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看書 > 网游竞技小說 > 異世界足球戰神最新章節 > 異世界足球戰神全文閱讀
選择背景颜色: 選择字體: 選择字體大小:
異世界足球戰神 连載中
分享異世界足球戰神

異世界足球戰神全文閱讀

異世界足球戰神作者:我是老先生

異世界足球戰神簡介:在這片大陸上,足球是不可替代的,沒有什么比看球賽更加重要,當超能力者還有獸人,帶著球極速狂奔,和對面的球員拳拳到肉,拼死對抗,這些總能讓人感到氣血上涌,熱血沸騰。 https://www.uukanshu.com
-------------------------------------

異世界足球戰神最新章節第8章 球權之戰4
第2章 戰術策動
異世界足球戰神全文閱讀作者:我是老先生加入書架

  在神龍大陸上,人族和獸人族完美的嵌合在一起,成為了一個大家庭,沒有高低貴賤之分,有些事情只有人族才能做,而有些則是只有獸人族更為適合。

  而在足球這項運動中也是如此,雖然這里的足球不似現實中那般,但是無論在哪里,都是一項團體運動,需要全隊上下齊心協力方能取得勝利。

  塔就是整個森林隊的定海神針,只要他在全隊就有了主心骨,就看他手里拿著地圖,臨時修改著戰術。

  之前因為鏖戰雪域隊這個強敵,塔強行使用了數次的能力,導致自己的身體被副作用反噬,失去了一天的記憶,也正是因為如此,他還沒有來得及布置戰術。

  這個世界的足球比賽,各地的場地都不盡相同,擁有自己的特色和魅力,況且只有在提前一天的時候,主隊才會給客隊提供自己的比賽地圖,在這之前他們完全可以更改地形,或者是對場地進行一些特殊的處理。

  塔一邊看著地圖一邊撫摸著自己的下巴,這白晝之夜中確實是變化頗多,比如之前橫亙在其中的甬道被拆除,換成了清一色的草地,在這種地形下他們森林隊很難發揮出自己的水平,而且中場的巨大空地換成了及腰的灌木叢,很明顯這其中一定是有些名堂,不知道有什么樣的消息陷阱等著他們呢。

  “老馬,這場你和蕭郎組成雙前鋒,頂在這個位置。”

  塔拍了拍身旁干瘦的男人,這個被稱為老馬的干瘦男子點了點頭,就看他把手中的長弓不緊不慢的背在身后,顯得頗為穩重。

  而蕭郎則是相反,就看他沖著天空嚎叫著,揮舞著雙斧獨自噴著口水,在外人看來簡直是恐怖和詭異,但是在他的這些老隊友的眼里,這看起來并沒有什么,因為他們早就已經習慣了。

  “老楊你和我在這個位置,我們踢中場。”

  塔所說的老楊往前一步,這是一個披著白色羊毛大衣的男人,就看他撫摸著自己的三縷山羊胡子,笑嘻嘻的提拉著手中的樂器,那是一把只有兩根弦的奇特樂器,被稱之為二胡。

  “隊長今日也要踢中場之位嗎?”

  老楊把手中的二胡一橫,微笑著問道,說到這里其他的人也同樣齊刷刷的望了過來,顯然是才想起這一遭來,畢竟塔是他們非常重要的后防大將,雖然平時塔也會參與到進攻當中,但是比較還是以防守為主,在和雪域一戰中,就是依靠塔的鐵壁防守,最終才得以贏得比賽。

  現如今塔的位置移到中場,那么后場的防御體系勢必會被破壞,而球隊的門將和后衛則是齊齊發聲,表示對此的不解。

  “隊長,您這樣我感覺有些不妥啊。”

  這時候隊伍的后面有一人上前,此人赤裸著胸膛,上面纏繞著許多的繃帶,向上望去,能看到一只巨大的熊頭,就見這大熊咧著大嘴,一字一頓的說道。

  在他身旁則站著一只巨大的烏龜,就看他龜殼上負著刀槍劍戟各一把,裸露的肉體充滿了爆炸般的肌肉。

  塔聞聲望去,發現發聲的不是旁人,正是后衛熊五還有門將單文武。

  “有何不妥之處,但講無妨。”

  塔大手一揮,很是從容的說到,就看這門將,大烏龜單文武用這個小尖嗓子說道。

  “隊長要是踢中場的話,咱們后場可就太為薄弱了,眾所周知,神龍大陸的足球規則是只能上場八人,現在前鋒兩人,中場四人,而后衛您只留熊五一人,這顯然有些頭重腳輕的感覺了吧,而且我聽您一開始可不是這么說的,不是只守不攻,以守為攻嗎?”

  四周的隊員也都有些疑惑,顯然按照塔這么弄,可不真就是頭重而腳輕,這還怎么以守為攻,塔這不就是自相矛盾嗎。

  看到大家都面帶疑色,塔心中有些無奈,雖然這些人都是跟他很親近的隊友,但是自己作為教練的時間還不長,他們對作為教練的自己有些懷疑也是很正常的。

  “就是因為要以防守為主,所以我們干脆在半場就擺好陣型,旨在不讓對方輕易沖過半場,雖然在草地上我們很多球員還不那么適應,可是我們也有自己的優勢,那就是對面并沒有我們身體這般健碩,我們完全可以利用這一點來和對手周旋,所以半場結陣并非不可行之舉。”

  塔把手中的地圖收了起來,讓所有隊員開始準備熱身,雖然他這個解釋并沒有說服所有人,但是還是有一定的效果,而且這些球員還是對他有著很深的信任基礎。

  在峽谷的另一側,紅隊的候場區則是閑的有些冷清,草原隊整整齊齊的排成一列,都在摩拳擦掌,而之前那個潛水過去尋找塔的男人,也正在這隊列之中。

  就見他瞪著凹陷的眼眶,雙眼沒有什么神采,視線緊隨著一個男人而移動,這個男人在這一列方隊前面緩緩走過,背著雙手看起來就氣度不凡。

  就見他走到這干瘦魚人的面前停了下來,瞪著自己的豹眼張開血盆大口冷聲問道。

  “我讓你做的事情做了嗎?”

  這干瘦的魚人忍不住咽了咽唾沫,顯然眼前的豹頭男子實在是讓他感到一絲恐懼。

  “沒,我去的時候塔剛……”

  沒等他話說完,就看這豹頭的眉頭一皺,臉色明顯一變。

  “這么重要的事情你都沒辦好嗎?”

  說完就看他怒聲喝道。

  “我就讓你去下個請柬你都做不好,知道什么叫地主之誼嗎,我們要請他們全隊吃個火鍋啊,我讓你把請柬送到小塔的手里,多簡單一個事,你都辦不好,要你何用啊?!”

  在飛艇上的兩個解說,這個時候正清晰的看到兩個分鏡之中的場景,當小苗苗看到森林隊連戰術都是現布置的,那心里可就別提多高興了,又是習慣性的一聲冷哼。

  “森林隊的好運氣我看也就到此為止了,不但沒有教練,而且傷病滿員,能沖出北部賽區已經是一個奇跡了,根本就無法和西部最強的草原隊對抗。”

  就看這小苗苗越說越激動就差點沖下去幫草原隊踢球了,旁邊的老潭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心下想道。

  你小子可快停下吧,我說你是真不明白還是假不明白,現在我們可是解說啊,那是要客觀公正的,知道你對草原隊感情深,但是也沒有你這么弄的,以后你還想不想去森之城了啊,估計你要是再說下去森之城就要徹底拉黑你了。

  老潭其實并不知道,在這場比賽開開始之前,就有人找到了小苗苗,讓他在比賽中說出這種言論,而目的也很簡單,無非就是制造話題罷了,小苗苗得到相應的獎勵,而他們也得到了相應的話題和熱度。

  老潭顯然是有些看不下去了,就看他清了清嗓子。

  “咳咳,我說小苗苗,怎么到你嘴里森林隊變成了一個靠運氣上來的隊伍呢,你要知道這北部賽區可是有很多的強隊,雪域在歷年以來都是一支能夠沖擊冠軍的隊伍今年倒在了家門口,正是被森林隊擊敗,這是運氣?”

  

第3章 球權
異世界足球戰神全文閱讀作者:我是老先生加入書架

  前鋒:老馬蕭郎

  中場:魚蛋子塔老楊萌虎澤

  后場:熊五

  門將:單文武

  看到名單,還有場上的位置,就連老潭和小苗苗也是大為不解,原本以為森林隊會打的保守一點,至少要弄個四后衛啊,現在這么一看這個陣容,那何談保守一說呢,簡直是想要分分鐘要對面的命啊!

  他們更想不到的是,塔在隊伍中布置戰術的時候,說要用這個陣型來打防守,這段話要是播放出來,估計肯定會招致罵聲,這能打個屁的防守。

  別說一般人不能理解,就是森林隊中的肱骨之臣,現在心里面也都有些疑惑,你就別說那些看直播的人了。

  塔和森林隊的眾人朝著場內走去,望著眼前這支隊伍,塔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他知道這個陣型根本就不適合防守,他也知道其他人內心中的想法,但是他并不在意這些,因為他有著自己的考量,那就是根本就放棄防守,什么以守為攻,只守不攻。

  就看塔的目光從他這七名隊友身上掃過,變的逐漸犀利了起來,塔完全相信他們可以取得這場勝利,而適合森林隊勝利的戰術從一開始就只有一個,那就是進攻,瘋狂的進攻,以攻為守!

  這個時候有人又會說了,這塔剛剛在戰術布置的時候,那可是說了完全相反的話,說什么以守為攻,只守不攻。

  沒錯,這就是塔的厲害之處,如果一開始他說我們這場放棄防守了,以進攻為主,全隊上下都會下意識的放松下來,這是塔不想看到的,雖然塔自己不想承認,但是他可能真的是天生的戰術大師。

  進入白晝之夜的深處,這里是比賽用場地,長度達十公里,而且遍布著許多的毒蛇蟲蟻,其中有一些是可以危及到生命安全的,所以在這里比賽,需要打起十一分的謹慎,一但疏忽就有可能受傷離場。

  十公里長的賽場,在這里作戰十分考驗球員們的體力,畢竟比賽時間持續三天,在這三天的時間里面,每個球員都將面臨極大的考驗和挑戰,不止是身體上的,也是心理上的。

  經過短暫的準備,所有的球員都已經到達了自己的位置,在森林隊這頭,頂在最前方的顯然就是老馬和蕭郎。

  而老馬和蕭郎兩個人,距離在他們身后的塔等人足足有三公里遠,所以這其中會導致到一個問題出現,那就是同隊之間的消息傳遞會出現問題,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場上的每個球員身上都帶著九個信號彈,而這九個信號彈又分為三種色調,黃色,紅色,綠色。

  一般在后方防守球員看到綠色的時候,就會整體前移,去前面協助進攻,因為綠色代表了有機可乘,或者是前方形勢大好,在這種情況下中場的球員都會快速向前靠攏。

  而在紅色信號彈發射的時候,顯然情況已經不容樂觀了,自家鋒線已經折戟,對面朝著我方腹地攻來,在這種情況下一般中場會向后靠攏,或者穩固防線。

  黃色的信號彈并不是比較常用的類型,這個信號彈代表了突發事件,一般發射黃色信號彈之后,裁判和工作人員就會進場,而比賽也會因此暫停。

  當然了上面的情況也同意適用于中場,如果中場被突破,也會發射信號來提醒后場的隊員,而每個隊伍都有自己獨特的標志,根本不用擔心弄混。

  “好了,現在森林隊和草原隊的比賽正式開始了!”

  小苗苗激動的握拳一錘,正打中自己的大腿,疼的他嗷嗷直叫,看的出來小苗苗那是真的有些激動,作為草原隊的原隊長,他現在一定是抱著草原隊必勝的心態在戰斗。

  就看他強忍住疼痛,頭上的青筋都已經爆出來了,而嘴角還在這嘀咕著。

  “草原隊必勝,草原隊必勝……”

  老潭在一旁擦了擦額角,他竟然開始有些佩服眼前這個男人了,這小子到底是有多么強的執念啊。

  隨著鏡頭的移動,來到了整個比賽場地的正中央,這里有一片空地,最中央則是放置著一個巨大的足球,直徑足足有一米,而這個足球正是這個世界的常規用球。

  面對這么大的足球,兩面的隊員依然要依靠腳來進行盤帶,估計在座的一聽肯定會嚇一大跳,這么大的足球用腳,怎么可能用腳來進行盤帶呢,用手推還差不多吧。

  當主鏡頭轉移到這里的時候,其余的兩個分鏡頭正在捕捉兩個隊伍的先鋒,草原隊這面是派出的三前鋒,而森林隊這面是二前鋒,兩邊的前鋒都站在空地的邊緣,謹慎的朝著對面望去。

  “看來兩邊都很謹慎啊。”

  老潭微微點了點頭,小苗苗也在一旁說道。

  “進入了第一個重要的環節,爭球權,我們來看看到底球權會落到哪隊的手中。”

  說到這里小苗苗竟然忍不住的笑了出來,給老潭弄的一愣,這小子到底尋思啥呢,笑這個惡心勁,難不成他真的以為球權必定會落到草原隊的手中。

  爭奪球權是前鋒必要的技能,而他們腳下的這個空地被稱之為決斗圈,雙方的前鋒需要在這里進行一對一的決斗,最后勝出者才有資格爭取到球權。

  老馬把身子湊到蕭郎身邊,小聲的說道。

  “要不把球權讓哥他們算了,塔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那就是防守反擊,我們現在根本沒必要去拼這個球權,如果失敗了到不要緊,咱們兩個萬一傷了那可就不好辦了。”

  老馬身高只有一米九左右,蕭郎想要聽清他的耳語,必須要蹲下身子來,畢竟他的身高足有兩米五六,可謂是壯碩至極,遠遠看去就像一座小山一般。

  這時候聽到老馬如此說,這蕭郎可有點不樂意了,就看他把身子一挺,手中的雙斧亦是轉動如飛,一聲大喝抬起頭來,直直的凝視著遠處的草原隊。

  “你要是怕了就自己走,我可不會把球權拱手讓人!”

  老馬有些尷尬的笑了笑,然后說道。

  “蕭郎,這怎么是我怕了,隊長要我們以防守為主,再說了第一球的球權那也不是很重……”

  蕭郎揮了揮手,打斷了老馬的話,就看他冷冷的哼了一聲,嘴角上揚露出了半排尖牙。

  “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再說了,你不會不知道一句話吧。”

  老馬疑惑的搖了搖頭,就看這蕭郎把手中雙斧猛的碰撞在一起,嘴角又是微微一咧。

  “進攻就是最好的防守!”

  說完就看這蕭郎手持雙斧大踏步的走入場中,頗有一股一往無前的氣勢,這股氣勢讓老馬也是為之一振,雖然老馬是那種很瘦的文弱書生樣,可他也是個前鋒啊,作為一個前鋒連球權都不敢爭,還把機會拱手讓人,這……

  想到這里老馬苦笑了一下,獨自搖了搖頭,心中想到,隊長啊隊長,不要怪我們武斷行事了,只是讓我們就這么放棄球權,這根本就做不到啊。

  在上森林隊的中場區域,一片雜草叢生的土包后面,塔和老楊還有萌虎澤魚蛋子四人,正在這里閑談,因為場上是沒有播報的,所以他們并不知道前場發生了什么。

  “你真的讓他們放棄爭奪球權了?”

  一個身著虎紋夾克的白發男子,正雙手合十,一臉淡然的向塔問道。

  塔清了清自己的嗓子。

  “虎大師您聽誰說的,當時您不在場,這個事情肯定不是您聽聞的那樣,我說的是注重防守,沒說不許進攻啊。”

  這老楊在一旁摸著三縷胡須,聽到這里忍不住咳嗽了起來。

  他心說話了,塔啊塔,什么都是你了,剛剛你可說只守不攻,以守為攻啊,這還叫沒說不許進攻?

  看老楊咳得厲害,魚蛋子在一旁連忙出聲詢問。

  “老楊你沒事的,怎么咳的這么厲害。”

  “沒事沒事,咳咳咳……”

  這萌虎澤是球隊的明星球員,也是整個神龍大陸數一數二的中場球員,更是這森林隊的前隊長,因為去年開始潛心修煉,所以才把隊長的位置傳給塔,但是仍然作為球員上場比賽。

  塔這場比賽心中有底,很大程度上也是仰仗著修煉歸來的萌虎澤,有老隊長在的話,陣容的變動就會顯得很靈活,因為他可以勝任多個位置,不光是中場,就連前鋒也可以。

  “蕭郎我知道,他是不會乖乖讓出球權的。”

  塔若有所思的笑了笑,顯然對蕭郎十分了解。

  “這一切都在你的計劃之中吧,你從一開始就沒有想要打防守,我說的沒錯吧。”

  萌虎澤微笑著望著塔,他雙手合十,頗有一副仙風道骨的樣子,塔看到他這么說,有些尷尬的笑了笑,而虎大師則是略帶欣賞的點了點頭。

  “以守為攻不過是個幌子,這只不過是讓全隊行事變的更加謹慎,而從你所布的陣型可以看出八個字,不成功便成仁。”

  這時候老楊和魚蛋子也聽明白了,原來是這么一回事啊,就看老楊撫著胡須,頻頻點頭。

  “妙哉妙哉啊!”

  說著還想要拿下背上的二胡演奏一曲,可是被塔和虎大師等人阻止了,這老楊的水平他們可是一清二楚,聽完他演奏,就別想著比賽了,直接發射黃色信號彈吧。

  鏡頭依然給到這個場地的正中央,蕭郎手持雙斧已經步行到正中央,就看他揮舞著雙斧朝著遠處的灌木叢大喝道。

  “可有人敢與老狼一戰?!”

  “可有人敢與我老狼一戰?!”

  連著喊了兩遍,就看空地對面的灌木叢一陣晃動,從里面微笑著走出三人,老馬這個時候剛走到蕭郎的身后,就這么一望那瞬時感覺冷汗把后背打濕了,雖然聽說草原隊不習慣走尋常之路,可是沒想到他們竟然直接派出三前鋒,看來接下來那就是一場兇殺惡斗啊!

  

第4章 大亂斗
異世界足球戰神全文閱讀作者:我是老先生加入書架

  老馬有些緊張的望著草原隊的三前鋒,這三人在足球界也算是略有些威名,被稱為草原三劍客,他們三個雖然被稱之為草原三劍客,可是很少會一起出場。

  這一次他們同時出現在前鋒的位置上,讓老馬是大吃了一驚,因為草原三劍客并不全是踢前鋒的,而是囊括了前中后三個位置。

  “不可大意啊蕭郎,這草原隊這一次也算是劍走偏鋒……”

  老馬話還沒說完,這蕭郎確是有些不耐煩的打斷了他。

  “我管他是什么三劍客四劍客,在我的大斧下全都一樣,手下敗將罷了。”

  看這蕭郎扭動著脖子,開始熱起身來,老馬也不好多說,只得苦笑著解下背在身后的長弓,就看他把這長弓一旋,霎時兩邊暗槽內的繃簧彈起,一把長弓轉瞬之間就拼合成為了一把偃月刀。

  不要看老馬長得干瘦,性格也有些謹慎,就以為他實力不濟,能踢前鋒的都是腳下和手上功夫超與常人的,這老馬在森林隊也呆了足足二十年之久了,一直能穩坐首發就說明了他的實力。

  蕭郎也看到了老馬的這把兵刃,心中暗暗的點了點頭,這把兵刃他早有耳聞,在進入森林隊之前就聽說過大弓刀的威名,說森林隊有一驍將手持弓刀文武雙全,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

  兩人站在空地的最中央,朝著空地對面望去,草原隊的三劍客正朝著他們踱步而來,看起來每個人的臉上都充滿了一股怒意,顯然剛剛蕭郎的叫陣已經激怒了他們。

  鏡頭拉進,大屏幕上鋪滿了草原三劍客的面容,坐在解說的飛艇上,小苗苗冷冷的哼了一聲,就看他雙手抱著膀子一臉已經看到了結局的樣子。

  “三劍客是草原隊的功勛元老,每個人都擁有著極為強大的單人戰斗力,在這種平坦空曠的地方,他們顯然更容易發揮出自己的實力,看來這球權的歸屬已經很明顯了。”

  老潭聽到小苗苗如此的偏袒草原隊,心中不由自主的再次站到了森林隊的那一邊。

  “小苗苗你別太小瞧森林隊的前鋒,蕭郎作為新秀實力十分強勁,而老馬更是三朝元老,在神龍大陸也是能夠算進第一檔的優秀前鋒,這場勝負可不好說啊。”

  兩個人對視了一眼,顯然對各自所說的話都有些不服氣,這個時候大屏幕慢慢的對準了三劍客其中的一位,那是一個脖子周邊圍著絨毛的男人,看起來如同一只雄獅,而他的背上正背著一把巨大的雙手劍。

  在龍宮內,艾絲尼拉和女兒布艾尼,兩個人正在看著直播吃著零食,在看到這個男人出來之后,艾絲尼拉有些激動的拍了拍桌子,顯然這個男人艾絲尼拉是很熟悉了,就看他指著眼前的男人道。

  “雄獅阿拉基,他可是老將了啊,作為草原隊的功勛老將那是頗有實力。”

  布艾尼見父親這么激動,笑著搖了搖頭,一把年紀了還跟小孩一樣,抬起頭望著氣勢洶洶的三劍客,她心里有些為森林隊擔心了起來,畢竟在爭奪球權上森林隊確實是處于劣勢,對面的三劍客人數上占著不可逆的優勢。

  “哈哈哈,阿拉基可是現今神龍大陸數一數二的前鋒,當年我還在草原隊的時候我們……”

  小苗苗看著鏡頭給到阿拉基,口若懸河的開始講起了自己當年往事來,老潭一聽這小子講起來沒完,連忙是出聲打斷道。

  “鏡頭現在給到了三劍客其中的第二位,此人不是別人,正是草原隊的中場核心之一,鬣狗大壯。”

  就看到這大壯身高頗為愛笑,一米四左右,可背上卻負著巨大的雙劍,這兩把劍被紫色的布匹所纏繞著,像是兩面飄揚的旗幟,看起來那也是別有一番風味。

  鏡頭再往邊上移動,給到了三劍客其中最后一人,就看此人身材高大,身穿斗篷,腰間挎著一把長劍,看起來確實是威武異常,而且這個人并不是獸人,也就是說他是一個純人類。

  “草原隊中唯一的異能者,廢大師,他的能力我可是知道的很清楚,這次豹頭讓他來打前鋒估計就是為了配合其他的兩個人。”

  小苗苗摸著下巴上不多的胡須,開始沉吟了起來,老潭在旁邊聽完卻沒有出聲,而是和他一樣的思考了起來,顯然他覺得這次小苗苗說的不無道理,不過這個廢大師被分配到前鋒,也說明草原隊對于這次比賽的重視,就連第一個球權的爭奪都要拼盡全力。

  在整個空地的正中心,三劍客和蕭郎老馬對立兩邊,兩邊互相打量起來對方,顯然都在思考著誰要打頭陣這件事情,雖然三劍客人比較多,可是他們確是顯得異常穩健,并沒有因為人多而小瞧了對面。

  “你覺得他們會打團還是單挑?”

  老潭詢問著小苗苗的意見,顯然小苗苗沒有想到老潭會詢問他這些問題,意外的看了看老潭,然后微微皺了一下眉頭。

  “這個已經很明顯了吧,打團必須要雙方同意,要是一方不同意,這個事情都不可能成立,而現在森林隊人少,根本就不可能同意這樣的請求。”

  老潭聽完心下也是點了點頭,他知道小苗苗的分析不錯,自己想法也是跟他一般,現在的情況亂戰顯然對森林隊不利,如今唯有一對一方有一絲勝算。

  在這個巨大的空地上,爭球權即將開始,脖子上圍滿了絨毛的阿拉基,正緩緩的把身后的雙手劍卸下來,就看他憤怒的低吼了一聲,然后就要往場中心走去,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對面一個聲音突兀的響了起來。

  “哎,我說你們一起上好了,別在那磨磨蹭蹭的。”

  抬眼望去,正看到蕭郎甩著雙斧在那里叫陣,三劍客根本沒有想到對面會主動提出來打團戰,以至于阿拉基都準備直接上去單挑了。

  這三個人對望了一眼,都在對方的眼睛里看到了笑意,他們沒想到對面會這么不自量力,竟然想要以二敵三,真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

  老楊也才反應過來,就看他微微的張著嘴,有些不可置信的望著眼前的蕭郎,心下想道,你小子到底在說些什么啊,咱們兩個去打三劍客,這也太……

  

第5章 球權之戰1
異世界足球戰神全文閱讀作者:我是老先生加入書架

  “比賽到現在這個時候,那才算是真正開始,等兩邊的前鋒都進入圈內,即將開始最經典的第一幕,也就是觀眾們所期待的爭球權環節!”

  老潭唾沫橫飛的解說了起來,顯得充滿了激情,這個環節不只是觀看的觀眾期待,就連他這個解說也有些來勁了。

  “沒錯,觀眾們即將看到一場屠殺,現在走入場中的是三劍客中的鬣狗大壯,他擅長使用的是雙劍,大家看到了嗎,這兩把劍多么的殘暴啊,看起來就像是能碾碎任何東西的巨大獠牙!”

  小苗苗也開始解說了起來,顯然他還是一貫的吹捧起了草原隊,老潭聽到小苗苗又開始對草原隊大吹大擂,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心下暗道,小苗苗啊小苗苗,你小子是不是有點過了,這可是在全大陸人民的面前直播啊,你再白話一會要是激起民憤,那可誰也幫不了你了。

  鏡頭慢慢的調轉了方向,映在屏幕上的是一只巨大的狼頭,待往遠拉去,可以看到這只大狼正在旋轉著手中的雙斧,雙斧被他這么一旋,不斷的發出破空之聲。

  “現在鏡頭給到的是蕭郎,森林隊的新秀,觀眾們可以看到,這蕭郎的體格多么健壯,這肌肉還有這高大的身材,包括這一身锃亮的毛發……”

  老潭也開始狂夸起了蕭郎,小苗苗在旁邊聽到這里,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心下想到,老潭啊老潭,你小子為了吹捧森林隊真是無所不用其極,連毛發锃亮這種話都能說出來,你可真是沒有底線啊。

  

第6章 球權之戰2
異世界足球戰神全文閱讀作者:我是老先生加入書架

  我只會三招,而這三招都是極其消耗體能的,在三招之內解決不了敵人,那么就有被對面解決的風險,這一點我是清楚的。

  蕭郎眼看著自己的第三式即將被對面破解,腦海里像是過電影一般出現了很多的畫面,而這些畫面都是自己這些年的過往,從一個什么都不會的廢柴,到只會三板斧的新秀,自己真的有成長嗎。

  如果在這里被打倒也就說明,自己不過是這樣的男人罷了,但是要戰勝眼前的鬣狗,恐怕還真的差一點什么,到底是什么呢。

  這個時候蕭郎顯然是想了很多,雖然這不過是爭奪球權的第一場,可是他不想輸,就算這個球權可能不是那么重要,他也不想輸,一場也不想。

  思前想后之后,蕭郎忽然想明白了什么,或者是下定了什么決心,就看他猛的嚎叫了一聲,這一聲是那么的撕心裂肺,甚至讓大壯都有些晃神。

  “餓狼終極奧義-同歸于盡!”

  就看蕭郎直接把雙斧脫手,沒有任何阻擋的長劍順著他的身體就刮了過去,他快速的伸出雙手緊緊的握住了雙劍,血順著他的掌心留了出來。

  大壯的嘴長得老大,顯然是無法接受眼前的這個情況,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這個人是個瘋子嗎,由于剛剛兩邊較著力,現在蕭郎把斧頭一撇,導致他借著力直接撲到了蕭郎的懷里,而蕭郎則是雙手攥緊長劍接住了眼前的男人,然后用盡他最后的力量沖了出去。

  隨著砰的一聲巨響,煙霧四起,兩個一起滾出了圈外,出圈的大壯快速的爬了起來,依然是驚魂未定的看著眼前的男人,他還在緊緊的攥著自己的長劍,這究竟是一個怎樣的男人啊,這究竟是怎么樣一種信念啊。

  不單大壯如此,每個看到這個畫面的人全都沉寂了,沒有人能得出結論來,這個男人實在是超出了他們的想象,但是緩過勁來這些看直播的觀眾又全都沸騰了,因為他們知道,自己看到了一種精神,一種鍥而不舍的足球精神,一種百折不撓戰斗到最后一刻的競技精神,一種讓人感到恐懼的強大毅力。

  在森林城的街道上,人們沸騰了,看著直播中的比賽,看著蕭郎知道自己要落敗,索性和敵人同歸于盡的覺悟,人們的眼睛都濕潤了,一整個城市的人都開始自發的鼓起了掌來,在街道上的一個胡同口,有個老者確是與其他人不同,這個老者撫摸著自己花白的胡須,有些欣慰的望著遠處的大屏幕。

  “小狼,你終于是悟到了……”

  在龍宮內,艾絲尼拉正一臉緊張的望著眼前的大屏幕,顯然這個場景十分的震撼,但它卻讓神龍大陸上的每個人都感到熱血澎湃。

  “蕭郎嗎……”

  艾絲尼拉獨自沉吟著,讀著這個新秀的名字,雖然在這場比賽之前沒有人知道他是誰,可是在這一刻,艾絲尼拉國王的心里,已經永遠的記住了這個男人,其他的觀眾也都是如此。

  布艾尼望著眼前的屏幕,心中也是感慨萬千,除了在對蕭郎感到敬佩的同時,她更多的是在關心森林隊之后的比賽,畢竟在這次的爭球權環節,他們本來就是處于劣勢,雖然鬣狗大壯被強換掉了,可是三劍客還剩下兩個人啊,老馬縱然神勇異常,也難以以一敵二吧,想到這里她又有些擔心了起來。

  鏡頭慢慢的放大,停留在了蕭郎的身上,就看他松開了雙劍,雙手被割裂處往下不斷的留著血。

  “來,拿這個先包扎一下,馬上醫生就來了。”

  老馬一手提著偃月刀,一只手從身上直接扯下來一條布,蕭郎抬頭看著老馬的眼睛,笑了笑。

  “對不起老馬,給你留了兩個。”

  老馬聞言就感覺鼻頭一酸,就看他眉頭一皺,把蕭郎的手硬拽了過來,幫他把傷口包扎了起來。

  “如果我再強一些,就好了……”

  蕭郎還在自責著自己,他是一個對自己要求很高的男人,對于這次的戰斗他并不滿意,但是他知道自己已經盡力了,這更加的讓他感到不舒服。

  可是他這話只說了一半,就被老馬給打斷了。

  “你已經做的很好了,和隊醫去檢查一下吧,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就看老馬回頭沖著蕭郎笑了笑,這個干瘦的男人知道,自己不能讓蕭郎的努力白費,顯然更大的壓力壓在了他的身上,明明就是一個球權而已,怎么自己也和這個小子一樣了呢,他不知道為什么,可是這種內心中烙印的求勝欲望卻越來越強烈了。

  隨著飛艇的轟鳴應聲而止,隊醫和一些工作人員乘坐著飛艇來到了場地之中,把蕭郎帶走了,現在還不好判斷他的手有沒有傷到筋骨,而躺在地上的大壯則是拍了拍塵土跳了起來,擺手示意自己沒事,不用帶自己走。

  不過大壯也確實是沒什么事,他撐死就是擦破了點皮,也沒有什么大的問題,經過剛才一戰,現在的他顯然還有些發懵,這蕭郎的同歸于盡之法,屬實是讓他感到了一些之前從來沒感受到的東西,是一種精神,一種他所沒有的精神,大壯這個時候想到了自己大哥阿拉基的話了,每個人都有他人可以學到的東西,每個人都有。

  他最開始的時候還是很不屑的,每個人都有,開什么玩笑呢,我怎么不信每個人身上都有,可是現在他才真的感覺到了,這蕭郎的精神和毅力是值得自己去學習的。

  “哎呀,我這一把老骨頭了,還要連戰兩人,可真是要了命了。”

  老馬拖著偃月刀,踱步進了圈內,顯然森林隊這邊根本就不用想,第二陣只有他一個人可以出戰,也是唯一的一人。

  就看他撫摸著自己的胡須,一臉笑意的望向對面的阿拉基和廢大師。

  “你們二位誰來與老夫練一練,打這第二陣。”

  見這老馬頭子在那叫陣,阿拉基就欲出戰,可是卻被這廢大師給攔住了,就看他嘿嘿一笑,然后把腰間的長劍解了下來,笑道。

  “大哥,殺雞焉用牛刀啊,對付這個糟老頭子,根本就用不上您出馬,就讓我去會他一會。”

  見小廢已經穿著整齊,手執長劍,阿拉基也不好說些什么

  ,只是讓他謹慎小心,他這個三弟的水平他還是知道的,并不是擔心他不敵老馬,只是怕他會輕敵,他這兩個兄弟明顯都有些自視甚高了,而這顯然是兵家之大忌,驕兵必敗啊。

  “三弟,不要輕敵啊。”

  廢大師見阿拉基叮囑自己小心,心下不禁笑了笑,大哥你當我是二哥嗎,自大輕敵,我可不會犯那種錯誤,我一上來就給他亮幾個殺招,能最快速最保險的消滅敵人,才是最保險的。

  鏡頭慢慢拉近,老馬和廢大師兩個人面對面的站在圈內,可以看到兩個人的臉上都是毅然之色,這一場他們的心中都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必須拿下!

  “老馬,閑話少說,我們來一決雌雄吧。”

  就看廢大師把腰間的長劍拔了出來,這是一把閃耀著銀色光芒的長劍,在劍身上老馬依然是看到了幾個大字,三劍客縱橫天下。

  現在年輕人都這么狂的嗎,老馬把手中的偃月刀一橫,一邊撫須,一邊微笑著說道。

  “廢大師盡請放馬過來。”

  就看廢大師把黑色的長袍往天上一扔,裸露出來的是他那壯碩的身軀,就看他把自己散亂的銀發往腦后一盤,然后大喝一聲朝著老馬撲了過去。

  老馬掄起偃月刀,很快就和他戰到了一處,這個廢大師果然是一上場就使出了全力,就看他怒目圓睜,一副怒目羅漢的樣子,手中的長劍亦是噴出了大量的火焰,這是他獨特的異能。

  就看他揮舞著這把火焰刀快速的揮砍了起來,而老馬則是舞動偃月刀左遮右擋,砍在刀桿上的火焰還會自己炸裂開來,隨著砰砰的響聲,老馬只感覺這刀桿都開始變的炙熱起來,自己的手則是漸漸的有些握不住了刀桿,只感覺雙手要被燙熟了一般。

  “啊啊啊!!”

  老馬大喝了一聲,雙手舞動偃月刀奮力的彈開火焰刀,然后在空中用力的狠劈了下來,只見一道巨大的氣斬迎面朝著廢大師奔馳而去。

  老馬知道自己絕對不能給他喘息的機會,就看他雙手舞動如飛,一柄大刀上下翻飛,他也用出了自己看家門的本領,疾風斬擊。

  廢大師被這凌空斬擊逼迫的不斷的后退,之前明明還是壓制著老馬的狀態,可是這老頭子突然之間就把局勢逆轉了過來,廢大師有些不可置信的大吼了兩聲,就看他把手中的火焰刀往前一橫,口中猛的吐出來一口藍色的火焰。

  就看這廢大師揮舞著藍色的火焰刀,去迎擊老馬的疾風斬,隨著一刀一刀的砍出去,廢大師發現那疾風斬擊竟然變的軟弱無力起來,后退的步伐也隨之而止,就看他大笑了幾聲,提著刀重新殺了上去。

  老馬見自己的斬擊已經無法阻止廢大師了,只是轉瞬之間他就撲了上來,就看一把巨大的藍色火焰刀朝著自己掃來,雖然離得很遠,可是這種烤灼這身體上下每一寸的感覺卻還是那么的真實,他就感覺一道巨大的熱浪朝著自己拍了過來。

  老馬硬抗住了氣浪,隨之而來的是藍色火焰刀的斬擊,偃月刀一橫老馬堪堪擋住了這一擊,但是這藍色的火焰接觸到偃月刀的刀桿時,卻發出來巨大的爆炸,這絕對是紅色火焰的十倍不止,老馬反應不及,硬是吃下了這一個巨大的爆炸,瞬間巨大的氣浪就把他給掀翻了過去。

  

12下一頁
掃碼
作者我是老先生所寫的《異世界足球戰神》為轉載作品,異世界足球戰神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UU看書提供異世界足球戰神全文閱讀。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異世界足球戰神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異世界足球戰神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異世界足球戰神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異世界足球戰神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