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看書 > 武侠仙侠小說 > 帶著三國闖霹靂最新章節 > 帶著三國闖霹靂全文閱讀
選择背景颜色: 選择字體: 選择字體大小:
帶著三國闖霹靂 连載中
分享帶著三國闖霹靂

帶著三國闖霹靂全文閱讀

帶著三國闖霹靂作者:劍上頂峰

帶著三國闖霹靂簡介:一個宅男重生到了霹靂世界,在這個動蕩的苦境中,他有如何憑借著中華之魂,來生存呢?
關羽和鬼方赤命,誰的刀更勝一籌?
呂布對魔息大帝,誰的戟更快呢?
諸葛亮對素還真,誰的計謀更勝一籌呢? https://www.uukanshu.com
-------------------------------------

帶著三國闖霹靂最新章節無標題章節
第2章 初戰
帶著三國闖霹靂全文閱讀作者:劍上頂峰加入書架

  黝黑的山洞中,只有淡淡的火光照耀著,露出一張平凡無奇的臉。

  只見那人閉目盤坐在洞中,渾然不絕的內氣在其體內源源不斷的流轉。一轉一轉之間,內氣越來越昊大,磅礴。整個空間都變得沉默了起來。突然,那人猛然掙開了雙眼,內元一收,空間又恢復了平靜。

  “兵甲武經果然不愧是絕代武學,創出它的雅狄王確實厲害。聽說是由道德經中參悟出來的。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一以靈,谷得一以盈,萬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為天下正,其致一也,謂天無以清將恐裂,地無以寧將恐廢,神無以靈將恐歇,谷無以盈將恐竭,萬物無以生將恐滅,侯王無以貴高將恐蹶。取其中十一字后,即成為兵甲武經的名稱。如今我已練得其中六卷,根基也在氣運的幫助下已入上層,在苦修也沒意義了。看來我要出山了。”張帥心里默默的想到。

  不過出山之前要給自己想一個響亮的名號,不然也不好出去見人呀。

  “不死軀,不滅魂,震古爍今無人敵,待到逆亂陰陽時,以我魔血染青天!當年看神墓的時候確實喜歡魔主,感覺他非常霸氣。如今我到了霹靂世界,不想出一個霸氣的詩詞又怎么能震的住他們呢?贏不贏是一回事,但氣勢上不能輸。嗯,就用這個吧。以后就稱我為魔主吧!”張帥已經沉浸在他日后大殺四方的時候了。

  “自己想不出來就用別人的,真是不要臉。現在你應該出去進行任務了。”一道在腦海中響起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

  “你能不能不要這么大煞風景好不好,我也是要面子的。”張帥……不,魔主一邊說著一邊走了出去。

  樹林中,魔主一邊走一邊在打聽著消息,知道了閻王已讓彩綠險磡現世。如今雙王現世,勢必要一統苦境。雖然這只是一個夢,但沒有夢想那豈不是連咸魚都不如了。

  魔主一路走來,直到葬天關外。聽到前方殺聲高作,殺伐之聲不絕于耳。在一細聽,原來是素還真帶領玄同和倦收天對上了閻王。他心想,這是一個好機會,可以試探一下自己到底屬于什么層次,順便看看能不能改變某些人的命運,得到氣運點。

  葬天關內,天關五將已陣鎖住了素還真和玄同。陣外,閻王對倦收天!面對閻王的兇猛攻擊,倦收天已逐落下風。

  此時,一道掌勁伴隨著伴隨著霸氣的詩詞逼退閻王。

  “不死軀,不滅魂,震古爍今無人敵,待到逆亂陰陽時,以我魔血染青天”。

  一道身穿黑色長袍,腳踏黑色的魔龍從天而降。魔力的面孔上有著一雙如同深淵般的眼睛,讓人不可琢磨。

  “你是何人?竟敢參與此事。”

  閻王驚訝的問道。

  “魔主。”

  魔主淡漠的吐出了兩字。

  “哦?沒聽過的名字。”

  “日后這個名字你會經常聽到的。”

  魔主負手而立的說道。

  “端看你有此本事不?閻神罰!!”

  話沒說完只見閻王猛然一運氣,磅礴而有邪惡的巨大掌勁向著魔主襲來。

  只見魔主魔主左手不動,右手一轉,一股如刀般的氣勁直向閻王殺招而去。正是地之卷中的“空回地斬。”

  轟隆一聲響!

  雙強平分秋色!

  而在陣內的素還真,玄同也猛提根基,破強陣而出。

  閻王見此,有些惱怒。在開“五濁開印”。閻王惡相頓相眾人眼前。如同骨頭的面孔,邪惡的眼孔,繚亂的牙齒,給人一種恐怖的感覺。

  緊接著閻王一聲大喝,四周現出一股宏大魔力,震懾在場眾人。閻王在納天地魔氣凝成一個黑暗巨球直向倦收天襲去。

  因為閻王知道傷其五指,不如斷其一指。在場眾人玄同和素還真已是老朋友了,那個魔主實力深不可測,只能先殺倦收天了。

  倦收天見宏大殺招撲面而來,臨然不懼。口中說道:“邪不勝正。”然后納九陽和極光,一股烈焰般的劍氣向閻王殺招攻去。

  一旁破陣的玄同也緊忙揮出一道劍氣相助倦收天。

  劍氣與魔球轟然一爆,將在場眾人全部逼退。倦收天首當其沖,身受重創。

  一旁魔主卻找到了機會,悄然運起神之卷,一道無聲無息的魔氣卻趁此機會閻王大腦中。然后在無聲無息的潛伏下來,等待著機會。

  素還真見倦收天身受重傷,連忙抱起倦收天撤退而去。玄同緊跟著消失,現場只留魔主和閻王。

  “我期待我們下次的見面。”

  魔主另有所指的說道。魔龍在現,帶著魔主消失在天際。

  “此人是誰,實力不容小覷。看來苦境中還隱藏著眾多秘密。我要聯合燹王加快腳步了。”閻王望著魔主留去的身影楠楠的說道。

  琉璃仙境中,素還真正在連忙醫治倦收天。

  “小狐,小鬼頭。快準備一盆冷泉水,一盆熱炭火。”

  “是,是。”小狐和小鬼頭連忙答應到。

  “你們說當時戰場上來的那個是什么人,是敵是友?我見他使用的是兵甲武經上的招式。”素還真說道。

  “我不知,只知他自稱魔主。”玄同回道。

  “兵甲武經不是失傳了嗎?怎么又會在此時現實呢?他的目地是什么呢?”卜相說道。

  “唉!我也不知,前些天天地大變,如今又有魔主現世!三陽同天的事還沒有解決。真是多事之秋呀。”素還真感嘆道。

  “現在倦收天經脈全斷,首先需要接脈,我所知只有步香塵和翠蘿寒能治。只是步香塵已隱退許久,我也不知能在哪里找到她,只有玉手九針翠蘿寒了。”素還真一摸脈象,心知筋脈已斷,于是說道。

  “那翠蘿寒可在哪里能找到?”卜相問道。

  “論劍海名人堂上的名人,她的劍法可以將劍氣化為九種針刺形態。所謂九針,是取皇帝內經靈樞篇內九針論述。劍于外,法天地之九針,乃殺人之劍。劍于內,法臟腑陰陽之九針,乃醫人之劍。她的劍法能為倦收天接脈導氣,是醫治倦收天最好的人選。我去一趟論劍海一問。”素還真回道。

  突然一陣喊聲從門外傳來。

  “素還真,你給我出來!”

  “哦?是誰在外面大喊大叫?我出去看一下。”

  素還真聽到外面有人叫,就出去看看去了。

  “我也去。”玄同緊跟著也出去了。

  “素還真,你讓我們久等了!”天疆三孽中的嗜火貪狼首先說道。一股兇惡的眼神直直盯著素還真。

  “我想三位找我必有要是,不妨直說。”素還真不動聲色的說道。

  只見三孽之首的鑿七竅上前一步說道:“我等是天疆牧神派來的使者,牧神要我帶一句話給名震天下的素還真。”

  “哦?不知牧神是要帶給我何話?”素還真疑問道。

  “要想救倦收天,你必須得向天疆牧神投誠。”鑿七竅兇惡的說道,眼神直盯著素還真。

  “要我投誠,這可是一件大事,和救倦收天同樣重要。可否給素某兩天時間,讓我考慮一下。”

  素還真選擇了拖延時間。

  “你等的起,可倦收天能等的起嗎?”

  “既然素某說了兩天時間,素某就能保證這兩天倦收天無恙。”素還真平靜的說道。

  鑿七竅看著素還真平靜的面容,猜不透素還真有什么想法。只得道。

  “那既然如此,我等就向牧神回報。”

  嗜火貪狼還想在說什么,叫鑿七竅阻止了。

  “我等告辭。”說完天疆三孽就離開了。

  

第3章 君權神授
帶著三國闖霹靂全文閱讀作者:劍上頂峰加入書架

  “你就這么放過這三人?憑你和玄同足以打敗這三人了。”

  這時卜相也來到了門外,問道。

  “其實牧神派這三人來這合我意。”

  “哦?怎么說?”卜相又問道。

  “牧神又怎么不會知道這眼前的形式如何,怎么會以投誠兩個字來阻斷合作之機呢?一定是這三人故意想激怒我們,想已此機會讓我們與牧神交惡。”素還真胸有成竹的說道。

  “那他們為什么要這么做?”

  “我看這三人眼神不正,渾身散發著濃重的殺氣,必定是好戰之輩。他們所希望的是牧神能征戰天下,好彰顯他們功績。”素還真解釋道。

  “那你還放任他們離開?”卜相又疑問道。

  “我就要放他們離開,給牧神帶去消息。照我的推測,閻王一天之后就會在次進攻琉璃仙境。而我向牧神手下開出的兩天時間就能奏效。”

  “一天進攻,兩天奏效。你素還真又要動腦筋了。”卜相大笑道。

  素還真一笑道:“我先去趟論劍海,琉璃仙境就交給你了,玄同。”

  “嗯”。玄同回道。

  神秘的魔王宮中,空蕩蕩的一片。只有魔主一個人獨坐在大殿中。雙眼緊閉,身子微斜,似在睡覺又似在思考。

  “小蓋,你說我們怎么樣才能快速的得到氣運點,還不能被發現呢?”魔主在腦海中問道。

  “現在最好的方法就是殺人,殺的人越強給的氣運點越多。”小蓋貼心的回道。

  “這個我明白,但是我不想破壞劇情。沒有了先知先覺我會失去一部分優勢,當然最主要的是我怕引起霹靂天道的注意!”魔主說道。

  “不過可以由我完成劇情殺,這樣既能得到氣運點還能不被霹靂天道發現。我真是個天才!”魔主又說道。

  “………………”小蓋無言以對。

  ………………

  于此同時,在三陽不能同天而苦受災難的赫墨族族長摩弗羅也開始了行動。直接找上了盲虬……

  而剛剛現世的彩綠險磡也有了動作…………

  黑暗道中,紅塵參夢聯合極品家正在努力的鑄造一把能斬斷牧天九歌的劍。

  黑獄閻王殿中,閻王做在殿中倚上,天關五將在下列。

  “昨天那一戰,倦收天身受重傷,玄同也受了傷,琉璃仙境恐怕只有素還真一個人能打了。”閻王開口道。

  “素還真確實有些本領,能破我們的陣發。還有你那兒子,實力也不錯。不過身為王家血脈,居然幫助外人。有辱王家之血。”天關五將之一回到。

  “不過,此時卻是攻打琉璃仙境的最好時機。他們一定想不到我們反手在次打來。”另一將又說道。

  “不錯,正和我意。我們現在就出發。”

  閻王令下,所有人琉璃仙境而去。

  樹林中,閻王已到翠環山前。此時,天疆牧神帶領天疆三孽也從另一個方向翠環山而來。

  雙方一見面,各自驚訝。

  “真是冤家路宰呀!牧神重兵來到翠環山,目標應該是素還真吧。如今咱們在此相逢,是要聯手殺敵呢,還是要互相對戰呢?”閻王首先說道。

  牧神冷哼一聲說道:“我和你之間就只有一個結局,那就是打到一方倒下才能罷休。殺!!!”

  殺聲起,雷聲動!

  天疆牧神威勢對上閻王。天疆三孽獨挑天關五將!

  天疆牧神深知閻王之能,出手便是上乘之招,一舉一試皆有莫大的威能。同樣閻王也不甘示弱,魔氣沛然而運,上乘的魔招也極式而出。雙方戰的是天驚地動,日月無光。

  “天無赦!”

  天疆牧神首開曠世極招!無與倫比的天之招形成一個巨大的光球襲向閻王。

  閻王亦祭萬魔輪回,神鬼之能,盡付一擊。好似萬鬼重臨大地,人間沉輪。

  轟隆一聲響,雙強同受震撼!

  就在這時,蒼穹丕變,白云染碧。天空變得綠油油的一片。

  牧神見此情況頓時一凜。心知這是彩綠險磡特有的氣息,為六王之一。牧神當機立斷,虛晃一招,順勢而退。

  神秘的魔王宮中,亦也有人輕咦了一聲,說道:“彩綠險磡也現世了。”

  然后滿天綠光化為一人,正是彩綠險磡的大總管君權神受!

  “久違了,閻王。我此時而來正是為天下大事而來。”

  君權神授說道。并將一副勢力分布圖交給了閻王。

  “哦?”閻王有些驚訝,但還是打開了分布圖。“這副勢力分布圖竟然從深腦長議之前的六王劃分變成了八分。”

  “沒錯,我衡量局勢,又加上了赫墨族和苦境代表。而且此前我也以將此圖交給素還真等苦境代表了。”君權神授說道。

  “哦?素還真這么快就接觸彩綠險磡了?”閻王問道。

  “當我彩綠險磡現世之際,素還真就以意識之法與我方有了接觸,而我也趁此機會將勢力分布圖交給了素還真。如果苦境之人都同意這份勢力圖,那么六王也愿意釋出一席之地。那天下和平共存前景可期。各方也不用在大動干戈。閻王,你認為呢?”

  “發動戰事非我所愿,要不是牧神等人先對森獄趕盡殺絕,我也不會先釋放部分力量,在外孤軍奮戰。八分之事還需取得六王共識,我可將此事回傳。讓諸王在議。”

  閻王先是回答了君權神授的問題,說自己不是好戰之人。在將勢力圖的事進行了拖延。

  “那深腦長議什么時候能結束呢?燹王又什么時候能回來呢?”君權神授又問道。

  “深腦長議現在還在進行,等六王取得共識,便可結束。到時候六王便可齊出。這里不好說話,不如移駕葬天關商討吧。請!”閻王說完帶領天關五將便向葬天關而去。

  琉璃仙境中,卜相和玄同正在觀察局勢。

  “那股綠云又是什么?看情況好像和閻王是舊識。”卜相問道。

  “日前,我與素還真曾借助盲虬的夢筆之術進入夢筆之境。這就是盲虬所預想的邪惡勢力。”玄同回道。

  “這……這……又一股邪惡勢力,真是一波為平一波又起呀。難道是老天要滅苦境?”卜相感嘆道。

  “你對著綠云又有多少了解?”卜相又問道。

  “我知道的也不多。只是知道他們是從彩綠險磡出來的,也是六王之一。六王一但齊聚,開天成為事實,這個世界將走向毀滅。”玄同回道。

  “……”卜相無言!!!!

  

第4章 玉手9針翠蘿寒
帶著三國闖霹靂全文閱讀作者:劍上頂峰加入書架

  曾經,巍峨一方的劍之圣地。曾經,顯赫一時的劍客聚所。如今,只剩遍瓦殘涼,廖記曾經。

  今日,一道人影踏上了此地。

  “沒想到,論劍海竟變得如此荒涼。”素還真感嘆道。

  步淵渟從內走出卻回道:“當初邀請你來,你不來。現在論劍海名存實亡,你來了,又有什么意義呢?”

  “那為何會落得如此田地呢?”素還真問道。

  “當初牧神突襲論劍海,后夔身亡,王矔下落不明。論劍海已退出三界之爭,不問事是了。”步淵渟回道。

  素還真感嘆一聲,說道:“請節哀!”

  步淵渟卻哈哈哈大笑起來,“哀?何哀之有?論劍海受天地?操控已久,早已不負問劍初衷。發生了變故也好,唯有大破才能大立。我會在創論劍輝煌,恢復純然劍境。”

  “主席能有如此理想,素某感到高興,能有什么幫的上忙的,盡管開口無妨。”素還真高興的說道。

  步淵渟輕笑一聲,把話題引到了另一個方向。“素賢人向來無事不登三寶殿,這時前來應是有事相求。”

  “既然主席快人快語,那我也就直接了當的說了。我想請教名人堂上玉手九針翠蘿寒的居處。”素還真直接問道。

  “你找翠蘿寒做什么?”布淵渟問道。

  “吾之好友倦收天身受重傷,需要有人為其接脈,玉手九針翠蘿寒便有此能。”素還真回道。

  “原來如此。不過在下有個不情之請,想拜托素賢人。”布淵渟懇求道。

  “請直說無妨。”

  “我希望你能說服玉手九針出面,幫忙重整論劍海。玉手九針就住在陶朱山。對了,聽說她最近在研究觀劍不則聲。”

  “多謝。”素還真說完便離開了。

  陶朱山中,兩名女子正在比劍論武。只見一人一身紅衣,熱情如火。一人一身藍衣,溫柔似水。

  突然一陣腳步聲傳來,只見雙劍同時攻向那道腳步聲。只見那人身形飄逸,腳踏八卦,瞬間避過所有招式。并制住那二女。

  “你是什么人?來此有什么目的?”紅衣女問道。

  “在下清香白蓮素還真,有事請教玉手九針。”那人就是素還真。

  “我就去玉手九針。”紅衣女有說道。

  “大姐,別鬧了。可能是論劍海有事吧?”藍衣女對紅衣女說道。

  “在下曾在論劍海名人堂上見過玉手九針的畫像,你比她年輕的多。”素還真連哄帶騙的說道。

  “真的嗎?”紅衣女似乎不敢相信。

  “大姐……”藍衣女說道。“讓我帶著你去找小妹吧。”藍衣女又對素還真說道。

  “那有勞了。”

  深處,悠悠的琴聲不絕于耳。一女子正在撫琴而奏。

  “聽姑娘此琴,真乃繞梁三日。素某有辛聽到。實乃三生有幸。”

  “哦?你也懂琴?”女子驚訝的問道。

  “在下略懂一二。當年楚國有一把繞梁琴,楚王聽了竟連續七天不上朝。后有妃子勸導,楚王將琴砸掉。繞梁琴就消失人世。不過人間傳順。繞梁還有一把姊妹琴,后來也消失不見了。”素還真說道。

  “你說的雖不中,亦不遠以。這把琴是我請人仿造繞梁琴。沒想到你居然能聽出來,看來此琴訪的確實不差。”翠蘿寒說道。

  “要制作這把琴,需要以千年桐木制作陽面,千年梓木制作陰面。和以陰陽,方能得到此琴。”

  “哦?琴分陰陽,那劍呢?”翠蘿寒問道。

  “劍當然也分陰陽!劍質有陰陽之分,所造出來的劍當然也所不同。”

  “那為什么觀劍不則聲里面提到劍聲無陰陽之別。”翠蘿寒又問道。

  “哦?那閣下也看過觀劍不則聲?”素還真反問道。

  “沒有看過,但聽別人轉訴過劍理。其中最讓我感興趣的是劍聲無陰陽之別。但你現在又說劍分陰陽。那你能說說你的想法嗎?”翠蘿寒說道。

  “劍與劍聲不同。劍分陰陽,但聲無規則。當御劍者與劍呼吸相同時,劍聲隨呼聲而變。此變非陰陽之變,而是變于陰陽之先。”素還真解釋道。

  “確實是很復雜的理論。與我原先想的不同。”

  “就如這琴。琴分陰陽,但琴聲可以劃分陰陽。”素還真打了個比喻。

  “嗯。不知可否將觀劍不則聲的劍譜給我看看。”翠蘿寒說道。

  “如今劍譜就在琉璃仙境中。今日吾前來就是為了醫治倦收天,倦收天身受重傷,需要姑娘的醫劍來續脈。”素還真說道。

  “原來是有事前來。你先回去吧。等我想去的時候,自然會出現在翠環山。”翠蘿寒平靜的說道。

  “那素某便等姑娘的大駕光臨。”素還真胸有成竹的說道。說完便離開了陶朱山。

  翠環山中,素還真把山中大陣全部打開,正在迎接一名貴人。

  “清風拂兮竹心滌,明眸盼兮秋水離,美人坐兮撫弦音,有客來兮寥聽意”。

  一道優美的詩詞伴隨著一陣香風,一個美女出現在了翠環山中。

  “素賢人,我應約前來。病人在哪里呢?”翠蘿寒說道。

  “翠姑娘,請跟我來。”

  素還真引領著翠蘿寒來到了倦收天處。

  翠蘿寒一探脈,說了一聲此傷易而。

  只見翠蘿寒高聲一喝,氣貫九天。抽劍化霜刃。化三三九轉,分針于時、音、律三道之交。

  一剛一柔一和三道氣勁流轉于倦收天經脈之間。在寒霜之間將經脈緩緩續上。

  “收。”一聲收字代表了翠蘿寒已成功將經脈續上了。

  “吾已成功將倦收天的經脈續上,觀劍不則聲呢?”翠蘿寒問道。

  “在玄同手中。玄同正在外面等你。”素還真說道。

  “好。”

  ……………………

  天疆境內,一名手持寶劍,腰懸酒葫。滿頭的紅發披亂的灑在肩上,滿臉的怒氣直沖著天疆牧神而來。

  “牧神,你給我出來!”

  一聲雷吼,聲震天疆!這是發自肺腑的叫聲,也是象征著恩斷義絕的決斗。

  “老鬼,怎么是你?”

  天疆牧神從殿中出來一看,沒想到居然是劍鬼,作為他為數不多的好友,他真的不想這樣。

  “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你會這樣!!!”一聲比一聲高昂,一聲比一聲激烈。他實在不敢相信牧神會變成這樣!以前一心守護天疆族人的牧神去哪里了?

  “稚君是你殺的吧?”

  “老鬼,我…………”

  “你不用在說了,我都知道了。當初稚君是那么的支持你。就算天疆只剩下你一人,他也那么的支持你。為什么!為什么你下得了手!!”

  聲聲叫喊,聲聲如泣。如此的無奈,又如此的現實。

  這段百年之間的友情終于到盡頭了嗎!終于到了生死決裂的時候了嗎?

  高峰上,一道如深淵般的男人注視著戰場,他又將如何做呢?

  劍鬼牧神之間的爭斗又將如何結束呢?

  

第5章 神鬼之決
帶著三國闖霹靂全文閱讀作者:劍上頂峰加入書架

  夜光冷,風更寒。然而卻抵不過兄弟之間的友情決裂,那心寒的滋味。那痛不欲生的滋味又豈是言語能表達的!

  劍鬼VS牧神,以前是兄弟,現在卻是生死仇人。無奈!無奈啊!

  劍鬼首開戰局,鬼劍在手。昂然一喝,直向牧神攻去。扎,砍,刺,攔,一招一式絕不留情的向牧神攻去。

  牧神不愿在失去劍鬼,只得一味得閃避。然而劍鬼的攻勢卻愈趨猛烈。如鬼般無情而又瘋狂。

  然而久閃必失,一劍襲來,牧神終于來不及閃避。牧天九歌從背后直接飛到身前。磅礴一交接,將劍鬼震退。

  出竅的牧天九歌,也代表著此事在無回轉的地步,只能一人走出!

  “很好,第十次的決斗就讓劍鬼和牧神分出個高下吧。”劍鬼流著淚說道。

  “鏗鏘!!鏗鏘!!”劍與劍的交接從未停止。

  淚未止,劍未停!神鬼之戰已步入高,潮。烈火般的情義,恨火般的針對,已讓這二人停不下來了。

  “鬼鄷十斬!”

  無邊的鬼氣融合劍氣直向牧神殺來!

  “天馬飛度,極化星泉!”牧天九歌雙劍合一。無盡的劍氣化為白色的天馬向鬼劍撞去。

  轟隆隆!

  爆炸聲還未停止,雙方又戰了起來。汗不停的往下落,還有沉沉的喘氣聲都顯示著雙方的體力正在不斷的下降。稍不留神,就可能一劍留神了。

  就在此時,劍鬼、牧神同聲一喝。只見兩人劍峰一轉,飽提內元。欲要一式定江山。

  “瘋鬼亂獄——破千鄷!”

  劍鬼堵上了自己渾身的內元!

  “軒轅怒斬——天不留仙!”

  牧神也用上了自己全身的內元。

  極式相對,天地做響,雷霆驚鳴!

  愕然間,卻見劍鬼大敗。牧神劍鋒直指劍鬼。

  “你殺了我吧!給我一個痛快!”劍鬼說道。

  “你終究還是沒有使出以魂練魄之術。”牧神說道。

  “輸了就是輸了,沒什么好保留的。因為咱們之間早沒有了情分。”

  一聲沒有了情分,讓牧神一驚。似乎事情已然發展到了這一地步。

  “沒錯。從今以后,你是劍鬼非人哉,我是天疆牧神。情義不在,你…離開吧!”一聲離開,劍已放下,身以轉了過去。似不要在看見劍鬼,又或者不敢面對劍鬼。

  “現在你不殺我,以后我還是會殺你的!”劍鬼絲毫不領情的說道。拔起了劍,向遠方走去。

  樹林中,劍鬼還沉浸在他和牧神的戰斗中還沒出來。

  突然,冷冽的殺氣猛然襲來,讓劍鬼猛然一驚,口中說道:“誰?”

  “不死軀,不滅魂,震古爍今無人敵,待到逆亂陰陽時,以我魔血染青天!”

  伴隨著霸氣的詩詞,魔主從樹林中走了出來。

  “你是誰?為何擋我去路?”劍鬼非人哉問道。

  “我嘛,是要你命的人。”話沒說完,急速的一掌向劍鬼襲來。

  沒等劍鬼反應過來,一掌就以到了跟前。劍鬼來不及出招和躲閃,只得把劍身放在身前,但還是一掌擊中,倒飛十米,口吐鮮紅。

  “如果你沒有和牧神的那一戰,還能和我過上幾招。但現在你走不出我三招!”魔主霸氣說道。

  “憑你這個趁人之威的小人,還想殺我,你做夢去吧。”

  劍鬼強忍傷勢,吐出瘀血。拿起劍,不懼的對魔主說道。

  “黃泉醒劍——鬼魄六奔。”

  劍鬼心知敵人實力高強,決心先發制人。在摧鬼力,發出極招。

  只見魔主巍然不動,抬手,化掌,納風云。天之招“天哀之曲”直接將劍鬼的黃泉劍轟然擊破!

  劍鬼在次倒飛數十米,口吐鮮紅。

  “還有一招。”魔主淡漠的說道。

  “一招足矣!喝!”只見劍鬼大喝一聲。燃燒起全身的鬼氣,浩蕩的鬼氣竟使得方圓十里的天空都變得黑暗起來。

  “以魂練魄!”這是劍鬼燃燒生命發出的最強一劍,其威勢不可擋。

  面對劍鬼已生命發出的最強一劍,魔主冷然一笑。

  雙手同運內氣,兵甲武經上的神之卷絕式在現塵寰!

  “神之招——神毀之象!”

  無邊的內氣化為龐然巨象,直向劍鬼沖去!

  卻見巨象和鬼劍雙方一接觸,就如同雪融化一般,在不斷的融化!

  巨象越來越小,而鬼劍也越來越暗了。等到巨象已完全消失了,鬼劍只能稱為鬼匕首了。到了魔主跟前,被輕輕一捏,就化為灰燼了!

  從此劍鬼非人哉在也消失不見了!

  樹林中,似乎有一個淡淡的狂放的身影在說道:“見神無效,見鬼回頭!”

  “看來兵甲武經確實不愧為苦境最上乘的經書之一。其內容確實博大精深。一卷神之卷居然對神魂,鬼體有如此大的傷害。”魔主自言自語的說道。

  “恭喜你呀,終于開張了,獲得了三千氣運點。”腦海中的小蓋突然說道。

  “沒看見我正在品味無敵是什么感覺呢?別煩我。……………………你剛才說什么來,我得了三千氣運點?”

  “不錯,而且因為第一次打折,只用三千就可以召喚三國人物了。”

  “what?我可以召喚三國人物了?”

  “嗯,不錯。現在就可以了。現在就召喚嗎?”

  “還是等我回去吧。這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呀。”

  說完樹林又變得空蕩蕩的一片。只留下一把劍,和樹上飄落的幾片樹葉。

  …………………………

  黑玻思林中,盲虬為尋找自己的身世來到此地。卻被穆戮攔在了外面。

  這時一道聲音傳來,“讓他進去吧。”

  “是,大巫師。”穆戮說道。

  “大巫師?”盲虬有些疑惑,但他還是走向了樹林中。

  “你回來了。”大巫師說道。

  “回來?我確實是回來了。不過我這次回來是為了屬于我的那段過去。”盲虬說道。

  “那我就給你說一段故事吧。當年,傾雪女私自離開,與東方印產生情愫,不可自拔。不惜違反族規,與外人生下一子。”大巫師說道。

  “你想說我就是那個孩子。”

  “沒錯。”

  “當年因為你一個預言,我被迫流浪江湖,生不如死。一個無辜的生命就這樣被你拋棄了!”盲虬質問道。

  “你一個人又怎么能比得上整個赫墨族!如果你要怪最,那就怪我好了。而赫墨族都是體質變異者,變異越甚者,脫離三陽同天的環境,受到的影響就越大。”

  “會有什么影響?”盲虬問道。

  “最多不超過七天,就會被體內的異能反噬而亡。想到擺脫死亡的威脅,就得重鑄體質。”

  “那么我為什么不受此威脅?”盲虬又問道。

  “因為你體內的血,讓你的體質發生了改變。這就是我們所期盼的。我們一直在等你和傾雪女的回歸。”大巫師說道。

  “笑話,你要想我回歸,當初就不會把我扔下懸崖了。”盲虬根本不相信大巫師的鬼話。

  “這……當年的事已經過去了,現在在提也沒什么用了。現在,我們一直在等你和傾雪女的回歸。”大巫師有些無話可說了。

  “那傾雪女的下落呢?”盲虬問道。

  “當年穆云度追蹤傾雪女回來,只留下了這個東西。”大巫師拿出了一個黑色的包裹交給了盲虬。

  “你天生所具有的感應之法,也許可以幫助你找到傾雪女。”大巫師提醒到。

  然而盲虬接過包裹,冷哼一聲,就離去了。

  只留大巫師一人在背后喊到:“回歸赫墨吧,赫墨是你的家。”

  ps:求推介,求收藏

  

第6章 綠菌絲
帶著三國闖霹靂全文閱讀作者:劍上頂峰加入書架

  翠環山中。玉手九針翠蘿寒為看觀劍不則聲來到了玄同處。

  只見玄同負手而立,一動不動。然而一雙熱情的雙眼中卻透漏著無邊的劍氣。以明確的告訴眼前人他要干什么。

  “請。”翠蘿寒說道。

  一聲請!玄同利劍在手,刺向翠蘿寒。翠蘿寒也不示弱,九霄靈劍在手,尖峰對麥芒。誰也不甘示弱!

  兩大劍者同出劍意。竟形成了一種別開生面的決斗,空間陡然變化,形成了劍意之海。

  劍海中,兩大劍客的劍意也不斷的交接,碰撞。洶涌的劍海隨著劍意不斷的變化。交織出一股劍海之樂!

  劍聲、海聲、浪聲。聲聲不絕,奏出了一曲劍之歌!

  突然,劍停,浪止!原來是玄同退出了戰局。

  “你的劍意不差。”玄同說道。

  “那我可以看了嗎?”翠蘿寒指著觀劍不則聲說道。

  “請。”說完玄同避開身體,示意她上前取書。

  翠蘿寒上前拿到了書,突然想到了什么,轉過頭對玄同說道:“等我歸還此書時,我們在來一場比試如何?”

  “玄同七日后會將書取回。”

  “對了,論劍海主席步淵渟希望閣下能夠幫助他重建論劍海聲威。”素還真說道。

  “嗯,既然是你素還真開口,我會占時間上論劍海與步淵渟進行詳談的。”翠蘿寒給了素還真一個面子,又說道:“我先告辭,請。”

  說完翠蘿寒便離開了。琉璃仙境中又只剩下了素還真和玄同。

  但他們沒有看到的是,一只紅色的怪鳥在空中不斷的盤旋,雙眼緊盯住其中的一人。

  “我現在得去一趟彩綠險磡赴會。這段時間,翠環山就交給你了。”素還真說道。

  “請放心。”玄同堅定的說道。

  彩綠險磡,巍峨聳立在北山之巔的神秘之地。境內花草樹木遍地,綠色盈天,使得整個空間內都顯得生機勃勃。

  今日,素還真在度來訪,欲談天下大事。

  “清香白蓮素還真來訪,有請主人家一見。”素還真說道。

  君權神受巍然而現。順便給了素還真一張苦境勢力圖。

  素還真拿起圖一看,一愣,臉上頓現怒氣。緊接著又將圖還給了君權神受。

  “如此行為,可是不智。”

  一聲不智,使得雙方頓現緊張。

  “八大勢力瓜分苦境圖,恕我不能認同。在種行徑,又和強盜有什么區別?在人家的家里搶奪人家的生存空間,這種行為恕我不能認同!”素還真憤怒的說道。

  “小心喔,你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有可能為苦境帶來毀滅的災難。苦境原有的居民,能占有一席之地,已經是吾王的恩賜了。”君權神授語帶威脅的說道。

  “這種本末倒置,反客為主的說法,恕素某不能接受。”素還真又緊接著說道:“我不反對合界和平共處,但異竟的人要和平遷移,要順應當地的民情風俗,不要以統治者的姿態,驅逐原有的居民。”

  “讓你看勢力分布圖,已是禮遇。而且你已中我竟獨有之招。要是沒解藥,綠菌絲會將你的腦元吞食殆盡。”君權神授冰冷的說道。

  “素某又怎么會為了保全自己,而犧牲苦境百姓呢。”素還真回道。

  “看來我們已沒有談下去的必要。六王心意已決,你們就等著迎接新主吧。”君權神受說道。

  看來只有在六王齊聚之前,先將閻王殺掉。不知道那個魔主能否幫忙?素還真在心里默默的盤算到。

  在素還真離開不久后,突來強大魔氣震懾整個險磡。

  “是何人?”君權神受向境外走去。

  只見一人身披黑色戰甲,腳踏黑色魔龍佇立在竟外。

  “你是何人,竟敢挑釁彩綠險磡?”君權神受問道。

  “挑釁?還說不上,只是想和閣下做個交易。對了,你可稱我為魔主。”魔主淡漠的說道。

  “哦?什么交易?說來聽聽。”

  “此為保命金丹,可保人一命。”說完直接將一顆丹藥彈到了君權神授手中。“哦,對了。還有一事我要提醒你一下,這顆丹藥是我為了燹王準備的,你可要好好留著。不然日后你會后悔的。”

  “那閣下既然如此大方,竟然把救命的丹藥都能拿出來。那不知閣下想要什么?”君權神授問道。

  “綠菌絲和其解藥。”魔主說道。

  “哦,剛才素還真剛走,他已中了我們彩綠險磡的綠菌絲,你就來要解藥?不知你和素還真是什么關系?”君權神受問道。

  “我和素還真什么關系?”君權神受問道。

  “敵人?你信嗎?”魔主略帶開玩笑的語氣說道。

  “好!那么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朋友之間就應該互相幫助。這筆交易我做了。”君權神受答應道。然后就將綠菌絲和解藥交給魔主。

  “爽快!”魔主大笑道:“交易以成,我也該離開了。”

  “請。”

  ………………

  黑獄大殿中,閻王閉目養神,正在等待一個人的到來。

  “閻王,吾應約前來。”君權神授來到了大殿,說道。

  “自從翠環山一別,君權今日前來,想必是深知現在正是用兵之際。本王還需借助你的才學,一同掃蕩整個苦境。”閻王高興的說道。

  “苦境嗎,既然素還真不同意勢力分布圖。只要能取得燹王收肯,我也樂意向素還真施壓。就不知深腦議會,可有明確進展?”君權神授問道。

  “君權,我知道你心中帶走疑惑。但是,八分之事諸王確實還在考慮。開天之事至關緊要,你我雙方不如利用這段時間,先穩定大局。”閻王回道。

  “那從何方下手呢?”君權問道。

  “天疆牧神行事越趨瘋狂,如今眾叛親離,而苦境中人也不會幫他的。在加上天疆地廣人稀,正是下手的最好人選。你我兩家聯手,必然能成。君權慎謀能斷,自然知道如何選擇。”閻王一頓分析。

  “嗯,只要閻王能取得燹王的信物,君權神授必定挺力相助。”君權神授說道。

  “那就萬事具備,只欠東風了。等我查到牧神下落,那就動手。斬草除根。”閻王說道。

  “好,那君權神授就在彩綠險磡靜待閻王的佳音了。告辭!”

  “加派人馬,找出牧神下落!”閻王對屬下說道。

  “是。”眾手下同答。

  

1234下一頁
掃碼
作者劍上頂峰所寫的《帶著三國闖霹靂》為轉載作品,帶著三國闖霹靂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UU看書提供帶著三國闖霹靂全文閱讀。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帶著三國闖霹靂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帶著三國闖霹靂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帶著三國闖霹靂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帶著三國闖霹靂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