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看書 > 玄幻奇幻小說 > 斗羅大陸的湮滅最新章節 > 斗羅大陸的湮滅全文閱讀
選择背景颜色: 選择字體: 選择字體大小:
斗羅大陸的湮滅 连載中
分享斗羅大陸的湮滅

斗羅大陸的湮滅全文閱讀

斗羅大陸的湮滅作者:苦鏡

斗羅大陸的湮滅簡介:主角千尋淚,能力參考英雄聯盟角色暗裔劍魔亞托克斯。
武魂殿圣子,母親比比東,不拜大師,不跟主角團,無系統,無后宮,非純爽文。
PS.我要扯斷他們的四肢,我將收割他們的摯愛,我將剝離他們的生存意義,我不再溫柔,我失去良知,我拋棄憐憫,我要讓我所受到的痛苦千百倍的奉還給他們。 https://www.uukanshu.com
-------------------------------------

斗羅大陸的湮滅最新章節第19章:虛無空想
楔子:天使降臨,大滅將至
斗羅大陸的湮滅全文閱讀作者:苦鏡加入書架

  跪坐在天使神殿的雕像面前的老者突然睜開了緊閉的雙眼,湛藍的眼睛里透露出擔憂的神色。“有什么事要發生了嗎?武魂居然發出了警告。”老者立即動身前往武魂殿主殿,希望能通過自家的組織找到些蛛絲馬跡。這個老人就是當世的天使斗羅千道流。

  “喲,大供奉怎么有時間跑到我這里瞎逛?怎么?一百級的關口松動了?”一身黑色鑲金紋的華貴長袍,頭戴九曲紫金冠,優雅地坐在教皇的王座上批閱著堆著的很高的文件,白皙的皮膚。近乎完美的容顏。

  這是一個風華絕代的美麗女人但是說出的話卻很是刺耳。她是武魂殿現任教皇比比東。

  “我可沒時間和你廢話,比比東,告訴我最近有沒有一些奇怪的事發生,別給我談政治。”雖然坐擁天使圣殿,但是千道流卻并有太多的力量把控在手中,特別是關于情報收集方面的權利更是少得可憐。

  “不談權利?難道和你講一些皇家貴族的八卦軼事?還是聊你那消失了千百年的邪魂師,彰顯一下作為天使斗羅曾經的榮光?你以為武魂殿每個供奉都像你一樣無所事事在加打坐嗎?要不是為了守住你兒子的那點基業,我會兢兢業業用盡手段統領武魂殿?”比比東這種女人哪怕說話像罵街一樣,仍然魅力不減。

  “你就不能好好說話嗎?我又沒怪你什么,雪兒的事情我還不是依了你嗎?我兒子死就死了,那是他自己能力有限,怪不了別人。我今天來就是想問有關邪魂師的事,畢竟我們天使武魂的持有者就是為了掃清邪惡。”千道流氣的胡子都在顫。

  比比東從文件堆里翻翻找找,取出一疊文卷交給千道流,“您老自己看吧,不是什么大問題,我已經派人去清除了,估摸著時間也快有消息了,您老繼續回去休息吧,要是想去現場看看我也管不著您。”比比東說完繼續埋頭工作完全沒把千道流放在眼里雖然一口一個“您”。

  天斗帝國,法斯諾行省,靠近邊境,由于不知名原因產生一位強大的人形怪物對周邊人類造成巨大殺傷。手持紅色巨劍,斷臂,身高三米(具有成長性),特性:通過吸收血液治療傷勢,實力:魂王(暫定),已造成極大傷亡,請求上級支援。意見:三名魂圣前去誅殺批:同意

  這是附件,原件已經發放給下級了,看時間也的確應該有回報了,一個魂王而已,難道會有很大危險嗎?千道流有些摸不清頭腦,現在他決定先等消息傳回來再做決定,畢竟自己有著絕對的實力,只要那個怪物不成長到極限斗羅都不是問題。

  等了不到一會兒,也到了侍者把今日份需要批閱的文件送到教皇殿下的案頭上了。事件分輕重緩急由上往下排,最上面的自然是最優先級的也是最讓人心煩的。

  “大供奉,您悠閑不了了,剛剛得到消息,那個怪物把我們派出的三個魂圣全部干掉了,它的力量成長到了魂斗羅的程度,身高三十米,已經有兩個城市被它屠戮了,幾乎沒有活下來的平民,傳說血海將他們淹沒了。你老的工作來了,事情沒解決您就別回來了吧,天使閣下——”比比東笑吟吟地將文卷遞給千道流,千道流連理都不想理她,悶哼一聲直接開啟武魂附體飛向天空,朝著目標就走了。

  如此短的時間內就能成長到如此地步,若是放任,這怪物豈不是要將所有人殺光?千道流沒有召集任何人手,獨自前往天斗,畢竟自己的實力已經是這世界的頂峰,即便是天斗所有封號斗羅加起來也不一定能是自己的對手,當然把昊天宗的那些喜歡炸環的瘋子除外。

  獨臂巨劍的紅色血肉巨人傲立于世,血海在它腳下流轉,將墮入恐懼的凡人淹沒,吞噬他們的靈魂和身軀,這是它的力量來源。

  人間地獄也不過如此,不過區區邪物,既然我孤獨博來了,那么你也可以消失了,剛剛好方圓百里沒有任何生靈,最適合我的實力發揮了。武魂,碧磷蛇皇附體。

  相較于血色巨人,獨孤博的武魂顯的格外渺小,但是那九個魂環的光輝是耀眼的,黃黃紫紫黑黑黑黑黑,九個魂環圍繞著獨孤博,這就是兇名赫赫的毒斗羅。

  第七魂技發動,碧磷蛇皇武魂真身,本來在巨人眼中渺小的綠色小蛇虛影突然凝實然后膨脹,體型瞬間超越了血色巨人,碧綠的蛇瞳透露出狠厲與無情,血盆大口中噴出滿天的紫色毒霧。

  可是巨人似乎并沒有把毒斗羅的毒放在眼里,一躍而起,血色重劍劈下,像極了帝國劍術虎切。這一劍劈強不強?毒斗羅不知道,他不可能選擇迎接。蛇尾一甩,首尾換位,如同鞭子般抽向還處在下劈動作中的巨人,在空中是無法躲避的,巨人直接被轟出數百米遠。

  “我的毒對它無效嗎?那么這樣呢!”六個魂環同時閃耀,碧磷蛇皇噴出一口黑色的濃毒,直接命中被擊倒在地的巨人。毒素濺到巨人的血肉上的瞬間就展現出極大的破壞力,巨人的肉體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毒素侵蝕溶解,如同強酸滴在鐵塊上。

  獨孤博呵呵一笑,“有效果,看來這種純粹的破壞性毒素還是很克制這種血肉怪物的。”但是下一幕,驚的他睜大了眼睛。

  血液從巨人身下的血池涌出,注入到它的身體之中,本來勢不可擋的黑色恐怖毒素開始與血肉爭奪領土,然而毒素是會耗盡的,但是吸收了上十萬生命的血池不會那么輕易就干涸,很快巨人的身體變恢復如初,再次一次斬向了向碧磷蛇皇。

  獨孤博連忙操縱著武魂真身飛向空中躲開這一劍,“這種恢復能力,我的毒根本產生不了實質性的傷害,看看脫離地面能否讓它失去血池的加成了。”孤獨博俯視巨人,血池更像是血海。

  血液在巨人身后凝集,化為巨大的翅膀,就如同魔鬼般飛向天空,血劍直指碧磷蛇皇。

  “既然毒不行,那么就接這一招吧,美杜莎的凝望!”這是毒斗羅的頭部魂骨賦予他的技能,灰色的光束從碧磷蛇皇的蛇瞳中射出,將持劍的巨人籠罩,石化開始了。

  從劍尖到殘破翅膀的底端,石化是瞬間完成的,巨大的身軀直接從高空墜落,會粉身碎骨嗎?毒斗羅為了避免巨人再次接觸血池,直接發動了第八第九魂技。

  時光凝固!這在想上飛涌的血液突然停止了,每一滴都暫停在半空中,如同愛人的手,想要抓緊它。

  碧磷神光!代表著毀滅的光線直接擊中化為石像的巨人,爆炸轟鳴聲將被暫停的時光回過神來。

  巨人被粉碎了,被消滅了,什么也沒剩下,除了那片猩紅的血海。

  “我來晚了嗎?所謂的大滅已經被消滅了?”

  獨孤博定眼一看,才認出這位突然出現在身邊的老者。“天使冕下?”

  千道流大手一揮:“不必多言,武魂殿建立的初衷就是為了鏟除邪魂師并建立秩序,我們天使武魂的擁有者更是如此。獨孤博,你做的很好,接下來的事就交給我這個專業的老頭子吧。”

  獨孤博自知沒有完全解決問題的能力,抱拳而走毫不逗留。天使斗羅千道流可是真正的強者,無論是實力還是人格,都不是他那可憐兒子能比的。

  “唉,本以為應該是場大戰,沒想到只是來為那數十萬無辜殞命的生命善后嗎?嗯不過也不負我的責任了。”千道流望著這片血海,眼神變得虔誠。

  武魂附體,第九魂技,最終審判!

  在魂環閃耀的瞬間,太陽的光芒刺穿厚重的烏云,強烈的光和熱融入到千道流的審判之劍中,能量在審判之劍的引導下化為一個小太陽。

  天使降臨,帶著審判,帶著太陽的烈火,砸向了那片寂靜的血海,氣焰翻滾,光芒爆裂,一切不合理將在正義的審判下灰飛煙滅。

  最終,血海被凈化了,留下的只有一個巨大的坑洞,坑洞中還有未被血海轉化的動物尸體,或者是一些殘破的骨骼和建筑碎塊。

  結束了,千道流收回了武魂,仿佛失去了什么,讓他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這感覺又一次讓他回憶起喪子之痛。

  “嗯?居然還有什么存活著?是那怪物嗎?”千道流捕捉到了生命獨有的心臟跳動,他瞬身閃爍到了坑洞中央,他看到的是一個半身浸沒在血液中的殘疾嬰兒。是個男孩,是個沒有四肢,沒有鼻子耳朵眼睛都男孩,但是他卻在艱難地呼吸著。

  “難道是那個怪物?”千道流忍不住猜測,但是看著這個孩子在拼著性命想要呼吸新鮮空氣,他又有些于心不忍,仿佛回到了幾十年前他的兒子降生的那一刻。

  “你一定很痛苦吧,一出生便一無所有,甚至無法哭泣,所以你還是不要長大吧,不要感受這個世界的痛苦悲傷。”最終他還是狠下心,殺死這個孩子。

  “他將改變這凄慘的世界,悲痛的輪回將得到終結……”

  莫名的低語在千道**神世界中回蕩,“這是神的旨意!”只有神能直接進入他的精神空間,“這么多年過去了,終于再一次聽到神的聲音!”千道流心中是狂喜的,當他失去傳承天使神神位資格之后他就再也沒聽到神的聲音,如今,有了轉機,這個孩子將改變世界。

  千道流連忙運起魂力幫助這個沒有四肢五官少四個的看上去十分恐怖的嬰兒呼吸,甚至用魂力嘗試簡單的修復他的身體。千道流決定了,要用自己最大的努力幫助這個孩子成長,他將成為自己孫女失敗后的替代品,如果雪兒也無法成為天使神,那么前往神界抵達永生的目標這有靠手中的這個孩子來完成了。

  神界。

  “斗羅世界的聯系居然被人強行斬斷了?”一個手持著血色寶劍的紅發男人驚疑道。

  他身邊的藍發男子也沉下臉色:“修羅,我這邊也一樣,不過,聯系雖然被斬斷了,但是我的力量依舊可以進入斗羅世界,不過無法講神念或者任何意識投放到那里。”

  “我感知到是一股強大神魂將斗羅世界包裹了起來。”

  “神魂?”

  “沒錯,這個神魂在逐漸消散,看來是剛剛死去不久的強大神靈,而且他來自其他位面,并且實力極為強大,不知道他用剩下的神魂力量要做什么,計劃重生嗎?”

  藍發男人沉思了一會兒繼續說道:“如果是為了重生,那他為什么不直接把神魂化為武魂降臨賦予到莫個人類身上呢?拿神魂來屏蔽我們豈不是自斷后路然后還沒什么太大作用。”

  “不,也許這位有什么特別的原因,不過討論下去也意義了,為了一個小世界的聯系,難不成我們還得把三個執法者全部派下去把那位的神魂給打掉?人家雖然已經死了但是那種強者即便死了也能讓我們吃不了兜著走,況且用不了多久,那位的神魂自然會消散,畢竟只是一念殘魂,哪怕復活在我們的地界又能翻起什么大浪?”

  “修羅啊,那就放任不管?”

  “波塞冬,影響你傳承神位了?不讓你下界到處逼逼,又不是要了你的命,我們執法者也不是每天像你一樣閑出個屎來。”

  “你再叫?”

  “給我滾!”

  “神?呵呵,大滅將至,神不由存……”這是來自黑暗中的低語。

給讀者的話
斗羅大陸的湮滅全文閱讀作者:苦鏡加入書架

  這本書暫時簽約不了,沒有成績,沒人看好,但是我還是會堅持寫完的,很早就說了,只是為了逝去的青春才寫這本書,哪怕無法帶給我任何商業價值,我也要頭鐵寫完。

  但是我不想一天一萬字了,作家群里我說我一天一萬字,別人嘲笑我這個連簽約都沒有的作者還更新的那么狠,明明連作舔狗的資格都沒有。感覺十分嘲諷,被踩在腳下的感覺。

  所以我打算一天一更五千字了,和大多數作者一樣的字數。不過我還是會盡量每天寫很多的,如果后面簽約了,我就直接把存稿全發吧。這本書簽約在書的后期才簽的話,我應該也不會開VIP章節了,給朋友們免費看,算是給大家的歉意了。

  我和千尋淚一樣,不愿意辜負任何對自己好的人。

  但到最后往往會讓別人失望也會讓自己失望。

  所以我還是會寫完的,估計一百萬字左右,篇幅不會比原著少。也會有一些番外。

  加油0.0

  上期ps

  大家如果看書發現錯別字一定要及時評論提醒我啊,還有如果覺得邏輯上有問題,或者一些感覺特別奇怪的地方也一定要告訴我。

  作為一個不會和任何人分享感情的人,我真的怕大家也和我一樣有什么不滿都埋在心里不說,噴我我不介意的,只要大家說出自己的想法我就很高興了。

  關于作品,我修改了斗羅世界里的經濟體系,改了魂幣的兌換率,對劇情影響不大,大家不用鉆原著的牛角尖哈,其中的魂獸和許多武魂我都會自行創作,所以大家如果有什么建議也可以告訴我。

  大家都鼓勵就是我的動力,我會保持更新的,感謝大家都支持,這本書只為獻給逝去的青春。

  ps

  裙號是628762057歡迎給我來提建議,有些角色的名字也眾籌(?í_ì?)

第1章:他有名字,叫做0尋淚
斗羅大陸的湮滅全文閱讀作者:苦鏡加入書架

  “供奉大人,聽說您收養了個殘疾嬰兒,還在對圣女大人的事耿耿于懷嗎?”一個精致的男人攔下了去采買物資回來的的天使斗羅。

  “菊斗羅,你就直接告訴你的陛下,我只是一介孤寡老人而已,不會再干預她的作為,另外沒有大事就不要再來了。”千道流看都沒看菊斗羅一眼,快步離開,孩子的身體狀況非常糟糕,必須每天都用魂力溫養,不然很有可能對未來的武魂覺醒造成影響。

  千道流是沒有固定的住所的,因為他作為天使護道人,就一直呆在天使圣殿哪兒也不去,所謂閉死關。當兒子千尋疾在自己養傷期間身亡之后,他就再也沒出過天使圣殿,除了幫助孫女千仞雪修煉,就在試圖突破魂力百級的屏障。

  “大供奉,就算您是最強大的超級斗羅,撫養一個剛出生不久的嬰兒這種事恐怕也有些力不從心吧。”菊斗羅的聲音從身后傳來。

  “哦?難不成大名鼎鼎的菊斗羅其實是個女人,最近到了時候,需要一個孩子緩解一下自己的膨脹感?”千道流嗤笑道,話中有話。

  菊斗羅名為月關,是個長相英俊秀氣超越絕大部分女人的男子,被當作女人對于他而言就是恥辱,但是面對強者還是得陪笑。

  “大供奉說笑了,膨脹是不可能膨脹的,教皇陛下聽聞您收養了個孩子,恰巧又是個男孩,武魂殿正缺少一位圣子,陛下打算幫助您撫養這個孩子,正好也讓您有了更多時間提升實力,突破百級瓶頸。”

  “狗拿耗子多管閑事,你回去和比比東說我養老帶孩子去了,別自己事多還找事。”千道流說完拂袖而去。

  “這老頭什么毛病?撿個殘疾孩子回來,即便是超級武魂先天魂力也不會高,以后甚至連魂骨都裝不全,封號斗羅更是癡人說夢,難不成他真的是一心養老?”誰能想像高貴雍華的教皇在抱著孩子的時候溫柔的樣子。

  孩子身上的血跡早已清洗干凈,被包裹在潔白的襁褓中,只露出沒有皮膚只有嫩肉的臉蛋兒,看不到鼻子也找不到眼睛,通過精神力探視才發現他的眼珠陷入了眼眶深處,也不知道這雙眼睛是否還能使用。

  在任何人眼中這個孩子都是個可恐的怪物,就是因為如此,千道流甚至連奶媽都找不到,只好找到一位年老的貴婦幫忙照顧孩子。

  “四肢盡斷,五感殘缺,真是個可憐的孩子啊,難道千道流真的只是看你可憐所以才收留你的嗎,還是另有目的?小家伙,要是你愿意跟我走就抓住我的手指,不對,算了。”

  比比東將纖細的手指放到嬰孩的嘴邊,雖然沒有皮膚,但是小家伙仍然咬住了比比東的手指頭,嘗試得到什么。比比東微微一笑,“那好,我就抱走了,只要你還在我這邊,我就保你一生平安,不過得先給你取個名字,叫什么好呢?”

  “他有名字,叫做千尋淚,真沒想到你身為教皇居然讓月關拖住我然后偷孩子,這難道是一個教皇該有的素養嗎?還有眾所周知,嬰兒是有吮吸反應的,你就這樣把我帶回來的孩子抱走不覺得丟臉?”千道流陰沉的臉上寫滿了憤懣。

  比比東一聽到千尋兩個字就瞬間變了臉色,冷笑道:“千尋淚?怎么?你還把這孩子當兒子養?你好意思嗎?你孫女都孫女都十幾歲了,那以后雪兒見了這孩子要叫小叔子?”

  “不管什么輩分,他就叫千尋淚,沒得改,孩子可以交給你培養,但是你必須保證他活著,我大限將至,雪兒被你當作棋子,前方的路一片迷惘,我必須將天使的責任傳承下去,哪怕他不是天使武魂的傳承者。”千道流正色道,他其實已經考慮過了,孩子交給比比東是最好的選擇,比較她才是教皇,而自己只是一個養尊處優長大然后除了一身實力一無是處的孤寡老人而已,照顧孩子這種事情根本干不來。

  比比東冷哼一聲,“這種虛偽的借口也好意思說出口,他的安全我來負責,別的不說,我來培養他,他長大要比你那兒子強千百倍!”比比東抱著孩子緩緩離去,只給千道流一道孤傲的背影,仿佛回到了十幾年。

  千道流搖了搖頭,向著天使圣殿去了,背道而馳的他肩背不再挺拔,花白的頭發和胡須讓他失去了再與比比東爭辯的力氣,就如同許多年前不敢再一次挑戰唐晨。

  比比東把辦公位置搬到了她的寢宮,因為多了項照顧孩子的工作,她不放心把孩子交給別的女人,這個孩子長得太驚悚了,怎么會有女人敢讓這種怪物呆在自己懷里,不過比比東她自認為也是個怪物,小剛也曾說自己是個怪物,還專門為此辦了怪物學院,叫史萊克學院來著。

  比比東心思翩翩,但是工作卻毫不耽擱,注意力也盯住懷中處于被哺乳狀態的千尋淚,一分三用,這種天賦恐怖如斯。

  “號外,號外,教皇殿下收養義子,取名千尋淚,今日早報啊,五銅魂幣一份,先買先得啊!”裝著一包報紙的小哥在街道上奔走揮灑著生活的汗水,不過沒人會注意他的辛苦,人們只會關注報紙的內容。

  “義子千尋淚,直接立為武魂殿圣子?這也太草率了吧,教皇陛下這么年輕有必要如此早的定下圣子?”一個武魂殿普通執事看了報紙后對著同事發表了看法。

  “圣女都十幾歲了,這個圣子意義并不大,讓人好奇的是,我們的圣子到底是什么來頭,你說……”“噓!別說了,教皇陛下的決定豈是我們能討論的,我們只要知道這個圣子是我們的仰望的人物,管這么多干嘛,又不是升了職。”這位執事聽了嘿嘿一笑,連忙贊同然后把報紙一放就接著工作去了。

  天斗帝國,七寶琉璃宗。

  英俊儒雅的年輕男人坐在首位,兩位封號斗羅坐在兩旁。他是上三宗其一的七寶琉璃宗宗主寧風致。

  “劍叔,古叔,你們覺得這個,千尋淚是什么來頭?”

  “聽傳聞,是什么私生子啊,但是毫無根據,畢竟比比東在上任教皇千尋疾死后再也沒有懷孕。”說話的是一位瘦的出奇但是坐著都能看出身高極高的黑發男人,這是古榕骨斗羅。

  “我們查到的信息是這樣的,這個千尋淚是天使斗羅千道流前輩再一次剿滅邪魂師之后撿到的一個幸存者。”一頭銀發一襲白衣的是劍斗羅塵心。

  寧風致思索了會兒說:“無論千尋淚來歷如何,他被立為太子就說明了武魂殿的動作不敢太大太張狂,不過勢必是為了這個圣子鋪路的,這樣一來我們就可以稍微放松些,不至于被壓制的那么狠,只希望這個千尋淚不是武魂殿大肆擴張的棄子,不然我們損失就大了。”

  古榕搖頭道:“應該不會,這個圣子現在還是個嬰孩,每天都在比比東身邊,成為棄子的可能性太小了。”

  “嗯,這樣我們就可以放心了,武魂殿從我們身上吸的血,我們可以借助這幾年給搶回來。”寧風致做出了決定。

  “圣子嗎?不知道她現在在做些什么?算了,我已經與她毫無瓜葛了……”絡腮胡渣略有些邋遢的男子放下了報紙,繼續趴在案頭寫著什么。

  天斗帝國,帝國西南,法斯諾行省,圣魂村。

  一間普通的鄉下小屋前,邋遢但卻魁梧的男人正有些目光呆滯地看著他快要一歲的兒子在地上拿著樹枝學習拼音文字,小男孩一邊寫一邊讀,感覺完全不像是小孩,畢竟這個時候的孩子應該在努力的學習奔跑然后四處搗亂。

  “唐昊!”老杰克村長的聲音必人先到了。

  “有事?”唐昊頭都沒抬,只是抬了抬眼皮。“好事兒,據說啊武魂殿立了圣子,然后因此每一年我們來我們村覺醒武魂的執事就是免費的了。哈哈,可是省了一筆不菲的費用啊。托圣子的福,希望我們村將來會再出一名魂圣。”

  “不知道還以為武魂殿給我們發錢了呢?真是好笑,就這?我喝酒去了,沒大事別來找我了,今天我休息,單子明天再打。”唐昊聽了冷哼了一聲,頭也不會的進屋了,只不過他握緊的拳頭被他的小兒子給注意到了。

  “真是的,免費的難道不是好事?”老杰克郁悶的搖了搖頭。“小三啊,你以后一定要比你父親強才行,別像他那個性子,不然可處不到婆娘啊。”

  “知道了,杰克爺爺。”

  “哎喲,小三這么小就會講話了啊,要是覺醒了武魂,肯定會有出息。”老杰克摸了摸唐三的頭。

  “武魂?什么是武魂啊,杰克爺爺?”唐三疑惑地問道。

  “你還小,等你再大點我就告訴你。”老杰克揮揮手離開了。

  “武魂,就是這個世界的力量嗎?”唐三在心中想著,這個世界對于他而言是個充滿無限基于和可能的。“唐門暗器是否能在這個世界發揚光大呢?武魂殿和父親有什么關聯呢?”唐三小朋友的腦袋上打滿了問號。

  

第2章:亞托克斯與0尋淚
斗羅大陸的湮滅全文閱讀作者:苦鏡加入書架

  我是千尋淚,這是我現在的名字,我沒有過去,也看不到未來,我只知道我的母親她很愛我。你能告訴我有關我的事嗎?

  “我是亞托克斯,是超凡的存在,如今卻被困在一把刀里。而你就是我,我就是你。”雄渾卻帶有磁性的男性聲音在訴說著。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這是什么意思?

  “我的力量被封印,但是靈魂卻沒有,為了能再次重生,作為弒神者,我必須刺瞎神明在這個世界的眼睛,所以我動用了身為神的力量,將這個世界用神識隱入虛空,但是為此我消耗了太多,同時我又無法將意識分離,于是我只好將靈魂切割,而你就是如此而來,所以你就是我,而我就是你,只不過你暫時沒有任何我作為亞托克斯的記憶。”

  所以我只是一副空殼?

  “不,我現在只是一道意識碎片,你才是真正的我,如果你死去,那么我也會,那樣就必須再度陷入虛空沉睡無數年。”

  我出生的目的是什么,成為你重生的利用品嗎?

  “除非你死去,你將成為我,我的記憶與力量會逐漸歸于你,在哪以后,你就是亞托克斯,而我只是一道意識碎片,將成為你的一部分。”

  我不明白,我存在的意義是什么,而成為你以后,是不是以為著現在的我就消逝了。

  “一個嬰兒成長為大人,那么嬰兒的他就消失了,沒有什么事不變的,一切的存在的開始也并沒有意義,因為存在所以才有意義。而你只要活下去,活下去自然會找到存在的意義。我不知道你將來會有怎么樣的生存意義,但是亞托克斯存在的意義就是與生命為敵,與輪回為敵,我所做的一切只為了逃離這痛苦的折磨,活下去吧,當你需要亞托克斯的時候,我便會出現……”

  千尋淚聽不到亞托克斯的聲音了,只好道別,“晚安,亞托克斯。”

  千尋淚無數次想睜開眼睛,去看看將自己擁在溫暖的懷中的女人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想必是個美麗善良到極致的人吧。雖然沒有記憶,但是千尋淚卻有普遍的常識,估計是呆著亞托克斯標簽的常識。

  雖然無法看見,但是千尋淚能聽到那溫柔輕靈的聲音,也能感受包裹全身的溫暖,也能嘗到生命最初的甘甜。他很想用手指撫摸母親的臉,也很想發出自己感激的聲音,但是他做不到,因為千尋淚是殘缺的。

  時間能改變一切,但卻改變不了輪回。這是亞托克斯的話,但是千尋淚只是把它當作自己應有的常識,他希望自己快快長大,他可以感受到自己的皮膚在一天天的長出來,觸覺的回歸讓他欣喜若狂,但他卻不能發出笑聲表達自己的喜悅。

  “你是千尋淚,我是比比東,我是媽媽,叫媽媽,乖~”比比東放下手中的工作,逗了逗懷中的孩子,摸了摸千尋淚已經長出的小鼻子和粉嫩的嘴唇,雖然眼皮也長好了,但是眼睛卻無法睜開。

  千尋淚把嘴唇做出可以喊出“媽媽”的形狀,但是沒有聲帶的他無法發出聲音,只是呼呼地吹出氣體。看上去十分滑稽,比比東輕輕的笑了出來,她是知道千尋淚是能聽的到的,所以經常會把看到的文字讀出來,這樣能幫助千尋淚學習語言。

  轉眼一年過去了,武魂殿的圣子千尋淚也完全長開了,雖然依舊沒有手腳,但是只看臉蛋就可以說是可愛極了。他的眼睛也可以睜開了,但是卻看不到任何東西,就如同他漆黑的瞳孔。奇怪的是千尋淚雖然看不到色彩,看不到顯示存在的東西的模樣,但是卻能看到事物的本質。就好似紅外線成像,不過盲人依舊是盲人,頂多是能規避障礙物的盲人而已,這對于千尋淚而言已經算極好的了,他的眼睛能在很遠的地方就看到比比東的身影,也能透過墻壁看到武魂殿的侍衛,甚至比普通人的眼睛更好用,只是無法辨別美丑而已。千尋淚的聽覺也遠超常人,這讓他在語言學習上的困難減少了許多,不過他還是無法說話。

  “阿水,阿水,今天是你一周歲生日哦,媽媽給你準備了禮物還有,超級好吃的水果大蛋糕哦~”遠遠的就能聽到比比東悅耳的聲音,千尋淚高興的在床上翻了個身,然后使出吃奶的勁兒讓自己的身體立起來,其實就是坐著。阿水是比比東給千尋淚起的小名,因為淚水淚水,不要流淚,只要水就挺好。

  “哎呀,阿水你都能坐起來了,走,我帶你去看生日禮物,保證你喜歡。”比比東雙臂環抱住千尋淚。“這世上還有什么比甜食更美好純粹的東西嗎?”千尋淚想著,除了期待著吃蛋糕,對于自己的生日禮物也有些好奇。雖然有了完整的意識形態,千尋淚的身體依然是個一歲孩子,依舊是一張白紙,亞托克斯已經先花了一筆,但他依舊有著很高的可塑性,可以說千尋淚性格的成熟和亞托克斯關聯是并不大的。

  在人們面前比比東是至高的不可直視的教皇,抱著千尋淚來到武魂殿專門用于接待賓客的偏殿,優雅地抱著孩子坐在主座上。一個背著金屬箱子的老者看到比比東立即低頭彎腰就差直接跪倒在地,“陛下,已經準備好了。”

  “拿出來給本座看看,要是能讓圣子滿意,必有重賞。”

  “陛下,賞賜就不必了,權當是我們魂器宗送給圣子殿下的生日禮物。”老人說著,從金屬箱子中取出幾塊金屬物品,仔細一看原來是四只精致的義肢。

  “這種義肢,是我們宗門集全宗心血打造出的,它們有著極高的魂力導性,并且與人體的相性很高,圣子殿下裝上它們之后就能和正常人一樣手腳齊全,他們的靈敏度也十分高,雖然比不上自己的手腳,但是正常生活是綽綽有余的。”老人作為宗主詳細地介紹著,把一只手臂呈給比比東。

  比比東撫摸著由數不清的不知名金屬鏈接的精致手指,露出滿意的笑容。老人見狀繼續介紹著,“在與身體的鏈接處,我們使用了一種極為稀有的生命金屬,只要通過魂力激活,肢體就能自動與身軀產生鏈接,并且鏈接要比正常人的肢體還有緊密,只要通過自身魂力切斷鏈接也就能輕松取出。最為特別的一點是,這種生命金屬具有認主性,只要與一個人產生鏈接,就再也無法與第二個人產生鏈接。”

  比比東仔細的觀察著擺在面前的特別手臂,千尋淚也好奇地用著臉蛋兒蹭了蹭,在他眼中這是個銀色的手臂,其內部還有一柄劍型的武器。雖說魂導器的制作方法已經失傳上千年了,但是依舊有無數魂師在魂導器上花費心血。魂器宗,隸屬于武魂殿的一個中型宗門,以制作魂導器為宗,因為技術的缺失他們無法制作能夠裝載物品的空間魂導器,只能退求其次,制造一些能夠配合魂力使用的武器,武魂殿很多輔助型的魂師都會在這個宗門購買一兩件擁有攻擊力的魂器作為自保的東西,比如匕首之類的。但是因為這種魂導器在高級魂師面前弱不禁風,所以魂器宗的發展始終停歇不前,靠著販賣魂器倒是變成了商務宗門。

  “陛下,您知道我們宗門是靠制作魂導武器吃飯的,所以這些都是有殺傷力的。”

  “哦,能演示一下嗎?”

  “陛下,武器系統需要通過魂力激發,所以得先請圣子殿下裝配上才行。”

  “阿水,要試試嗎?”千尋淚點了點小腦袋。

  在比比東的幫助下,千尋淚順利的穿上了他的雙臂和雙腿。通過運轉魂力,促使自己的大腿根部以及肩膀處的血肉和義肢的生命金屬產生鏈接融合。千尋淚是有魂力的,雖然他并沒有經過武魂覺醒,但是從出生開始千道流就用純粹的魂力幫助他恢復身體,交給比比東后,也沒有停止每天的魂力洗禮,久而久之,有一少許部分的魂力就在千尋淚身體中轉化為他自身的魂力,因為長時間的接觸魂力,千尋淚對于魂力的控制自然天成,如果不是這樣,他得等到六歲武魂覺醒才能裝備義肢。

  鏈接基部建立成功,神經纖維傳輸,生成新生神經元,鏈接建立中……

  在魂力的幫助下,身軀與肢體的鏈接在飛快建立,千尋淚的魂力消耗的非常快,比比東將自己的魂力轉化純粹后平緩地輸入給千尋淚,避免一切導致失敗的可能性。

  花了整整半個時辰,千尋淚軀體和肢體的鏈接終于完成,魂器宗的宗主老頭也一動不動站了半個時辰。

  義肢與身體的比例十分合適,幼小的千尋淚小小的身子加上小小的手腳。

  休息了片刻,比比東問向魂器宗主:“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嗎?”

  “鏈接建立完成就沒有什么特別需要注意的了,陛下,您可以讓圣子殿下下來走走看,武器的使用,需要殿下自己摸索,畢竟我們也沒有使用過這種生命金屬的先例,不過我們可以保證它們是無害的。”

  比比東把千尋淚輕輕放在干凈的大理石地板上,雙手還沒松開他的肩膀,“阿水,能感覺到冰涼嗎?”千尋淚搖搖頭,金屬的腳底沒有觸覺,但是他的大腿根部以及義肢腿上那小塊生命金屬上是可以感受到壓力的。

  千尋淚控制著自己的小手撫摸著比比東放在自己肩膀的手,是“讓我自己試試吧。”的意思。

  比比東緩緩地松開雙手,看著千尋淚將要邁出去的第一步,輕咬住嘴唇,突然有些不知所措的樣子。

  一步,兩步,三步……劃拉……千尋淚步子一歪整個身子直接栽倒下去。比比東小心臟提到嗓子眼了,手疾眼快,抓住千尋淚的后衣領。這個場面把旁邊默默觀察的老頭給嚇得眼皮直跳。

  千尋淚抓住比比東的手讓她放心,不過這次比比東沒有放手,而是握緊了千尋淚的一只手,牽著他慢慢走著。

  一上午就在千尋淚蹣跚學步中度過了,也只是花了一上午的時間,千尋淚就學會了走路以及小跑,驚人的天賦。而魂器宗的宗主也在偏殿站了整整一上午。

  遠遠的,千尋淚跑向比比東然后撲向她的懷中,比比東緊緊抱住他,“阿水,這個生日禮物,喜歡嗎?”千尋淚笑著點頭樣子可愛讓比比東心頭軟糯了幾分。“去找你爺爺吧,媽媽要工作了,爺爺也有禮物給你,晚上媽媽再陪你。鬼長老,麻煩你看好圣子殿下。”

  “遵命,陛下。”突然出現的黑色影子在千尋淚身后凝實,這是鬼斗羅,千尋淚見過好幾次了,雖說不知道長什么樣子,但是他的眼睛記住了他的形態。

  “你們的東西我很滿意,說吧,魂器宗想要什么?資金還是別的什么的。”

  “陛下,我們什么都不要,這是給圣子的禮物,我們的一點心意而已。”

  “呵,既然你們自己不選,那本座就幫你們決定了。第一條,開放你們在天斗帝國的商品通行權,第二條,免除魂器宗在購買金屬的稅務,第三,魂器宗要無條件滿足圣子千尋淚的一切要求。”比比東的話里充滿了不可置否的態度,“這樣的結果你能接受吧?”

  “謝過陛下,我們魂器宗無條件遵從教皇陛下以及圣子殿下。”

  “那么就退下吧,記得每半年來給圣子更新義肢,直到他不需要為止。”

  不久后,天斗帝國,七寶琉璃宗。

  劍斗羅面色嚴峻地將一把看似普通的長劍放在寧風致案頭。寧風致拿起劍觀察了一番,大驚失色道:“這是?魂導器?劍叔,你是哪里弄到的?”

  “這是魂器宗賣到天斗的。是正品,而且質量非常好,輔助魂師使用這把劍有機會擊敗同級別的戰魂師。”塵心正色道。

  寧風致滿臉驚疑:“魂器宗的東西不是被武魂殿徹底封鎖了嗎?為什么他們會突然打開封鎖,難道武魂殿真的轉性了?”

  “據說是魂器宗給武魂殿圣子的禮物令比比東非常滿意,然后魂器宗宗主請求比比東給予他們商品通行權,比比東就答應了。”

  “很可疑。不過無所謂了,他們敢放,我們就敢買,來多少買多少!”寧風致自然清楚這種帶有強大攻擊性的魂導器對于七寶琉璃宗有多么重要。

  “可是,風致,他們的魂導武器賣的太貴了,全部收購的話,花去的財富太多了。”一旁的古榕開口了。

  “沒關系,他們可能會賺,但我們永遠不虧,再說七寶琉璃宗不缺錢。”

  

第3章:武魂覺醒,器武魂?
斗羅大陸的湮滅全文閱讀作者:苦鏡加入書架

  時間是不停留的,停留的只有記憶。五年過去,曾經的嬰兒也長成了小子。

  “收腹挺胸!出劍吸氣,收劍呼氣,注意腰胯,下盤不穩就是破綻百出……”

  千尋淚緊繃著小臉,右手握著一把宮廷長劍,重復著刺的攻擊動作,千道流在一旁提出要求。雖然這個世界并沒有在武技上有所的建樹,但是一些普通的劍法還是有的,在千尋淚眼里自然是普通,要是一點面子不給就是垃圾玩意兒了。

  無論劍法如何,鍛體都是初始目的,強大的劍法如果沒有一個強大的身軀也是無法產生太大作用的。六歲的千尋淚以及有了十分強的力量,長時間的魂力蘊養,讓他曾經虛弱殘缺的身體變得遠超同年的孩子,再加上他自身也有魂力,與一個十級魂士戰斗的話都有很高的幾率取勝。

  五年,千尋淚的魂導肢體更新了許多次,始終保持著與軀干相匹配。而他也完全適應了義肢的存在,運用起來甚至比常人使用自己的肢體更為隨心。義肢中所帶的武器更是讓他有了更多的攻擊手段。

  “今天進行實戰測試,阿水,攻過來,不要留手,放心傷不了我的。”千道流后退了幾步,朝著千尋淚伸出手。

  千尋淚還是講不了話,只是點了點頭,擺出攻擊姿態。

  運起魂力注入腳下,一腳踩地,爆發出極快的速度突進,一拳打出。千道流面色嚴峻,左手招架住,還沒反擊,那攻過來的拳突然刺出一把半米的劍刃,千道流側移躲開攻擊但是也失去了反擊的機會,不過千尋淚的攻勢還沒結束。

  只見打著空氣的千尋淚身子前傾,右臂收回,空出的左臂肘擊,千道流只好后退,肘擊在他們爺倆的規則里是不準強行招架的,沒錯就是爺倆的規則,畢竟千道流是絕世斗羅肯定是要讓著孩子的。

  躲過了肘擊就這樣結束了嗎?不可能的,千尋淚的左臂手肘出機關在魂力作用下啟動,刺出一把單刃刀,左臂回旋,刀刃劃向千道流。一退再退,但是攻擊接連不斷。一刀再空后,千尋淚借勢空中三百六十度轉體掃腿。這次千道流只能雙手強行招架,本想抓住千尋淚的腳反擊,但是沒想到一把短匕從腳尖冒出,硬生生給老爺子嚇得腦門冒汗。

  “好了好了,這魂導器就離譜,算你通過,去玩吧,記得待會兒過來武魂覺醒。”千道流擺擺手表示不打了,不用魂力,還有不準欺負人的規則一套,感覺自己還打不過這個孫子了。

  千尋淚的魂導義肢中,一共有著六把劍,兩把刀,四把匕首,全是魂導武器,魂器宗出品,每把武器都是最高品質,只有超過七十級的強攻系戰魂師才能強行摧毀這些武器,即便不注入魂力,它們也能輕易撕裂三十級魂尊的魂力防御,注入魂力最高能打破八十級魂斗羅的護體魂力,這要看千尋淚的魂力質量了。

  穿上衣服,完全是看不出千尋淚和正常人的區別,現在的他除了眼睛還是看不見色彩,講不出話和別的六歲小孩子已經沒什么不一樣了,不過因為他不會講話,所以他的身邊一直沒有朋友,陪伴他的卻是在外面任何人都不敢高攀的人物,無論是千道流還是比比東,或者菊斗羅,鬼斗羅。

  不過要說朋友,還真有一位。一個六歲的孩子有著如此豐富的戰斗經驗,僅僅靠天賦是說不過去的。千尋淚的精神世界里有一道亞托克斯的意識,而這股意識也作為千尋淚老師兼朋友的身份。

  自從許多年前亞托克斯表明了身份后卻沒有更多的動作,而是單純的作為陪練者幫助千尋淚摸索屬于自己的戰斗方式。

  在現實中他能和千道流模擬戰取得優勢,但是和亞托克斯戰斗是只能被碾壓,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亞托克斯化身為千尋淚的模樣只是手持一把重劍,無論千尋淚用什么方法都無法突破他的防御,而又無法在亞托克斯攻擊后反擊,有時候甚至會直接被一擊打敗。反正在自己精神世界也不怕受傷害,什么自殺式,拼命流全都使出來千尋淚都無法撐過三招。

  千尋淚是認可亞托克斯的實力的,這些年他的確在亞托克斯這位師傅身上學到了許多,又因為自己只有在精神世界才能說話,現實中要寫出來,所以亞托克斯成為了唯一的千尋淚傾訴的目標。

  “虛偽的神們通過武魂將這個世界牢牢地掌握在手中,而人們卻以此為榮。”得到來自亞托克斯的嘲諷一份。

  “我的武魂會是什么?”千尋淚不管亞托克斯說的胡言胡語,問著他。

  “無論是什么武魂,都會因為我的存在而變異。”

  “所以你不知道咯?”

  “你要是真很想知道的話就去問你媽,畢竟武魂是通過血脈遺傳的。”

  “哼,天天不是說些屁話就是說些廢話。”

  ……

  千尋淚去廚房大大方方(偷偷)地拿了兩塊奶油蛋糕,邊走邊吃著,直接去主殿找母親大人。

  ヽ(??▽?)ノ千尋淚突然出現,企圖萌死比比東。

  “嘻嘻,阿水,又偷吃了?”比比東放下手里的羽毛筆,不懷好意地盯住千尋淚。

  Σ(°△°|||)︴

  “給老娘過來,吃完也不知道把嘴給抹干凈,傻孩子。”比比東拉住千尋淚往腿上一放,擦掉臉上的奶油。“媽媽還有點工作沒完成,陪我坐一會兒,待會兒帶你去武魂覺醒。”!(* ̄( ̄*)

  六歲的千尋淚,有著漆黑如墨的柔順長發,黑色如暗星的眼瞳,白皙勝雪的皮膚,天生紅潤的嘴唇,如果沒有那一對劍眉倒是像女孩了。

  “呼,終于搞定了,走吧,去你爺爺那里,武魂覺醒而已,阿水都有魂力了,覺醒成什么武魂都能修煉。”比比東握緊千尋淚的手,帶著他前去天使圣殿。

  千尋淚能感受到母親將他的手握的很緊,使用這么久的義肢,即便手上沒有感覺,卻能通過力的方向分解后,微弱的感覺到自己的手受到的力。

  比比東的內心是忐忑不安的,她害怕,害怕阿水的武魂是個廢武魂,無論魂力多少,一旦武魂是那種無法突破那道坎的廢武魂,就像那個人一樣。

  但是此時的千尋淚是毫不擔心的,畢竟亞托克斯親口說了即便是廢武魂都能改造成超級武魂,畢竟亞托克斯是神,哪怕化成灰也是。

  “來了,那就不多墨跡,直接開始吧。”千道流站在巨大的天使雕像之下,六顆紅水晶漂浮在千道流面前,它們組成一個六芒星的形狀,千道流手上托著一個閃亮晶瑩的藍色水晶球。

  “阿水,你站到這些水晶的中央,在我武魂附體后閉上眼睛仔細感受。”隨著千尋淚站入六芒星中央,千道流開啟武魂附體,“六翼天使,附體!”

  熾熱的光芒在他的眉心綻放,本是虛影的天使如同裝甲著身般降臨于千道流,白金氣焰盤旋過后,一身銀白的鎧甲覆蓋于他的全身,潔白的六只光翼在背后展開,審判之劍立于身前,九個魂環在腳下環繞,這就是天使斗羅,當世趨近于無敵的存在。

  “如果阿水,你覺醒的是獸武魂,那么將擁有和爺爺我一樣相同的附體能力,現在閉上眼睛,做好準備。”千尋淚連忙閉眼不再看那高貴的六翼天使,運起魂力,這時候亞托克斯也做好了啟動力量的準備。

  千道流拿起審判之劍,揮出一段金色的劍氣,劍氣分散為六段注入六枚紅寶石中,頓時,赤金的光華從六顆寶石中噴涌而出,形成一個金色的光盾,將千尋淚籠罩在內,而此時處于千尋淚精神世界的亞托克斯開始發散自己的暗裔能量。

  光罩之外的比比東和千道流眉頭緊鎖,都擔心著期待著阿水武魂的覺醒。異變突然發生,金色的光罩,慢慢地轉化為了深紅色,紅色的光芒從千尋淚身體中綻放,化為無數赤色的點點星塵。

  “伸出你的右手!”千道流感受到了不對勁的地方。

  千尋淚伸出了自己的機械手臂,頓時,在他身邊環繞的無數赤色星塵,剎那間涌向他的右手,包裹住他的整個右臂,然后在手心聚集,一個奇怪的十字架般的物品出現在手心。

  “器武魂?十字架?這是個什么武魂?莫非是輔助型的器武魂。”千道流沒有認出千尋淚武魂的樣子。一旁的比比東也松了口氣,能造成如此聲勢的武魂想必不是廢武魂了,這樣就足夠了。

  就當千道流準備指導千尋淚收回武魂時,千尋淚手中的十字架開始劇烈的抖動,金色的十字架開始散發出血色光暈,本來浮在手心的十字架被千尋淚下意識的抓在手中,血色光暈將他的整個右臂籠罩,金屬的手臂上居然開始生長出什么。

  “這是什么?不是器武魂嘛?”千道流瞪大了眼睛,不禁地發出疑問。

  “時間到了,世界的終結者來了……”亞托克斯深呼一口氣,盡管他沒有了身軀。

  

123456789101112 下一頁 末頁
掃碼
作者苦鏡所寫的《斗羅大陸的湮滅》為轉載作品,斗羅大陸的湮滅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UU看書提供斗羅大陸的湮滅全文閱讀。
①如果您發现本小說斗羅大陸的湮滅最新章節,而UU看書没有更新,請聯系我們更新,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②書友如發现斗羅大陸的湮滅内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③本小說斗羅大陸的湮滅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看書的立場無關。
④如果您對斗羅大陸的湮滅作品内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郵件給管理員,我們將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處理。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