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看書 > 科幻灵异小說 > 天災最新章節 > 天災全文閱讀
選择背景颜色: 選择字體: 選择字體大小:
第17章 救世者
天災全文閱讀作者:彩虹之門加入書架

  如果巨人降臨地球這件事情并不是意外,而是早有預謀,早在二十多年之前就已經被陸景明父母所知曉,那么,這背后所隱藏的事情就頗為值得玩味了。

  唐宇的話語引起了人們的一陣思考。但人們并未從其中解讀出什么來。

  在這之后,另一人說道:“我認為,陸博士的父母將巨人的影像‘種’進陸博士潛意識的動機很值得分析。”

  他們做這件事情很顯然是為了某個目的。那么,這個目的會是什么呢?

  “當初,我們發現陸博士的夢境與那巨人相同只是一個偶然。無論如何,陸博士的父母絕無可能提前預測到這種偶然。那么我們不妨分析一下,如果沒有這個偶然,事情會如何發展。”

  唐宇強行將自己的注意力從那個半扣不扣的透明罩子上移開,開始認真思考這個問題。

  很顯然,事情的原本發展,極有可能就是陸景明父母的目的所在。而有了目的,推測動機就容易了許多。

  “巨人的消息在短時間內傳遍全球,也意味著陸博士本人很快就會知道與自己夢境相同的巨人憑空降臨。”

  “陸博士經受過基因改造,擁有更超常人的智力。”

  “陸博士心地善良,富有責任感和使命感……”

  “不,陸博士的個人性格因素不能考慮進去。因為他父母假死脫身之時,陸博士才三歲半,沒有人能預料到他未來性格如何。”

  “但從常理來說,無論性格如何,遇到這種事情,求助政府機關也是正常反應。”

  幾個條件綜合下來,事情的脈絡逐漸浮出了水面。

  “很顯然,陸博士會想辦法引起我們的重視,將他的事情告訴我們,讓我們以此為突破口展開調查。而發現了這一點的我們,也必然會重視此事,并開始相關的調查。結果就又走到了老路上,不會和現在有差別。最多時間會延遲一點而已。”

  “我們最好向陸博士求證一下。”

  唐宇點了點頭,拿起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

  開羅市東方,那名巨人仍舊在一步一步的前進。陸景明所在的裝甲車之中,寧玉山嚴肅說道:“上級決定對我們小組成員進行一次調整。顧子明,余馨,你們兩人的任務結束了,上級另有任命。”

  顧子明抓了抓頭發,站了起來:“這幾天我感覺就像做夢一樣。”

  余馨平靜說道:“很抱歉我沒有發揮出什么作用。”

  陸景明站起身來,與顧子明,余馨兩人握了握手,真誠道:“在最終結果出來之前,沒人會知道我們哪個人能發揮作用。”

  寧玉山咳了一聲:“我們只是在不同的戰線,為了同一個目標而奮斗。”

  兩人離開,過了一會,一名看起來略顯富態,十分和善,臉上總是笑瞇瞇的中年婦人,與一個精瘦精瘦,皮膚黝黑的年輕小伙子走了進來。

  “這是我們的新成員,付春玲,幼兒心理學家,幼兒教育專家。”

  “大家好,我是付春玲。”中年婦人笑瞇瞇的說道。

  “我是郭小樂,我是一個馴獸師。”

  小伙子似乎有些緊張,說話有些磕絆。

  “郭小樂師傅是全球最大動物園的金牌馴獸師,擅長與動物交流。同時,自己本身也是哺乳動物方面的專家。”

  “歡迎歡迎。”

  陸景明知道,這兩人,便是基于自己做出那巨人只是一個“小孩子”這個推測的基礎上,被上級調派來的。

  動物有它們的邏輯體系,小孩子也有自己的邏輯體系。而面前這名巨人,從某種方面來說,集“動物”與“小孩子”兩種屬性合一。以此看來,調派一名幼兒心理學家與一名馴獸師前來,也算合乎邏輯。

  只是,這兩人最終能否發揮用處就說不好了。事實上,在座每一個人對于自己能否發揮用處都無法確定。類似的分析小組僅僅只是一個嘗試而已,沒有人會將全部的希望放在這里。

  說到底,仍舊是那句話,一點資源,一點人力而已,人類政府浪費的起。

  短暫的歡迎儀式之后,寧玉山便開始了向新加入的兩人進行已掌握資料方面的講解。而這個時候,陸景明,姜華,詹正業,韋思雨幾人便進入了自由活動,自由思考的階段。

  在這其中,韋思雨還需要負責進行另一個研究團隊的組建。自從吳清河首肯之后,空閑時段,韋思雨的電話便幾乎沒有停過。

  便在這時候,陸景明的電話也響了起來。接通之后,唐宇的聲音便傳了過來,并提了一個讓他有些意想不到的問題。

  “如果你沒有去看心理醫生,我們沒有發現你那張巨人畫像,在巨人到來之后,你會怎么做?”

  陸景明怔了一下,隨即說道:“我會報警,把我經常做夢夢到那巨人的事情上報上去,看看這個信息能不能給你們,或者類似你們組織的人的調查起到點作用。”

  關于這一點,陸景明是毫不遲疑的。

  “事實上,在巨人降臨之后,治安部門確實接到了許多人的報告,有的人聲稱曾經在某個山谷里看到過巨人,有的人聲稱自己知道巨人的來歷,還有人發威脅信給政府,聲稱巨人是自己研制出來的秘密武器,要求政府支付贖金,否則就要毀滅世界……這種人很多的。在這種情況下,你有辦法證明自己所說的真實性,而不是被治安部門當做又一個瘋子忽略掉嗎?”

  唐宇對此也有一些好奇。他想知道,經過基因改造之后更為聰慧的大腦,會想出什么樣的辦法來證明自己。

  陸景明苦笑道:“我沒就這個問題想過太多。不過我倒是有一個很簡單的辦法證明自己。唔,我自己也嘗試過對那巨人進行畫像,雖然我沒學過美術,畫的不像,但一些特征還是能畫出來的。而通過筆跡確定時間這一點,對你們來說不難吧?”

  唐宇固執道:“如果你沒有任何可以證明自己的東西呢?”

  陸景明道:“那也很簡單。這件事兒不難,對吧?”

  “不難?”

  “很顯然,從正常邏輯來看,在我遭到政府部門拒絕,被認定為瘋子之后,我會自己開始著手調查這件事情,畢竟我知道這一切都是真的,不是我在臆想。唔,我肯定會上醫院去,對自己身體進行一番全面檢查,而一旦全面檢查,我的基因受過改造的事情就會被我發現——就算是普通的醫院,只要有基因測序的設備,就能發現這一點。而,有了這一點異常,你們政府方面應該就不會再認為我是瘋子了吧?”

  唐宇喃喃道:“如此說來,一切還是會走上老路。你當初有沒有找心理醫生,那心理醫生有沒有對你畫像,那畫像有沒有恰好被我們發現,根本就不會對事情的走向帶來任何影響。”

  陸景明感到有些奇怪,試探著叫了一聲:“唐少校?”

  唐宇回過神來,沉聲道:“我們隱約已經找到了調查方向。稍后我會將資料傳給你。”

  “好的。”

  掛斷電話,唐宇對著同事們示意了一下:“看來,陸博士父母的目的,就是希望這件事情被我們知道。”

  “他們兩人在有意的向我們傳遞信息。”

  唐宇終于再也忍耐不住。他站起身來,徑直來到墻邊,將那個沒有扣好的透明罩子扣下去,讓它與其余五個罩子恢復一致,那籠罩全身的不舒服感覺才徹底消失。

  他松了口氣,重新坐到會議桌旁,不顧同事們詫異的眼神,繼續道:“暫且不去思考陸博士父母這樣做的動機。按照正常邏輯來思考的話,在我們確認陸博士父母是有意向我們傳遞信息之后,我們自然而然的會試圖尋找更多信息。而這一點,陸博士父母也很容易就可以想到。”

  同事們對視一眼,各自沉吟片刻。之后,一名同事試探著道:“他們,他們極有可能在別的地方也給我們留下了信息?”

  “只能說,有這種可能。”

  五個小時之后,來自物證中心的同事們將一份報告送到了唐宇手中。

  “我方嚴格檢查了陸學中、方林華兩人的所有遺物,但并未發現任何值得關注的、有價值的信息。”

  唐宇思考一陣,再次下達了指令:“把陸學文的遺物也檢查一遍吧,他也可能知道些什么。”

  時間再次過去了幾個小時,之后,又一份報告送達。

  “在陸學文的某一本筆記里面,我們發現有許多頁被撕掉了。我方正在對其進行壓痕檢測,結果在三個小時之后出來。”

  “我們再等一等吧。”

  以陸學文之前的身份,調查人員們對他的遺物雖然也很重視,但還達不到如此程度。不過在唐宇得出陸學中、方林華兩人有可能在其余地方隱藏了信息,對他們遺物的搜尋卻一無所獲的前提下,身為陸學中的弟弟,陸景明的叔叔,陸學文的受重視程度便也相應提高了。

  三個小時之后,新的報告如約而來。

  “時間已經過去太久,壓痕檢測未能還原出所有數據。但有兩個關鍵詞我方認為值得關注。并且,這兩個關鍵詞曾多次出現。”

  唐宇看著手中那份報告,將那兩個關鍵詞輕輕念了出來。

  “巨人,救世者……巨人,救世者……”

  

第18章 意外與謀殺
天災全文閱讀作者:彩虹之門加入書架

  不斷念叨著這兩個詞匯,反復咀嚼之間,唐宇心中忽然一動,似乎隱約想起了點什么。但片刻之間又抓不住重點,只得在那里苦苦思考。

  看唐宇這幅模樣,其余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唯恐發出一點聲音驚擾到了他。

  足足在十幾分鐘之后,唐宇腦海之中靈光一閃,忽然間想起了什么。他站起身來,頭也不回的向外走去。一名下屬問道:“唐組長,你要去哪兒?”

  “我去找點資料。”

  唐宇悶聲回復一聲,徑直走了。

  來到自己房間,拿出電腦,進入安全部門資料庫,唐宇輸入了“救世者”這三個字,開始了搜索。

  之前的那靈光一閃,讓他終于想起來自己大概在哪里見到過這三個字了。

  資料庫里的資料浩如煙海,其中囊括著近幾十年以來發生在地球上的,經過了治安部門或者安全部門處理的所有案件的資料。而以唐宇此刻的權限,他可以查看其中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資料。只有一小部分密級極高的資料無法查看。

  但是想來,自己要找的東西,應該也不在那一小部分之中。

  果然,片刻搜索之后,幾條資料出現在了唐宇面前。

  他深吸一口氣,打開了其中一條。

  “三立大學宇宙學教授莫付朋失蹤案。”

  這個案子,唐宇當初雖然沒有親自調查,但也大概看過資料,由此腦海中才有了一點隱約的印象。

  宇宙學是一門從宏觀上研究宇宙演化、發展的學科,莫付朋教授便是此門學科之中的佼佼者。但奇怪的是,在他四十多歲那一年,在一次家庭旅行之中,莫付朋教授神奇失蹤。當時的治安部門發起了規模浩大的搜索,但最終一無所獲,最后只能放棄了搜尋。

  這種莫名其妙的失蹤案在地球之上并不少見。在以往也發生過一個人莫名失蹤,幾十年后卻從某處廢棄礦井內找到尸骨,推測為不小心跌落的案例。

  原本這件事情只能就此放下,期望時間的慢慢流逝能讓真相浮出水面。讓人們沒有想到的是,足足十幾年時間之后,真相確實浮出水面了,但更讓人沒有想到的是,這真相卻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

  十幾年之后,某個山邊小鎮出現了一個蓬頭垢面,衣衫破爛,渾身臭氣,且精神不太正常的老人。那老人總是一邊走,一邊喃喃自語著“救世者要來了”之類的話語。公益部門將其送入醫院,但沒住院幾天就死了。

  進一步的身份調查確認,他就是已經失蹤了十幾年時間之久的莫付朋教授。更進一步的調查則基本上確認了他這十幾年時間的行蹤。

  雖然無法確定他的具體位置,但人們可以確定,他這十幾年時間一定是在山中,如同野人一般度過的。這一點,從他的胃容物,體內的寄生蟲寄生狀況,以及一些其余的身體指標可以確定。

  沒有人知道他當初為何莫名失蹤,沒有人知道他在這十幾年時間里究竟遇到了什么,又是如何度過的。也沒有人知道他總是反復念叨的“救世者要來了”究竟是什么意思。總之,這一切謎題,都隨著他的死去,成了一樁無頭公案。

  治安部門按照程序將其上報,在安全部門之中工作的唐宇偶然見到了這些資料,于是便有了一點印象。

  現在,這個案子的資料再次呈現在了唐宇面前。

  “救世者,救世者……”

  定了定心神,唐宇繼續翻看起了其余資料。

  這其中有一些完全不相干的,譬如邪教教主宣稱自己是救世者之類的,但在一番尋找之后,唐宇又找到了第二個可能有些關系的案子。

  這件案子的主要人物是在蘭山實驗室工作的趙剛教授。

  蘭山實驗室隸屬于文明科技部,主要工作為借助實驗室內的那臺大型重子對撞機進行一些高能物理實驗。趙剛教授便是其中一個項目組的負責人。

  在某一次回家休息的時候,趙剛教授遭遇高空墜物,不幸死亡。

  一應人證物證,視頻監控資料,責任人等俱全,經由法院宣判之后,撫恤金,賠償金等也都已經到位,責任人也受到了應有的懲罰。

  這只是一次不幸的意外,看起來完全正常。治安部門僅僅只是初步調查了一下就得出了這個結論——面對這樣的案子,也實在沒有深入調查的必要。

  但趙剛教授的愛人,一名普通的家庭婦女卻言辭激烈的宣稱這是一件謀殺案,在法院宣判之后仍舊不依不饒的上訴,并多次到當地治安部門要求重新調查,多次大鬧,讓當地治安部門頭痛不已。

  她的證據則是,案發之前,趙剛教授似乎早已預料到了自己的死亡,他甚至做了許多當時看起來莫名其妙,但事發之后卻明顯可以感覺到是在安排后事的事情,不僅如此,她還聲稱,在某個晚上,她半夜起夜,聽到趙剛教授在夢話之中,多次提到一個名叫“救世者”的人。

  由此,她堅稱自己的愛人是遭到了謀殺,這件事背后一定有陰謀。

  當地治安部門不得已,確實也進行了后續的一些補充調查,但那補充調查仍舊只能證明這確確實實是一次意外。

  當地治安部門的結論是,她之所以感覺那些事情是趙剛教授在安排后事,不過是幸存者偏差而已,屬于一種心理錯覺。至于半夜夢話提及“救世者”,那可能性就更多了。但無論如何,與殺人兇手搭不上邊。

  到了現在已經是幾年時間過去,也不知道后來怎樣了。

  這兩個案子原本只是塵封在舊紙堆里,基本上再也沒有人關注的舊聞而已。但現在,聯系起從陸學文筆跡壓痕之中還原出來的那幾個字,唐宇心中卻悄然泛起了一絲漣漪。

  這背后似乎隱隱意味著什么。

  他將這兩份案卷打印出來,帶到了會議室里,分發給了同事們。

  “趙剛教授的愛人叫什么來著?哦,梅曉紅是吧?我去找她問一問。李龍飛,你帶人去找當時莫付朋教授的主治醫生,接觸者等,再去核實一下這件事情。三組,孫立杰,你……”

  唐宇沉吟了一下,緩緩道:“你把近二十年以來,不,三十年,三十年里,所有死亡或者失蹤的科學界人士——重點在自然科學,不管正常還是意外,全都重新核實調查一遍。”

  這是一個很大的工程,需要許多人手,許多部門的配合才能完成這件事情。并且,唐宇并不知道這件事情調查下去是否與巨人有關。但現在的情況,寧愿殺錯,寧愿浪費資源,也不能放過哪怕一絲一毫的可能。

  孫立杰是一個看起來十分精干,左眼下方有一粒黑痣的年輕人。聽到唐宇吩咐,他立刻站了起來:“是。”

  “還有,把我們截止到現在為止所有的收獲和資料,都給陸博士發一份。”

  孫立杰遲疑道:“陸博士?他有這個權限嗎?再說,他也不是我們安全部門的人……”

  “這是吳將軍的命令。”

  孫立杰立刻道:“是。”

  此刻,非洲大陸邊緣,陽光之下,那名巨人仍舊在向前行走。

  在距離它一千米范圍之內,所有人員都已經被清空。便連羅嗣忠將軍帶領的軍隊也只是遙遙的跟著,做著必要的警戒。如非必要,絕不靠近。

  這一切,都是為了不驚擾那名巨人。

  仍舊是那輛裝甲車內,新加入小組的付春玲與郭小樂兩人也進入了工作狀態。

  “想要馴化動物,讓它服從人類的命令,其實很簡單,只要遵循一個原則就可以。它聽話,那就給它獎勵。不聽話,就給它懲罰。慢慢訓練,就是一頭老虎也能給訓練成貓。當然,在這過程之中還得了解動物的習性,搞清楚它們的生存模式……”

  郭小樂如數家珍一般講述著,末了,有些茫然的撓了撓頭:“你們是想讓我像馴化野獸一樣馴化這巨人?這玩意兒可跟老虎啊豹子啊可不一樣,這可是外星人啊。說實話,我心里頭發虛……”

  寧玉山咳了一聲:“你能做到不?”

  郭小樂哭喪著臉,似乎越說越怕:“首長,你是不知道,馴獸的時候,得讓野獸明白它打不過你,怕你,你才能馴化它。但這玩意兒,不要說怕我,不把我吃了就是好的。這活兒我真干不了,我孩子才八個月,首長,那錢我不要了,你放我回去行不?我來的時候你們也沒告訴我要我馴外星人啊……”

  寧玉山一瞪眼,猛的拍了下桌子,訓斥道:“胡鬧,你以為這是哪兒?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郭小樂嚇的哆嗦了一下,陸景明則安慰道:“郭師傅,你別害怕,我們不是要你去馴它,只是讓你給我們提個意見,當個參考。你放心,不會有危險的。”

  “真的?”

  “當然是真的。”

  相比起仍舊惴惴不安,滿臉害怕的郭小樂,付春玲就穩重了許多。

  “內個啥,小寧啊,我提個意見,你看對不對。你們說這外星人是個小孩子,那對付小孩子有對付小孩子的辦法,不能硬來。小孩子感到害怕的時候,咱們啊,得去安慰,讓它知道,有咱們保護著它,你說是不是這個理兒?”

第19章 光源
天災全文閱讀作者:彩虹之門加入書架

  寧玉山今年已經四十多歲的人了,但在付春玲口中,卻仍舊是小字輩的待遇。

  寧玉山勉強笑了一下,道:“付主任,您說,咱們怎么安慰它?”

  付春玲揮了揮手,道:“嗐,什么付主任,叫我聲大姐就行。現在這事兒,說簡單它也簡單。我看了你們給我的資料,這外星人不是每到晚上就害怕么?咱們先想個辦法,幫它把黑夜對付過去。這小孩子啊,別看小,心里都明白著呢。”

  付春玲身上擁有一種奇特的親和力,就像是尋常的一位鄰家大媽一樣。但聽她言語,其中也自有邏輯和條理。也或許只有這樣的人,才能對付得了難纏的小孩子。

  寧玉山看了看姜華,陸景明,詹正業三人,眼中有詢問之意。

  韋思雨并未參加此次會議。她遵循吳清河的指示,組建團隊研究巨人族群的可能的社會模式去了。不過她到此刻為止仍舊是分析小組的一員。

  陸景明沉思片刻,點了點頭:“我認為值得嘗試一下。”

  詹正業問道:“怎么幫它把黑夜對付過去?弄幾個高強度探照燈嗎?”

  付春玲有些奇怪的望著詹正業:“小孩兒怕黑,你不把黑夜照亮還想怎么著?”

  姜華道:“我們還并不了解巨人生物的社會模式和文化模式,這意味著光照有可能引發一些別的麻煩。不過這個可能性很低,如何取舍,看你吧。”

  就像外星人在沒有全面了解人類的文化之前,也不可能知道將中指豎起意味著對另一個人的冒犯和侮辱,有可能將人造光源照在外星人身上,也會觸犯它們的某些文化禁忌,這些都是說不好的事情。

  但就像姜華說的那樣,這個可能性很小。

  陸景明望了姜華一眼,心中不禁閃過一個念頭:“這一點我之前倒是沒有想到。科幻作家的腦袋到底跟別人不一樣。”

  幾人商量一陣,最終由寧玉山拍板決定將這件事情上報,讓上級去決定。

  于是,在一個小時之后,上級的回復到來。

  分析小組的提議得到了通過。上級決定在預計中巨人一天之后將要到達的地點布設強光燈,嘗試將夜晚照亮,以此來觀察巨人的反應。

  此刻,那巨人已經來到了紅海邊緣。在早已清空人群的海灘之上,在無數雙躲在暗中的眼睛窺探之下,那巨人慢慢的走進了海里,身影漸漸的消失不見。

  紅海最深處深達兩千五百米,這毫無疑問遠遠超出巨人的身高。在它進入紅海之前,人們并不知道它會如何將其渡過,還是會來到海邊就駐足不前。但現在,人們都知道了,它將會從海底直接步行而過。

  巨人入海的地方距離紅海另一邊海岸有長達兩百公里左右的長度。按照巨人的步速來看,在地形崎嶇的海底,它至少需要十幾個小時才能穿過。而這就意味著,今夜,巨人將在海底度過。

  但這又意味著另外一個問題。在陸地上,人類可以通過行政手段來清除巨人附近的人類,不讓人來驚擾到它。但是海底就不一樣了。人們沒有辦法禁止魚類也來靠近它。

  并且,從體型大小來看,某些較大型的海洋生物毫無疑問擁有比人類更高的威脅度。

  在此之前,人們曾討論過釋放無人潛艇驅散海洋生物的方案,但最終發現這并不具備可行性。無奈之下,人們只得聽天由命。

  此刻,也僅僅只有一些偽裝成普通魚類的海底探測器在遠遠的跟著那巨人而已。

  會議室內,紅海海底地形圖已經出現在了顯示屏上。代表著巨人的那顆紅點則在地形圖上不斷的前進。偶爾,顯示屏上會出現一些其余的紅點——那意味著身體長度至少在兩米以上的巨型海底生物靠近了巨人,進入到了人類探測器的探測范圍之內。

  每當這個時候,人們的心便會悄然提起。只有當那紅點再度遠去,而代表著巨人的紅點仍舊在前進之時,人們的心才會輕輕放下。

  陸景明看了看窗外,發現太陽已經快要落山了。這意味著巨人即將停止今日的行走。但現在它在海底,而陽光不可能照射到那里。

  “不知道今天太陽落下之后,它還會停下么?”

  陸景明的疑問在太陽最終落下之后得到了解答。當太陽收回自己的最后一縷光線,天地之間已經微微變得有些昏黃的時候,陸景明看到,那代表著巨人的紅點,在虛擬海底地形圖上悄然停下。

  它前方是一處落差高達三百余米的海底懸崖。此刻,它就停留在海底懸崖旁邊,一動不動。

  “這意味著它有能力探測外界的變化。至少,它知道此刻太陽已經落下了。”

  陸景明心中默默的得出了一條結論。

  第二天太陽升起的時候,如同人們預料的那樣,海底地圖上,那代表著巨人的光點再度開始了移動。它先是直直墜落到了海底懸崖底部,然后又慢慢的上升,前進。

  直到下午時分,早已守候在紅海另一邊海岸的人們才看到巨人的身影。

  它橫穿了紅海。人們的心也終于可以微微放下一點了。至少,人們不用再擔心它會受到魚類的驚擾,從而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來。

  微風之下,波紋蕩漾的海面之上先是出現了巨人的頭顱,然后是它的肩膀,胸部,腹部,雙腿。

  當它的身體從海面以下來到海面以上的時候,海水如同瀑布一般從它那墨綠色的身體之上流淌了下來,如同一個個小型的瀑布。

  它終于將雙腳踏在了海灘上,留下一行深重的腳印,然后繼續前進。

  已經西斜的陽光照射之下,它渾身上下泛著一種力量的美感。

  此刻距離太陽落山還有兩個半小時時間。現在,在距離它大約五十公里的地方,六十多個裝在氦氣球上的高強度光源已經布置完畢。等它到達那里的時候,等到太陽落山以后,這些高強度光源會代替太陽,將光明賦予巨人所在的那一片大地。

  雖然在昨天晚上,有人通過巨人來到了一片漆黑的海底,但并未表現出恐懼這一論點來質疑這一行動,但上級經過綜合考慮之后,仍舊決定繼續這個計劃。

  原因仍舊是那一點。姑且一試罷了,就算失敗,損失什么的風險也很低。

  時間便這樣一點一點的來到了傍晚。但出乎人們預料的是,在這時候,天氣突變。一大片烏云飄了過來,太陽還未落下,天地之間就已經是雷雨一片。

  天地之間一片黑暗,唯有閃電劃破天空的時候,才能讓天地間恢復一點光明。瓢潑大雨之下,那巨人仍舊一步一步的前進著。

  這里干旱少雨,下這么大的雨可是件稀奇事。

  當太陽最終落下的時候,巨人如同以往一樣再度停下。

  這個地點與之前預定的地點有一定的偏差,但并不大。不過那些光源以及地面設施都是可以移動的,倒是沒有太大關系。于是在幾分鐘之后,雷雨之下的天空中便突兀的亮起了六十多顆“太陽”。

  那是特制的高強度光源。只需要一個,就可以將一個廣場完全照亮。但現在,這樣的高強度光源足足有六十多個。

  它們分散在巨人之上不同的位置,從不同的方向向下方揮灑著光芒。站在這個區域內的人甚至連自己的影子都看不到。

  強光,雷雨,閃電之下,遠在一公里之外的陸景明通過望遠鏡清晰的看到了那巨人的身影。

  它仍舊維持著以往的坐姿安靜的坐在那里。似乎外界的變化絲毫沒有影響到它。

  “無論你來自何方,無論你有什么目的,都希望你能感受到這些善意,來自我們人類文明,來自人類世界的善意。”

  陸景明在心中默默的說著。

  大雨在半夜時分停下,烏云散去,天空恢復了清明。但那六十多個光源始終沒有熄滅。當第二天清晨時分,太陽將新的一天第一縷光芒灑下的時候,那些光源才滅掉。

  而巨人則再一次如同以往一樣站起身來,再度開始了行走。

  便在這個時候,一個電話來到了陸景明幾人所在的裝甲車里。寧玉山接了,表情凝重的答應了幾聲,之后,臉上便漸漸的露出了喜色。

  掛斷電話,寧玉山道:“接上級通報,月球引力在兩個小時之前已經恢復了正常。還有,木星表面溫度和光度,在過去五個小時里,分別下降了百分之二和百分之一點五,并且仍舊在持續下降之中。”

  這似乎意味著月球和木星都恢復了正常。

  與月球不同,木星就算恢復正常,它的表面溫度和光度也只會逐漸下降,而不會一下子降低到以往水平。因為它太大了。

  從現在水平完全恢復到以往水平,可能需要數百萬,甚至上千萬年的時間。

  會議室中,幾人滿臉喜色。付春玲則感嘆道:“這孩子,別看個頭大,虎頭虎腦的,但也只是個孩子啊。”

  付春玲的話語聲還未落下,天空之中忽然之間出現了一抹絢爛的色彩,將整片大地都映照成了七彩顏色。

第20章 另1條路
天災全文閱讀作者:彩虹之門加入書架

  便在這個時候,陸景明等人所在的裝甲車里,原本打開著的電腦顯示屏忽然間冒出一蓬火光,就此熄滅了下去。

  郭小樂嚇的大叫一聲,閃電般縮在了墻角,蹲在地上雙手抱頭,如同一只鵪鶉。寧玉山神色則瞬間開始凝重。

  這種現象,他曾經見到過一次。

  極光再一次出現在了這干旱少雨的大地上。通訊網絡再一次中斷。

  付春玲臉上滿是詫異,不住的喃喃自語著:“這外星小孩兒脾氣跟咱們人類還不一樣?這咋還鬧上了呢?”

  陸景明下意識的望向了姜華,便看到姜華瞬間坐直身體,條件反射般搖了搖頭:“我當時也就隨口那么一說。別看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詹正業沉聲道:“你們看到那巨人抬頭了么?”

  “沒有。”

  陸景明立刻否定。

  這一次異變,巨人沒有坐下,沒有抬頭。在異變之前沒有任何征兆。

  這一次,與以往任何一次都不相同。

  這似乎意味著,人們以往的推測都是錯的。可是,可是,怎么會是錯的呢?

  上一次極光出現的時候,人類社會遭受了堪稱重大的打擊。單單飛機就墜毀了好幾架,通訊中斷,設備損壞,總損失幾乎無法估量。

  現在,極光又再一次出現了。

  “我們首先要確定,巨人的此次行為與我們昨晚為它提供照明這件事情有沒有關系。”

  “怎么確定?我們沒法確定。”

  一種巨大的挫敗感籠罩了此刻坐在臨時會議室之中的所有人。便連臉上一直掛著和善笑容的付春玲也拉下了臉。

  “這小孩兒我搞不定,你們還是找別人吧。”

  郭小樂也再次叫道:“這活兒我也干不了啊,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這個時候,分析小組組長寧玉山拿出了氣勢。他猛地一拍桌子,厲聲吼道:“都別慌,慌什么慌!”

  車廂內瞬間恢復了安靜。寧玉山將視線投向了陸景明:“你有什么看法沒?”

  陸景明看了看一臉緊張的姜華,又看了看正在沉吟不語的詹正業,不由得苦笑了一下:“我哪兒有什么看法。”

  “這種時候,我們必須要拿一個意見出來。上級的決策需要我們的意見來參考。”寧玉山沉聲說著:“接下來怎么辦?是繼續遠遠的綴著它,還是像以前那樣包圍它,隨時準備對它展開進攻?”

  陸景明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讓大腦再一次進入了高速運轉的模式。

  前方有無數條道路,每一條道路都預示著一種不同的結果。對于人類來說,這些結果有好也有壞。而陸景明現在就必須要依靠自己的智慧,將那條對人類來說最好的道路找出來。如果找不到,那也至少要排除掉最壞的那條。

  陸景明知道,此刻一定有許許多多的人如同自己一樣正在努力的思考。最終,自己和他們的意見將在決策者那里匯總,之后,決策者們將會依靠自己的智慧來做出判斷,最終決定選擇哪一條道路。

  每一個人都是歷史的參與者,同時,每一個人也都是歷史的創造者。

  陸景明一邊思考著,一邊慢慢說道:“首先,對巨人發起進攻,以圖將其消滅這條道路可以排除。”

  寧玉山點了點頭:“這確實可以排除。”

  在巨人身份未明,來源未明的情況下,沒有人敢冒這個險。

  “既然強行進攻的選項被排除,那么我們能做的就不多了。”

  陸景明腦袋里的思緒終于明確了一點。他組織了一下語言,接著說道:“我們唯一能做的,便是繼續對巨人展開觀察,繼續分析其行事邏輯。而……”

  陸景明沉吟了一下,詹正業則代替他將接下來的話語說了出來。

  “維持現狀,對么?”

  姜華勉強維持著鎮定,道:“情況未明,維持現狀是最好的選擇。任何改變都可能再度引起不可預知的危險。不過,這也有可能意味著……”

  寧玉山瞪了姜華一眼,直接打斷了姜華的話語:“你先不要說話。”

  詹正業也似乎心有余悸一般看了姜華一眼:“不過什么,我們心里都清楚,你就別說出來了。”

  付春玲茫然道:“大兄弟,不過什么啊?”

  暫時沒有人理會付春玲。車廂內安靜了一會,寧玉山道:“那就這樣?”

  “暫時也只能這樣了。”

  寧玉山抓起電話想要向上級匯報,但下一刻便發現通訊還沒有恢復,只得恨恨的撂下了電話。又過了一會,羅嗣忠的電話才打了過來。于是寧玉山便將己方的推論和建議報告了上去。

  又過了一會,羅嗣忠的電話再度打來。說了幾句話,寧玉山將電話放下,語氣有些沉重:“上級接受了我們的建議。一切暫時維持原狀。我們繼續觀察,繼續尋找巨人的行事邏輯。”

  這極有可能意味著得出這個結論,向上級做出這個建議的分析小組和智囊團隊并不只是陸景明所在的這一個,而是極有可能占了大多數。

  看著有些垂頭喪氣的同事們,寧玉山拍了拍巴掌:“都打起精神來。我們都是各行各業的精英,我們是文明應對未知危機的唯一武器,全球人民都在看著我們。”

  姜華苦笑道:“恐怕這種事情再多來幾次,我們文明都要崩潰了吧。”

  自從巨人出現直到現在,無論是木星被點燃,月球引力增大,還是出現過兩次的“太陽風”襲擊,其實都沒有為人類世界造成太大損失——在這歷次災難里,最多也就死了幾萬人而已,相比起已經突破一百億的人口總數,實在不算什么。

  但所有人都清楚,這其實并不是一個比例問題,而是信心問題。如果對巨人的研究和分析始終得不到突破,巨人的威脅始終存在,人們的信心就很容易崩潰,社會秩序很容易崩塌。到那時候,就不是死個幾萬人這么簡單了。

  事實上,這種跡象已經出現了苗頭。

  商業已經開始蕭條,糧食、藥物、油料、衛生用品等備災物資價格大漲,整個人類社會已經被恐慌氣息所籠罩。

  寧玉山敲了敲桌子:“這不是你們要擔心的事兒。穩定社會情緒,維持社會秩序這些事情有別人去做,操那心干嘛。咱們現在的任務,就是把這巨人分析的透透的,找出它的行事邏輯,明白么?”

  被寧玉山的情緒所感染,陸景明也不由得悄悄握緊了拳頭。

  “明白!”

  “好,繼續工作!”

  此次事件就這么悄無聲息的結束了。當然,這悄無聲息,僅僅是對陸景明等人來說的。寧玉山沒有告訴他們外界因此而受到了什么樣的損失,幾人也十分默契的沒有去問。

  巨人仍舊在前進,羅嗣忠所率領的軍隊仍舊在后方遠遠的跟著它。

  時間悄悄的流淌著,在接下來的半個月時間之中,類似的異變事件又發生了兩次。其一是“太陽風”再度襲擊,其二則是在其余星體亮度基本沒有變化的情況下,金星的亮度忽然大幅降低,甚至到了只能勉強看到的地步。

  與之前那一次異變相同,人們仍舊沒有找到任何可能導致巨人做出這種事情的邏輯和理由來。

  在不同的分析小組、智囊團隊的頻繁交流之中,陸景明看到了其余團隊的各種努力。有的團隊搜集了巨人自出現以來直到現在的所有步行數據,試圖從巨人不同的步行速度上分析出什么;有的團隊則試圖從巨人的前進軌跡上分析出真相,也有人建立了一個龐大的數據模型,將地球與太陽的相對位置,甚至太陽相對于周邊恒星,相對于銀心的位置等,以及當時的各項天氣數據、太陽活動數據等等眾多數據納入其中,試圖從其中尋找到巨人發起異變的規律。

  但無一例外的,所有人都失敗了。

  數量眾多的分析小組和智囊團隊幾乎考慮到了每一個可能。但那些可能全都被證偽,或者無法驗證。

  在這種情況之下,陸景明與同事們的情緒愈發低沉。

  他們已經找不到更多的可能了。

  便在這種情況下,一個想法漸漸出現在了陸景明的腦海之中,并讓他最終下定了決心。

  “寧組長,我想離開小組,回到海原大學物理所去。”

  寧玉山詫異的望著陸景明,看了良久,最終嘆了口氣:“景明,你是上級最看好的人選,現在,你就這么放棄了么?”

  陸景明搖了搖頭:“不,我沒有放棄。我只是想到了另一個可能。”

  寧玉山靜靜聽著。

  “有沒有可能,巨人的出現本來就是沒有意義的,它和這些異變全都沒有關系,導致了這些異變的另有其人,而巨人的出現僅僅是為了吸引我們的視線,將我們引上歧途……

  如果按照這個邏輯來思考的話,現在巨人毫無疑問是成功了。人類世界里智慧最高的那部分人的所有精力都被吸引到了這件事情上,在原本沒有任何意義的巨人身上繞來繞去,最終將自己繞到了死胡同。”

  寧玉山有些震驚的望著陸景明。陸景明則自嘲一笑,低聲道:“就算我錯了,其實也沒有什么關系。分析巨人行事邏輯的人已經很多了,不少我一個。何不讓我嘗試一下另一條路?”

  

第21章 離開
天災全文閱讀作者:彩虹之門加入書架

  “巨人與這些異變沒有關系”這個想法,在很早就已經有分析團隊提出來過。他們認為,巨人只是預知到了那些異變,趕在異變發生之前就提前看向那里而已。

  只不過,這個想法仍舊沒有擺脫“巨人的一切行為都有其內在邏輯支撐,解決這些災難事件的鑰匙極有可能藏在巨人身上”的范疇。而現在,陸景明將這個想法更向前推進了一步。

  他直接將巨人的一切行為都歸類為吸引注意力,誤導人類研究路線的范疇,提出了幕后黑手另有其人的想法。

  這個想法,在之前倒是從來沒有人提出過。

  望著面前平靜的陸景明,寧玉山一臉震驚:“景明,你有什么證據么?”

  “沒有。我沒有絲毫證據。但仍舊是那句話,分析巨人行事邏輯的人已經很多了,不少我一個。”

  “你想怎么走另一條路?”

  “回物理所,從最基礎的物理理論方面尋找木星被點燃、月球引力增加、‘太陽風’襲擊、金星變暗的原因。或許,這才是那個可能存在的幕后黑手將巨人放出來,擾亂我們視線的原因。他們不想讓我們察覺真相。”

  寧玉山喃喃道:“現在也有很多人在進行這方面的研究啊。”

  陸景明苦笑一下,指指自己的腦袋:“事到如今,我也只能相信它可能和別人的有些不一樣了。”

  寧玉山遲疑了一下,低聲道:“這件事情我沒法做主。我要請示一下。”

  此刻太陽已經落山了。裝甲車旁邊,與陸景明并排站著,一同眺望著遠方巨人的寧玉山匆匆回到了車里。陸景明靜靜的等待著,一直到手機再次響起。

  來電人是吳清河。

  “景明,我接到匯報,你想要離開分析小組,回到物理所,走另一條路來調查真相?”

  吳清河開門見山,直接將問題提了出來。

  “是的。”

  “答應你這件事情存在一定的風險。”吳清河仍舊直白說道:“現在,誰都沒有辦法確定哪條路才是正確的。而現在看來,毫無疑問是現在這條,也即分析巨人行事邏輯這條路正確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陸景明靜靜的聽著。

  “你很特殊。而讓如此特殊的你放棄正確可能性更大的這條路,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

  陸景明不僅基因接受過改造,擁有更為超出的智慧,并且,他和巨人之間還有千絲萬縷的,未調查清楚的聯系。

  他確實是最為特殊的一個。

  如果現在這條路才是正確的,讓陸景明離開,可能會讓此次事件的解決進程嚴重滯后。這便是其中的風險所在。

  在這關鍵時刻,沒有人可以接受陸景明的智慧被浪費的結果。

  “說這些,并不是要阻止你離開這里。而是希望你能明白,你的選擇可能冥冥之中關系著許多人的命運。你務必要慎重,務必要真正想好之后再做出這個決定。”

  陸景明道:“吳將軍,我這段時間已經慎重思考過這個選擇。我仍舊以為,現在對巨人展開邏輯分析的行動已經進入了死胡同。從另一個方向,開辟一條新的道路,才更有可能對問題的解決產生助力。”

  “好。既然你已經想好了,我也就沒什么好說的了。你可以回歸到你原來的工作單位去。對了,你們原來的地方已經毀于海嘯,上級為史云生教授在五華市指派了新的研究場所。”

  “好。”

  在寧玉山的主持下,分析小組召開了一次臨時會議。在會議中,寧玉山向詹正業、姜華、韋思雨三人宣布了陸景明任務結束,即將離開,同時上級會指派其余人來代替陸景明工作的決定。

  原本小組成員還有付春玲和郭小樂兩人的,不過在兩人的強烈要求之下,他們已經在之前離開了。

  面對陸景明的離開,幾人俱都有些不舍。

  陸景明低聲道:“我們只是在不同的陣線,為了同一個目標而奮斗。”

  幾人沉默片刻,寧玉山莊重道:“好。等我們勝利了,我們再相聚。”

  ……

  先乘坐直升機,又乘坐火車——原本是要乘坐客機的,但上級擔心“太陽風”再度襲擊,于是便由飛機改成了火車——用了十幾個小時時間,陸景明終于回到了海原大學物理所新的工作地點,見到了史云生教授。

  面對這名既是自己名義上上級,又是長輩的老人,陸景明沒來由的感覺一陣放松。之前那一點面對巨人之時,殫精竭慮,夜不能寐的沉重轉眼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史教授。”

  比起分別之時,此刻的史云生教授身上多了一點疲倦的感覺,人也老了一點。似乎之前海原市所遭遇的災難,讓他有一些無法承受。

  在那次災難之中,史云生家人朋友俱都沒有傷亡。但陸景明清楚,他的家可是在那里的。現在什么都沒了。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史云生沒有問任何有關陸景明之前經歷的問題,似乎早已得到了上級的示意。

  “從現在開始,我仍舊是名義上這個研究所的負責人,不過做什么課題,研究哪個方向,需要哪些人手,這些都由你來定,不用跟我匯報。上級已經跟我說過,要我全力配合你的工作。”

  末了,史云生還叮囑道:“上級這么重視你,你一定要努力工作,早日拿出成績來。等你有了成績,上級才有理由提拔你。位子高了,你才能找到更好的媳婦兒。”

  史云生似乎并不知道內情。

  陸景明有些哭笑不得:“這都什么跟什么啊?”

  史云生瞪了瞪眼睛:“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之前一直不肯談對象,給你介紹了那么多都成不了,不就是看不上她們,想先做出成績來,然后再找更好的?現在有這么好的機會,還不抓緊了趕緊出成績?不過你自小不是跟爸媽長大的,現在也沒什么親人了,這倒是個減分項。到時候眼光也別太高了,萬一不上不下,好的看不上你,差的你看不上,把你剩在那,你就難受了。”

  陸景明只得唯唯諾諾:“是,是,我知道了。”

  “好了,趕緊組織人干活兒去吧。”

  物理所之中的研究員大部分都是之前的人,而陸景明早在數年前就已經挑起了項目負責人的擔子,史云生教授不過掛個名用于和外界打交道而已,實際上早已內退了。現在陸景明回來,與手下研究員們的配合沒有一點阻礙。

  陸景明之前主要是研究膜理論的,屬于基礎物理學。所謂基礎物理學,既是研究宇宙基本的構成以及基本的運行規律,從最為基本的角度來認識、了解這個宇宙。

  現在,陸景明便試圖找到導致那一系列異變的最為基礎、最為根本的原因。

  得益于吳清河將軍的支持,陸景明可以與眾多觀測機構取得聯系,并得到他們的全力支持。有任何最新的觀測成果都會以最快的速度與陸景明共享,然后由陸景明所帶領的團隊對這些數據展開分析和計算,陸景明提出的所有實驗和物資、設備需求都會得到盡可能的滿足,與此同時,科學界所有進行類似研究的團隊也會實時與陸景明共享他們的發現。

  這種科研環境在以往倒是從來沒有過。這甚至讓陸景明有些感嘆:“有了上級支持,做事情就是方便。”

  時間便在這種平靜卻繁忙的狀態之中慢慢流逝。某一天清晨,當陸景明從上級分配的住所離開,前往研究所打算開始新的一天的工作時,一名略微有一點胡茬,戴著眼鏡,看起來有一點緊張的年輕人攔住了他。

  “這位先生,你好,我們,我們是一個社會學調查團隊的,我們正在進行一項課題的研究,想要問您一個問題,可以耽誤您幾分鐘時間嗎?”

  陸景明看了看表,發現距離上班還有一些時間,于是說道:“可以。”

  那年輕人看似隨意的從提包里抽出一張卡片,看著念道:“有一艘船將要傾覆,船上有世界上僅剩的一千名人類,但唯一的一艘救生艇只能乘坐三十人。如果你是船長,你會決定讓哪些人登上救生艇?”

  “你的選擇,將決定人類能否延續下去。”

  陸景明微微怔了怔,隨即笑道:“如果我是船長,我不會讓一個人登上救生艇。我甚至會將救生艇鑿沉,然后宣布,所有人都必須留在船上,立刻展開自救。否則,船沉了,大家一塊兒死。”

  年輕人飛快的記錄著,記完了,又道:“假如這艘船必定會沉沒,沒有一點挽救的可能呢?”

  陸景明繼續微笑著,搖了搖頭:“還沒有嘗試過,怎么知道一定會沉呢?”

  “可是,等到嘗試過卻發現仍舊無法阻止船只傾覆,那不就晚了嗎?為什么不提前挑選一些強壯的,能更好的延續文明的人登上救生艇呢?”

  “我只知道,如果將所有強壯的人挑出來登上救生艇,留下的不夠強壯的人就一點機會都沒有了。況且,在開始嘗試之前,誰能確定船就一定會沉呢?”

  年輕人似乎還想說些什么,陸景明已經微笑著轉身離開了。

  身后,那年輕人定定的望著陸景明的背影,看了許久。

  

12345678下一頁
掃碼
作者彩虹之門所寫的《天災》為轉載作品,天災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UU看書提供天災全文閱讀。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天災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天災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天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天災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