹朕就沒了精氣神,奈何。朕是帝王,那種軟弱卻不是帝王該有的。”

    他在床頭摸索著,摸出了一個小瓷瓶。

    小瓷瓶打開,傾倒了一下,一枚紅色的丹藥就落入了趙禎的手心之中。

    他看著自己的手心,說道:“老了,紋路都深了許多。”

    他猛地揚手,把手蓋在嘴上,隨后閉上眼睛。

    “朕此刻卻知道了漢高祖的心情。”

    他仰頭吞咽了一下,隨后陷入了沉寂……

    ……

    王崇年在外面等候著,見沈安出來就悄然現身。

    “忌諱!”

    沈安不知道趙仲鍼在想什么,但卻覺得這樣不妥。

    王崇年說道:“近期宮中有些動靜不對,小郎君讓某告訴您,外面若是有異動,要小心,宮中您別擔心,他能……”

    王崇年揮了一下手,頃刻間那雙大眼睛里的很傻很天真都沒了,全是陰狠。

    “某知道了。”

    沈安盯著他,低聲道:“看好他,莫要讓他行險,若是有功,此后少不得你的好處。”

    王崇年的眼睛一下就充盈了笑意,很單純,很歡樂的那種。

    他笑道:“某辦事,您放心。”

    沈安出了皇城,坐在邊上的小攤吃了鍋貼,還夸贊了小販的手藝好。

    他牽著馬緩緩而行,身后的聞小種在看著左右。

    幾個轉向后,榆林巷就在前方。

    這里人多了些,沈安習慣性的靠著右邊走,在想著趙禎的事兒。

    這位帝王看似仁慈,可骨子里的執拗卻讓人無奈。

    十二歲時他就失去了父親。哪怕那位父親再荒唐,可也庇護了他。

    隨后劉娥垂簾聽政,威壓大宋。這個女人的手腕不得了,幾番運作之后,朝政全歸己手。

    彼時她甚至敢逾制穿著帝王服飾,估摸著是有些躍躍欲試,隔著幾百年和那位武曌惺惺相惜。

    那時有臣子勸進,讓她學武曌故事,改朝換代。

    可她最終還是沒有跨出那一步,于是后世就說她有呂武之才,卻無呂武之惡。

    所謂呂,就是劉邦的妻子呂雉,這位也是差點顛覆了大漢的猛人。至于武曌就更不必說了,直接改朝換代,臨朝稱帝。

    雖然是皇帝,可頭頂上有這么一位‘母后’,趙禎的日子就和小透明一樣,可憐巴巴的。

    那十余年下來,基本上就奠定了趙禎的性格。

    他仁慈,但卻善于猜忌,把祖輩的制衡之術玩的爐火純青。從朝堂到軍中,制衡無處不在,然后……官吏多如牛毛,多到養不起的程度。

    他不相信宰輔,所以隔一陣子就會換人。比如說文彥博的滾蛋,實則他是在旁觀,并默許。

    老文,你干的時間太長了,下野吧,免得朕晚上睡不著。

    他甚至連枕邊人都不相信,莫名其妙的說曹皇后謀逆,由此曹皇后不敢在他生病時接近……

    這是個敏感到了極點的帝王,很可憐。

    他坐擁大宋,卻被宰輔們壓制。

    他有后宮無數,卻夜不能寐,擔心誰會謀害了自己。

    唯有那位張貴妃才是他心頭的朱砂痣,余者都是墻上的蚊子血。

    仁慈和猜忌并存,這就是趙禎。

    沈安有些擔心,他不知道趙禎的身體會如何,但卻擔心趙曙父子在宮中的境遇。

    按照趙仲鍼的說法,宮中有人在準備要干些什么。

    “郎君!”

    沈安正在想著這些事,身后的聞小種低喝一聲,人就沖了上來。

    他的右手在袖口里動了一下,短刃在手。

    對面低頭沖來了一個矮瘦男子,他的右手已經從袖口里伸了出來,寒芒閃動間,他抬起頭來,眼中多了猙獰。

    沈安微微皺眉,卻沒有慌張。

    聞小種沖了過去,右手揮動。

    叮的一聲之后,矮瘦男子的右手多了一道血線,旋即短刃落地。

    聞小種的右手露了出來,短刃神奇的消失了。

    矮瘦男子面色大變,剛想轉身,聞小種的手就勾住了他的肩膀,不知怎么弄的,矮瘦男子竟然寸步難行。

    沈安冷笑道:“帶回家去。”

    沈家的前院堆放雜物的屋子里,矮瘦男子被五花大綁,嘴也被堵住了。

    “別讓后院的聽到。”

    沈安出了房間,聞小種就開始用刑了。

    “嗚……”

    里面傳來了慘叫,就像是孩子的頑劣呼叫。

    慘叫聲連綿不絕,讓人驚訝。

    陳洛在邊上糾結的道:“郎君,能讓人的慘叫不停,這個是本事,小人不及他。”

    拷問是一門手藝,沈家以前的手法太過粗糙,如今多了聞小種,這活算是有人負責了。

    “官人……”

    臥槽!

    沈安抬頭就看到了楊卓雪過來,就笑道:“可是有事?”

    他迎了過去,身后傳來了痛苦的悶哼聲。

    楊卓雪好奇的問道:“郎君,誰病了?”

    “嗚……”

    一個更加尖銳的痛呼聲傳來,旋即消失。

    聞小種出現在門內,他躬身道:“是小人。”

    楊卓雪的目光轉動,然后低聲道:“官人,妾身不笨呢。”

    沈安止步看著她,說道:“好吧,為夫本想帶他到城外去,可卻擔心歸來城門關閉,所以就在家中……”

    楊卓雪的眼中多了些擔憂:“官人,可是對頭?”

    在她的眼中,所謂的對頭大抵就是彈劾沈安的人。

    這樣的人你竟然把他綁來家中拷打……

    她很想崇拜,但卻知道后果嚴重。

    在她的腦海里出現了一個畫面:一個文官在彈劾沈安,然后被沈安拖回家里毆打。那文官被打的吐血,丑態百出的跪地求饒,而沈安就叉腰站在那里……

    沈安笑道:“不,是一個想攔路的家伙,還想動手,被聞小種三拳兩腳就收拾了。”

    聞小種消失在門內,里面又傳來了那種連綿不斷的悶哼。

    楊卓雪沒有絲毫害怕,相反還很好奇。

    “果果說要給淺予送禮物。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小伙伴進宮了,果果很傷心。但孩子的傷心不會長久,她又有了嫂子,漸漸的快活了起來,可終究還是記得自己曾經的小伙伴。

    “隨便她,到時候你讓陳洛去送。”

    “送到哪里?”

    楊卓雪偏頭看著沈安,想試探一下。

    沈安似笑非笑的看著她,說道:“直接在宮外找人,那些人會進宮傳話。”

    這個媳婦什么都好,漸漸的也在適應著在沈家的生活,就是膽小了些。

    “這不是機密,你我夫妻,本就沒什么機密。”

    沈安善意的說了謊話,把妻子送進了后院,再回頭時,聞小種就在身后。

    “郎君,那人說的是交趾話。”




如果喜歡《北宋大丈夫》,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迪巴拉爵士所寫的《北宋大丈夫》為轉載作品,北宋大丈夫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北宋大丈夫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北宋大丈夫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北宋大丈夫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北宋大丈夫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