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看書 > 玄幻奇幻小說 > 我在人間攪清煌最新章節 > 我在人間攪清煌全文閱讀
選择背景颜色: 選择字體: 選择字體大小:
我在人間攪清煌 连載中
分享我在人間攪清煌

我在人間攪清煌全文閱讀

我在人間攪清煌作者:三蛻蟬

我在人間攪清煌簡介:一場久違的盛夏暴風雨之后,大趙京城的一家破落戶少爺便開始帶著家中唯一的老仆攪動這天下風云了 https://www.uukanshu.com
-------------------------------------

我在人間攪清煌最新章節第12章:秋水門臘8施粥
第2章:月黑風高夜
我在人間攪清煌全文閱讀作者:三蛻蟬加入書架

  易安城中依舊炎熱,對于天生親水的大趙人民而言,這樣的天氣顯然是不太適合在外面拋頭露面的。街道上頗為冷清,稀稀拉拉的走過幾個步伐匆匆的行人。希成走在街道上,饒有興致的打量著。

  易安城分為內外兩城,希成所在的玄武街剛好將內外兩城分割開來。外城為坊市以及平民百姓,鏢局武館的所在,魚龍混雜。內城則是大趙的整個心脈所在,三省六部,朝堂勛貴,天子王公,名門大派盡皆匯聚于易安城內城。是天下權利,武力最為集中之地。

  內城八門,由大趙地位最為顯赫的八大國公府各自派兵鎮守,閑雜人等不得入內。因此,希成只是繞著城墻走了一圈。

  希成回到小樓之時已是正午時分,不知從何時開始,明媚的陽光漸漸被一團濃厚漆黑的烏云掩蓋,易安城開始昏暗了起來。也許,一場易安城人民久違的大雨即將到來。

  “也許,該收點利息了!”希成抬頭看著昏暗的天空,喃喃自語道。

  漆黑的烏云漸漸壓下來,仿佛就在人們頭頂,天氣卻沒有絲毫轉涼的意圖,空氣中不曾有絲毫涼風流動,整個易安城如同一個被蓋上蓋子的巨大蒸籠,沉悶燥熱的空氣令人窒息。

  希成在院子里放了張竹椅,愜意的躺在上面,對于修煉大日煌煌決的希成來說,這樣的天氣卻是再舒適不過,當然要是沒有那團烏云的話就更好了。嚴叔依舊佝僂著身子,雙手籠在袖子里,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樣。

  誠然,這樣的天氣的確令人有些昏昏欲睡。希成把玩著劍穗,問道:“嚴叔,這場雨還有多久?”

  嚴叔如同大夢初醒,有些模糊不清的說道:“約莫還有兩個時辰!”

  “既如此,嚴叔今晚可要辛苦一趟!”

  “倒無妨,只是現在行動的話可早了些,怕是要打草驚蛇!”嚴叔有些驚疑道。

  “這大趙已經平靜太久了,有些東西他們已經徹底遺忘,想不起來了!”希成平靜道。

  漸漸開始起風了,最后越來越大,越來越大,狂風席卷而過,門窗咣當當的發出巨大的聲響,不免令人膽戰心驚。家家戶戶關門閉戶,緊鎖門窗,躲避著即將到來的大雨。

  “噼啪!!!”

  一道明亮的閃電劃破天際,隨之而來的就是震耳欲聾的炸雷聲,陡然間雷聲,風聲齊作,豆大的雨點肆意落下,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整個易安城籠罩在這瘋狂的雨幕之下。

  此際天色尚且只是昏暗,還并沒有完全黑暗下來,希成算了算時間,露出笑容,伸出雙手接了一捧屋檐下的雨水洗了洗手,而后轉身走進了廚房。

  簡單的三菜一湯,盡是家常便飯,嚴叔卻仿若山珍海味一般,吃得極為香甜。

  “少爺這手藝愈發好了!”嚴叔贊嘆道。

  希成看著自己的雙手道:“可不是,這么多年來就靠琢磨這事兒了打發時間了,能不好嗎?”

  嚴叔頓了頓,道:“是挺久的了!”

  吃完天色正好完全黑了下來,萬家燈火如同夏日螢火蟲般點綴于易安城中,不甚明亮卻美麗得如同畫卷。

  嚴叔換上了一聲漆黑夜行衣,只露出兩只眼睛出來,現在雨幕下,只是雨點只在他身邊半寸左右便不再落下。

  “嚴叔,今晚咱們只是收點利息就好,不要傷人性命!他們的命應該交給我!”希成罕有的鄭重的對著嚴叔說道。

  嚴叔對著希成抱了抱拳,沒有說話,而后轉頭一個騰挪間便消失了蹤影。

  希成看著嚴叔消失的方向,久久出神佇立。

  內城城墻上只有零星幾個火把在風雨中搖曳著,發出些許淡黃微弱的光芒。嚴叔趁著月色一躍而上,飛過墻頭。

  城頭只有兩人,背靠在女墻上,從懷里掏出酒壺,地上散落些干果,熟食正在吃酒。

  “兄弟,你別說,當時家里讓我來這守城墻時,我還老大不樂意,現在看來,嘖嘖,這可是多少人求不來的好差事!”

  “可不是咋的,咱這是哪兒啊?易安城,內城!誰沒事兒來這里興風作浪啊!不是我說,別看我才練氣境,可多少到了塵光,啟明境的人不也一樣對咱兄弟恭恭敬敬的,想要進城,嘿,那還不是看咱們的臉色?”

  “兄弟咱給你說個知心話,來這里不過兩個月,咱就偷偷摸摸在外城買了棟四排三間的房子。原來咱想喝個酒還得看咱家那口子的臉色,現在你猜怎么著?嘿,回到家,就給咱把酒滿上了,這段時間來可是老弟我最愜意的時光了!”

  “嘿嘿,你還是不如我啊,前些日子,咱偷偷摸摸去了那翠玉樓一趟,好巧不巧被咱家那位知道了,本以為少不了一頓臭罵,結果,您猜怎么著?回家屁事兒沒有,還給咱泡了好大一缸子藥酒,嘖嘖,這日子,咱以前敢想?”

  兩位軍士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著,嚴叔隱蔽身形,遮蔽氣息,二人自然沒有發現。嚴叔聽著二人閑聊,蒼老的臉上露出嘲諷的笑容,而后悄無聲息下了城墻,鉆入了內城。

  內城不同于外城,雖依舊風雨交加,卻燈火通明,熱鬧非凡。嚴叔的身影飛速閃過,不留絲毫痕跡。

  最終嚴叔在一處院落旁停下,渾濁的雙眼此時透露出精明的光芒,只見得他雙手緩緩結印,一股黑氣自他腳下涌起,最后蔓延至全身,將他包裹起來。而后黑氣消散,卻已經消失了嚴叔的身影。

  過了約莫一個時辰,嚴叔的身影出現在玄武街的小樓里,希成坐在大堂中,恰好倒上了兩杯熱茶。

  嚴叔從懷中掏出一柄約莫尺余長短的黑色利刃,遞給希成。

  希成接過,仔細端詳把玩了些許時間,而后輕輕在掌心中劃了下,頓時希成掌心中多了一條血線,絲絲鮮血從中滲出來。

  希成遞給嚴叔道:“看起來還保管得不錯!這黑鯊不錯,你先用著吧!”

  嚴叔正要拒絕,希成打斷道:“拿著吧,我現在用不著這個了!況且說起來你比我更適合黑鯊!”語氣中帶著不可拒絕之意。

  嚴叔這才只得收下,看著嚴叔收下黑鯊,希成這才笑道:“京城這里就告一段落,那里應該快要出世了,做下準備,過幾天咱們就去那里!”

  想起那里事情的嚴重性,嚴叔點了點頭,目光中透露出些許期待的光芒。

  

第3章:雙湖城中起風云
我在人間攪清煌全文閱讀作者:三蛻蟬加入書架

  易安城中發生了一件怪事——風國公府上被盜了,丟失了先皇御賜的黑鯊神匕!這件事在易安城中引起了軒然大波,不說風國公府位于整個天下守備最為森嚴的易安城內城,且說風國公府內高手如云,塵光,啟明境的高手坐鎮府內四方,而且天下人絲毫不懷疑國公府里還存在有修行第四境星羅境的大高手,可就是這樣實力雄厚的國公府里竟然進了賊,還順利的從守衛最為森嚴的寶庫里偷走了先皇御賜之物,別說天下人不信,就連第二天上朝之時,皇帝陛下也只是出言安慰了一番,沒有大張旗鼓的安排大理寺協助調查。而失竊了的風國公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畢竟就連風國公此時也完全不能相信自家府邸被盜一事。到得后來,也只是成為了一樁無頭公案,不了了之了。

  ……

  雙湖城位于大趙東南部,按照占地面積來算其實算不得什么大城,卻因為轄境內有兩座占地百里的湖泊而聞名于世。

  一湖常年風平浪靜,清澈見底,水下魚蝦湖蟹纖毫可見,即使大風大雨的漲水天氣也絲毫不會使得水面渾濁半分,因此被人們稱為鏡湖。另一湖則四季陰風怒號,濁浪排空,湖水渾濁如墨,水下更是漩渦,暗礁無數,因此被人們稱為塵湖。當真是神異無比。

  無數的大趙人民都堅信這兩湖中必有異寶,只是不少人在鏡湖之中一無所獲之后,又在塵湖之中做了水下冤魂,人們這才漸漸斷絕了在湖中尋寶的念頭。只是唯有位列大趙頂尖宗門之一的秋水門依舊執迷不悟,不僅僅派出了大量人力物力來此尋寶,最后更是直接將宗門遷來此地。只是,多年過去,秋水門依舊毫無所獲,甚至令得門內實力隱隱下滑,成為了大趙的一大笑柄。

  希成和嚴叔下了馬車,一前一后站在雙湖城城墻下。看著雙湖城高大聳立的城池,希成有些出神,喃喃自語道:“秋水門嗎?”

  此間已是九月初旬,雙湖城中正是涼爽的天氣,因此,城中行人來往絡繹不絕,倒是頗為熱鬧。希成和嚴叔走進一家客棧,先安頓了下來。

  “嚴叔,咱們現在還有多少可以活動的資金?”希成問道。

  “少爺,咱們現在共計還有現銀五百兩,銀票兩千兩,倘若不夠的話,我可以去城中富賈家中拿些回來,這個倒是不必擔心!”嚴叔說道。

  “算了,倒是勉強夠了,這幾天辛苦一下,在城中買一棟宅子,最好大一些。”

  ……

  “嘿,聽說了嗎?我們這里新開了一家武館,叫什么清煌武館來著,這學費可便宜了,只需要十兩銀子呢!”

  “早就知道了,不過也談不上便宜,這十兩銀子可夠我們一家人吃上一年了!”

  “可是總比其他武館二三十兩銀子來的強吧!”

  “理是這么個理,可你去看了沒有,那清煌武館就一個十五六歲的毛頭小子和一個快要老掉牙的老頭,這學費是便宜了,可看他們那樣子也不像什么開武館的人啊?”

  “說的也是啊,這要是遇上了騙子,咱們的錢打了水漂不說,這孩子的前程可就毀了啊,那秋水門可只招十六歲以下的練氣境學員啊,要是耽擱了,進不去秋水門,可咱孩子可就毀了!不成,咱可不能因小失大!”

  “是啊!”

  ……

  一連三天,清煌武館的門前可以說是門庭若市,圍在一起議論的人倒不少,只是進了門便可謂是門可羅雀,即便有寥寥無幾的幾個人,在確認了武館里只有希成和嚴叔二人后,也是立刻便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希成對此也是頗有些無奈,不過倒也算是在預料之中,畢竟自己和嚴叔二人看起來的確不是開武館的樣子。

  “嚴叔,打聽好了嗎?這雙湖城中幾個武館都是些什么實力?”希成關上了門問道。

  “都打聽好了,不算咱們,這雙湖城總共有三大武館。這鎮湖武館和龍騰武館自不必說,當家主事的都在二境塵光的修為,手下還有三五個練氣境的教頭,而那秋寒武館明面上主事的事一對塵光境的雙胞胎兄弟,而且我還聽說,那秋寒武館可能是秋水門某個長老塵光境的長老偷偷吩咐手下開的!嘿,少爺,你可別小瞧了這武館,但凡只要有武館為秋水門送上了合格的弟子,那秋水門都會給武館送上一份不小的禮物,而且,這資質越好,禮物越豐厚!這才是開武館最大的利益所在!”

  希成挑了挑眉毛,沒有說話,手指纏繞把玩著劍穗,似乎是在思考著什么。

  “嚴叔,這樣,等下你放出話來,就說咱們明天前去挑戰龍騰武館,賭注一千兩銀子!”

  “這,少爺,這意圖會不會有些太過明顯了,只怕那龍騰武館不會答應?”

  “無妨,咱這是陽謀,由不得他龍騰武館不答應!”

  ……

  “啪”

  龍騰武館內,一張木桌被拍得四分五裂,為首的一位中年人氣急敗壞的說道:“一千兩銀子?可惡!他這是覺得我龍騰武館無人嗎?”

  下方一人說道:“館主,既然對方敢用一千兩銀子前來踢館,只怕對方是有備而來,咱不得不防啊!”

  “是啊,館主,那清煌武館初來乍到,恐怕這是要把咱們龍騰武館作為踏腳石啊,要不,咱們干脆當做不知道,不接他這挑戰算了?”

  “哼,何必長他人志氣,我何嘗不知道對方的意圖,只是對方已經將這事弄得人盡皆知,咱們若是不接的話,我龍騰武館在這雙湖城的名聲可就完了!”館主說道。

  “可對方似乎是有備而來,只怕……”

  “無妨,我自有主意!”

  ……

  第二天,龍騰武館可謂是空前沸騰,鎮湖武館館主,秋寒武館館主,城主,以及雙湖城有頭有臉的商賈富豪門外還有許多平民百姓盡皆匯聚于此,似乎突然間整個雙湖城所有的目光都匯聚于此了。

  

第4章:挑戰龍騰武館
我在人間攪清煌全文閱讀作者:三蛻蟬加入書架

  希成帶著嚴叔在萬眾矚目下踏入了龍騰武館。

  “一個練氣境的毛頭小子,一個隨時要死了的塵光境,居然也想來挑戰龍騰武館,該不會嫌錢多硌手吧?”鎮湖武館館主低聲笑道。

  希成看了眼鎮湖館主,沒有理會,走到院子中央,對著里面拱手道:“清煌武館前來挑戰,請應戰!”

  語氣雖客氣,可字里行間卻絲毫沒有客氣的意思,眾人有些紛紛露出看戲的笑容。

  “哈哈哈,清煌館主客氣了,咱大趙子民生來好斗,天性使然,無需如此!”龍騰館主的話語從門后傳來。

  而后大門嘭的一聲打開來,從門后走出四道身影,正是龍騰館主與三位教頭。

  “我大趙子民雖好斗,可卻也從不做以多欺少之事,我龍騰武館四人,你清煌武館唯有你二人,不知清煌館主打算如何挑戰?”龍騰館主中氣十足的對著希成說道。

  希成笑了笑說道:“自然是練氣境對戰練氣境,塵光境對戰塵光境!”

  “可你以一敵三,車輪戰的話可有些吃虧呢!”龍騰館主道。

  “既然如此的話,那你們三個一起上好了!”希成有些隨意的說道。

  “你,”龍騰館主氣道。而一旁觀戰的眾人卻為之一振,大家都明白,有好戲看了!

  “哼!既然清煌館主如此托大,咱們便也成全了你,只是到時可不要怪我們以多欺少了!”其中一人說道。

  希成指了指旁邊的空地,那是武館里的演武場說道:“大趙——希成,請!”

  “大趙——莫林,請!”

  “大趙——柳青松,請!”

  “大趙——汪明,請!”

  四人分別抱拳行禮,而后分左右兩邊站立。

  莫,柳,汪三人當即運轉功法,他們明白,這一場戰斗不僅要贏,還要贏得干脆利落,否則都是在給希成做個嫁衣。

  三人身上元氣開始鼓動起來,運轉至全身,而后只見得三人身形猛的一動,而后呈現三足鼎立狀將希成圍在中間,不等希成反應過來,莫林雙腳一踏,借助反沖的力量向希成奔來,而后右手握拳,拳頭上泛出水藍色的光芒,一拳直沖希成胸膛而來,快準狠三字在莫林身上發揮到了極致。

  只是不見希成有什么大的動作,只是左腳一旋,側身躲過一擊,同時伸出左手,手掌上泛起火紅色光芒,輕輕一掌拍在莫林的肩頭上。頓時,莫林前沖的勢頭戛然而止,如同被巨石擊中一般,竟然整個身子向一旁偏移了三分,莫林只得慌亂的踏出三步,這才穩下身體。

  柳,汪二人皺了皺眉頭,莫林的實力他們自然清楚,換做是他們的話全然無法如此輕而易舉的化解莫林這一擊。

  三人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只見得莫林手掌翻動,一股玄奧的氣息自他手掌中涌現出來,莫林大喝一聲:“荒海掌經——浪涌!”一掌直奔希成面門而去。

  與此同時,柳青松與汪明二人也大喝一聲:

  “飛揚拳經——跋扈式!”

  “狂風腿經——風刃式”

  三人使出平生絕學,以無可匹敵的勢態,裹挾著狂暴的天地元氣向希成攻擊而來。

  希成站在原地,臉上依舊帶著笑容,似乎全然沒有將三人的攻勢放在心上。

  “轟”三人的攻擊降臨在希成身上,形成一股氣浪,朝著周圍擴散開來。

  眾人紛紛揮手規避席卷而來的氣浪。不等所有人坐好,不知是誰發出一聲驚呼聲,眾人連忙定睛看去。

  只見得場上四人呈現出一個怪異的姿勢——希成左手化掌抵擋住了柳青松的拳,右手化拳擋住了莫林的掌,同時左邊只有一條腿站立,右腿高抬,以腳掌擋住了汪明的一記劈腿。

  四人維持著這詭異姿勢,竟是誰也奈何不了誰!

  圍觀眾人無不失聲驚嘆道:“這,這是練氣境的實力?”

  希成突然對著三人說道:“各位,該我了!”

  而后只見得希成左腳之上涌出一抹赤紅色元氣,而后左腿微微彎曲,一股狂暴的力量自他左腿涌現,希成一蹬,整個身體騰空而起,同時借助騰空的力量將三人擊退,不等三人穩下身體,希成在空中張開雙腿,分別蹬在了莫林與柳青松胸膛上,同是雙手按住了汪明的肩膀,借助身體落下來力量,一個過肩摔,竟然直接將汪明摔出了演武場之外。莫,柳二人吐出一口鮮血,躺在地上,竟是再也不能掙扎著站起身來。

  頓時,滿座嘩然,圍觀眾人不乏有塵光境的修行者,只是窮盡他們的想象力,恐怕也想不到,小小的練氣境修行者竟然可以做出如此華麗的反擊。

  希成拍了拍手掌,對著龍騰館主道:“館主,看來第一場比武是我贏了呢?”

  龍騰館主深吸了一口氣,同時也壓下了心中的震驚,對著嚴叔拱手行禮道:“大趙——李子一,請!”

  嚴叔同樣拱手行禮道:“大趙——嚴忠,請!”

  李子一不敢再對這一老一小存有半點小覷之心,咽了口唾沫,同時悄悄將事先放于口中的丹藥咽下。

  作為塵光境的修行者,丹田開始發出蒙蒙金光,儲存于丹田的元氣經由金光照耀,無論數量還是質量比起練氣境都強了一大截,同時還可以元氣外放,造成更大的殺傷力。

  李子一不敢存有半點戲耍的心思,一上來當即便是成名絕學。只見得一柄淡藍色的光劍自他手中浮現而出,而后李子一伸出雙指道:“鎮湖劍經——破湖劍!去!”

  淡藍色光劍化作一抹光芒飛速向嚴叔飛射而去,嚴叔依舊佝僂著身子,咳嗽兩聲,用力的揮出手中的拐杖。

  “叮當”傳來一聲金鐵擊打的聲音,一柄淡藍色的光劍被擊飛,落在地上,最后嘭的一聲消失無蹤。而嚴叔也同樣退后了兩步,咳嗽聲愈發急促了起來。

  李子一嘴角一掀,當即得理不饒人,一柄光劍再次從他手中飛射而出,與此同時,李子一“蹬,蹬,蹬”踏出三大步,直接來到嚴叔面前,雙手并攏凝聚出一團藍色光芒,李子一口中大喝道:“荒海掌經——翻海式!”手中藍色光芒直奔嚴叔胸膛而去。

  眼下光劍直奔額頭而去,掌芒直奔胸膛,嚴叔卻如同行將就木的老人,只是站在原地并無動作。到得二者快要近身之時似乎才手忙腳亂的躲避起來。

  “嘭”

  光劍,掌芒從嚴叔身體中穿透而過,發出嘭的聲響,而后嚴叔的身體化作一團氣體消失不見。

  李子一心中一緊,心知上當,急忙回過頭,卻只見得嚴叔蒼老的面孔在眼前浮現,而后嚴叔早已經舉起的拐杖落下,直接將李子一拍出了演武場外。

  “咳咳咳,咳咳咳”似乎是這一擊用盡了嚴叔的力氣,嚴叔開始咳嗽不止,嘴角也隱隱有鮮血滲露出來。

  希成急忙上前扶住嚴叔,而后對著李子一拱手道:“李館主,承讓!”

  李子一看著咳嗽不止的嚴叔,有些氣急,張了張嘴卻不知該如何反駁。

  希成再次對著李子一拱手道:“若不是李館主大意,相信就算嚴叔動用秘法也斷然不是李館主的對手,這一場,就算平局如何?”

  而后希成看了看四周的人群再次說道:“總的說來,這一次我們和李館主一比一戰平,既然沒有勝負之分,那么這一千兩銀子自然也就當不得數了!李館主,你以為意下如何?”

  李子一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愿賭服輸,莫林,取一千兩銀子交予希館主!”

  

第5章:秋水門來人
我在人間攪清煌全文閱讀作者:三蛻蟬加入書架

  清煌武館挑戰龍騰武館獲勝的消息很快便在這雙湖城中傳播開來,特別是希成以一敵三并大獲全勝的消息更是不脛而走,雙湖城中的人們終于意識到這個原本不起眼的小武館擁有多么巨大的潛力,再加上其低的離譜的學費,一時間,前往清煌武館報名的人絡繹不絕。只是,希成只是招收了十名弟子之后便宣布不再招收學員,令得人們頗為不解。不過,希成對此也沒有多做解釋,招滿了之后便關上了門,不準任何人來往。

  “少爺,你先前的出手是否有些太過招搖了些?”嚴叔問道。

  希成笑了笑:“無妨,不這樣,如何釣得來大魚呢?等著吧,不出三五天,必然有人找上門來!”

  希成喝了口茶繼續道:“對于,雖說咱們今天招收的幾個學員只是權宜行事,不過,相遇便是緣分,你還是選幾本適合他們修行的功法,總得要他們過了那秋水門的考核才行!”

  ……

  過了三天時間,此間已經是九月半,一輪皎潔的玉盤高掛于夜空之上,灑下無數清冷的光輝。學員們都已經放回家中,只有希成和嚴叔坐在院子里。

  “一個月過去,才從練氣境初期到練氣境中期,這修煉進度有些慢了!”希成皺眉說道。

  嚴叔呵呵一笑:“少爺說笑了!”

  希成搖了搖頭道:“按照時間來算,那里還有一年左右就要出世了,按照這樣的修行進度,一年時間,頂多修煉到塵光境中期,有些不夠啊!”

  嚴叔拍了拍希成的肩膀道:“少爺,放心吧,有我呢!”

  希成道:“不,嚴叔,現在我也已經踏入了練氣境,可不能事事都依靠你了!”

  “嗯?有人來了!”

  嚴叔話音剛剛落下,便聽得門外傳來咚咚咚的敲門聲,二人當即停下了話頭,嚴叔起身開門。

  一行三人,其中二人正是秋寒武館的兩位館主,分別名為錢平,錢起,他們中間還有一位老者,頭發已經有些花白,只是肌膚依舊光滑,只是有些沙啞的聲音暴露了他已經到了知天命的年紀。

  嚴叔皺了皺眉道:“不知三位貴客臨門有何貴干?”

  站在左側的錢平道:“我是秋寒武館錢平,這位是我同胞兄弟錢起,這位是秋水門長老霍無為,深夜前來貴地,深感抱歉,只是在下有要事與希館主商議,還請行個方便!”

  嚴叔回頭看了看希成,希成點了點頭,而后將三人迎了進去。

  錢平對希成拱手道:“見過希館主!”而后再次將錢起,霍無為介紹了一番。

  希成一一打過招呼,而后道:“不知三位貴客星夜臨門,有何貴干?”

  霍無為咳嗽一聲道:“既然如此,老夫便開門見山了!老夫看希館主面目似乎不過十五六歲的年紀,卻已經有練氣境中期的修為,還能以一敵三并且贏得干脆利落,真可謂是英雄出少年!不知,希館主可有意向加入我秋水門?”

  希成看了眼霍無為,有些猶疑道:“我卻是才十五歲之年齡,只是,”

  霍無為笑道:“希館主有話但說無妨,我秋水門不同于其他大派,向來不會強迫他人加入本門,無論你是否愿意加入秋水門,老夫都會將你視為忘年小友的!”

  希成這才緩緩道:“霍長老,非是小子不愿意加入秋水門,只是在下確是有要事在身,暫時不便加入任何門派,還望長老體諒則個!”

  霍無為哈哈大笑道:“人各有志,不見怪,不見怪!”

  希成裝作抹了抹額頭的汗珠,對嚴叔道:“嚴叔,貴客臨門。快將我從京城帶來的美酒給各位嘗嘗!”

  “酒?”聞言霍無為的眼前一亮,聳了聳鼻子道:“希小子可有酒?”

  希成笑道:“自然有,是小子我特意從易安城同安客棧帶來的!”

  霍無為拿起一壇拍掉泥封,在壇口聞了聞,陶醉道:“早聽說同安客棧的金秋桂花酒乃是易安城一絕,如今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前輩請!”希成敬酒道。

  霍無為也不客氣直接拿起壇子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用袖子擦了擦嘴,發出滿意的聲音。

  不知不覺已是半個時辰過去,霍無為已經是滿面通紅,渾身散發著濃郁的酒氣。

  “痛快!自從宗主給我下了戒酒令以來,好久沒有如此痛快了!希賢侄,就沖你這頓酒,以后但凡有事,盡可以去找錢平,錢起二人,若是他們處理不了的事,老夫也可以幫襯一二!”

  “前輩若是喜歡,這里還有三壇,一并送給前輩好了!”嚴叔站在希成身后說道。

  霍無為連連擺手道:“不可不可,這可不成,老夫豈是貪圖便宜之輩!”

  希成笑道:“前輩說的是,是小子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不如這樣,這金秋桂花酒我從京城買時是一百五兩一壇,小子就做一回生意人,以五百兩賣與前輩可好?”

  霍無為掏出五百兩銀子放在桌子上,笑道:“這才像話嘛!”

  ……

  “少爺,老仆不明白,這明明是一個和霍無為結交的大好機會,少爺卻為何始終不曾踏出那一步?”

  “我之前高調擊敗了龍騰武館三人,這才引來霍無為的接見,而后又投其所好以好酒相待,明眼人自然便知道是有事相求。這霍無為是聰明人,倘若真收下了那三壇酒,拿人手短之下,恐怕就不得不幫襯我們一二了,我以五百兩銀子賣給霍無為便是在告訴他我沒有所求之事。”希成道。

  “另外,從先前霍無為的行為舉止來看,霍無為這人倒是豪爽之輩,這才是我最后將這三壇酒賣給他的原因!以后可要和秋寒武館多走動一番了。總的說來,今晚上倒是收獲良多,首先明白了這霍無為的性格,其次收獲了他的好感,以后要想通過他接觸其他秋水門高層就容易多了!”希成補充道。

  ……

  “嚴叔,睡了?”

  “沒呢,少爺!”

  “想不想去鏡湖看看?”

  “少爺,這……”

  “無妨,都已經過去許久了,咱們明天去看看?”

  “聽少爺的!”

  “嗯,放心吧,我沒事!”

  

第6章:鏡湖老叟
我在人間攪清煌全文閱讀作者:三蛻蟬加入書架

  鏡,塵雙湖作為雙湖城的一大名片,慕名前來參觀的人自然不在少數。希成將武館學員放了回去,乘了一輛馬車與嚴叔來到了鏡湖。

  鏡湖位于雙湖城城外六十里左右一片山林中,四周山林環繞,林麓幽深,鏡湖如同一塊鏡子般鑲嵌于山林中,白鷺棲樹梢,游魚翔淺底。

  約莫是今天天氣比較陰暗的緣故,鏡湖邊上的人并不多。希成和嚴叔在湖邊站立,怔怔的看著湖面,一老一少盡皆無言。

  就在二人出神間,從旁走過一位老叟,帶著斗笠,一手拿著魚竿,一手拿著木桶,容顏蒼老,滿面白須,偶有幾根頭發從斗笠中散落出來,也早已經染盡霜雪。看著出神的二人,老叟發出蒼老的聲音道:“二位,就要下雨了,請回吧!”

  希成回過神來,看著身旁正拋出魚竿的老叟道:“初來鏡湖,一時間被眼前美景所迷,倒是忘了天色,這就回!倒是老人家你,快要下雨了,怎么還來釣魚?”

  “前些日子我孫兒上山打獵,不小心踩滑了,傷了腿,動彈不得,家中又只得我一人照顧,就尋思著釣點魚給他補補身子,只是平日里鏡湖來往的人多,早把魚兒嚇跑了,這不,看今天人少,這才過來碰碰運氣。”老叟笑道。

  嚴叔緊緊的盯著老叟,不著痕跡的碰了碰希成的胳膊,希成笑道:“老人家,這個就叫有緣千里來相會,小子不才,倒是胡亂跟家里人學過幾年醫術,也許說不定就可以幫上你!”

  老叟回頭驚喜道:“那倒湊了巧了”

  隨后又遺憾道:“只是老頭子我實在囊中羞澀得緊,付不出診金來啊!”

  希成抬頭看了眼天色,一咬牙道:“倒是無妨,眼看就要下雨了,現在回去恐怕也來不及了,權且當做避雨借宿的酬金了。”

  老叟這才笑道:“這感情好,這感情好,小兄弟快請,老頭兒給你帶路!”

  老叟家就在山后,只得一間茅草屋,旁邊搭了個草棚,那是生火做飯的所在,在這群山綿密間竟只得老叟一家住戶。

  “老夫姓段,單名一個數,原本住在鏡湖邊,只是后來秋水門搬到此地,占了我的房子,賠償的銀子又被我那不成器的兒子胡亂輸了,因此,只得在此胡亂修個房子,度過殘生,只是苦了我這孫子,從小就沒了短命父親,現在又受了這一難,萬一留下個后遺癥什么的,這一輩子可就毀了!”說到這里,老叟已經流下淚來。

  希成連忙安慰道:“老人家放寬心,小子我一定竭盡全力,定要把你孫子醫治好!”

  老叟連忙點頭道:“如此一來就麻煩你了!”

  ……

  床榻之上,一位與希成差不多同齡的男子躺在床上,整個右腿之上層層疊疊的裹著厚厚的紗布,散發出淡淡的惡臭。

  老叟道:“練兒,這是城里來的大夫,過來給你看腿的!”段練打量了一下希成,而后沖希成抱了抱拳。

  希成皺了皺眉頭,而后雙手搭在了段練的脈搏上,而后眉頭越皺越深,最后坐在一旁,手指把玩著劍穗,閉目沉思。

  過了約莫一炷香的時間,希成這才睜開眼睛,道:“老人家,我看令孫可不像踩滑了摔下來造成的傷勢啊。”

  段練怒道:“起先進門時就感覺你不是什么大夫,現在看來,果真如此,我這傷是怎么來的,莫非你比我還清楚?莫不是哪里來的江湖騙子,見我們爺孫兩個好欺負,來騙錢來了?”

  段數只得在一旁陪笑道:“大夫莫惱,小孫自小被我嬌慣得快了,一時有些口快,千萬不要放在心上,只是小孫兒前些日子傷了腿動彈不得,只痛得在山里滿地打滾,還是老頭我多時不見得他回來,去山里把他背回來的,因此,小孫兒的傷勢是半點做不了假的!”

  希成搖了搖頭,笑道:“老人家,你騙得了別人,可騙不了我,令孫右腿散發出淡淡的惡臭,準確的說是有點燒焦的味道,整個腿部經脈蜷縮,扭曲得如同焦炭,丹田如同一個漏風的大火爐,雖不停的在補充天地元氣,可天地元氣一入體就很快被蒸發殆盡,即使勉強有一絲殘存的元氣不被蒸發卻也很快便泄露了出去,倘若不是【前輩】你用用了冰玉凝脂膏及時裹住了令孫的傷口,而后又一直將自身的天地元氣灌注到令孫的體內,恐怕令孫此時早已經丹田破碎而亡了吧!而能夠造成這樣的傷勢的,天底下唯有火國公的成名絕學——焚天劍經!”希成淡淡道,只是將前輩二字說得極重。

  段數與段練聞言,臉色盡皆陰晴不定,希成沒有理會他們難看的臉色,繼續道:“那么事情就很明顯了,你之所以去鏡湖,恐怕就是為了那鏡湖特產的鏡湖刀魚。嗯,鏡湖刀魚確實能夠勉強阻止令孫的傷勢惡化,只是效果嘛,也就那樣,一旦令孫不能得到救治,估計也就三五個月半年的時間可活了!”

  段數大袖一揮,木門隨即關上,而后道:“火國公府里莫非無人了?僅僅派一個練氣境小子和一個塵光境的老家伙就敢來追殺我們爺孫兩個?”

  “雖然不知道你和火國公有什么深仇大恨,不過我可不是火國公的人,反而我和他也有一些不可化解的仇恨,如此一來,敵人的敵人也就是朋友了!那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希成,我身后的是我嚴叔,哦,對了,他和你一樣也是第四境星羅境的修行者!”希成道。

  “小子你究竟是什么人?”段數神色愈發凝重,問道。

  希成從袖子中掏出一塊巴掌大小的令牌,扔給段數。

  段數瞥了眼令牌,而后臉色大變,狂喜道:“藥神殿子牌?”

  希成點了點頭,而后段數突然單膝跪地道:“還請少殿主救下令孫性命!我鐵面判官段成否必定銘感五內,少殿主但有吩咐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段成否?原來你是段成否,如此一來,令孫的性命我救下了!”希成道。

  

123下一頁
掃碼
作者三蛻蟬所寫的《我在人間攪清煌》為轉載作品,我在人間攪清煌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UU看書提供我在人間攪清煌全文閱讀。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我在人間攪清煌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我在人間攪清煌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我在人間攪清煌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我在人間攪清煌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