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看書 > 玄幻奇幻小說 > 召喚與戰爭最新章節 > 召喚與戰爭全文閱讀
選择背景颜色: 選择字體: 選择字體大小:
召喚與戰爭 完結
分享召喚與戰爭

召喚與戰爭全文閱讀

召喚與戰爭作者:寡歡的巡林客

召喚與戰爭簡介:荒野屠夫、精靈破法者、沸血暴虐者、狙殺大師、鐵翼獅鷲……我只是一個普通人,但我的伙伴并不普通。
  看一個能賦予特性的牧師,帶領自己的召喚伙伴們游遍大陸。
  非爽文,沒系統,主角無敵不了。新人新書,謝謝支持。 https://www.uukanshu.com
-------------------------------------

召喚與戰爭最新章節搬家
第2章 新的開始
召喚與戰爭全文閱讀作者:寡歡的巡林客加入書架

  有種重歸春運硬座的感覺,搖搖晃晃緩慢前進的車,沒有躺下去的位置,周圍也都是不熟的人,吃不好飯,上廁所全靠忍著,沒有經歷過的人,真的很難想象這種體驗。

  天白了黑,黑了白,或許是花了兩天吧,牛車終于出了樹林,到了一個村子。

  車前的兩個看似士兵的人沒有跟他們交流說話的舉動,車里的人也沒有說話的意思,偶爾能聽見的也是“我想上廁所”“我想大號”等,牛車就會停下來,車前的兩個人也不詢問也不催促,就這么靠著牛車,或者閉目養神,或者說著話,等人回來了,車就走了。

  文逸有時就會想,難道這是一個佛學世界嗎?感覺周圍遇到的每一個人都好佛系。

  前方漸漸的有了生氣,能看到來往的人影。

  “快跑啊!!!”

  “臭小子,別讓我抓到你們,再來偷吃,我非打爛你們屁股不可!”

  孩童們嬉戲打鬧的聲音和婦女叫罵的聲音聽著卻讓人覺得很舒服,還有路人的叫喊聲,商販的吆喝聲,家禽牲畜的叫聲,共同構成了這個小村落的背景音。

  隨著牛車的靠近,門口站著的哨崗第一個快步離開,接著是幾個靠近村口的小孩,有眼尖的看見了,怪叫一聲,其他小孩也跟著四散跑掉,躲到房里院落里,透著門窗柵欄的縫隙往外偷看。

  “那個是牛車吧,真嚇人啊!”

  “那怎么會是牛啊,牛角立得這么高,比我爸的砍刀還要大了。”

  “你們說那該不會是魔獸吧,后面還有人坐著,魔獸拉的車,后面該不會都是騎士大人吧!”

  “我爸說騎士大人可厲害了,我爸以前就有遇到過騎士大人。”

  ……

  遠處的小孩們看起來在說悄悄話,只是隔著房子院子大喊,文逸這么遠都聽到了。

  騎士?魔獸?

  這是魔法的世界嗎?

  又不是沒看過小說,力量體系分為魔法和修仙還是知道的,不過如果要選,文逸更傾向魔法世界一點,因為文逸只是一個普通人。

  沒有那么堅韌不拔的毅力去鍛骨煉體,健身也才堅持了半年多就放棄了。

  沒有那么聰明的大腦去理解各種武功絕學,要不然高考就上清北去了。

  沒有那么好的運氣去渡劫飛升,買了這么多年的彩票也沒中過四等獎以上的,一道閃電劈來估計要當場化成飛灰。

  沒有天資聰慧,沒有骨骼驚奇,沒有天意垂青,甚至沒有高額情商,能說會道。文逸只是一個普通人,再普通不過的一個人。

  魔法的世界嗎?這個世界的力量體系是怎樣的呢?

  文逸正想著,前方走來了三個人影,左右兩個手里拿著一桿兩米余長的長矛,中間那人赤手空拳,衣著卻是更鮮艷些。

  距離稍近,便彎腰行禮:“見過大人,小人山角村村長彼得,村子小沒什么值錢東西,倒是有些山里的土味,下酒也是不錯,兩位大人不妨歇歇再走。”

  車前年紀稍小的人擺擺手,說道:“去弄些干糧干肉,干果鮮果,還有水來,等我走出村,希望能看到東西已經備好。”

  話落,手一揮,幾個亮晶晶的東西扔了出去,彼得眼睛一亮,伸手一把抓住,連忙彎腰行禮:“謝大人,謝大人,小的這就去辦!”

  然后退后幾步,快步離開。身旁兩個手握長矛的也一起行禮,跟著一起離開。

  文逸看著離開的三人,閑著也是閑著,腦海里有一搭沒一搭的想著:

  剛剛那是這里的貨幣嗎?

  那個叫彼得的村長旁邊跟了兩個人,為什么?是覺得不夠安全嗎。

  好像也有可能哦,看著周圍厚實的房子,警惕的小孩,以及角落用粗短實木扎成的拒馬上沒有堆放雜物和落灰。

  這里跟以前并不一樣。

  格嘰格嘰

  牛車又開始慢慢前行,車前年紀稍小的人回過頭來,看著文逸。

  “你叫什么名字。”

  啊!

  文逸一愣,還是回答:“文逸。”

  “我叫韓林。”

  他回過頭去,“你跟他們不一樣。”

  怎么突然跟我說他的名字?

  文逸往牛車里看過去,二十四號人,依舊沉默,有人看著地板,有人看著遠方,有人閉著眼睛咬緊牙關,有人玩著手指低頭竊笑……

  看起來是不太正常。

  “呵呵。”

  文逸自嘲的笑了笑,自己也沒有多正常吧。

  看向前面韓林的背影,這算是示好?因為什么呢?自己身上也沒什么有價值的地方,細胳膊細腿的,賣去挖礦也賣不了幾個錢,那是因為什么呢?

  算了。

  文逸回過頭看向路邊的行人,無所謂了,反正光著腳,怎樣就怎樣吧。

  村子不大,中間類似一個集市,來往的人不多,不過也都遠遠地避著牛車走,大一號的體型,以及頭上那個看起來放錯位置的牛角,讓人還是不太敢靠近。

  咦?

  文逸再看了看牛角,好像沒有之前看的那么垂直了,是錯覺嗎?

  “哞!”

  正看著,突然聽見大黑牛叫了一聲,姑且稱呼它大黑牛吧。周圍的人也被嚇了一跳,牛車一抖,大黑牛跑向路邊一個賣菜的攤販,一口把竹筐和框里的菜都吃了下去,站在路邊靜靜嚼了起來。

  賣菜的大媽在一邊都驚呆了,一個黑乎乎的龐然大物猛地沖過來,嚇得她原地起跳三尺高,然后自己的菜連同菜筐都沒了。

  韓林再次掏出個東西扔了過去,文逸這回看清了,是一個黃色的小圓錐。

  “這竟然有天星草?估計跟野菜一起拔回來的,這運氣倒是好的很。”手指一彈,黃色的反光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

  大媽伸手接住,趕忙跪拜:“謝大人。”

  看來這個小小圓錐的購買力可不低。

  等到大黑牛吃完,牛車繼續上路,在即將出村的時候,村長彼得再次出現了,帶著五六個大漢,抗著一些麻布袋子。

  “大人。”

  韓林也不跟他廢話,指了指牛車,他們就把東西往車上搬。

  彼得看著這輛大牛車嘴角都忍不住上揚,干糧干貨基本都是常備的,不值幾個錢,鮮果也沒有指定品種,準備一些還是不難的,最值錢的也就那兩個密閉木桶里裝的水,水不貴,反倒是木桶值錢,但再值錢,也不值不上口袋里的這個報酬。

  裝完貨,車繼續往前走,夜幕降臨,碩大的牛車再度消失在暮色的森林里。

  

第3章 抵達
召喚與戰爭全文閱讀作者:寡歡的巡林客加入書架

  第三天清晨的時候再次經過了一個小村落,這個村子更小,沒過多的停留,再次進入了森林里。

  車前兩人的話也漸漸多了起來,能感受到一絲欣喜的情緒。

  是目的地快到了吧。文逸這么想著。

  三天的硬座是很熬人的,吃不好,睡不好,休息不好,整個人都有些昏昏沉沉的。

  反觀車前兩人,狀態都還挺好,這身體素質的確好。

  土路慢慢的越來越寬,越來越平整,路上也慢慢出現了人影。

  “你說,這一趟走下來能賺多少錢啊?”

  “估計得有一條龍吧,人數不少,歲數也差不多。”

  “我看那個文逸就不錯,說不定后面還能再拿點賞金。”韓林回頭看了一眼文逸,只是文逸這時昏昏沉沉,并沒有力去回應。

  這還真是在賣人啊……

  “一般吧,瘦瘦弱弱,看那眼睛也沒個精氣神。”

  韓林道:“也是,看運氣吧。”

  咯噔咯噔

  牛車走上了石板路,跳動的車身讓昏昏沉沉的文逸清醒了一點。

  周圍能看到行人,還有各種各樣的馬車,嗯,打著引號的“馬”車。

  前方能看見城鎮的影子,蔚藍的護城河,高大的灰白色石質城墻,尖尖的哨崗和塔樓,如果不是空中飛舞盤旋的各種東西,文逸幾乎覺得自己在參觀歐洲中世紀的城堡。

  當然,文逸也沒參觀過就是了。

  咯噔咯噔

  只覺得眼皮越來越重,文逸的意識也漸漸模糊了。

  陽光明媚。

  文逸睜開眼睛,首先看到的是天花板,然后看看旁邊,長排的床,有人醒了抱腿坐著,有人還裹著被子在睡,看看長相,是一起走了一路的那些人。

  被子有一股味道,蓋著并不舒服,醒了就不太想繼續睡了,爬起來,衣服還是那套衣服,鞋子地上倒是多了一雙。

  想往外走,而門口有人守著,看到文逸要出來,握著的長矛在地上敲了敲,眼神示意。

  好好,我懂。

  文逸重新坐回床上,被人賣了還是要有點被賣了的自覺吧。

  也不知道這些人到底要做什么,文逸現在有點無欲無求,愛怎樣就怎樣吧。

  過了大概二三十分鐘,有人來了。先是聽到守衛的聲音:“沃克,你來啦。”

  “嗯。”

  “這一趟收獲不啊。”

  “還行吧。”

  然后是牛車前年紀稍大的那人進來了。一路走了四天,文逸這才知道原來他叫做沃克。

  “你出來,你出來,你出來……”沃克延著長條床一路走一路點,文逸也被點到,一起跟在了他后面。

  點了十來個人,都是看起來稍大一點的,沃克說了句:“跟我來。”

  十余人就這么跟在他身后,依舊沒人說話。院子不大,繞了一個彎到了另一棟房子前。

  沃克隨手指了一個人,就是一路上都披著毛衣的那個,道:“你,進去。”

  他走過去,門口的守衛把門打開了一小半,等他進去了,守衛就把門關上了。

  其他人就這么站在門外,靜靜等著。

  守衛視線掃了過來,看了一遍,最后視線集中到文逸身上,上下打量了一遍,有些疑惑地說道:“沃克,這人也太瘦弱了點吧,這不是你在路上撿的吧?”

  沃克也看了過來:“這我可不敢,韓林可是很看好他呢,你叫文逸是吧?”

  文逸回應道:“嗯,是。”

  這么說起來,車上這群人雖然一路七扭八歪的,不過身體素質似乎都不錯。

  守衛摸了摸下巴,道:“看起來是不太一樣。”

  ???

  能說話就不一樣了嗎?

  該不是周圍這些都是啞巴吧?

  可是上廁所和肚子餓的時候他們也會說話啊……

  一路走來,文逸還想著是不是他們的心情跟自己一樣差,情緒低落,不想說話,好吧,看來并不是。

  過了一陣,門內穿來“嗒嗒”兩聲,沃克便再點了一個人,守衛把門打開,人進去,門關上,一群人在門外繼續等著。

  在文逸想著進去里面到底要做什么,多久才能排到自己的時候,里面傳來第二次的“嗒嗒”聲。

  沃克指了指文逸,道:“你進去。”

  守衛把門拉開,文逸對他點了點頭,走了進去。

  門隨即被關上。

  房里通光很好,也很空,另一面的墻上有一個側門,看來前面兩個人就是從這扇門出去了,正中間擺著一張桌子,坐著一個伏案寫字的人,他頭也沒抬,道:“過來坐著。”

  桌上堆滿了各種紙質材料,看來造紙術是已經普及了,紙上寫的不是中文,也不是英語,倒是有點像拉丁文,不過雖然看不懂,但文逸能理解它們的意思。

  “咬破拇指,按個手印。”他頭也沒抬,從左邊的紙堆上拿下一張,遞了過來。

  “奴隸契約?”

  這么直接的嗎?

  那人頭抬了起來,道:“你看得懂?”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文逸,嘴角上揚,露出一絲奇怪的微笑,道:“有意思。”

  從桌子旁拿過來一個白灰色水晶棒,棒子一半白一半灰,有點類似4×100米接力跑用的接力棒,不過材質更高級一些。

  “握著中間。”他把棒子遞過來,然后補充了一下:“用右手。”

  文逸伸出手抓著,來到這個世界快一周了,好像就沒見到過幾個正常人。

  好吧,自己好像也差不多。

  握著沒幾秒,棒子中心就慢慢發出亮光,從中心往兩邊推移,一邊白光,一邊灰光,不過很快就停下來了。

  這是什么?異世界版體溫計?

  那人伸手拿了回去,整個棒子頓時光芒四射,他左右甩了甩,光很快暗淡了下去,重歸原來的樣子。

  甩一甩歸零,好嘛,還真是體溫計。

  他喃喃自語道:“一點力量十點體質,智力正常,新的變異嗎?有沒有用啊?”

  他看向文逸,道:“你叫什么名字?”

  “文逸。”

  “你從哪里來的?”

  文逸心里暗暗說:我也想知道。不過還是說:“不知道,對了,之前聽他們有提到,好像是叫……迦南?”

  他看著文逸,雙手交叉架在桌上,身子稍微前傾:“真的?”

  “真的。”

  沉默了一陣,他道:“對我來說,你可能有價值,也可能沒有,我不想去堵這個可能性。我給你兩個選擇,第一,簽了這份契約,我保證你能夠好好的活著,你也可以用你的價值去贖回這份契約。”

  文逸搖搖頭,道:“第二個選擇呢?”

  “第二個嘛,你簽一個借條,算是你的買命錢,一年后還,嗯……就一個花幣好了。”

  “我選第二個。”

  他眼角微微瞇起來:“你知道一個花幣的價值嗎?”

  文逸看著他:“我有得選嗎?”

  “有趣。”只見他右手一翻,一個淡黃色的六棱晶體靜靜躺在他手心,晶體中心泛著一絲血紅色的光澤,緩慢的翻滾流動。

  “這東西雖說不值錢,不過真想弄到,倒也沒那么簡單,就算是我對你的初期投資吧。”他手一抖,文逸趕緊伸出手接住這個看著就很貴重的東西。

  “這個是什么呢?”

  他看著文逸疑惑的眼神,嘴角上揚。

  “它叫做,覺醒之石。”

第4章 覺醒
召喚與戰爭全文閱讀作者:寡歡的巡林客加入書架

  覺醒之石?

  “吃下去看看。”男人在一旁說著。

  文逸看著這塊美輪美奐的六棱晶石,雖說只有兩節小拇指這么大,但這東西吃下去會消化不良的吧,堵在胃里還好,堵在腸子里可怎么辦?這里的醫療水平支撐不了開刀手術吧,說到開刀手術……

  腦子里有的沒的想了一通,好像并沒有什么用。

  吃吃看。

  文逸一咬牙,就把晶石扔進了嘴里,沒有想象中的難以下咽,剛到舌尖是冰涼的硬石頭,舌頭往里一卷的時候,就變成了柔軟的果凍,等到了喉嚨,就變成了一股暖流,流向了胃里。像是冬日里從戶外歸來,趕緊喝的一口熱湯,暖暖的感覺,從胃蔓延到全身,整個人都放松了下來。

  身體里有什么東西悄然破碎的感覺,有什么在腦海里亮起……

  “嘖嘖,這就成功了,真令人羨慕。”他依舊微笑著看著文逸,道:“是什么天賦?”

  真神奇啊,這就是覺醒嗎?感覺腦海里多了一些東西。

  “好像叫做:特性賦予。”

  “哦?對我使用試試看。”

  啊?使用?我怎么知道怎么使用?是手指指一下嗎?

  “使用!”文逸手一指,發現他的眼神怪怪的,看來并不是這樣。

  “既然你知道它叫特性賦予,那就在心里默念,然后目標選擇我就好。”

  文逸按他說的,心里默念,死死盯著他。

  “特性賦予失敗,目標唐杰,非本人。”

  唐杰?這是他的名字嗎?這算是自帶偵查效果?不過能知道的是,只能對自己使用。

  文逸搖搖頭,道:“不行,只能對本人使用。”

  “那意義就不大了。”他低下頭繼續寫著什么,道:“你占用了我太多時間了,希望明年我能看到一個花幣,不然我只能拿走你的命了。”

  他把手中的紙張遞了過來,還有一只筆,有點類似碳素筆,道:“拿走你的命好像還是我虧了,奴隸法被廢除真是讓人難過的一件事,簽名,然后從旁邊那門走,我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

  文逸拿起紙,寫的是借條,內容也很簡潔,于919年借款1紫荊花幣,920年還款2紫金花幣,一年百分之百的利息?這高利貸也太黑了吧。

  算了,形勢比人強,他說多少就多少吧,還能討價還價不成。拿起筆,在上面簽下了文逸兩個字,整張紙白光一閃,好嘛,這感情還是個魔法契約。

  紙筆放下,文逸準備往側門走,就在站起來的時候眼睛一瞟,姓名那的兩個字映入眼中,寫的是:唐杰。

  走出側門,兩個人迎著文逸就走上來,文逸退后一步,道:“我沒有簽契約!”

  那兩人站住了,互相對視了一眼。

  文逸趕緊繼續說:“唐杰大人跟我簽了借條,我賺錢買命。”

  “怎么辦?讓他走?”

  “等下他要是看見了,說出去怎么辦?”

  “那唐大人都這么做了,跟我們也沒關系吧。”

  “那要不蒙上眼睛把他帶出去?”

  “行吧。”

  于是文逸被一塊黑布蒙著眼睛,帶了出去。

  等到黑布被摘下,那兩人推了一把文逸,突如其來的光亮讓文逸眼前一白,稍緩一下,看了看周圍,已經到了街上,不過來往的人并不多,回頭看了一眼背后,是一個已經關起門的店鋪。

  “銀月車馬行。”

  暫時應該不會跟這里有交集了。

  文逸往前走,看著明顯比之前兩個村落要大的街道,路面是平整的石塊鋪成的,走起來基本感覺不到磕絆,路邊的房子也更高大,墻面上還有圖案花紋裝飾,雖然不懂是哥特式還是什么式,但是看著還是挺漂亮的。

  不過接下來要做什么呢?好像也沒什么地方去,要不先去吃點東西好了……

  吃東西?

  等會!文逸才意識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沒錢啊!

  難怪覺得周圍的人看著自己的眼神有點奇怪,麻布的短衣短褲,腳上雖然說是穿了一雙鞋,不過腳板也是黑乎乎的,加上有一陣子沒有洗澡了……

  不如原地乞討吧,條件似乎還挺符合,雖然文逸對那些職業乞丐挺不恥的,但是那種隨便往地上躺躺,就能月入上萬的生活,反正也沒人認識,怕什么。

  不過似乎也不太好吧,剛來就這么作,以后萬一發達了這可是抹不掉的污點了。

  可是現在沒錢啊,飯都吃不起,而且還沒有賺錢的門路,就這細胳膊細腿的做苦力估計都沒人要,不過說起來自己現在這樣子也才十五六歲的感覺,是不是童工啊?

  不過腦子里閃過之前粥鋪后那幾個每日洗碗的小孩……可去你的童工吧。

  就在文逸做著激烈的思想斗爭的時候,幾個人圍了上來,為首的一個虎背熊腰,推了一把文逸,道:“你小子哪來的,來這中正街討吃,跟我黑虎幫打過招呼了嗎?”

  好嘛,還在做著思想斗爭呢,這就被人當做乞丐了,而且文逸還不好反駁,畢竟自己現在穿著職業裝呢。

  對了,不是剛覺醒了一個能力,也還沒來得及對自己用,現在倒是可以試試那個隱藏的偵查效果。

  文逸心里默念:“特性賦予。”

  “特性賦予失敗,目標黑山,非本人。”

  嗯?不是黑虎幫嗎?這人怎么叫黑山?嫌自己名字太土了嗎?

  文逸接著看向黑山旁邊一人,這人似乎有點太過平靜了,再試了一下好了,心里默念:“特性賦予。”

  “特性賦予失敗,目標黑虎,非本人。”

  有意思,老大隱藏在旁邊嗎?

  不過突然說你就是老大,不要藏了,他會不會惱羞成怒,在小弟面前丟了臉,直接把我做了。算了,先裝不知道,認慫再說。

  “耳朵聾了啊!說話!”看文逸愣了半天,黑山再次說道。聲音大了三分,讓人耳朵都有點回音。

  “對不起,大哥,老大,小的山里剛來的,什么都不懂,身上也沒個值錢東西,這都餓了兩天沒吃飯了。”文逸還是觍著臉編了段話,編的,就不算低聲下氣了吧。

  不過沒個值錢東西倒是真的,這衣服褲子連個口袋都沒有,接觸最值錢的也就是剛剛吃的那個覺醒之石了,也不知道值多少錢,不過吃都吃了,也吐不出來。

  幾人圍著文逸打量著,七嘴八舌的說著:“哼,土包子,你這犯了錯,就得給你個教訓。”

  “對,不然別人還以為我黑虎幫好欺負,行上規律,一只手還是一只眼,也給你長長記性。”

  “看你小子賊眉鼠眼那樣,哪像是山里來的,真當我們好騙啊!”

  你說誰賊眉鼠眼呢!我是不會承認的!

  ……

  突然一個人說了話,就是文逸剛剛看出的,可能是幕后老大的黑虎,他道:“你多大了?”

  淡淡的聲音像是按在鼓面的那只手,周圍靜了下來,文逸也是有些無語,這么明顯了你還裝什么裝喲,不過還是回道:“不記得準確時間,十五六歲吧。”

  “會干活嗎?”

  這是要給工作的節奏嗎?

  文逸趕緊應道:“會。”

  別管干什么,先應下再說。

  黑虎看向高大的黑山:“大哥,你看讓這小子去學院給二少爺做個陪讀怎么樣,照顧二少爺的起居。”

  黑山摸著下巴裝模作樣地想了想,道:“也行,咱們幾個進不去,手下那些品行又不好,可別帶壞了老二,這人底子也干凈些。”

  你們幾個黑社會的有什么資格說別人品行不好!

  算了,也算是不會餓死了,文逸就靜靜看,請繼續你們的表演。

  黑虎道:“學院報名還沒截止,給這小子報個工讀生,也省的他有什么花花腸子。”

  “行,貝克,這人交給你去辦了。”

  黑山往身后一點,一個個子不高也不強壯的人點頭回應:“好的大哥。”

  黑山帶著人繼續往前走,又回過頭叮囑一句:“記得先洗澡換個衣服,老二是個愛干凈的人。”

  貝克連忙答應,道:“大哥事情交給我你就放心吧。”

  文逸也有模有樣的學著行了個禮。

  果然,當你不知道要做什么的時候,事情是會找上你的。

  

第5章 黏糊糊老爺
召喚與戰爭全文閱讀作者:寡歡的巡林客加入書架

  “你叫什么名字?”

  “文逸。”

  “奇怪的名字,跟我走吧。”

  跟著貝克穿過兩天街道,一路的人并不多,沒多久,走到了一個房子前,房子顏色有些暗淡,上方的雕刻花紋也有些模糊,看著是有一定年頭了。

  貝克邊推開門邊說:“這是我們黑虎幫的駐地之一,城里這么多幫派,擁有駐地的可沒幾個。”

  文逸跟著走進去,現在已經臨近黃昏,屋里顯得有些暗了,不過倒也是干凈整潔,沒有想象中一群大糙漢居住的賬亂的場景。

  貝克走進去,在桌子上拿起一個小方塊,然后放到了墻上的一個盒子里,只見盒子慢慢發出了幽光,然后越來越亮,變成了一個明亮的小方燈,而且燈光雖亮,但不刺眼。

  這是魔改型電燈?

  “看你那沒見過世面的樣子,見個燈都這么驚訝。”貝克往里走,打開另一扇房間的門,然后再把一個小方塊放到了墻上的盒子里,道:“過來。”

  文逸跟上去,這個房間挺小,看起來是衛生間。

  “老大交代了讓你洗個澡,你認真洗,二少爺可是很愛干凈的。”貝克轉了一下墻上的一根管子,只見清水汩汩流出,他洗了把臉,再轉一下,水流就停下了。

  “這是?自來水?”文逸有些驚到,之前坐牛車來的時候,用的還是木桶裝的水,這讓文逸下意識的覺得這里還處在挑水喝的時代,哪成想,電燈自來水都出來了。

  “什么自來水,瞧你那沒見過世面的樣子,這叫自涌泉,需要一個大裝置收集空氣中的水元素,這可不是誰都用得起的。”

  文逸也不說什么了,非要說沒見過世面的話,好像的確也是。

  “你洗吧,我去給你找一套衣服。”貝克走出去,隨手把門帶上。

  終于有個獨處的時間,文逸打開水龍頭,不是,是打開自涌泉,一邊沖洗著身體,一邊默念:“特性賦予。”

  “特性賦予失敗,能量不足。”

  還是不行嗎,能量不足,怎么弄到能量呢?也沒個提示啊!

  頭疼,繼續洗澡吧。

  正洗著,門外傳來動靜。

  “貝克,今天怎么就你一個人回來了啊?你手里拿著什么?”

  “老大路上撿了一個人回來,說要陪二少爺讀書的,正在里面洗澡呢,這是我以前的衣服,看看合不合他穿。”

  “……”

  “是啊,可惜我們沒機會,別想這么多了就,多存點錢娶個老婆吧,別總是去那些地方。”

  “哈哈哈,你昨天晚上可不是這么說的。”

  ……

  文逸貼著墻,也沒聽清太多東西,不過想想兩個嘍啰聊天,大概率也說不了什么機密的內容,還是繼續洗澡吧。

  叩叩叩

  三聲敲門聲,貝克在門外道:“拿衣服。”

  文逸把門打開一條縫,只見一只手把衣服遞了進來。

  “謝謝。”

  把門關上,文逸洗的也差不多了,只是沒有毛巾,只能用手抹一抹身上的水,就穿上衣服。

  不得不說,雖說衣服有點舊了,不過還是挺合身的。

  走出浴室,客廳里有兩個人,在桌子前坐著聊天,桌上還有一鍋東西在冒著熱氣。

  文逸先行了個禮,道:“謝謝你的衣服。”

  “不錯,挺合身的。”貝克點點頭,道:“明天再帶你去辦理入學。”

  然后指了指旁邊的人,說:“他是天南,我們一般叫他小天。”

  怎么說也算是混了組織,而且是新來的,跟著叫小天那就太傻了,文逸道:“天哥好。”

  天南點了下頭,道:“坐吧,吃飯,晚上還要去干活呢。”

  貝克拉了一把椅子過來,文逸就坐了上去,只見桌子上有一鍋散著熱氣,或許能稱為是湯的糊糊狀東西,一個竹筐,裝著許多片壘起來的,類似大餅的東西,或者是饃。

  作為一個南方人,文逸以前的主食主要還是米及米制品,對于餅這種東西還是沒多少感覺,之前心情不好沒什么胃口,再接著就是在坐長途車,也沒什么胃口,現在到了固定的居所,沒想到吃的東西還是這么差。

  好氣哦,自己也不怎么會做飯,沒辦法用美食籠絡一波人氣,不會做,那就只能有什么吃什么了。

  看著貝克和天南一人拿了一張大餅,往鍋里沾了點湯水,就這么大口吃了起來,似乎很香的樣子,說不定只是看著賣相不太好,味道其實還不錯呢?

  文逸也拿了一塊,有樣學樣的沾了沾湯水,試了一下。

  不過味道倒是有點出乎預料,因為這一段時間吃的東西都不好吃,文逸也有了心理預期,只是沒想到這大餅和湯水雖然看著跟之前吃的差不多,實際吃起來卻截然不同,簡直突破了文逸對于難吃的認知,首先,兩個東西都沒有咸味,是一種說不出的怪味。大餅又干又硬,湯水看著稠,實則同樣沒什么水分,還有一種黏糊糊的感覺,簡直難以下咽,大餅嚼不爛咽不下去,湯水則是粘在牙上咽不下去。

  而貝克和天南似乎還樂在其中,貝克邊吃邊說:“還是小天你厲害,黏糊糊老爺雜燴湯店可不好排隊,別說是我,老大去了都不一定買得到,今天也是提早回來有口福了。”

  小天則是一臉炫耀的樣子:“那可不,我可是排了好久了,那些軟乎乎的面粉清湯寡水什么的,都是些娘們吃的,沒個嚼勁,大男人,還是要吃黏糊糊老爺雜燴湯!”

  文逸暗暗給了他們個白眼,這是什么奇怪的店名?是做湯的老爺叫黏糊糊嗎?還是這湯是黏糊糊的老爺做的?又或者是用老爺身上黏糊糊的東西做的雜燴湯?這種店怎么能不倒閉啊!哪來的人去排隊啊!

  文逸也是無力吐槽了,沒有外賣的世界還能怎么辦呢,自己拿的餅,流著淚也要吃完。

  不過文逸倒是低估了他們的飯量,在文逸還在跟一個大餅較量的時候,他們兩個人已經各吃了三個大餅,一盆湯也被吃個精光。

  就在貝克吃完第三個大餅的時候,天南拍了拍手,站了起來:“差不多了,我要去巡邏了。”

  只見天南拿起外套披上,系上腰帶,戴好帽子,拎起刀掛好,整個人倒是顯得有模有樣的。

  文逸低聲喃喃道:“現在的幫派都這么專業了嗎?都有制服了。”

  貝克看了他一眼,道:“你在說什么啊,我們是城防軍啊。”

  

第6章 仍是少年
召喚與戰爭全文閱讀作者:寡歡的巡林客加入書架

  文逸能夠理解黑幫上頭一般都會有人,或者是擺在明面上的名頭,就像日本黑社會還要打著社團的名號,行走在黑白中間的灰色地帶,真黑的那些,一般都被端掉了。

  不過你們黑虎幫直接兼職城防軍也太秀了吧?

  天南示意了一下,就走了。

  文逸問貝克:“所以黑虎幫是軍隊?”

  貝克想了想,道:“也不全是,我們是被領主收編了,現在是城防軍的一部分,有任務的時候站站崗,巡巡邏,沒任務的時候也打打架,收收保護費什么的。”

  文逸有些無語,既巡邏又收保護費?這是什么操作?多少黑幫希望擁有官方的背景啊,這黑白通吃,還不膨脹上天?這領主也是心大的很,還是說有什么互相制約的手段嗎?

  不過這算是官方詔安了吧,難怪覺得這群人都挺有素質的,雖說罵罵咧咧,但令行禁止、做事守規矩,估計也有官方的原因在。

  說起來黑山下午的時候說要找一個底子干凈的人跟著二少爺陪讀,有可能也是想要黑轉白。

  “行,把碗洗一下,準備睡了吧。”

  “啊?這么早就睡了嗎?”文逸一愣,這天剛黑也沒多久,頂多晚上八點多,是不是早了點。

  “不然呢,老大他們估計去瀟灑了,你要是有錢你也可以出去瀟灑,沒錢不睡覺做什么?燈不要錢嗎?”

  這文逸還能說什么,洗碗睡覺吧。

  等到文逸洗好出來,只見貝克已經在一個小房間里鋪好了床。

  “明天早上我會來叫你。”貝克把門關上,隨著光線的阻隔,房間一下子暗了下來。

  房間里沒有床,沒有燈,沒有家具,就是一個不大的房間和地上的一床被子,文逸看著卻是頗有感觸,雖說簡單,卻是一個多星期以來自己獨立的安全的休息空間,有些東西,擁有的時候沒什么感覺,等到失去了才會知道珍惜。

  蓋好被子,門縫里的光也沒了,外面的燈應該已經關上。文逸回顧著這一段時間以來的經歷,從一個普通的中學心理老師,不會制作蒸汽機、發動機,不會火藥的制備,不會做飯炒菜,沒有什么能拿的出手的一技之長,到現在擁有一個非常魔幻的、不知道有什么用的覺醒特性,進入了一個黑幫組織,還即將重歸學生生活,以及簽了一份不知道多大的借條,接下來,又會發生什么呢?

  文逸就這么看著天花板,不過周圍一片漆黑,一點東西都看不見,睜著眼睛和閉上眼睛是一樣的。

  那我現在究竟是醒著,還是已經到了夢里?

  碌碌無為二十余載,夢中重來仍是少年。

  ……

  叩叩叩

  “起床了。”過了幾秒,貝克把門打開,道:“老大他們還在睡,我們小聲一點,早點去,今天就能把上學入住之類的問題都搞定。”

  文逸揉了揉眼睛,爬起來,天已經微微亮,摸索著用自涌泉洗了把臉,就跟貝克一起出了門。

  街上已經有不少人來往了,衣著樸素,行色匆匆,就像是早起的上班族,這些人才是整個社會的奠基石。

  沿著路走了十來分鐘,貝克伸手攔了一輛馬車。

  城里是有公共馬車的,看起來價格不低,馬車數量不多,坐的人也不多。

  車夫是一位上了年紀的中年男人,穿著類似西服的禮服,戴著一頂黑色圓帽,衣服有些舊了,也有些褪色,但穿著整整齊齊,也洗的很干凈,仿佛不是在趕車,而是一位貴族莊園的老管家。

  “去銀鷺學院,兩個人。”貝克帶著文逸邊上車邊說。

  “一共一百二十銅子,大人。”

  貝克掏出一個袋子,從中數出了二十一枚錢,一個尖角是圓錐型,有點類似妙脆角,銅子則是小圓片,類似五毛的硬幣,把錢投進車夫旁的一個小筐里,車夫摘下帽子,道:“謝大人。”

  車里已經有人了,一個穿著素色長裙的婦女,坐在角落,雙手環抱,似乎在閉目養神。

  貝克坐在了另一邊,文逸也跟著坐在了旁邊。

  “今天竟然坐到了窮酸的威爾森的車,運氣真差。”

  “嗯?”文逸看著貝克。

  貝克道:“這傻子整天想著自己哪天能被貴族賞識,請去做管家,成天穿成這窮酸樣。一樣的路,收的錢還比別人多,要是講價,還不載了,前兩年因為這事還被人打,聽說腿都打斷了,哪知道死性不改,這又出來拉車,還是這么貴,指不定哪天就被人打死了。”

  文逸問:“賺錢做什么呢?贍養家人嗎?”

  貝克笑道:“就這樣哪來的家人,誰會嫁給他?他家人早都死光了,跟人合租,住的房子也就跟你昨晚睡的那間差不多大,值錢的東西也就這輛馬車和身上那身衣服了,也不知道賺的錢都去了哪,估計是每天晚上尋花問柳都給花了吧。”

  貝克輕笑兩聲,繼續說:“聽說他爸還是個騎士,上面的人才給了他這份公共馬車夫的工作,不然啊,估計早餓死了!不過我要是有這么個兒子,我是他爹,我都要被活活氣死。”

  “呵呵。”角落里傳來兩聲笑聲,角落里的女人已經睜開了眼,看著貝克,“我可聽說是有女人想要嫁給他的。”

  貝克點頭道:“是有這么說法,被他拒絕了,他說他要賺錢,做管家是因為能賺更多的錢,你說這人好不好笑。”

  “是啊,貴族的管家哪是什么人都能做的?就他這樣,給我做管家我都要看看他每個月能倒貼我多少錢,我才考慮考慮。”

  “哈哈,也是也是。”

  馬車里充斥著歡快的氣氛,而馬車也在不徐不慢地往前走。

  ……

  “兩位大人,銀鷺學院到了,請慢走。”威爾森打開車門,行了個禮。

  角落的女人早些地方就下車了,半途也上來了兩個人,也都到了地方下去了。大清早天蒙蒙亮出門,現在太陽都已經升的老高。

  下了車,周圍倒是熱鬧了很多,路邊不少熱鬧的店鋪,街上人來人往的,而且青春艷麗了不少,衣服不再是樸素的單色,有了裝飾,有了花邊。

  貝克拍了拍文逸,道:“別看了,以后有的是機會看,先去報道。”

  

123456789101112 下一頁 末頁
掃碼
作者寡歡的巡林客所寫的《召喚與戰爭》為轉載作品,召喚與戰爭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UU看書提供召喚與戰爭全文閱讀。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召喚與戰爭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召喚與戰爭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召喚與戰爭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召喚與戰爭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