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看書 > 科幻灵异小說 > 天災最新章節 > 天災全文閱讀
選择背景颜色: 選择字體: 選择字體大小:
第32章 消失
天災全文閱讀作者:彩虹之門加入書架

  一架直升機從繁華的都市叢林之中起飛,載著吳清河將軍,向前方連綿的群山之中飛去。

  原本這次事件吳清河是可以不來的。畢竟誰都沒有辦法確認那里就一定隱藏著什么重大的線索,也有可能僅僅是一場誤會而已。這個等級的情況,實在不值得他親自跑一趟。

  但他還是親自來了。

  在直升機直接降落到那處山間別墅的草坪之上,在居住在這處別墅群里的非富即貴的鄰居們都好奇的探出頭來向這邊張望的時候,大批的支援力量,以及特意調來的軍方工程隊伍也剛好來到這里。

  當地治安力量也同時來到,他們嚴格封鎖了這處別墅,嚴禁任何無關人員靠近。

  離開直升機,吳清河直奔發現密室的那間書房。

  陳大龍上前敬了一禮,道:“唐處進去已經有半小時了。”

  吳清河點了點頭,然后看向了負責工程與機械這一塊的人員,示意了一下。那些同樣穿著軍裝的技術人員立刻上前,開始用攜帶來的各種設備對這里進行檢測。又過了片刻之后,其中一名技術人員取出一根探針模樣的東西,在某個肉眼幾乎看不到的小孔里探了一下,于是那扇已經關閉的房門便再度打開。

  那個小小的房間再一次出現在了人們面前。

  小房間里空空如也,什么東西也沒有。

  陳大龍有些意外。吳清河的視線也投射到了他身上。于是他立刻說道:“唐處和幾個兄弟確實進了這里面。我們留守在這里的人都可以作證。對了,我們還有視頻記錄資料。”

  為了確保萬全,進入這處山間別墅之后的一切行動都有專人拍攝。

  吳清河點了點頭,沉聲道:“把東西收拾一下,開始拆吧。”

  一群人離開了這處別墅,來到了外面草坪上。數百名專業的軍人直接沖到了別墅里面,將一切可以移動的東西,無論是盆景,家具,還是電器,裝飾物,凡是可以移動的,全都收集整理,然后打包搬了出來。

  甚至連貼在墻上的墻紙都小心翼翼的揭了下來帶走。

  僅僅半個小時而已,這處別墅便已經成了空殼。

  在這之后,工程人員們帶來的大型破拆機械便開始了工作。

  在這些機械的暴力破壞之下,裝飾華美,充滿了東方田園風的建筑瞬間變成了一片殘骸。在這破拆過程之中同樣有專業的情報人員全程參與,尋找著任何可能隱藏秘密的地方。

  同時,那處書房所在的房屋結構則被小心保留,并沒有受到破壞。

  又是半個小時過去,原本存在著的豪華別墅已經消失無蹤,滿地殘骸之上,只剩下了一個小小的房間仍舊聳立在那里。

  建筑物殘骸被迅速清空,工程人員們開始挖掘這僅剩房屋的地基。

  這樣做的目的,自然是為了驗證一下這房間地下存不存在地道。如果存在的話,那地道又通向哪里。

  很顯然,唐宇一行人在眾目睽睽之下進入了那處小房間之后不會無緣無故的失蹤。他們既然失蹤了,就意味著這里一定有連接著外界的通道。只要將那個通道找出來,人們便有了繼續調查下去的線索。

  但讓人們感到奇怪的是,各輛工程機械此刻已經向下挖了五米深,甚至幾臺重型起重機已經將仍舊保持著完整結構的書房和密室直接吊了起來,轉移到了別的地方,人們都完全沒有看到哪里有地洞。

  那密室的結構也只是正常的鋼筋混凝土結構,且十分完整,完全沒有被拆開或者填補過的痕跡。

  專業的痕跡檢驗師都沒能從上面找到哪怕一丁點跡象。

  沒有地洞,唐宇幾人是怎么消失的?

  憑空消失了嗎?

  望著面前的大坑,吳清河陷入了沉思。

  便在這個時候,陳大龍走了過來,低聲匯報道:“對別墅原主人的調查沒有得到任何有價值的情報。至少從調查來看,他是完全正常的。”

  現在已經沒辦法去審訊那個別墅原主人了,只能通過外圍調查的方式來確定他是否有古怪。因為他已經死了,死人沒辦法接受審訊。

  另一名助手也走了過來,道:“我們已經找到了這處別墅的建造商以及當時參與建造的建筑工人。圖紙上確實顯示這里有一處密室,但沒有任何跡象顯示這里有地洞之類的東西存在。親自參與建造這處別墅的建筑工人也否認了有地洞的說法。”

  吳清河轉過頭來,望著已經被轉移到旁邊,仍舊還保持著完整建筑結構的書房與密室,久久沉默不語。

  旁邊,陳大龍還在喃喃自語著:“好好的人,活生生的人,怎么就消失了呢?真是奇怪,奇怪……”

  ……

  海原大學物理所。

  此刻夜已經深了。辦公室之中,陸景明卻仍舊伏在桌案上,對著一張稿紙不斷的寫寫畫畫。

  此刻,那張稿紙上已經被密密麻麻的復雜符號和字符填滿。

  忽然之間,他的動作慢了下來。他手中拿著筆,但那筆似乎有千斤重一般,許久才在那紙上勾畫一下。

  他的眉頭時而松開,時而緊皺。

  不知不覺間,時間已經到了凌晨兩點。他嘆息一聲,放下手中筆,背著雙手,開始在并不寬敞的辦公室之中轉起了圈子。

  無意間,他走到了窗前。

  此刻窗簾并沒有拉上。他向外望去,便看到了夜空。

  在光污染嚴重的都市之中,天空之中也只有幾顆最為明亮的星辰可以看到。

  此刻,他便望向了那顆名為木星的星辰。

  相比起木星剛被點燃的時候,此刻的木星光度已經出現了一些肉眼可見的降低,但仍舊比正常時候要明亮許多。

  他就那樣靜靜的望著,看了許久。

  便在這不知不覺之間,他的思維開始變得沉靜。這一段時間以來,自己的思考,自己的計算,與同行專家們的交流,專家們的想法與靈感,等等等等,這所有的東西開始不自覺的在他腦海之中碰撞,交融。

  他就這樣一直站在這里,一直站了將近兩個小時的時間。之后,他長出一口氣,返回辦公桌前,將之前所有的稿紙全都丟掉,取出一張全新的,再度開始了勾畫。

  當東方的天空已經開始出現魚肚白的時候,他終于將筆放下。之后,他打開電腦,將自己的計算過程全都輸入到了電腦之中,開始借助超級計算機的算力進行運算。

  在等待計算結果出來的過程之中,他感覺自己的眼皮越來越沉,越來越沉。他心中甚至還沒有來得及升起反抗的念頭,整個人就不自覺的趴在了桌子上,下一刻就已經酣然睡去。

  太陽終于升了起來,再度將萬丈光芒播撒向這個世界。沉寂一夜的都市又漸漸開始了喧鬧——雖然因為巨人事件的影響,此刻的都市比以往冷清了許多,但為了生活,仍舊有許多人不得不從每天早起就開始奔波。

  安靜的研究所之中也開始有人聲出現。研究員們再度來到了這里,開始了新一天的工作。

  便在這個時候,陸景明的辦公室響起了敲門聲。那敲門聲響了一陣,之后門便被推開。史云生教授手中提著一個保溫桶走了進來。看到趴在桌子上正在酣睡的陸景明,不由得滿是心疼的嘆了口氣。

  他想要叫醒陸景明,但猶豫片刻,又放棄了這個打算。他只是將保溫桶放在了陸景明桌子上,又將空調打開,然后悄悄的離開了。

  這一覺,陸景明一直睡到中午十一點左右才醒來。醒來之后,他不僅未能感到精力的恢復與身體的放松,反而感覺渾身酸痛,腦袋也像是灌了鉛一樣昏昏沉沉的。

  不僅如此,鼻子也似乎有些堵,里面還有一種火燒火燎的感覺,喉嚨也感覺有些干。

  根據以往的經驗,他知道,這是感冒了。

  他嘗試著站起來,但下一刻身體就搖晃了一下,差一點摔倒。

  沒有辦法,他只能坐在椅子上,閉上眼睛,又穩了幾分鐘時間,才感覺好了一點。

  刷了牙,又洗了把臉,才感覺精神狀態好轉了一點。

  看到桌子上史云生帶來的保溫桶,陸景明心中不由得泛過一點暖意。

  吃了點東西,陸景明再度將電腦打開,便看到計算結果此刻已經返回到了自己的電腦上。

  望著那個結果,陸景明的心中陡然激動了起來。

  在這一刻,便連仍舊有些不舒服的鼻子與喉嚨也沒了感覺,腦袋里的一點疲倦與昏沉也瞬間不翼而飛。

  計算結果顯示,他的構思極有可能是正確的。

  這至少意味著,他的計算結果,他新提出來的一種對于M理論的補充,至少已經通過了第一道檢驗。

  事不宜遲,陸景明立刻將自己的助手孫青叫了過來。

  “幫我聯系一下王默教授,司馬院長等人,再開一次視頻會。”

  望著精神有些亢奮的陸景明,孫青似乎也意識到了什么:“好,我馬上去做。”

  

第33章 離去
天災全文閱讀作者:彩虹之門加入書架

  連綿群山,皚皚白雪。

  整體呈現出墨綠色的巨人仍舊在翻山越嶺之中。在距離它數公里遠的地方,仍舊有幾十架直升機在遠遠的跟隨著。無數個高清晰度攝像機在一直對著它拍攝,甚至太空之中都有衛星在對準這里。

  在普通人想來,追隨、調查不明外星生命這件事情可能很刺激,很有意思,但對于已經跟隨這名巨人跟隨了一個多月時間的寧玉山,姜華等人來說,就不是這樣了。

  今天仍舊是無聊加乏味的一天。這種生活甚至于讓人們的腦子都開始不由自主的凝固,甚至于,除了默默的望著那巨人發呆之外,人們都不知道該做些什么。

  望著各自沉默的同伴們,寧玉山心中暗暗嘆了口氣:“或許,真到了該對這巨人發起進攻的時候了。”

  文明上層此刻正在進行是否應該對巨人發起進攻的討論,這件事情寧玉山是知道的。原本他對這件事情持堅決的反對態度,但在這日復一日的消磨之中,他的心思也悄然產生了變化。

  “或許我們真的應該試一試。”寧玉山默默的思考著:“先上限制手段,看看能不能困住它,把它帶走,如果不能,那就只能上飛機大炮了。”

  就算要發起進攻,也很顯然不可能一上來就上飛機大炮,肯定是要一點一點試探,并根據現場情況隨時做出調整的。

  想到這里,寧玉山心中又有了一點莫名的擔憂。

  他不知道這樣做會引發什么樣的后果。不僅是他,全世界都沒有人可以預料到。

  此刻,盤旋在茫茫雪山之上的另一架直升機里,羅嗣忠少將也同樣在望著這巨人怔怔出神。

  此刻雪山上的積雪很厚。就算對于一名身高有三十多米的巨人來說,這雪也足以對它的前進造成一定的障礙。于是羅嗣忠就這樣看著它深一腳淺一腳的在一處堆積著厚厚積雪的山脊上艱難前行。

  山脊之前,是一處落差有大約上百米的山谷。山谷另一側距離這里有一百多米的距離,而根據以往的經驗,那巨人是跳不過去的。

  它大概會先到山谷底部,然后再從另一側攀爬上去。

  這種事情,在之前的跟蹤監視之中已經發生了不止一次。想來這一次也不會有什么變化。

  于是,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之下,那巨人攀著山谷崖壁,慢慢的下到了山谷之中,于是,它便從人們視線之中消失了。

  因為怕過于靠近巨人從而引發什么意外的緣故,直升機并不敢太過于靠近它——雖然巨人是個小孩子,因為恐懼才引發各種異變這個推測已經基本上被拋棄了,但人們仍舊遵循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有意無意的遵守著這個規則。

  此刻也有一些小型的無人機拍攝設備來到了山谷上方,代替了大型直升機的監視任務,但它們性能有限,而山谷底部光線不足,它們基本上看不到什么東西。

  在這個時候,羅嗣忠腦海之中又浮現出了那個想法:“如果它掉下去摔死,再也出不來就好了。”

  他知道這種事情不可能發生——一個可以從數千米深的海底都徒步通過的神秘巨人,怎么可能在一條小小的山谷之中摔死。不過,雖然理智讓他明白這不可能,他仍舊總是會控制不住的這樣想。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五分鐘之后,他再度將視線投向了山谷另一側。

  依據以往的經驗,現在,那巨人該出現在山谷另一邊了。

  但是,巨人并沒有出現。

  “好吧,或許出了一點意外。”

  羅嗣忠這樣想著,繼續等待著。

  又是五分鐘過去,巨人仍舊沒有出現。

  又是十分鐘過去,巨人仍舊沒有出現。

  直到這時,羅嗣忠才隱約意識到事情有些不對。

  “難道是我的愿望實現了?”羅嗣忠心中陡然激動了起來。他原本想讓直升機上前去觀察一番,但想了想,還是決定先讓小型無人機去看一看。

  下達了一個命令,五臺小型無人機立刻降低高度,進入到了峽谷之中。

  伴隨著距離的拉近,就算是小型無人機也可以看清峽谷底部了。伴隨著鏡頭的旋轉,五臺無人機的一同拍攝,讓這條不算大的峽谷底部所有景象盡入眼底。

  但是,人們沒有看到巨人的蹤跡。

  無人機清晰的拍攝到了巨人前進之時,在峽谷底部積雪上留下的龐大腳印,但那腳印只持續到峽谷中間偏后的位置,便莫名消失。

  羅嗣忠有些不敢相信。略微猶豫片刻,他果然下達命令,讓幾十架直升機全都飛到了峽谷上方,開始更為細致的探查。

  而更進一步的探查,毫無疑問更加證實了之前的結論。

  那巨人真的消失了。

  已經在地球之上不斷前行了一個月時間,穿過草原,穿過沙漠,穿過海洋,穿過群山,甚至讓人們已經下意識的認為巨人將一直這樣走下去的時候,在這條小小的山谷之中,那巨人消失了。

  羅嗣忠鄭重的拿起電話,將這件事匯報了上去。

  安全部門中心處,吳清河仍舊坐在那張寬大的椅子上,手中也仍舊拿著那份打算提交到執政委員會之中的文件,久久沒有動彈。

  唐宇已經失蹤了。無論多少專家,動用了多少精密設備都無法從現場檢測到任何蹤跡。

  這毫無疑問意味著,在地球上必然存在著某一種超出人們想象的力量。至于這力量與那巨人有沒有聯系,這就只有天知道了。

  后續的調查還在進行,唐宇幾人也被列入了重點失蹤人員名錄——這意味著,只要唐宇幾人被任何隸屬于政府部門的,或者和政府部門有信息共享義務的監控探頭看到,或者在銀行、醫療、交通等等系統內留下任何信息,都立刻會被上報到吳清河這里來。

  他所能做的,也就只有這些事情了。只是,這些事情最終能否起到效果,能起到什么樣的效果,他不敢確定。

  不過這并不影響人類世界對巨人動武事項的推進。

  便在吳清河正在進一步思考這件事情,希望將這件事情做的更為穩妥,盡可能將風險降低的時候,辦公室之中的燈光忽然間閃爍了幾下,然后一下熄滅。

  房間之中一片漆黑。

  這處中心的電力安全等級很高,平常時候絕不會發生停電這種事情。現在這種情況,只可能意味著有什么意外發生了。

  吳清河推開椅子,站起來,來到了窗前。

  此刻已經是晚上了。失去了燈光的照耀,外面的世界同樣一片漆黑。

  沒有了光污染,反倒是夜空前所未有的明亮清晰了起來。

  便在這個時候,天空之中忽然出現了一抹絢爛的色彩,將整個天空照亮,也將所有星辰的光芒遮掩了下去。

  又是一次極光。

  在這段時間之中,對于這種事情,吳清河甚至已經有些習以為常了。他心中并沒有因此而產生什么波動,只是暗暗的嘆息了一聲:“不知道又會有多少人在這次災難之中丟掉性命。”

  極光持續了約半個多小時的時間,之后,通訊、供電、交通等也一一恢復。于是吳清河便接到了來自最前線的消息。

  巨人消失了。

  吳清河怔了怔,隨即看著手中那份籌劃著打算對巨人動武的文件苦笑了起來。

  “走就走吧,臨走還給我們放了個煙花,真是……”

  搖了搖頭,他將那份文件揉成一團,直接扔到了垃圾桶里。

  皚皚雪山之中,數百名專業搜索人員帶著工具,來到了巨人消失的山谷之中,開始了詳細到任何一寸地表都不放過的搜查。但搜查的結果并未出乎人們的預料。

  巨人真的憑空消失了。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就像它突然間出現時那樣。來的莫名其妙,走的也莫名其妙。

  “所以……這一切災難,都已經結束了嗎?”

  位于高空之中,眺望著下方如同螞蟻一般大小的搜查人員,姜華喃喃著將自己心中的這個問題問了出來。

  “希望如此吧。只是,我有些不樂觀。”詹正業悶悶說道,“我注意到,最近那次‘太陽風’襲擊,是在巨人消失之后兩個多小時才出現的。”

  對于絕大多數人來說,災難究竟是怎么回事其實并不重要。災難已經結束,且以后不會再出現,這才是最重要的。同時,這也是決策者們最為關心的事情。

  那么現在,最重要的事情便成了觀察巨人消失之后,那些異常還會不會持續,會不會再次出現。

  “希望災難不會再出現吧,希望吧……”

  但上天似乎沒有聽到人們心中的呼喚。

  對于巨人蹤跡的搜索在持續了一天一夜之后停止。之前一直跟隨、監視著巨人行蹤的軍隊也將面臨撤走的結局。姜華等人也可以離開了。

  但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中再一次被極光所籠罩。

  此次距離上次的時間間隔甚至還不足兩天。

  似乎……巨人是否出現,與災難是否發生之間根本沒有關系。

  巨人走了,災難卻并未離開。

第34章 評議
天災全文閱讀作者:彩虹之門加入書架

  一處寬敞的會議室之中,幾十名決策者俱都正襟危坐。每一個人臉上都滿是嚴肅。

  會議室之中的氛圍有些沉重。

  沉默片刻,一名決策者說道:“看來,那個名叫陸景明的天才科學家的推測至少有一部分是對的。現在來看,那巨人確實和是否發生災難之間沒有關聯。”

  “不,從嚴格意義上來說,這件事情仍舊沒有被證實。巨人確實從我們視野之中消失了,但誰知道它有沒有隱藏在某個地方?哪怕它真的已經離開了地球,這又能證明什么?它在太空中一樣有引發地球災難的能力。”

  這名決策者的話語引起了其余一部分人的贊同。

  這件事情就像一團亂麻一樣,根本理不清頭緒。讓人就算想要處理,也不知道該從哪里著手。

  吳清河思考片刻,沉聲道:“這對我們不是好事。”

  最關鍵的問題不在于巨人的消失與否,而是在于災難的停止與否。甚至,在巨人還存在著的時候,人們還能將問題的根源歸咎于巨人——至少它是可以看得見的。但現在巨人已經消失了,人們還能將問題歸咎于哪兒?

  以前,人們會下意識的感覺解決了巨人,就解決了災難。現在,連巨人都沒了,災難卻還在持續著,這怎么解決?

  這對于人們信心和希望的打擊甚至更大。

  無形的沉重壓力壓在了在座每一名決策者身上。

  沒有人能提出任何好的辦法來解決現在的困局。

  沉默片刻,一名決策者將視線投向了吳清河:“對于可能存在的那個組織的調查怎么樣了?”

  “目前已經確認了確實有一股超出我們人類技術水平的未知力量隱藏在人類世界之中。但這股力量是否與巨人有關,是否與災難有關,都無法確定。我已經安排了更多人去調查這件事情,但截至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什么收獲。”

  “陸博士那邊的研究進行的如何了?”

  “他們有了一點突破,現在正在進一步復核之中。”

  執政委員會中的決策者們再次商討了一陣,最終確定了一些接下來的應對方案。但這方案并沒有什么新意,無非是加大社會治安力度,嚴厲打擊邪教、暴力等犯罪,盡可能穩定市場,提升信心等,屬于從一開始就在執行的方案。

  所有人心中都清楚,這完全是治標不治本。只要根本矛盾不解決,在其余方面做再多工作,最多也只能將崩潰來臨的時間拖延一點而已。

  留給人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帶著滿心的沉重回到家中,吳清河原本打算給陸景明打個電話,問一問他的進展,但號碼已經撥了一半,又自己放棄了。

  如果有進展,陸景明必然會第一時間通知自己。而沒有進展的話,自己的詢問,除了給他帶來壓力之外,不會有其余任何用處。

  “希望你那接受過基因改造的腦袋真的能給我帶來一點驚喜吧。”

  此刻,夜已經深了。海原大學物理所之中,視頻會議仍舊在進行著。

  與會的專家數量已經增加到了幾十個人。每一名與會專家手中都拿著一份有關陸景明計算結果的詳細證明過程。不時有專家發言,對計算過程之中的一些疑點提出疑問,陸景明則現場給出解答。有一些無法憑借人力計算的數據,還會現場接通超級計算機,調集算力進行運算。

  這大概可以算是一個緊急版本的同行評議會。以往時候,這個過程會拖的很長——陸景明要寫出一個詳細的論文,交給不同的專家團隊,專家們提出質疑,陸景明再補充,如是來回許多次,一直到論文得到了同行專家們的認可,才可以將其發表出去。

  這個過程通常最短也要半個月的時間,長的話就不知道了,拖一兩年的也有。不過現在很顯然沒有那么多時間讓人們去浪費。

  同行評議自然有其必要性。有時候,一個理論或者公式的出爐,會存在著許多連作者本人都沒有發現的疏漏。同行評議,邀請同行們進行挑錯的過程,同時也是一個完善理論基礎的過程。一個人的智慧畢竟比不上多個人。

  此刻,有許多專家從不同角度提出的質疑都是陸景明以往從未想到過的。這讓他不得不現場臨時做出了許多數據和計算的補充。但幸好,這個理論從整體上還是經受住了苛刻的同行們的考驗。

  當最后一名專家也表示自己沒有疑問,且認同了陸景明提出來的理論之后,陸景明終于松了一口氣。

  那么下一步,就到了用這一套理論,去驗證其余事物的時候了。

  陸景明的這一套理論預示了一個可能,一個人們可以理解的,通過科技手段去抑制黑洞蒸發的可能。

  當然,這僅僅是理論上可行而已,距離工程上將其實現,還差了十萬八千里。

  量子力學與相對論是人類世界目前為止,解釋所處宇宙的最為有力的武器。但這兩個理論卻存在著根本的沖突。而弦理論則是試圖融合這兩個理論的一個嘗試。

  弦理論將物質最基本的構成理解為一段段的“弦”,類比一條線段,弦理論認為各種基本的粒子其實都是一根弦而已,只是因為弦的不同震動模式,才表現出了不同的性質,并組成了豐富多彩的浩瀚宇宙。

  將超對稱理論引入到弦理論之中,便變成了超弦理論。

  而陸景明一直研究的M理論則更進一步。M理論認為,弦也不是宇宙的本質,它只是“膜”在一維空間中的外在表現而已。

  “膜”在零維空間中就是點,在一維空間中就是“弦”,在二維空間中則是膜。由此,它才有了膜理論的名字。

  而現在,陸景明在M理論的基礎上,完善補充了一種通過在更高維空間之中,對三維空間施加影響,以抑制黑洞事件視界對量子場的激發,從而達到抑制黑洞蒸發的理論上的方法。

  這種方法究竟可不可行沒人知道。但至少在理論上是可行的。同時,現有的人類科技水平也根本沒有辦法驗證它。

  但這其實不重要。因為如果陸景明推測的那個神秘組織存在的話,如果巨人所擁有的黑洞,以及引發地球極光的黑洞真的是由它們所制造的話,那么它們一定有辦法驗證。

  如果這套理論真的可行,而那個神秘組織也真的是通過這種方法來達到抑制黑洞蒸發的目的,那么,理論預測,生產該設備的過程必然伴隨著大量輻射的出現。同時,對于空間所施加的影響,也會造成一種類似于引力波的效應。

  在不確定那個神秘組織與人類距離的情況下,要檢測這些輻射之中的絕大部分都顯得不可能。因為它們無法傳遞太遠距離,且容易受到阻擋。但有兩個例外。

  其一是中微子,其二是引力波。因為這兩種輻射都擁有超遠距離傳送的性質。

  中微子可以用中微子望遠鏡來探測。引力波則可以用引力波天文臺來探測。

  只要陸景明收集到過去一段時間以來,所有中微子與引力波探測器的探測數據,并對其進行分析,查找一下過去一段時間的數據之中,有沒有與自己理論預測相吻合的數據,就可以十分簡單明了的判斷在地球上,或者地球附近有沒有某個組織正在生產黑洞抑制設備。

  如果能確定黑洞抑制設備正在被生產出來的話,那么微型黑洞的來源也就確定了——沒有黑洞的話,要黑洞抑制設備干嘛?

  而確定了微型黑洞的來源,那就證明了,自巨人降臨以來所發生的那些災難,其實與巨人根本沒有關系,它只是那個組織拋出來的障眼法,用于吸引人們注意力,擾亂人們視線而已。真正的幕后黑手另有其人。

  至于那個組織這樣做的目的,那就是另一件事情了。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先確定這一點。

  飯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

  “那么現在,我們就去驗證一下以往的中微子和引力波觀測數據,看看在我們的地球上,或者在地球附近,究竟存不存在這樣一個隱藏在暗中的組織。”

  在幾十名視頻連線的專家注視之下,陸景明向自己的助手孫青吩咐道:“你現在立刻聯系全球各大中微子望遠鏡和引力波探測器的所屬機構,要他們立刻把最近一年,不,最近十年吧,最近十年所有的探測數據全都發過來。”

  孫青立刻答應道:“是。”

  這些數據也相當龐大。要一一比對,分析,短時間內也無法完成。

  此次會議結束,專家們接二連三的退了出去。一名專家在斷開連接前由衷說道:“陸博士,你發現的這個理論,有力的補充了M理論的空白啊。這不說是文明貢獻獎級別的發現,也差不太多了。陸博士,你真是個天才。尤其你還這么年輕,讓我們這些老家伙……唉。”

  那名專家嘆息著搖了搖頭。陸景明卻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楊院長,您過獎了。”

第35章 歸來
天災全文閱讀作者:彩虹之門加入書架

  青山,綠草,陽光明媚,溫度適宜。

  便在這藍天白云之下,在綠草青山環繞之下,唐宇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腦袋似乎有些痛,但并不嚴重。思維的運轉似乎有些遲滯,讓他一時間反應不過來自己到底在哪兒。

  他掙扎著站起身來,便看到自己現在正處在一處坡度平緩的山坡上。遠方是連綿起伏的群山,山腳下則是一片不知道是什么樹的樹林,更遠一點則隱約可以看到一條公路蜿蜒穿過。

  晃了晃仍舊有些不清楚的腦袋,唐宇看向了腳下,于是便看到有三四個人仍舊躺在那里,閉著眼睛。

  “這是哪兒?發生了什么事情?我怎么在這里?”

  唐宇努力的思考著這些問題,但始終思考不出個答案來。

  便在這個時候,那仍舊倒在那里的三四個人也陸續醒轉。

  人們互相對望著,俱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抹茫然。

  唐宇問道:“你是誰?”

  那人怔了怔,也問道:“你是誰?”

  “我是……”唐宇下意識的說了兩個字,忽然間停下了。他眼神再度變得茫然,只喃喃著:“對啊,我是誰啊?”

  “你不知道你是誰?”那人笑了一聲,忽然間也皺起了眉頭:“我又是誰啊?”

  幾人再次相互對視,臉上的茫然之色更深厚了一些。

  想了半天想不明白,唐宇再次晃了晃腦袋,道:“要不,咱們先離開這兒?”

  不知道為什么,面前這幾個人雖然自己不認識,但總是下意識的感覺有些親切,感覺可以信賴。

  似乎那幾個人也有這種感覺。只略微遲疑了一瞬間,那幾個人便紛紛答應:“也行。”

  “那走吧。”

  幾人便一同站了起來,小心翼翼的向著遠方那條蜿蜒曲折的公路走了過去。

  但不知道為什么,在這前進之中,唐宇心中總是感覺有些不舒服,就像有一只小貓一直在心里撓一般,讓他總感覺什么東西不對,渾身不自在。

  他努力思考著,但始終沒有什么收獲。

  旁邊,那名“同伴”抬起胳膊,指向了前方:“從那兒走應該近點。我們走那里。”

  旁邊幾名同伴道:“好。”

  人們剛打算向那里走,唐宇卻忽然間皺起了眉頭。

  “等等。”

  那名同伴停下腳步,有些奇怪的望著他。

  唐宇走上前去,將他袖子上兩枚扣子之中的一枚解開,讓它扣進了另一個扣子眼兒里,整個人才長出了一口氣,似乎去了什么心事。

  那名同伴奇怪的看著他,像是在等著他的解釋。唐宇撓了撓腦袋,說道:“別問我,我也不知道為什么。”

  “好吧,我們走。”

  幾人磕磕絆絆的終于來到了公路邊,略有些茫然的站在公路上,不知道下一步該向哪個方向走。

  前方,一輛農用三輪車轟隆隆的駛了過來。路過幾人身邊的時候,那駕駛員略有些奇怪的看了他們一眼,但并沒有停留,就此離開。

  之后,是一輛拖拉機,三輛汽車,一輛卡車,還有幾個人騎著電動自行車從這里經過。

  良久,一名同伴向唐宇問道:“我們是不是該問問他們這里是哪兒,然后再說向哪里走?”

  唐宇努力思考了一下,說道:“也行。”

  前方又有一輛拖拉機蹦蹦蹦的開了過來。它后面還拉著車斗,車斗上面有十幾名年輕人,手中俱都拿著棍棒刀叉。

  還沒等唐宇上前示意,那拖拉機便停了下來,十幾名年輕人一涌而下,將唐宇等人團團圍住。

  唐宇有些茫然的看著這一切,同伴們也同樣如此。

  不知道為什么,直到現在為止,他感覺自己的腦袋仍舊有些不靈光,很多事情都想不起來,很多事情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你們幾個,老實交代,是不是你們偷的我家果園兒?缺德玩意兒,連偷帶糟踐,哪兒有你們這樣的!”

  “鬼鬼祟祟,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今天你們別想跑!”

  “走!跟我們去派出所!”

  一群年輕人沖上前來,連推帶拉,推推搡搡的將唐宇幾人都推到了拖拉機上。唐宇幾人也沒有反抗,就這樣迷迷糊糊的來到了派出所之中。

  在這過程之中,似乎有人暗中打了他們幾拳,踢了幾腳,他也沒有看清楚是誰。

  “姓名!”

  一個看樣子很兇惡的治安人員開始詢問唐宇。唐宇皺起眉頭,努力思考了許久,等那治安人員有些不耐煩的時候,他才磕磕絆絆道:“我,我想不起來……”

  “別跟我裝糊涂!對抗審訊?老手啊,不是頭一回進來了吧?”

  “我,我不知道……”

  那治安人員連問了幾個問題,都沒有得到回答,不由得有些焦躁起來。他上前來開始翻唐宇的口袋,想要找到可以證明身份的東西,但一無所獲。無奈之下,只得將唐宇的樣貌拍了下來,又采集了指紋,打算出去比對一下。

  便在他將唐宇的信息輸入到電腦上的一瞬間,電腦似乎卡了一下。返回結果的時候,卻顯示查無此人。

  “奇了怪了,這是咋回事?”

  這名治安人員喃喃自語著,搖了搖頭,離開了。

  此刻,在距離此處一千多公里之外的遠方,一道刺耳的警報鈴聲忽然間響了起來。值守人員一瞬間跳起來,查看警報詳情,便看到了一張略有些茫然的臉龐。

  啪嗒一聲,他手中的文件飄到了地上。他的嘴巴大大張開,許久沒有合攏。

  “唐……唐處?威南省小坪山派出所?怎么去那兒了?……”

  顧不得將掉在地上的文件撿起來,他手忙腳亂的抓起了電話,聲音甚至因為太過著急而有些磕絆:“報,報告,找到唐處了,找到了……”

  此刻,派出所內。那群年輕人仍舊群情激奮,一名治安人員則忙不迭的安撫著他們:“大家放心,放心,法律不會放過一個壞人,要真是他們偷了你們的果園,我們一定會幫你們追回損失的,大家都放心……”

  “光追回損失就完了嗎?我要這家伙坐牢!”

  “太缺德了,一定要讓他坐牢!”

  “大家都放心……”

  便在那名治安人員焦頭爛額不斷安撫的時候,大門之外忽然間響起了刺耳的警笛聲。他有些茫然的抬起頭,便看到排成一溜長隊的警車迅猛的沖了進來。幾十名全副武裝的治安人員迅速沖下,立刻將這里所有人都包圍住了。

  一名皮膚微黑的中年治安人員從車上下來,之前那名治安人員一愣,立刻迎了上去,恭敬道:“劉局,您……”

  那個被稱呼為劉局的治安人員完全沒有理會他,只是焦急的沖到了樓里,直到看到仍舊被鎖在審訊椅里,且沒有受到任何傷害之后,才猛地松了一口氣。

  “唐處,可算找到您了……”

  此刻,大批大批的警車仍舊在向這里匯聚。這里原本的所有治安人員全部被帶去問話,之前那十幾名年輕人更是受到了重點對待。

  “放心,沒事兒,就是問你們幾個問題,剛才那幾個人,你們是從哪兒看到他們的?什么?果園被偷了?沒事沒事,你們所有損失我都包了,現在啊,快帶我去你們找到他的地方看看……”

  此刻,天空中傳來了直升機隆隆的聲音。足足十架直升機從天空中盤旋著降落到了地面上。在本地治安人員滿是震驚和疑惑的目光之中,吳清河有些急躁的從機艙之中下來,頭也不回的沖到了暫時安置唐宇的房間之中。

  當看到唐宇安然無恙之時,他也猛地松了一口氣。

  “唐宇,你……”

  他話還未說完,便不自覺的停下。因為他發現唐宇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怪異,就像是在看一個與自己完全無關的陌生人一樣。

  “你是誰?”

  吳清河怔了怔,低聲道:“我是吳清河,是你的上級。”

  唐宇僵硬道:“我是誰?”

  “你是唐宇,你……”

  似乎“唐宇”這兩個字勾起了唐宇內心深處某些回憶,又或者引發了什么不可預料的反應,在這一瞬間,唐宇的臉龐猙獰扭曲了起來。

  “唐宇,唐宇,我是唐宇,我是唐宇,我是唐宇!”

  唐宇大聲的嘶吼了起來,似乎十分狂躁。吳清河身后,幾名警衛立刻上前將唐宇控制住,一名穿著白大褂的醫生則提著急救箱匆忙的沖了過來。

  在警衛們控制住唐宇的下一刻,他便荷荷幾聲,沒了聲息。

  吳清河立刻轉頭,看向了那名醫生,那名醫生則在一番匆忙的檢查之后,說道:“生命體征平穩,他沒事。”

  此刻,吳清河已經恢復了平靜。

  “他失憶了么?”

  醫生猶豫道:“還不能確定。需要進一步的檢查。”

  吳清河點了點頭:“帶他回去吧。”

  十幾分鐘之后,唐宇,以及跟隨唐宇進入“電梯”的下屬們便全都進入到了直升機機艙之內。下一刻,直升機便在當地治安人員那仍舊充滿震驚和疑惑的眼神之中飛了起來。

  機艙之中,望著仍舊昏迷的唐宇,吳清河神色平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第36章 人道
天災全文閱讀作者:彩虹之門加入書架

  某處秘密基地,某個整體呈現出暖色系的病房之中,唐宇正靜靜的躺在這里。

  他身上連接著三個管子,除此之外,還有十幾條不明用途的線纜連接在他身上。在他旁邊有好幾臺儀器運行著,上面顯示著復雜難懂的數據。

  病房之外,隔著玻璃,吳清河靜靜的望著里面仍舊昏迷不醒的唐宇,神色平靜,眼中卻滿是憂慮。

  旁邊,一名穿著白大褂的醫生在不斷的低聲解釋著:“吳將軍,您不必擔心,唐處的一切生命體征都很平穩,他應該馬上就會醒了。”

  “希望如此。”

  此時此刻,唐宇對于整個大局來說有多重要,別人不清楚,吳清河心中卻清楚的很。

  之前發生的一系列事件已經毫無疑問的表明,在唐宇及他的幾名下屬身上發生了超出人類控制的神秘事件。而這神秘事件極大概率與人類目前所遭受的災難有關。喚醒唐宇,調查清楚他究竟遭遇了什么,從某個層面來說,這甚至關系著人類世界未來的命運。

  “別的人現在情況怎么樣?”

  那名醫生道:“他們在接受到一定的信息刺激之后,與唐處一樣都陷入了昏迷。不過情況都還好,生命體征平穩,估計很快就會醒。”

  吳清河回過頭來,繼續望著病房之中的唐宇,繼續一動不動。

  他心中仍舊有些憂慮。

  從目前情況來看,唐宇等人似乎是失憶了。而這,很難不讓人懷疑到這與他們所遭遇的神秘事件,所遇見的神秘組織有關。

  極有可能,是那個隱藏在暗中的神秘組織采取了某種人類未曾掌握的技術,有意識的抹去了唐宇等人的記憶。而目的,則極有可能是不讓己方秘密外泄。

  但,很顯然,既然這些人曾經落入到了他們手中,那么直接殺掉這些人,或者嚴密監禁起來才是保守秘密的更好方式,完全沒有必要抹除記憶之后再將人放出來。但那個神秘組織既然已經這樣做了,就必然有這樣做的理由。

  吳清河暫時無法搞清楚他們這樣做的理由是什么。但有一點,他卻可以判斷出來,那便是,既然他們這樣做了,那么他們對“抹除記憶來保守秘密”這件事情有很強的信心。而這也就意味著,己方很有可能根本沒辦法恢復唐宇等人的記憶。

  唐宇幾人的事情,很有可能成為一樁無頭公案,不會對調查的進行帶來任何助力。

  這讓他心中那抹憂慮總是無法消除掉。

  在心中輕輕嘆了口氣,吳清河轉過身來打算離開——還有許多事情需要他去處理,他沒有辦法在這里耽誤太久。但就在這個時候,病房之中,原本正處于昏迷之中的唐宇忽然有了動靜。

  他慢慢睜開了眼睛,手臂微微抬起,發出了一聲輕微的呻吟。

  吳清河立刻停下腳步。他轉頭看向旁邊那名醫生,醫生則說道:“應該沒事。”

  吳清河便推開房門,直接走了進去。

  唐宇正在掙扎著,似乎想要坐起來。吳清河立刻道:“你就躺在那里,不要動。”

  唐宇依言放棄掙扎,嘶啞道:“吳將軍,我這是怎么了?”

  吳清河再度怔了一下,心中也出現了一點喜悅。

  唐宇話語正常,邏輯正常,也認出了自己。這似乎意味著,他丟失的記憶已經回來了。

  “你認出我是誰了?”

  唐宇奇怪的望著吳清河:“認清自己的上級,這是一名合格軍人的基本素質。”

  吳清河快速梳理了一下思緒,立刻問道:“你能不能想起來你之前遇到過什么事情?”

  唐宇閉上眼睛,努力的思索了片刻,才將眼睛睜開,有些茫然的道:“我記得我和戰友們發現了一處有古怪的別墅,我們在那別墅里發現了一處密室,密室很小,我和戰友們進去了,然后門關閉了,之后,之后就不記得了。”

  這些事情,吳清河在監控記錄之中看到過。

  “一些果農發現了你,誤以為你是小偷,將你扭送到了派出所。我去把你接了回來。這你記不記得?”

  唐宇再度閉上眼睛,良久,又搖了搖頭:“不記得,沒印象。我,我上一刻的記憶還在密室房門關閉,下一刻怎么就到了這兒,這,這是怎么回事?發生了什么?”

  吳清河俯下身子,望著仍舊有些虛弱,也有些精力不濟的唐宇,盡可能的將聲音放緩:“我們大家都想知道那段時間發生了什么。唐宇,你的那段記憶丟失了。不過你不要著急,慢慢想,總能想出來的。”

  唐宇立刻意識到了這件事情的重要性。他的表情也開始變得認真起來:“吳將軍,你放心。”

  旁邊那名醫生道:“吳將軍,唐處剛醒,還是要好好休息才行,您看……”

  吳清河拍了拍唐宇的肩膀,道:“那就這樣。你好好休息,我晚點再來。”

  吳清河與醫生一同離開,唐宇則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蘇醒之后,唐宇的身體和精神開始以一種出乎預料的速度恢復。僅僅幾個小時之后,他就已經可以下地行走,又睡了一覺之后,他就完全恢復到了正常狀態。當然,除了那一段丟失的記憶之外。

  與唐宇類似,其余幾名跟隨他一同進入密室的戰友也是這樣。于是,在所有人都恢復正常狀態之后,吳清河將他們幾人全都召集到了一起。

  幾人在會議桌前正襟危坐,一如以往吳清河向他們發布命令的時候一樣。

  “大家想起來什么沒有?”

  幾人互相對視一眼,最終還是由唐宇做出了回答:“還沒有。”

  在這段時間之中,幾人曾經聚在一起,互相補充著嘗試開始回憶那一段時間的事情,但統統一無所獲。甚至,心理醫生,精神科醫生,催眠師等人的介入也沒有起到絲毫效果。

  那一段記憶似乎已經徹底而完全的消失了。就像一塊硬盤里被刪去了一段數據,然后又用大量的其余數據覆蓋了無數次一樣,已經完全不可能找回來了。

  吳清河的心情微微有些沉重。他感覺到,自己曾經的預感已經成真了。或許,依靠人類的技術,似乎真的沒有辦法將那一段丟失的記憶找回來。

  這一次會議再次無疾而終。

  有關人類世界整體局勢的評估報告仍舊源源不斷的被送到吳清河這里。而每一份報告,都讓吳清河心中的沉重更加深了一層。他似乎看到人類文明這艘巨輪正在不可阻擋的駛向深淵,正在慢慢的滑落下去,他想要阻擋,無數人都想要阻擋,都想要讓這艘巨輪回歸到正常航線上去,但所有人都失敗了。

  他感受到了一種深沉的無力感。

  他想做些什么,但完全不知道該怎么做。

  便在這個時候,心理學、精神科、催眠師、生理學專家、腦神經科醫師等人組成的專家小組的暫任組長來到了吳清河的辦公室。

  那是一名頭發已經花白,略微肥胖的老人。

  “吳將軍,經過討論,我們有了這樣一種方案。”老專家斟酌著話語,慢慢的說道:“但需要提前說明,這種方案很不人道。以往時候,基本只在戰爭之中,用于審訊意志堅定、不肯配合,但有重大價值的犯人身上。”

  吳清河心中一動,隱約想起了什么。

  他敲了敲桌子,道:“繼續。”

  老專家看了一眼吳清河的表情,繼續道:“簡單來說,就是給唐處他們注射一種藥物,再配合催眠技術,輔以一定的腦神經電流刺激,有一定的可能讓他們把丟失的記憶找回來。但問題是,這種技術并不成熟,雖然經過了我們的改進,副作用已經大大降低,不會再讓受試者非死既瘋,但怎么說呢,腦袋畢竟是身體的核心,略微一點失誤,可能就會造成嚴重的后果。”

  “比如?”

  “嚴重點可能會癱瘓,半身不遂,輕點的話,也有可能導致一條肢體,或者內部某個臟器功能出現障礙,這些都是說不好的事情。當然,也有可能不留下任何后遺癥,但概率很低。”

  “成功率多少?”

  老專家低聲道:“據理論計算,成功率應該有百分之四十。加上一些未知的風險和影響,最終可能在三十左右。”

  吳清河表情仍舊平靜。他擺了擺手,道:“您讓我考慮一下。”

  “好的。”

  老專家離開,吳清河則站起身來,來到了窗前,望著靜謐的夜空,再度陷入了沉默。

  他很清楚,與大局相比,不要說一些身體損傷,哪怕是幾條人命都沒有關系。自己既然坐在這個位置上,承擔著相應的職責,就必須要有這份決斷。

  他也知道,自己最終的決定也必然是通過決議。但他不想那么快就做出決定。他不想像一臺機器那樣,沒有一點人味。

  這很虛偽,也很可笑,但他需要這一點心理安慰。

  便在這個時候,黑暗的天空之中再度出現一片光芒。

  五彩斑斕,絢麗異常。

  極光又一次來了。

  他靜靜的看著,一直到極光慢慢消散。之后,他搖搖頭,嘆了口氣,拿起有線電話,撥通了那個號碼。

  “唐宇,你們幾個過來一下。”

12345678下一頁
掃碼
作者彩虹之門所寫的《天災》為轉載作品,天災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UU看書提供天災全文閱讀。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天災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天災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天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天災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