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看書 > 科幻灵异小說 > 尸房管理人最新章節 > 尸房管理人全文閱讀
選择背景颜色: 選择字體: 選择字體大小:
尸房管理人 连載中
分享尸房管理人

尸房管理人全文閱讀

尸房管理人作者:一張符

尸房管理人簡介:吳笙從小被周圍人排擠,在8歲時他的父母在一場車禍中無息的消失,吳笙就寄養在外婆家這場車禍車禍讓原本不富裕的家庭更加貧困,只能靠外婆的養老金生活。
  在上高中的時期,他收到了一份遺囑!竟……竟然要他回去接管焚尸場。
  從接到這一封遺囑時,他的人生就發生了一次巨大性轉折,生而平凡,命自不凡。 https://www.uukanshu.com
-------------------------------------

尸房管理人最新章節煉蠱三
遇險
尸房管理人全文閱讀作者:一張符加入書架

  我與李勛還是有點不放心回我家,不知為何心情有些忐忑不安,也許心情忐忑不安的源頭是雙方家長說過這段時間不許回罷了!

  雖然說李勛家與我家是鄰居,我們這個鎮子有點奇特,每家每戶的距離還是有點遠,而且每戶人家門前都會種一棵樹。

  曾經有一個小孩到山頂玩耍,向山下鎮子俯視發現每戶人家的家位排列整齊、屋舍儼然、遠兒看我們的鎮子如太極圖般的設計。

  那調皮搗蛋的李勛還是有點不放心,對自個的父親還是有點敬畏之心,他說的話不可不聽從,便打了退堂鼓。

  他支支吾吾的說著

  “小笙子!我們不玩游戲機了好不好,畢……畢竟阿爹說出過這幾天等你父母回來了才可以進你家,我們唐突的進入你家會不會不太聽話?”

  那時候的我才8歲,他年長我一歲,在那時的農村,誰膽子大誰就是老大。

  若在平時李勛老是壓我一頭,現在他想退縮了,就證明著我比他強,更容易坐上村中霸王的座椅,一想到這便沾沾自喜,強行壓下心中的忐忑,裝作鎮定的說道:

  “怕啥?回我自個家我都要偷偷摸摸的!難不成里面有鬼不成?哼!你要是怕了你就回家吧,等一下我把游戲機拿來了,你可別老是跟我搶。”

  此時的我有些趾高氣揚,畢竟由于年齡關系被他欺壓多年,好不容易反壓一頭,沒點止高氣揚,對不住以前的自己。

  “那……那好吧,去就一起去,不……不過得到游戲機時要一起玩哦!(~_~;)”

  此時的李勛與我為了玩游戲機也是拼了,熟不知如果我們一同回去,就可防止悲劇的發生。

  想回家拿游戲機的心思不是沖動是蓄謀已久,在鄰村有人去世,李叔叔搗鼓著做花圈送去沒有時間照顧我們,讓我們自個玩去。

  此時黑云卷空,冷風蕭瑟。

  我與李勛走到了家門口,冷風拂面而來,我們不由得打了一陣寒顫。

  我推開的厚實大門,結在門邊的蜘蛛網絲被拉扯開,銀色的絲線為灰塵點綴了星星,進了內院發現四周墻壁涂滿紅色血液、花草盡枯、毫無生機可言。

  “啊~啊~你的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了?怎么會成了這個樣子!”

  李勛與我只不過是小孩子,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也是嚇懵了,李勛坐癱在地上抽泣不已。

  “我……我不知道……不知道,我爸爸媽媽呢!啊~啊~”

  哭喊聲欲響徹云宵,也吸引了在房間里頭的那玩意。

  窸窸窣窣的響聲逐漸增大,一縷縷黑發聞聲而來,扎成一團長結迅速綁在李勛的腿,頭發速度往回扯,我眼疾手快扯住李勛的手,往外扯。

  “小笙子!這個是什么東西在拉我?我怕!我怕!啊~”

  “是頭發!是一扎頭發捆住你的腳了,你等等我啊!我這就幫你解開。”

  “這里怎么會有頭發?頭發不可能這么長啊!我們是不是遇到什么怪玩意了啊!”

  “可能是!你等等啊!我找找有沒有尖銳的東西幫你扯開。”

  我手忙腳亂的找兜里有沒有尖銳的東西,只摸到了一張紙,紙也沒有什么用啊!怎么辦啊!我緊拉著他的手不松開。

  他淚流滿面,眼眸滿是害怕、乞求、最后轉化為無奈著看我,他一有這個眼神我大概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么。

  “不!不!你不要放開我的手,不要!李哥~”

  我歇斯底里的叫喊著都無濟于事,看著他被一扎頭發瘋狂往屋內扯,離我漸行漸遠。

  “大膽!何方鬼怪豈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出來害人,本出馬仙子弟豈容你放肆!”

  頭發不知是聽到了什么關鍵詞,就立馬松開了李勛的腿向屋內縮回一米左右,又蠢蠢欲動。

  我一聽到有人的聲音響起,不知道為何我的心逐漸松懈了下來,看向聲源。

  那個男孩子年齡大概十二左右,一臉稚氣未褪,穿著正派,手掌之上有一古鼓,色褪未全,飽受風霜。他雙邃眼眸看向屋內,眼底盡是威懾還有少許擔憂。

  我一看他也不過才十幾歲左右,松懈的心又懸了起來,害怕他只是一時的想英雄救美,呸!英雄救英雄。

  “小哥哥!你快走!去喊大人來救我們,快去!”

  李勛快速向我這邊移動,臉上盡是受驚之色。

  頭發又如脫了韁的野狗又迅速捆住李勛的腿,逐漸向上伸延,李勛又忍不住哭泣了起來,聲音嘶啞無力。

  “李哥!我來救你,小哥哥,快去喊大人來救我們,我快堅持不住了啊!”

  我偏頭向他乞求道,語氣盡是哭腔,那個人不屑地看了我一眼,一手托鼓一手敲口中喃喃道:

  “神來!神來!神來!”

  他身子大幅度一顫,睜眼時雙眸透露出寒氣,氣質與之前迥然不同。

  “大膽!何方鬼怪在此害人,還不速速現身,我胡三太爺可能還會網開一面放你走。”

  此時的小哥哥的原稚聲化為成熟穩重的中年聲,語氣中含努蹈天怒氣十足。

  頭發迅速回縮,快如閃電。

  “還敢跑!?受我一招!”

  

險中險
尸房管理人全文閱讀作者:一張符加入書架

  頭發迅速往回縮,逃避那個小哥哥的攻擊,四處躲避,攻擊還是波觸到片縷層面。

  “嘶!嘶!”

  窸窸窣窣的聲音不斷靠近,幕后主人最終現身,讓我見到了他人口中影響一生的童年陰影!

  映入眼簾的是漆黑長發干燥無比,一襲紅衣勝驕陽,臉色慘白如霜,一雙杏仁眼盡是無神,指甲修長漆黑,在黑云聚擾無明光之下愈發滲人,如被他人隨意控制的人偶。

  “不好!是高級紅衣厲鬼,這小小的鎮子怎么會有這東西的存在!”

  小哥哥的臉面有些掛不住,他還以為這是一個小鬼在鎮子里作怪,作點小功夫就除掉了,未曾想會是一個高級厲鬼作怪,如果戰斗起來這身體會承受不住的。

  他與那紅衣厲鬼戰斗不爭上下,他一失神紅衣厲鬼逢時而上攻擊他的心臟,他一回神躲閃不及,她的修長指甲劃傷離他心臟往上五厘米左右的左肩,因身體失衡摔倒翻滾到一邊,立即偏頭看著我們說道:

  “你們快點走!去找到你們大人告訴他們找你們鎮子的會作法之人來降鬼!我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了!”

  “可……可是我們走了你怎么辦?我們鎮子里不知道有沒有會作法的人啊?怎么來救你?”

  我此時正扶著李勛,他半身重量倚在我身,我身子站著不穩只好托著半清醒的他,小哥哥此時又與紅衣厲鬼展開了一場激烈交戰。

  “你們可以去找找附近有沒有道觀或者是花圈店鋪之類的!那里應該有能人可以救我們,快去!沒有時間了,我快堅持不住了。”

  “好!你等等啊!我馬上就找人來救你,堅持住。”

  我一邊扶著半昏厥的他一邊用盡畢生之力速度跑去花圈店鋪找李叔叔救人。

  “終于到了花圈店了,不知道李叔叔回到家了沒?先喊試試吧,李叔叔!李叔叔!救命啊!”

  喊了幾遍后我已經氣喘吁吁了,見到里頭沒有回響,我著急了起來。

  “噢~小娃你在喊誰?那家子好像沒有人哦!里頭的人都沒有回應你。”

  我一聽聲音不知為何就毛骨悚然,她的聲音讓人不寒而栗,讓我們感覺很不舒服,我扭頭向她看去,不看倒好,一看我就更加渾身上下抖擻。

  “我的天啊!”

  我發誓我還真的沒有見過這種樣子的人,完了!又一個童年陰影。

  那老奶奶大概七八十左右,她滿臉渦渦坑坑的,鼻梁是塌塌扁扁的,頭頂是銀頭稀梳的,身長一米五幾左右,躬著腰,手握一米玉杖,眼眸透出七分慈祥三分凌例的殺氣,那少有殺氣讓人不自覺的欲退避三舍。

  我的腳不由自主向后退行了幾步,咽了一口痰,抖擻了精神問了她一句。

  “老奶奶,你在這干什么啊?這里是花圈店鋪不是花店,沒有你想要買的花兒。”

  “老朽未到老眼昏花的地步知道這里是花圈店鋪!我特意來這里的,小朋友你也找花圈店鋪的老板嗎?”

  她的嘶啞聲音響起,我又驚起了一陣雞皮疙瘩,我仔細看著她,心里想:“好像是臉部不協調而已,心腸好像并不是那么壞”(好吧!后來被現實狠狠的刮了一大巴子)

  “老奶奶,其實我身邊是這個店鋪老板的孩子,您想要買什么我們可以拿給您,花圈店鋪的老板應該還在鄰村幫忙,我們的朋友遇難了想來找李叔叔幫忙,沒想到他沒有回來。”

  “喔~原來是遇到困難了啊!你們和老朽好像來的不是那么湊巧呢,老板好像確實是不在家呢!還有你身旁上的那個男孩是這個花圈店鋪的少爺啊~”

  我一味聽她講話未注意到她的身后的另一只手緊握著一張符。

  “是的!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幫你拿,只要你付錢就行!”

  我一臉真誠著看著她,那時內心單純未涉世間人險惡。接下來她的一句話讓我大驚失色。

  “買花圈不是給老朽自己的,是給你們的!是老朽給你們的禮物!”

  “什么!”

  “什么!”

  “受招!成為我的人偶吧!為我所用!”

  她一說完,一手從背后甩出二張黃符,黃符向我們疾風襲來,我與半清醒的李勛快速跑開。

  “老奶奶,我們跟你無冤無仇,為何要我們的命啊?”

  “對啊!對啊!我們都沒有結仇,為何要控制我們啊?”

  “少廢話!你們是與我無仇,但是你們都不應該出生在陰陽家族的,要怪就怪你們的命不好了,這個一點也不痛的,乖乖讓符貼上吧!”

  我與李勛四處逃跑,以為黃符不會碰到我們,沒想到這符像是跟蹤器一樣認定我們不放開。

  “還想跑!乖乖做老朽人偶不好?”

  “不要!我們有自己的人生,不需要他人插足,救命啊!救命啊!”

  我與李勛四處躲避符的追擊,終究還是年齡尚小,身體強度微弱,才跑了一會兒就氣喘吁吁了。

  “不……不行了!我真的……真的不很跑了,小笙子,你快跑吧!不要管我了。”

  李勛癱坐在地上氣喘吁吁,那兩張符對我們窮追不舍,我一邊躲避攻擊一邊尋找是否有抵抗此物的物品。

  “對了!爸爸媽媽走時不是給了我一張符嗎?!瞧我一緊張啥都忘了還有這玩意兒的存在。李哥!你再堅持一下,我這就來救你。”

  我眼疾手快從兜里拿出了一張符,中間還不小心掉在了地上,我一把折疊的符撫平符子畫線部分發發黃金色光,讓原先微黑的天空瞬時黑云聚攏,欲有引雷襲地之勢。

  “引……引雷符!這小孩怎么會有如此高級的符紙,這不可能啊!”

  那壞奶奶看到我拿起了符紙引起烏云聚攏之時,立即將原先攻擊我們的符紙收了回去,臉色鐵青看著我,眼眸中透出凌冽的寒氣。

  “小娃,這是誰給你的東西?”

  看到那兩張符被她收了回去,我立即跑到李勛的身邊,把他扶了起來,用雖然人矮但氣勢不可輸的惡狠狠表情看著她。

  “我憑什么告訴你?你這個老婆婆!氣死我了都!”

  “小娃你……你別不識好歹,只要你告訴老朽這是從哪里得的符老朽就不控制你了,放你一馬。”

  “真的?”我一臉不可置信,畢竟這是方才要控制我們的人,怎么會那么容易放過我們。

  “老朽的話一出,一言九鼎。”

  “屁嘞!我……我不信你!”

  “不識好歹!看老朽的駛鬼術!”

  

化險!!
尸房管理人全文閱讀作者:一張符加入書架

  那老奶奶一說完一手將玉杖拋在空中,另一只手在空中勾勾畫畫一會兒勾勒出符紙的字體,玉杖落入她的手掌,用玉杖觸符字發出黑澤光大喊一句:

  “驅鬼術!”

  “不好!我們快走!”

  李勛一說完就陷入了昏迷,乍時陰風四起,樹葉翻滾發出沙沙沙聲,聲響宛如魔音,一道魅影闖入眼簾,我看清來者后身子一僵瞳孔震動雙腳不由己控往后退幾步。

  “是……是剛才與會法術小哥哥打斗的那個高級女鬼她怎么會在這里!”

  壞奶奶看到我驚恐的反應,滿意的笑了笑了。

  “怎么現在知道害怕了?只要你告訴老朽那張符你是從哪里得來,乖乖的交給老朽我便放你一馬,你別不知好歹。”

  我身子瑟瑟發抖,媽耶,怎么還是這個女鬼啊,難道不知道小時候看影片的我從來都不敢看鬼片嘛。

  “爸爸媽媽說過我要保護好這張符,我……我怎么樣都不會給你的!你做夢去吧!丑老太婆!”

  此時那壞奶奶的額頭青筋暴起,雙眼泛紅,握住玉杖的手緊了幾分,暢緩了一口氣,背了過去風輕云淡說了一句:

  “厲鬼!殺了他們。”

  一說完陰風撲面而來,我咽了一口沫水,女鬼的速度讓我瞠目結舌,我急忙閃躲,女鬼的手指甲劃過我的手背,那稚嫩皮膚如冰涼刀鋒劃過一般,熾熱鮮血滑過符紙,剎時符紙發出雷電般耀眼光亮,垂直射向那道魅影。

  “不好!快退!”

  “啊!噗!噗!”

  厲鬼遭雷電攻擊反彈了回去,壞奶奶此時怒目圓睜看著我,方才我使用了引雷符攻擊了她日日夜夜精心培養的厲鬼正在逐漸潰散,厲鬼遭到了重創她也遭到了反蝕。

  我看到她受到了重創吐了幾口鮮血,我心中開心得不得了,此時我立馬裝出像電視里演的勝者般擺起了作威的樣子,兩手插腰,腰桿微彎,讓眼眸不屑一顧愈發明顯。

  “嘿!丑老太婆,沒有想到吧,我還有這一招,我還是很厲害的吧,之前我的柔弱不堪是騙你的,不然你怎么會中計呢!”

  我說完挺直了要桿,愈顯洋洋得意。

  “哼!故作玄虛罷了,你先看你那手中的引雷符現在怎么樣了再跟老朽講你想爽爽快快的死還是被我折磨至死吧。”

  我一看她那得意洋洋那樣,心叫不好,一看我手中的符紙已經暗淡無光了,我咽了一口水,心想天難道真的要亡我?我大好年華都沒有過呢!怎么就栽到了這個丑老太婆手里了,我不甘啊!當然這些話只能心里想那能在表面表現出來呢!故作玄虛就故作玄虛吧!我可不想這么窩囊的死去。

  “丑老太婆!你怎么知道我只有一張呢!我有的是這樣的符呢,我……我可是很厲害的好吧,哪像你只有一只鬼而已。”

  我忍住自己的眼淚不留出來,也扼住自己的聲音盡量不顫抖不那么明顯,故作鎮定自若。

  “喔~看來你的身上還有許多這樣的符紙啊!那……讓老朽我一張一張的領教一下吧!”

  她一說完又一手將玉杖拋在空中,另一只手在空中勾勾畫畫一會兒勾勒出符紙的字體,玉杖落入她的手掌心,用玉杖觸符字發出黑澤光大喊一聲:

  “驅鬼術!鬼凝!”

  那只鬼由潰散到一半再次凝結實,我內心深處的恐懼再次破籠而出,雙目微顫,咽了一口氣,直接跑到李勛那扶起他一起跑路。

  “哼!現在知道跑了?小兔崽子現在跑好像是來不及了呢,乖乖的來我老朽這里接受老朽的怒氣吧!然后再告訴老朽我你是選擇爽爽快快的死還是被我折磨而死吧!”

  “丑老太婆你這么說我還不如不選呢,反正都是要死的,即使我死了我也不要像你這樣這么丑死的。”

  我一說完還向身后的她作了一個丑臉,她一聽到我這么說,怒不可遏叫厲鬼立即殺了我。

  “小兔崽子等一下你就知道我的怒氣是多么可怕的了,你既然敢說我丑!!!”

  高級厲鬼速度快如閃電,我又支撐著李勛速度更加緩慢,大概離我只有兩米之遠時我感覺死亡已經扼住我的喉嚨了,讓我快透不過氣了,一瞬間腦海里閃著一句話,我就念了出來。

  “李叔叔救我!”

  “急急如律令!”

  “砰!”

  那壞奶奶被擊倒在地,一身傲氣蕩然無存,怒目圓睜看著來者,厲鬼感覺到主人受到傷害,立即背馳而行向李叔叔攻擊。

  “李叔叔小心!”

  只見李叔叔一念訣,一扔符,厲鬼的身上燃起了炙熱烈火,厲鬼痛苦掙扎無果直至潰散在無形空中,被過路的風兒撫摸帶走,也帶走了她的怨氣。

  “李叔叔,你看看李哥!他受了驚嚇現在都還沒有醒呢!”

  “噓!給你!你先照顧一下你的李哥,我馬上就來。”

  說完拋給我一瓶藥讓我與他服下,我一打開藥塞,藥香撲鼻,經神抖擻,那藥丸不知用什么材料而造,小而玲瓏,晶瑩剔透,我將一顆給李顆吞下,我吞了一顆,入口即化,藥香回腸。

  “嗯~”

  我看李哥有轉醒的現象,立即將他翻了個身重新扶,我看著李叔叔與丑老太婆好像在聊些什么,不過無論怎么用心聽都聽不到,明明就在眼前,如隔千里。

  “你不該來的,更不該要殺那個孩子。”

  “我也想不殺他們,可是上面有交代,我必須殺。”

  “你……你變了,變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了,變得……”

  “夠了!老朽我不想聽,是老朽我學藝不精,要殺要剮隨你便。”

  壞奶奶將頭拐到一邊,不與他相視,若注意看,她的眼里蓄滿了淚水。

  “我就問你一句,吳家的兩人呢?”

  “哼~死了!”

  李叔叔怒目圓睜,眼里滿是失望至極,背向過她說了一句話。

  “這次念我們同門一場,你走吧!”

  壞奶奶狼狽起身絕然向后走去,身后傳來聲音走了幾步的她突然身子一僵停住了腳步。

  “既然要斷就斷個干凈吧!道不同不相為謀,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

  “你當真如此?”

  “從今以后,我們不再以同門相稱,若是相提便以仇人相稱,若是相見便以仇人相待,從一開始我們都是錯的了。”

  “好!原來我們真的可以走到兩看相厭,罷了!罷了!道不同則不相為謀啊!”

  說完她便消失無影無蹤。

  

王戰與胡3太爺
尸房管理人全文閱讀作者:一張符加入書架

  “李叔叔!她……她就這么走了?不把她抓起來嚴打拷問嗎?”

  我看著她漸行漸遠的落寞身影,忍不住向一臉滄桑的李叔叔問道。

  “不用了,讓她走吧!小笙!你跟小勛怎么突然回你家了呢?我們不是說好了等你父母回來了才能回家嗎?”

  李叔叔的眼神變得嚴肅鋒利,語氣滿是責怪,我的眼睛不敢與其對視,心虛的向后退了幾步,口中喃喃道:

  “我……我只是想回家拿游戲來玩而已,李叔叔我知道錯了,我不應該擅自回家的,更不應該帶李哥一起去的。”

  說著說著我的眼眶蓄滿了淚水,不敢與他對視,眼睛緊盯著地面。

  “爸!是……是我玩游戲玩膩了,才想讓小笙子回家要他叔叔阿姨剛買來的游戲機來玩的,要罵就罵我吧!不要怪小笙子。”

  “不是!是……是我想玩游戲機的,不關李哥什么事情。”

  “胡說!是……是我叫你去拿的。”

  “是我!”

  ……

  “哎~夠了!這件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我們就翻頁過去罷了,你們也不要在自己的身上亂攬罪名了。”

  李叔叔重嘆了一口氣,無奈地撫了撫額頭,眼里的自責淡了少許。

  “對了!李叔叔你去過我家沒?我家的門前的那顆樹倒了,還有我家里墻上涂滿了紅色液體,看起來像過年殺雞時喉嚨流下了稠黏的液體般,還有你方才消滅了那只鬼我在家里也受到了她的追殺,幸虧有一位小哥哥救了我們……”

  “等等!你剛剛說什么!樹倒了?!”

  李叔叔聽到一半即打斷了了我,其臉色大變,眉頭緊皺,匆忙拉起我們往我家去。

  我的手被李叔叔裹著,我能感覺他到的緊張,他的手冒細汗。

  到了家門口,我們跨檻而入,我一眼望去,小哥哥昏迷倒在了庭院中,我急忙向他跑去扶他,我扶不起來。

  “小哥哥!“小哥哥!”

  此時的小哥哥臉面蒼白,額頭冒細汗,一身運動服有被那厲鬼抓過的痕跡,后背衣服撕了一大口子,顯出一大漬血色,李叔叔將他扶了起來,

  “小笙!快把我給你那藥給他服下。”

  “好!”

  我將藥送入了他口中,看著他將藥咽了進去,過了一會兒,他有了醒來的現象。

  “嗯~厲鬼……厲鬼還在這里,你們怎么又回來了呢!快點走啊!我真的打不過她啊!”

  小哥哥一醒來看到我們還在這里,驚慌的作勢要把我們推出去。

  “小哥哥!厲鬼已經被我爸爸消滅了,你不用擔心她會來打我們了,我們也不用跑了。”

  李哥拍了拍自己弱不禁風的胸膛,用力過猛以至于咳嗽幾下。

  “真的?可是那個厲鬼真的很厲害哎!連胡三太爺都打不過他,你爸爸真的能打得過他嗎?”

  胡三太爺:“要不是我看你自己的身體承受不住,我是可以打得過她的!!!”

  胡三太爺:?(T?T)??(T?T)??(T?T)?

  “我爸真的打得過她了,不信你問問小笙子,小笙子知道的比我多,他還親眼看到了那個女鬼魂飛魄散在空氣中了呢!”

  小哥哥看向了李叔叔,急忙站了起來,向李叔叔鞠躬,用畢恭敬畏的語氣說道:

  “多謝前輩救命之恩!”

  “咦?!”

  我與李哥:

  (??д?)(??д?)b!!!

  “不用!不用!要謝也是我謝你才對,方才若不是你救了我那兒子與小笙一命,可能現在那兩個孩子已經斃命于厲鬼之手了。”

  “不用!不用!我也是恰巧路過碰見上來幫忙而已。”

  小哥哥的耳尖因害羞染上粉桃花色,手不停地撓后腦勺。

  “方才我聽到你說的是胡三太爺的名字?你是出馬仙弟子?”

  “是的!是的!我是出馬仙弟子,前輩是有什么問題嗎?”

  “也沒有什么,只是有點好奇,你們出馬仙一般居住在東北一帶的怎么會來這偏遠地區呢?”

  “喔!這個嘛,還得追溯到我父親交代我來這兒辦一事,前輩您見多識廣,你可知道這里可是湖南懷化?”

  未等李叔叔回答,李哥與我硬搶表現自己風頭。

  “是的,這里就是湖南懷化。”

  “是的,這里就是湖南懷化。”

  “是我先說的!”

  “是我先說的!”

  “咚!咚!”

  李叔叔一人一個愛的拳拳,我們捂著頭滾到了一旁,滿臉委屈看著對方。

  “前輩,這是?”

  小哥哥:(?????????)

  “你不用管他們,他們一向如此,從小時候認識時就這樣了,你放心,這不是有病。”

  我與李哥:……

  “我……我自然能理解。”小哥哥汗

  “你來懷化是來找誰的?不瞞你說我家是做花圈生意的我,方圓十里我都是熟絡的很你若找不到那人家,我倒是可以幫你一把。”

  “那我就在這就謝謝前輩了。我是來找……找你的呀!李然兄弟!”

  我與李勛:

  ?(?°?°?)??(?°?°?)?

  “怎么回事!小哥哥的聲音怎么變了!?”

  此時的小哥哥由稚幼帶澀童聲瞬間變滄桑老人音了。

  “胡三太爺!您不是……不是出馬的是楊家嗎?怎么現在是王家了?”

  “這個說來就話長了,那里是出事情了,現在吳家那兩人已經唔……唔!”

  不知為何李叔叔眼疾手快的捂住小哥哥的嘴,倆人眼對眼干瞪著對方,李叔叔轉頭看對著我們說:

  “小笙你與小勛先回花圈店鋪里拿掃把過來!等一下我們要在小笙家大掃除,記得多拿幾把掃把。”

  “可是李叔叔我家里面是有掃把的呀!為什么還要去你家要啊?”

  “我這不是怕不夠嘛!快去!”

  “好!等等啊,我們馬上回來了。”

  “好!等等啊,我們馬上回來了。”

  我與李哥再次同聲異口說道,說完屁顛屁顛去拿掃把了,過程中還要比一比誰的速度更快,誰也不服誰。

  李叔叔看我們漸行漸遠的身影,松開了堵住他嘴的手。

  “哎!?他難道是吳家最后的血脈?可是吳家哪來的孩子?”

  “哎!這件事說來話長,那我長話短說您就自己消化一下吧。”

  李叔叔:xxxxxxxxxxxx

  胡三太爺:(?(?(?(?(?;;)?驚呆惹|╥∩╥|為何這個亞子

  ……

  “那只有這么辦了,哎!”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誰也預料不到會是這樣的局面,只有這樣才是最好的辦法。”

  小哥哥身子一抖,一陣風吹翻落葉,渾濁的眼神變為了兒時的童真。

  “爸爸!我回來了!”

  “李叔叔!我回來了!”

  “我先到的!”

  “閉嘴!我才是先到的!”

  “好了!好了!先停止一下!王戰你來介紹一下自己。”

  “好的,前輩。”

  小哥哥挺直了腰桿,一臉豪氣兼自信介紹了他自己。

  “各位前輩與弟弟們好!我叫王戰,我年齡三四,請多多關照了!”

  ……

  “三十四?”

  李哥與小哥哥一臉不屑看著我,不是!?他說的就是三四啊!不就是三十四嘛!我在一旁碎碎念念。

  “小笙子你這個笨蛋!是……是十一歲啦!十一歲!三三得九,三四得十一啦!”

  他一說完挺起胸膛,在那沾沾自喜,沒有發現王戰與他爸一臉鄙夷看著他。

  “哦~原來是十一歲啦!我其實是知道王戰小哥哥是十一歲的,我只是想看你的乘法口訣到底背會了沒有而己。”

  “你才不會背!我早八年就會了,。”

  “咚!咚!又不好意思了,他們上學的時間有點晚,讓你見笑了,放心!這真的不是病。”

  王戰:……

  “爸爸!你怎么又打我了。”

  “李叔叔!你怎么又打我了。”

  沒錯!我倆又遭遇了愛的拳頭了,我們與王戰小哥哥一起回的花圈店鋪,后來我才知道他十二歲了。

  “李叔叔!”

  “怎么了?”

  “我爸爸媽媽呢?”

  

新的旅程!
尸房管理人全文閱讀作者:一張符加入書架

  此話一出,空氣瞬間凝固,全體人員吃面的動作都暫停了下來,李叔叔十分平靜的看著我,眼中的波動被隱藏的一絲不茍。

  “怎么了?我爸爸媽媽還沒有回來嗎?是不是回來日期推遲了?”(小時候的我多愁善感。)

  我的臉色變得憂愁了起來,聲音也變得哽咽,眼眸中盡是悲傷之感,我見到李叔叔一直不說話,心情由雀躍跌落到了谷底。

  “爸爸!吳叔叔與吳阿姨呢?一般在這幾天他們就來接小笙子回家了啊!”

  李哥跟著也著急了起來,也許是怕我父母沒有及時回來怕我擔心吧!他一說完我的眼淚就如猛水沖倒了河壩,一瀉千里。

  “哎!小笙,我本來想等我們吃完飯了再跟你說這件事情,我沒有想到你突然問了,那我就告訴你吧。”

  我立馬從高板凳上跳了下來,板凳因受力作用倒在了一旁,我顧不及它,急忙向李叔叔跑去了解答案。

  “李叔叔,你快點告訴我,我爸爸媽媽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為什么這幾天我總是心神不寧的呢?我……我真的好擔心他們啊。”

  我聲音哽哽咽咽的,不爭氣的哭成了花臉,李叔叔用手紙擦去了我的淚水。

  “爸爸,你就告訴小笙子他爸爸媽媽的情況吧!不然他一直哭著我也想哭了,我也很擔心吳叔與吳姨啊!”

  說完李哥也跟著我抽泣不成聲的,李叔叔把我們抱到了他的懷里!

  “哭什么哭!都是大孩子了,每天你們一聚在一起就說自己是大英雄,怎么現在就哭哭啼啼的了?”

  “我們……我們也是小孩子啊!也是要爸爸媽媽保護的小寶貝啊!嗚~嗚~”

  “好了好了別哭了,我又不是不告訴你們,小笙子你聽我說啊,昨天你爸媽打電話給我了,也交代了我一些事情,你爸爸媽媽只是去很遠的地方出差了,他們可能要很久才回來,然后他們告訴我要先把你帶到外婆家去住你很長一段時間,你爸爸媽媽就回來了。”

  我在他的懷里用衣服擦了擦眼淚,一臉欣喜。

  李叔叔:……

  “那……那大概他們什么時候會回來?”

  “這個就說不定了,可能要半年,也可能時間比你想象的還要久,而且你爸爸媽媽說了如果你在外婆家好好聽話,不搗蛋,不鬧騰,他就買最新出款的游戲機或玩具給你玩,前提是你要聽話哦!”

  “那游戲機是不是是最新版的?玩具是不是比其他人的都高級?”

  一說到游戲機或是玩具,我內心就很雀躍,畢竟那時候我還是小孩子,年齡小,不懂得真正的離別悲傷。

  “好的!那……那我可以跟爸爸媽媽通一下電話嗎?”

  “小笙你聽李叔叔我說,你爸爸媽媽去了很遠的地方,他們只是暫時的離開你而已,何況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們的手機已經關機了,聯系不到他們,等到他們出差回來了,他們就會打電話給外婆,告訴外婆他們要來那接你回家,不過前提是你要乖乖的,不要鬧騰哦!聽到沒有?”

  “嗯!我知道了李叔叔,我……我會好好聽外婆的話,盡量不去……不去惹事的,嗚~嗚~”

  “這樣說就對了嘛!那為什么還哭呢!不是說不因為這件事情哭的嘛!”

  我用紙使勁抹了抹眼淚,一臉哀傷的說:

  “不是因為這件事情才哭的呢!是……是因為我之前去外婆家時把剛種好的玉米苗給撥了!我一拔它就不見了,回去了不知道該怎么解釋外婆才不會打我!”

  大伙:(?(?(?(?(?;;)?驚呆惹!!!

  李叔叔一聽到這忍俊不禁和拍了拍桌子,桌子發出搖晃的“吱~吱~”聲,我們幾人茫然的看著他,果然是懵逼樹下你和我。

  “你……你真的撥了?”

  “嗯!”

  “怪不得之前你外婆跟你爸說田里的重要東西遭他人糟蹋了,讓他們回去處理一下,你爸媽回去了也找不到兇手,原來就在自己家中啊!”

  “那我回去了會不會被打?”

  李叔叔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管理,揮了揮手!

  “不會的!你說只是普通的玉米苗而已,應該不會打你的,不過下次不能這么做了知道嗎?不然你外婆真的打你了我們也護不了你啊!”

  “我保證下次真的不會再做這樣的事情了。”

  此時的我還不知道那個被我稱為玉米苗的東西是世間稀有的苗族珍寶般植物。

  “李叔叔,那外婆什么時候來接我回去啊?”

  “明天我就帶你到車站坐車去那。”

  “爸爸,真的要這么快就去嗎!?”

  “嗯!”

  李哥一聽到明天我就要離開了,他就抱住了我,一臉不舍在看著我,但接下來他說的話讓我火冒三丈。

  “小笙子!你就快走了,所以我欠你的錢你也不要跟我要了吧!那樹下我輸你的彈珠你也不要要回去了吧!上次你吃的蘋果是我上完廁所就拿給你的,你也不要怪我了吧!”

  我其它的都是可以忍的,但聽到最后一句,瞬時讓我火冒三丈,我拿起掃把追著他滿屋子跳。

  我心里:(╯'-')╯︵┻━┻(掀桌子)┬─┬ノ('-'ノ)(擺好擺好)(╯°Д°)╯︵┻━┻(再他媽的掀一次)

  李哥:(?“???)?“(???︿???)給爺笑一個~

  我:滾犢子...(??ˇ?ˇ??)...

  小鬧劇也隨夜幕降臨而結束,我通常李哥是在一起睡的,現在加上了王戰小哥哥,床就變得狹小起來了。

  正值蟬鳴季節,窗外蟬在熱鬧的開會,黑夜的風悄悄入屋,吹散白天的疲憊,也吹走了我們年少時的煩惱。

  雞鳴如鋒刀劃破了漫長黑夜設下的黑布,天空開始翻魚肚白了,我們的夢也該散了。

  我們早早吃完了李叔叔煮的家常面,收拾了行李,李叔叔送我到了車站,也找到了專門去貴州里頭小鎮的車子,我與他們揮手告別,于是我就踏上了的新路程!(車子是故事情節需要,請勿上升為現實。)

  

123下一頁
掃碼
作者一張符所寫的《尸房管理人》為轉載作品,尸房管理人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UU看書提供尸房管理人全文閱讀。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尸房管理人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尸房管理人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尸房管理人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尸房管理人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