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看書 > 军事历史小說 > 秦婿最新章節 > 秦婿全文閱讀
選择背景颜色: 選择字體: 選择字體大小:
秦婿 连載中
分享秦婿

秦婿全文閱讀

秦婿作者:吾乃神雕俠

秦婿簡介:李羽,九州仙界的三大仙帝之一。
與玉帝、文帝齊名,號稱最強武帝。
意外穿越到了秦九十六年。
成為了江南鄭家的一名咸魚贅婿。
“丫丫個呸的,咸魚就咸魚吧,我只想當個咸魚,誰也別來煩我~!”
只不過,歷史改變,秦漢消亡,天下紛爭四起~
一心只想當個咸魚的李羽,他是否真的如愿? https://www.uukanshu.com
-------------------------------------

第2章:歐巴的風格
秦婿全文閱讀作者:吾乃神雕俠加入書架

  “石料場的劉二公子?”李羽一邊被春桃拽著走,一邊詫異道。

  “沒錯,今天小姐原本是前往石料場結賬的,我們鄭家的玉器原料都是從劉氏石場采購的,原本按照以前的規矩,都是先貨后款,每一次拿貨,都是結算上一批的貨物。”

  “可是,今天那劉二公子,不僅要求小姐把之前的款結了,就連這一次取貨也要一并付款,還漲價了一半,結果小姐沒帶那么多銀兩,就被劉二公子給扣下來了。”春桃一路小跑,著急的解釋道。

  “坐地漲價?簡直豈有此理啊?”李羽驚訝的怒道。

  “不止是這樣,玉石行收本期貨,結上次款,這行一直都是規矩,雖然小姐不在乎這點兒錢,但是,如果這一次我們把錢給劉家清了,其他的供貨商和店鋪掌柜估計都會鬧起來。”春桃解釋道。

  “原來如此,蝴蝶不可怕,可怕的是大洋對岸的風暴,連鎖反應啊!”李羽心中已經對整件事有了一個初步的判斷。

  “蝴蝶?大洋?這是什么?”春桃眨巴著水靈靈的眼睛,好奇的問道。

  李羽訕訕的笑了笑,也懶得去跟她解釋什么叫蝴蝶效應,敷衍的說道:“沒~沒什么~”

  “姑爺真奇怪,哎呀,不說這個,其實這些都還好,最主要的是,這劉家二公子不安好心,他早就打小姐主意很久了。”

  “”老爺以前在的時候,這劉二公子就經常來提親,但是,每一次都被老爺拒絕之門外,小姐也看不上他。如今鄭家式微,我就怕這劉二公子對小姐不利啊!”春桃兒眨巴著一雙大眼睛,急得直跺腳。

  聽到春桃兒這么說,李羽不由得心中一顫:“阿西巴~不至于吧?開局就被綠?”

  “到了,就是這兒!”春桃火急火燎的拉著李羽,停在一個類似于庫房的院子之前。

  還沒等李羽走進院子,一個十分猖狂的笑聲就從里面傳了出來。

  “哈哈哈,叫啊!你倒是叫啊!你就是叫破喉嚨,也不會也有人來救你噠~”

  聽到這熟悉的臺詞,李羽整個人虎軀一震,心說:“難不成,所有調戲女子的臺詞,都是通用的?”

  …………

  劉氏石料場內。

  “劉二,你想做什么?”

  客廳之內,一名身穿雪白披風的少女,冷冷的嬌喝道。

  這女子大約十七八歲,淡然清冷的氣質,猶如青蓮初水,雖然年紀不大,但那張稍顯稚嫩的臉上,卻是嫵媚天成,即便的身著寬大的狐氅,也依舊掩蓋不住,那婀娜多姿的身段。

  “嘿嘿,鄭婷兒,放心吧,今日你若依了我,本少爺自會好好疼你的。”

  說話之間,一名獐頭鼠目的公子哥,身后跟著七八名精壯的護衛,氣勢凌人的站在鄭婷兒面前。

  “哼!癡心妄想!”鄭婷兒俏鼻微動,冷哼一聲。

  劉二奸詐的笑了笑,用一種色瞇瞇的眼神,上下打量了著眼前的小美人,嘴角露出一副無比貪婪的y笑。

  “本少爺可是聽說了,你和那個廢物李羽,雖然成了親,但是還沒正式同房,嘿嘿,倒不如今天讓本少爺嘗嘗鮮,可好?”

  劉二色瞇瞇的走過來,用手中的扇子,輕挑著鄭婷兒的玉頜,輕浮的說道。

  “呸!劉二,你敢!”鄭婷兒玉手一揮,拍開扇子,一雙美目瞪得諾大,怒氣沖沖的啐道。

  “哼,不敢?你看本少爺今天敢不敢,以前要不是你家那個老不死的在,本少爺早就上門搶人了!”

  “嘿嘿,如今那老頭死了,今天,老子就要在這將你就地正法!”劉二無恥的獰笑道。

  “哥幾個,給我綁起來!!”劉二單手一揮,對著身后的幾名壯漢吩咐道。

  “諾!!”眾人應和一聲。

  鄭婷兒臉色猛的一變,她沒想到,這劉二居然真的敢這么做?不由得便心中一慌。

  “你們想干什么?你們放開我!”鄭婷兒心中一寒,奮力的掙扎幾下。

  今日,她原本是前來石料場進貨的,可她也沒想到,這劉二不僅坐地起價,要求她把之前的期貨一起結款,而且他居然如此大膽,光天化日之下,也敢強搶民女?

  “哈哈哈,叫啊!你倒是叫啊!你就是叫破喉嚨,也不會也有人來救你噠~”

  “你放心,一會兒啊,本少爺一定好好的疼疼你,要你裕仙裕死的!哈哈哈!”

  劉二笑吟吟的走上前,猥瑣不堪的眼神,不斷的在鄭婷兒游走起來。

  “哥幾個,帶到我房間去,本少爺今天要好好的樂呵樂呵!哈哈哈!”

  “諾!!”

  隨著劉二一聲令下,幾名壯漢同時應和一聲,抬起鄭婷兒就準備朝著內屋走去。

  然而,就在這時。

  “哎喲喂!!!不好了,二少爺!不好啦!出大事了啦!”

  大門之外,一名小廝火急火燎,連滾帶爬的跑了進來。

  “丫丫個呸的,你才不好了呢,什么事情大驚小怪的?”劉二轉過身,訓斥的吼道。

  定睛一看,只見這名小廝鼻青臉腫,頭破血流,的“滾”了進來。

  “我去?哪來的食鐵獸?”劉二愣了一下,頓時脫口而出。

  這時,才見那名小廝苦兮兮的抬起頭,頂著兩個烏青的大眼圈,可憐巴巴的說道:“二少爺,是……是小人啊……”

  “小海?”

  “你……你這是怎么了,被人揍了啊?”劉二好奇的問道。

  “哎呦喂,二少爺……殺……殺……進來了……!!”小廝跪在地上,叫苦連天的說道。

  “嘖,什么殺進來了,你小子就不能把舌頭捋直了在說話?”劉二用扇子敲了一下小廝的頭頂,訓斥的說道。

  “哎喲!”

  “回少爺,是……鄭……鄭家的那個男人,他……他殺進來了!”小廝吃痛一聲,捂著自己的頭頂,急忙說道。

  “嗯?”聽到小廝這么說,不僅劉二,就連一旁的鄭婷兒也疑惑一聲。

  鄭家之中,除了主家之外,其余的三個分家,雖然也在鄭家的宗祠里,但都是外姓,而且主家之中,老爺子過世以后,就只有鄭婷兒一人,所以,一聽說鄭家的男人殺進來了,幾個人都沒反應過來。

  “你……你是說那個廢物贅婿,李羽?”劉二好奇的問道。

  “沒……沒錯,就是那個李羽!”小廝扶了扶自己的方巾冒,膽戰心驚的說道。

  “嘖,你們這群吃包飯桶,連他這么個廢物都攔不住!”劉二氣的一肚子火,抬腳就想踹上一腳。

  然而,還沒等他這一腳抬起來!

  突然!

  “哐當!”幾聲巨響,朱漆的門窗猛的爆開!

  七八名壯漢,猶如倒著飛來的樹葉一般,一個個重重的摔在地上,發出一陣陣痛苦的哀嚎。

  “哎喲……啊……”

  “我的天……這小子太狠了……”

  “吸……疼疼疼……”

  見到眼前的場景,劉二不由的愣了一下,心說什么情況?

  抬眼一看,就在這時,大門之外,一名身穿錦衣藍袍的青年,背著手,清俊的臉上,還掛著戲謔的笑容。

  李羽微微一笑,領著嚇傻了的春桃兒,吊兒郎當的走了進來,嘴里還哼著晦澀難懂的小曲兒。

  “歐巴~江南絲帶藕~

  江南絲帶藕~”

  

第3章:打架就打架,哪那么多廢話?
秦婿全文閱讀作者:吾乃神雕俠加入書架

  “你就是李羽?”劉二詫異的指著眼前的青年。

  李羽眉頭一挑,笑道:“怎么,你認識我?”

  “哼,認識,怎么不認識,金陵鎮最出名的廢物贅婿,鄭家吃軟飯的男人,你的名頭有幾個人不知道?哈哈哈。”劉二嘲諷的說道。

  一時之間,整個大廳之內,頓時爆發出一陣轟笑。

  “小爺我早就想收拾你了。沒想到你今天居然自己就送上門了!”劉二獰笑一聲。

  然而,還沒等他的笑容落下。

  砰!一聲爆響。

  突然,劉二猛的發出一陣慘叫,一張紅木椅子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身上,整個人頓時就倒著飛了出去。痛苦的蜷縮在地上,額頭之上,鮮血直流!

  “嘖,古代人是不是都這樣,打架就打架,前奏何必那么長?”

  李羽拍拍了手,不屑的說道,他出手的速度實在太快了,幾個壯漢壓根就沒反應過來。

  “哎喲……他nn的,都愣著干嘛,給我打啊!”

  “上!!”

  隨著劉二發出一陣吃痛,幾名壯漢猛的一聲怒吼,朝著李羽就氣勢洶洶的撲了過來。

  幾乎就在電光火石之間,只見李羽嘴角微揚,邪魅一笑。

  咔嚓!一聲。

  李羽抓住其中一名大漢的手腕,膝蓋對著他的肘關節奮力一頂,喀嚓!!這大漢的右手頓時彎折成一個奇怪的角度,森森的白茬,赫然可見。

  “啊!!!!!!”

  頓時,這大漢便猛的倒在地上,發出一陣撕心裂肺的哀嚎聲。

  同一時間,李羽順手抽出那人腰間的匕首!

  噗嗤!一聲。

  寒光一閃,鋒利的匕首直接沒入了另外一名壯漢的肩膀!

  “啊!!!!”

  只聽這大漢猛的發出一聲哀嚎,痛苦的躺在地上不停掙扎,鮮桖如注流,整個大廳之內立馬亂做一團。

  這一下,所有人都被鎮住了,另外幾名壯漢全都畏畏縮縮的躲在一邊,沒人在敢上前。

  “這就慫了?”李羽嗤笑一聲。

  “上……快上!”劉二躲在一邊,急急忙忙的招呼著身邊的幾名護衛。

  眾護衛互相對視了一眼,緊張的咽了咽口水,竟然沒有一個人敢在上前邁出一步。

  不知道為什么,一瞬間,幾個人都從這個看似文弱的青年身上,感受到一種極端的壓迫感。

  李羽嘴角微揚,他縱橫仙界幾千萬年,貴為三大仙帝之一的武帝,盡管如今仙力盡失,而且這個孱弱的身軀,連他千萬分之一的實力都發揮不出來。

  可是,光憑借他恐怖到極點的戰斗經驗,又豈是這幾個凡夫俗子可以匹敵?

  “你沒事吧?”李羽不在去管那幾個人,快步走到鄭婷兒身邊,柔聲的問道。

  鄭婷兒早就被眼前的場景嚇傻了,看到李羽走到自己面前,這才反應過來。

  “沒……沒事……”

  她對自己的這個相公不算了解,可她以前也不是沒見過李羽,在她認知中,李羽就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書生,可是今天在見李羽,她才發現這個人和自己想象中的人,完全不是一個樣子。

  “那走吧!”李羽微微一笑,拉著鄭婷兒的手,就在一眾人詫異的眼光中走了出去。

  良久。

  “你們……一群廢物!”

  劉二這才反應過來,惡狠狠的對著身邊的幾名壯漢罵道。

  ……

  送鄭婷兒回西廂房以后,簡單的寒暄了幾句,李羽還是回到了自己的東廂房。

  經過這么一鬧,鄭家以后要從劉氏石料場進貨,也是難上加難了,不過,好在鄭家家底豐厚,庫房存貨也多,雖然要在短時間內尋找新的供貨商有點麻煩,但是這些事情,都由鄭婷兒把持,跟李羽暫時沒有半點兒關系。

  接下來的幾天,李羽一直在東廂房的花園里,忙著自己“業余愛好”。

  “姑爺,您這是做干什么?”春桃蹲在一邊,眨巴著水靈靈的大眼睛,好奇的問道。

  李羽坐在搖椅里,拿著匕首,手里雕刻著棋子,笑了笑的說道:“嘿嘿,這東西叫象棋!”

  象棋的歷史,是來源于劉項爭霸,可是如今歷史變了,別說劉季和項籍了,漢國都沒有了,這象棋一說,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可是,這象棋是李羽最喜歡的事情啊,要不然,當初也不會因為輸給文帝那老頭一千次。

  “車、馬、炮……嗯……象棋?”

  春桃在一邊托著香腮,撲閃著大眼睛,充滿了好奇的味道。

  “想學么?我教你啊?”

  李羽擺好棋盤,狡黠的笑了笑。

  “唔?好啊,姑爺喜歡,那春桃便陪姑爺下棋便是。”春桃兒嘻嘻一笑,兩個眼睛彎成月牙一般,可愛極了。

  李羽微微一笑,無所謂的聳聳肩。

  然而,一炷香后……

  “耶!將軍!!姑爺,你又輸了!”春桃興奮的從凳子上跳起來,跟只活潑的兔子一般。

  “咳……咳……”

  李羽猛的咳嗽兩聲,只覺得胸口中了一箭……

  “桃兒……這卒子……不能這么用……”李羽捂住自己的心口,苦澀的說道。

  “唔?怎么了,是姑爺你說的,小卒子過河當車使,既然奴婢的五個卒子都過了河,為什么不能這么用?”

  桃兒笑嘻嘻說道:“嘿嘿,我懂了,是姑爺你輸了,想要耍賴,好啦好啦,勝敗乃兵家常識,姑爺不用放在心上~桃兒不會說出去的~”

  小姑娘帶著一臉天真爛漫的笑容,安慰性的拍了怕李羽的肩膀,嘻嘻一笑,轉身就跳著小碎步,歡快的朝著院子外走去。

  “我……我怕輸?”李羽氣的滿臉通紅。

  是!卒子過河當車使!是我說的!!

  但是,你還真把卒子當車走啊?

  走就走吧,你的“車”還能帶拐彎兒的?這要怎么玩?

  “哎……”

  最終,李羽也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笑了笑,一顆顆的將棋子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來。

  “唧唧~”

  院墻之上,零落的碎雪,兩只麻雀發出一陣嘲諷似的笑聲,繼續在李羽的面前上演了一出活蠢工。

  “哎……單身狗的悲哀啊……”李羽揮了揮袖子上的碎雪。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李羽每天照舊早上起來跑跑步,每天固定圍著整個小鎮跑上兩圈,這具身體實在太弱不禁風了,還是得好好鍛煉一下。

  畢竟身體才是格命的本錢嘛~

  活了幾千萬年,李羽還是第一次這么珍惜自己的身體,畢竟在以前的世界里,壽命這玩意兒對他也沒什么用。

  可是現在不同了,他成了真正意義上的凡人,在這個沒有冥界和仙界的大陸,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轉生了。

  不過,好在李羽的適應能力還是很快的,盡管這依舊是一個沒有象棋和衛生紙的世界。

  李羽蹲在茅坑里,一臉嫌棄的拿著手里的廁籌,這是一種用竹片做成的三角形,這也是他唯一不太習慣的事情。

  “咕嚕嚕……”伴隨著一陣奇怪的聲音。

  良久……

  李羽光著錠,繼續蹲在茅坑里,動了動自己那粘糊糊的手指……

  最終,還是無奈的感嘆幾聲:

  “哎……勾曰的……”

  “還是想想怎么造紙吧……

  “天殺的文帝……”

  ……

  而與此同時,西廂房,另外一邊。

  鄭婷兒坐在香案之前,整理著今天的賬本明細,燭光之下,美眸微動。

  “小姐,您已經忙了一天了,休息下吧。”桃兒端上杯熱茶,走過來,關切的說道。

  “嗯……知道了。”鄭婷兒漫不經心的點點頭。

  “對了,桃兒,姑爺最近怎么樣?”

  少女放下手中的賬本,把目光抬起來,這才想起李羽的事,柔聲問道。

  “唔……沒什么特別的,姑爺他依舊是每天早晨起床之后,就出去跑跑步,然后回東廂房看看書,空了就讓奴婢陪他下象棋。”桃兒得意的笑了笑,說道:“可是姑爺一次都沒贏過奴婢吶~”

  “哦,對了,小姐,姑爺最近好像還在寫文章。”桃兒放下茶杯,興致勃勃的說道。

  “嗯……都寫了些什么。”

  鄭婷兒接過茶杯,點點頭,她也知道,李羽原本是名儒生,所以對于他寫文章的事,也并不奇怪,只是隨口問問。

  “這個……奴婢也看不懂。”桃兒的小腦袋跟撥浪鼓似的搖著。

  “哦?”鄭婷兒來了興趣,笑著說道:“你也是從小跟我在私塾里長大的,你居然都看不懂?”

  “奴婢確實看不懂,要不然小姐你看看?”桃兒興致勃勃的從懷里掏出一張錦緞,遞到鄭婷兒面前。

  鄭婷兒伸出玉手,接過來看了幾眼,眉黛微蹙,又看了一會兒,這才有些疑惑的問道:“這……真的是姑爺寫的?”

  桃兒乖巧的點點頭,說道:“沒錯,是姑爺寫的,唔……姑爺一邊寫,還一邊氣呼呼的罵咧。”

  “哦?他說些什么?”鄭婷兒放下宣紙,眨了眨眼,疑惑的問道。

  “姑爺說,他最近在起什么點上面,發表了一本什么小說,可是,他發表以后,卻沒什么人評論,于是,他要出出氣,就特意寫了這首詩。”

  桃兒皺了皺眉,大概按著李羽的原話,將整件事描述了一遍。

  鄭婷兒蓮步輕移,走到桌子跟前,又仔細的讀了一遍那紙上的詩句。

  “看書不評論……

  送君千年棍……

  評論不投票……

  難道想白漂?……

  嗚呼……哀哉……”

  讀完,兩女面面相覷,皆是眉頭深皺,不明所以。

  “這……這是什么意思啊?”

第4章:造紙
秦婿全文閱讀作者:吾乃神雕俠加入書架

  清晨,霧蒙蒙的天氣籠罩著整個金陵鎮,青磚瓦黛,朱樓綺角,在白茫茫的霧氣中若隱若現。

  冰涼的青石板上,凝結著薄薄的冰霜,濕冷刺骨,這是江南冬天特有的景致,和塞北的大雪不同,這地方連下起雪來,都處處透露出一種江南的秀氣。

  “呼……”

  金陵河邊,李羽停下腳步,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擦了擦額頭的細汗,肺里的濁氣清空,經過兩個月的鍛煉,這身子明顯已經好了很多,但肯定是無法和之前比的。

  站在金陵河邊,呼吸著新鮮的空氣,淡薄繚繞的霧氣之中,偶爾有一兩艘花船經過,帶著斗笠的船夫輕輕的搖動著船槳,河岸邊挑著扁擔的農夫匆匆而過。

  店鋪林立的街道上,大部分都還未開門,偶爾有一兩名乞丐再街頭穿梭,尋找著比較好的位置,預備著一整天的乞討地點。

  這里終究是古代,經過兩個多月的摸索,李羽對如今的秦時已經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

  金陵是位于江南的小鎮,算是一個富庶之地,但對于見過了繁華都市的李羽來說,好像也就那么回事。

  但是,這也只是對李羽來說,如今的天下不是很太平,北邊的地區,確實也有幾撥農民的勢力在蠢蠢欲動,這主要還是去年黃河水決堤,年景不好,再加上今年冬天大寒,不少地方都受了災,百姓生活雖然不至于民不聊生,但路有凍死骨這種事兒,還是有的。

  查詢過史冊之后,李羽知道,秦代最鼎盛的時期,就是公子蘇登基,也就是秦文帝那個時間,那時候路不拾遺,夜不閉戶,朝廷輕瑤薄役,百姓生活富裕安康。

  文帝以后,是他的兒子秦頌帝上位,不過秦頌帝在位時間不久,他老爹公子蘇干了四十多年皇帝。

  秦頌帝比他老爹就悲催了些,上位剛剛十年,就駕鶴西去了,留下一個幼子,也就是現在的秦昱帝。

  秦昱帝在秦六十四年登基,當時才四歲,直到今年,已是在位的二十八年,這二十八年里,朝政具體是個什么情況,李羽就不知道了,主要是他也懶得知道。

  活了幾千萬年,洗盡鉛華的李羽早就厭倦了在歷史中沉浮,畢竟,這或許將是他的最后一世,他沒有改變歷史的想法,額……雖然已經變的面目全非了,這個時代的國家和民族對他來說并沒有什么意義。

  反正在以前的歷史中,五胡亂華,蒙骨入侵,滿青入關,你來我往的爭奪了上千年,到了最后,還不都是一樣,五十六個民族五十六朵花,五十六個兄弟姐妹是一家。

  所以,對于現階段的李羽來說,他的夢想,額……大概就是……當條混吃等死的咸魚吧~

  對,是條咸魚沒錯,還是個咸魚贅婿,

  不過,話又說回來,夢想沒有,暢想一下還是可以的,贅婿的生活總歸是有點無聊,有時候他也會想,要不要找點兒事情來做做。

  這個年頭能做的事情有很多,比如衛生紙,這就是一個很好的行業。

  歷史變了,蔡輪也不知道死哪去了,所以現在這個時代,連紙都沒有,李羽以前在仙界的時候,曾經跟著他混過幾年,造紙的技術還是會的,研究研究,花了幾年時間推廣,弄一個造紙作坊,應該也能賺不少錢。

  這年頭也沒有辣椒,作為一名愛吃火鍋的仙帝,如果能把火鍋弄出來,應該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只不過去南美的路他是知道的,但是來回一趟,怎么著也得花個一年半載,好像也不太劃算。

  不過,要真是弄回來了,搞個辣椒醬批發生產,弄個工廠,代銷到全天下,應該也是個不錯的主意。但是名字得取好,“老干爹”和“老干媽”都有了,那就叫“老干兒子”,想來也能一鳴驚人。

  李羽以前還學過吉他,電吉它做不了,那就做個木吉它,畢竟這年頭琴瑟類的樂器都有了,這個應該也不難。

  有了吉它,就得有歌啊,實在不行,奶茶天王的歌抄幾首,《雙截棍》的風格不行,那就《鞠花臺》,再不行那就《月亮之上》,實在不行,那就只能《兩只老虎》了。

  每天給那些煙花女子譜曲兒作詞,當個文人雅士,煙花墨客,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不過想歸想,大部分的暢想也都是在小東西上面,像那種造個飛機大炮,火車火箭什么的,李羽暫時還沒考慮過,一來太扯,二來不會,三來嘛……還是太懶~

  暢想歸暢想,李羽倒真不可能跑到南美洲去把辣椒移植過來,就為了吃一頓火鍋,也不可能跑到青樓去給別人彈吉他唱小蘋果。

  除了不切實際以外,還有自己這贅婿的身份,古代的贅婿地位低下,死了都沒資格入祠堂,但凡稍微有點兒骨氣的男子都不會給人家當上門女婿。

  所以,這兩個月來,李羽倒是知道了一點兒,自己這個鄭家贅婿在金陵還是挺出名的,雖然不是什么好的名聲。

  鄭家在金陵鎮只能算個三流世家,士農工商,商賈在古時的地位并不算高,屬于賤民一類,在加上鄭老爺子去世,鄭家在金陵的地位已經越來越沒落。

  反正總體的情況來說,都不算太好,鄭婷兒雖然對李羽的態度不冷不熱,不過終歸是名義上的夫妻,每天吃飯也都是要見的。

  “相公請!”

  “娘子請!”

  這兩句話,幾乎就是每天的午飯和晚飯的對話總結,古語有言,食不言寢不語,所以飯桌之上,幾乎也沒什么交流。

  幽幽的大廳,除了細細咀嚼飯菜的聲音,安靜的讓人窒息……

  所以,每次吃飯,李羽總有一種《最后的晚餐》的既視感,一開始覺得有些恐怖,不過后來習慣了,好像也就那么回事兒了。

  從這幾日鄭婷兒的神色來看,略有幾分憔悴,想必也是因為店鋪里的事情,說到底她也不過就是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承擔的壓力不小。

  李羽雖然有心,但是鄭婷兒也不曾對他開過口,他也就不好主動提什么幫忙的事情。

  因為之前大病過一場,所以李羽暫時也沒什么工作去做,即便他有什么想法,鄭婷兒也是不允許的。

  日子過得有點兒無聊,不過在無聊,李羽還是能找到事情做的。

  每天上廁所的那種痛苦和手感,李羽已經忍無可忍了。

  造紙!說什么也要造紙!!!

  金陵河邊,晨日初現,李羽蹲在河邊的石頭上,卷起袖子,拉著一根麻繩,慢慢的將一捆樹皮從水里撈了起來。

  這是他一個月前就收集好的,在這金陵河的水里浸泡了一個多月,濕噠噠的樹皮早就已經軟化,李羽三下五除二的將整摞樹皮捆起來,提在手里,滿意的點點頭,這才繼續哼著小曲兒,繼續朝著鄭家跑了回去。

  “姑爺,您這是在做什么?”

  春桃兒一邊將切碎的樹皮放進青灰色的石臼,一邊眨巴著水靈靈的眼睛,好奇的問道。

  “做紙!”

  李羽用搗藥的石杵,一下下的將所有樹皮搗的稀爛。

  “紙?”小姑娘的好奇心被勾了起來。

  “唔……就是可以用來寫字的東西。”李羽想了想,解釋道。

  “寫字不是用毛筆和竹簡就行了么?何必這么復雜呢?”春桃兒托著香腮,滿臉疑惑的問道。

  “姑爺又在做奇怪的事了~”

  李羽訕訕一笑,也懶得再去解釋什么,在古人的眼里,他好像也沒怎么正常過。

  “哎,姑爺你就好了,什么都不用操心,可憐了小姐,最近因為玉器行的事,已經幾天都沒睡好了。”春桃在一邊微微的嘆了一口氣。

  李羽愣了一下,放下手里的搗藥杵。

  “不不,桃兒不是那個意思。”小姑娘這才發現自己說錯了話,紅著臉擺手說道。

  李羽笑了笑,說道:“我知道,你是關心小姐,說吧,她怎么了?”

  春桃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自從劉氏石場停止給我們供貨以來,小姐一直都在找新的石料場。”

  “可是如今年歲不太平,金陵附近做石料的也就劉氏一家,前兩個月還好,府中的庫存還能支撐一下,可是如今庫存也沒了,店里也沒什么貨了,要是在找不到好的供貨商,恐怕玉器行就要關門了。”

  李羽點點頭,繼續噠噠的搗些臼里的樹皮,有倒是亂世黃金盛世玉,如果這個年頭,雖然不算亂世,但是整體的行情肯定好不到哪去。

  “對了,上次我聽說,欺負小姐的是劉二公子,對嗎?”李羽隨口問了一句。

  “嗯,沒錯,那個劉二最討厭了,他仗著自己受劉太爺的喜歡,總是胡作非為,上次要不是姑爺你及時趕到,恐怕結果不堪設想。”

  一想起那日的經歷,小姑娘還有些害怕,眉頭微皺的說道。

  “那為什么不從劉大公子,或者劉老太爺那里入手呢?”李羽想了想說。

  “唔……劉老太爺身子不好,所以石料場的事都由劉二負責,桃兒聽說,劉大公子是庶母所生,他的為人倒是不錯,不過因為出生不好,一直都被劉二壓著一頭。”春桃兒解釋的說道。

  李羽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放下手里的搗藥杵,拍拍手,滿意的說道。

  “好了!也差不多了!開始做紙吧~”

  春桃兒也無所謂的聳了聳肩,她也就是隨口一說,雖然她覺得自己的這個姑爺,并不像外面傳說的那樣廢物,但是她也沒想過,李羽能在這件事上有什么幫助。

  但是,連她也沒想到,第二天早晨,劉氏石料場就傳來一個驚天的大消息。

  那就是……當天晚上,劉家的二公子,出去喝花酒的時候,被一個蒙面人打斷了腿……要在家休養兩個月……

  劉氏石料場的一切事務,全由劉大公子代理……!!!

  

第5章:抄手
秦婿全文閱讀作者:吾乃神雕俠加入書架

  金陵河橋頭,旭日初升,裊裊的青煙升騰,河岸兩邊,來來往往的人群,好不熱鬧,牽著騾子的老叟,撐著花傘的姑娘,身穿布衣的書生,川流不息的人群,熙熙攘攘。

  今天是三月十五,金陵集市開市的日子,青石板的街道邊,大擺長龍的攤販不停的吆喝,人聲鼎沸,每月的這個時候,都是逛街人最多的時候,金陵附近的幾個鎮子的趕腳客商,都會聚集到這里,貂皮、牛羊肉、糖食、抄手、珠寶、花燈、對聯等等,各種貨物也是琳瑯滿目,包羅萬象,讓人應接不暇。

  “姑爺,真的不是你干的?”

  小姑娘手里拿著串糖食,一臉懷疑的看著李羽。

  “當然不是,你姑爺我是那么暴力的人么?”李羽笑了笑,走到一家抄手攤位前。

  “老板,兩碗抄手!”李羽找了個位置坐下來。

  “得嘞,兩位客官先坐,馬上就好。”年輕的攤主樂呵呵的答應一聲,掀開熱騰騰的鍋蓋。

  咕咚~咕咚~!一個個晶瑩的薄皮抄手,就歡快的跳進了沸騰的鍋里。

  “唔……”春桃兒一臉黑線的看著李羽。

  不是那么暴力的人?……也不知道上一次在石料場,大打出手的人是誰……

  “可是,這也太巧了吧,奴婢就不過還姑爺您抱怨了兩句,當天晚上這劉二公子就被人打斷了腿……除了姑爺奴婢實在想不到是誰?”小姑娘眉頭微皺,喃喃的說道,順手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倒了兩杯茶水。

  李羽笑了笑,接過熱乎乎的茶杯,所有所思的說道:“嗯……被你這么一說,確實挺巧的。”

  “姑爺,真不是你做的?”春桃兒還是有些懷疑,眨巴著水靈靈的大眼睛,充滿了不信任。

  “當然不是!”李羽嘴角微揚,喝下一口熱茶,不怎么滿意的砸了咂嘴。

  其實,他本身不太會喝茶,相比之下,他還是比較喜歡以前在都市的“快樂肥宅水”,在吃食方面,李羽的思維比較簡單,甜甜的,總是比苦苦的好。

  這種性格,倒不由的讓人想起某部動漫里的尼桑,一個最喜歡吃甜食的人,卻吃了一輩子的苦。

  “好吧,如果真的不是姑爺干的,那可真是老天開眼了~”小姑娘也不在繼續追問下去,嘻嘻一笑。

  “那小姐今天,應該是去找劉大公子進貨了吧?”李羽漫不經心的問道。

  “嗯嗯,劉大公子為人謙和,小姐聽說這件事以后,今天一早就去了石料場,應該沒什么問題了。”小姑娘笑顏如花的點點頭。

  “好嘞~,李相公,這位小姐,熱騰騰的抄手來咯。”

  說話之間,年輕的攤主,吆喝一聲,端著兩碗冒著熱氣的抄手,迎了上來,熱情的招呼道。

  “李相公,您今天在嘗嘗,這湯汁我按您說的,都是用整只的母雞熬的,你說的蝦米和紫菜也都配齊了。您看看還有什么改進的地方?”

  小販躬著身子,在藍灰色的圍裙上抹了抹手,笑呵呵的說道。

  “嗯?姑爺,您和攤主認識嗎?”春桃一聽這小販的語氣,立馬好奇的問道。

  李羽微微一笑,也不答話,拿起精致的木勺,端著熱乎乎的抄手,舀了一勺。

  雞湯的濃郁齒頰留香,肉餡之內蔥姜蒜的味道分量剛好,肉汁鮮美,雖然沒有味精和雞精的輔料,但卻多了一種古樸的清香。

  “哎喲,李相公可是小人的老主顧了,在吃食方面,他可位大家,小人的餛鈍攤,這幾個月來,多虧李相公指點,生意才越來越好。”小販笑嘻嘻的說道。

  “也不算什么指點,只是每天跑跑步,餓了就來吃碗抄手,隨口說了幾句,沒想攤主就記下了。”李羽笑了笑,從懷中掏出幾個銅板,遞到小販的手中。

  “嘻嘻,想不到姑爺您對吃的也有見解。”小姑娘舀起一勺雞湯,咂咂嘴,剛一入口,就露出一副驚訝的表情。

  “哇塞,姑爺,好好吃啊!”春桃雙眼放光的贊嘆道。

  “這肉餡鮮美,里面的輔料也極為細膩,搭配的極好,最主要的是配上濃郁的雞湯,還有紫菜和蝦米,和市面上的吃到的完全不一樣啊!”

  小姑娘抹了抹嘴,猶如發現了寶物一般,贊嘆不絕的說道。

  聽著春桃的贊嘆,李羽無奈的攤了攤手,古代人啊,吃碗雞湯抄手而已,至于這么激動么~

  “嘿嘿,小姐過獎了,這可都是小人按照李相公的吩咐,特意改進的,李相公,您覺得味道如何?”小販在一邊略微有些緊張的問道。

  這兩個月以來,李羽天天晨跑以后,都來這里吃碗餛鈍,一開始的時候,一邊吃還一邊挑剔。

  小販也不介意,反正鳥大了嘛,什么洞都有,顧客至上嘛,當天李羽說了什么,第二天他就按照李羽的要求改進。

  可是他也沒想到,僅僅是這么一改,原本冷冷清清的抄手攤位,沒幾天就火爆了起來,蒸蒸日上,一天比一天好,每位顧客都贊不絕口。

  還真是奇了怪了~

  “嗯……確實不錯。”李羽滿意的點點頭。

  “呵呵,只是可惜啊,小人尋遍了整個金陵,還是找不到李相公您說的那個什么……衛巾和雞巾,唉~”

  小販無奈的嘆了口氣。

  看著小販那失落的樣子,李羽不由得的偷笑一聲,你能找到,那才真是奇了怪了~

  跑步,吃抄手,睡覺,下象棋……

  不需要考慮工作,沒有房子和票子的壓力,也不會擔心被誰追殺,也不用想著和誰搶地盤,李羽現在的日子,有點兒像老年退休的生活,但是相比之下,又愜意了不少,不過終歸還是有些無聊。

  有誰會喜歡這樣的生活呢?

  劉二的腿斷了之后,鄭家的玉器行總算是拿到了貨,從春桃口中所知,那劉大公子接手石料場以后,一個月的時間,石料場的業績漲了將近一半。

  所以,如今劉家大部分的人,都開始支持劉大公子當家,估計這劉二也翻不出什么浪花了。

  不過,如今的行情不好,玉石的生意也不好做,但是足夠維持下去也已經是萬幸了。

  橘色的夕陽染透了天邊的云霞,暖洋洋的余暉籠罩在整個江南小鎮。

  秦九十六年,初春,萬物復蘇,夕陽西下。

  鄭家的閣樓之上,清麗端莊的少女伸出玉手,輕輕的推開朱紅的木窗,一陣晚風吹起,青絲飛舞,澄澈無波的眼神中,映襯著夕陽的余暉,熠熠生輝。

  西廂和東廂之間,也不過就一堵院墻的距離,鄭婷兒捋了捋自己耳畔的青絲,白色的長衫在風中輕輕的搖擺。

  望著院墻上自由自在的麻雀,俏麗的少女也微微的嘆了一口氣。

  這位李羽名義上的妻子,主家唯一的繼承人,在她眼里,又是怎么看待這一段婚姻的呢?

  古時候大多的都是包辦婚姻,講究的無非也就是個門當戶對,或者指腹為婚,兩情相悅什么的,也有,但是不多。

  她自出生之時起,便知道有這么一個未婚夫存在,也知道自己總有一天會嫁給他的。

  做為鄭家主家唯一的繼承人,雖然是一個女子,但是她卻也有不輸男兒的經商頭腦,她自然是不愿意關在閨房中相夫教子,郁郁寡歡的過一輩子。

  她有著超脫這個時代的女性思想,但是說到底,她也是這個時代洪流中的一員,在怎么超脫,也跳不出這個時代的格局。

  對于李羽,她很早就派人調查過他的家世背景,一個普普通通的書生,有點兒死板,甚至于有點兒讀書人的迂腐。

  李羽雖然家道中落,但是這個時代,依然講究士、農、工、商的等級順序,窮是窮了點兒,但是也算個書香門第。

  長相清秀,但不算潘安之貌,文采也是有的,但也非文曲之才,簡而言之,也就是兩個字:普通!

  在多幾個字,也就是個“普普通通的讀書人”罷了。

  可是哪個小姑娘沒有做過“至尊寶”的美夢呢?

  在那深閨之中,誰又沒幻想過,自己未來的相公,是一個身穿金甲圣衣,腳踏七色云彩的蓋世英雄呢?

  但是幻想歸幻想,至少她還是清醒的,也許……這就是自己命中注定的人吧……

  至少在她心里看來,從李羽的情況看來,不算出眾,但也算良配了。

  不會有什么多余的期許,也不會有不切實際的幻想。

  只不過,她始終還是一個慢熱的人,對于一個要注定攜手一生的人來說,忽然就這么出現在自己眼前,始終還是有些手足無措。

  不過那天在石料場,李羽的突然表現,也確實讓她多出了一絲期待,至少自己的相公,并不完全同自己推測的一樣。

  至少,他不是那種任人凄凌,卻毫無還手之力的書呆子,這讓她多多少少有了些憧憬。

  “唧唧~”

  院墻之上,兩只麻雀繼續互相調笑,發出一陣陣的歡快的鳥鳴聲。

  而與此同時,院墻的另一邊。

  “姑爺,這曲子是您自己寫的么?”

  春桃坐在一旁,秀眉微皺,小手里捧著李羽剛剛寫出來的新曲兒。

  “唔……應該算是我一個朋友寫的。”李羽想了想說道。

  “怎么樣,能彈出來嗎?”李羽柔聲問道。

  小姑娘猶豫了一下,抿了抿嘴,說道:“桃兒試一下吧,不過姑爺,這曲子似乎需要兩人合奏,奴婢一個人,估計彈不出來。”

  “哎喲,不錯哦,確實有點兒功力,這都看得出來呢?”李羽學著自己偶像的語氣說道。

  “嘻嘻,桃兒自幼跟著小姐學習,自然看的懂啦~”小姑娘得意洋洋的說道,指了指曲譜,罷弄了一下懷里的古箏。

  “那好吧,既然如此,桃兒負責彈琴和唱曲兒。”

  “唔……那姑爺你……你就負責吹消吧!!!”

  “咳!……咳咳……”頓時,李羽猛的嗆了一口茶。

  “哎喲,怎么了姑爺?您沒事吧”

  “您慢點兒,不就讓您吹消么,怎么這么激動,沒嗆著吧?”

  小姑娘急忙走過來,關切的拍著李羽的后背說道。

  李羽臉色一紅,揮了揮手,擦了擦身上的茶水,說道:“沒……沒事……來……來吧。”

  “唔?”春桃看他古里古怪的,不由得疑惑一聲。

  不過算了,反正跟這個奇怪的姑爺相處久了,這種事情她也沒少見,也習慣了。

  “那好吧,姑爺稍等,讓奴婢先熟悉一下曲譜。”

  “唔……忐忑……龔琳娜……嗯……我試試……”

第6章:最美的不是下雨天
秦婿全文閱讀作者:吾乃神雕俠加入書架

  “啊哦~

  啊哦誒~

  啊嘶嘚啊嘶嘚~

  啊嘶嘚咯嘚咯嘚~

  啊嘶嘚啊嘶嘚咯吺~”

  朱墻青瓦,小橋人家,少女的歌聲撩撥古箏的琴弦,庭院之內,春意盎然,在配上一束伸出墻頭的桃花,這畫面看起來,呃……總還是有點兒不倫不類的。

  就這樣,每天唱唱小曲兒,吃吃美食,做做衛生紙,日子一天天的過去。

  冬去春來,天氣漸漸地也暖和了起來。

  金陵河水依舊碧波蕩漾,橋頭抄手攤位的生意也越來越好,院墻上的麻雀仍舊在努力的造,呃……應該是造鳥吧……無所謂啦~

  從李羽重生那天開始算起,到今天,剛好五個月。

  今天是五月初一,也是一年一度的花燈盛宴,日子定在這一天,主要還是因為這是當今圣上,秦昱帝的生辰,也算是普天同慶的日子。

  入夜的街道之上,熙熙攘攘的人流涌動,各家各戶的人群都走了出來,朝著金陵河畔、三清觀以及青城巷的方向走去。

  這三個地方算是金陵鎮最繁華的街道了,街道內店鋪林立,小販們的叫嚷聲,高低起伏,五顏六色的花燈掛滿了整條街道,滿天的煙火,也是久久不熄。

  七彩的花燈高掛,舞龍舞獅的隊伍浩浩蕩蕩,鑼鼓震天,擺攤賣藝的街頭熱鬧非凡,各種雜耍賣藝的江湖兒女奇招不斷,贏得滿堂喝彩。

  燈火通明的巷子里,鶯鶯燕燕的歌聲裊裊傳來,喝醉的恩客左擁右抱,脂粉艷抹的姑娘笑顏如花,左右逢源,路過門口,從大門外望去,也能看見里面的舞蹈,整個場面熱鬧之極。

  滿天的燈火煙花,就連糖葫蘆攤位邊黑黢黢的乞丐的眼里,都能映出此刻的盛世繁華。

  “相公,金陵河頭此刻正在舉辦花燈詩會,你不去看看嗎?”

  青城巷內,來來往往的人群,鄭婷兒跟在李羽身旁,手里拿著一串李羽剛買的糖葫蘆,捋了捋耳邊青絲,嘴角帶著一絲甜甜的笑意。

  “對啊對啊,姑爺的學識淵博,你要是去了,一定能拿個首名的。”

  春桃兒跟在兩人身后,猶如歡快的小麻雀,嘰嘰喳喳的說道。

  經過這將近半年的相處,雖然這個姑爺總是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舉動,但是說到才華,在春桃看來,卻還是真有一些的。

  雖然能寫出“評論不投票,難道想白漂?”這樣莫名其妙的詩句。

  不過嘛,偶爾之間,也能說出一句“玲瓏骰子安紅豆,入骨相思知不知”,這樣的佳詞名句。

  只要正常發揮,應該還是很了不起的嘛~

  “詩會就算了,還是吃吃東西,看看花燈吧。”李羽晃了晃手里的糖人,笑了笑說道。

  詩會什么的,他還真沒什么興趣,畢竟他是武帝,不是文帝,雖然唐詩宋詞也知道不少,但是要他用別人的詩來裝筆打臉,似乎有點兒不太好。

  更何況,他本來就不喜歡那種文人墨客的聚會,太過迂腐,還不如逛逛街,欣賞欣賞花燈來的有趣兒。

  咸魚嘛,就要有條咸魚的樣子!!!!

  萬一在詩會上,隨口套出一句“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什么的,一不小心轟動全城,然后又得了個金陵第一才子的名頭,最后傳到皇帝耳朵里,萬一表現好,又封侯拜相,名留千古,流芳百世,那可咋整?咸魚不就翻身了嘛?

  不不不,這種事情,李羽是絕對不會允許的!!絕不!

  我要做條混吃等死的咸魚,花天酒地的贅婿,拯救華夏歷史的責任,怎么可以落到我的頭上?

  李羽目光堅定的咬了一口手里的糖人。

  ~嗯……味道不錯!!

  對于李羽這條“咸魚”的幻想,兩個小姑娘自然是不知情的,做商人的,對于詩會這種東西,也并不怎么感興趣。

  “既然如此,那不如去放河燈吧?”鄭婷兒想了想,建議的說道。

  “沒錯沒錯,既然我們都不想去參加詩會,那就去放河燈許愿吧?”春桃兒雙眼放光的說道。

  “嗯……這個主意不錯!”李羽點了點頭。

  當下,三個人各自在賣河燈的攤位上買了一盞河燈,便一同朝著金陵河邊走去。

  夜風襲襲,吹動著金陵河邊的柳枝隨風飛舞,五顏六色的花燈掛滿了河岸的兩邊,密密麻麻的人群,幾乎將整個金陵河圍了起來。

  “天啊,怎么會有這么多人來放河燈許愿?”春桃捧著手心里的花燈,撇了撇嘴。

  “畢竟花燈會每年只有一次,要不……在等一下?”鄭婷兒寵溺的摸了摸春桃的頭頂,笑著說道。

  “可是這么多人,要等到什么時候啊?”春桃委屈巴巴的撇著小嘴。

  見這兩個小姑娘興致頗高,李羽倒是微微一笑,想了想說道。

  “許愿也不一定用河燈,要不,我們放天燈怎么樣?”

  “天燈?”

  兩個小姑娘同時詫異一聲。

  ……

  “哇撒!姑爺飛起來了!”

  “飛起來了!”

  “姑爺姑爺,飛起來了!!”

  金陵河橋頭,春桃滿目欣喜的望著夜空中的孔明燈,高興的像只歡快的麻雀,嘰嘰喳喳的叫個不停。

  李羽一臉黑線……說道:“桃兒,不是姑爺飛起來了,是姑爺的花燈飛來起來……”

  “哎呀,都一樣啦,小姐,你看!”春桃挽著鄭婷兒的胳膊,笑嘻嘻的指著夜空中的三盞燈火。

  鄭婷兒微微一笑,眼神不經意的落在一旁的李羽臉上,不過很快就轉瞬即逝。

  “小姐,你在天燈上寫的什么愿望?”春桃好奇的問道。

  鄭婷兒微微一笑,伸出玉手,寵溺的刮了刮春桃的鼻子,柔聲說道:“相公不是說了么,既然是愿望,就不能說出口,如果說出來,那就不靈了。”

  “哦~也對,嘻嘻,姑爺你這天燈的法子,究竟是從哪學來的?”

  春桃想了想,這才歪著小腦袋,眨巴著水靈靈的眼睛,好奇的對著李羽問道。

  李羽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說道:“嗯……算是以前的一個朋友教我的吧?”

  “朋友?”兩個小姑娘同時詫異一聲。

  孔明燈,嗯……應該算是朋友吧~

  畢竟以前他下凡渡劫那會兒,穿越到三國,他跟臥龍的關系還不錯,雖然最后李羽把蜀國的江山敗了個精光,還留了個千古罵名,不過在李羽看來,這都是歷史注定的事情,跟我有個蛋兒關系~

  李羽笑了笑,也懶得去解釋什么。

  “咦~那是什么?”

  “哇撒,花燈在天上飛?”

  “好有趣啊,我們也做一個!”

  一時間,夜空上漸行漸遠的三盞孔明燈,頓時就引起了眾人的注意,金陵河邊,所有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起來。

  果然,沒過片刻,夜空之中,大大小小五顏六色的孔明燈,便緩緩的飄浮了起來,幾百盞顏色各異,燈火闌珊的彩色天燈,瞬間便布滿了整個夜空。

  漆黑的星辰之夜,由彩色紗布制成的天燈,星火點點,火紅的燭光,照映著彩色的紗布,猶如一顆顆懸浮在眾人眼前的彩色星辰,美不勝收。

  “砰~”的一聲輕響。

  夜空中的另外一邊,爆竹聲聲,漫天的煙花飛舞,絢爛的煙火升騰,火焰明滅之間,襯著河邊人聲的喜慶和喧鬧,熱鬧非凡。

  不過熱鬧歸熱鬧,下一秒,讓李羽心尖兒一顫的事情就出現了……

  “砰~!”的一聲,金陵橋頭,煙花聲響。

  瞬間,明亮的煙花火焰,猶如一條銀龍,直沖進了浩浩蕩蕩的孔明燈海之中。

  “啊哦~完蛋了……”李羽吐了吐舌頭,發出一聲感嘆。

  還沒等兩個小姑娘反應過來。

  下一秒,轟的一下,一大片被煙花擊中的孔明燈,瞬間便燃燒起來,數十道明亮火球,猶如飛火流星一般,紛紛就砸了下來!

  “啊!!!快跑!”

  “我的媽呀,起火了!”

  “啊!!快跑吧!!快跑!”

  這一下,整個場面就亂了起來,密密麻麻的人群之間,不斷的發出一陣陣尖叫,混亂的人群立刻被打亂。

  河面之上,所有的花船也早就亂成了一鍋粥,河岸兩邊的集市,由于慌亂的人群,不少攤位都被掀翻,小孩子的哭聲此起彼伏,慌亂的尖叫聲不絕于耳。

  還不等場面安定下來。

  “砰!”的一下,又是一道煙火銀龍,再次沖進孔明燈海。

  下一秒,無數大大小小的火球再次傾泄而下,漫天的“流星”四處落下。

  “完犢子,這下玩大了!”

  李羽一臉黑線,他也沒想到,這孔明燈海,居然和官府放的煙花撞到了一起?

  這些孔明燈都是用紗布做的,一點就著,這下好了,一時間,幾百道大大小小的火球,紛紛落下。

  “快跑吧,姑爺!”

  春桃和鄭婷兒拉著李羽的胳膊,急著說道。

  兩個小姑娘哪里見過這種場面,不由的就慌了神。

  李羽看了看四周,指了指遠處的一個房檐,立馬招呼道。

  “快,去房檐下躲著!”

  當下,李羽便拉著兩人,急急忙忙的躲進了一間店鋪的房檐下。

  “哎……最美的不是下火天,我曾陪你躲過火的屋檐啊……”

  望著滿天的飛火流星,李羽也不由的搖了搖頭,奶奶個熊,不過放個孔明燈,怎么就攤上這檔子事兒?

  不過這陣仗看著雖大,但是,畢竟孔明燈也沒什么持續燃燒和爆炸的東西,李羽觀望了一下四周,人群中雖然慌亂,但所幸的是,好像并沒什么人受傷。

  不由得,李羽也松了一口氣,擦了擦額頭的冷汗。

  “看來還是不能隨意顯擺啊……”

  然而,還沒等他聲音落下!

  突然之間!

  “轟隆!”一聲,巨大的爆破聲響。

  順著聲音望去,對面的街道之中,一道巨大的火龍猛的平地而起,沙泥飛濺,瓦礫沖天!

  整條街道都抖了三抖!

12下一頁
掃碼
作者吾乃神雕俠所寫的《秦婿》為轉載作品,秦婿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UU看書提供秦婿全文閱讀。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秦婿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秦婿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秦婿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秦婿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