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看書 > 科幻灵异小說 > 天災最新章節 > 天災全文閱讀
選择背景颜色: 選择字體: 選择字體大小:
第12章 尋找
天災全文閱讀作者:彩虹之門加入書架

  在寧玉山的分配之下,小組之內一共七人分頭開始搜集、尋找、比對各方面的數據。

  這方面的猜想,在前兩次異變之時已經有人隱約提出過,但并沒有現在這么明確。原因很簡單,只有樣本數量足夠多的情況下,所展開的關于對相同特點的分析才具有可信度。

  現在,這巨人已經導致了三次異變,樣本數量大概可以算是夠了。

  顧子明在這個工作之中表現出了異常的熱情。用他的話來說,這讓他找到了以往查案子的時候,通宵翻卷宗,查物證的感覺。

  太陽悄悄的落下,又悄悄的升起。當新的一天的第一縷陽光照射到巨人身上的時候,它再度站了起來,再度開始向前方行走。于是龐大的車隊也一同啟程,仍舊緊緊的包圍著它,一直到太陽再度落下為止。

  一連過去了足足三天,分析小組的調查才告一段落。

  在這幾天時間之中,分析小組成員們全面而詳盡的比對了三次異變發生之前,可能導致巨人做出如此行為的一切原因。為了做到這一點,羅嗣忠將軍甚至專門指派了五名軍方文職人員負責與各種科研機構對接,搜集并整理了多達上萬份資料。

  可是最終的結果還是讓人們失望了。

  人們沒有找到三次異變之時任何有價值、有意義,且從邏輯上可以說得通的相同點。甚至連候選可能都沒有。

  相比起三天之前,顧子明的頭發愈發的蓬亂了,甚至已經因為太油而變成了一綹一綹的。他眼睛上滿是眼屎,臉上也滿是油光,身上則泛著一股不明來源的酸味與煙味混合的奇怪味道。

  當又一次碰頭會召開的時候,坐在他旁邊的韋思雨忍不住抱怨了起來:“顧子明,你能不能洗個澡?你身上的味道熏的我沒法思考。”

  除了顧子明、韋思雨之外的五人互相看著,臉上俱都露出了認同的神色。

  沒有辦法,車廂內的氣味實在太難聞了。

  顧子明尷尬的笑了下,轉過身來將車窗戶推開了一條縫。撒哈拉沙漠那干燥灼熱的風吹進來,才讓車廂內的氣味消散了一點。

  寧玉山輕咳一聲,道:“言歸正傳。大家有什么發現沒有?”

  幾人俱都搖了搖頭,一片沉默。

  片刻,詹正業有些遲疑的說道:“我有一個想法,供大家參考。唔,我在想,我們可能只專注于別的方面,反而忽略了最基本的東西。”

  所有人的目光俱都集中到了詹正業身上。

  “我是說,會不會,是我們本身導致了巨人的一次次行為異常?”詹正業組織著語言,斟酌著說道:“我注意到,在我們的軍隊包圍巨人之前,那種異常現象從未發生過。”

  詹正業的話語引起了人們的沉思。半響,寧玉山道:“我不太贊同。這個相同點其實沒有什么意義,就像三次異常行為,巨人都在地球上,都在大氣層之內,都在非洲這些共同點一樣,沒有意義。”

  姜華將座位拉了拉,離顧子明遠了一點,離車窗近了一點,似乎仍舊受不了顧子明身上的味道。之后,他說道:“我倒是認為,這不是沒有可能。那畢竟是一個外星生命,它的行為邏輯可能與我們根本不一樣。但最關鍵的一點是,我們沒有證據證明這兩者之間存在關聯。”

  余馨說道:“這其實很簡單。我們可以上報這個推測,要求羅將軍配合我們,暫時撤離對巨人的包圍。”

  寧玉山立刻否決:“除非有足夠證據,否則這不可能。”

  類似這種推測可以有許多,就像之前寧玉山所說的,“巨人都在地球上”、“巨人都在非洲”等相同點一樣,它們固然存在著某些可能,但沒有驗證的意義。

  車廂之內再度恢復了沉默。

  片刻,韋思雨望向了陸景明:“陸博士,你有沒有什么看法?”

  在坐七人之中,唯有陸景明一人是自然科學方面的專家。

  陸景明想過很多,但那些想法仍舊散碎不成體系,完全無法聯系到一起。于是他仍舊維持著以往沉默是金的作風,再度搖了搖頭。

  寧玉山嘆了口氣,道:“那這次就先這樣,散了吧。子明,你回去洗個澡,別老熏著我們。年紀輕輕的,怎么這么不講衛生。”

  顧子明尷尬道:“我就是工作起來就忘了。行,我回去就洗。”

  在等待各自的車子前來迎接的時間里,寧玉山輕輕的嘆了口氣,似乎自言自語一般說道:“我接到通報,在之前的‘太陽風’襲擊之中,全球共有五架飛機墜毀,四起列車相撞,至于其余的各項損失就更多了。總的來算,因為此事而遇難的人,不會少于五千。至于經濟損失更是無法估量。”

  之前引發了白晝極光的高能帶電粒子流并不是來自太陽。但為了稱呼簡便,人們仍舊稱呼此次事件為太陽風襲擊事件。

  幾人繼續沉默。

  寧玉山繼續道:“對了,那個中年男子被當地政府拘留了三天就放出來了。但放出來的第二天,也就是今天,他自殺了。”

  陸景明霍然抬起了頭。

  寧玉山苦笑道:“他自殺倒不是因為海嘯襲擊事件為他造成的損失。唔,是網絡暴力。太陽風襲擊事件的受害者還有家屬們認為是他引發了巨人的第三次異常行為,從而傷害到了自己。他不堪其擾,精神壓力也很大,一時想不開,就自殺了。”

  陸景明喃喃道:“都是受害者,何必呢……”

  姜華低聲道:“如果此次事件遲遲無法解決,未來這樣的事情只會越來越多。”

  寧玉山沉聲道:“同志們,重任在肩吶。”

  陸景明心中沉甸甸的。其余幾人心中同樣如此。

  臨時會議室所在的這輛裝甲車停下,車廂門打開,幾人俱都滿是沉重的走下了車。旁邊,屬于幾人自己的裝甲車已經等候在旁邊了。

  回到自己的裝甲車,陸景明坐在單人小床上,靠著車窗,望著數百米之外那名不斷行走的巨人怔怔出神。

  漸漸的,漸漸的,面前巨人的身影似乎與夢境之中那個身影漸漸重合在了一起,讓陸景明有些分辨不出究竟哪個是真的,哪個才是虛幻。

  “到底是為什么呢?為什么呢?”

  陸景明默默念叨著這個問題,心中久久無法平靜。

  便在這長久的凝望之中,不知道為什么,陸景明忽然感覺,那巨人行走的姿勢有些怪異。但哪里怪異,他又說不上來。

  這只是一種感覺而已。

  陸景明再一次仔細打量這名自己熟悉無比的巨人,甚至用上了望遠鏡,仔細打量它的每一個身體組成部分,仔細看著它那墨綠色的皮膚,與整體相比略顯粗短的雙腿,以及厚實的胸腹部,還有腦袋。

  陸景明看了很久很久,連車廂內早上就準備好的午飯都沒有吃,一直到太陽落山,夜晚降臨為止。

  巨人停下,車隊也停下。士兵們按照以往的經驗開始扎營,餐車開始準備食物,陸景明也打開車廂門,踏入到了沙漠之中。

  顧子明也從旁邊裝甲車跳了下來。與上午相比,此刻的他整潔了許多,也精神了許多,恢復了原本那個精神小伙的真面貌。

  陸景明與他打了個招呼,之后便相顧無言。

  韋思雨,姜華,寧玉山等人也走了過來。幾人各自取了一份晚餐,默默的吃著。

  “這兒離開羅市已經不遠了吧?快出沙漠了。”

  “是啊,按這速度,明天應該就到開羅市了。”

  “城市里恐怕不好包圍吧。”

  “沒事兒,當地政府已經做好準備了。他們從外地調來了大量治安人員,到時會全城封閉,不允許任何民眾離開家的。”

  “希望別出什么岔子。”

  “希望吧。”

  夜晚降臨,士兵們有序的完成了交接,營地之中再度恢復了安靜。陸景明卻仍舊睡不著。于是他再度靠坐在車窗邊,再度凝望著幾百米之外的那名巨人。

  已經是夜晚了,但天地之間并不黑暗。因為此刻的夜空之中有兩個光源,一個月亮,一個木星。

  幾百米之外,巨人仍舊維持著以往那個坐姿,一動不動。但不知道為什么,凝視著坐姿的巨人之時,白天時候看著巨人的那種古怪感覺竟然消失不見了。

  陸景明仔細看著巨人的一切,試圖尋找到巨人與白天的差異,但無論如何尋找都找不到。

  “真是奇怪……”

  一夜平安度過。

  對于人們來說,只要巨人不亂抬頭,不亂看東西,那就算是平安了。在現階段,人們也實在無法奢望更多的東西。

  太陽升起,巨人再度開始了前進。到中午時候,陸景明已經隱約看到了有人類居住的痕跡。等到半下午時候,車隊與包圍在中間的巨人終于正式進入到了開羅市之中。

  往日繁華的城市此刻除了大批神色緊張的治安人員之外空無一人。便在這沉重肅穆的氣氛之中,車隊與巨人俱都默默的前進著。

  

第13章 呼喊
天災全文閱讀作者:彩虹之門加入書架

  一輪圓圓的太陽掛在西邊的天空上,靜靜照耀著下方的龐大都市。

  按照巨人的前進路線以及方向,人們基本已經提前預判出了巨人會從哪條路,哪個方向穿過開羅市,并提前清空了這一片區域的所有居民。

  任何人,無論是工作于此還是生活與此,全部都被撤離到了距此最少一公里之外。軍方的包圍圈也提前規劃好了路線,仍舊維持著大約五百米的距離,在不同的城市道路之上隱隱包圍著它。

  當看到巨人按照人們提前預判的那樣,略微轉了個彎,走到了橫貫城市的那條主干道之上時,包括羅嗣忠在內,幾乎所有人都輕輕的松了口氣。

  如果這巨人不肯按照人類城市已經規劃好的道路前進,而是自己“開辟”出一條道路的話,那無疑將會對人類都市造成嚴重的損傷。但現在,它走上了主干道,沿著空曠的道路前進,這一點就不必擔心了。

  不僅如此,這還意味著巨人至少存在一定的智能。這也為未來與巨人的溝通奠定了一定的基礎。

  往日車水馬龍的城市主干道此刻空空蕩蕩。往日主干道兩旁人來人往的商業樓、居民樓也俱都門窗緊閉,空無一人。

  在距離它數百米的地方,無數輛軍用車輛嚴陣以待,如臨大敵。更外圍,則是更多數量的地方治安人員把守著各條大街小巷,嚴禁任何無關人員出現。天空之中則是上百架武裝直升機飛來飛去,轟隆隆的聲音傳遍整座城市。數百萬居民則只能呆在家中,在一片惴惴不安的氣氛之中,透過窗戶看著外部世界的一切。

  整座城市,在這一刻,因為這一個不速之客而陷入停滯。

  大約在一個小時之后,巨人才會走出開羅市區范圍。而直到那個時候,這座城市才會從死寂之中復活過來。

  此刻,陸景明與寧玉山等人正坐著一架直升機在天空中盤旋,從天空中觀察著這巨人的身影。

  以往時候,陸景明雖然沒有來過這個城市,但也從電視、網絡之中見證過它的繁華。現在,看著一片死寂的城市,看著城市中央那個龐大的身影,他心中滿是難言的滋味。

  旁邊,余馨似乎自言自語道:“幸好這家伙還知道在路上走,不然我們還得多出不少麻煩。”

  姜華道:“它給我們惹的麻煩還少么?也不在乎這一點。”

  寧玉山咳嗽一聲,道:“我更關心它為什么會選擇在路上走,而不是延續之前的方向和路線,直接開辟出一條路來。”

  顧子明奇怪道:“有路不走干嘛走別的?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寧玉山瞪了他一眼:“那是你。這家伙可是外星人,外星人!”

  陸景明低聲道:“這至少證明,無緣無故的破壞,并不能為它帶來哪怕只是心理層面的愉悅或者其余方面的好處。”

  韋思雨若有所思:“我們大概可以認為,它來到地球上,目的并不是為了破壞。而這從側面證明,它點燃木星,引發太陽風襲擊,或者月球引力增大,都不是在針對我們人類,而是另有目的,另有原因。”

  詹正業沉思片刻,說道:“由此而得出這個推論還有些勉強,證據不夠充足。不過確實存在這個可能。”

  陸景明再度抬起頭來,透過飛機舷窗看向不遠處那名巨人。在它一步一步的前進之中,那種略顯怪異的感覺再度襲來。

  “你們有沒有感覺,它走路的姿勢有些怪?就像,就像……”陸景明斟酌著語言,但最終還是沒有找到合適的形容詞:“總之我感覺有些怪。反而是它坐下的時候沒有這種感覺。”

  “怪嗎?”

  幾人聽到陸景明話語,紛紛湊到了窗戶邊,再度開始仔細觀察那巨人行走的姿勢。韋思雨還拿出了望遠鏡,認認真真的看著。

  不遠處的地面上,那巨人已經走到了城市主干道的一處岔道。主干道在這里有一個轉向,如果繼續前進,將進入支路,如果轉彎,則仍舊是順著主干道前進。

  但如果想要以最短的距離,最快的速度離開城區的話,繼續順著主干道前進才是最佳的選擇。

  在來到岔路這里的時候,人們看到,那巨人沒有絲毫猶豫,直接轉向,繼續沿著主干道向前走。

  又看了一會,韋思雨首先搖了搖頭:“我沒有這種感覺。”

  “我也沒有。”

  “沒有。”

  陸景明嘆了口氣:“好吧,或許這只是我的錯覺。”

  便在這個時候,從陸景明幾人乘坐的直升機旁邊,另一架直升機隆隆飛過,并從巨人側方大約二百余米的距離處掠過。

  這種情況在之前就已經發生過許多次,甚至在巨人還未進入城區,尚且在草原和沙漠之中的時候就已經經常有了。寧玉山獲取到的那些拍攝資料里就有許多是從直升機上航拍的。

  這種情況很正常,無論從哪方面看,都不像是可以引起意外的樣子。可是不知道為什么,這一次直升機的抵近飛行,偏偏引起了那巨人的動作。

  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那巨人再一次突兀的停了下來。它站在空無一人的城市主干道之上,在兩側林立的高樓之下,在那里一動不動,如同一尊雕像。

  直升機內氣氛驟然緊張。在這一刻,甚至連飛機都搖晃了幾下,似乎駕駛員的操作在這一刻出現了一些慌亂和失誤。

  另一架直升機里,密切觀察現場局勢的羅嗣忠在第一時間就發現了這個情況。他放下手中剛剛擰開瓶蓋,還沒有來得及喝上一口的礦泉水,猛地從座位上探起身子,透過窗戶,滿是緊張的望著它。

  龐大的車隊在一瞬間停下。車隊外圍的治安人員所組成的車隊也不得不同時停下。人們面面相覷,不明所以。

  更外側的地方,被封閉在民居、商業樓之中的民眾們也立刻看到了這一幕。

  “他們怎么停下了?”

  “怎么回事?發生了什么?”

  “他們停下了?他們怎么會停下?難道那巨人停下了,所以他們才停下?”

  似乎只有這一個解釋了。而巨人在白天停下意味著什么,人們心中俱都很清楚。

  巨人上一次在白天停下才過去不久。那個時候,它望向了天空,引發了太陽風襲擊事件,導致眾多民眾遇難。

  現在,它又一次停下了。

  陰霾在這一瞬間籠罩了整座城市,無邊的恐慌情緒開始不受控制的蔓延。

  民居里,商業樓里,用作避險區域的公園里,體育館里,位于地下的防空洞里,無數民眾的心,在這一刻同時提了起來。

  它想做什么?

  它想做什么?

  為什么要在我們的家園里?

  為什么?

  有一些心理脆弱的人已經開始控制不住的流出淚水,發出了壓抑的哭聲。也有人不由自主的將那個壓抑已久的呼聲喊了出來。

  “滾開,巨人!”

  “滾開!”

  “滾!巨人!”

  一開始的時候,還只有很少人這樣喊,但在這不斷蔓延的恐慌情緒里,這呼聲似乎也有了某種傳染性。于是很快,一個人呼喊變成了一棟樓在呼喊,一棟樓變成了一個小區,一個小區又變成了區域。到最后,呼喊聲響徹整座城市。甚至,連一些參與了維持治安的地方安保人員也開始了呼喊。

  大街,小巷,居民樓,公園,執勤點,商業區,到處都是呼喊。唯獨參與了此次包圍行動的軍人們還維持著安靜。但從他們那凝重的神色,以及略顯僵硬的身體動作上,也可以明顯感受到他們的激動。

  此刻,那巨人仍舊靜靜的站在那里,沒有任何動作。

  來自上級的通訊連接已經與現場接通,此刻,上級再一次取代了羅嗣忠,擁有了對現場軍隊的指揮權力。

  便在不知道多少道目光的注視之下,那巨人忽然緩緩坐下,坐在了平整的馬路之上。它膝蓋屈起,雙臂撐在膝蓋上拖著腦袋。

  陸景明的心再一次提起。上一次,在沙漠之中,它就是這樣坐著,然后抬起頭望向了天空。

  這一次,它會看向哪兒?又會引起什么樣的變化?

  但這一次,它并未抬頭。它反而低下頭,看向了地面。似乎那平整的馬路之上存在著什么有意思的東西。

  寧玉山喃喃道:“它在看什么東西?地面?一條公路有什么好看的?還是說地下藏著什么東西?”

  但就在這不知不覺之間,陸景明的臉色已經開始變得蒼白。他霍然抬起頭來,便看到姜華的神色與自己幾乎一樣。

  兩人對視一眼,姜華便略有些顫抖的說道:“它,它不是在看地面。它在看,在看我們的地球……”

  “它在看地球!”

  當姜華與陸景明兩人異口同聲的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寧玉山感覺自己的心臟猛然“咚”的一聲,狠狠的跳了一下。他口不擇言的罵了一句,立刻跳起來抓起了電話。

  羅嗣忠臉色蒼白的聽寧玉山講完,立刻抓起了另一部電話。

  “司令,我請求立刻展開進攻,立刻!”

第14章 恐懼
天災全文閱讀作者:彩虹之門加入書架

  沒有人知道巨人凝望地球將引發什么樣的后果。同樣的,也沒有人知道對巨人展開進攻將會引發什么樣的后果。

  雙方都是未知。而未知,就意味著風險。

  但至少,還存在著另外一種可能,也即,己方的進攻強行打斷了巨人凝望地球的進程,導致可能引發的地球異變消失。當然,也有可能招致更為猛烈的報復。

  無論作何選擇,都有理由,都將面對不可知的風險。

  直升機內,陸景明,姜華等人俱都神色蒼白。

  陸景明再一次挪到窗邊,再一次仔細的看著不遠處那名巨人,腦袋陷入了急速的思考。

  留給自己的時間并不算多。如果自己想要扭轉局面,避免讓人類文明,讓地球承受無論作何選擇都必須面臨不可知的風險的局面,就必須要在十分鐘時間之內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

  不,時間可能還沒有十分鐘。因為上級可能做出進攻的決定,而進攻的話,必然會在十分鐘期限到來之前開始。

  這是一個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在此之前,在聚合了同事們所有智慧的前提之下,分析小組都未能得出什么結論,現在時間如此之短,又怎么可能有明確的結論出現?

  就算陸景明思考出了什么結論,時間也太短了,根本就來不及執行。

  可是陸景明知道,自己必須要做點什么。哪怕最終仍舊是失敗,自己也必須要做點什么。

  他仔細的望著那名在城市中心席地而坐的巨人,仔細的思考著,分析著目前已經得到的所有資料。在這一刻,他那經受過基因編輯,從而擁有了更出眾分析能力、思考能力、聯想能力的大腦在前所未有的高速運轉之中。

  忽然間,一點靈光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之中。他立刻看向寧玉山,以不容拒絕的語氣道:“寧組長,把昨天晚上生物和生理學專家們的有關巨人生理信息的最新分析報告給我。”

  寧玉山一個激靈,下意識道:“好。”

  旁邊,韋思雨急切道:“陸博士,你有什么想法嗎?”

  陸景明沒有回答,只是盯著寧玉山。旁邊,余馨輕輕拉了韋思雨一把,將右手食指伸在嘴邊,輕輕的噓了一下。

  韋思雨強行閉上嘴巴,臉上焦急之中多了一點期待。

  寧玉山終于將電腦從旁邊拿了起來,手忙腳亂的開始在上面操作。片刻之后,寧玉山大叫一聲:“我明明記得放在這里的,怎么找不到了!”

  “給我。”

  不經寧玉山同意,陸景明一把將筆記本電腦拿了過來,鼠標點了幾下,就順利的在一堆雜亂的文件之中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這份文件昨天晚上剛剛傳過來,陸景明還沒有來得及看。

  將其打開,陸景明迅速的翻動,果然,在將報告文件翻到下半部分的時候,他看到了自己想要找的東西。

  那上面,有一些關于巨人的透視圖,相應的分析報告等。

  “據分析,巨人的生理弱點應該在胸腹部,核聚變反應堆那里。但如要對其展開進攻,我們并不建議精準打擊此處。因為額外的攻擊有可能導致聚變反應堆失控,引發相當于一枚小型氫彈的爆炸……”

  陸景明霍然抬起了頭。也就在這個時候,羅嗣忠將軍的聲音傳遍了整支軍隊,也傳到了陸景明所乘坐的這架直升機之中。

  “全體作戰人員聽令!兩分鐘后對巨人展開進攻!最大火力!飽和攻擊!”

  果然,就像陸景明預測的那樣,還未等十分鐘時間結束,進攻的命令就已經下達。

  寧玉山,詹正業,姜華等人的視線在這一刻,全部匯聚到了陸景明身上。

  “不能進攻,不能進攻。”陸景明喃喃著,一把抓起電話,急切道:“羅將軍!我是陸景明,我要求停止進攻,停止進攻!立刻疏散所有車隊,士兵,直升機等,確保所有人都從巨人視野之中消失!”

  羅嗣忠吼道:“這是上級的命令!”

  “我有更好的辦法解決此次危機!”

  羅嗣忠察覺到,這個看著平平無奇,但不知道為什么上級卻異常重視的物理學家似乎察覺到了什么東西。他沉默了兩秒,毅然道:“你去向上級解釋。但在接到中斷進攻命令之前,我不會停止!”

  “立刻,立刻幫我接通!”

  電話話筒里傳來了嘟的一聲,隨后,一個沉穩的聲音傳進了陸景明的耳朵:“我是吳清河。景明,告訴我你的理由。”

  吳清河與羅嗣忠軍銜一樣,都是少將,不知道為什么在羅嗣忠口中吳清河卻是上級。不過陸景明也來不及思考這些細枝末節的東西。

  此刻,以巨人為核心,周邊五百米處,無數坦克已經揚起了炮管,巨大的炮車則已經抬起了發射架。在空中不斷盤旋的武裝直升機則已經打開了發射口。

  戰斗已經一觸即發。

  時間緊急,在這一刻,陸景明的聲音甚至都有一點微微的顫抖。

  “它在害怕,它在害怕!我們嚇到它了!”

  吳清河微微有些動容:“你是說,我們嚇到了巨人,所以它才會引發一系列的異變?可是,這怎么可能?它那么強大,我們怎么可能嚇到它?”

  “它雖然強大,但它可能只是個小孩子!它對于自己的力量沒有明確認識,也并不了解這個世界,它,它根本就是在憑本能行動!”

  吳清河的口吻異常嚴肅:“告訴我理由。”

  “它所謂的坐姿根本就不是坐姿,而是在保護自己!就像我們人類遇到危險也會抱頭蹲下一樣,它感覺自己遇到危險,也會那樣坐下,保護好自己的核心部位。區別只在于,我們人類最重要的器官是腦袋,它最重要的器官則是胸腹部的聚變反應堆!晚上的時候,它也不是在休息,它只是恐懼夜晚,所以太陽一落下它就那樣坐下!”

  陸景明口不擇言,只是將自己推測出的東西一股腦兒的說出來。一口氣說完這些之后,他看了看時間,發現距離預定的進攻時間僅僅只剩下二十秒鐘了,心中便愈發急切:“更多的推測,我可以晚點向你們解釋。現在,快下令停止進攻!撤離所有人,它感覺威脅消失,自然就會停止發生異變!”

  陸景明的說法太過顛覆,也太過驚人。在此之前,沒有人會認為,一個擁有超級科技,可以輕而易舉點燃木星,引發月球引力增大,導致太陽風襲擊的外星巨人,竟然也會因為人類的一些行為而產生恐懼,從而導致一系列不明智的行為。

  但將這一切串起來,便會發現,陸景明的說法似乎也有一些道理。雖然陸景明同樣沒有證據可以證明這些東西。

  話筒之中沉默了幾秒。也不知道吳清河是在思考,還是在聽取更上級的意見。便在預定時間還剩下五秒鐘的時候,吳清河的聲音再次傳進了陸景明的耳朵,也傳到了羅嗣忠的耳朵里。

  “上級決定采信陸博士的說法。羅將軍,停止進攻,立刻撤離。”

  “是。”

  在這一刻,陸景明只感覺自己渾身是汗,就像是虛脫了一樣,無力的坐在了座位上。

  他的心臟仍舊在砰砰砰的劇烈跳動著,久久不肯平靜。

  他所乘坐的直升機在空中畫了一個圈,轉頭向遠離巨人的方向飛去。其余直升機也全部如此。

  當直升機飛過大街小巷的時候,陸景明看到,原本劍拔弩張,隨時準備戰斗的坦克將炮管放了下來,炮車那巨大的發射架也躺平了。并且,這些車輛下一刻便向著遠離巨人的方向行駛而去。

  此刻,距離巨人開始凝望地球,已經過去了七分鐘的時間。還剩下三分鐘時間,陸景明的推測是否正確,如果推測正確的話,這種行為能否讓巨人感覺到威脅消失,一切答案就將水落石出。

  ——在這種情況下,除了暫時撤離所有軍人之外,似乎也沒有其余辦法能讓巨人感覺到威脅消失了。

  機艙之中,姜華,寧玉山等人俱都用一種有些難以形容的目光望著陸景明。那些目光之中,既有欽佩,也有濃厚的擔憂。

  如果三分鐘之后,異變還是發生的話,陸景明毫無疑問將成為罪人。因為他導致人類喪失了最后一次進攻機會,失去了最后一次阻止巨人引發異變的可能。

  陸景明毫無疑問也知曉這一點。但他還是毅然決然的阻止了此次進攻。

  至少,這種決斷能力就是絕大多數人所不具備的。

  時間慢慢的流逝著,那代表著時間的數字一點一點的變化著,不斷向預定的時間點靠近。當最終時間還剩下兩秒鐘的時候,陸景明閉上了眼睛。

  幾乎下一刻,羅嗣忠那壓抑著狂喜的聲音就傳了過來:“陸博士,衛星拍攝到巨人站了起來,又開始向前走了!陸博士,你立了大功!”

  伴隨著這句話的到來,飛機機艙內原本壓抑的空氣似乎一瞬間活潑靈動了起來。韋思雨控制不住的發出了一聲歡呼,寧玉山則擦了擦額頭的汗,拍了拍陸景明的肩膀:“好樣的,好樣的。”

  陸景明虛弱笑道:“我也是剛想明白,原來巨人不是走姿怪異,而是坐姿怪異,我弄反了……”

第15章 幼兒
天災全文閱讀作者:彩虹之門加入書架

  在巨人由坐姿恢復行走之后僅僅幾秒鐘而已,還沒有等同在機艙之中的同事們做出進一步的詢問,吳清河的電話便再一次來到了這里。

  “現在,你有時間向我做進一步的解釋了。”

  吳清河的話語之中并未有太多激動,仍舊沉穩而堅定。這讓陸景明也不得不佩服他的定力。

  要知道,在過去幾分鐘時間里,雖然陸景明一直坐在這里,根本就沒有做什么消耗體力的事情,但因為精神過于緊張,整個人現在就像是剛進行了一場五十公里的長跑一樣,渾身大汗淋漓。

  聽到吳清河這句話語,機艙里,同事們的目光也一同向陸景明看了過來。此刻,他們心中也有許多疑問。

  深吸一口氣,壓下了心中那一點激蕩,陸景明道:“我的解釋其實很簡單。以巨人的身體結構來看,易于放松、休息的姿勢,根本不是它現在所呈現出來的那種坐姿。這種姿勢根本不能讓它得到放松,反而會讓身體數個結構一直處于受力狀態。”

  從身體費力程度來說,那種坐姿大概就像是一個人虛坐在椅子上。這種坐姿不要說休息,時間長了不累壞就算是好的。

  吳清河沉默一陣,話筒里則傳來一個聽不太清楚的聲音,似乎是有人在向吳清河做出解釋。

  片刻之后,吳清河道:“我們的觀察人員之前已經有了這個結論。”

  “他們可能并未想的更深一步,并沒有將不同方面的情報聯系起來。”陸景明道:“我也是在情急之下才想起了另一個可能。我翻閱了一下資料,發覺這種姿勢更有利于巨人保護自己的核心,并由此推測出了它有可能是在恐懼的結論。”

  機艙之中,幾名同事俱都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姜華說道:“如果以‘這名巨人在恐懼’為基礎,進行更進一步的推測,那么很容易就可以得出它沒有正確的認知,無法正確認識這個世界的結論。”

  很顯然,站在人類的立場上,一名擁有如此強大力量的巨人是完全無需恐懼人類可能對它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的。該感到恐懼的應該是人類才對。

  顧子明道:“沒有正確認知,無法正確認識世界,這說的不是小孩子么。”

  寧玉山突然道:“也不一定。也有可能它恰巧有什么弱點是我們人類可以掌握的,它才會感到害怕。”

  韋思雨搖了搖頭:“它是否有弱點,這和我們得出它是小孩子的結論沒有關聯。如果它有正確的認知,它就不會表現出自己的恐懼。因為這很容易暴露自己的弱點。這與社會模式、價值理念沒有關系,純粹從理智和邏輯上來說。”

  很顯然,只要這名巨人有哪怕一丁點智慧,也不會如此貿然將自己可能“存在致命缺點”這一點暴露給人類知道。

  在陸景明與同事們討論的時候,吳清河并未插話。當討論告一段落的時候,他才道:“按照你的說法,之前的三次變故,全都是因為我們嚇到了巨人,所以它才做出來的?”

  陸景明苦笑道:“首先有一點,我無法肯定我的推測就是正確的。完全也有可能這次只是我們瞎貓碰到死耗子,運氣好。事實上我感覺我的推測還有漏洞和沒辦法解釋的地方。不過暫且當做這個是對的,暫且以這個為基礎進行思考的話,那么,應該就是你說的這樣。”

  顧子明道:“如果我們嚇到了它,它為什么不反抗我們,反而對木星,月亮,天空下手?”

  陸景明沒有說話,而是看向了余馨。

  余馨道:“仍舊是那個理由,它沒有對這個世界形成正確的認知。事實上,從幼兒心理學的角度來講,我懷疑這有可能是在尋求幫助。就像人類幼兒感覺危險,會放聲大哭,但這哭聲從本質上是在呼喚父母親人來幫助、保護自己一樣。”

  寧玉山喃喃道:“這太不可思議了。”

  電話之中,吳清河沉聲道:“點燃木星來尋求幫助?”

  負責研究生產力與生產關系對應模式的韋思雨道:“我只能說,雖然荒謬,但有這種可能。人類獨特的生理結構和進化模式決定了人類幼兒依靠哭聲來尋求幫助,誰能否定宇宙之中沒有一個種族依靠點燃氣態行星,或者增加某一顆星球引力等,以這種方式來尋求幫助呢?”

  詹正業補充道:“我認為,就算巨人做出這種事情確實是在尋求幫助,但也應該是非常規的求助方式,至少應該不是日常。就像,就像,唔,我們人類也會教育自己的孩子,如果一個人走失,找不到父母,就應該去找穿著警服的人去尋求幫助。不,這個比喻不夠恰當。更像是,某個人被困在深山老林里,發射信號彈,以此來標識自己位置請求幫助。這比較恰當。”

  詹正業的補充獲得了幾人的認可。如果點燃一顆氣態星球這種事情,是那名巨人所在的種族的日常現象的話,那不知道需要多少星球才夠。

  這實在不可想象。

  陸景明問道:“如果存在這樣一個擁有如此特殊能力的種族,它們的社會模式會是怎樣?”

  韋思雨攏了攏頭發,沉吟道:“這是個很大的課題。如果能給我三百,不,五百萬人類幣的經費的話,我倒是可以找一幫人來嘗試搞一搞。”

  吳清河道:“你不用申請了。我給你五千萬經費,你現在就去搞。”

  韋思雨霍然抬頭,眼中滿是驚喜:“真的?”

  吳清河淡淡道:“真的。”

  為這樣一種目前來說只屬于推測之中的特殊種族建立一個模型,調集精英研究它們的社會模式,這種事情很難說最后能發揮用處,極大可能是白白浪費資源而已。但與人類文明的生死存亡相比,五千萬根本算不了什么。

  哪怕有一萬個這樣的項目,到最后只有一個項目的研究成果發揮了用處,這都是值得的。

  浪費一點資源而已,不是什么大事。

  韋思雨壓住自己的興奮,按捺住情緒,繼續保持安靜。

  吳清河繼續道:“有別的團隊提出了另一種模型,他們認為這一切異常現象很可能不是巨人搞的,它只是提前預知到了而已。對此,你們有什么看法么?”

  陸景明知道,面對巨人降臨,異變頻發這種足以影響人類命運的大事,上級不可能將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自己幾人身上。哪怕自己據說基因接受過改造,擁有更高的智力都不可能。

  一定還存在眾多其余的團隊,在與己方團隊做同樣的事情。只不過以往上級沒告訴過自己,自己也沒有問過。

  現在,吳清河證實了這一點。

  陸景明苦笑道:“這也是完全有可能的。我們不是從一開始就想到這種可能了么?”

  寧玉山說道:“他們有什么論據補充嗎?”

  “論據是,我們直到現在為止,都沒有從巨人身上發現什么我們無法理解的東西。而根據我們已經發現的這些東西,它不可能有能力做到那些事情。”

  陸景明低聲道:“這沒什么意義。他們只是在否定,但并未提出自己的框架。而我們這里已經有了初步的框架,且有了一點現實效果。當然,吳將軍,我不是在說我們就是對的,他們就是錯的,事實上,我們這里也很有可能是瞎貓碰到了死耗子,但從概率上,注意,我只是說從概率上,我們正確的可能性更大一點。”

  “我想聽聽你的建議。”

  “我的建議是,讓他們繼續研究下去。甚至,每一個團隊都應該繼續研究下去。百花齊放,萬家爭鳴,多種思想與多種可能碰撞,最終的正確結論才有可能盡快出現。但我建議,上級所制定的應對方案,在我方團隊未被發現明顯錯誤之前,應該暫時以我方團隊的框架為依據來制定。”

  “那么,對于接下來應該如何應對,你的看法是什么?”

  陸景明看了看機艙內自己的幾名同事,低聲道:“我們需要一名幼兒心理學方面的專家。”

  這個要求很合理。吳清河直接道:“很快就會有相應專家趕到你那里。”

  沉默片刻,吳清河再度問出了一個問題:“對于這個巨人的來歷,你們有什么看法嗎?”

  陸景明所在的分析小組擁有極高的信息權限。全球所有正在對巨人降臨事件進行研究的專家組或者相應機構,所得出的每一個結論和找到的每一個發現,都會與陸景明所在的分析小組共享。

  當然,陸景明知道,擁有這個權限的不止自己這一個小組。一定還有很多分析小組也有這個權限。

  這些信息讓陸景明知道,人類政府方面一直沒有放棄對巨人溯源的努力。以巨人第一次被游客目擊的那個地點為圓心,人類政府已經派遣了數萬名搜索人員在其周圍尋找任何可能存在的蛛絲馬跡。但這些努力僅僅只是讓人們發現了一些腳印而已。

  第一個腳印存在于距離第一次被游客目擊的那個地點二十多公里的地方。別的情報就什么都沒有了。似乎那巨人是憑空出現在那里,然后開始了前進一樣。

  機艙之內,幾人對視一眼,俱都露出了一點苦笑。

  “誰知道呢?或許是某個超級文明空間旅行中的一次意外,或者是一次宇宙災難,或者是……”

  “可能性太多了,我們根本就沒有辦法分辨啊……”

第16章 特殊方法
天災全文閱讀作者:彩虹之門加入書架

  面對陸景明的說辭,吳清河沉默片刻,緩緩道:“你是在說,這個巨人,是某個超級外星文明的后裔,因為某個我們尚無法理解的意外而來到了地球,而因為它自身還只是個‘小孩子’,所以它感到很恐懼,所以一直在向外界呼救,希望自己的族人來拯救自己?”

  從某些方面來說,改變天體原本的物理性質,令其發生一些不符合物理定律的改變——當然,更大的可能是僅僅表面上不符合,其內里也是符合物理定律的,就像比空氣重的物體也可以因為科技而飛起來,但這在古代人眼里就不符合常理——這確實有引起其余存在注意的能力。

  就像一名普通人養的寵物狗某一天忽然開口說話了,想不引起注意都難。

  以“呼救”來解釋之前的星辰異變,這倒也能說得過去。

  但也僅僅只是說得過去而已。在沒有切實的證據之前,一切都只是推測。

  陸景明點了點頭:“我只能說,有這個可能。”

  姜華沉聲道:“這意味著,那個超級文明有降臨太陽系,降臨地球的可能。”

  很顯然,如果陸景明推測為真,那么那個超級文明必然會來救援這個外星“幼兒”。

  幾人對視一眼,俱都感到一點慶幸。

  人們在慶幸,幸虧之前對巨人發起進攻的命令被陸景明阻止。否則,一名外星“幼兒”就擁有如此強大的能力,外星“成人”想要毀滅地球,恐怕也只是揮揮手的事情。而很顯然,沒有一名父母會容忍外族對自己后代的惡意,哪怕那惡意無法對自己的后代造成任何實質上的損失。

  詹正業扶了扶眼鏡,沉吟道:“還有一點也需要考慮。也即宇宙中信息傳遞速度的限制。如果一個文明可以進行我們無法理解的空間旅行,那么點燃木星,或者改變月球引力的信號要傳遞到外星母族那里,可能需要很長很長的時間。也有可能,對于巨人這種外星人來說,他們對于時間的理解很可能和我們不一樣。也許在它們看來,萬年光陰只是彈指一瞬。”

  這似乎意味著就算以上推測全部為真,外星母族降臨地球的時間也很可能在很遙遠的未來。而這,就意味著人類必須和這名巨人長期相處的可能。

  顧子明苦笑了起來:“這種感覺就像是我家里被人丟進了一顆定時炸彈。”

  幼兒情緒不穩,行事沒有邏輯的特性決定了他們不知道什么時候就可能因為一個根本意想不到的理由而情緒爆發。人類幼兒情緒爆發不過哭鬧一陣而已,但那巨人卻有可能毀滅整個人類世界。

  “無論如何,先嘗試著安撫那名巨人吧。”

  機艙里,幾人俱都無聲的嘆了口氣。

  現在,也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

  ……

  地球另一面,某個龐大的會場之中,在幾十名政府高級決策者的注視之下,吳清河輕輕的放下了電話話筒。

  會場之中出現了片刻的沉默。之后,一名決策者問道:“吳將軍,派去調查陸景明父母和叔叔,以及‘上帝之手’組織的人有什么發現嗎?”

  所有人都清楚,循著這一條線調查下去,極有可能會有所收獲,但那收獲可能和那名巨人根本沒什么關系。最多就是挖掘到一些以往的秘辛,破獲幾個犯罪組織而已。

  但同時人們還知道,人類文明不在乎這一點資源是否被浪費。哪怕調查最終一無所獲,也沒什么事情。

  人類政府浪費的起。

  最最重要的是,人類政府必須要搞清楚陸景明與那巨人之間的聯系。

  看似根本不可能有聯系的兩件事情卻偏偏有了關聯,這才是最為怪異的。而很顯然,凡怪異之處,必然隱藏著秘密。

  “有了一些初步的發現。”吳清河翻了翻文件,沉聲道:“陸景明父母,陸學中,方林華兩人自結婚后,就有了一個每年抽兩個月時間度假的習慣。從他們結婚開始,到因為車禍去世,其中共有六年,也即度假了六次。但奇怪的是,我們沒有查到任何他們的行程記錄。似乎每年的那兩個月,他們都不在地球上了一樣。”

  吳清河沒有用“失蹤”這個詞匯,而是說“不在地球上”。

  這種說法略微有些怪異。但細細品味的話,卻可以從中感受到吳清河話語中那強大的自信。

  似乎,在他的全力尋找之下,只有“不在地球上”,才有可能不留下蛛絲馬跡。

  他停頓了一下,補充道:“需要注意的是,這六次度假之中的三次,有陸景明存在。在最后一次度假結束不久,兩人遭遇車禍,雙雙死亡,陸景明則被交給了他的叔叔,也是陸學中的弟弟,陸學文撫養,直到陸學文因為癌癥去世。”

  一名決策者敲了敲桌子,說道:“我記得,你們調查到,陸景明父母兩人的生物物證似乎是在他們還活著的時候采集下來的。”

  吳清河點了點頭:“我們現在已經證實了這一點。這意味著,所謂車禍,不過是假死脫身而已。結合起之前每年兩個月的‘失蹤’,我們有理由認為在這背后存在某個我們尚未了解的組織,或者兩人正在進行某個隱秘的計劃。而這計劃,可能與那巨人有關。”

  “你是在說,陸景明經常做的那個夢,與他幼年時,與父母在一起之時的那一段經歷有關?”

  吳清河并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說道:“據我們的催眠和心理學專家研究,在幼年一到三歲之間,通過某種特殊的方式,在幼兒潛意識深處種下某個念頭或者印象,并讓他在成年之后頻繁夢到,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專家們已經否定了‘預知夢’或者‘夢境具現’的可能了么?”

  另一名穿著白大褂,頭發稀疏,戴著眼鏡的老年人代替吳清河做出了回答:“科學從未絕對否定過任何事物。嚴謹一點來說的話,我只能說,我們動用了所有可以使用的手段和方法,到目前為止,都未發覺陸景明的夢境具有預知屬性或者具現能力的可能。”

  “抱歉,我并不是科學家。我需要更明確的說明。”

  那名老年人說道:“你們可以認為我們已經否定了‘預知夢’或者‘夢境具現’的可能。嗯,這個可能性至少有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九九,剩下一點可能可以忽略不計。”

  “那就很明顯了,在陸景明幼年時期,通過吳將軍所說的那種特殊方法,在他潛意識之中種下這個念頭的可能性就足夠大了。而這意味著,陸景明父母每年兩個月的失蹤期與這件事情之間,極有可能存在某些關聯。”

  那名決策者說著,將視線投向了吳清河。吳清河沉聲說道:“我讓唐宇少校主持調查這件事情去了。”

  一名秘書來到了那名決策者身邊,低聲介紹了一番唐宇的資料。之后,那名決策者點了點頭:“唐少校的能力,我是信得過的。那么,我們就等他的消息吧。”

  這件事討論完之后,會議便進入了下一個議題。

  “有關陸景明建議暫時以他的團隊的框架,來制定與巨人應對策略的事情,你們有什么看法么?”

  吳清河低聲咳嗽了一聲,道:“我建議聽從。”

  至少在現階段,在“巨人母族降臨地球前來救援”這種可能性存在的前提下,已經沒有人敢提出對巨人訴諸武力的方案了。

  沒有人能承擔的起這件事情的代價。

  那名決策者看了看周圍,便看到同事們俱都保持著沉默,似乎默認了這件事情。

  他嘆了口氣:“好吧,從現在開始,我方軍隊的應對策略,由‘保持隨時可以對巨人展開進攻的狀態,以圖極端情況下展開反制’這一點,改為‘警戒周圍,嚴防任何未得允許之人靠近巨人,以避免引發巨人恐懼’。”

  ……

  “如果陸博士的夢,真的是因為他年幼時期,陸學中與方林華兩人有意“種”進他的潛意識的話,那么,我們有理由認為,這兩人對于巨人有許多了解,并且早已預料到了巨人的降臨。”

  某個隱秘的基地里,圓桌旁邊,唐宇滿臉嚴肅的對同坐在圓桌周圍的幾個人說道。

  這幾個人有的穿著軍裝,有的穿著常服,有的則穿著白大褂,像是某些方面的研究人員。

  會議室里煙霧繚繞,哪怕空氣凈化設備開到了最大功率,仍舊無法將煙霧全都凈化掉。

  在說話之時,唐宇的視線不時控制不住的向旁邊斜瞟。

  那里是一面墻壁。墻壁之上有幾個扣著透明罩子的按鈕,也不知道是控制什么東西用的。

  那透明罩子很顯然是用于防止誤按的。它們一排六個,其中五個都嚴絲合縫的扣著,唯獨靠右邊的那個,似乎因為缺少潤滑的緣故,半扣不扣的耷拉在那里。

  這讓唐宇感覺有些難受,精力也略微有一些無法集中。

  勉力收攝心神,唐宇繼續道:“但這與‘巨人是遭遇意外,偶然降臨到地球上的’這一點推論相沖突。以及,這似乎意味著,陸博士父母,與巨人所屬的種族之間,早有交流。”

  

12345678下一頁
掃碼
作者彩虹之門所寫的《天災》為轉載作品,天災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UU看書提供天災全文閱讀。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天災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天災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天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天災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