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看書 > 科幻灵异小說 > 天災最新章節 > 天災全文閱讀
選择背景颜色: 選择字體: 選择字體大小:
第37章 翅膀
天災全文閱讀作者:彩虹之門加入書架

  望著面前仍舊正襟危坐,一臉嚴肅的唐宇,以及他的那幾名戰友,吳清河慢慢將最后一句話說了出來。

  “這就是我們現在面對的情況。”

  唐宇幾人一同沉默。

  沒有人愿意自己的身體出現什么意外。哪怕最嚴重的,癱瘓,又或者半身不遂等沒有出現,只是某一條肢體功能出現障礙,這都是足以影響一生的事情。

  在戰場之上,面臨槍林彈雨,舍生忘死的沖鋒,哪怕把命留在那里,他們都不害怕。但現在這件事情,畢竟與在戰場之上作戰不同。

  吳清河沒有催催,只是靜靜的等待著。

  良久,唐宇站了起來。于是,包括吳清河在內,所有人的視線都一同集中到了他身上。

  “我來第一個吧。”唐宇低聲說道,“如果第一次就成功了的話,他們幾個就沒必要也走這一遭了。”

  “唐處!”

  “隊長,我來第一個!”

  “我來!”

  戰友們眼圈發紅,其中隱隱有些水汽。唐宇的聲音則仍舊低沉:“這種事情,也得按級別高低來算。你們還有誰級別比我高么?”

  吳清河在心中暗暗的嘆了口氣,拍了拍唐宇的肩膀,轉身離開,將房門關住,然后站在門外等待。

  這扇門隔音性能很好,再加上吳清河此刻的情緒有些波動,所以雖然里面的爭吵聲很激烈,很大聲,他也沒有聽清楚里面究竟在說些什么。他只知道,十幾分鐘之后,房門打開,唐宇再次站在了自己面前。

  在他身后,幾名當初跟隨他一同進入密室的戰士則垂著頭,似乎做了什么虧心事一樣。

  “考慮好了?”

  “好了。”

  “那就開始吧。”

  因為之前的極光爆發,原本用于為唐宇找回記憶的儀器和設備出了一點故障。這讓唐宇不得不又多等了一個小時的時間。等那名老專家帶著一幫人忙忙碌碌的將一切都安裝調試好,唐宇才坐在了那張如同牙科診所里那樣的治療床上。

  老專家努力讓自己的表情平和一點,親切一點,但眉眼間仍有一股抹不掉的沉重。

  “唐處,你放心,我們會將一切做到最好,盡可能的確保不出任何意外,你不用太擔心。”

  在那老專家的話語之間,旁邊幾名助手已經將各種連接著不明用途線纜的貼片貼在了唐宇身體各處。有的貼在腦袋上,有的貼在胸部,還有幾個貼在了肚子上。

  “沒事兒。”唐宇低聲道:“早在加入這里的第一天,我就做好了捐軀的準備。”

  老專家有些勉強的笑道:“捐軀就夸張了,呵呵,不會那么嚴重。”

  “那我還有什么擔心的?”

  老專家一愣,隨即喃喃道:“也對啊。”

  哪怕唐宇真的成了廢人,文明政府也必然會包攬起他的一切需求,為他解決一切困難,無論是生活上的還是工作上的。不僅如此,還會有數不盡的榮譽砸在他身上。

  聽了唐宇的勸解,老專家和其余幾名專家似乎也放下了心結,操作愈發熟練流暢起來。

  在進行最后一步之前,老專家凝重道:“唐處,在這支藥劑注射之后,你會進入一種似夢非夢的狀態。你需要注意的只有一點,那便是跟隨你腦袋里的想法,千萬不要抗拒。想做什么,想說什么,就做什么,就說什么。一切都跟隨你的心意而來。”

  唐宇鄭重的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好,開始。”

  伴隨著那一支淡黃色的藥劑注入,唐宇迅速的感覺開始昏沉了起來。但他并未陷入昏迷,反而感覺腦袋有一種不正常的亢奮,心中滿是傾訴的欲望。

  在平常時候,人已經習慣了選擇性的說話,通常不會將自己的真實意思坦誠的說出來。但現在,唐宇心中想些什么,嘴里便不由自主的說了出來。

  這種感覺很奇妙,也很別扭。他想控制住,但隨之想起來了老專家的那句警告,于是強自按下了控制的想法。

  但沒想到,便連這個想法他都說了出來。

  “不,我不能控制。”

  “有點冷啊。”

  “怎么剛撒了尿,現在又想撒尿。”

  “昨天吃的驢肉包子味道不錯。”

  “跟我媽比還差了點。”

  “媽的,要真殘廢了,媳婦兒就不好找了。”

  “靠,忘了提前捐點精出來,萬一那玩意兒受了影響就完蛋了。”

  “靠,我怎么連這都說了。”

  “不行,不能控制。可這也太他媽羞恥了。”

  ……

  老專家和幾名助手似乎早已預料到了這幅場景,對此見怪不怪。唐宇不斷的說著天馬行空的話語,幾人手中的動作則一點都沒有受到影響。

  等唐宇的話漸漸變得稀少,恍惚程度也加深之后,老專家對旁邊一名催眠師輕輕點了點頭。那催眠師深吸一口氣,坐在了唐宇對面。其余幾名專家則緊張的盯著各種顯示屏幕,時刻監視著唐宇的各項生命指征。

  “唐宇,你現在感覺冷嗎?”

  “不。”

  “你現在在哪兒?”

  “治療室。”

  “不,你不是在治療室。你現在正在野外草地上。陽光很好,溫度合適,你正在曬太陽。你感覺到很舒服,很放松,你腦袋里什么也沒有想,一片空白……”

  伴隨著催眠師的話語,唐宇臉上漸漸露出了放松的神色。

  他微微的瞇著眼睛,臉上滿是滿足,似乎真的在曬太陽一樣。

  他沒有說任何話語。而這則意味著他腦袋里沒有任何想法生成。

  他已經完全進入到了寧靜的狀態之中。

  人的腦袋里總是會不受控制的生成許多個想法,哪怕是最深度的催眠都無法將一切想法消除。但現在,借助藥物和催眠,以及電流刺激的三重手段疊加,人們做到了這一點。

  默默回憶了一下之前制定的治療計劃,在老專家的首肯之下,催眠師進入了下一個階段。

  “唐宇。”

  “嗯。”

  “你曾經忘掉過一些事情,但其實你沒有真的忘記。那些記憶就在你腦袋里,就像一個箱子,只要打開,你就能找回那些記憶。現在,你感覺到那個箱子了嗎?”

  唐宇遲疑了一會,才慢慢道:“感覺到了。我腦袋里有個箱子。”

  “現在,聽我的指引,打開它……對,它很容易打開,只要你一掀,它就開了……現在,你已經伸出了手,掀開了蓋子……”

  “我打開了它。”

  “你的記憶找回來了嗎?”

  “找回來了。”

  “當初,你和戰友們進入到那間密室之后發生了什么?”

  唐宇臉上再度出現了一些茫然。

  “我不記得了。”

  催眠師放松語氣,柔聲道:“你已經打開了那個箱子,你已經找回了這部分記憶。你記得的,你全都記得。現在,告訴我……”

  “可是我真的不記得了……不記得了,不記得!不記得!”

  唐宇忽然間猛烈的掙扎了起來。如果不是束縛帶緊緊的捆著他的話,他肯定已經跳了起來。幾名負責監視唐宇生命體征的醫生同時神色大變。

  “快讓他平靜下來!危險!”

  此刻,唐宇的各項生命指征俱都出現了大幅度的波動。而這意味著什么,在場所有人都心中清楚。

  如果繼續下去,那就不是記憶能否找回的問題了,而是面前這個人還能不能活下來的問題。

  情況已經有些超出控制了。

  治療室之外,吳清河緊緊的握住了拳頭。

  催眠師略微有些緊張,但仍舊勉力保持著語氣的平穩:“你忘掉了嗎?沒關系,沒關系,現在,躺下,陽光又照在了你身上……”

  “不記得!不記得!”

  催眠師話還未說完,便被唐宇的吼叫聲打斷。他努力嘗試著安撫唐宇,但總是無法收到效果。

  片刻之后,他滿是絕望的望向了那名老專家。老專家同樣神色慘白:“沒辦法,啟動電流刺激,強行終止吧。”

  “強行終止……他,他脊椎神經會被破壞,人會癱瘓的……”

  “那也總比死了強。沒辦法,開始吧。”

  很顯然,此次試驗已經徹底失敗。

  神經科醫師有些顫抖的將手伸向了設備開關,但他手臂上卻像是有千鈞重量,總是有些抬不起來。老專家大吼一聲:“大家心里都不舒服,但這是沒辦法的事!”

  不知道為什么,在那老專家這一聲大吼之后,唐宇忽然安靜了下來。

  “不舒服,不舒服,不舒服……”

  “嗯?”

  催眠師一愣,隨即抬起手臂示意了一下。其余幾名專家各自愣了一下,瞬間恢復了安靜。

  “唐宇,你哪里不舒服?”

  “飛機只有一個翅膀,讓我感覺很不舒服。”

  催眠師再度愣了一下,似乎有些不明白這其中的關聯。組織了一下語言,他再度問道:“為什么你會不舒服?”

  “我看到那架飛機只有一邊有翅膀,另一邊沒翅膀。我很不舒服。這種東西不該存在于世界上,應該把他們通通毀掉,通通毀掉!”

  催眠師第三次愣了愣,隨即像是想起了什么,立刻壓低聲音道:“快叫個畫師過來,快!”

第38章 經歷
天災全文閱讀作者:彩虹之門加入書架

  一名留著絡腮胡子,禿頭的中年男胖子在幾名穿著制服的軍人的押送下,吵吵鬧鬧的進入了這處基地。

  “喂,我是畫油畫的,不是人像畫師!我是畫家,畫家!喂!我畫廊怎么辦!”

  此刻,吳清河正焦急的等在這里。看到陳大龍帶著人過來,立刻迎了上去。

  “將軍,時間太緊,治安部門的人像畫師來不及過來,我們在街上找了家畫廊,讓他們老板過來了。”

  那畫廊老板大聲叫嚷道:“還是個將軍?將軍怎么了?就能隨便抓人?我畫廊怎么辦?我那些畫至少能值好幾百萬,讓人偷了怎么辦?你們賠啊?”

  吳清河沉聲道:“你放心,你的所有損失我們都會進行賠償。現在,我們需要你配合我們執行一個任務。如果你拒絕,我們將以背叛文明罪審判你。如果你配合,任務完成后我們還有獎勵。”

  陳大龍厲聲道:“配合執行任務是每一個地球人應盡的責任和義務!”

  那老板悻悻道:“你別嚇唬我。什么任務?”

  “里面有個人,你進去,依照他的描述,把東西畫出來就行。”

  畫廊老板嘟囔道:“畫的不像可別怪我啊。”

  陳大龍又是一瞪眼:“哪兒那么多廢話,快給我進去。”

  原本人們可以網絡連線找一個畫師來畫的,但據那名老專家說,網絡交流不如現實里交流來的穩妥,沒辦法,也只能先趕鴨子上架了。

  那畫廊老板不由分說被推到了封鎖區里,然后在內部人員的帶領之下來到了催眠室。

  這一路走來,見識到了這處基地里的森嚴戒備,他也漸漸安靜了下來,甚至還有一些惶然和恐懼。

  進入治療室后,他的聲音也不自覺的低了下來:“要畫什么?”

  此刻,見到畫師終于到來,催眠師終于松了口氣。他嘗試著將再度完全放松下來,陷入到了草原,陽光,春風等幻想里的唐宇,再度問出了那個問題。

  “你看到的那架飛機是什么樣子?”

  一提起這個話題,唐宇便似乎有些煩躁起來。

  “那東西要比我們的飛船短一些,也圓一些。但它只有一個翅膀,只有一邊有翅膀!這東西怎么能飛得起來!它就不應該被制造出來!”

  老專家瞪了畫廊老板一眼,那畫廊老板立刻拿起畫筆,在畫板上涂抹起來。幾分鐘時間而已,一個略呈橢球狀,只有一邊有一個長長翅膀的古怪東西便出現在了畫板上。

  催眠師拿過畫板,將那副畫放在了唐宇眼前:“你看到的是這個東西么?”

  “就是它!”唐宇的聲音再度高亢了起來:“快毀了它,毀了它!它就不該存在這個世界上!”

  催眠師連忙將那副畫收走,柔聲安撫道:“好,毀了它,毀了它。唐宇,你能告訴我,你是在哪里看到這東西的嗎?”

  唐宇沉默片刻,低聲道:“地下。”

  “地下在哪里?是在那個密室下面嗎?”

  “那不是密室,那是一部電梯。”

  伴隨著交談的深入,所有人的精神都凝聚了起來。那畫廊老板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這一切,直到老專家使了個眼色,才有兩名警衛押著他離開了。

  “莫名其妙。”他暗自在心中嘟囔了一句,“就這點事兒還值得讓我來一趟?現在的政府整天都在干些什么,正事兒不干,整天忙乎這個。納稅人的錢都被浪費了,媽的。”

  催眠室里,對于唐宇的進一步詢問仍舊在繼續著。

  這一次,似乎那個虛幻的,存在于唐宇腦海之中,被封閉的“箱子”真的打開了。他所有丟失的記憶全都找了回來,在催眠師的詳細詢問之下,唐宇詳盡的講述了他自“失蹤”之后所經歷的所有事情。

  催眠進行的十分順利。從老專家那愈發放松的神態來看,人們也大概率不用擔心會留下什么后遺癥之類的事情了。

  房間之外,吳清河緊握著的拳頭終于松開了。但隨即,他又感到了一陣茫然。

  “那‘電梯’之下真的有一個地下城市嗎?一個由許多種外星人和眾多人類科學家組成的城市……可是,那棟別墅我們已經拆了,密室之下分明只是正常的地層而已。”

  “這座城市來源于哪里?誰建立的?它們有什么目的?為什么人類科學家會心甘情愿的加入它們?”

  許多個疑問瞬間出現在吳清河腦海之中,讓他感覺到自己的視野全都被迷霧所充斥。

  但無論如何,最重要的一個突破終于出現了。至少,人們已經確定了自己的敵人究竟是誰,而不再像之前那樣,連敵人在哪兒都不知道。

  現在,還有一個問題需要確認。那便是,這頻繁出現的異常,這些災難,究竟是不是這個地下城市的“人”做的。

  此刻,海原大學物理所,陸景明以及手下的研究員們仍舊堅守在各自的電腦終端之前,對收集自全球各地的中微子望遠鏡,以及引力波天文臺近十年以來的數據展開著分析。

  這些信息很多,很雜,且復雜度很高。電子程序只能進行一些初步的篩選,更進一步的分析,就需要人來做了。

  以海原大學物理所的人力,要分析完這所有數據恐怕沒有個十年八年完成不了。但幸好,有了上級的大力支持,陸景明可以將這些數據分發下去,讓位于世界各地的所有擁有足夠科學素養的人一同參與到這個項目中來。

  如此,數據分析工作才可能在短短幾天時間之內見到眉目。

  此刻已經是開始數據分析工作的第三天了。整個任務也已經進行過半。

  每天晚上八點,位于全球各地的數據分析人員都會將自己的工作成果上報,由專人匯總分析之后再進行分發,并得出當天結論。但是任務進行到現在以來,進展卻并不樂觀。

  人們并沒有在其中尋找到與理論推測相吻合的數據。

  又是一天結束。今天的匯總結論再度如約呈現在了陸景明桌案之上。沒有出乎他的預料,今天仍舊一無所獲。

  助手孫青揉了揉眼睛,伸了個懶腰,有些疲倦的說道:“陸博士,我們一共調集了十年的數據,現在,我們已經分析完了后七年的。”

  陸景明沉默不語。

  他心中很清楚,如果后七年的數據一無所獲,那么最初三年的數據其實繼續分析下去意義已經不大了。因為很顯然的,自己推測之中那個不斷制造黑洞抑制裝備的神秘組織,其行為必然具有連續性。如果后七年沒有,最初三年有的概率就很低了。

  一定有哪里出了問題。

  或者是自己的理論還存在著未被人們知道的疏漏,導致結論錯誤,或者是那個神秘組織根本就不是用自己推測的這種方式來制造黑洞抑制裝備的,或者是,自己所推測的那個神秘組織根本就不存在。

  自己從一開始就錯了。

  陸景明站了起來,望著窗外的繁華夜景怔怔出神。

  會是哪里出了問題?

  “陸博士,您快去吃飯吧,中午您都沒有吃多少……再這樣下去,身體受不了的……”

  助手孫青滿是擔憂的望著陸景明,小心翼翼的勸解著。半響,陸景明才有些失落的轉過了身,勉強笑道:“好,你也去吃飯吧。”

  “您不要太擔心了,說不定最初三年的數據就能找到吻合的。”

  陸景明笑了笑,沒有說話。

  固然存在一種可能,也即后七年里,那個推測中的神秘組織都沒有進行黑洞抑制設備的制造,只在最初三年中進行了制造,這自然就會導致對后七年數據的分析沒有任何收獲。但在陸景明的推測之中,這種可能性很低。

  原因很簡單,在最初三年一直進行黑洞抑制設備的制造,后七年卻突然停止了,這不合理。

  在孫青那略有些擔憂的目光之中離開實驗室,來到食堂隨便吃了點東西,陸景明便回到了自己的宿舍,準備休息了。

  天雖然還早,但他卻已經很疲倦了。并且,為了明天的工作,他必須要盡早入睡,保證充足的精力。

  第二天清晨,剛吃過早飯,打算再開始新一天的工作,手機忽然間響了起來。陸景明將其接通,史云生教授的話語便傳了過來:“景明,晚上有沒有時間?”

  “怎么了?”

  史云生的話語忽然間興奮了起來:“是這么件事兒。我啊,昨天跟我一個老朋友一起吃飯,聊了聊你的事兒,跟人家說了說你的情況,我那老朋友恰好有個侄女兒,年紀跟你差不多,他也有意幫你們撮合撮合,你看怎么樣?”

  陸景明苦笑道:“史教授,我這正忙呢,您……”

  “景明啊,我可告訴你,人家姑娘條件也不差,學歷呢比你稍微差一點,但家里條件好啊,京城里有好幾套房子。人家就想找個學歷高的,也不在乎你沒什么親人這件事兒。我可告訴你啊,這個機會你可得抓緊了。要不這樣,晚上你們倆約著出去吃頓飯認識一下。我們老家伙就不去了,省的我們在場影響到你們,放不開。景明啊,你可別不當回事兒,我可告訴你……”

  電話里,史云生還在絮絮叨叨的說著,陸景明卻什么都聽不見了。

  一個想法已經猛然間出現在了他的腦海。

  

第39章 新的模型
天災全文閱讀作者:彩虹之門加入書架

  “景明?景明?喂,喂!”

  史云生一連喊了幾聲,陸景明才猛然回過神來。

  “史教授,我這還有點事,先不聊了啊。”

  “喂,別掛,別掛!晚上到底怎么著啊?我那老同學還等著……”

  不等史云生將話說完,陸景明便直接將電話掛掉了。

  之前,史云生的話語啟發了他,讓他有了一個全新的想法。現在,他必須要去立刻驗證,至于兒女情長之類的事情,先放放再說吧。

  陸景明再一次趴在了桌子上,用手中的紙和筆,開始了新一輪的計算。

  這一輪計算用去了他足足一天的時間。直到夜晚降臨時候,他才放下筆,伸了個懶腰。

  隨便拿過旁邊早已放涼了的盒飯快速扒了幾口,陸景明拿起計算過程,急匆匆的來到了視頻會議室之中。等了大約半個小時的時間——在這段時間之中,他又仔細將自己的計算過程檢查了一遍,之后,視頻窗口才一個個亮起。

  每一個視頻窗口之中,都是一個驗證和分析團隊的負責人。

  “大家好。我是陸景明。”

  簡短的開場白之后,陸景明直接進入了正題。

  “之前的數據分析模型極有可能存在一些疏漏,有一些不完善的地方,我懷疑可能是因此才導致我們的數據分析工作一無所獲的。現在,我為它做了一點補充,我要求大家用新的數據模型,重頭開始分析檢查所有數據。”

  “我們必須考慮到在制造環境周圍存在一個或多個微型黑洞的影響因素,而一個或多個微型黑洞的存在,有可能會導致中微子及引力波出現與之前預測模型不符的數據波動。修正后的數據模型添加了這一方面的因素,我認為,這一個數據模型才是最有可能接近正確的。”

  “我會將我的計算過程發給大家,大家如果有什么其余要補充的,也可以現在提出來。”

  之前的數據驗證模型只考慮了黑洞抑制設備,而沒有考慮到它所處的環境。而很顯然的,微型黑洞的存在會對相關數據造成一定的影響,就像,就像如果陸景明前去相親,史云生教授的存在也會影響他的表現一樣。

  視頻窗口之中,各個團隊的負責人開始與旁邊助手或者研究員們低聲交談了起來。片刻之后,幾名負責人提出了一些疑問——這些疑問主要集中在微型黑洞的存在對黑洞抑制設備制造過程的影響模式之上,并沒有人去懷疑微型黑洞會造成一定影響這件事情本身。

  一段時間的討論之后,人們達成了一致意見。于是最新修正過后的數據檢測模型便下發到了所有科研團隊手中。

  忙完這些事情,陸景明終于松了口氣。他離開視頻會議室,向自己辦公室的方向走去。剛從走廊轉過來,便看到史云生教授一臉陰沉的站在辦公室門口。

  陸景明忽然間反應了過來,心中不禁一沉。

  果然,還未走到跟前,史云生便一連聲的開始了訓斥:“景明啊,你是怎么回事啊?連我電話都不接?長能耐了啊你,你知不知道我朋友等我回話等了幾個小時,你知不知道我挨了頓罵?你啊你,你讓我說什么好。”

  陸景明點頭哈腰,滿臉堆笑,好不容易將滿面怒容的史云生教授請到了辦公室里,又親自端茶倒水,見史云生臉色緩和了一點,才道:“我這真是太忙了,剛才有個突發任務,我處理了一下,就把這事兒給忘了……史教授,您別生氣,別生氣。”

  史云生仍舊有些余怒未消的樣子:“景明啊,你年紀也不小了,也該考慮下成家的事情了。這人啊,不能總想著以后怎樣怎樣,也得看看眼前,你說你,條件這么好的小姑娘你都看不上,你還想找個什么樣的?你……”

  史云生在這里不停的喋喋不休,足足說了一個多小時,讓陸景明腦袋都眩暈了起來。到了后來,陸景明腦袋甚至已經停止了思考,只會下意識的點頭,時而點綴上幾句“您說得對”、“我知道錯了”、“是是是”之類的話。

  或許是看陸景明認錯態度良好,史云生終于心滿意足的離開了。而此刻的時間已經到了晚上快要十點。

  陸景明原本想再工作一會,也參與到檢測分析數據的工作之中,但先經歷了白天一整天的計算,又經歷了史云生教授的一番狂轟濫炸,精力實在不濟,無奈之下,也只有先回去休息休息再說了。

  第二天一早起來,剛來到辦公室,助手孫青便將一份總結報告放到了他面前。

  “這是統籌組的同事們剛剛匯總整理出來的,您看看。”

  昨天晚上剛剛開始利用新的數據模型檢測分析那些數據。那么現在這份報告,就是采取新的數據模型之后的第一份報告了。

  陸景明立刻將那份文件拿起,粗粗掃了一眼,立刻便看到了一行密密麻麻的信號代碼。

  每一個信號代碼都代表著中微子望遠鏡或者引力波天文臺所探測到的一次數據。而此刻,呈現在報告文件之上的這些數據,其后方標注的符合度數據普遍都在零點九之上,最高的一個甚至高達零點九七!

  陸景明雙手忍不住開始了輕微的顫抖。

  符合度零點九七,也就意味著這條信號代碼所代表的數據類型,與自己所建立的數據模型所預測的數據有高達百分之九十七的相似度。除去一些較為微小的,不可預料的環境因素的影響,這基本上就已經意味著完全相符了!

  如果說一條數據相符還有可能是巧合的話,那么這么多條數據,怎么可能都是巧合?

  更為關鍵的是,這僅僅是一個晚上數據分析所獲得的成果。而一個晚上所分析的數據,最多只可能占總數據的十幾分之一。僅僅十幾分之一的數據而已便已經有如此之多的相符,那剩下的數據里還隱藏著多少?

  這幾乎已經是實打實的證據了,不可能出錯。

  陸景明將手中這份文件放下,深深吸了口氣,勉強平復了一下自己有些沸騰的心境。

  從自己離開巨人跟蹤團隊,提出“巨人有可能只是障眼法,真正的幕后黑手另有其人”這個推測以來,自己無數個辛勤工作的日夜終于有了回報。

  他知道,自己必須要和吳清河將軍匯報這件事情了。

  半個小時之后,陸景明便已經出現在了吳清河的辦公室之中。

  此刻,吳清河的辦公室之中,除了他與自己之外,還有另一個人也站在這里。

  剛看到這個人的時候,陸景明還怔了一下,但隨即就欣喜了起來。

  “唐宇,你回來了?我之前聽說你失蹤了,怎么找都找不到,我還在擔心,現在你平安回來,真是太好了。”

  或許是陸景明的話語勾起了唐宇什么不好的回憶,讓他略微有一點別扭和不自在:“哦,我正好也有一些事情想要跟你說。”

  吳清河道:“陸博士,你先說吧。”

  “好。”

  陸景明將那份報告拿了出來,放在了吳清河面前的桌子上。

  “我們已經基本上證明了那些引起‘極光’的微型黑洞,是某個隱藏在暗中的組織或者勢力有意制造的。并且,根據數據來看,這個隱藏在暗中的組織或者勢力,其與我們的距離并不算遠。事實上,我懷疑它們就隱藏在地球之上。”

  吳清河眼睛微微一瞇,唐宇的神色則變得凝重。

  “陸博士,你可以向我解釋一下這些數據嗎?”

  “好。事情是這樣的,我首先找到了一種從理論上可以抑制黑洞蒸發的方法,然后……”

  陸景明將自己的整個推論詳細的向吳清河與唐宇兩人解釋了一遍。因為面前這兩人不具備太多科學素養的緣故,陸景明不得不簡化了其中大量的步驟,一些專業術語也盡可能用通俗易懂的詞匯來代替。但總的意思并沒有改變。

  而,因為“極光”與木星被點燃,月球引力增大等異常事件具有太多相似點的緣故,證明了微型黑洞是有人特意制造的話,那么其余的異變便也很有可能是他們制造的。

  理解了陸景明的話語之后,吳清河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看來就是他們了,錯不了了……”

  “他們?誰?”

  陸景明微微有些疑惑。旁邊,唐宇則道:“事情是這樣的,前一段時間其實我并不是失蹤了,而是被……”

  唐宇也將自己的經歷完整的講述了一遍。于是陸景明也慢慢的凝重了起來。

  他很清晰的意識到了什么。

  唐宇的調查和經歷,證明了在地球地下存在著一個龐大的,由眾多類型外星人與人類共同組成的城市。而自己的研究則證明,那些引發了“極光”的微型黑洞,就來自地球附近,最大的可能性是地球內部。

  這兩條情報,單獨任何一條都不足以進一步的證明什么。可是如果將其綜合起來,聯系起來看待的話,最終的結論就呼之欲出了。

  “在地球地下,存在著一個龐大的由外星人和人類雜居的城市。他們出于某些我們尚不可知的原因,不斷的在宇宙空間之中制造各種異變……”

很抱歉大家
天災全文閱讀作者:彩虹之門加入書架

  這本書可能不得不停更一段時間了。

  唉,現在還記得剛開這本書時的心情,認為這本書怎么也不會撲了,認為怎么也不會再掉進上一本的坑里。但沒想到,我躲過了上一本書的坑,卻掉進了一個更大的坑里。

  一個市場潮流的坑。

  這本書,創意沒問題,劇情沒問題,人物沒問題,設定也沒問題,但類型有問題。

  這種類型的書,不符合現在的市場潮流啊。

  是我寫不出符合大眾口味的書么?是我寫不出爽文么?有《超級戰艦》在前,我想大家應該都知道答案。

  但因為對科幻的熱愛,我想寫一點更科幻一些的東西,才固執的走上了這條路。

  當然,這里沒有任何一點看不起爽文的意思,事實上,我一直認為,要把爽文寫好,其難度比傳統文學并不低。這其中只有方向的差異,沒有高下之分。

  之所以我撲了,原因其實歸根結底還是在我身上,是我暫時還沒有足夠的筆力,把一個小眾的題材拓展起來,拓展到足以養活一個以此為生的寫作者的地步。

  其實當初的地球紀元也是如此。如果單論電子版成績的話,地球紀元成績其實也不咋地,只不過幸運之下有了版權成績,才顯得成績不錯。現在影視寒冬,影視版權我是不敢想了,單單靠電子成績的話,我實在撐不下去。

  大家可能體會不到那種感覺,就是一段段自己絞盡腦汁,查詢了眾多資料書,苦思冥想才有的創意和劇情,寫出來之后,卻看者寥寥,每一期推薦,成績都排在同期墊底的那種打擊。

  上本書我堅持過來了,堅持到了完本,這本書,抱歉,我得先緩緩。

  說這些,其實也不是向大家賣慘,我只是在向大家陳述一個客觀事實,講述一下我現在遇到的困難,和不得不暫時停更一段時間的不得已苦衷。

  在接下來的時間里,我打算再度磨練一下自己的筆力,但暫時不會再發表新作品。直到我認為我有足夠的筆力,可以將這種小眾的題材拓展到能為大眾所接受的時候,我才會再發表新作品。

  到那時候,我會再告訴大家的。

  現在這本書,就先放一放,等什么時候我有了足夠的精力,且不再受困于生活,可以單純為了興趣愛好而寫作的時候,再來將它補完。

  很抱歉大家,這一次我又讓你們失望了。

  再次說聲對不起。

  

12345678
掃碼
作者彩虹之門所寫的《天災》為轉載作品,天災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UU看書提供天災全文閱讀。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天災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天災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天災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天災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