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看書 > 科幻灵异小說 > 天災最新章節 > 天災全文閱讀
選择背景颜色: 選择字體: 選择字體大小:
第27章 社會穩定指數
天災全文閱讀作者:彩虹之門加入書架

  在現有的物理學框架之中,制造一顆亞原子級別的黑洞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其原理其實很簡單,無非是盡可能的提高粒子對撞機的能級,當能級足夠高的時候,在粒子對撞的那一瞬間,亞原子級別的黑洞就將誕生。

  從較為寬松的定義上來說,人類其實也是有制造黑洞的能力的,只不過現在還沒有建造出擁有如此之高能級的對撞機而已。

  但是,巨人“送”給人類的那一顆黑洞,卻是公斤級的。而公斤級的黑洞,與亞原子級別的黑洞之間相差了幾十個數量級。這基本上就是兩個世界的東西。

  除了自然現象所制造的黑洞,譬如超新星爆炸,中子星合并等猛烈的過程之外,人類現有的物理學理論里同樣未曾涵蓋制造公斤級黑洞的可能。

  這與點燃木星,改變月球引力相同。

  “那么,我們便開始研究如何制造一顆公斤級的黑洞吧……”

  此刻,某處基地,一處審訊室之中,那名自稱“救世者”的邪教首領被關在鐵欄桿后面,面對著唐宇幾人,哭喪著臉。

  “同志,不,政府,政府,我真沒干別的事兒呀,你說我連小學都沒上完,除了忽悠忽悠人騙點小錢之外,我還能干什么,會干什么啊。你們都關了我好幾天了,是死是活你們倒是給我個準話啊,這幾天我覺都睡不著啊我……”

  唐宇狠狠一拍桌子,厲聲道:“吳二田!你給我老實點!實話告訴你,我們已經掌握了你和外星人勾結的確切證據!你糊弄不了我們!你老實告訴我,半個月前,在你成立救世教,宣稱覺醒之前的三天你去哪兒了!怎么哪兒都查不到你的蹤跡!”

  “老實交代!再不說實話,誰都救不了你!”

  “呃?……”吳二田愣了愣,喃喃道:“這你們也知道了?”

  唐宇心中一喜,臉上卻絲毫不動聲色。

  雖然對這個連小學文化都沒的流氓混混竟然也能與外星人勾結感到不可思議,但調查卻實實在在的顯示,他曾經失蹤了三天,無論怎么都查不到一點行蹤。而這,很顯然與陸景明父母曾經的失蹤十分相似。

  “我們什么都知道!老實交代!”

  吳二田哭喪著臉道:“政府,我那次的事兒不是已經清了嗎?我不就偷了兩包煙,一瓶酒,一棵白菜和兩斤肉,尋思著回去自己包點餃子吃,餡兒還沒剁好,你們就把我拷走了,關了我三天啊。”

  唐宇一愣:“什么?誰把你拷走了?”

  “派出所兒的人啊。把我拷在暖氣片上拷了三天,一天就給我一頓飯,上廁所都給我定著點兒。哎呦我跟你說,我可受了老罪了,咱這不興翻舊賬吧?”

  唐宇立刻轉頭,兇惡的看向了旁邊的下屬陳大龍。陳大龍額頭不由得滲出了一點汗珠,立刻道:“我去核實。”

  “你給我老實點!”

  唐宇再次向吳二田吼了一句,開始了等待。

  十幾分鐘之后,陳大龍再次匆匆回來,低聲道:“已經核實了。那三天吳二田確實被關在了派出所,負責這件事兒的人一時忙忘了,沒做記錄也沒上報,關了三天就放他走了。咱們鬧了烏龍了……”

  “媽的。”

  唐宇在心底暗暗罵了一句,轉身離開了這里。

  “交給地方的同志們去處理吧,咱們走。”

  離開審訊室,唐宇不由得感到一陣氣悶。

  原本對這件事情已經不抱希望,但意外查到吳二田曾經失蹤三天,原以為峰回路轉,又有了希望,但沒想到只是一場烏龍。

  這條線又斷了。

  休息室里,幾名下屬大眼瞪小眼,俱都沉默不語。屋里煙霧繚繞,如同仙境。唐宇則一邊下意識的將面前筆筒里所有筆尖朝上的筆全都抽出來,然后反過來,又一一插回筆筒,讓它們與其余的筆姿態相同,一邊默默的思考著下一步的調查方向。

  半響,陳大龍悶聲道:“實在不行,就只能擴大調查范圍,把所有科學家都過一遍篩子了。”

  另一名下屬立刻道:“大龍你瘋了?你知道這是件多大的事不?”

  此刻世界上有多少科研工作者并沒有一個確切的數字,但估計至少也有千萬量級。要對這么多人進行一遍統一調查,將可能隱藏在其中的,與那個據推測可能叫做“救世者”的神秘組織有所關聯的人篩選出來,這項工程有多大可想而知。

  這已經不是一個唐宇可以決定的事情了。甚至連吳清河將軍都決定不了。

  同時,唐宇也知道,這件事情根本不可能得到上級的允許。

  科研工作者也是人,而只要是人,只要是人組成的團體,便必然良莠不齊,有好人,也有壞人,更有惡人。更何況,就算是好人,也有自己的隱私,也有不想讓別人知道的事情。

  在決策層,這件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得到通過。因為阻力太大了。

  陳大龍不服氣道:“根據現有線索,那個‘救世者’組織必然和人類世界的科研界有千絲萬縷的聯系。現在必然也有和那個組織有關系的人隱藏在人類世界里。這是關系到整個文明的大事,調查一下怎么了?”

  唐宇輕輕敲了敲桌子,沉聲道:“我去向吳將軍請示。”

  到達吳清河辦公室的時候,他正伏在桌案上,聚精會神的看著一份文件。唐宇沒有打擾他,而是站在了旁邊等候。

  過了許久,吳清河才摘下眼鏡,放下了文件。

  “什么事?”

  唐宇猶豫了一下,還是將自己的推測以及需求說了出來。

  “……我想拉網篩查所有科研工作者。”

  他明知決策層不可能通過這個要求,但他仍舊來找吳清河了。或許……說不定吳將軍能想到別的辦法呢?

  吳清河沉吟著,下意識的用手指輕輕敲著桌面。良久,他才慢慢說道:“截止到現在為止,所謂的‘救世者組織’的存在,僅僅是你們的推測。”

  “是。”

  “你們調查了近幾十年以來失蹤的或者死亡的所有科學家,仍舊沒有找到他們和這個‘救世者組織’之間存在關聯的證據。”

  “是。正是因為沒有找到線索,我們才希望能拉網篩查所有科研工作者。”

  “你有沒有想過,可能是你們的調查方向錯了,而不是調查范圍不夠大的緣故?”

  唐宇默然片刻,說道:“有可能所謂的‘救世者’與我們的調查沒有任何關系,但現在所有證據都隱約指向在我們的地球上,存在著一個與人類科學界有千絲萬縷關系的神秘組織。這個組織可能不是叫‘救世者組織’,可能叫別的名字,但它應該是存在的。”

  “你做出它與這巨人有關系的判斷依據,便僅僅只有從陸景明叔叔筆跡壓痕上破譯出來的那一點信息么?”

  “我知道這不夠充分,但這是我們目前唯一的調查方向。”

  吳清河嘆了口氣,淡淡道:“好,我同意。你去調查吧,需要的人手和物資、權限我都會給你。”

  唐宇驚異的抬起了頭,望向了吳清河。

  他沒有想到,吳清河竟然答應的這么痛快。原本他以為自己會被拒絕,或者不被拒絕,但至少吳清河也會上報,等待決策層決定。他無論如何沒有想到,吳清河竟然直接就答應了。

  這毫無疑問已經越權了。而這意味著什么,唐宇心中十分清楚。

  望著唐宇驚異的眼神,吳清河笑了笑:“這件事情不能上報。一旦上報,就會陷入爭議和扯皮,沒幾個月時間得不出結果,還會打草驚蛇。等到幾個月時間后,黃花菜都涼了。你放心去做吧,一切后果,我來承擔。”

  唐宇暗暗握緊了拳頭:“吳將軍,您放心,我一定會查出個結果來。”

  吳清河擺了擺手:“唐宇,我不是對你有多大信心。你看看這個。”

  接過吳清河遞過來的文件,唐宇看了過去。

  “……社會穩定指數已經由之前的八十三降低到了現在的五十六。一旦突破四十大關,即意味著社會進入全面動蕩時期。社會科學院專家委員會認為,當務之急,在于穩定民心。穩定民心的要點,則在于人類政府對于巨人事件的控制。政府必須要讓民眾意識到,政府是有能力處置此次事件的。如果無法做到,社會穩定指數的降低便不可避免……”

  吳清河幽幽道:“社會穩定指數,是社會科學院那些專家提出的一個數據。這個數據以通貨膨脹率、失業率、刑事案件發生率、居民收入指數等等許多數據綜合計算出來的。以前,這個數據從未降低到七十五以下過。而現在,它降到了五十六。”

  巨人雖然從未在正面主動給人類文明帶來多大損失,但在事實上,它卻帶來了比明面上損失更為嚴重的后果。

  吳清河嘆了口氣:“死馬當活馬醫吧。”

  分析巨人行事邏輯的專家們遲遲沒有突破,吳清河也只能將希望暫時放在唐宇,以及陸景明身上了。

  唐宇放下文件,恭恭敬敬的向吳清河敬了一禮,然后轉身離開。

第28章 量子場
天災全文閱讀作者:彩虹之門加入書架

  海原大學物理所。

  辦公室之中,陸景明坐在座位上,望著面前的一顆小小鐵球怔怔出神。

  那顆鐵球并不大,大約只有三厘米左右的半徑,放在手中則感覺沉甸甸的。

  它的質量恰好是一千克。

  之前,巨人“送”給人類的那顆微型黑洞,質量也是一千克。

  要制造一顆質量為一千克的黑洞其實并不難,甚至可以說很簡單。只要陸景明能想到辦法,將面前這顆半徑為三厘米多一點的小小鐵球的半徑壓縮到一點五乘以十的負二十四次方厘米就可以了。

  這甚至要比一顆質子的半徑還要小上億倍。

  沒有任何人類已經掌握的力量,可以將一顆鐵球壓縮到那么小。原子彈,氫彈,都不行。

  所以人類便無法制造出這樣一顆黑洞。

  但是,巨人,或者說巨人身后,據推測存在的那個神秘組織卻將這樣一顆黑洞制造了出來。

  隨手將那顆小小鐵球拿在手里把玩著,陸景明雙手握住,雙臂用力,開始按壓這顆鐵球,似乎這樣就可以將它壓縮下去一樣。

  但就算陸景明雙手按的生疼,那顆鐵球都沒有絲毫變化。

  它的半徑沒有縮小哪怕零點零零零一毫米。

  依靠外力壓縮來將一定的質量壓成黑洞,除了激烈的天文事件之外是不可想象的。但在已經明確知曉巨人,或者說巨人背后的那個神秘組織擁有“冷卻”微型黑洞,令其不因為過快的霍金輻射而瞬間蒸發的技術,那個神秘組織其實也沒有必要通過壓縮物質的方式來制造黑洞。

  它們完全可以通過極高能級的粒子對撞機來制造出一顆亞原子級別的微小黑洞——這一點,以現在人類的科技也可以做到,之后,利用這種冷卻技術,令這顆微小的黑洞不像人類所制造的那樣瞬間蒸發,然后再通過精密的手法,一顆粒子一顆粒子的“喂養”它,直到它成長為一顆擁有宏觀質量的黑洞為止。

  這種一種理論上完全可行的方法。

  于是,問題的難點,便著落在了那種可以“冷卻”黑洞的技術上。

  以人類現有的科技水平,現有的理論水平,去推測一個可能掌握了不知道超出人類多少倍科技力量的存在是如何冷卻一顆微型黑洞的,這很難,甚至于不可能做到。但陸景明卻必須要去做。甚至,陸景明對此還有一定的信心。

  原因很簡單,這仍舊基于陸景明之前的那個推論。

  巨人是障眼法,是為了將人類智者的思路繞到死胡同里去,只專注于尋求巨人的行事邏輯,寄希望于通過掌握巨人的行事邏輯來掌握巨人的行為,而不是去探求那一系列異變幕后的真實原因。

  雖然不知道那些異變的真實原因,其背后的科學原理究竟是什么,有什么用處,為什么那個推測中的神秘組織不希望人們知道這些東西,但這其實不重要。

  有一個很簡單的邏輯,那便是,敵人不希望我們去做的,我們便偏要去做。哪怕目前還不知道有什么用處也要去做。

  基于這個邏輯,陸景明便可以得出下一個推論,也即,那個神秘組織不希望陸景明來思考這件事情,所以,陸景明便偏要來思考這件事情。

  而,如果那個神秘組織不認為自己可以找到這種方法的話,它們又何必打出障眼法來誘導自己呢?

  陸景明的一絲信心便來源于此。當然,這一切都是基于自己最初那個推測成立,幕后黑手確實存在的前提才有意義。如果最初那個推測便錯了,后面這一切便也沒有意義。

  可是仍舊是那句話,分析巨人行事邏輯的人已經夠多了,不少自己一個。

  將那顆鐵球隨手放在桌子上,陸景明再一次開始了思考。

  令黑洞蒸發的霍金輻射是因為虛粒子對,誕生于真空之中的虛粒子對因為黑洞的引力而擺脫了一起湮滅的命運,其中帶負能的粒子落入黑洞并導致黑洞質量降低,帶正能的粒子逃逸,看起來就像黑洞在輻射粒子一樣。

  但從更為本質的地方來說,虛粒子對這個詞匯其實只是個偽命題。它其實并沒有對應的物理實體——它不像是質子,中子,電子一樣,在宇宙中客觀真實的存在著。

  宇宙之中其實并沒有虛粒子對,它只是物理學家們為了便于計算而提出的一個概念性的東西。

  量子場論認為量子場是最為基本的存在,它未受激發,處于穩定的平衡狀態之時,便是真空狀態。當它受到能量激發時,不同的震動模式便產生了不同的基本粒子。

  霍金輻射的本質,便是事件視界對量子場震動模式的激發,令其在平直時空處表現出了粒子的存在,看起來就像是黑洞在輻射粒子。

  所以,可以得出的一個結論便是,這種“冷卻”黑洞的技術,必然通過抑制黑洞事件視界對量子場震動模式的激發來發揮作用。

  一旦這種“激發”被抑制了,黑洞的霍金輻射自然就減小了,于是黑洞的存在壽命便大大增加了。

  由此,陸景明面對的問題便變成了,通過什么樣的理論和科學原理,才能抑制黑洞對量子場的激發?

  一個很顯然的推論是,這種技術,以及這種技術所應用的物理學原理,必然與時空結構有關,與宇宙最為基本的運轉模式,存在方式有關。而恰好,陸景明所研究的M理論正是研究這一方面東西的。

  隨手抓起一支筆,扯過一張紙,陸景明再一次開始了勾畫。

  一行又一行復雜的公式和字符出現在紙上,只過了片刻,那一張紙便被寫滿。將這張紙丟掉,拿來一張新紙,如此不斷重復。

  偶爾陸景明也會停下,將一行行的字符輸入電腦,借助超級計算機那龐大的算力來驗證自己的想法,但結果總是讓陸景明心中失望。

  陸景明知道,自己想要的,有關這個謎團的一切答案都藏在那個巨人“送”給人類的,盛放著一顆黑洞的箱子里。但遺憾的卻是,人們卻沒有辦法得到它們。

  或許,巨人,又或者巨人背后那個神秘的存在正是算準了這一點,才會毫不在乎的將這樣一件珍貴的東西隨手交給人類。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著,陸景明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憔悴了下去。他的頭發越來越長,越來越油,胡子也慢慢冒了出來。

  除了解決正常的生理需求之外,陸景明一直呆在研究所里,從未離開過。

  他不是在思考,便是在計算。不是在計算,便是在和手下的研究員,以及外部的專家們交流想法。

  他的身體越來越憔悴,但眼睛卻越來越明亮。

  今天仍舊是一個與往日沒有什么差別的日子。陸景明仍舊在埋頭計算著什么,辦公桌之下,廢紙簍已經滿了,廢紙團則繞著廢紙簍堆成了堆。

  沒有敲門聲,辦公室的門忽然間被推開。史云生怒氣沖沖的走了進來,還故意的用力咳嗽了兩聲。可就算如此,也沒有將陸景明從全神貫注之中驚醒。

  史云生上前一步,想要將陸景明拍醒,可是看了一眼寫滿了公式和字符的紙張,心中又有些猶豫。

  他等了足足十幾分鐘,陸景明才嘆了口氣,隨手將面前這張白紙揉成團,隨手扔了下去。

  在他又拿過一張紙,想要再次開始計算的時候,史云生終于忍不住了,于是輕輕的敲了敲桌子。

  陸景明瞬間驚醒。他抬起頭來,便看到史云生滿臉怒容的站在那里。

  “史教授,你什么時候來的?不好意思,我沒注意……”

  陸景明的嗓子有一些嘶啞。

  “景明,你,你……”史云生怒氣沖沖的想要訓斥,但最終還是放軟了語氣。他嘆息了一聲,道:“你這是做什么,這么糟踐自己。仗著年輕身體好也不能這么干啊。我聽小孫說你中午飯都沒吃?”

  陸景明隨口答道:“我沒事,不餓,正好減肥。”

  史云生再次嘆了口氣,語重心長的道:“景明,我知道你事業心強,想早點出成績,但話說回來,身體才是革命的本錢,老這么糟踐下去那可不行。就算你真出成績了,但身體廢了,好點兒的女娃哪個能看得上你?景明,你還年輕,還有時間,可以慢慢來,談對象這種事情不能著急……”

  陸景明一口氣沒上來,立刻劇烈的咳嗽了起來。半響,才哭笑不得道:“怎么又扯談對象上去了?”

  史云生瞪眼道:“還屈說你了?你剛上大學就跟著我,一直到現在多少年了,我還不知道你?”

  陸景明有心想向史云生解釋一下自己現在正在做的事情,消除一下誤會,但想了想,史云生現在年紀大了,已經脫離了科研一線,這些事情還是不要讓他知道的好。否則,他既出不上力氣,又要為這件事情擔心,這又何必。

  就讓他一直誤會著好了。

  這樣想著,陸景明便站了起來:“行,我聽您的,這就吃飯去。”

  史云生滿意的點了點頭:“哎,這就對了。”

第29章 車禍
天災全文閱讀作者:彩虹之門加入書架

  某處秘密基地,地下大廳之中,總計上百臺電腦分成幾排整齊的擺放著,每一臺電腦之前都有一名身穿制服的精干年輕人快速的操作著。

  大廳里不時有人手中拿著各種文件穿梭來去,正在操作那些電腦的精干年輕人也不時起身,與身邊的同伴們交流著什么。

  唐宇便站在大廳最前方,站在最大的那面屏幕之前,將面前的一切盡收眼底。

  這已經是開始數據分析的第六天了。如果不出差錯的話,第一批可疑人員的相關數據將會在今天篩查出來。

  面對總量高達千萬量級的科研工作者,派遣人手一一調查是不可能的。唯一可行的辦法,便是從各個不同的部門,譬如銀行、戶籍管理處、治安部門、交通部門、醫保管理處等等地方,將這些人的數據全都調出來,然后設置一個篩選標準,用電腦從這其中篩選。

  這些數據總量異常龐大,它們甚至龐大到沒辦法用網絡來傳輸,讓唐宇只能調集幾十臺大卡車,將承載著這些數據的大容量硬盤直接拉過來——據計算,哪怕路程最遠的一輛卡車將硬盤從出發點拉到這里需要足足一天的時間,它的平均數據傳輸速率也遠遠高于網絡傳輸速率。

  如海一般的數據此刻便匯聚到了這里,在吳清河將軍為自己調集的計算機精英手中開始了篩選。

  當大屏幕之上,那個進度條終于走到百分之百的時候,唐宇輕輕的出了一口氣。

  打開面前的電腦終端,唐宇看到,總計有一千六百八十五名符合全部篩查標準的科研工作者被篩選了出來。

  隨手將第一個數據打開,那名科研工作者的資料便進入了唐宇的眼簾。

  “魏明成,男,三十七歲。現在氣象研究院洋流中心工作。系統監測到,其從三年前開始,平均每年都會有連續的十五天左右時間未產生任何消費、醫保、交通等等一切記錄。在這其中,從三年前開始,該人在收入不斷上漲的前提下,開始有意識的儲蓄,且回老家看望父母、回家陪伴妻子兒女的時間異常增多……”

  這些事項之中,任何單獨的一項都不會讓人感覺奇怪。但當這許多全都綜合到一起時,便會讓人產生一種怪異的感覺。就像是他正在盡可能的珍惜利用自己的時間,且在有意識的為自己的“消失”做準備。

  這很可疑。

  唐宇默默將這個人記了下來。

  接下來是第二個,第三個……

  每一個人的數據都有所不同,可疑的點也各不相同,但毫無疑問,他們都有進一步調查下去的價值。

  唐宇知道,接下來,自己的行動該以外勤為主了。

  就算經過了重重篩選,此刻被篩選出來的人仍舊高達一千六百多名,要進行嚴密的暗中調查并不容易。不過幸好,吳清河將軍授予了自己更大的權限,自己可以調動的,分散于全球各地的人手總計有四五千名之多,勉強可以滿足需求了。

  由此,大規模的外勤調查隨之開始。

  在初始幾天里,便有相當一部分人被排除掉了。比如唐宇之前第一個看到的那個名叫魏明成,在氣象研究院工作的人,調查員最終查明,其每年失蹤的十五天左右的時間,都是跑到一個在深山老林里舉辦的,擁有一定邪教性質的所謂靈修班里參加靈修,聆聽什么上師教誨去了。而之所以他會突然間對靈修感興趣,原因則是他一個至交好友的突然因病離世。也正因為如此,他的消費觀念、親情觀念等才會突然間發生變化。

  調查人員在將那個具有一定邪教性質的靈修班的資料交給地方治安人員之后,便將魏明成從重點調查人員名單里刪除掉了。

  類似魏明成這樣的,看起來怪異,但實際調查起來卻是因為種種現實原因才導致的例子占了絕大部分。而排除這些人也占用了調查人員們大量的時間和精力。

  隨著無關人員的不斷排除,剩下的人越來越少,于是調查力量便可以相應的集中,進行更有針對性的調查了。

  最終被唐宇圈定的重點懷疑對象總計有十五人。這十五人全都是具備了可疑特征,但無論調查人員們如何努力調查,卻總是找不到合理解釋。

  既然找不到合理解釋,那么,他們與那個可能名為“救世者”的神秘組織之間有所關聯的可能性便極大提升了。

  作戰指揮室里,唐宇,陳大龍等人再次開始了討論。

  “唐處,現在還有什么好猶豫的,直接抓人啊,把他們都抓過來,審訊一下,不就什么都清楚了。”

  煙霧繚繞之中,陳大龍眼珠里泛著血絲,語氣卻異常亢奮。

  調查進行了這么久,今天終于看到了曙光,這讓他不能不感到興奮。

  “是啊唐處,別猶豫了,趕緊抓人吧,萬一人都跑了就來不及了。”

  下屬們七嘴八舌的議論著,意見相當一致。唐宇默默的思考著,半響,才慢慢搖了搖頭。

  “不,時機還不成熟。我們還沒有找到那個神秘組織的蛛絲馬跡,現在就抓人,太容易打草驚蛇。咱們還得繼續調查。”

  面對唐宇的決定,陳大龍有些失望:“都調查到這地步了,還能怎么調查啊?比如那個王曉梅,去年到了澳洲就消失了,一個月后才出現。咱們都快把澳洲整個兒翻了一遍,都查不出她那一個月去了哪兒。”

  “是啊唐處,趕緊抓人吧。再不抓人,我怕泄了密,萬一他們把痕跡清理了怎么辦。”

  唐宇微微皺了皺眉。

  泄密這種事情確實值得重視。自己所面對的,畢竟是一個科技程度可能遠遠超過人類的神秘組織,它們會擁有什么樣的探測手段不是自己可以想象的。

  但話又說回來,如果要泄密,應該早就已經泄密了。如果沒泄密,那就證明自己的保密手段起了作用——這段時間的調查,自己可都是以最高保密等級來執行的。

  總之,抓人這種事情,不急于一時。

  “到了現在這地步,我不怕他們清理痕跡。”唐宇沉聲道:“他們一旦清理,就會露出馬腳來。命令,繼續嚴密監視,把他們的一舉一動都給我記錄下來,沒我的命令,誰都不許動手!”

  聽到唐宇說出了“命令”這兩個字,所有人俱都神情一肅,立刻異口同聲道:“是!”

  “散會!”

  對這十五名重點懷疑對象監控的嚴密程度此刻已經到了堪稱變態的地步。在他們日常生活中可能會出現的每一個地方都會有至少一名訓練有素的專業情報人員監守。哪怕他們晚上睡覺,也會有專業的監控設備拍攝整個畫面。

  高精度的激光探測儀更是時刻監聽著他們所在的每一個地方的玻璃窗的細微震動。這些震動通過技術還原,可以將房間內任何細微的聲音還原出來。哪怕打呼嚕,說夢話,都可以被情報人員們收集到。

  時間便在這樣的情況之中悄然度過了五天。在這五天的耐心等待之后,情報人員們終于發現了一點異常之處。

  編號為七,工作于湖西大學高性能材料研究所,名叫王曉梅的重點懷疑人員開始表現出了一系列異常的舉動。

  她特意請假,在女兒沒有要求的情況下,主動帶著女兒到游樂場玩了一天時間。而這,對于日常工作異常繁忙的她來說幾乎從未發生過;

  她專程回了一趟老家,來到生前與自己關系一向不睦的父親墓前祭拜。這是她離開老家之后的第一次;

  這一天,她對自己丈夫言聽計從,無論什么要求俱都答應。而在此之前,她對自己丈夫從來都是橫挑豎揀,冷言冷語。

  ……

  直覺告訴唐宇,自己所期待著的異變,應該就要來了。

  在第八天的時候,在至少十名精銳情報人員的嚴密監控之下,在晚上加完班回去的路上,一輛醉駕的汽車闖紅燈撞在了她駕駛的車子上。

  孫曉梅當場去世。

  地方治安人員以最快的速度趕到,處置了這次意外事件。情報人員們也在暗中對這次事件進行了更為詳盡的調查。

  一切正常。

  這完完全全只是一次因為醉駕而導致的交通意外事故,完全沒有任何疑點。可是結合起她遭遇意外之前的一系列事件,這一切又顯得那么不尋常。

  “如果孫曉梅真的和‘救世者’組織有聯系,那么現在這個孫曉梅只可能已經被掉包了。”

  唐宇的話,讓下屬們面面相覷。

  這段時間以來,她一直在被嚴密的監視著。再說,一個活生生的人,也有掉包一說嗎?

  “唐處,你是說,死的那人不是孫曉梅?”

  唐宇低聲道:“制造一名克隆體,哪怕對于我們來說都沒有什么技術上的難度。”

  “讓克隆體死在這兒,讓真正的孫曉梅離開,這……”

  “我懷疑,那名醉駕司機可能也被暫時的控制了。否則事情不會這么湊巧。”

  “下一步我們怎么辦?從哪兒查?”

  唐宇站了起來,沉聲道:“我知道真正的孫曉梅在哪兒。走,我們就去看一看。”

第30章 機關
天災全文閱讀作者:彩虹之門加入書架

  連綿的群山之中,一個異常高大的身影正在翻山越嶺。

  它有足足三十多米的身高,據推測體重高達數千噸。它原本應該是十分笨重的,但此刻,在這群山之中,它卻表現出了與外表不相稱的靈活。

  它的前進動作,甚至讓人們有一種翻山越嶺如履平地的感覺。

  太陽在偏西的方向高高的掛著,盡情的將充足的陽光播撒到群山之上。陽光明媚,氣候卻十分寒冷。

  身處直升機機艙之內的寧玉山幾人自然是感覺不到外界的寒意的,但望著那白雪皚皚的山峰,以及那個在雪山之中不斷前行的巨人,人們仍舊從心底感覺到了一股寒意。

  “再有三個小時,太陽就該落下了。”

  “也不知道這巨人今晚會在哪兒過夜。”

  機艙之中的氣氛有些沉悶,人們交談間也有些無精打采。僅有的幾句話語也滿是有氣無力的感覺。

  “唉。”

  寧玉山深深的嘆了口氣。他微微挪動了一下身子,湊到機艙舷窗邊,望著遠方那名巨人怔怔出神。

  此刻的他,心中甚至有一股沖動。他想要不顧一切的沖到那巨人身邊,用自己最大的聲音來問一問它,它到底為什么會來到地球,為什么要引發那一系列的異變,該如何做,才能讓它停下這些行為。

  寧玉山相信,不僅僅只有自己想這樣做。除了自己之外,一定還有許多許多的,與自己正在進行同一項任務的人想要這樣做。

  截止到現在為止,巨人降臨地球的時間已經超過一個月了。參與分析巨人行事邏輯,探究巨人奧秘的人類智者數量已經超過了十萬。但所有人都和此刻的寧玉山一樣,一無所獲。

  在陸景明離開之后,人們又提出了好幾種邏輯模式,每一種邏輯模式都可以解釋巨人之前的行為。但通常,最多不超過三天,巨人的新的行為就會將人們所提出的邏輯模型打破。

  這甚至讓寧玉山感覺有些絕望。有時候他甚至會想,人類是否永遠無法理解外星生命的行為,這巨人為地球帶來的災難,是否永遠無法依靠人類自己的力量來解除。

  到了現在,對于巨人的仍舊持續不間斷的觀察,更像是一種習慣,而不是一項有創造性的工作——反正寧玉山已經絕望,已經開始下意識的認為自己永遠不可能找到問題的真正答案。

  便在這沉默之間,寧玉山看到旁邊的姜華忽然間露出了如釋重負般的神色,腦袋也不由自主的輕輕點了兩下。

  寧玉山心中一動,立刻道:“姜華,你有什么想法?”

  姜華一怔:“什么什么想法?我,我沒有想法啊。”

  “那你剛才是什么表情,頭點什么點?”

  姜華尷尬道:“我剛才又構思了一個以巨人來歷為創意的科幻故事,剛才剛剛想通一個關鍵情節該怎么處理……”

  寧玉山氣急敗壞道:“讓你來做什么來了?讓你來采風來了?啊?還又?醒醒,咱們是在拯救人類,拯救地球!”

  姜華羞愧的低下了頭,心中卻滿是不服氣:“你剛才不也在發呆。”

  訓斥完姜華,寧玉山看了看旁邊雙目無神,似乎早已神游天外的其余幾名同事,想要再說幾句話鼓舞一下人心,但最終只是嘆了口氣,什么都沒有說出來。

  陽光之下,雪山之中,那巨人仍舊在不斷的前行著。

  寬敞明亮的辦公室之中,吳清河看著手中的那份文件,神情凝重。

  文件開頭,是一行清晰的文字。

  “對巨人采取武力清除行動的方案及可能后果的應對預案。”

  這份文件,是吳清河帶著手下幕僚親手擬定的。

  在對巨人行事邏輯的分析遲遲得不到成果,而巨人引發的災變又接連不斷出現的前提之下,決策層的耐心已經快要被消磨光了。

  社會穩定指數的持續不斷降低——在今天,它已經正式下跌突破了五十大關——則意味著,面對政府層面遲遲拿不出有效應對方案的情況,普通民眾對未來的預期也越來越悲觀。

  社會動蕩,似乎已經不可避免。

  在這種情況下,對巨人直接動武,以武力直接將其清除,便成了人類世界可以動用的最后一個籌碼。

  但是,巨人身上的謎團實在太多,就此動武,且不說能否對巨人造成威脅——面對一個極有可能引發了星辰變異,可以掌控微型黑洞的神秘存在,人類世界的武器有多大用處實在不好說——就算能造成威脅,但其后果是否可以承受,也實在無法預判。

  最明智的選擇,仍舊是繼續隱忍,不要試圖挑釁巨人。但很顯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是理智的。

  在這種環境氛圍之下,吳清河清楚知道自己將這份文件交上去會有什么后果。甚至,他還知道,就算自己不提交,也會有其他人提交類似的文件。

  既然如此,那還不如由自己來提交好了。畢竟,按照自己的意愿來進行這件事情,總會比按照其余人意愿來的更穩妥一些。

  可是,可是……真的要賭一把嗎?

  遲疑良久,他還是有些下不定決心。

  思考片刻,他按響了召喚鈴。秘書隨即走了進來。

  “陸博士,還有唐宇少校,他們兩個這幾天在做什么?”

  秘書恭聲道:“陸博士在進行有關抑制黑洞蒸發技術原理方面的研究。唐宇少校則在調查那個可能存在的神秘組織。”

  “有進展嗎?”

  “按通報來看,進展是有的,但并不算大。”

  吳清河重重吐出一口濁氣,將那份文件重新扔到了桌子上:“好了,你出去吧。”

  他已經下定了決心。他會再等三天時間,如果三天之后,陸景明與唐宇兩人俱都沒有收獲的話,那就只能把這份報告提交上去,嘗試對巨人動武了。

  畢竟,哪怕是不夠正確的行動,也總比現在遲遲沒有行動要好。

  打破這潭死水,機會才有可能出現。

  此刻,在某處秘密基地里,三十余名精銳情報人員在唐宇的帶領之下,以最快的速度向距此數百公里遠的連綿群山之中趕去,并最終在一處山間別墅之前停下。

  這是附近城市里有名的富豪居住區,環境優雅,清幽宜人。

  陳大龍清楚的記得,在之前幾天的監控之中,那個名叫王曉梅的女人曾經到這里來過一次。但資料顯示,那次到來只不過是王曉梅工作上的正常來往而已,完全沒有什么異常。

  唐宇沉聲道:“當時負責監控這里的人曾經報告,在王曉梅進入這里之后,監控設施曾經出現了幾分鐘的數據異常。”

  陳大龍詫異道:“那不是已經查明了是設備故障嗎?再說,幾分鐘的時間而已,夠做什么啊。”

  “我們現在所有的行動都基于一個假設,這個假設便是,王曉梅現在是假死脫身,死于車禍的,是她的克隆體或者類似存在。真正的她已經前往‘救世者’那里去了。基于這個假設再往前推,那便可以得出王曉梅在我們的監控之下被掉了包。再向前推,可以掉包的,便只有這幾分鐘時間了。”

  唐宇完全不必去理會當初監控設備出現了幾分鐘的異常這件事情究竟有沒有古怪,事實上,有沒有古怪都一樣的,無所謂。他只需要知道,如果要將王曉梅掉包,那就只可能在這幾分鐘時間里,那就足夠了。

  陳大龍恍然大悟,立刻有些躍躍欲試起來:“這處別墅一直在我們的監控之中,我可以保證,在這段時間里,除了別墅主人一家之外,沒有一個人從這別墅離開。并且,別墅主人我們也在嚴密監視。”

  話音剛落下,陳大龍身上的通訊器便響了起來。他接通了,神色立刻因沉了下來。

  “唐處,剛接到報告,別墅主人死了。死因還在調查。”

  唐宇心中一動,立刻道:“行動!”

  三十余名穿著常服的精銳情報人員立刻翻墻進入了這處山間別墅。之后,人們立刻散開,開始有條不紊的搜索這處別墅的所有地方。

  搜索持續了十幾分鐘之后,通訊器再次響起。

  “唐處,一樓,書房這里有古怪。”

  唐宇立刻來到一樓,進入到了書房之中。

  這里布置典雅,充滿了書卷氣息,旁邊桌子上甚至還擺著筆墨紙硯文房四寶。無論誰看到這里的裝扮,都會下意識的認為這間書房的主人擁有極高的文學素養。但唐宇卻看到,那個龐大書架上的書籍絕大部分都沒有開封。

  之前,那名情報人員發現有古怪的地方便在這里。

  “這里應該有機關。”

  那人說了一句,在唐宇的注視之下嫻熟的擺弄了起來。過了幾分鐘時間,他站起身來,在書架側邊輕輕一推,那看似龐大笨重的書架便緩緩向旁邊移動開來。

  書架之后,一扇與墻壁顏色渾然一體,不仔細看根本就看不出來的門赫然出現。

  唐宇上前一步,伸手輕輕推了一下,那扇門便悄無聲息的縮進了旁邊的墻壁里。

  于是,一個小小的房間便出現在了唐宇面前。

第31章 地下
天災全文閱讀作者:彩虹之門加入書架
    那房間并不大,最多也就有兩米乘一點二米左右。

    如果不知道這里是一樓的話,這房間看起來倒是和電梯差不多。區別只在于,人們沒有看到電梯廂和樓層之間的孔隙。

    房間里墻壁俱都散發著一種似乎金屬一般的光澤。它里面空空蕩蕩的,并沒有按鈕,也沒有什么顯示屏之類的東西。

    陳大龍想要進去,但被唐宇立刻阻擋。

    “情況未明,不要去冒險。立刻呼叫支援。”

    陳大龍怔了一下,道:“是。”

    唐宇當然無法確定這處隱蔽的房間是否和那個推測之中的神秘組織是否存在關聯,也無法確定這和王曉梅死亡一案有沒有聯系——說不定這里只是別墅主人的一個小小愛好而已。

    無論是誰,都管不了人家自己在自己的房子里布置個密室出來。說到底,此刻唐宇一群人才是不速之客。

    他們的進入并沒有得到別墅主人的同意。

    但無論如何,這里存在與那神秘組織有關系的可能性。并且,已經發現了它,它也不會長腿跑掉,那當然要用更穩妥的方法來應對。

    “再叫個工程隊過來。把這棟別墅給我拆了。”

    “好。”

    哪怕有一點兒可能,唐宇都不會顧忌毀掉一棟價值千萬的山間別墅。反正后續掃尾的事情也用不到他來處理。

    但就在這個時候,那泛著金屬光澤的墻壁之上忽然間有一點紅光出現。與此同時,滴滴的警報聲也響了起來。

    唐宇視線中滿是凝重。

    他不知道這意味著什么。或許這只是普通的報警裝置而已,但也有可能是某個神秘組織的警報信息。

    在這滴滴聲之中,旁邊,那已經縮進墻壁里的隱形門再度出現,似乎因為沒有人進入的緣故,要將這間小房間再度封死。

    封死了當然還可以再打開,反正一間房子又不會跑掉。但這僅僅是對于普通的房間來說。萬一這是那個神秘組織的某個隱秘聯絡點,一旦出現意外就要自毀呢?

    好不容易將調查推進到這里,有了一點飄渺的希望,唐宇不敢冒險。

    但此刻,想要再等待支援,也實在來不及。

    一瞬間,唐宇心中便有了決斷。他隨手指了幾名自己的下屬,用不容置疑的語氣道:“你們幾個,跟我一起進去。立刻。”

    說話間,他向前一沖,在那扇隱形門剛剛探出來一點之時,就已經沖到了那小房間里。在他之后,四五名下屬也一同沖了進來。

    在房門關閉的最后一刻,他沉聲道:“大龍,等待救援。”

    “是!”

    房門終于徹底關閉。在這一瞬間,所有外界的聲音全都消失,似乎這里已經變成了另外一個世界。甚至,唐宇可以清晰的聽到心臟跳動發出的砰砰聲,也不知道是自己的心臟發出來的,還是同伴們發出來的。

    “把槍都打開保險,上膛,但不要取出來。”

    唐宇低聲吩咐了一句,幾名同伴立刻行動了起來。之后,幾人圍成一圈,各自面向外面,做出了標準的戰斗姿態。

    人們的手俱都插在兜里,握著槍,如果有意外,下一刻便可以開始戰斗。

    時間便在這緊張中悄然流逝。但這房門關閉之后到現在已經有幾分鐘時間過去,始終都沒有任何意外情況發生。似乎這里真的僅僅只是一間普通的密室而已。

    便在唐宇警戒心稍有放松的時候,悄無聲息之間,一陣輕微的失重感忽然間傳來,似乎這間房間正在向下沉。

    唐宇并不知道這下沉將會把自己幾個人送到哪里去,到達目的地之后又將面對什么樣的意外,但他仍舊松了口氣。

    不怕有意外,就怕沒意外。有意外,就證明自己的調查方向是對的。

    后續的大批支援,以及工程隊馬上就會到來,到時,這處山間別墅會被拆的稀碎,所有土地也都會被挖開,到時候,什么坑道能瞞得過人們的探查?

    不管自己被送到哪里,支援人員都會找到自己。

    那陣輕微的失重感始終沒有消失,似乎這處房間,不,現在也許應該叫做電梯,它似乎一直在向下沉。唐宇小心的握著手槍槍柄,仔細感受著。

    除了向下的失重感之外,他沒有感覺到任何來自側方的慣性力。似乎這電梯是在垂直下降,其中沒有任何方向變化。

    從失重感出現到現在為止,時間已經過去了足足五分鐘。五分鐘的時間,以普通商用電梯的速度來算,也足以下降出幾百米的距離了。但此刻那失重感仍在持續,仍未消失。

    這讓唐宇心中冒出了一個想法:“難道那個神秘組織的基地在地下深處幾百上千米的地方?在那里修建基地可是個大工程,之前竟然沒有任何跡象。”

    失重感足足持續了長達半個小時后才消失。而在唐宇的計算之中,這應該也是后續支援力量到達這處別墅的時間。

    半個小時的下降,其長度應該已經不能以百米為單位來計算了,應該是千米,甚至是萬米。

    這背后所蘊含的恐怖工程能力,以及保密能力,讓唐宇暗暗心驚。

    在唐宇幾人的全神戒備之中,面前那扇門緩緩打開了。

    在這一刻,唐宇已經做好了門一開,就看到大批“恐怖分子”用槍對著自己一行人的準備。畢竟,自己在這電梯里呆了這么長時間,恐怕很難不被他們發現。但出乎唐宇預料的是,門打開了,外面卻一個人都沒有。

    不,外面有很多人,但沒有一個人在看著這里。

    外面就像是某個機場或者某個車站的大廳一般,地面光滑整潔,人來人往。再后面,則是透明的玻璃墻壁。透過玻璃,唐宇清晰的看到了斜掛在蔚藍天空之中的太陽,以及天空之下大片大片的綠植。甚至在更遠一些的地方還有大片大片的水源,也不知道是湖泊還是海洋。

    天空之中還有數量眾多的飛行器慢慢悠悠的飛過。那些飛行器五花八門,什么模樣都有,但偏偏與人類所熟悉的飛機或者直升機的模樣沒有一點相似。它們似乎并不是通過機翼來提供升力的,因為唐宇沒有看到任何類似機翼的東西。不僅如此,唐宇也沒有看到類似噴射口的東西。

    那東西怎么看都不像是能飛起來的模樣。但它們偏偏就在那里飛著,且數量眾多。

    在更遠的地方,則是一處異常龐大,單單目測就有至少上千米高度的建筑。也不知道那建筑是做什么用的。

    迎著西斜的陽光,包括唐宇在內,幾人全都不由自主的怔在了那里。

    在過去的半小時之中,自己幾個人可是足足下降了至少也有幾千米的距離,此刻應該已經完全深入地底,但這里卻有太陽?有天空?有大地?

    “喂!你們幾個,到底要不要出來?別耽誤了下一批乘客啊。”

    便在唐宇正陷于震驚之中的時候,旁邊,一個不滿的聲音傳了過來。唐宇下意識的回了一聲:“出……”

    話還未說完,他便再一次怔住。同時,一股發自內心的涼意瞬間蔓延到了全身。旁邊的一名下屬甚至下意識的把兜里的手槍掏了出來,閃電般瞄準了前方那人。

    不,那應該不能稱之為人。

    此刻,正站在唐宇前方,不滿的望著唐宇一行人的,只能說是一個人形的生物,而不能稱之為人。

    它有一頭濃密的深綠色頭發,其實唐宇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不是頭發,因為它們太粗了,如同筆芯一般粗細。它大概有一米五左右的身高,皮膚呈現紫銅色,上面充滿了不規則的如同骨刺一般的凸起,腦袋上則只有一個眼睛,一張大嘴巴則橫貫整張臉龐,隱約還能看到嘴巴里細密的獠牙。

    它就像是某種惡魔一樣。

    那怪物先是狐疑的看了一眼唐宇下屬指向自己的手槍,似乎有些疑惑這是什么東西。但下一刻,它就像是反應過來了一般,忽然大叫了起來。

    伴隨著這聲大叫,整個大廳里警報四起。所有人的目光同一時間都望向了這里。

    空氣在這一刻幾乎凝固。

    直到這時候,唐宇才看清楚,之前來來去去的那些“人”之中,其實只有一小部分是自己熟悉的人類,剩下的,都是各種各樣奇形怪狀的生物。只是它們粗略看起來與人類類似而已,之前猛地看過去才誤以為是人類。

    幾名身形高大的古怪生物手中拿著似乎是棍子的東西從隱蔽處向這里沖了過來。唐宇下意識的大吼道:“警察,不許動!”

    但沒有人聽從唐宇的命令。那幾名身形高大的古怪生物將手中的“棍子”瞄準了唐宇幾人,不見有什么動作,唐宇便忽然感覺腦袋里一陣眩暈。

    他開始控制不住的向地上倒去。

    在他失去意識前的最后一刻,他隱約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那個身影站在“人”群之中,滿是驚愕的望著自己。

    她便是自己這段時間嚴密監視的,已經“死”在車禍里的那個人。

    “王曉梅,你果然沒死,你果然是來到了這里……”

    下一刻,唐宇便失去了所有意識。
12345678下一頁
掃碼
作者彩虹之門所寫的《天災》為轉載作品,天災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UU看書提供天災全文閱讀。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天災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天災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天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天災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