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看書 > 武侠仙侠小說 > 贗太子最新章節列表 > 第48章 大火 沒有更新?告訴管理員更新 章節內容錯誤、缺失舉報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第48章 大火

小說:贗太子 作者:荊柯守

  “聽說綠柳閣最近來了姑娘,琵琶彈得極好,嗓子也和鶯啼一樣,不如一會請她過來?”

  “甚好,只在船上喝酒,實在有些枯燥,有幾位姑娘彈些曲子,雅事一件,才符合我等身份!”

  “是極,是極。”

  “要我說,就算是剛才那個丫頭,哪比得過綠柳閣姑娘?芍藥姑娘的棋藝就勝過這丫頭多矣,不如一會也請芍藥姑娘過來,與我們下幾局?”

  “好主意,興許,還能拔得頭籌也說不定,哈哈!”

  幾個讀書人說到興致,只覺得郁氣消了些,仿佛占占嘴上便宜,輸給一個小姑娘,就不再是丟臉的事。

  有一個童生見鄭應慈仍面帶郁色,不由得心中不悅,走過來問:“鄭兄,你怎么看?”

  “啊?”被驚醒了的鄭應慈看向童生,這人臉色就有些不好,又重復了一遍剛才說的事。

  鄭應慈一聽這話,本就郁悶的心情,就更差了一些。

  這都是些什么貨色!

  原想結交的蘇子籍,有清風明月之風,可滑不留手,并無依附鄭家的意思,而這幾人雖有些才學,可還沒考到功名,竟就想著這種享樂之事,實在讓鄭應慈有些看不上。

  更讓他覺得丟人,是這幾個人心思齷齪。

  哪怕心胸狹隘也好,用這種事來羞辱贏了棋賽的葉不悔,這哪里是羞辱她,分明是羞辱自己!

  鄭應慈的神情冷淡了下來,也不虛與委蛇了,直接說:“鄭某還有事,就不去了,幾位兄臺自便就是。”

  說著,不去看諸人反應,就走向自己在這畫舫上唯一關系還算不錯的朋友——陳子儀。

  “陳兄,我們回去吧。”既然已是放棄了結交,不如跟著陳子儀分船而下,自尋消遣。

  陳子儀并沒有參與棋賽,也沒有聽到剛才的談話,見他神情郁郁,以為是棋賽輸了的事郁悶,安慰:“賢弟,以你的才學,以后必是要走仕途,棋之一道,只是消遣,你不必太過在意。”

  “我明白。”鄭應慈哪是為了棋賽的事郁悶,他是覺得自己識人不清,錯把垃圾當成可結交的人,覺得丟臉而已。

  而且,他總覺得自己忘了什么,又想不起來,這種感覺令人難以釋懷。

  最重要的是,在畫舫,自己就覺得壓抑。

  不過,為了不讓陳子儀擔心,鄭應慈勉強笑笑:“以我棋藝,縱是進了十六賽去京城,也難拔得頭籌,反不如將心思都放在科舉上。”

  見狀,陳子儀放了心。

  二人乘自己的船而去,瞥一眼畫舫上的人望過來的眼神,都帶著惱怒,陳子儀再次嘆一口氣。

  “這次棋賽輸給了一個少女,看來對賢弟打擊還是有些大,平時賢弟可不是這樣會得罪人的性情。”

  “不僅僅是賢弟,就是畫舫上的諸多學子,也都變了臉,看來打擊不清。”這樣想著,陳子儀打算回去,好好開解。

  兩人乘的船,自然比蘇子籍跟葉不悔乘坐的大,雖比不上畫舫,也只是小上一些而已,船上不僅有著幾個船艙,更有家丁數人。

  這本就是鄭家自己的船,雖不直接經商,可鄭家有著一條自己的船,再正常不過,就和牛車一樣,不過是代步工具。

  “話說,贏了棋賽的葉姑娘,是跟著蘇子籍來,蘇子籍不是與你關系不錯?”上船進了船艙,倚窗而坐,陳子儀喝了一口端上來的熱茶問。

  剛才沒問,是周圍都是人,這等事不好當著外人問,

現在船上都是自己人,陳子儀就沒這顧慮了。

  鄭應慈表情一僵,在陳子儀的注視下,笑了下:“只是同縣之人,相互認識,說起來,他與方惜關系不錯。”

  更確切地說,與方家的關系不錯。

  想到這里,鄭應慈找到了無法招攬蘇子籍的原因。

  “這蘇子籍,既搭上了方家,或就覺得,沒必要再依附鄭家。”

  “雖只是寒門學子,聽方惜說,才學不錯?”陳子儀好奇的問著:“不過縣試排名十一,不算很高啊!”

  “公允的說,蘇子籍的文章的確不錯,這名次給的有點低了。”鄭應慈看過蘇子籍的文章,按照規矩,中了童生的卷子都抄錄貼榜,以后秀才、舉人、進士也一樣。

  這樣考官雖可偏顧,但水平太低,還是不能上榜。

  “罷了,不說了。”想到這些,鄭應慈突然之間心生厭煩,他也不知道為什么這樣情緒,直接對陳子儀提議:“聽說蟠龍湖畔有一家酒肆極地道,不如我們過去一品?”

  “善!”

  船向岸行去,就在這時,一陣風吹過,迷得眼睛生疼,幾乎睜不開。

  等這風穿窗而過,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鄭應慈和陳子儀再次睜開眼,才覺察到天陰得重了,星星雨絲又灑了下來。

  陳子儀不禁失笑:“這幾天天氣一直很怪,又下雨了,不過雨中觀景,也是一番雅事。”

  才說著,突然之間有仆人指著后面,驚駭大喊:“少爺,不好了。”

  “什么少爺不好了,會說人話么?”鄭應慈本是心情不快,頓時大怒,要不是他養氣其實不錯,隨手摸著東西就要砸破眼前這顆狗頭!

  “賢弟,是不好了,你看……”陳子儀變了色,指著湖面。

  鄭應慈看過去,頓時讓驚呆了。

  “畫、畫舫著火了!”耳畔一個家丁指著不遠處精美絕倫的畫舫失聲喊。

  就見承載著棋手對京城賽向往的畫舫,此時已火光沖天,允許是剛才天陰,不知哪個冒失的家伙點了蠟燭,結果失火。

  透過火光,能看到畫舫早就亂成一團,更主要的是畫舫為了棋賽,勾結在一塊,這樣火一串,畫舫通體都是好木,在大火下串的極快,頃刻間,就焚得周圍一片紅。

  船上的讀書人,連同船夫,都或慘叫跌落水中,或主動跳下。

  偏偏又一陣風吹過,讓剛剛被壓下些的火,再次猛躥起來,還在救火的人,這時再顧不得別的,紛紛跳入水中,以求自救。

  而離得稍遠一些小船,都受了驚一般,朝遠去劃去,生怕步了畫舫的后塵。

  “救命!救命!”呼救聲此起彼伏。

  這時大火已燒透頂蓬,大梁坍塌落下,將船艙堵死,熊熊烈火,粉碎了一切逃生的希望。




如果喜歡《贗太子》,請把網址發給您的朋友。
收藏本頁請按  Ctrl + D,為方便下次閱讀也可把本書添加到桌麵,添加桌麵請猛擊這裏
添加更新提醒,有最新章節時,將會發送郵件到您的郵箱。

快捷鍵:上一章(←) 下一章(→)
作者荊柯守所寫的《贗太子》為轉載作品,贗太子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贗太子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贗太子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贗太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贗太子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掃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