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玄幻奇幻小說 > 天啟預報最新章節列表 > 第672章 了斷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672章 了斷

小說:天啟預報 作者:風月
    恍惚中,嗅到了地板的味道,還有汗水的味道。

    嘴里滿是鐵銹的氣息,刺痛的血氣填充在肺腑里,喘不過氣來。

    “這就倒下了么?”

    那個蒼老的聲音不快的怒斥,憤怒的木刀斬落,毫不留情的砸在了他的臉上:“太丟人現眼了,佐佐木!給我站起來!”

    他努力的想要抬起手,撐起身體,可是很快又跌倒在地上。

    眼前一片昏黑。

    “對不起,對不起……”他抱著腦袋,低聲求饒:“請讓我休息一下……就一會兒,就一會兒就好。”

    “那就退出吧,滾出這里去。”

    毫不留情的一腳,踢在他的身上,地板好像翻滾起來了一樣,拍在了他的身上,世界在旋轉,動蕩。

    那一張毫無任何表情的蒼老面孔漸漸模糊。

    那個老人在低頭,俯瞰著自己,毫無任何憐憫。

    “給我聽好了,佐佐木,自從道場開創以來,我所見過的學生里……天賦、資質和能力,你是最差的那個。”

    “這不是激勵,而是事實。”

    老人冷酷的俯瞰著他的面孔,一字一頓的告訴他:“你是朽木,要學會放棄,懂么?”

    寂靜里,只有狼狽的喘息,還有艱難掙扎的聲音。

    鼻青臉腫的年輕人在奮力的撐起自己的身體,抬起手,扯住了老人的褲腿。

    “老師,請教我……”

    他匍匐在地上,變形的土下座,卑微的叩首懇請:“請您教我吧……我……有不得不償還的恩義,還有不得不去做的事情。”

    哪怕已經神志不清,可依舊在徒勞的掙扎:“請您高抬貴手,請您……”

    漫長的沉默里,老者冷漠的俯瞰著那個卑微的年輕人,許久,緩緩抬起腳,將扯著自己褲腿的手甩開,殘酷的將他踢開。

    “既然無法放棄劍術,
就學會放棄生命吧,蠢貨。”

    木刀斬落,刺穿了他面前的地板,老人最后一次下令:“給我站起來,立刻!”

    那蒼老的聲音和一個憤怒的咆哮混合在一起,在他耳邊炸響。

    “你還要睡到什么時候,混賬東西!!!”

    眼前一黑。

    佐佐木從夢中驚醒,只感覺臉上一陣劇痛,好像被人奮力打了一拳,終于從大量鎮定劑所營造的苦痛幻夢中醒來,睜開眼睛。

    然后,看到了眼前的座頭市。

    愣在原地。

    渾身血污的盲人劍客已經闖入了囚籠,就站在他的床前,抬起手,幫他扯斷了鐐銬和那些輸液管。

    更令人吃驚的,是座頭市如今的打扮。

    “你這副樣子是怎么回事兒?”

    破碎的瀛洲長袍之下是一身迷彩服、防彈衣、灰色的頭盔,漆黑的軍靴,插滿的彈夾,綁在腿上的手槍,掛在腰間的手榴彈,還有兩只手里高舉的兩把MP5。

    以及背在身后的三把武士刀……

    簡直是,全副武裝!

    但完全和預想之中座頭市該有的樣子截然不同。

    “你這一幅特警隊的裝備是哪兒來的?”佐佐木目瞪口呆。

    “最近年輕人不是總這么說嘛……時代變了,佐佐木!”盲人劍客咧嘴,露出爽快的笑容:“果然,還是槍好用啊……沒想到吧,我現在可是陸上自衛隊特聘教官!”

    “啥玩意兒?”

    “兼職啊,這世道盲人日子不好過,不去賣力氣難道去給人做推拿按摩嗎……趕快走走走。”

    座頭市放下了一把槍,伸手將他從床上扯起來,“我趁亂闖進來的,現在還不知道外面是什么狀況呢……一個瞎子去玩潛入已經很不容易了,就不要再難為我護送你殺出去了好么?”

    佐佐木落地,只聽見嘎嘣一聲,腿上的支架和地面碰撞,表情瞬間抽搐了起來。

    劇痛。

    “你腿斷了?”

    座頭市的耳朵微微抽動了一下,眉頭皺起,傾聽著門外沖過來的腳步聲,神情頓時急躁了起來,只能將佐佐木的胳膊抗在肩頭,無奈感慨:“咱倆一個瞎子,一個瘸子,以后你要是不干了,咱們還可以一起組合去賣藝,你指路,我推拿,多好,你就干嘛一根筋呢?”

    “謝了。”

    佐佐木苦笑,從他后背上摘下一把刀來當拐杖,一瘸一拐的跟著座頭市向外沖。

    越是向外,所見到的場景,就越是慘烈。

    絢麗如天國一樣的琉璃宮苑之中,此刻不斷的有畸化的怪物奔行,撲食血肉,活地獄的場景在不斷的上演。

    沸騰的八惡充盈著每一寸空氣,一點點的拉扯著所有人向著凝固和地獄轉化。

    當逆轉為災厄之后,他化自在的恐怖魔性便繚繞在每一個人的心頭。

    像是利刃,懸掛在每一個里見家的人的頭頂。但凡心中升起了一絲惡念,都會被迅速放大和扭曲,迎來畸變和轉化……

    這是針對血脈的詛咒。

    “佐佐木,我認識你,佐佐木,救救我……救救我……”

    那個蠕動的男人從原本的空殼之中艱難的流出,在地上,抬起自己扭曲的手掌,尖銳的嘶鳴:“我是不寧啊,你忘記了么?幾年前之前我們喝過酒……救救我,我為你說過話的……”

    回應他的是冷漠的槍聲。

    座頭市聽聲辨位,對準他的面孔,扣動扳機,冷漠的打完了一梭子子彈之后,又摘下了鋁熱劑,撒在了迅速腐爛的尸體上,點燃。

    火光升騰。

    而佐佐木依舊呆滯在原地。

    愕然的凝視著眼前的一切……

    “放棄吧,佐佐木,里見家已經沒救了。”

    佐佐木沉默著,沒有說話,就像是失去了魂魄那樣。

    “沒時間浪費了,走!”

    座頭市大怒,扯起他的手,要將他拽走,可瞬間,僵硬在原地……憤怒的神情凍結,漸漸的,失去血色。

    一片蒼白。

    感受到了危機,感受到了恐怖的氣息……

    在驟然迸發的巨響之中,寒流從墻壁上的缺口中噴薄而出,瞬間奪走了所有的溫度。一道粗大的冰柱從墻外突入,斜斜的刺向天空,緊接著,寒光一閃而逝,冰柱四分五裂,向著大地墜落而下。

    連帶著上面的人影。

    霜風之中傳來高亢的咆哮。

    像是巨象嘶鳴那樣。

    霜父在轟鳴中前進,金色的軍刀斬落,步步緊逼,悍然壓制著那個暴風雪之中的纖細人影,毫不留情。

    也無法留情。

    因為血色在舞動——漫天的惡念被攪動了起來,環繞在那一柄赤紅的刀鋒之上,向前斬落!

    依舊是,粗陋無比的唐竹之型!

    那真的是劍術嗎?那真的稱得上是在用劍么?還是說,只是隨便拿了一根棍子湊合一下而已?

    可當怨憎之刃抬起時,兇戾的惡念之火便附著而來,旺盛燃燒。

    當劍刃斬落的時候,便迸發出凄厲的轟鳴,在暴風雪之中掀起驚濤海浪。

    風雪倒卷,霜父的馬刀陡然一震,再度出現了一個缺口,很快,增殖的冰霜就已經覆蓋了缺口。

    可緊接著,怨憎之刃的劈斬已經再度斬落!

    毫無任何喘息的時間。

    屬于1812的炮擊,才剛剛開始!

    圈禁之手的火光在旺盛燃燒。

    兇焰之中,姣好的面孔此刻宛如惡鬼那樣的猙獰!

    鑄造熔爐正在抽取著空氣中的惡念,將那飽含著地獄氣息的力量轉化為源質,隨著劈斬一同迸發!

    絲毫不顧及遭受侵蝕的可能性,不需要廚魔技藝的作弊和轉化,如今指向羲和的神性煥發出微弱的光芒,籠罩在了他的身上。

    當進階為大群之主的那一瞬間起,少司命萌芽的那一縷神性便已經將這不值一提的污染盡數吞吃。

    在這他化自在的魔境之中,他才是主場!

    埋骨圣所的黑暗洶涌展開,虔誠的頌歌再度走向。鐵鴉展開鐵翼,穿破了暴風雪的阻攔,鋒銳的爪牙向著魁梧的霜父發起攻擊。

    就像是燃燒的流星那樣,往來呼嘯。

    當附著了槐詩的源質武裝之后,燃燒著火焰的鐵鴉已經化為不折不扣的邊境遺物,每一次俯沖和飛掠都相當于槐詩親手發出的攻擊。

    那個纖細消瘦的人影,將不可思議的將霜父壓制在手下!

    暴風雪驟然咆哮,擴散的寒流迅速收縮,就在霜父之后化作了龐大的馬車,在凍結之馬的拉扯之下,向前轟然行進,終于將彌漫不定的群鴉沖散!

    弗拉基米爾后退一步,抬手,拔出身后凍結的冰棱,鋒銳的冰棱在他的手里迅速延伸,變成了一把沉重的斧戟。

    一手握著馬刀,另一只手拖曳著夸張的斧戟,再度掀起了新的風暴。

    “那究竟是什么……”

    在角落中,盲目的座頭市抬起渾濁的眼瞳,呆滯的感受著空氣中的變化。

    好像忽然之間有不講道理的風暴從天而降,將一切都籠罩。動亂的源質形成漩渦,兩個巨大的風眼彼此碰撞時就掀起驚天動地的亂流。

    可是在心眼的觀測之中,那虛無的‘風眼’之內卻并非空無一物。

    縱然無法窺見軀殼的輪廓,可是卻依舊能夠感應到那一份恐怖的本質。

    一者裹挾著來自蠻荒的冰霜,像是要將一切都徹底凍結,狂亂的源質擴散,便形成了鋪天蓋地的暴風。

    而另一個,則仿佛是這扭曲魔境的本身!

    宛如他化自在降下的化身那樣……

    天魔降臨在自己的庭院和宮殿里,演說魔法,沸騰的惡念翻涌著,馴服的被她所驅策、吞吃……她已然化身為此處的掌控者。

    反客為主!

    和黃昏之鄉無窮盡的絕望之海相較,如今的他化自在,簡直是兒戲!被八房所締造的魔境,已經變成了她手中的玩具!

    座頭市僵硬在了角落里。

    下意識的握住劍柄。

    當不小心闖入了猛獸爭奪地盤的現場時,會感受到恐懼。

    可如今,當兩道宛如暴虐天災一般的氣息從天而降,蠻橫的降臨在他們的頭頂時,座頭市卻只能夠感受到了……難以言喻的顫栗。

    當直面十級風暴的時候,難道恐懼就有用嗎?向著它示好會有效果嗎?跪地求饒的話就可以避免蹂躪嗎?

    并非是表現出善意和退避就能夠避免的威脅。

    不論旁觀者做什么都無濟于事。

    他只希望幸運能夠眷顧自己,不要將自己和旁邊那個蠢貨牽扯到其中……

    直到劇烈的轟鳴隨著風暴漸漸遠去,只留下庭院中一片狼藉,確定了兩人已經遠去之后,座頭市才緩緩的松了口氣。

    他伸手想要扯著佐佐木繼續走,可佐佐木卻依舊站在原地。

    遠方有輕柔的腳步聲響起。

    在敞開的宮闕大門之外,年輕的武士緩緩走來,握著染血的刀鋒,冷酷無情斬下了血親的頭顱。

    當抬起頭的時候,就看到一片狼藉的庭院,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還有佇立在其中的二人。

    先是一愣,旋即恍然。

    “是佐佐木先生和他的朋友啊,已經跑出來了嗎?真好啊,看來是已經自由了嗎。”

    好像發自內心的為兩人的逃脫而感到欣喜那樣,里見久靜鄭重的叮囑:“這里已經不是安全的地方了,兩位與這里無關,還請趕快離開吧。”

    就這樣,酷似狐貍的染血面孔露出微笑,十分禮貌的頷首道別,轉身準備離去。

    然后,聽見身后拔刀的低沉聲音。

    是佐佐木。

    “抱歉,座頭市,我果然沒有辦法放任不管。”

    那個瘸子手握著自己的武器,踉蹌又艱難的邁步上前,凝視著久靜的面孔,輕聲呢喃:“總有一些恩怨,需要了斷……”

    



如果喜歡《天啟預報》,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風月所寫的《天啟預報》為轉載作品,天啟預報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天啟預報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天啟預報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天啟預報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天啟預報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