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看書 > 科幻灵异小說 > 天災最新章節 > 天災全文閱讀
選择背景颜色: 選择字體: 選择字體大小:
第22章 禮物
天災全文閱讀作者:彩虹之門加入書架

  蒼茫夜色之下,近百輛警車沿著崎嶇的鄉間小路悄然前行。

  這里遠離城市,基礎設施沒有那么完善,既沒有路燈,也沒有隨處可見的店鋪。道路兩旁有的只是大片大片的農田而已。

  唐宇坐在第一輛警車的副駕駛之上,不時拿起對講機說著什么。

  車隊悄然前行,一直到下半夜,凌晨四點鐘左右,才悄無聲息的停下。其中一些警車車門打開,十幾名戴著夜視儀,穿著黑色衣服的治安人員踏著農田,呈扇形快速前進。

  黑夜仍舊靜悄悄的,除了一些蟲鳴鳥叫,沒有任何其余的聲音。

  十幾分鐘之后,唐宇手中的對講機傳來一個壓低著的聲音:“報告,發現五名暗哨,已全部解決。”

  “繼續前進。”

  唐宇立刻下達了新的命令。

  車隊繼續前進,但在十幾分鐘之后再度停下。這一次,所有車輛的門全都打開,數百名全都戴著夜視儀,裝備精良的治安人員從車上下來,迅速的沒入到了夜色之中。

  前方,一處平平無奇的鄉間廢棄廠房隱約可見。

  唐宇首當其沖,率先帶著一些人沖到了廠房邊緣。悄無聲息的翻墻進入,一些雜亂的歡呼聲便傳進了他的耳朵。

  “救世!救世!”

  “末日!末日!”

  唐宇皺了皺眉,示意一下,數百名治安人員便即分開,將整個廠房全部包圍。有幾名在外面游蕩的暗哨也早已被麻醉槍放倒。

  現在,就等唐宇一聲令下了。

  他并沒有著急下令,而是小心的扒在廠房邊緣,透過通風口向里面觀察。于是他便看到至少三百多名神情狂熱,穿著各異,但看起來都是普通人的人正跪在地上,面對前方一個木頭搭起來的臺子上的人頂禮膜拜。

  那人穿著一身怪異的說古不古,說現代不現代的衣服,寶相莊嚴的坐在高背椅上。在他旁邊,一人在那里聲嘶力竭的大喊:“救世者的護法已經應召從宇宙降臨地球,邪惡的人類政府驚慌失措,絲毫沒有應對的能力!等護法來到東方,向救世者獻上圣物,救世者就將回歸宇宙。只要我們虔誠信仰救世者,到時就可以一同離開地球,脫離苦海!”

  “救世者只肯救有緣之人,凡是愚昧的,不肯信仰的,救世者也救不了他們!到時地球毀滅,那些愚昧之人全都會墜入十八層地獄!”

  “救世者!救世者!”

  木臺之下,不知道多少人在同時呼喊。有幾名老太太甚至激動的涕淚滿臉,連連磕頭,額頭都磕破了還不肯停下。

  通風口處,唐宇微微皺了皺眉頭。

  這倒不是因為信徒們的狂熱,而是他看到,那坐在高背椅上接受信徒朝拜的所謂救世者,他穿的那件衣服上有兩排扣子。左邊一排有四個,右邊一排卻只有三個。

  扣子一一對應,但最后一個扣子,右邊一排卻沒有與左邊對應。這讓他感覺有些難受,心里像是有一只小貓在抓。

  將心中那一點不適感壓下去,他看了看腕表,發現現在才凌晨四點四十。

  “平常時候也沒見你們這么早起。”

  心中咕噥了一句,唐宇壓低聲音,嚴肅道:“聽我口令,準備突擊。”

  “三……二……一……突擊!”

  “如果你也愛你的親人,你的朋友,就立刻向他們傳遞救世者的福音,晚了就……啊!”

  那名宣講者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大門咣當一聲被撞開,無數治安人員迅猛的沖了進來,無數聲大吼一同響起:“不許動!”

  “不許動!”

  人們驚駭的望著沖進來的治安人員們,一時之間愣在那里,甚至連反抗都忘記了。治安人員們卻早已經沖了過去,從腰間抽出手銬,拉過一人雙臂,直接一扣,那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便已經被銬住了。

  那“救世者”霍然站起,臉上滿是恐懼。他想要逃走,但還沒有邁開腿,唐宇就已經沖了過來,一拳將他打趴下了。

  “你就是救世者?”

  “我不是,我不是!”

  “你不是,那誰是?”

  那名宣講者怔怔的看著這一幕,忽然間大叫起來:“同志,他就是救世者,就是他!”

  一名治安人員從背后一腳將他踹倒,利索的銬起來,吼了一句:“誰跟你是同志!老實點!”

  唐宇站起身來,看了一眼下面,便看到混亂正在被迅速的平息。雖然還有幾名老太太老頭子在那里喊叫著“你們要遭天譴”,“護法會劈死你們”之類的話語,但已經無關大局。

  “帶走,都帶走!”

  一名治安人員走過來,將那“救世者”拉起來向外走去。

  唐宇眉頭皺了一下:“等等。”

  “是!”

  那名下屬有些疑惑的看著唐宇。便見唐宇兩步走過來,伸手抓住“救世者”衣服左邊那排扣子的第四個,狠狠一拽將其拽下,扔掉,之后才像是松了口氣一般擺了擺手:“走吧。”

  “哦……是!”

  回去的路上,那“救世者”被和唐宇關押到了一輛車上。行至半路,那人哭喪著臉道:“同志,我就是想騙點小錢花花,真沒想害人啊。”

  其實在來到現場的時候,唐宇就已經有些失望了。這些人,怎么看也不像是跟自己認為的那個“救世者”有關系的樣子。不過寧抓錯勿放過,無論如何還是要嚴格審訊了再說。

  事情發展到現在,雖然也隱約找到了幾個線頭可以順藤摸瓜查下去,但收獲卻相當有限。對近幾十年以來死亡或者失蹤的科學界人士的排查還在進行,莫付朋教授那件事因為年代太過久遠已經找不到什么證據,趙剛教授這里倒是有一點疑點——那名高空墜物案的責任人始終堅稱當時自己不在家,東西根本不是自己扔的,哪怕他現在已經坐牢出來了都不肯改口。但唐宇追查下去,也沒有找到他當時不在家的證據。反而可以證明他當時在家的證據有許多。

  情況如此,暫時沒有什么好的辦法,也只能先大海撈針,滿天撒網了。

  心事重重的坐在車上,唐宇抬起頭來看了看車窗外,便看到東方的天空已經出現了一抹魚肚白。

  太陽快要升起來了。

  霍爾木茲海峽。

  羅嗣忠將軍所乘坐的車輛停留在海峽東岸距離海邊約兩公里的地方,通過望遠鏡有些緊張的盯著海邊的位置。

  按照時間推算,那巨人此刻應該已經橫渡了海峽,快要從海峽的這一邊出現了。

  與之前的紅海相比,霍爾木茲海峽不僅窄,深度也是遠遠比不上。所以,橫穿紅海,巨人用了十幾個小時的時間,但橫穿霍爾木茲海峽,大約只用了三個多小時而已。

  以巨人此刻的前進路徑估算,它上岸之后可能經過的地方人群早已疏散,警戒部隊也已經做好了偽裝,就等它來了。

  果然,就像羅嗣忠預料的那樣,幾分鐘之后,海水里出現了一顆墨綠色的碩大頭顱。之后是身軀,四肢。它的一切,都與它進入海峽之前一模一樣。

  嘆了口氣,放下望遠鏡,羅嗣忠心中微微有一點失望。

  “要是這家伙死在海底,再也出不來就好了。”

  拋棄那一點不切實際的期望,羅嗣忠打起精神,再度下達了命令:“目標已出現,全體警戒!”

  此刻天空一片湛藍,太陽也不甚刺眼,正是風和日麗的好天氣,一切都顯得那么安閑幽靜。但所有人心中清楚,在這安閑幽靜的背后,是劍拔弩張的緊張。

  不知道多少道目光正在盯著那名巨人。

  那巨人仍舊在一步一步的前進著。

  到太陽快落山的時候,那巨人忽然間有了一點異動。它緩緩抬起右臂,緩緩從胸前抹過。看到這一幕的羅嗣忠瞬間緊張了起來。可是還沒有等他做出什么反應,那巨人的手臂便又垂了下去。

  只是,原本攤開的手掌此刻卻握成了拳頭,似乎里面攥了什么東西。

  羅嗣忠飛快的抓起了電話,凝聲道:“報告……”

  他話還未說完,那巨人便停下了腳步,然后緩緩半蹲下來,將右臂伸向地面。在接觸到地面的時候,寬有將近兩米的巨大手掌攤開,放在地上一樣東西,隨之起立,繼續維持著以往的步伐,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

  在這一瞬間,無數個望遠鏡,無數個高精度光學觀測設備同時對準了那里。于是,那個東西的身影在下一刻便呈現在了人們眼前。

  那是一個長寬高大約都是七十厘米,表面光滑,似乎由某種玻璃制成,內部卻一片漆黑的古怪箱子。

  微風吹拂,陽光照耀之下,這玻璃箱子隱隱泛著黑色的光澤,看起來充滿了神秘的意味。

  羅嗣忠有些僵硬的轉過頭來,將視線投向自己的參謀:“這,這算什么?巨人給我們的禮物嗎?”

  “這東西從哪兒來的?它身上也沒有看到口袋啊?”

  參謀急促道:“將軍,將軍!現在不是討論這些的時候,快封鎖現場,然后上報,上報!”

第23章 中微子
天災全文閱讀作者:彩虹之門加入書架

  沒有人知道這玻璃箱子里面是什么,也沒有人知道巨人從哪兒弄來的這箱子,更不知道巨人為什么要把這箱子放在這里。

  但人們知道,那巨人既然將箱子放在了這里,那置之不理是不可能的。人類政府必然要對此做出反應。而唯一能做出的反應,也就只有立刻封鎖現場,派出精銳人員前去查看、分析,確定它究竟是什么東西。只有確定了這一點,才能確定后續的計劃安排。

  將現場情況緊張的上報,并請求支援之后,羅嗣忠便密切注意著那巨人的行蹤。等巨人走出一公里遠之后,他一聲令下,數百名全副武裝,同樣神情緊張的精銳軍人便駕駛著坦克、自行火炮炮車、裝甲車等,飛速來到了距離那箱子大約一百米的地方,圍成了一圈。

  從此刻開始,沒有羅嗣忠或者更上級的直接命令,任何試圖靠近這箱子的人都會被毫不留情的當場擊斃。

  陽光之下,那外層是透明玻璃,內里一片漆黑的箱子便靜靜的放置在那里,靜靜的反射著太陽的光芒。

  等上級的命令下達之后,十幾名隨軍的科研人員便穿上了剛剛從附近城市緊急調撥而來的厚重防護服,帶上了各種各樣沉重的儀器,在寫下遺書之后,便開始小心的向著那個箱子靠近。

  沒有人知道這箱子究竟是否安全。也有可能這是一次沒有回程的征程,一旦出發,便無法再回來。

  可是,這個責任終究是要有人去承擔的。

  一輛裝甲車之中,寧玉山神情肅穆的望著那十幾名緩緩前行的科研人員,喃喃道:“他們都是英雄。”

  無論什么時候,這種將生死置之度外,冒著危險前去執行任務的人都值得敬重。不過可惜的是,哪怕最終犧牲了,這些人的名字也不可能見諸報端,不可能被大眾知曉。

  就像是歷史之中,那些在隱秘戰線里,在大眾看不到的地方悄然付出了生命的人一樣。

  這些人將在不改變這箱子任何參數,不接觸、不移動、不破壞的前提下,對這箱子進行最為初級的分析與研究。這整個過程都與“玻璃箱事件處置委員會”的委員們保持實時溝通。

  這個委員會在十幾分鐘之前剛剛成立,委員們由經驗最為豐富的各學科專家,處置突發事件最為有力的政府官員等人組成。現在,他們已經接到了調令,正在匆忙的向機場趕去。馬上,他們就會乘坐軍用專機,以最快的速度趕到這里接手后續工作。

  事實上,羅嗣忠最初的建議是暫時封鎖現場,等待委員們趕到了再開展后續工作。不過上級擔心這箱子可能在短時間內產生變化,認為立刻對其進行一些分析研究,哪怕只是初級的分析研究也是有必要的,由此才沒有采納羅嗣忠的提議。

  此刻,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那十幾名穿著厚重防護服的科研專家已經來到了距離那箱子只有三米的地方。這也是他們被允許的最小接近距離。

  在這個距離上,專家們哪怕是走路都盡可能的放輕腳步。因為人們擔心這箱子有可能會受到震動的影響。

  首先進行的,是一些初級的物理參數觀測。專家們在這個距離上詳細的觀測了箱子的大小,通過它與地面的接觸為地面帶來的形變估算了它的質量,通過光學手段分析了它的外殼構成,還用此刻最精密的科研級高倍攝像機記錄下了它的全身影像,等等。

  在這之后,專家們開始進行安全性測量。

  所謂安全性測量,也即分析這箱子有沒有可能對人體、對環境等造成負面的影響。其主要包含兩個類別,一是輻射性測量。專家們會測量它的各項輻射數據,包括電離輻射與非電離輻射,再細分的話則是α射線、γ射線、微波輻射等等一切輻射。

  在輻射性測量之外,則是生物安全性測量。專家們小心翼翼的收集了箱子周圍的空氣標本,經過請示之后,又在羅嗣忠的密切關注下,小心翼翼的從箱子旁邊取了一點浮土,如獲至寶一般開始了研究。

  這些分析用去了大約四個小時的時間。而此刻,那巨人已經行走到了幾十公里之外的地方。羅嗣忠將軍也在留下了足足五百人的精銳部隊之后,繼續執行監視巨人的任務去了。

  此刻,乘坐超音速專機的委員們終于趕到了這里。在得到初步的分析報告,得知沒有發現任何生物安全性威脅,輻射方面,除了微量的γ射線以及自由中子、自由質子之外,沒有發現其余的輻射類型。

  同時,它們的強度都十分微小,遠不足以對人類或者任何生物造成影響。

  委員們帶來了更為復雜、更為精密的設備。在商討之后,人們決定再度靠近箱子,對它展開更為詳細的分析。

  初步分析表明,構成這箱子外殼的“玻璃”屬于一種十分先進的納米材料,具有極高的剛度,除非使用暴力,否則不可能將其切割。

  這也就意味著,人們幾乎沒有辦法打開這個箱子。

  通過透視等手段進一步分析發現,玻璃內部那些黑色的東西也有差異,似乎并不全都是同一種東西。

  其中一種東西似乎擁有極高的能量密度,據理論計算,單位質量的該類物質,其能量密度甚至超過相同質量的核裂變燃料。

  這就十分驚人了。如果能詳細獲取到該類物質的資料,研究透徹其原理之后,人類的儲能技術將產生重大飛躍。到時,風電,太陽能,地熱等一切不夠穩定的能源都將可以得到完善的利用。

  這僅僅是人們目前解析出來的之一而已。其余大部分東西都暫時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

  它們大部分都具有極高的復雜度,似乎是某一種精密機械的組成部分。

  單單從加工精度來說,人類世界之中沒有任何一種機械可以與之媲美。

  面對這種情況,專家們都陷入到了疑惑之中。

  “難道這東西真的是巨人給我們的禮物?目的是為了提升我們的科技?可是它為什么要這樣做?目的是什么?”

  寧玉山所率領的小組之中,除了姜華,詹正業,韋思雨之外又補充了兩名自然科學方面的專家。此刻,他們也陷入到了相同的疑惑之中。

  他們完全找不到一種自洽的邏輯體系,一套可以說得通的理由,將巨人自出現以來直到現在的所有行為都囊括進去。

  不,也還是有一套邏輯體系可以解釋這一切行為的。

  那便是,這巨人是一個瘋子。它完全沒有理智,完全沒有邏輯,想到什么便做什么。完全沒有理由。

  但這很顯然不可能。

  經過慎重討論之后,委員們決定移動這個箱子,將其轉移到距離最近的某個大型實驗室之中進行進一步的分析。

  移動這個箱子毫無疑問意味著一定的風險。但經過評估之后,人們認為,這個風險程度是相當低的,處于可接受范圍之內。

  此刻,困擾人們的最主要問題便是,箱子內部究竟是什么,究竟是什么東西在一直源源不斷的釋放出微量的輻射來——并且,這輻射的類型極有可能涵蓋了人們目前已知的所有輻射類型。

  雖然人們截止到現在為止并沒有從它上面探測到α射線、β射線、自由電子等,但不要忘了,這些輻射類型穿透力較弱,極有可能還未穿透玻璃外殼就已經被吸收了。

  經過進一步的討論之后,委員們決定啟用最后,也是最有希望探測出其內部結構的手段。

  這箱子被小心翼翼的放到了飛機上,然后做了盡可能的防震處理——這甚至達到了將一枚雞蛋從萬米高空扔下都摔不破的地步。之后,這箱子被帶到了處于群山之中,距離地面足足有五千米的一處實驗室之中。

  這處實驗室里有一個高有八十米,直徑七十七米的巨型圓柱形容器,里面裝有二十八萬兩千噸超純水,以及一萬八千只光電倍增管。

  它,便是人們通過中微子來觀測這個宇宙的最主要武器,中微子探測器。

  在這里,人們將會用它來測量這玻璃箱子所釋放出的中微子的數量、類型、能量等,并從這些數據里,分析出箱子內部所隱藏的信息。

  當微弱的契倫科夫輻射被探測器捕捉到,并進行精密的分析之后,人們終于有了足夠的證據來推算其內部究竟是什么。

  這個結果,讓所有參與了處置這次事件的人俱都臉色蒼白,汗流浹背,心神恐懼到幾乎無法自持。

  分析結果顯示,玻璃箱子內部,有一顆質量約有一公斤的微型黑洞——只有黑洞,只有黑洞釋放出的霍金輻射,才可以解釋之前人們觀測到的那些數據。

  在黑洞外面,據推測應該是電磁控制設備,用于固定黑洞的位置。有某些人們無法理解原理的抑制設備,用于抑制黑洞過快蒸發。

  那些具有極高能量密度的物質,則用于驅動這一套系統的運轉。

  “這,這也能叫禮物嗎?……”

第24章 發射
天災全文閱讀作者:彩虹之門加入書架

  將一顆黑洞當做“禮物”送給人類世界這種事情,已經足夠讓人感到恐懼。但是,最讓人們感到恐懼的,卻并不是這件事情。

  在場之人,每一個人都擁有極高的科學素養。所有人都知曉一個常識,那便是,黑洞的壽命與其質量有關。

  黑洞質量越高,壽命便越長。質量越小,壽命便越短。

  一顆質量與太陽相同的黑洞,其壽命可長達十的六十五次方年,遠遠超過宇宙當前年齡。一顆質量與月球相當的黑洞,其壽命則有五乘以十的四十二次方年,當黑洞質量為一萬噸的時候,其壽命為四百秒,質量為一千三百六十噸的時候,壽命只有一秒。

  當黑洞質量為一公斤的時候,其壽命則可以忽略不計。

  這個數字實在太小了,已經小到遠遠超出人的感知,而只能用數學方法來表示。

  黑洞之所以會死亡,是因為其質量越小,霍金輻射便越劇烈。一顆質量只有一公斤的黑洞,其霍金輻射會劇烈到在人類根本來不及反應的極短時間里,就瞬間消耗完自己的所有質量。

  它的所有質量都會轉化為能量。

  而根據質能方程進行一番簡單的計算,以一克TNT炸藥能量為4184焦耳為基準,這顆質量只有一公斤的黑洞,在極短時間內所釋放出來的能量總計相當于兩千一百四十八萬噸TNT炸藥被同時引爆。

  這已經足以影響到整顆地球了。

  這便是一顆微型黑洞的威力。

  現在,很顯然是這顆微型黑洞外部的那一整套設備“冷卻”了它,讓它只維持著緩慢的輻射速率,而沒有被引爆。一旦它被引爆,在場所有人,所有東西,全都會被汽化。就算想跑都沒有地方跑。

  與這顆微型黑洞相比,更讓人們感到震驚的,其實是這一套黑洞抑制設備。如果說微型黑洞的存在尚且是人們可以理解的,那么這一套黑洞抑制設備的存在就完全無法理解了。

  人們甚至沒有理論可以涵蓋這種存在。

  這一切,堪稱神跡。

  擦去額頭上那一滴汗水,一名委員緊張道:“都小心點,千萬不要把這玻璃箱子打破了……萬一導致抑制系統失效了,我們就成了人類的罪人。”

  人們并不擔心這顆黑洞會落入地球,將整顆地球吞噬。因為它太小了,壽命太短了,失去了抑制系統,它根本來不及吸引別的東西,只會在一轉眼之中將自己的所有質量轉化成能量,然后在一場絢爛的爆炸之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但是,僅僅是一次爆炸,也是人們無法承受的。

  歷史之中,同一檔次的氫彈爆炸是在空中引爆的,但就算如此,那沖擊波尚且引起了里氏震級高達5.2級的地震。如果這顆小黑洞在地面或者地下被引爆了,那還不知道會造成什么后果。說不定會對地球地殼造成損壞也有可能。

  這一刻,人們看向這個小小玻璃箱子的眼神之中滿是敬畏。

  “上級還在等著我們的評估報告,現在大家商量一下,我們該怎么處置這東西?”

  分析研究巨人將這個箱子交給人類世界的目的和動機是別的研究團隊的事情。他們所需要思考的則是站在人類的立場,如何在將風險壓到最低的情況下,從這個箱子上謀取到最大的利益。

  無論是那能量密度堪比同重量核裂變燃料的神奇物質,還是這一套黑洞抑制系統,又或者其中蘊含的精密機械科技,乃至于最最不起眼的玻璃外殼,其中都意味著足以引起人類社會變革的超級科技。

  如果不能想辦法從這其中將那些珍貴的科學資料解析出來,在場每一個人都會成為歷史的罪人。

  “我建議,從現在起,對這個箱子進行最高級別的防護。同時,盡快在沙漠深處建造實驗室,調集最尖端的科研人員對其展開解析……”

  這名委員的話還未說完,其余一名工作人員便滿是恐懼的沖了過來。

  “我們,我們探測到那些能量物質的能量密度正在降低,以此速度計算,大約一天之后就會降低為零……”

  “什么?”

  在這一刻,所有人神色立刻大變。

  毫無疑問,那一套黑洞抑制系統依靠這些能量物質為能量來源。一旦能量耗盡,黑洞抑制系統失去效果,這顆小黑洞會在一瞬間之中爆發,將一切都炸成碎片。

  那名委員一把拽住那名工作人員的衣領,近乎嘶吼一般吼叫道:“你確定?確定?”

  “真,真的,真的……這是,這是數據。”

  那名委員結果數據,急匆匆的看了看,臉色便一片蒼白。

  研究室之中一片寂靜。

  片刻,一名委員才無力道:“那就沒辦法了。必須要立刻將這東西處理掉。”

  “我們的時間可能沒有一天這么長。或許不用將能量密度降到零,而只是降到一定程度,那套抑制系統就將無法工作。穩妥一點的話,我們最好在十二小時之內將其處理掉。”

  “我來報告……”

  片刻之后,在十幾名荷槍實彈的軍人的防護下,這玻璃箱子被送到了一架直升機上——在這過程之中,委員和專家們的心情就如同身上被割去了一塊肉一樣。

  雖然危險,但同時,這箱子的價值也大到無法估量。但現在,不管價值再高都和人們沒有關系了。

  那寶貴的,蘊含著人類夢寐以求科學數據的能量物質,精密機械,超級材料等等,必將在黑洞的猛烈爆炸之中化為虛無。而人類對這一切毫無阻擋之力。

  直升機迅速起飛,將這箱子送到了一處軍用機場。然后超音速戰斗機迅速起飛,載著這箱子向遠方飛去。

  既然已經知道它將要在不遠的將來爆炸,那就必須確保它的爆炸不能影響到人類世界,不能影響到地球。至少,也必須要將這影響降低到最低。

  人們提出的第一個方案,是將其放置到沙漠深處,遠離任何人類居所的核彈試驗場去。但后來這個方案還是被否決。

  原因很簡單,一顆黑洞經由猛烈的霍金輻射而消失的過程,與核彈爆炸的過程是否相似,所造成的影響是否相似等等都屬于未知。

  人類對于黑洞的理解其實相當有限。甚至,便連霍金輻射的存在本身,也是在這個玻璃箱子到來之后才確定的。在此之前,霍金輻射僅僅存在于理論之中,從未得到過驗證。

  核彈試驗場引爆核彈當然是沒有問題的,可是一顆黑洞,誰敢保證?

  最終,決策者們經過討論之后,做出了新的解決方案。那便是,用一枚火箭,將其發射到太空中去。

  在太空之中,它喜歡怎樣爆炸就怎樣爆炸好了。

  此刻,中遠衛星發射中心。

  一枚巨大的火箭已經聳立在了發射場之中。它高有三十余米,重達上千噸。原本它的任務是發射十三顆通訊衛星到地球環繞軌道上去,以替換在前兩次“太陽風”襲擊之中損壞的衛星。但現在,衛星發射任務已經被緊急取消,這枚火箭的新的使命,是將一個小小的玻璃箱子發射到太空中去。

  一定要盡可能的距離地球遠一些,越遠越好。

  火箭發射任務的調整意味著一系列發射參數都要改變。這是一個很復雜的過程,但偏偏時間緊急。

  再有兩個小時,超音速戰斗機就將在距離這里最近的軍用機場降落,再過一個小時,裝載著那個箱子的直升機就會到達發射場。屆時,發射任務要立刻開始。

  “李工,新的導航數據準備好了沒有?”

  “老王!快點催一催下面,燃料調整好了沒有?快沒時間了!”

  “趙指揮長,時間太緊了,我擔心會出亂子!萬一發射失敗了,我們就是人類的罪人!”

  趙指揮長厲聲吼道:“沒有那么多時間讓我們浪費!同志們,這是一次事關人類未來命運的重大任務,我要求必須保質保量,必須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考驗我們的時候到了!”

  雖然發射基地的人們并不知道為什么會有這個緊急任務,也不知道發射一個箱子究竟是要做什么,但他們仍舊從上級那嚴峻的語氣之中體會到了這次任務的重要。

  時間悄悄的流逝著,三個多小時之后,這枚火箭尾部噴出明亮的火焰,直直的向著天空飛去。

  在這一刻,望著大屏幕之上,高速攝像機拍攝到的火箭身影,幾乎所有工作人員的心都提了起來。

  此時此刻,不知道多少人的心在這一時間被牽動。

  如果火箭發射失敗,如果火箭空中解體,甚至發生爆炸,如果爆炸損壞了那個箱子的玻璃外殼,如果……

  一個又一個的如果,每一個如果都預示著災難性的事件。

  一直到火箭成功進入地球環繞軌道,達到第一宇宙速度,人們的心才微微放松了一點。

  但征程仍未結束。這里距離地球實在太近了,仍舊不夠安全。

  還要再遠一點,還要再遠一點。

  

第25章 戰場
天災全文閱讀作者:彩虹之門加入書架

  這枚火箭原本只是用于發射近地衛星的,它的設計并不是用于向地球軌道之外發射東西的。不過現在緊急時刻,略微做一下調整,改變一下載重,用它達到第二宇宙速度也不是不可以做到。

  不過這樣一來,發**度就無法保證了。但是話說回來,這一次發射任務人們也不需要什么精度。只要能將這東西遠遠的扔出去,無論往哪個方向都行。

  到達地球環繞軌道的時候,火箭的第三級和第二級已經脫落了。此刻的它長度縮短了許多,也沒有了那種傲指蒼穹的氣勢,整個身體看起來矮矮胖胖的。

  原本在計劃中,到達這里的時候,它的第一級燃料也應該消耗光然后脫落了。不過因為載重降低了大部分的緣故,它的第一級仍舊剩下許多燃料。于是這些燃料便用于推動著那個箱子達到了第二宇宙速度。于是它便掙脫了地球引力,以每秒鐘將近十二公里的高速,頭也不回的向著宇宙深處飛了過去。

  此刻,距離人們發現箱子內部是一個黑洞已經過去了十一個小時的時間。

  在評估之中,它大概會在接下來一個小時到十三個小時之間被引爆。這個時間意味著的和地球之間的直線距離則是兩萬到三十萬公里之間。

  在這樣的距離上,在空無一物的太空之中,這無論如何都屬于安全距離了。于是知曉這件事情的人們終于松了一口氣。

  接下來,人們所要做的事情仍舊有很多。

  全球各大天文臺,無論是光學望遠鏡,射電望遠鏡還是中微子望遠鏡等,全都對準了那個箱子的方向,開始關注著來源于那里的任何跡象。

  能在如此近的距離上觀測一顆微型黑洞因為霍金輻射而蒸發殆盡的現象可不容易。這意味著眾多的科學數據,而這些數據有可能推動人類科學的發展。

  不管現在處于什么情況,不管未來有多少不確定性,不管那巨人究竟是因為什么目的而降臨這里,又送給人類這件“禮物”,無論如何,盡一切可能發展科技總歸不會錯的。

  在無數人焦急的等待之中,在時間又過去四個多小時之后,爆炸如期而來。

  全球所有對準了那個方向的望遠鏡俱都從那里看到了“閃光”。

  光學望遠鏡看到了可見光,各種型號的射電望遠鏡和輻射探測器探測到了各種各樣的輻射,中微子探測器則探測到了大量的中微子爆發。

  一顆黑洞,在將虛粒子轉變為實粒子的過程中耗盡了自己的所有能量。它的所有能量全都承載在了這些粒子之上,以它為圓心,向各個方向發射。

  于是,地球上的人們便再一次見到了極光。

  此刻出現極光的區域并不是巨人所在的那個半球,而是面對著那個箱子方向的半球。此刻這里正處于夜晚,于是夜空便被五彩絢爛的極光所籠罩。

  仍舊跟隨著巨人前進的車隊之中,通過電腦看到了這一幕的寧玉山有些僵硬的轉過了頭,看向了新近調派來的兩名自然科學專家:“黑洞爆炸,也會引起極光么?”

  “有,有這個可能的。”那名專家咽了口唾沫,微微有些艱難的說道:“在以往時候,我們不知道黑洞具體會以哪種方式蒸發殆盡。但現在我們知道了,原來是這樣……”

  “大量的虛粒子會轉變為實粒子,在那一瞬間之中,所有可能存在的粒子都會從虛空之中出現。粒子與粒子在極高的能級之下也會互相反應,被加速,被電離,它們來到地球磁場內,就像是太陽風來到這里一樣,引起極光……”

  詹正業喃喃道:“這樣說的話,那之前的兩次極光也是因為有微型黑洞蒸發才引起的?只是那時候我們不知道黑洞蒸發的具體方式,沒有將它們辨認出來,誤以為是太陽風。”

  那名專家道:“這是很有可能的。現在還沒有具體的數據比對,但我至少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握。”

  寧玉山腦海之中不由得閃過了一個念頭:“從現在開始,那些認為巨人與這些異變無關,只是提前預知到了這些異變的推論,已經可以被放棄了。”

  雖然仍舊不明白巨人這樣做的目的,不清楚它這樣做的動機,但巨人的行為毫無疑問已經證明了這些事情就是它做的——無數雙眼睛可是實實在在的看到了巨人將那個箱子交給了人類的。

  輕輕嘆息一聲,寧玉山道:“我們的戰友們已經成功處置了這次突發事件。他們的任務結束了,我們的任務還在繼續。”

  “巨人為什么要將這個箱子交給我們,目的是什么,動機是什么,乃至于巨人為什么降臨到地球上……搞清楚這些東西,就是我們的任務。這里,就是我們的戰場。”

  ……

  五華市,海原大學物理所——雖然此刻海原大學都已經沒了,但陸景明仍舊稱呼它為以前的名字。

  電話聲悄然響起,陸景明按下接聽鍵,吳清河的聲音便傳了出來。

  “景明,剛剛發生的那些事情,你都已經知道了吧?”

  放下手中文件,略有些疲倦的揉了揉太陽穴,陸景明道:“我已經知道了。一顆微型黑洞,真是驚人啊。我甚至認為,制造一顆公斤級的微型黑洞,然后將其暫時‘冷卻’住的這種手段,它的科技含量不比點燃木星低。”

  吳清河對此不置可否:“這不是我們需要關心的問題。我這次給你打電話,主要是想問一問你的看法。景明,你現在仍舊堅持你的想法嗎?”

  陸景明認為巨人可能只是一個障眼法,它與那些異變根本沒有任何關系。它只是用于吸引視線,擾亂人們思維。導致了這一切異變的另有其人。

  但現在,毫無疑問,人們已經有了切切實實的證據來證明這一切就是巨人做的。

  陸景明笑了笑:“那個幕后存在偷偷將裝著這顆小黑洞的箱子交給巨人,然后再由巨人交給你們,最終讓你們發現箱子的奧秘,然后確認這一切都是巨人干的——這個可能性也有一定的道理,不是嗎?”

  吳清河皺眉道:“如無必要,勿增實體。你的推測沒有意義。”

  明明只需要一個巨人就可以解釋的事情,為什么偏偏要將邏輯搞那么復雜,生生造出一個幕后黑手來呢?

  這不符合科學思維。

  陸景明收起笑容,低聲道:“那么,從另一個方面來看。為什么巨人在我離開分析小組,決心從最根本的地方尋找問題所在之前,從未做過除了引發異變之外的任何動作,而在這之后僅僅幾天而已,巨人就迫不及待的來證明這一切事情都是它做的?這,你不感覺古怪么?”

  “景明,景明,你,你……”吳清河嘆息著道:“你太自戀了吧。你認為巨人是因為你才搞出這一次事情來的?我敢說,就連執政委員會秘書長都不敢這么想。”

  執政委員會秘書長是全球所有人類的元首。從某些方面來說,他就是全體人類的代表。

  “仍舊是那句話,我就算錯了,也不會有什么損失。分析巨人行事邏輯的人已經夠多了,不少我一個。既然如此,我為什么不能在這個可能上做些研究?”

  “在你之前已經有許多人在進行這方面的研究,為什么巨人都沒有動作,偏偏等你來了才有動作?”

  雖然明知吳清河看不到,陸景明仍舊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我想,那個幕后黑手可能也以為我的腦袋與別人的不一樣。”

  “這太離譜了。我如果是你推測的那個幕后黑手,我還不如直接殺了你來的簡單快捷,何必這么麻煩,搞這么多事情。”

  陸景明笑了笑:“如果我是那個幕后黑手,我就一定不會把可能接近真相的人干掉。因為這樣反而會讓別人知道這個人是正確的——不正確的話,你干嘛干掉他?于是,干掉一個人,卻讓無數人開始向這個方向努力。我只會想辦法誤導他,讓他自己放棄在這方面的努力。”

  “安排一場意外,天衣無縫的讓一個人消失,這并不難。如果你推測的那個幕后黑手存在的話,對它們來說就更沒有難度了。”

  “如果下一刻我因為交通意外而死,且不管從哪里調查都完全正常,你們會怎么做?”

  吳清河思考片刻,無奈道:“不管你是怎么死的,哪怕所有證據都證明你的死完全正常,執政委員會的決策者們也會調派更多的科研力量繼續你的研究方向。”

  “是的。我想,那個幕后黑手也能想明白這個道理。”

  吳清河默然無語半響,才道:“這里里外外都是你的道理,我還能說什么。”

  吳清河再一次放棄了勸陸景明回到分析小組的努力。

  掛斷電話,陸景明沒有繼續去看那些分析數據,而是看向了窗外,似乎那里存在著一個看不見的人影。

  “當初,我父母的假死脫身,也一定與你們有關系吧……”

第26章 模型
天災全文閱讀作者:彩虹之門加入書架

  望著窗外怔了許久,陸景明才將自己的注意力收了回來。

  還有許多事情在等著他去做。

  這段時間以來,在上級的支持下,陸景明聯系了許多同行,一同開始了相關的研究。

  陸景明必須要尋找到至少一種可能性,這種可能性預示著在人類現有的物理學框架之中,從理論上預示著某一件事情是可行的,如此才能找到下一步的研究方向。具體來說便是,在現有理論框架之中,該如何做才能將木星點燃,將月球引力增大,制造一顆微型黑洞,等等。

  在這之中,陸景明無需考慮實際之中能否做到,而只要考慮理論上是否可行就可以。這便是理論物理與實驗物理、應用物理之間的差別。

  如果從理論上都找不到這種可能性,那只能意味著現有的物理學理論仍舊不夠完善,或者不夠先進。同時,也就意味著陸景明在這一方向的努力將是完全的白費力氣——沒有理論的指導,就如同在迷霧之中如同無頭蒼蠅一般亂闖,恰好找到正確方向的可能性實在太低了,可以忽略不計。

  這一段時間,陸景明所做的便是這件事情。

  想要做到這件事情并不容易。這牽涉到物理學理論的許多個分支,而每一個物理學分支都足以耗盡一名優秀科學家的全部心血。哪怕再聰明,陸景明也不可能依靠自己一人之力做到這一點。

  他必須聯系到足夠多的同行,借助眾人的智慧,盡可能的考慮到物理學理論之中的每一個細節,由此進行大量的推測和思考,并進行進一步的數據運算和分析,才有可能找到正確的方向。

  這件事很難,但陸景明知道自己必須要去做。

  將上一次會議的數據和推論整理出來,又將這些數據上傳到超級計算機之中進行分析和測算,陸景明再次發了一會呆。

  一陣敲門聲傳來,陸景明說了一聲“進來”之后,一名戴著厚厚眼鏡,臉上有一些痘印的年輕人走了進來。

  他是陸景明的助手,名叫孫青。

  “陸博士,我來提醒你一下,你約的王默教授、司徒院長等十八位專家的視頻會還有二十分鐘就要開始了。”

  “我知道了。”

  孫青離開,陸景明則再一次開始了等待。

  這一次,陸景明上傳的是一個基于超弦理論的物理模型。在這個模型之中,在某些特殊的、極端的情況下,巨型氣態行星基于內部的某些活動,會在核心營造出短暫的可以進行核聚變的環境。再配合后續一系列堪稱復雜、嚴苛的環境要求,核心處的核聚變可能會產生連鎖反應,最終將整顆行星點燃。

  在這個模型之中,這種核聚變模式是不可持久的,在自發產生一段時間以后,便會因為環境的變化而漸漸平息。而這,也符合木星被點燃之后不久就自行熄滅的現象。

  這是一個很復雜的物理模型。要驗證其是否正確,是否自洽,必須要通過超級計算機來進行。幸好,在吳清河將軍的支持下,陸景明獲得了近乎無限制的超級計算機算力使用權限,可以及時的驗證自己的推測。

  此刻,計算結果還沒有出來。但陸景明心中已經有了幾個疑點。

  其一,就算這個物理模型是正確的,它所需要的環境也太過苛刻,單純由自然演化和巨型氣態行星自我環境變化營造出來的可能性無限接近于零。當然,在現在這種情況下還必須引入一個外部影響的變數,但經由外部影響而被動產生這種環境的難度也極其之高,高到讓陸景明同樣感覺脫離了現有的物理理論范疇。

  其二,在現實環境之中,人類從未觀測到有關這種變化模式的任何跡象。在太陽系內的氣態行星上,在太陽系外的氣態行星上,甚至在某些褐矮星上都從未觀測到過。這固然可以解釋為要求太過嚴苛,概率太低,但是連一些初期跡象都沒有觀測到過就很難解釋了。

  總體來說,陸景明對這個模型的信心并不算太高。

  又等了大約十二三分鐘的樣子,結果順利返回到了陸景明面前的電腦終端之上。看了一眼結果,不需要再一次詳細計算,陸景明便嘆了口氣。

  這個模型是有漏洞的。它并不成立。

  在超級計算機的精確計算之中,這個模型在三個重大關鍵節點之中存在較為隱蔽的計算錯誤,同時遺漏了數個關鍵公式的參數修正。

  這意味著,哪怕這個模型所要求的一切嚴苛條件全都滿足,氣態行星被點燃這種事情也根本就不會發生。因為這個模型本身就是錯誤的。

  陸景明與三十余位專家殫精竭慮的思考、討論、交流、計算了將近半個月的成果,就此付諸流水。

  他心中微微有一點失落和遺憾,但轉瞬間就消失不見。

  這種事情實在太正常了。在尋找正確方向的道路上,走錯個幾十次,撞個幾十次墻,對于一名科學家來說只是日常而已。

  暫且將這件事情放下,略微收攏了一下思緒,陸景明來到了視頻會議室。

  此刻,自己的助手孫青,以及其余的一些研究員已經就位了。陸景明到來之后,大屏幕隨之打開,上面便出現了十幾個小窗口。每一個小窗口之中都是一處會議室的模樣。

  此刻會議還沒有開始。包括陸景明在內,幾乎所有人都在整理自己的材料,準備著記錄或者發言。

  當時間到達之后,充當會議主持者的孫青說道:“異常天象研討會第三十七次例會開始。王默教授,請您先發言。”

  顯示著王默教授的那個小窗口立刻放大,顯示著其余人的小窗口則暫時縮到了大屏幕角落。

  頭發半禿,有著厚重眼袋的王默教授輕咳一聲,道:“基于第二十五次例會的討論方案,在這段時間之中,我帶著我的團隊,對其中涉及引力子的部分進行了高能物理試驗,結果與我們當初的預測完全不同。具體數據如下:……”

  一連串深奧晦澀的物理學專業術語從王默教授口中說了出來。所有與會者俱都聚精會神的聽著,不時在自己面前的筆記本上記錄著什么。

  “……在預定能級的粒子對撞上,我方并未檢測到符合模型預測的粒子生成。綜上所述,我方試驗并不支持該‘月球引力突變量子詮釋’模型。”

  陸景明在心中暗暗嘆了口氣。

  王默教授的實驗數據,否認了又一個原本自己寄予厚望的理論模型。要知道,這個理論模型可是通過了超級計算機檢驗的。在這段時間之中,這樣的模型可不多見。

  但它仍舊被證明是錯誤的。

  一種理論,不管它走了多遠,通過了多少重考驗,只要有一重考驗通不過,那之前的所有努力便全都白費。

  如果考驗總共有一百重的話,倒在第一重考驗和倒在第一百重考驗上,其實沒有什么太大的差別。

  短暫的自由討論之后,司馬院長說道:“我認為啊,雖然試驗數據并不支持,但我們要不要完全放棄這個模型還得再討論一下。我注意到,咱們這個模型里有這幾個最關鍵的參數,但這幾個參數設置是否準確,是否必要,我感覺值得商榷。”

  在司馬院長之后,其余幾名專家也各自作了發言,陸景明也發表了一些自己的看法。這些意見之中,有贊同的,也有反對的,但不管持什么意見,發言都有理有據,邏輯清晰。

  但直到最后,明確的意見也沒有討論出來。正反雙方俱都有堅實的證據支撐,同樣也都有明顯的不可彌補的漏洞,就像相對論與量子力學的關系一樣。

  這個議題只得暫時擱置。在會議的最后,王默教授提出了一個建議。

  “截止到現在為止,我們在木星被點燃、月球引力異常增大、金星變暗這三個異常天象之上始終沒有突破,甚至連相關理論框架都沒有找到。既然如此,我們不如暫時擱置這三個方向,全力主攻‘太陽風’襲擊這一項。至少,相比起其余三個,黑洞這種東西,我們還是有一點點理解的。”

  人類文明的科學體系之中,黑洞占據有重要的地位。在這許多年來,對于黑洞的研究,無論是理論上的,還是觀測上的,都一直在進行著,從未放松過。

  相比起其余三種異常現象,人們確實可以說對黑洞的理解更多一點。當然,也僅僅是一點而已。

  事實上,人們對于黑洞的理解仍舊不算多。

  王默教授的意思很明顯。他試圖以點帶面,先集中力量,全力主攻一點,攻破這一點之后再擴展到全局。

  在現在已經基本證實“太陽風襲擊”是由于微型黑洞蒸發爆炸所引起的前提下,進行有關黑洞方面的研究,確實要比其余三個方向多出一些優勢。

  在四項研究同時進行,與放棄其余三項,專攻一項這兩個選擇之中,陸景明微微思考了片刻,便即選擇了后者。

  “好。既然如此,我們便先主攻一項好了。”

12345678下一頁
掃碼
作者彩虹之門所寫的《天災》為轉載作品,天災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UU看書提供天災全文閱讀。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天災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天災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天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天災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