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級院校共有兩種階段,第一階段是在當地的郡城完成學業,之后有兩個選擇:一是直接參軍,如果成績較好可進入下一階段,去大周帝國的帝都的皇家院校學習。

  晏,徐兩人需要在當地郡城完成學業,如果優異才能進皇家院校,而高級院校的學習方式也不同。

  實戰是最好的老師。高級院校的學生都要通過實戰來累計經驗,以便為帝國提供真正的人才,助帝國爭霸。

  在經過一月的休息后,兩人分別去了各自的院校報道。

  上課的第一天,晏羽就對院校的教育方式給震撼到了。他的老師-劉毅,一位臉龐剛毅,眼神銳利的中年男人走進他們的教室,在一番簡單的自我介紹后,只丟下一句話便離開。

  “兩天的準備時間,后天離開慶城去北關。”

  北關是中部地區與北境的接壤關口。自建成以來,歷盡大小戰斗數百場。是北方的戰略重鎮。

  目前北關的執掌權在周帝國的手上,北關的對面則是快速崛起的王國,實力直逼帝國的后遼。也是北境幾個王國中最有實力坐到統一的國家。

  兩日后,劉毅一行人抵達北關。一下馬車,眼前的景象便震撼住了晏羽:

  關內的房屋破敗倒塌,街道兩邊坐滿了軍士,他們看上去疲憊不堪,臉上,身上都是灰塵和血。僅有幾個士兵在搬運尸體,毫無疑問,這里剛剛遭逢一場大戰。

  一位身披紅袍的將領走近晏羽眾人,晏羽注意到,他的鎧甲原本是白色,現在竟然被鮮血染成紅色。盡管臉色疲憊,但雙眼仍然有神。在簡單的行禮后將領開口問道:

  “慶城來的?”

  劉毅點點頭,因為曾經他也是一名戰士,所以并沒有被這樣的場景嚇到。

  “敢問大名。”

  “在下劉毅。”

  紅袍將領點點頭。

  “劉大人,帶上他們請跟我來吧。”

  紅袍將領邊走邊開始介紹這里的情況:“在下周戚,是北關常駐軍副統帥畢月的副將。”

  劉毅開口問道:

  “周將軍,能否說說這里發生了什么?”

  周戚點點頭,道:

  “這正是我接下來要說的。五天前,后遼的軍隊突襲北關,當時統帥帶著部分人馬前往最近的城鎮采購物資,只有副統帥一人鎮守。敵軍陣容嚴整,配合默契,應該是他們的統帥親自率軍。”

  聽到這里,劉毅露出疑惑的表情:

  “按照帝國的規定,像北關這樣的重地常駐守備軍至少要有三萬人,加上駐扎在附近的人馬,也有六萬多人。但北關內部都是戰斗痕跡,說明敵軍突破了城墻的防線,但在有六萬人防守,裝備精良的北關,后遼不投入八萬人以上根本做不到。”

  周戚聽到劉毅的話,微微嘆息道:

  “沒錯,駐扎在附近的人馬是由一位武將負責。戰斗開始的第一時間,副統帥就派出通訊兵向他求救,但是兩位都是武將,專修個人武功,僅有的軍隊謀略知識跟后遼的統帥根本不能比。城墻被打開一道缺口,敵軍不斷涌進,他們只能帶著兄弟們一味的死戰,最后敵軍撤退,兩位大人也戰死了。”

  說到這,周戚的臉上流露出悲憤的表情。

  “后來后遼不斷派出騎兵騷擾,缺口短時間無法修復,只能拿東西堵住,但不頂用,軍士只敢在白天睡覺休息,夜里要警惕敵軍偷襲。”